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妈妈给厂长服wù

    首先要介shào

    一下我的妈妈。还是从前年讲起,那年我15岁,妈妈36岁,

    她长得非常漂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小口,皮肤雪白娇嫩,还有一头乌

    黑的秀发,听说年轻的时候就是我们那里有名的美人。我和她走到路上,别人总

    以为她是我姐姐。虽然结婚那么多年,但她的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胸部仍是那

    么挺拔,腰身也还是那么纤细。

    她和爸爸同在一家工厂工作,因为单位不景气,爸爸只身到海口打工去了,

    一走就是两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于是家里就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妈妈已经在家里了,我很奇怪,因为往常她下班都

    很晚,我看见她愁眉苦脸的便问她怎么回事。一问才知dào

    ,工厂又要裁员,听说

    这次的名单里有她。我做出很老到的样子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谁下岗还不

    是厂长一句话,晚上你给他送点东西好啦。」

    妈妈却说:「就你聪明,别人会想不到啊。不过眼前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

    先试试好了。」

    而我怎么也想不到就是我出的这个主意让妈妈开始了荡的生活。

    到了晚上,妈妈准bèi

    了些礼品,然后化了淡妆,换了件吊带衫,又洒了点香

    水,看起来真的象个公主,她连声问我好kàn

    吗,我一个劲的说:「妈妈,你太美

    了!」她高兴的笑了,和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谁知她这一走就走了两个小时。她一进门,我就觉得她神色很慌张,眼睛也

    不敢正视我,两朵红云也爬上了她的粉脸,显得娇嫩欲滴。我问她怎么样了,她

    支支吾吾的说差不多了,然后一转身进了房,坐在镜子前,又拿出了些化妆品,

    我这是才注意到,她的头发有点乱,而且口红也没了,甚至有点口红被搽到了嘴

    角。

    我突然有个猜想:该不会……甚至妈妈在厂长那里的场面都浮现在我面前,

    但奇怪的是想到这里我的却不争气的硬了,真的觉得好兴奋。

    接下来的日子里,妈妈老是要抽空在晚上出去,而且每次出去都打扮得很漂

    亮。多出去两次我就起了疑心。有一天晚上她又说有事要出去,我连忙说:「好

    啊,我正想一个人看下书。」

    她微笑着出了门,我等她走了两分钟,也急忙跟了出去,她似乎有点紧张,

    不时的向周围看看,还好我隐蔽得好,没被她看见。

    就这样跟着她走了十多分钟,便看见她进了一栋住宅,我没办法了,只好在

    外面等。不一会,我看见厂长的小车开过来了,厂长下了车也急急忙忙的往小楼

    里走去。

    厂长原来我就认识,他到我家吃过饭,以前还因为个人作风问题被检查过。

    厂长大概有五十多岁了,人很胖,肚子挺得很高,头也秃顶了,只有边缘的

    一圈还有头发,由于长期吸烟,一口牙被熏得焦黄。

    看着他急不可待的也进了妈妈刚才进的那间房间,我就什么都知dào

    了。开始

    的时候我很气愤,真的想冲进去大声质问,但不知dào

    我冲进去的时候他们在干什

    么,一想到这里,我就仿佛看见厂长重重的压在妈妈的身上,将他紫红的抵

    在妈妈的娇嫩的**,然后……

    想着想着,我的又变得象铁一样硬了,我赶紧找了个公共厕所,幻想着

    妈妈和厂长的场面打着手枪,在里面放了一炮,然后跑回了家。妈妈又是过

    了很久才回来,此时的我假装正在老老实实地看书,她一点也不知dào

    我的跟踪。

    我不甘心就这么算了,但我也没有说破,欲支配着我有下一步的行动。

    但是就这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找到什么机会,妈妈还是在晚上经常出

    去,我还是偶尔跟踪一下。直到有一天早上妈妈出去买菜,我起床喝着牛奶,看

    见妈妈的钥匙放在桌上。我没事拿起来玩,突然我看见一把没见过的钥匙,我突

    然灵光一现:这会不会是妈妈和厂长的房子的钥匙了?于是趁妈妈没回来,

    我偷偷溜到楼下,到小摊上配了把钥匙,然后又不动神色的回来。

    妈妈回来了一点都没发觉,我试探的问:「妈妈,我今天晚上想看电影,你

    去吗?」

    妈妈说:「我晚上和陈阿姨约好了到她那里去,你自己去看电影吧。」

    「哦。」果然不出我所料!

    到了晚上我打着看电影的名义,很早就出来了。我一溜小跑的来到了那家房

    门前,拿起钥匙,轻轻一转便打开了。我进去一看,屋子只简单的装修了一下,

    陈设也很简单:有一张很大的床,收拾得很软和,一个大谢谢,还有一套家庭影

    院。

    我从桌上的cd盒里抽了张vcd,一看题目就知dào

    是a片,别看我岁数不

    大,可a片却看过不少了。我再一翻,盒子里装的全是a片,我拿出一张,放进

    机子,屏幕上立kè

    上演了一部日本的a片,女主角在男主角的大力**下发出阵

    阵叫,我不禁掏出了,打起了手枪。

    突然一阵汽车声把我惊醒,我趴在窗边一看,天哪,厂长已经来了,正在上

    楼!我一急:现在跑出去肯定来不及了,他又认识我。我往四周一看,只有躲在

    大床底下了,还好床单很大,把床脚都遮住了。于是我就迅速关掉电视,一下子

    爬在床下。

    我刚爬进去,厂长就开门进来了。他关好门,拿了张黄碟看了起来。我大气

    都不敢出,但我的位置很好,可以通过床单缝看见屋里任何一个地方。只见他坐

    在谢谢上,掏出了他的,我真的没想到,五十多岁的人的精力会这么好,他

    的很黑,而且又粗又长,还有一个硕大,上的血管都涨得很粗,我

    开始为妈妈担心起来:一会她怎么受得了啊。

    厂长套弄了一会,那又大了许多,我看见他从皮包里拿出一颗蓝色

    的药,嚼了嚼就吞了下去,我想那是伟哥吧,真不知dào

    他要把妈妈干成什么样才

    满yì

    。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肯定是妈妈来了,我看见厂长就这样挺着大去开门

    了。一开门,我听见妈妈「啊」的一声,脸羞得绯红,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那根大。厂长一把把她拉进来,关上门,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样,都日了你那

    么多次了还这么害羞。来,先帮我摸摸,今天我非干死你不可。」说着便拉着妈

    妈在谢谢上坐下,两人一起看起a片来。

    厂长拉着妈妈的手,放在他的大上,妈妈轻轻的握着这根滚烫的,

    上下套弄起来。

    厂长张着满是黄牙的大嘴压在妈妈的樱桃小口上拼命的吸吮,他的手也没闲

    着,伸进妈妈的裙子动作起来,我可以想象他一定在搓揉妈妈的阴蒂和**。不

    一会,我就听见妈妈发出荡的呻吟,厂长一边揉着下面,一边用另一只手伸进

    了妈妈的领口,使劲的抓着妈妈的,他狞笑着说:「乖乖,你的下面都湿透

    了。」

    他一把抓住妈妈的头发道:「快含着我的,让我爽。」妈妈顺从地低下

    头,握着大,张开了红润的小嘴,我真的替她担心,她怎么含得下这么大的。

    妈妈轻轻的含着那个紫红的大,伸出乖巧的舌头舔那条缝。厂长陶醉的

    深深的吐了口气,手上一用力,把妈妈的头按了下去,妈妈的嘴将这根十八厘米

    左右的大完全含了进去,嘴唇贴着厂长的阴囊,但这对她确实太吃力了,她

    的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她还是很卖力的上下点头,帮厂长**。

    厂长抓着妈妈,让她跪在地上为他吹喇叭,然后将手伸进妈妈的内裤,扣弄

    起妈妈的来。妈妈的阴部受不了刺激,更加卖力的把头上下摆动起来。厂长

    一边享shòu

    着妈妈的**,一边看着a片,还真是会玩啊,而我的也早已在强

    烈的刺激下硬得不象话了。

    妈妈为厂长**了十多分钟,厂长突然叫道:「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

    看见妈妈想把他的吐出来,却被他死死的按着头,「吃下去,这次你必须吃

    下去了。」妈妈的喉咙一阵动,好一阵才把所有的都吃下去了。

    但厂长并没有就此放过她,「快把衣服全脱掉。」妈妈搽了搽嘴边的,

    站起身来脱掉了外套和裙子,我这才发xiàn

    妈妈根本就没穿内衣和内裤。厂长把她

    按在谢谢上(幸好是在谢谢上,如果在床上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把妈妈的

    两条雪白细嫩的的大腿分开,露出了粉色的**,并且妈妈连都修剪过了,

    看起来就象小女生的**。

    厂长埋下头用舌头仔细的舔着妈妈的**,还拨开包皮舔弄妈妈的小蜜豆。

    妈妈浑身战栗着,嘴里叫个不停,亮晶晶的水随着**流下来,但立kè

    就被厂长肥硕的厚唇吸了进去。

    才过了一会,厂长就站了起来,一根大又挺得象铁棒一样,昂着头骄傲

    的对着妈妈的小嫩穴,看来伟哥起作用了。厂长将抵在妈妈的**上,开始

    慢慢的插进去,在插进去的同时妈妈的穴内冒出了许多水,她开始全身摇动,

    发出呻吟。没过多久,就全部没入妈妈的内。

    厂长将大抽出来一大截,妈妈的身体略略的放松,紧接着,厂长又用飞

    快的速度,用力将插进妈妈的。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厂长狠命的耸

    动着屁股,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他粗长的残忍的抽

    插着妈妈的娇嫩处,粉红色的口壁肉紧紧吸附着厂长黑色的,被带出又

    挤入。

    插了一阵,厂长把妈妈抱起来,「现在我们玩骑马吞棍式。」说着只见妈妈

    抬起雪白的屁股,轻轻握着厂长的大,慢慢的坐了下去。厂长从后面使劲揉

    着妈妈的**,而妈妈则开始在厂长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动自己的臀部,开始抽送

    的动作。当她停下来休息,厂长就立kè

    自动的从下面挺起身子,让抽送的动作不

    至于中断。

    这样让妈妈又达到了个**,她张大了嘴,拼命的喘息,她的**随着上下

    的动作而跳动,她已经完全沉迷在性带给她的乐趣中,我敢打赌,厂长现在叫她

    做什么她都会答yīng

    的。

    果然,厂长命令道:「翻过去,象母狗一样爬着。」他用手指沾了沾妈妈小

    穴里的水,涂在妈妈的屁眼上,接着插了根手指进去,开始抽送,过了一会,

    又插进去一根。妈妈一直在呻吟,厂长觉得差不多了就握着自己的抵在妈妈

    的屁眼上,慢慢的插了进去。

    妈妈叫得更大声了:「慢……慢……一点!」接下来的抽送就比较顺利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厂长会用他那么大的黑插进妈妈这么小的肛门中。

    妈妈移动屁股,主动帮厂长抽送自己。妈妈叫道:「快点用力干我的屁眼,

    快把我干死……」厂长开始加速干她,她的头发在空中飞扬,在胸前跳动,

    几分钟后,她又一阵痉挛,看来是**又来了。

    不久后,厂长的喉中发出低吼,看来是快射精了,他看着妈妈说:「**,

    来吧,你的点心又来了。」厂长将拔出来,然后立kè

    转到妈妈的头边,将刚

    刚还插在妈妈肛门里的插进了妈妈的小嘴里,一大股白色的立即射入妈

    妈的口中,妈妈立kè

    开始吞起来。

    但是厂长射出的实在太多了,还是有很多由妈妈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在

    她的上,滴在她的上,最后流到她的阴核上。

    但妈妈还是使劲的帮厂长把剩余的都射出来,直到吞下最后一滴,

    她还用嘴帮厂长污秽的大清理干净了,才把大吐出来。厂长立kè

    捧起她

    的粉脸,用满是黄牙,似乎从没刷过牙的大嘴贪婪的吸吮着妈妈的樱桃小口,两

    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他还从嘴里慢慢的滴下口水,滴进妈妈的嘴里。

    两个人终于日完了,而我也在床下射出了,射完了才有点害pà

    ,幸好他

    们都只顾着,根本没想到床下有人,不然被发xiàn

    就惨了。他们二人又吻了一

    阵便整理好衣裤离开了,我这才大摇大摆的从房里出来。但我没想到妈妈以后会

    越来越。

    妈妈和厂长的关系就这样一直保持着,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经常趁妈妈还

    在化妆时提前跑到他们「爱的小屋」,然后躲在床下,偷看秀丽绝伦的妈妈和油

    满肠肥的厂长干得大汗淋漓,欲仙欲死,然后自己在床下打手枪。

    有一天傍晚,妈妈又坐在镜边,本来就娇嫩雪白、吹弹得破的脸上,略施粉

    黛之后更是说不出的明艳动人,惹人怜爱。我知dào

    她又要去和厂长了。于是

    我说了个谎,趁空溜了出来,然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他们的小巢,不慌不忙的看

    了会儿a片,算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又悄悄的躲在床底下。

    不一会,妈妈就来了。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裙,雪白的肩膀和手臂都露在

    外面,便如两段莲藕一般,匀称光滑的小腿也细腻得让人垂涎。她看看厂长还没

    来,就拿过一本书,坐在谢谢上慢慢翻看起来,我一看那书的封面,便知是《花

    花公子》、《龙虎豹》一类的书。

    妈妈慢慢的翻着,脸上慢慢露出了红晕,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小小的红唇,

    伸出纤纤的小手在大腿上抚摩,慢慢伸到大腿内侧,把裙边向上撩起,一只小手

    滑了进去,然后就上下动起来。一边上下动作,还一边轻声的呻吟。渐渐的,妈

    妈手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突然,她大叫了一声,整个人僵在

    谢谢上,一阵娇喘后慢慢恢复了平静,我知dào

    她到了一次**。

    她休息了一会,可是厂长还没来,于是她又百无聊赖的看了会电视,我也觉

    得奇怪,因为厂长原来总是火急火燎的赶来泄火,怎么这次这么久还不来?

    又过了会,楼下响起一阵汽车声,我知dào

    是厂长来了。妈妈很高兴,跑到窗

    口招了招手,又跑到镜子前拢了拢头发,看了看自己的妆。

    门上轻轻的敲了敲,妈妈便急忙跑去开门,一开门,我听见妈妈「咦」了一

    声,然后就看到门口除了厂长的一双脚之外还有另外一双穿黑皮鞋的大脚,这可

    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这个小巢除了厂长(当然还有我)再也没有来过其他的男

    人,难怪妈妈呆在门口,不知所措。

    厂长拍了拍妈妈的肩膀,「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招呼客人进屋。」说着便和

    那个男人跨了进来,顺手关上了门。我这时才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样子:梳着油

    亮的大背头,满脸的油光,小眼大嘴,夹着个公文包,一副干部的模样。

    厂长轻轻搂着妈妈的肩膀,一只大手在上面来回抚摩,对妈妈说道:「我给

    你介shào

    一下,这是##局的赵局长,这次厂里的产品能不能卖出去就全仰仗赵局

    长了。是不是啊,赵局长?」

    赵局长笑了笑:「好说,好说。」说着两只小眼睛在妈妈身上贼溜溜乱转,

    就象一把锋利的剪刀,要把妈妈的裙子剪个稀烂才好。妈妈脸上一红,向后退了

    一步。

    厂长看到赵局长的表情,得yì

    的笑了,「赵局长,我也给你介shào

    一下,这可

    是我们厂里的厂花,有名的大美人,就是结婚早了点,不过男人出去下海了,一

    年到头也不会来,可苦了我们的大美人了。赵局长,今天你可要做为领导好好安

    慰下我们的同志哦!」说着把妈妈推到赵局长身边。

    赵局长伸出手来,紧紧握住妈妈的小手,另外一只手搭在妈妈的手背上轻轻

    抚摩,望着妈妈绯红的俏脸,嘴里都要流出口水来了,一个劲的点头道:「那是

    当然。」

    厂长又拍了拍妈妈的屁股,「你不是不想在车间,想到办公室吗。我都帮你

    办好了,还有你男人停薪留职的手续我也帮你续了期。你该怎么感谢我啊?」

    妈妈羞红了脸,低下头道:「不……不知dào

    。」

    厂长在她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道:「就是要你把赵局长伺候舒服了,要是赵

    局长有一点不满yì

    ,你也不用干了,听见没有?」妈妈轻轻点了点头。厂长一把

    把妈妈推到赵局长怀里,赵局长趁势搂着妈妈,妈妈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只有

    听任赵局长搂着自己。

    厂长对赵局长说道:「那您就慢慢享shòu

    ,我就不打搅您了。」说着退出了房

    间,带上了门。这下屋里就只剩下妈妈和赵局长了(哦,当然还有我)。

    赵局长搂着妈妈,在妈妈的粉嫩的脸上拧了一下,说道:「美女,我们到沙

    发上聊下天。」说着搂着妈妈在谢谢上坐下,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肩膀,另一只手

    放在妈妈的大腿上。赵局长笑着说:「还是你们厂长想的周到啊,知dào

    我外面的

    庸脂俗粉都玩腻了,让我来开导开导你这样的同志,好得很呐!对了,小姐芳龄

    多少啊?」

    妈妈低下头不敢看他,答道:「都三十多了。」

    赵局长诧异道:「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是新婚了,看起来这么

    年青。你除了和你们厂长睡觉之外,还和别的男人睡过吗?」

    妈妈没想到他会问这么露骨的问题,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用几乎听不到的

    声音答道:「没有。」

    赵局长满yì

    的点点头道:「那好啊,又嫩又干净。你说一会我日你的时候带

    不带套子?」

    妈妈愣了下,羞得不知该如何回答,答带或不带好象都不对。

    还是赵局长自己说道:「还是直接日起来比较舒服,反正你又干干净净的,

    你的洗了吗?」

    妈妈轻轻点了下头。

    赵局长又接着说道,「我的可是好久没洗了,一会你要用你的小嘴帮我

    清洗干净哟。对了,你说我射精射在你哪里好?」

    见妈妈不回答,他便拉长了脸,「一点都不配合我的工作,装什么淑女啊,

    不想干就走!」

    妈妈见他生气了,不敢再不答yīng

    ,只有硬着头皮说:「随便您。」

    赵局长得yì

    的笑笑,「哦,那我可要帮你好好美美容咯!来,让我看下你的

    大**有多水灵。」说着慢慢撩起妈妈的裙子,妈妈配合的举起手,让赵局长把

    整件裙子都脱了下来。只见妈妈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和底裤,映衬着她如雪的肌

    肤,别提有多美了。

    赵局长吸了下口水,笑着说:「嫩得跟面团似的,老子弄死你得了。」说

    着把妈妈的内衣拉起来一些,妈妈雪白的乳峰上,两颗晶莹粉红的就露了出

    来。赵局长凑上头去,在妈妈右边的上拼命的吸吮,另一只手玩弄着妈妈左

    边的。只见他把妈妈的拉起来又突然弹回去,还用舌头快速的舔着。妈

    妈闭着眼睛,低声的呻吟。

    赵局长抬起头来,一张大嘴紧紧压在妈妈的樱桃小口上,他伸出舌头,使劲

    在妈妈的小口里搅拌,妈妈被吻得透不过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赵局长突

    然抬起头,捏着妈妈的的下巴命令道:「把舌头伸出来!」妈妈只好顺从的把小

    巧的舌头伸了出来,赵局长一口吸住,两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赵局长亲得够了,说道:「乖乖,我们到床上去。」我心里一阵遗憾,这样

    的话,床底下的我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只见一双粉嫩的小脚和一双大脚向床边走来,我听见赵局长说道:「谁叫你

    上床的,先把衣服全部脱掉,还有我的也一起脱咯!」

    我从拖在地上的床单缝隙只看到衣服一件件的滑落到地板上,先是妈妈的内

    衣和底裤,接着是男人的衬衣、领带,然后是男人的西裤,最后一件男人的内裤

    也滑落到了地板上,我可以想象得到,他们都是一丝不挂了。

    只听见赵局长笑道:「你的好粉嫩啊,你看,我的够大吧?来,

    握着,感受一下他的温度!」一阵安静,只可惜我看不到妈妈帮赵局长摸的

    场景,只能想象了。

    隔了一小会儿,我感觉到床动了一下,这时赵局长的脚后跟就在我面前了,

    我知dào

    他在床沿坐了下来。

    只听他说道:「来,跪着,给我吹箫。」只见妈妈圆润的膝盖慢慢放在地板

    上,离我的脸也不过十厘米左右,我知dào

    ,妈妈要为赵局长**了。

    接着就传来了熟悉的吮吸的声音,口水在口腔里的声音,妈妈的呻吟声以及

    赵局长惬意的喘气声。只听赵局长叫绍:「含深些,含到喉咙里去……再快些…

    不要用牙齿……对,舌头在上打转……啊,好舒服……舔下那条缝……爽死

    了……」

    从赵局长酣畅的叫声中我听出,妈妈工作得一定很努力。吸了十多分钟后,

    我听到赵局长大声叫道:「啊,快,我不行了…啊,我要射了……天女散花!…

    啊!!!」

    接着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全部给我打出来,一滴也不要剩,你看你的脸

    上都是高级的美容品啊,来,我用帮你抹匀净。」我看到很多又粘又浓的精

    液撒在地板上,有两滴还滴进了床底,我欲一起,就爬下身来,伸出舌头舔进

    了嘴里,除了有点苦之外还是蛮好吃的。

    这时我又听见赵局长说道:「含在嘴里,别拿出来,包皮里还有点,翻

    开,舔干净。来,含着不要动,跟着我到床上来,来,慢慢的……」听他的话,

    我知dào

    赵局长一定是在玩钓鱼的游戏:把放在妈妈的嘴里来把她拖上床。只

    可惜我现在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过了五、六分钟,我听见赵局长叫道:「又抬头了,还是你们厂长给我的药

    管用啊!来吧,我替你老公好好日日你!看你水得的真多!」然后我只感觉到床

    剧烈的摇晃起来。

    伴随着妈妈和赵局长的喘息声和叫声,只听妈妈叫道:「啊……啊……受不

    了了……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点……不要停……多转几下……」看

    来妈妈的羞涩与矜持已经完全被欲火所征服了,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交合的快感中

    了。

    就这样他们在床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赵局长指挥妈妈尝试了好几种体位。

    在赵局长在妈妈的子宫里射出第三次后,两个人都累得不动了,一会儿

    就传来了赵局长巨大的鼾声。妈妈过了一会就起来了,到浴室里去洗澡了,我趁

    此机会,溜之大吉了!不过那个晚上妈妈都没回来,第二天早上,她才红着眼睛

    回来了,我想这一晚她一定过得很爽吧!

    /

    最新防屏蔽地址:,

    三●五●中●文●网

    ,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目录

luan轮系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kewaish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kewaishu并收藏luan轮系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