虽然只是匆匆一眼没有盯着看,以金雁飞目力什么都清楚了。他没有想到的是“白虎”女人如此迷人。无毛之地寸草不生,一片洁白,如脂似玉,比小女孩没有发育时更白更嫩。

    同时他还发了一个小秘密,高桥伊兰的比沧田秀子更肥厚饱~满,突起的嫩肉高高隆起,妖艳万分,迷人至极。惟一点他不明白,高桥伊兰绝不是一个守寡近30年的女人。

    沧田秀子怂恿她出去男人她每次都拒绝了。他更清楚沧田英武自她生了沧田秀子之后就没有碰她了。她到底是用模具自玩或是背着沧田秀子悄悄找男人?

    开门声惊醒了他,见沧田秀子一脸迷惑,他大步跨了过去闪身进屋,张臂抱紧她的身子,“秀子,我刚才看见妈咪的秘密了,真的是……好迷人啊~”

    “坏啦,妈咪有什么反应?”沧田秀子知道高桥伊兰更大的秘密,她无法忍受的时候就自玩,显然不想接受第二个男人。他此时撞进去看了她的身体,会不会恼羞成怒呢?

    金雁飞回想高桥伊兰方才的转神情和动作,他可以肯定对方没有过激的反应,“我离开卫生超过30秒了,妈咪没有冲出来兴师问罪,我相信不会有事。”23wx

    23wx

    “那就好。”沧田秀子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玉臂勾着他的脖子,凑嘴在他耳边,将她方才知道的秘密全部告诉他,“妈咪玩这个东西,可能还要花点时间引诱才能成功。”

    “慢慢来吧。”金雁飞搂着她身床边走去,两手一直没有停过。沧田秀子格格娇笑,赶紧帮他脱衣服。俩人抱在一起倒了下去。

    沧田秀子看引发的一直忍着,现在终于可以发泄了,暂时放弃了双修,翻身张腿骑在他的身上,“老公,秀子宝贝要疯狂。”

    第二天,高桥伊兰不敢面对金雁飞,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早早的就离开了酒店。金雁飞俩人吃了早餐慢腾腾的出门。在酒店门口碰上沧田秀子的大学同学山田可儿。

    山田可儿比沧田秀子小3岁,是一个目高于顶的绝色美女。今年25岁了还没有结婚。男朋友倒是交了好几个,却没有一个成功的。不管身材还是脸蛋都不在沧田秀子之下。惟一缺少的就是成熟女人风韵。

    沧田秀子和金雁飞亲昵状态引起山田可儿的好奇。她不是好奇沧田秀子这样快找到了第二任男朋友,而是奇怪她为何找一个中国人?目光一直停在金雁飞的脸上,她想看清楚看明白,金雁飞到底有什么不同?

    “别看啦,小心眼珠掉出来,嘻嘻。”沧田秀子左臂抱着金雁飞,右手抱着山田可儿的肩膀,在她耳边低语,“可儿,我的事以后告诉你。”

    山田可儿明白他们之间肯定有故事,当下不追问,问他们准备去哪儿?沧田秀子侧头看着金雁飞。金雁飞白天没有事情,正想给花玉媚她们买几套日本服装回去,“山田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陪我们一起转转?”

    山田可儿正想摸他的底,一听此话正中下怀,对沧田秀子眨了眨眼,“金先生第一次来日本,我当然该地主之宜,请你们大吃一顿。”

    “谢谢!”金雁飞哈哈大笑,说他准备买几套日本女服,如果她带对了地方令他满意,午餐他请客,一切费用包在他身上。

    “干嘛说这样见外的话呢?”山田可儿诧异的盯着金雁飞,掩饰内心的秘密,“正好我也要去买点女孩子的东西。那家店的衣服都不错。我是他们的老顾客。还可以打折呢。节约下来的钱你就请午餐如何?”

    “你都开口了,我还能说什么呢?”金雁飞笑呵呵的耸了耸肩,显得十分爽快,“就是没有折扣,午餐也是我的呀。”

    三个人笑哈哈的离开了酒店,兴致勃勃的向山田可儿说的那家店走去。山田可儿本想开车去。金雁飞想让沧田秀子多看看这里的一草一木,让她对自己的故土多一点可回忆的事物,就慢慢的走着过去。

    本田广场,东京市最大最豪华的广场。是本田集团全资建设的。本田大厦全高460米,总共150层。本田集团的总部却不在这里,这里是纯商务区。

    金雁飞三人用了半个小时到本田广场。山田可儿所说的那家服装店,就在本田大厦的十八楼。那是一家占地面积达3000千平米的女性专卖店。里面的衣服贵得“咬人”。一件很不起眼的就要好几千元。

    人家是女性专卖场,金雁飞就不好入内了。当然,男性也可以进去,还有不少的男人进去为自己的爱人或或姐妹什么的买物品呢。可金雁飞觉得自己进去也帮不上什么,还不如在外面的休息室等着好。

    她把花玉媚几人喜欢的痴颜色和内外衣尺寸告诉沧田秀子。沧田秀子和山田可儿对望一眼,俩人同时开心大笑。她抱紧金雁飞的胳膊,“怕什么啊?你亲自挑选,玉媚她们更喜欢。”

    金雁飞拗不过她,在她们俩人的“夹持”下走了进去。三人花了30分钟选购。可说是满载而归。他身没有这样多现金,沧田秀子刷卡。她们俩人的结帐,他去卫生间。

    他从卫生间出来,不见沧田秀子两人的影子。以为她们俩人先出去了,小跑着追了出去,发现外面也没有人,从裤袋掏出手机,翻出沧田秀子的手机号码,按了发送键却打不通。

    他心里一急,转身跨步冲了进去,眼中闪着妖艳的异彩,盯着收银员的脸孔,“小姐,和我一起进来的两个女孩子呢?”

    “她们早就出去了啊。”收银小姐被金雁飞一盯,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冷颤。不过,还是很镇定的回了他的话。

    “不可能呀!”金雁飞用力的一拍额头,双眉一挑,她们出来时也会叫自己的。沧田秀子的手机居然关机了。沧田秀子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是绝不会关机的,除非出了事。

    难道武田信夫他们还不死心?这样快就发动第三波攻击了?前两次奈何不了自己,这一次就改玄易辙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

    他们不可能连山田可儿也不认识吧?为何连她也不见了呢?难道是山田可儿出手阻止对方,而对方干脆就把山田可儿也掳走?

    这些念头如闪电般的在金雁飞脑海中闪过。他知道站在这里空想是没有用的。先到内间去看看再说。金雁飞再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了。身子扭动之间宛若一抹轻雾那样诡异无比的的冲进了里间,闪电般的查过每一扇窗子。结果是一无所获。

    他知道这店里的人搞了鬼。可自己又没有任如证据,就这样走了绝不可能,所谓的救人如救火。时间长了天知道她们会出什么事。

    两个人都不能出半点差错。沧田秀子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对她和高桥伊兰都有承诺,绝不会让沧田秀子再受到半点伤害与委屈。

    山田可儿呢?为了自己的事无端的把她扯进来,她也不能受到半点伤害。否则,自己的良心怎会安宁呢?这一次不开杀戒是不行了。金雁飞深深的吸了口气,凶神恶煞的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金雁飞离经理办公室还有几十米远就被人拦住了。那是两个像山一样的大汉,最出色的相扑,如同两块门板似的挡住了金雁飞的去路。

    “滚开!”金雁飞二话没说,闪电般的一脚一个把他们踢进了旁边的房间里。没有半分的停滞火急的进了经理办公室。

    金雁飞根本没有给那个经理开口的机会,凶残的揪住他的衣领轻轻的拎了起来,反手按在办公桌上,“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说。”

    小胡子经理一惊,用力挣扎却是白费劲,趁乱按了内线报警器,这是通知内部的打手处理紧急情况,“救命啊!有人在这里闹事。”

    “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金雁飞甩手就是四个阴阳耳光,抚摸着他的脸庞,右手伸向他的小腹,“如果我把你的男根毁了,你就会说了嘛?”

    “你会后悔的。”小胡子经理是见过风浪的人,当然不会被几个阴阳耳光吓倒,态度强硬,“你不想她们出事,就赶快离开日本,永远不要过问这件事。”

    金雁飞明白这家伙是山口组的人,不可能这样懦弱就招供。甩手又是四个阴阳耳光。小胡子惨叫一声,门牙全掉了。他咬牙坚持着。金雁飞抡起右拳暴雨般的轰他的胸口。

    小胡子的嘴很紧,一连挨了30多拳还还是不招。金雁飞准备用阴毒手法对付他。办公室门轰然敞开,潮水般的潮进来八个黑衣人。金雁飞冷笑一声,右手疾扬,寒光闪烁如流星,八人同时倒了下去。

    小胡子吓呆了,身子不停的颤抖着,明白情况比他想象的可怕,顾不上嘴角的血迹,“这家店的是确山口组的,上面早有命令要我们留意你们的行踪,谁知你们这时就过来了。”

    “如果你说假,你就是逃到老鼠洞里我也会把你揪出来的。”金雁飞恶狠狠的盯着他警告,“那时你想死也不成了。你的大老板根本就保不住你。你别枉想用他来对付我。”

章节目录

绝色少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牛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金并收藏绝色少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