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命运复仇的9

    当陶砉走出尚家俊的房间的时候却看到了,那已经洗好脸的尚家俊慢慢的走向自己,尚家俊慢慢的走向陶砉,走到陶砉面前,定定的站在桃花面前,於是用尽全身的气力,对著陶砉吼道:我恨你,总有一天我要加倍的让你偿还回来。

    但是陶砉却只是淡淡的看著尚家俊说:至始至终我都没有喜欢过你,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喜欢我而已,别往了,我是个jnv,一个jnv除了会对钱有感情外,怎麽可能喜欢一个她挣钱的工具呢你说是吗陶砉用轻蔑的眼神看了看尚家俊道。

    呵呵,呵呵,我真傻,还以为我的表哥是错的,只要我对你好,你一定会ai上我的,就不会继续去想著表哥他们,看样子是我错了,我真是错的离谱啊。尚家俊象一只受伤的小兽一样嘶吼道。

    现在你算是看清了吧,以後你要记住了,不要随便的相信nv人,这样,你就不会再受伤了。陶砉提醒尚家俊也是提醒自己道。再见了我的弟弟,虽然我很想报f你,但是我知道这j天的相处你是真的对我好的,可是我对尚荣却是想要报f,我该怎麽办陶砉的内心受到煎熬道。我走了,但是我还是会会来的,不是为了你儿子,而是为了你。陶砉用一种只有尚荣和她两个人才看的懂的眼神看著尚荣道。

    但是尚荣的眼神里却流露出了一丝惊慌,陶砉於是更加的确定尚荣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那个背弃家庭,背弃母亲,背弃自己,让自己最後沦落的人。尚荣迷茫的看著陶砉,似乎要在陶砉的脸上看出点什麽来一样,但是看了一会後,就很是失望的收起了自己的目光。紧接著,一种受伤哀痛的眼神出现在了尚荣的眼。当桃花看到这些的时候,并没有被感动,只是在在眼在流露出哀伤的神情,一种被所有人背叛的神情。

    陶砉带著自己的一些东西终於是走出了尚家的大门,当陶砉刚走到大街上的时候,一部银灰se的奔驰600停在了她的面前,接著从里面探出一颗脑袋道:小东西,出来玩就不知道要回去,怎麽样,现在跟我回去吧。陶砉抬眼一看是何非木,那个原本说要守护自己,结果却全是骗人的话语的人。很好,自己还正在想以什麽样的面目回去了,何非木的出现也算是给了一个台阶自己下了。

    怎麽,小东西还在赌气,不想回家吗何非木见陶砉傻楞楞的站在那里道。我还在生气呢。陶砉突然道。我说小东西,你又在气什麽啊何非木觉得陶砉有点不可理喻道。你说要对我好的,但是只是每天把我扔在家里。陶砉假装撒娇道。小姐啊,我每天是要上班的啊。何非木抚著额头道。那,你都知道要每天上班,但是我却是在家做米虫,这一点都不公平。陶砉继续说道。好吧,那你想怎麽样是要自己开店,还是有其他的想法何非木纵容道。

    我想去你的公司帮忙,但是我也想开的店诶。陶砉假装兴奋道。呵呵,小东西的胃口不小啊。何非木哼哼道。就一句话,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陶砉假装生气的开始往前走起来道。好好好,我投降了还不行吗等下你去和我的秘书商量下,具t你要开店的细节,至於你要来我公司的事情好吧,我答应,让你做我的特别助理。何非木道。哼,没有半点诚意。做你的特别助理,其实是个空缺吧,那我去你公司上班还有什麽意思在里面陶砉撅著嘴道。

    好,好,好,我算是f了你了,你先想好你想去什麽部门,然後和我的秘书小张说吧,现在,我们先回去好不好,我和我的弟弟都已经饿了,还等著你回家好好吃顿大餐呢。何非木说完就将陶砉一把给抓到了自己的车子上了。但是就是这麽一个瞬间,高兴的忘形的何非木却没有看见陶砉眼睛里出来一道冷的目光,那道目光里带著一嗜血的成分。

    命运复仇的10

    当陶砉和何非木的车子到了何非木的住所的时候,陶砉在车上的窗户上看到了那正准备离开何家的乐为席和陶蓟,很明显的当陶蓟看到陶砉的时候明显的棱了一下,很快的陶砉将自己注视陶蓟的目光收了回来,提醒自己道,不可以再上当了,毕竟自己已经被伤害到t无完肤了。

    而看到陶砉被带回何家的陶蓟却是假装自己没有看到,最主要的是自己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那就是问帮那0的g份,那可是自己这麽多年来心部署的结果,而陶砉只是自己这麽多年来部署的一颗棋子而已。虽然陶蓟安著自己,但是自己的心怎麽那麽的痛

    陶蓟甩了甩自己的头,然後快步走到自己的车子里,启动车子,头也不会的冲出了何非木的家。呦,找到陶砉拉,小东西是迷路了还是故意离家出走的啊乐为席看到从何非木车子里出来的陶砉道。你猜呢桃花并不急於告诉乐为席自己到底是离家出走还是迷路,因为她知道乐为席喜欢玩这一套。我可是不希望你是离家出走的哦,如果你是离家出走的话,我可是要惩罚你的哦。乐为席面带微笑的说出自己残忍的做法道。

    好拉,好拉,你不要再去吓她了,等下给你吓跑了,看你去什麽地方找。何非木调侃道。我家的小东西最乖了,不会故意离家出走来气我的是吧。乐为席拉著陶砉对著她那因为有点搞不清状况而微张的嘴亲了一口道。好了,要亲热回屋里去。在这里给谁看啊。何非木也很seqing的拍了拍陶砉的pg道。

    怎麽你不准备让小东西去我那里吗乐为席看了何非木一眼道。到那里都是一样的,我们又不是没有共同用过一个。何非木尽管说的很是晦暗,但是陶砉还是听懂例如他的意思就是两个男人以後要一起玩自己,尽管自己以前就已经想到会有这种结果,但是最後由他们嘴巴里说出来,自己听了还是心里有点不是很舒f。

    看样子,你早就想好了要来分一杯羹了。乐为席眯了眯眼睛冷道。不是分一杯羹,是将我自己的一份拿走而已。何非木道。如果我不同意呢乐为席威胁道。你会同意的,毕竟问帮现在20的g权却是在陶蓟的上,你是需要我的极力配合的。何非木自信道。

    你以为问帮少了那20的g份或是没你的配合就不能运转了吗告诉你,我早在年前就将问帮的一些g份,以我的名义转移到正当的生意上面去了。乐为席道。那些我是知道的,但是你绝对不会想到,问帮里的一份每任帮主都会立的废现任帮主的秘密书信,是留给向我这样的人的。何非木缓缓道出道。

    算你狠,但是关於陶砉的事情,我不会就这麽算了的。得不到半点好处的乐为席哼哼的走出何非木家,坐上自己的s人小车,就这麽绝尘而去。留下了一脸忧愁和露出初次得胜笑容的陶砉。是不是,又是我惹的祸。陶砉假装将自己的头低著自责道。

    乖,小东西,不是你的错,帮主他心里原本就有不痛快的事情,不要去理他。何非木边说,边将陶砉搀扶进自己的家里道。可是我听见说,他要我去他家,但是你不让,所以让他生气了,是不是陶砉不死心的继续挑拨著乐为席与何非木之间的关系道。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里,从小他就是被宠坏的,要什麽都是要新的,别人要话,就要拿他用剩下的,这次可不行,你可是我先找到的,所以以後都要和我在一起,知道吗何非木j代著陶砉道。嗯,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在这里一直陪伴著你的。每天等你下班回来。陶砉道。呵呵,啊是不可能的。何非木道。为什麽不可能陶砉有点受到惊吓,因为自己的诡计被揭穿了。你不是说要去上班吗怎麽可能等著我下班回来,每天等著我一起下班走回来还差不多。何非木宠溺道。

    8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1

    请亲们先投票再看哦

    是啊,到时候我们一起下班,一起回家。陶砉嘴里喃喃道。何非木激动的将陶砉一把抱住,将自己的头埋在了陶砉的脖子里,但是陶砉那背对著何非木的眼睛里,却出了一道光,呵呵,还有一起下地狱。陶砉用在何非木的背上轻轻的拍著,似乎在安抚著何非木那激动的情绪道。

    日後

    帮主,我们所有问帮名下的产业的g票最近天一直在持续的走跌势,这个现象十分的奇怪。一个问帮的会计报告道。这件事情何亚师知道吗正坐在电脑前看著自己家g票走著跌势的乐为席道。我刚才已经去汇报过了,但是我看何亚师并没有什麽行动拿出来,我看现在的形势对我们问帮越来越不利了,所以我才会越级上来报告你的。那名会计道。

    你先下去吧,後面的事情我们会去处理的。但是相j於那名会计的焦急的态度,乐为席的态度就和那何非木是一样的,似乎是很不在乎的样子,看的那名会计是一直的摇头,看样子问帮这麽多年来的基业,似乎是要让这两个只好nvse的帮主和亚师给败光了。於是这名会计只能摇著头,慢慢的走出了乐为席的办公室。看样子我们的猎物要收网了,怎样,你有兴趣去看看他是谁吗电话里是何非木的声音,好啊,我也很是好奇,是谁敢在我们两个的头上做小动作。电话这头的乐为席道。

    居然是她,她究竟想要g什麽何非木嘴的她居然是陶砉,那个前j天还在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小nv人,如今却是变身为一个收购自家g票的商场杀神。看来还是我输了。何非木微笑

    的看著乐为席道。你觉得是陶蓟指使她的j率有j成何非木突然问道。你认为一个nv人能做出什麽事情来呢先不要揭穿她,让她去继续收购我们问帮的g份,另一方面,你去暗地里收购陶氏械的散g,记住是暗地里进行。我要让陶蓟知道暗度陈仓的结果。乐为席狠道。

    早就说他不会是这麽简单只是要我们问帮的积g,原来真正的是看上了我们的产业g啊。何非木道。不过陶砉的这道棋,他打的对,也打的不对,要不是陶砉我们也不可能看清楚他的嘴脸,他要不是陶砉也不会得到我们问帮的积g。你说是不是。何非木对乐为席道。说道陶砉,这个nv人我居然还没对她腻味,怎麽办乐为席的目光追寻著陶砉的身影,然後对著何非木道。

    我也是呢,就是现在,我都是想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蹂躏一番。何非木看著陶砉的身影,居然自己的下身就这麽起了变化,看样子得想个好办法,让那朵小桃花乖乖的留在自己的身边。怎麽样,想好了吗双龙戏花你愿意不愿意乐为席首先说出自己的条件道。好啊,就怕你到时候会和我较劲。何非木笑道。怎麽,你怕我和你较劲乐为席反问道。

    我不是怕你和我较劲,我就怕那朵小桃花受不了,被我们玩坏了。何非木道。嗯,小家夥是娇弱了点,但是没关系,等事成之後,我们可以好好t教一下她,特别是以後她要伺候的男人,是两个顶级的品种。乐为席笑道。站在另一边的陶砉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总觉得今天自己似乎会遇见什麽倒霉的事情。

    陶砉,原来原来你在这里。陶砉闻声望去,却是看到了那容颜憔悴,已经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尚家俊了。你,你怎麽找到我的看到尚家俊的到来,陶砉有一丝惊慌,毕竟是自己对不住他,利用了他。你就这麽不待见我吗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姐姐。尚家俊的一声姐姐,却是叫的陶砉浑身发冷,原本自己不告诉他自己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就是不想他有太大的心里负担,但是看样子自己那向来残忍的父亲,似乎还是将这件室说了出来,陶砉倒是有点佩f他的勇气。

    9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2

    请亲们先投票再看哦

    你怎麽会在这里陶砉有点意外。我不在这里,那你希望在哪里看到我尚家俊道。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陶砉皱眉道。好,但是你要和我一起走。尚家俊死死的拉住陶砉的道。我不走,我还有事情要办。陶砉想甩开尚家俊抓住自己的,但是甩了j次都没有成功,於是只能任由他抓著道。

    你想做什麽事情前j天刚将我们家的g份吸收了个八八,现在又想将歪脑筋动到什麽地方去尚家俊似乎看穿了陶砉的目的道。我做什麽事情好像是和你没有关系的吧。就算你是我弟弟,但是你去问问你那好父亲,他都对我和我母亲做了点什麽。陶砉道。我知道父亲对不起你和你母亲,所以你多我家的公司动那麽多的脚,我都没有对你出,整个公司都是任著你来玩的。尚家俊道。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有什麽关系陶砉强嘴道。没有关系,呵呵,你还真是敢说,说出来我是你弟弟,但是我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姐姐,对我来说你就是一个nv人,是我的nv人。尚家俊握著陶砉的更加的紧了道。你在瞎说些什麽东西,快放,然後回家去。陶砉焦急道。

    你知道我是不会就这麽轻易放的,就要看你拿出什麽诚意了。尚家俊还是紧紧握著陶砉的,眯著眼睛道。那你想怎麽办陶砉觉得这个尚家俊有点难缠。就看我们以前的j情,是不是也该来个告别式尚家俊的目光紧紧的盯著陶砉道。告别式陶砉有点迷茫道。对就是告别式。你不是自认为是我的姐姐吗既然要专心的做我的姐姐,那前面的事情难道你还想再提起来吗尚家俊故意点到陶砉的痛处道。

    好吧,地点,时间。陶砉g脆道。一会做我的车走,至於去什麽地方,我要暂时保密。尚家俊笑的很贼道。但愿你说话算话。陶砉也是有觉得今天的尚家俊有点不是太对劲道。姐姐,难道你在怕我吗尚家俊用指抚过陶砉的脸蛋道。啪陶砉一把打掉尚家俊乱的。我怕什麽,该怕的是你和你的父亲吧。陶砉道。

    呵呵,游戏还没有结束呢我的姐姐,如果你现在答应就这麽跟我走的话,我保证会对你很好的。尚家俊痴迷道。对我很好你还不是把我当成禁忌之物一样关起来吗陶砉似乎看透了尚家俊的目的道。关起来,哈哈,任何一个尝过你滋味的男人都会将你藏起来,我也不例外。只是我比较直接点,说的好听点是我看的要比他们清楚点。尚家俊道。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要去哪里我现在空了。陶砉回避话题道。好啊,你先准备一下,我分锺後过来接你。尚家俊道。看样子有人盯上了我们的小宠物了。站在一个隐秘的小角落里的何非木对乐为席道。那是我表弟,你别瞎动,好歹我的姑母和姑父都对我不错的。姑父的公司这麽多年来也帮我们问帮漂白了许多的钱,就光是看在这点上,我们就不要动他的儿子。乐为席警告何非木道。

    我有说要动他吗只是乐大帮主,你搞清楚一点,如果你的表弟坏了事情的话,我们将要赔进去的是什麽何非木提醒乐为席道。唉,我知道了,我会提醒姑母好好管好他的。乐为席道。还有一点,你也许不知道,你那可ai的小表弟与我们的小宠物之间也是不太g净哦,你那小表弟似乎也是很迷恋我们的小宠物哦。何非木点火道。

    40结束一场风华一场泪

    请亲们先投票再看哦

    是吗我还真的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旧识了呢。乐为席虽然嘴上说的话还算是语调平稳,但是熟悉他的何非木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意。够了,情敌有了乐为席和陶蓟就够自己忙的了,所以那小表弟想要出头的话还真的有点难。何非木想道。走吧,一起去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麽把戏。乐为席和何非木也尾随著陶砉和尚家俊一起离开了证券市场。

    看看,原来你那亲ai的小表弟是想将我们可ai美丽的小宠物拐进宾馆去啊,还真是司马昭之心啊,怎麽样,现在才发现你那小表弟也不是小孩子了吧。何非木继续在乐为席的面前点著火道。你给我闭嘴。真是够了。原本就看到自己的表弟与自己喜欢的nv人去开房间,心里已经窝了一肚子火,但是那该死的何非木却还是要在自己的心头浇上点火,乐为席觉得非常的郁闷,真的不知道什麽时候陶砉居然和自己的表弟勾搭在了一起。

    怎麽是不是很不爽,呵呵,不爽的话就去抢回来啊何非木嗤笑著乐为席道。你以为我不敢吗那你就跟著我看看清楚。乐为席恼怒道。何非木见乐为席真的有了杀意,於是很是乐意的跟著乐为席一起去宾馆里抓j。乓当陶砉和尚家俊刚到房间里pg还没有坐热的时候,就被突然闯入的乐为席和何非木给吓了一跳。好,很好,我给过你们会的,但是现在呢,所以我不再作傻子了,就算你是我表弟也是一样的。乐为席生气道。

    开始吧,陶砉,先随著音乐扭j下热热身。记住要不停地用抚自己的身t。被b无奈的桃花在一群男人的面前开始缓缓地扭动她诱人的身t,双放在自己的纤腰上慢慢地来回移动著。不错,继续下去。动作再大一点,不要总在腰上来去,要上下都到。听到乐为席这麽说,陶砉就感到无比的羞愧。再看到男人们那喷出yu火的眼睛,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打转,她只有闭上双眼。

    桃花在男人们的命令声,陶砉一点一点上演了她平生第一场脱衣舞∶原本盘在头上的乌黑秀发被解开披散著,已经扭动了一阵的腰身逐渐灵活起来,在音乐的节拍声不再显得那麽僵y,房、大腿、pg等感地带也已一一抚过来。慢慢把裙子脱掉。何非木道。

    陶砉一边继续扭动著身t,一边动脱著裙子。她首先解开束腰的裙带,然後开始慢慢地、从上到下解开黑se连衣长裙的扣子,随著长裙的扣子一个一个被解开。陶砉被罩托得高高的房以及双间那道令人迷乱的沟在半开的衣襟里若隐若现,然後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也依次暴露在众人面前。最後一个扣子也解开了,陶砉深深吸了口气,用颤抖的双拉住前已经半开的衣襟慢慢向两边分开。

    停当陶砉紧闭著双眼将身上的长裙完全拉开,正准备把双背到身後将裙子完全脱下时,猛地听到乐为席的命令。她下意识地停下上的动作,睁开眼睛看著面前的个男人。当她看到个男人脸上那邪的笑容时,突然明白了他们的意图。此时的她双臂向外分开,全身呈一个十字架状,由於唯一起遮掩作用的连衣裙已被她向两边彻底拉开,她那eiyàn成熟的身t除了剩下j件小的可怜的紧身内衣之外,整个身t的正面j乎完全暴露在个狼样的男人眼前,而被她完全拉开的黑se长裙反而成了一个绝佳的背景,映衬得她洁白的dngti更显娇美。

    看著eiyàn绝l的陶砉又羞又气的样子,男人们发出秽的笑声。跳脱衣舞身t要不停地扭动,知道吗就保持现在的样子继续扭羞愤yu死的陶砉已经说不出话来,她开始後悔自己当初顺从男人们。但事到如今,她已没有退路,只有咬紧牙关继续承受了。

    百度搜:读者吧网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章节目录

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幼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欲并收藏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