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三代eve在开启游戏的时候,似乎直接将游戏架构在了elf公司那个箱庭online的母版上,所以现在任何一方想关闭这个游戏,似乎都要通过elf公司。”

    “然而现在elf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了,”大胡子耸了耸肩,“他们就留了个名义上的负责人——许景琛。”

    “不对,”白研星打断了他的话,“许景琛并不是名义上的,他留下就是为了亲眼看着箱庭online运行,他一定还在期待着别的什么东西。”

    童书遥趴在医疗舱边上叹了口气,他说:“这就是你们的事了,微臣能力有限。不过当前箱庭online的权限构成基本可以分成三部分:70%在三代eve手里,20%在四代eve手里,还有10%的。”

    他停顿了一下,哂笑道:“对,还有10%在印桐,也就是a3206手里。三代eve失踪,四代eve在夜莺的监管下,我们唯一能下手的就只有这最后的10%。”

    童书遥取出嘴里的营养液,扶着医疗舱躺了回去。他一边嚷嚷着“让我睡一会”,一边合上了医疗舱的盖子,临闭眼之前还隔着舱体喊了一句。

    “麻烦下回送我进去的时候,选个脑子正常一点的身体。”

    ……

    黄昏,18:45,箱庭online。

    在没有玩家的博闻楼里,年幼的孩子正光着脚跑在空荡荡的走廊上。他的身上布满了污浊而腥臭的血痂,单薄的衣服浸满了血水,每跑过一段路,便会留下一串黏腻的血脚印。

    他像是在找什么人,一边跑一边推开走廊边的教室门。

    而后突然间,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迈开脚步跑向走廊尽头的楼梯间,张开双手抱住了顺着楼梯走下来的庞然大物。被砍断了半边脑袋的毛绒兔子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被他抱得一晃,差点将整个脑袋都甩下去。

    兔子手忙脚乱地将脑袋挪回原位,伸手将挂在腿上的小朋友抱了起来。

    “痛。”

    他听到孩子怯懦的哭声,一时间慌乱地检查着对方的身体。年幼的小朋友身上有太多的伤口和血迹,以至于兔子根本分不清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在哭泣。

    “痛。”

    小朋友伸手抱住了兔子摇晃的大脑袋,用沾满血水的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兔子脖子上的断口。他哭得稀里哗啦,眼泪不停地没过兔子毛绒绒的身体,兔子这才意识到他的小朋友不是觉得自己痛,而是觉得他的脑袋掉了,所以很痛。

    他摆了摆手,试图表达出“我没事”的意思。

    然而小朋友根本不领情,他蹬着脚从兔子身上跳下来,一边哭一边扯着他往教室跑。兔子一手扶着脑袋被他拽得一路踉踉跄跄,几度想将人跑起来,又害怕伤害到小朋友脆弱的感情。

    他跟着小朋友跑进一间教室,这是他们曾经上课的教室。

    教室里还摆放着熟悉的桌椅,仿佛下一秒上课的同学们就会从正门涌进来。兔子被小朋友拉着走到讲台上,看着年幼的孩子顶着一张哭花的脸,一遍遍描画着黑板右下角,属于值日生的那个名字。

    他一遍一遍地,固执地用粉笔摹刻着“印桐”两个字,抽噎的声音就像是心跳,砸在兔子布满棉絮的身体里。

    兔子觉得,他知道小朋友要做什么了。

    他用手扶着小朋友的手,和他一起握着那根不断落灰的粉笔。污浊的血水顺着小朋友的手背漫进兔子的棉絮里,就像他们的血液融为了一体。

    兔子握着小朋友的手,黑板右下角写着值日生名字的地方,在那把小伞下,补上了另一个名字。

    然后抱起不再哭泣的小宝贝,向布满夕阳的走廊走去。

    ——tocontinued——

    作者有话说

    安祈&印桐

    ……

    居然在万圣节完结了23333333333

    我没想到后日谈我也能啰嗦这么多,第一部分到这里就结束啦,明天开始修文

    未来如果有更新章节,也都是修文了。

    我之后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试,所以第二部分要明年才能开

    顺利的话应该过年就能和你们见面啦,感谢一路陪着我的小宝贝,爱你们!

    ……

    自印的车已经开啦,牌号qq戳873412354   -

章节目录

戏剧性死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六味地煌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味地煌丸并收藏戏剧性死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