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战场上的强奸四周静静的,只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在周围不时发出鸣叫。

    我趴在草丛中已有三个小时了,不是右手握着一枚美制手榴弹,左手插在泥

    中,我的手心恐怕已经被自己的手指刺得鲜血长流。在不到三米的芭蕉树下,狗

    娃的呻吟声已经消失,他是活活痛苦了三个多小时才死去。而在这三小时中,我

    却只能在他三米的地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直到他生命消失,如不是我口中咬着

    的那把m9美制多功能刺刀早就哭出声了,但我却不能。

    这是那狗日的越南狙击手一直潜伏在这周围,他在等,在等着杀我的最好机

    会,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对我杀气。

    自对越战争开始前一天,我属在的连好死不死得被我们那霉运透顶的连长抽

    中尖刀这一任务,从这一开始我们连的伤亡就一直直线上窜,而我们的连长和指

    导员却还在大喊「为国牺牲是光荣」。我操这下可好,快打到河内时,一个连的

    建制现在就只剩下我和狗娃两人。就在这时,上面又下达了「对南亚小霸——越

    南的惩罚已完,可以退兵」。

    我和狗娃拿着从连长和指导员的望远镜看着远处那一片片又窄又长的白色矮

    房子——河内市(越南人修的房子都一个样,两三米宽十来米长,清一色灰

    白色两三层高),口中不停的骂着那发出撤tuì

    命令的大人物,拿好东西向着集合

    地开始行军。

    在距离集合地还有一里路的树林中,还在和狗娃谈谈笑笑,认为可以以英雄

    姿态回家时,我一下直觉到危险,喊了一声「趴下」推了一下狗娃,自己刚滚向

    一边的草丛。一声清脆的枪响,狗娃只来得及趴下,就已经被狙击手击中右胸倒

    下。

    我的直觉一向很灵,特别是遇到危险时,这就是我为什么从战斗开始能活到

    现在。而狗娃被狙击手列为第一目标,也是因为他身上背着一台发报机,那台发

    报机早就因为电池没电成了废物,狗娃却非要把它背回去,因为他是发报员,军

    队的财产必须保护好。这该死的军规,早就该在军队丢掉得,现在狗娃就为了一

    个废物把命给搭上了。狙击手只打伤他而不是马上要他的命,是要等我去救他。

    在两人长达三小时的对恃中,南亚热带的阳光象火一毒,皮肤被晒得疼痛不

    巳,我现在心里连天都骂上不知几万篇了。一道光芒在林中闪过,那是狙击枪瞄

    准镜上的反光,怎么也想不到那狗日的混蛋就离我不到三十米远的地方,终于抓

    住了。慢慢拉开手中手榴弹的保险栓,这手榴弹和那刺刀都是当年美军撤tuì

    留下

    的,现在却被我缴下来又用它去对付当年它主人没有消灭的敌人,还真是他妈的

    好笑。在热带丛林中,要对付一名狙击手只有两种,一是以牙还牙,用狙击手对

    付狙击手,另一种就是在他所处的范围用多火力来个地毯式轰炸。要我和一名有

    经验的狙击手比枪法,那我一定是找死,还好那家伙一定是长时间不见我的动静

    才敢从地下爬出来。

    数了五下后,我一下抬起上半身,把圆滚滚的手榴弹扔了出去,三十米,这

    要感谢军中对战斗技术的严格要求,这扔手榴弹可是军中五项的硬要求。

    「轰」,不愧是美国佬的东西,东西小威力却比我军用的木柄式还大。林中

    飞起一大群鸟儿,在爆zhà

    的瞬间,我跳起来,向狙击手所在地边开枪边冲了过去,

    狙击步枪都是属于半自动式,只能单发,最不适于近距离射击。

    冲近后,我已经足足发了一夹子的子弹,不过已经用不着我再换弹夹了,那

    名狙击手已经被手榴弹炸翻在地,炸弯的苏制狙击步枪丢一边(那是一把当年中

    国援越时仿造的,是当时可以排在世界十大名枪之列,质量之好还来不及装备我

    军优先送给同志加兄弟的越南人对付美国人),躺在地上呻吟着,右边身子鲜血

    淋淋,一身黑色的婆姨服被弹片撕得破烂不堪,一对雪白的耸立在胸前,乌

    黑的长发披撒在脸上,那是一个越南婆娘。

    当那对尖挺小巧的出现在我面前时,立kè

    惊呆了,手中枪和刺刀跌在地

    上。

    这可是第一次活生生光溜溜看见真zhèng

    的女人,当时的中国刚刚经过十年

    文革动乱,物资缺乏,而且社会风气还相当保守,只知dào

    女人们那胸前把衣服高

    高支起的凸起就是女人的。

    女人低低的呻吟声把我从眼前的呆木中惊醒,在身材娇小的越南女人身边我

    立kè

    蹲下身,拔开了她脸上的乱发,一张因伤苍白满是汗水的脸露了出来。虽然

    脸因伤痛变形但还是有一些幼稚之气(越南女人不是我们想像中又瘦小又黑,那

    是在以前越南人还以黑为美,不但肤黑甚至牙齿也从小就吃槟榔污得黑黑的。但

    在法国统冶时期后她们对自己的肤色也开始注意保护起来,不但在斗笠下加上毛

    巾遮挡脸部,着木棉纱织的婆姨裤,还要在手上带上长长的手套防止手臂晒黑),

    看她的年龄恐怕只有十六七岁。她的右手被炸断,右腿和右腹部被弹片划伤,主

    要的伤势在腹部。慌慌忙忙我从随身带着的医药包中摸出纱带,连她裸露出的乳

    房也不敢多看一眼,这又是军规中的陋习。

    就在要为那越南女孩包扎伤时,女孩一下睁开紧紧的双眼,那是一双充满忿

    恨的双眼,眼光中似要挖出我心肝的恨意使感觉敏锐的我冷汗直冒。手中纱带差

    点掉在地上,我立kè

    转过头,那把带着了我的好兄弟的狙击步枪出现在了我眼中,

    在手把上刻几十条刻痕,其中有六条是新的。这把枪,这把带走狗娃的枪,在这

    前还有带走了六位中国士兵的生命。

    怒火一下从我心中烧了起来,「妈那个逼的,老子竟还要为你这小婊子治伤!」

    口中怒骂着,扔下手中的纱带,我叉着她的脖子,右手「啪啪」在她脸上重

    重扇了几耳光,口鼻中流出了血液滴在我的手上,但那女孩仍用着那眼光紧盯着

    我。

    「看,要你看!」我一下把她提了起来,立kè

    那对尖挺小巧雪白的在我

    眼前跳了几下,白晃晃的霎时晃眼。一股火热从我的下腹部窜了起来,从农村到

    参军到现在,整整二十二年了,农村的贫穷、文革的动乱、军队的严格,从没有

    过的欲火,今天在异国被一个还是名意上的敌人,一个不到十八岁的敌方女孩挑

    拨了起来。

    「呃,啊!」在痛苦声中,女孩被我甩在了地上,不顾她身上的伤势,我几

    下撕去了那本来就破烂的上衣,双手紧紧的握上了那对小,在手中揉捏着。

    「啊!」我发出了赞叹,这就是女人的,第一次,真实地摸到了女人的

    (我是孤儿没吃过母乳)。软软的却又带着一定硬度,乳上的两个小点在掌

    心中划来划去,两只在我手中不断变化着形状,细白的乳肉夹在指缝中,乖

    乖,这鸡头肉真他妈舒服!用力过度,上出现了一条条紫痕,我跨间的

    高高举了起来,把宽大的军裤顶起了一个账蓬。

    「呀……呃……啊」女孩口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不知是伤口痛还是双

    乳被我抓痛,痛苦的表情使整张脸抽搐扭曲变形,豆大的汗水打湿了头发,左手

    和右边的断肢无力的想挡住我的进攻。

    不为所动,我提起她的上半身,一口咬上了其中的一个,「啊!」女孩因腹

    部的伤口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在上又咬又舔,不够,这还不够,还不够我去

    多了解女人身体的奥秘。我又放下她的身子,开始解起她的裤带,女孩慌忙用完

    好的左手推挡着,没有受伤的左腿也作出没用的努力,口中咿咿呀呀发出怒骂声,

    越南话听不懂只知dào

    她在骂人,挣扎了几下因伤口的痛苦昏了过去。

    该死的,这该死的越南女人的裤带真他妈的难解,欲火加上怒火,我一把抓

    起那把m9刺刀插在她裤带中,向下一划,一下就把裤带划断,这他妈美国货确

    实好用。一不做二不休,我用刀几下就把那条黑色肥大的纱制裤子全划开,在少

    女雪白的腹部上有一道三寸长的伤口,凝固的血液因刚才的扯动又开始向流出。

    女人那神mì

    的地带全暴露在我眼前,只在老兵们口中黄色笑话里的女人神mì

    地带现在展现在了我眼前,我的鼻息开始变粗。

    在两腿之间,稍稍凸起的**上稀稀的黑色因伤口流出的血水粘在一起

    挡住了最重yào

    的要害,抓起一块破布颤抖着手,渐渐按上了那软软的美肉,我隔

    着层纱重重地捏着、揉着,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把血液擦干净,躲藏在

    中的粉红色肉沟终于展露出来,真美,两片鼓鼓的**紧紧合在一起,象半个快

    成熟的小毛桃。

    扔掉手中的破布,右手五指再次按了那半圆之物,没有了阻碍之物,另一种

    有别先前的异觉从手上传来,从夹缝中传来的热度,磨擦的感觉,再加上那

    无骨的肉感,这些使我加大了手上的揉捏度。左手也不空闲,探上一个抓将

    起来。

    这时,跨间的涨痛到了极点,我忙将裤扣解开,一根紫红怒涨的火热鸡

    巴立kè

    弹跳出来。刚跳出来,只觉后腰一酸,一股尿意产生,一道白色的浆水从

    马眼中冲顶而出。妈的,老子的第一次就这样放了空枪。

    我不甘心,气喘喘地休息了一下,匆匆忙忙褪下军裤,马上把半软的老二放

    在少女两腿之间,抬起她的小屁股,将她的两条稍的两腿夹我的腰上。我的腰开

    始活动起来,让少女的**紧贴着我老二,双手抱着她的细腰磨擦起来,不一会

    儿欲火重生,再次硬拔起来。

    这一次可不能再放空枪,放出右手,用手指分开了少女的**,对准那

    红红的小小的**,腰一挺,抱着她腰部的左手也向面前一送,硬生生插进

    了女孩的花道里。好紧,好紧呀,又紧又干象被一道橡皮绳紧紧套住一般使我不

    能前进一步,欲火高昂的我双手再次使力,腰部也拼力向前冲击着,终于冲破了

    一道薄膜般的东西,在一丝丝的热流下,我的终于如打下河内的关口——凉

    山一般,全力冲进又一道紧紧的肉套中。四周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我的,「

    好爽、好舒服呀!」这就是男女的交合,我大吼着。

    我开始在女孩的**里**着,肉与肉的磨擦,腹部拍打着女孩的阴部发出

    「啪啪」声,双手也在那小小的浑圆的带着弹性的股肉上紧抓紧揉紧捏着。在交

    合处,少女变成少妇的象征被我的带着,随着进出流了出来,这时的我只知

    道不停的干着,干着身下的婊子,那要了我方七名兄弟生命的婊子,现在的她只

    不过是被发泄怒火的工具,丝毫不管她身上的伤势有多重。

    终于,在**了不知多久后,又一股尿意在我身上产生,我飞快地又挺了几

    挺,大吼一声,把身体中的带着怒火的白浆射进了**中。我仍把还没软化的肉

    插在越南女人的体中,享shòu

    着大爽之后余味,也慢慢恢复自己的体力。

    危险的感觉霎那间再次产生,我本能地甩开少女的双腿,身子旁边一滚。

    「啊!」一声惨叫,从少女的口中发出,一把三棱刺刀刺穿了她的左腿,鲜

    血顺着三道血槽射了出来,握着刀把的却着少女自己的左手,巨裂的疼动使少女

    再昏了过去。

    妈个逼的,这婊子竟在我发泄欲……不,是怒火时,用左手取下了我枪上的

    刺刀,我的危机感再一次救了我的命,被那把刺刀刺中的话,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三棱刺刀形成的伤口是最不容易收口止血,往往使人大量出血而亡),在这充

    满敌意的国家,半条命了会变成没命。

    怒火中烧的我,一把她腿上的刺刀拔了出来,手起刀落对准她那挺拔的左乳

    刺了下去,力量之大,一下就穿过心脏,直透后背,将这还在昏迷中的越南女阻

    击手**裸牢牢钉在了大地上。

    从刺刀血槽中顺势喷出的血液喷得我满脸都是,清醒过来的我立kè

    倒坐地上,

    天呀,按照军规我犯下了足已让我挨上枪子的罪刑。坐着**裸的艳尸边,我只

    是口中喃喃道:「怎么办?!怎么办?!」

    二十分钟后,我一咬牙,站起身来,用被我撕破的衣服擦净身上的血迹,穿

    好衣服,整理好装备。在那裸尸边又站了好一会,掏出了被我缴获的两个美制手

    榴弹,这是剩下的两颗,反正回去了要上缴,还不如用了好。我用那把m9撬开

    了少女紧闭的嘴巴,把一颗硬塞进她的嘴里;又用刀一刀捅进少女**中,向上

    一划,将少女原本紧紧的划开,塞进最后一颗手榴弹。在上擦净刀上的

    血液,收回到绑在我右小腿上的刀鞘中,背好枪,弯下身同时一拉上下两个口中

    的手榴弹保险栓,转身开始跑。

    「轰」在我跑出十秒趴下身后,两颗手榴弹几乎同时开花。少女的尸身炸个

    粉碎,证据毁灭,没有人知dào

    我对她干了些什么,也保全了我军的「声誉」。

    /

    最新防屏蔽地址:,

    三●五●中●文●网

    ,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目录

luan轮系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kewaish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kewaishu并收藏luan轮系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