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尔比亚用愤怒的眼神狠狠的看着我,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在没有见到奥尔比亚之前的心情是期待,现在只剩下厌恶,别人都说母亲是最有母爱的人,但是母爱这两个字跟这个女人完全是拉不上边,为了历史,居然把刚出生不久的女儿交给一个自己也不了解的妹妹看管,途中也没有回来看过女儿一次,到了最后的最后,回来也是因为自己自己惹了麻烦,而且这个麻烦大到她也无法想象。

    这样一个为了工作连女儿都不管,而且到最后也是因为历史搞到灭岛,罗宾的人生也因此遭受到前所没有的苦难,罗宾有这么多不幸的事,真是托了这位母亲的福了,一个无法给孩子温暖的母亲已经够失败了,到最后居然还要拖累罗宾,把自己无法实现的事情托到了一个7岁的孩子身上。

    我一想到在动画里面罗宾为了生存不断的背叛不断的给人追杀,我的手不知觉的握紧了几分,奥尔比亚感觉到脖子紧紧的收缩,呼吸越来越困难,双手双脚不断的挣扎起来。

    我看着给憋到脸部的奥尔比往亚,残酷的笑了笑说:“这点苦比起你的女儿算不了什么。”

    说完就直接把她甩了出去,奥尔比亚虽然能呼吸了,但是整个人到撞在了柜子上面,把柜子都撞碎了。

    奥尔比亚马上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摔在了地上打滚,奥尔比亚慢慢的缓过气来,马上就爬起来跑到了妹妹身边,看着妹妹额头上那个子弹孔,伸出颤抖的手放到妹妹的鼻子下面试探,已经完全没有气息了。

    奥尔比亚的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千辛万苦的回到故乡,没想到自己却把自己把妹妹给害死了,奥尔比亚已经认出了眼前这个恶魔,因为在逃跑回来的时候,世界不断的传出这个男人的名声,但是传出来的都是说这个魔王杀人如麻冷血无情,而且是赶尽杀绝的那种。

    奥尔比亚以为我是来抓她的,看着我哭泣道:“为什么,事情是我一个人惹起的,你来抓我就够了,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家人,你这个恶魔。”

    我听了就觉得好笑,怜悯的说道:“别高估你自己了,杀她不是因为你,何况也不是我杀她的,是你好不好,不过死了也好,就算不死她明天也是要死的了,她只是先走一步而已,明天就有很多人下去陪她了,你放心好了,她不会寂寞的。”

    奥尔比亚听到我的话,心就惊慌了起来,连忙爬起来跑到我身边抓住我的手紧张的问道:“你什么意思,不是只来抓我吗?关岛上的人什么事,他们是无辜的,我跟你走,你放过岛上的人吧。”

    我居高临下冷声说道:“别跟我说,这件事我管不了,也不是我能管的,你已经触发了世界的禁忌,他们是不会让这些东西现世的,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所以你们的下场只有死。”

    奥尔比亚听到我的话整个人就软了下来跪在了我的面前重复道:“怎么会这样。”

    我冷声道:“世界上没有正义和邪恶,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强大和弱小,强大的人可以制定规则,而弱者只能遵守,如果违规了,等待你的只有处罚。”

    奥尔比亚抬起泪脸看着我愤恨道:“难道我们弱者就不难有梦想有抱负了吗?难道我们只能遵守规则一直活在规则里吗?”

    我伸出手轻轻的摸着给泪水打湿的脸笑道:“想打破规则实现自己的梦想其实很简单,第一让你比他们强,到那时候规则在你眼中只是一个石头,你想什么时候踢开就什么时候踢开,第二就是如果你不能这么强,你就依附到一个强大的势力上,有些事自己做不到,就可以靠同伴来完成。”

    奥尔比亚听到我的话不断的思索着,眼泪随着思考也停止了下来,我看着在思考的美人也不打扰她静静的等待着。

    不一会而奥尔比亚就抬起了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可以帮我吗?拜托你救救岛上的人,就算付出什么代价,我也愿意。”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的能力还做不到,我只能保住你一个人,但是我可以帮你找到你一直梦寐以求的历史正文,这个岛过了明天就不可能再存在了,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但是如果你决定归顺我,我答应你,等到我实力足够的一天,我可以帮你报仇。”

    奥尔比亚听到了我的话,心里面唯一的希望已经绝望了,双眼无神的坐在地上发呆。

    我看着奥尔比亚冷声说道:“这些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海军发动的是最强战斗力《屠魔令》十个中将和2个大将,以我一人之力是抵挡不了的,如果你想报仇想实现梦想,明天就来西边的树林里找我,你好好想清楚吧。”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背对着奥尔比亚道:“今天是罗宾的生日,她有一个愿望就是想见到你,如果你还觉得你还有一点母亲的责任,就去东边的小树林看看她吧。”

    说完我就再也没有回头走了。

    奥尔比亚听到我的话才想起自己的女儿,想起罗宾刚出生的样子,脸上不知觉的露出幸福的笑容,但是一想到明天就是灭岛之灾,就伤心了,想着:“罗宾今年应该7岁了吧,想不到转眼间这么多年就过去了,连女儿的生日的都忘记了,还要一个外人来提醒,我真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啊。”

    奥尔比亚起来把自己的妹妹安葬好了,就往着我所指的方向出发了,因为过了明天就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奥尔比亚按着我所指的方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自己的十米处发现了一个小巧的身影卷缩在草地上,身上还趴着一个小松鼠。

    奥尔比亚平复了一下心情就慢慢的走了过去,就在还快要接近罗宾的时候,趴在她身上的小松鼠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奥尔比亚张着小嘴不断的叫着,似乎在说:“在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正在熟睡的罗宾也给叫声吵醒了,用小手擦着朦胧的双眼问道:“哥哥怎么这么吵。”

    奥尔比亚本来想静静的看罗宾几眼就走了,但是现在是不可能了。

    罗宾挣开眼睛没有看到哥哥,首先看到的是跟哥哥在一起的小松鼠,在往前一看,看到了自己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但是跟自己很像很像,给自己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罗宾情不自禁道:“你是我妈妈吗?”

    奥尔比亚听到妈妈这两个字全身颤抖了一下,眼泪不知觉的流了下来,张开口想说点什么,一时间知道都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只是愣愣的点了一下头。

    罗宾得到了答案直接站了起来撇下了小松鼠,向着奥尔比亚跑了过去,冲进了奥尔比亚的怀抱里紧紧的抱住她,哭泣道:“妈妈,妈妈,我终于见到妈妈了,妈妈的怀抱好温暖,我好开心。”

    奥尔比亚听到罗宾的话更加感动了,也紧紧的抱住罗宾瘦弱的身体哭泣道:“女儿,妈妈也很开心。”

    母女两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什么话都没有说,用彼此的身体来感受对方的思念和温馨。

    母女两慢慢的分了开来,奥尔比亚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本来想开口问:“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但是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一个抛弃女儿的母亲似乎没有资格问这种问题,奥尔比亚看着罗宾身上这套衣服,一眼就认了出来,而且还是刚刚见过,奥尔比亚温柔的问道:“罗宾你这件衣服很漂亮喔,是怎么来的。”

    罗宾想也没想就开心的说了出来:“是一个叫魔王哥哥送给我的,本来今年以为生日又是一个人过了,但是没想到岛上的考古家都一起帮我过生日,而且还多了一个温柔的大哥哥,现在妈妈也来了,今年是罗宾最棒的一次生日。”

    奥尔比亚看着罗宾开心的样子,本来沉重的心情也舒展了起来,心里面也同时留了一个疑问:“魔王为什么要送罗宾东西。”

    奥尔比亚笑道:“开心就好,可是妈妈没有生日礼物带给罗宾呢,对不起喔罗宾。”

    罗宾听了妈妈的话连忙道看小说^.v.^请到:“妈妈没关系,妈妈能回来陪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奥尔比亚看着自己懂事的女儿也很满意,母女两个就这样温馨的聊着,小松鼠看着把自己无视掉的母女心里一阵郁闷,刚刚才给主人扔给这个小女孩,现在这个小女孩有了妈妈就无视自己了,再看看自己手上的信封,就向着罗宾小跑了过去,把信封递到了罗宾的面前。

    母女两给松鼠这个举动都吸引住了,罗宾看着松鼠手上的信封问道:“给我的。”

    小松鼠认真的点了点头,罗宾就伸手接过了信封,拆了开来,看着信上面的内容

章节目录

后宫海贼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魔.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王并收藏后宫海贼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