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不甘和偏执,可无可奈何。他是觉得亏欠他,但不会为了这种歉疚无条件地妥协。

    这就是俞北平,他有自己的底线,心里清楚地知道什么可以让步,什么怎么样都不可以。

    比如陆铮,比如汤子期。

    可他也知道,杨述来找他是为了什么。这个人,有些方面,甚至思维,和他非常相似。毕竟是亲兄弟,虽然不愿意承认,他们心有灵犀。

    果然——

    半晌,杨述开口道:“做个交易吧。”

    俞北平:“什么交易?”

    杨述看着他,笑着说:“你不是一直都想救你那个植物人兄弟吗?这些年,申科集团的这些个药物研发,都是经过我手的。”

    俞北平看着他,没有说话。

    杨述又说:“包括连行书那些腌臜事儿,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条件。”

    “不要再对我穷追不舍。”

    “只是这样吗?”俞北平冷笑,一瞬不瞬看着他,终于直言不讳,“连行书要是倒了,就再也没有人控制你,他所有的产业就都是你的。”

    杨述也没生气,只是失笑。

    他说,哥,你要这么想我,我也没有办法。

    第069章尾声

    转眼之间,又到了9月初。

    北京城的秋天,气候已经渐渐转凉。汤子期和俞北平并肩走在铺满落叶的街面上,感觉有些恍然,仿佛只是一夜一场雨的时间。

    他牵起她不安分的手,低头瞅瞅,十指相扣,一大一小,很是相配。

    头顶是湛蓝高远的天空,鼻息间还有不知从哪儿飘来的果子的清香。汤子期嗅一嗅,使劲嗅,分外陶醉地闭上眼睛。

    她忽然说:“想吃枣子了。”

    俞北平宠溺地摸摸她的脑袋:“去完医院,给你买。”

    “说话算话?”

    “什么时候在这种事情上骗过你?”

    汤子期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吧唧”一声,重重印下一个红唇。

    俞北平伸手要去抓,被她一把拉住了手,说不许擦。

    他只能苦笑。

    两人一路说笑,终于到了军总医院。加护病房里,孙娉正把切好的木瓜一片一片喂给陆铮吃。

    护士在旁边查看病例,例行询问,门口还站了两人,似乎是走错房间的病人家属。过道里安安静静的。

    等门口的人走了,俞北平才拉着汤子期小心翼翼进去,不轻不重地叩了叩半开的门板。

    孙娉回头,笑容上了脸颊,忙放下手里东西过来迎他们。

    俞北平忙抬手推辞,拉了汤子期在一边看护座上坐了。护士还在查看,他看一眼,问孙娉:“好点儿了吗?”

    陆铮艰难地要撑起身子,孙娉见了,忙给他摇起床,顺便在背后加了两块靠垫:“铮哥,慢点儿。”

    “又不是快死了。”

    还是这脾气。

    躺了一年半载了,没点儿变化啊。

    这他就放心了——俞北平失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泽。

    陆铮看到,不明就里:“你小子笑什么?”

    “没,没呢,为您开心。”俞北平拍拍汤子期的肩膀,示意她出去。孙娉见了,知道他们有体己话要说,跟着护士一块儿走了出去泽。

    出门前,还把半开的门掖上了。

    独留两个人的时候,陆铮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不出是感动还是心酸,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些年,孙娉都仰仗你照顾。”

    “嫂子,应该的。何况,我们也是朋友。”

    “这些年,如果不是你,我真的很难想象自己还有醒过来的一天泽。”

    俞北平笑得云淡风轻,压根没放心上的态度:“这和我的工作有关,也有国家的利益有关,又不是为了你。”

    这话说得可真不客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怼人呢。可认识这么多年,陆铮哪里还不知道他?

    这小子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为了让他减少一点负疚感,让他放宽心玉。

    俞北平,还是那个俞北平。

    他骄傲、自负,有自己的原则和处事作风,从来不为别人动容,很少听得见旁人的意见,可他为别人做了什么时,也从来不邀功,不想让人家刻意记得。

    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比如他爱汤子期,从来不挂在嘴上,而是努力工作,努力经营和生活,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他爱她,也总是喜欢逗她笑玉。

    她开心,他就开心,她不开心,他心里也倍加难过。

    可这种难过从来不表现出来。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好受,她必然更加担心。

    ……

    “怎么这么久?”汤子期在屋外等了老半天才看到他,心里有点不满。

    俞北平又飞快地顺了一下她的脑袋,牵起那只小手:“走了。”

    “哇!你又打我?”

    “打是亲骂是爱,一天不打不痛快。”

    “胡说八道!那你让我打让我咬试试!”

    “要咬还不容易啊?晚上让你咬个够,你想咬上面还是下面?”他说得可是真自然。

    汤子期听得却是满脸躁红,狠狠搡了他后背一下,嗔怪:“大白天的,别乱开车好不好?”

    俞北平闻言笑了,回头捏了一下她气得鼓鼓的脸颊。

    行走在金色的落叶间,头顶是融融的暖阳,身边是最爱的人。

    再没有什么,是不满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了,带有一点悲剧色彩的故事,男女主的感情是圆满的。

    不过,总有一些事情,有些过去的,是回不去的。

    还有无止境的欲望。

    ***

章节目录

闪婚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李暮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暮夕并收藏闪婚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