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里,宫田一手揉着她的酥乳,一手极尽挑逗的一进一出,"好心"的为陈默茹清洗着下体。

    经过整个上午和整个下午的玩弄,陈默茹早就提不起半分力气,只是瘫软在宫田的怀里任由他摆弄。

    「小宝贝,你被我们肏哭之後虚弱无力的样子特别好看。」

    陈默茹咬着唇尴尬的不敢搭话。

    宫田倒是不介意,掐了掐她的乳头,继续挑逗道:「等下牵你出去散步,开心吗?」

    「啊?」陈默茹被他「牵」这个字吓了一跳,他们还真把她当小狗一样养着吗?

    不过这声质疑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因为她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两声。

    「哈哈,饿了?反正洗的差不多了,抱你下去吃点东西。」

    陈晓峰看见宫田抱着脸色绯红的陈默茹从浴室里走出来,立即不满道:「洗了这麽久!我们晚饭都吃完啦!」

    「我们的小骚狗饿了。给她喝点牛奶吧,不然一会儿牵出去遛狗没有力气了就不好玩了。」

    陈默茹毫无反抗能力的被灌入了一升牛奶,而且毫无悬念的,被塞上了橡胶尿道塞。

    「嗯啊啊~」陈默茹媚叫了几声,极其柔软的尿道彷佛可以感受到尿道塞上每一个罗纹的宽度。

    「叮当叮当」宫田笑着将一个小铃铛勾在了尿道塞的顶端。

    陈默茹只要稍稍动弹,尿道的顶端就会发出「叮当叮当」羞耻的铃铛声,愈发强调着她没有撒尿的自由,简直比把铃铛挂在脖子上还要侮辱!

    吴强又拿出了那条带有花纹的綑绑专用麻绳,陈默茹害怕的向後退去,湿嗒嗒的下体刚好抵到陈晓峰的脚上,又不免被他调戏。

    「还要捆上嘛?」秦俊皱眉看着吴强。

    「不会限制她的活动。但是不捆绑的话就失去了紧缚的羞耻和快感,这怎麽行。」吴强勾了勾薄唇。

    陈默茹一对白嫩的酥乳被麻绳勒的高高挺起,粉嫩的乳尖也被迫勃起,灼灼挺立的引人玩弄。她的小腹和後备处被缚成龟甲状,白嫩的皮肤和粗糙的麻绳的反衬带着强烈的视觉冲击。

    两股麻绳狠狠的勒过她稚嫩的大腿根部,光洁无毛的阴部因此被勒挤的高高突起,湿润的小穴也微微外翻着,後穴的褶皱几乎绷平,尿道口的铃铛也显得格外突出,简直淫靡下贱至极。

    因为胸前的绳子比背後的绳子缚的更紧,陈默茹只有保持像狗一样四肢着地的姿势,并且双腿大大岔开,这样身上的紧缚才能达到最舒服的状态,否则前胸和下体就要忍受强烈挤压的酷刑。

    「啪!」白嫩的屁股又被大了一巴掌。不过陈默茹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打屁股的轻微调教,她也感觉到自己小穴中的淫水已经流到地板上了。

    「小骚狗,这麽迫不及待了?」宫田笑着问到。

    「主人,唔,我们真的要这样出门吗?还是在屋子里吧......」陈默茹胆战心惊的看着窗外,此时她赤身裸体,全身上下的装饰只有衬托得她比一丝不挂更加淫荡的绳子和尿道口的铃铛。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这样出门还是让她相当难以接受!

    「嗯,天黑了,是应该戴上手电。」宫田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引来一阵轻笑。

    冰凉的金属圆柱体突然被塞入了她湿热柔软的小穴,陈默茹全身一颤,还没有完全反映过来,後穴也被塞入了同样的物体。两个坚硬冰凉的带有螺纹的圆柱体个着两个小穴间薄薄的肠壁分别折磨着两个湿滑、温热、柔软的小穴。

    「把手电筒插在你的骚穴里给我们照明最合适不过了。对不对?」吴强蹲下来,两根手指探入她的小嘴里,夹着她的小舌头玩弄。她根本无法拒绝,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好像在赞同他们的举动。

    吴强抽出手指,宫田适时的将另一个粗一点的手电筒插进她的嘴里。冰凉的物体卡在她的喉咙里,引得她一阵闷咳,只觉得自己最後可以控制可以释放的部分也被塞满了。身体被捆绑束缚,而嘴里,尿道,小穴,後穴也全被塞满抑制。

    吴强用沾满她口水的手指揉捏挑逗着她的乳尖。被压抑的身体好像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那两颗小小的炽热的乳头上,被吴强湿滑游走的手指挑逗起无限的情慾。

    陈默茹闭着眼睛,胸口剧烈的起伏,那两颗小樱桃被爱抚的好像可以代替自己感受高潮一般的敏感,坚硬的像两颗小石子,又炽热的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突然,冰凉带齿的金属夹子狠狠的夹在两颗坚挺的乳头上。冰凉、坚硬、疼痛打击着她的一切柔软和温热,好像要阉割她一切高潮的权利和快感!

    「唔!」因为嘴被手电筒封住,她带着媚惑和锥心的疼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浪叫。

    吴强仔细的在银色的乳夹上穿上铃铛和金属链条,将链条的另一端牵在手里。

    他轻轻一抖手中的链条,陈默茹被乳尖起起伏伏的剧痛折磨的又难受又充满淫慾,同时乳尖上的铃铛淫靡的乱响着,缠斗着摆动的下体又引起尿道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实在可以另任何男人慾火焚身。

    「差不多了吧。」秦俊皱眉。

    「嗯,走吧。」吴强随手抖了抖链条,牵着陈默茹走出来别墅的大门。

    脆弱的乳头被他随意的牵在手里,她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别墅的周围是一片靠近公路的巨大草坪。虽然天已经全黑,但是公路上还是会偶尔驶过几辆汽车。

    陈默茹不得不紧紧的跟在吴强身後,否则就要承受乳头的剧痛。

    她像狗一样,用双手和膝盖深深浅浅的在湿漉漉的草地上爬行。因为她爬行的姿势,刚好可以用小穴和後穴中的光亮为後面的四个男人照亮他们脚下的路。嘴里的手电筒卡得她口水直流,可是她不得不高高的抬起头用嘴里的手电帮吴强照亮前面的路。

    她的嘴里、小穴和後穴中三根明亮的手电筒是漆黑的草坪上仅有的光亮;她两个乳头和尿道口的三个小铃铛「叮当叮当」的乱响着,是漆黑的草坪上仅有的声音。

    不过陈默茹很快发现,这种赤身裸体背捆绑加上露天暴露的羞耻还不是最痛苦的折磨。

    刚刚被灌下的一升牛奶很快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她的小腹处被龟甲般紧缚着,压迫着她高高鼓起的膀胱。她越是想要忘掉尿道的压迫,似乎就越能感受到尿道塞的残忍。而尿道口叮当乱响的小铃铛又时刻刺激着她的感官。

    「嗯,啊~」她喘息着,声音却因为被嘴里冰凉的手电筒封住而显得暗哑并充满淫慾。

    陈默茹感觉自己羞耻的爬了很久,每当有车辆从旁边的公路上驶过,她都会胆战心惊的缠斗,生怕自己被发现。可是慢慢的,她悲哀的发现自己在害怕中竟然还有一丝被窥探的淫贱慾望!因为每次看到远处的车灯时,她竟然会忍不住的用小穴夹弄那根冰冷坚硬的手电筒。

    他们终於走到了一棵树下。陈默茹还没有搞清楚她到了哪里,左腿就被高高抬起,吊在了树上。此时她的右手和右腿勉强支撑着地面,整个人好像一个放倒的「大」字。她以这样的姿势被半悬挂着,被淫靡的紧缚的白皙身体没有一丝遮挡,在这幕天席地的野外,袒露着一个女人所有的隐私、淫慾、尊严和羞耻。

    下体双穴中的两个手电筒被抽了出来,同时她的头也被压向自己的下体,嘴里的手点刚好照到自己淫水横流的下体。这样弯曲身体的姿势不仅仅是羞耻,更可怕的是会大力的压迫她的膀胱,她甚至觉得尿道塞已经无法控制脆弱的膀胱了。同时,这姿势也将她的一对白嫩奶子挤压的狠狠向外爆突,奶子上的感官好像可以成倍的增加一般感受着微凉的空气和男人们的凌辱。

    「啧啧啧,怎麽能骚成这样!看看你自己的骚逼和烂尻!才夹了一会儿手电筒就能兴奋成这样!真他妈的是条贱母狗。」宫田极其下流的辱骂着她。

    陈默茹被他骂的快要哭出来了,可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下体那两个颤抖着的黑洞在长期的高潮和猥亵下收缩的极其缓慢,更加证明了她淫荡的属性。

    漆黑的深夜里,草地上,一个女人被半挂在树上,白皙丰满的身体被淫靡的捆绑着,唯一的光亮来自她嘴里含着的手电筒,而唯一被照亮的地方是她刚刚高潮过淫水横流且无力收缩的淫荡骚穴和菊门!

    她乳尖和尿道口的铃铛叮当叮当的响着,一切的「表演」都好像在招揽客人前来欣赏、鄙视和猥亵她的淫荡下流的身体。似乎这里就是她由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一条下贱性奴隶母狗的展台。

    「啊!嗯啊啊!」暗哑的浪叫声从含着手点的嘴里发出。

    她的头仍然被禁锢着,强迫她看着并照亮自己的下体,而此时那两个下流的黑洞都已不再空虚。她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狰狞的男根进进出出的凌辱着自己脆弱的两个小穴。身上的铃铛淫乱的响着,像是迎合他们的凌辱。

    他们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放肆的抚摸游走,他们的男根在她的身体里放纵的凌辱驰骋,而她却被捆绑着,束缚着,压抑着,被胀痛的尿液折磨着,被羞耻的悬挂着!

    粗壮的男根整根整根的进入退出、退出进入,残暴的碾压着粉嫩的花瓣,每一次的碾压却都能挤出充沛的蜜汁,彷佛是一个永远都不会乾涸的深渊。

    她第一次不得不如此认真的注视着他们对她双穴的凌辱。她突然觉得还不够,她突然在无法释放的压抑中想要得到更多,希望可以用无尽的高潮来掩盖她的羞耻、紧缚和尿道的痛苦。

    「嗯!嗯!嗯!」她扭动着身体,极力配合他们更深入更残暴的凌虐。

    他们感受到了她的热情,默契的并不说话,黑暗的世界里只有淫靡的水声和她一个人的浪叫。

    他们突然停了下来,残忍的将她留在尚未达到高潮的半路上。嘴里的手电也被抽了出来,下流的来回照亮她身体上最淫荡的部分。

    「主人,啊啊!主人,给我呜呜,骚母狗想要,呜呜,想要。」第一次,她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好像再也不想拥有理智只想在欢乐的高潮释放,她竟然凌乱下贱的乞求着他们的凌辱,刚刚被抽出手电的嘴还有些口齿不清的流着口水。

    「要什麽?」冷漠的声音。

    「要主人们摸我,干我,啊,狠狠的肏烂贱奴隶的骚穴!」

    「哈哈!今天恨听话嘛!是不是很享受在外面被主人肏啊?大点声!把你想说的那些下流的话都说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条骚母狗!」宫田拨弄着尿道塞上的铃铛边折磨她边侮辱她。

    她几乎无法思考,既希望体验高潮的快乐又希望赶快结束这场露天调教,麻木机械的接受着他们的侮辱并遵从着他们的指令。

    「呜呜,陈默茹是主人们的一条性奴隶骚母狗,淫荡下贱。喜欢被主人们肏,喜欢被捆绑。呜呜,被主人打屁股也会有快感,被主人踩着骚穴就会兴奋,撒尿也会高潮呜呜呜。好下贱的母狗。呜呜,主人,求求主人了,啊,进入我的身体吧,狠狠的插烂母狗的骚穴和屁眼,它们还在流着骚水。呜呜,求主人惩罚母狗,狠狠的凌辱,用精液灌满骚狗的贱穴,就在这里,干死我吧!呜呜啊啊啊呜呜~」

    她根本无意识的凌乱的颤抖着,摇着头,之前他们逼她看的那些调教的视频在长期的现实调教中发酵,使得她竟然下意识的说出如此不知廉耻的话语。

    但是她的这番话也使得五个男人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沈默中。他们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条件竟然会将一个人改变的如此彻底!胸口好像被什麽东西塞住了一般的难受,可是又怕其他人看出来。

    陈默茹在黑夜中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不过着沈默更加烘托了淫靡的黑夜。宁静的夜晚只有树叶的莎莎声和女人的喘息声。

    不知是谁轻轻拔出了她的尿道塞。

    「啊!嗯啊!」她没有任何克制,放肆的排泄着,同时疯狂的浪叫着,声音大的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自己,只有慾望和淫靡而并无尊严与廉耻。

    「唔~」她放肆的浪叫突然被火热的粗物赌在嘴里,同时下身两个小穴快要被撑爆了一般的灌满。

    他们疯狂的律动的,好像要将她的每一寸身体蚕食殆尽!

    她也发了狂,极力扭动着身体迎合着他们的每一分趣味,媚惑的喘息着,从喉咙里发出淫荡的叫声。

    前一刻,陈默茹觉得自己疯了,後一刻,她又恨不得他们就这样狠狠的从天黑肏到天亮,再从天亮干到天黑,让她在高潮中灰飞烟灭,让全世界都看到她们最原始慾望的绽放。

章节目录

校花奴隶【NP 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沉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舟并收藏校花奴隶【NP 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