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妻子与邻家小鬼】
    作者:不详

    字数:9202

    ***    ***    ***

    我叫张宝强,是一名电脑工程师,妻子袁可欣是中学教师。我们结婚有七年

    了,感情非常好。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并没有出现。

    我在一家大型企业做技术工作,收入丰厚。唯一的问题是经常需要到外地出

    差。可欣今年29岁,正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候。她面容娇美、皮肤雪白、身

    材修长,从高中时期就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能娶到她是我一生当中最得意的事。

    有一件事情我至今难以忘怀。事情发生在去年七月中旬,正是天气最炎热的

    时候。那天我接到了公司的派单。那是一项很大的工程,预计需要出差一个月左

    右。我很无奈。但这是工作需要,只能接受。可欣很不高兴,抱怨公司总是派我

    去出差。我只能好言劝说,并保证下次休假时一起去北京旅游。哄好了可欣后,

    我终于可以安心地出发了。

    我家对门住着一对老夫妻,平时经常有往来。他们家有一个儿子叫小建,刚

    上初中一年级。小建性格内向,很少说话,听说学习成绩也不太好。

    我出差后没多久,可欣给我打来电话,说邻家老哥老嫂有事要回老家一趟,

    可能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他们想把孩子暂时托付给我们照看。我当时听了没

    多想就同意了,却不知道这是噩梦的开始。

    忙完工作后,我在兄弟单位的宿舍午休。先看了一会电影,后来想起家里装

    了针孔摄像头,于是用笔记本远程摇控开启,想看看家里的情况。

    为什么要在家里装针孔摄像头呢?

    虽然我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成功娶到了可欣,但围绕在她身边的狂蜂浪蝶

    却并没有减少。我经常出差在外,担心可欣被别人勾引,给我戴绿帽,所以才花

    一大笔钱购买了这套监控设备,偷偷安装在家里。

    第一视角是门口。楼道里很安静什么都没有。然后切到第二视角,那是室内

    玄关。我正准备切换第三视角,却看到防盗门突然开了。从外面进来的是一个背

    着书包的男孩,正是小建。看来可欣给了他家里的钥匙。

    此时可欣不在家。我就舒服地坐在沙发上,观察小建的自学情况。小建很老

    实,放下书包后打开冰箱喝了杯,然后就开始做作业。老实说这样偷窥别人挺有

    趣的。比看电影什么的有趣多了。

    我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

    小建写完了作业,然后进了卫生间,脱光了衣服。好像是准备冲个冷水澡。

    我的目光立刻被他两腿间的东西吸引住。这孩子小小年纪,没想到已经长出了一

    团黑毛,而且那根东西居然比我还大!

    我顿时感到了强烈的自卑感,同时忍不住感叹现在的孩子发育太快。小建忽

    然愣在那里不动了。刚开始我误以为是画面静止,一直等到他的手伸向了前方才

    知道设备运转正常。原来这小子拿起了可欣脱下的黑色丝袜。

    小建拿起了那条丝袜,捧在手里闻了起来。我暗骂一声「小色鬼!」,心中

    却并不怎么生气。因为这种事我小时候也干过。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对异姓充

    满了好奇,偷偷做些龌蹉的勾当很正常。

    小建拿着可欣的丝袜闻了良久,然后放回了原位,打开淋浴头开始冲澡。大

    概冲了五分钟就完事了。让我意外的是,这小子竟然捡起可欣的蕾丝内裤狠狠舔

    了两下。这已经不是青少年对异姓的好奇了,而是完完全全的变态行为!

    此时小建的阴茎已经高高翘起,像一根粗长的旗杆似的左右摇曳。出了卫生

    间,小建先是习惯性地穿了我的拖鞋,又从新选了可欣的小拖鞋。我立刻把画面

    切到客厅。小建光着身子径直走进了卧室,躺到了床上。

    小建的阴茎不仅是长,而且很粗。比我的要大上一圈。他用手撸了一会,然

    后将可欣的内裤翻过来,用保护女性阴道的那片软布包裹在大龟头上面。他脑袋

    向上仰起,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很享受的样子,然后开始套弄起来。硬梆梆的

    阴茎布满了狰狞的青筋,好像一条条小龙盘绕在上面。

    我知道小建的脑海中一定在幻想可欣那完美无缺的肉体,但我并不生气,反

    而还感到很自豪:「你的鸡巴再大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打飞机?我的东西虽然比

    你小,却能肏到真人!而且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心中这么想着,自卑

    感也消失了不少。

    想想也挺可笑的。我居然把这小鬼当作了竞争对手,还对他产生了嫉妒心理。

    只能说小建的尺寸给了我太大的心理冲击。以前通过av也看过不少巨屌,但那

    些都离我太远,没有真实感。但小建却不同,他就住在隔壁。

    我忍不住想象,假如我也有这么大的东西,就可以在床上杀得可欣哭爹喊娘,

    大声求饶,那该有多好?然而不知怎么的,脑海中的画面很快就变成了可欣被小

    建骑在身下,巨大的阴茎一次次整根没入两腿间,带出透明的淫水……

    天啊,我在想什么?

    我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再使劲摇了摇,甩掉了这种变态的想法。我怕自

    己真的会心理变态,不敢再看下去了,连忙了关掉摄像头。这天一直忙到了晚上

    八点多。交接完了工作后跟同事们一起简单吃了顿饭,然后各自回宿舍休息。

    因为喝了点小酒,心情很是舒畅。我洗漱过后躺在床上看了会儿电视,忽然

    想起午休时候的事情。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立刻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一号视角什么都没有。门口的灯是关着的。我又切换到二号视角。浴室的灯

    亮着,隔着花纹磨砂玻璃看到了一个人影。那是可欣在洗澡。不一会浴室的门打

    开了,可欣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三号视角下,小建正在客厅做功课,可欣径直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了。小建

    向着可欣的背影偷偷望了两眼,然后继续做功课。

    可欣坐在梳妆台前,把头发吹干后,解开了浴巾,穿上了白色蕾丝内裤和蕾

    丝胸罩,再披上了平时爱穿的宽松睡袍。她就以这种打扮走出卧室,坐到小建身

    旁查看功课进度。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她抬头看了看表,示意他该休息了。

    小建进卫生间洗漱。可欣把客厅的灯关了,对小建道:「今天你跟我睡卧室

    吧。」小建惊讶道:「那怎么可以,我睡沙发就行了。」可欣道:「那可不行。

    我答应过你娘,要好好照顾你的。」小建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可欣拉好窗帘,铺好了被子。大概两分钟后,小建从卫生间出来,扭捏着进

    了卧室。可欣让他顺手关灯,然后打开了台灯,取出两片安眠药服了下去。最近

    她因为竞选评职称的事搞得心神不宁,所以只能靠安眠药睡觉。

    小建不仅关了灯,还关上了房门。就这样,小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了。

    他现在只穿着一条三角裤。可欣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随手关了台灯。

    两人各自盖了毛巾被,躺在同一张床上,相隔不到三十厘米。可欣背对着小

    建侧躺,很快睡着了。但小建却一直翻来覆去的,并没有入睡。

    看过小建在下午的丑态后,我对他不太放心,总觉得会有事发生,因此死盯

    着他不放。他不睡我也不敢睡。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小建仰躺着不再动弹,貌

    似终于睡过去了。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我也起身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漱睡觉。

    我从卫生间出来准备关电脑,却发现小建仍然醒着。他正轻轻地将身体移向

    可欣,把脚轻轻放在可欣的小腿上,然后闭上眼睛装睡。我的心中一紧,顿时睡

    意全无。小建保持这个姿势大概五六分钟,见可欣没什么反应,又将手伸向她的

    腰间,顺着小肚子缓慢地搂住,再将自己的下体往前挪了一点。

    我立刻明白了小建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比可欣矮很多,只有这样才能将

    下体顶向可欣的屁股沟里。很快两个人的身体已经紧紧贴到一起了。那条又薄又

    窄的毛巾被根本一点遮挡作用都没有。

    我很生气,立刻拿起电话拨了过去。然而让我意外的是,电话居然关机了!

    我很快想起来,妻子的那部手机已经用了五六年,电池老化得相当严重。应该是

    没电了。

    这可怎么办?我焦急万分,却想不出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地通过屏幕观看

    小建占我妻子的便宜。

    小建的阴茎已经硬起来了,从三角裤的边上钻了出来,紧紧顶住了可欣的屁

    股沟。他的屁股开始有节奏地向前顶,隔着一层内裤摩擦可欣的大阴唇。

    很快,这小子并不满足于此,忽然坐了起来,脱掉了自己的内裤。然后抓住

    可欣的肩膀轻轻往外拉,将她的姿势变成了仰躺。过了片刻,见可欣仍然睡得香

    甜,就大着胆子缓缓分开她的双腿。

    小建想脱下可欣的内裤,但她的屁股死死压着,根本不可能脱掉。小建试着

    抓住内裤的两端往下拉,但很快就放弃了。我提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是啊,

    可欣就算睡得再死,如果这小子真敢脱内裤,她肯定是会醒的。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小建竟然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把剪刀,轻易就解除了

    内裤的保护。我目瞪口呆。难道这小子就不怕明天挨骂吗?他这么一剪,明天可

    欣醒来,立刻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小子真是色胆包天。

    小建跪在可欣的双腿间,把鼻子凑了过去,闻了闻妻子的阴部,然后伸出舌

    头舔了两下,然后抬头观察可欣的反应。见她仍然睡得很死,小建的胆子更大了。

    他越舔越来劲,竟然开始用嘴巴吸吮着阴道口,发出「滋滋」的声音。

    虽然卧室很昏暗,但我还是能看到小建双眼迸发出的熊熊烈火。此刻他的脑

    海中除了性交,再也容不下其它东西。他的阴茎已处于暴怒状态,显得十分恐怖。

    龟头光亮,好似要炸开似的,一下下的跳动着。

    老实说,我活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么大的龟头。现在已经没

    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这根东西了。佳欣的阴道口分泌了大量爱液。小建的龟头在

    佳欣的大阴唇上下滑动,最终对准了阴道口,然后身体向前一压,龟头渐渐滑了

    进去,最终粗长的大阴茎全部被佳欣吞没了。

    我从来不知道我妻子的阴道居然这么深。两人的性器官好像是专门为对方订

    做一样,严丝合缝。难道他们才是天生一对?

    小建一点都不像初哥,似乎有着丰富的性经验似的,不慌不忙地缓慢拨出,

    再一点一点的插入,非常享受交合的过程。佳欣仍然没有醒来,也没有发出呻吟,

    却分泌了大量爱液,那两片大阴唇也已充血膨胀,紧紧包裹着小建的龟头。

    小建每次将阴茎整根插入,他那巨大的阴囊都会与佳欣的阴唇紧贴在一起,

    同时发出「啪」的声音,就好像打屁股的声音。他的一只胳膊抱着佳欣的大腿,

    一只手伸向了胸罩下的乳房上面。

    这小子太会享受女人了。我现在确信他绝对不是初哥,而是有着丰富性经验

    的人。会是跟谁呢?应该是班里的女同学吧?现在的孩子别说是早恋,就算是偷

    尝禁果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小建缓慢抽插了一会儿,速度越来越快了。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佳欣会突然

    醒来,开始了大幅度的疯狂抽插。佳欣的身体好像风浪中的一叶小舟,随着下体

    带来的撞击一次次抖动着。

    小建的剧烈抽插还在继续,我感觉佳欣已经醒了。如此剧烈的冲撞下她不可

    能睡着。果然没过多久,我发现佳欣的腰开始轻微扭动,主动配合着对方的动作。

    动作非常隐蔽,却仍然逃不过我的双眼。佳欣的表情也在起变化,看起来很享受

    的样子。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为什么明知道自己被人迷奸,醒来后却仍在那里装睡。

    难道她真的被小建的那根大阴茎给征服了吗?

    没人知道佳欣此时的真实想法。她现在正全身心地享受着来自小建的猛烈撞

    击。这个精力十分充沛的孩子好像一台马力强劲发动机,带给她无尽的快乐。她

    早已忘了对方只是个孩子,也忘记了自己是有家庭、有丈夫的人。

    她忘记了一切礼义廉耻,唯一知道的就是小建那强有力的大阴茎。

    我没有看完。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一切都结束了。回家后离婚吧。

    妻子就这么出轨了。对象还是刚上初中没多久的小鬼。常听说这世界比小说

    更疯狂,我以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如果出轨对象是大人,

    我还可以拿着菜刀去拼命,但对小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甚至都生不

    起气来。这实在是太荒唐了。就算我跟别人说,恐怖别人也很难相信吧?

    我突然感觉丹田处有一股热气涌上。是烦躁,还是欲望?我不知道。我突然

    感觉自己整个人要爆炸了。我感觉自己在失去控制,甚至想到了杀人。我急需发

    泄。要不然真的要疯了。我赶紧拿起放在床头的卡片,拨打了一个电话。过了十

    来分钟,我听到了敲门声。我猴急地跑过去开门,见到了两个女人。

    一老一少。我二话不说扔给老的八百块钱,然后把小的拉了进来,关上了门。

    老女人在门外喊道:「老板,只有一个小时啊,超过了要加钱的!」

    这一晚我变得无比勇猛,直干得那婊子哭爹喊娘。我甚至破天荒地连干了三

    炮。那婊子被我干得腿都软了。她说遇到像我这样威猛的客人,宁愿不收钱。也

    好过被没用的男人搞得不上不下的,浑身难受。这话大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当

    然了,所谓不收钱这种屁话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