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空虚,激情的女婿滋润你[老公,妈让我们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小惠一面在梳妆台前描眉,对着镜子里的我说到。

    [好呀,我们也好久没有回家看她老人家了,反正今天是周末也没有什麽事情。]我伸了个懒腰,走到小惠身後抱住她,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我和小惠是一个单位的,经过一年的恋爱,终於走上了婚姻的殿堂。小惠是单身家庭出身,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逝了。她母亲也就是我岳母为了小惠一直没有改嫁,独自一人把她抚养长大。所以我和小惠都很孝顺她老人家,尤其是小惠,更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即使结婚以後也是三天两头回家去陪妈妈。

    我曾经提出让妈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可是妈说什麽也不肯,说什麽住在一起不方便。其实我也知dào

    ,妈自己守寡多年,怕我们小两口在家亲热地时候被她看到不是滋味。

    中午我们出去给妈妈买了一些东西,下午开车就去了岳母家。说起我的岳母,那当年可是一个美女呀,据说岳父去世以後,仍有许多人狂烈的追求过她,但是她都没有答yīng。把生活中的所有痛苦和责任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虽说现在岳母已经四十多岁,可是风韵犹存。岳母本来就是一个优雅高贵的妇人,很注重对自己的保养,所以现在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妈,你看我们给你买的什麽?]小惠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把我们给她买的那件半透明的睡衣拿出来给妈看。

    [妈都多大年纪了,怎麽还给我买这麽时尚的睡衣?看,还这麽不遮体,几乎都透明的了。]妈一面比量着睡衣,不好意思地说到。

    [这算什麽呀,再说了,我妈看起来一点都不老。晚上你一个人在家穿这个舒服,这可是你女婿强烈推荐的呀!]妈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竟出现了少女般的羞涩。我被妈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忙说:[我觉得像妈这样有气质的高贵妇人最适合穿它了。]妈听後,脸上竟泛起红晕。这些虽然都是一显即逝,但是却逃不过我的眼睛。

    [今天晚上你们就不要走了,也好陪妈聊会天,妈一个人也挺闷得荒,我给你们做饭去]说完妈就转身去了厨房,小惠也一起下厨帮忙做饭了。

    我一个人在在客厅看电视,隐约听到岳母和妻子提到了我,於是我悄悄地来到厨房门口想听听她们都在聊些什麽。

    [小惠呀,志强对你怎麽样呀?]岳母没有抬头,仍然忙着手里的活。

    [挺好的呀。]小惠回答道。

    [我是说嗯那个方面。]妈见小惠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又提醒她。

    [妈,你怎麽想起问这个问题啦]小惠好像还有点羞涩,毕竟是小女人,对这种男欢女爱的事情还是不好意思拿来当话题谈。

    [这有什麽?做母亲的当然要关心自己女儿的幸福了。]

    [嗯,挺好的。志强很疼我,在那方面也很强,每次都弄得我要泄好几次才肯罢休。]听到小惠这麽夸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并对自己的床上功夫更加的自负了。

    [每次都要泄好几次?]岳母自己在那重复着小惠的话,显出无限的神往,仿佛又忆起当年和丈夫翻云覆雨的时候了。

    吃过晚饭聊了会天我和小惠就回房休息去了,岳母洗完澡也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我和小惠回到房间里,想起晚上小惠和岳母在厨房里的聊天内容,一股冲动油然而生,突然抱起了小惠往床上倒去,小惠被我的突然行为下了一跳。

    小惠叫到:[讨厌,想下死人呀,看你猴急得]这种事,谁不猴急呀。我迅速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小惠躺在床上,歪着头眯着小眼对我说:[老公,赶紧脱完过来帮我脱嘛。]这是我们前的习惯,每次都是要我帮她脱,说实话,帮女人脱衣服也是一种享shòu

    呀。

    小惠今天只穿了一件睡衣,一把扯下她的睡衣,小惠的身体一览无遗。两颗雪白的肉球在她胸前随着呼吸上下波动,看的我原本就勃起的更加粗大了。我跳上床,一手抓住一个肉球开始玩弄起来。

    [嗯嗯]小惠开始陶醉的呻吟起来[嗯老公快我要。]想起下午小惠谈话时羞涩的样子,忍不住想挑逗一下。

    故yì

    问她:[老婆,你要什麽呀,说出来就给你。]

    [嗯人家就是想要那个嘛好老公快点我快受不了了]

    [说呀,你想要什麽呀,我不知dào

    你要什麽,怎麽给你呀。]看着老婆饥渴的样子又羞於开口,我的性致就更高了。

    [好老公亲老公快把你那个插进来吧]小惠还是羞於提到生殖器的名字。

    [把我的什麽插到哪里去呀?]看着小惠心急的样子,我的又硬了许多。

    [老婆,只要你说出来,我就让你爽个够。]我仍在鼓励她。

    [嗯好老公把你的大嗯插到小惠的小里。]小惠的羞涩终於被**征服了听者老婆荡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了,提起涨得发紫的大对准了小惠的**,在口磨了几下,然後一挺腰就将整根塞了进去。虽说小惠的美已经被我**了没数次了,可还是那麽紧,每次**都有不同的感觉。

    [哎呀好好老公啊我的好老公我爱你我爱死你的大啦啊呀可**死我啦嗯呀用力**再快一点啊呀]

    我相信我老婆的**声是最具有杀伤力的,每次都是这样的**声把我降伏,我一手托起她的臀部,一手搓揉着她的大**,疯狂的**插着我的老婆。**了有一百多下,从传来了一阵灼热,我又加紧抽送了两下,再也把持不住,将一股浓浓的深深的射进了小惠的里。我没有立即拔出大,继xù

    让他留在我老婆的温柔乡里。

    我搂着小惠,等大软了慢慢从小惠的里滑出来。这时,突然发xiàn

    房门开了一个缝,好像有人在外偷看我们。我知dào

    那一定是岳母啦,所以就装作没看到,不一会我和小惠就进入了梦乡。

    半夜我起来去卫生间,经过岳母的房间的时候发xiàn

    房门是虚掩着,有灯光从门缝透出,说明岳母还没有睡。当我回来的时候隐约听见岳母房里有动静,於是悄悄地贴近那扇门,透过门缝向里望去。眼前的一切让我睡意全无,原本疲软的一下子又硬了起来。只见偌大的一张床上,岳母一丝不挂的躺在那,一只手不停的揉搓,另一只手不停的摩擦着已经充血的骚阴蒂。

    原来岳母看完我和老婆的现场,诱发了她压抑已久的**,所以回到房间就开始自慰。

    我看的太入神了,以至於忘了自己是在偷窥,不知不觉中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岳母正在性头上所以也没有察觉有人进来,於是我就看完了岳母手的全过程。

    当岳母从**中回过神发xiàn

    我站在床边正呆呆的看着她,开始她很是羞涩,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从床上起来走到门前,轻轻的关上门,我想当时我已经猜出她要做什麽了。

    [小惠睡了吗?]岳母走到床边,拿了一个毛巾被裹在了身上。

    [嗯,已经睡了。]

    我很机械的回答着,许多念头不断的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是不是要解释说自己不是有意偷看的呢?看到岳母的表情我知dào

    自己没有必要解释什麽了。

    [你也知dào

    ,我一个女人守了十几年的寡,为了小惠我放qì

    了再嫁的机会,让自己承担了所有的痛苦和寂寞,可是我也是一个女人呀,也有和别的女人一样的生理需求。]

    岳母在那解释道,仿佛是她做错了什麽似的。我看到岳母的眼里闪出了泪花,突然怜悯之心大起,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我岳母,而是一个受到伤害需yào

    我安慰的小孩。

    [妈,我能理解你的苦衷,知dào

    你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我和小惠都非常的孝顺你,希望能够让你的下半辈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我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明白你们对我好,孝敬我,可是有些事情你们是帮不了我的。]我知dào

    岳母不仅心灵寂寞,生理的需求的痛苦得不到满足,也让她备受煎熬。

    [妈我想告sù

    你如果你愿意,今後我可你满足你!]我鼓足了勇气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可是,这样对小惠太不公平了,我们这样也是呀]岳母犹豫着。

    [如果你不想让小惠知dào

    的话,我可你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不过我想即时小惠知dào

    了也会理解我们的。]

    我安慰道。

    岳母沉默了好一会,然後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两眼深情地望着我说:[你不後悔吗?]

    [不後悔,这也算是我孝敬你的方式吧,只要你需yào

    我随时都可你让你满足的]

    我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sù

    了岳母。听完我的话,岳母显得异常激动,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就像热恋中情人的眼神。

    岳母慢慢把身上的毛巾被解开散落在地上,虽然岳母的身体没有小惠的那麽苗条性感,却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岳母慢慢的蹲下,把我仅有的内裤退到了脚踝,把我的大含到了嘴里开始吸吮起来,两手抚摸我的阴囊。

    小惠从来没有帮我**过,从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一阵阵荡人的搔痒感从不断的传过来。

    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摇摆臀部让在岳母的嘴里快速进出,享shòu

    着岳母带给我的快感。岳母的口技也真是高超,不一会我的大又再立雄风,勃起的大塞满了岳母的小嘴。

    [妈,让我来服侍你吧]

    说完我让岳母双手扶着梳妆台的桌子,高高跷起她的屁股,岳母那水蜜桃般饱满成熟的美全都暴露在我的面前,而且透过镜子还可以看到岳母胸前的那两个雪白的肉球,让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扶着岳母的腰,对准岳母的直插过去,只听[噗嗤]一声粗大的已经尽根没入岳母的浪里,我顺势便疯狂地**了起来。

    [啊啊嗯啊]配合着我的每一次插入,岳母开始有节奏的呻吟起来。

    [啊啊我的好女婿用力**,用力**死我吧嗯呀对,再快一点用力啊啊太舒坦了终於又找到这种感觉了呀,好舒坦呐]

    由於晚上刚和小惠大干了一场,这次可以坚持更长时间了,我要好好的孝敬一下我的岳母,於是我就更卖力的**起来。

    [嗯呀,好女婿,好老公用力**我吧再用力一些嗯就这样!]

    从镜子里看到岳母完全陶醉於**中,头发已经被她甩乱了,脸上红晕重生,半眯着的眼睛投射出迷人的表情。两个大波随着我的**不停的来回摇摆,我两手抓住吊在空中荡漾的继xù

    卖力的**着。

    [唔呀!小祖宗啊你真会**呀快**死我了再用力一些**死我吧以後我的小就属於你了嗯呀]

    看来岳母是很长时间没有被满足过了,我疯狂的**了五、六百下仍没有把她拿下。我抱起了岳母把她平放到床上,抬起她的双腿开始了第二轮的**。

    岳母**激荡之下,浑身乱颤,大口喘气,两个饱满白嫩的**,也随着呼吸抖动摇晃。她开始疯狂的扭动腰肢,挺耸丰臀,意图攫取更大的快感。

    [啊,我的好女婿就这样对,快,用力**啊唔呀我爱你的大我快不行了,使劲**死我吧]岳母来回的摇摆着头,荡的叫声此起彼伏。

    我每次都把退到只有在里面,然後再用力整根没入,每次都插到岳母老的花心。

    [啊不行了我要泄了。]随着岳母的**,她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双腿紧紧地攀住我的脖子,小突然变紧子宫不停的收缩,这时一股滚烫的阴经喷射到上。我再也忍不住了,又狂抽了七,八下终於也把一股深深的射到了岳母的子宫里。

    岳母此时浑身香汗淋淋,气喘吁吁,下来后我俩躺在床上,俩个**的**紧紧缠绕在一起。她脸色通红,双目深情地看着我,紧紧地和我搂抱着,激情的和我亲吻着

    [没想到你的床上功夫这麽厉害,怪不得小惠说每次你都**得她泄几次才肯罢休,就连我都差点吃不消呀]岳母很满足的望着我说到。

    我说:[妈,以後我会经常和你**,让你舒坦和幸福,我的大属於小惠同样也属於你。]

    /

    最新防屏蔽地址:,

    三●五●中●文●网

    ,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目录

luan轮系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kewaish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kewaishu并收藏luan轮系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