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26命运生死一瞬间

    当陶砉终於将自己打理好,跨著打飘的脚步从客房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乐为席家的宴席已经结束了,就连乐为席,何非木他们也不见踪影,好是奇怪。少爷呢?&ap;rdqu;陶砉看到管家走了过来,於是走过去问道。

    少爷和何少爷刚刚遇到陶少爷都到後院去了。&ap;rdqu;老管家道不过他们说要出去谈谈,但是少爷和陶少爷先出去後,何少爷就去少爷的书房,把少爷打猎用的莱富枪拿了出去,也不知道要g什麽,真是奇怪。&ap;rdqu;

    什麽?你说何少爷拿了莱富枪去了後院,而且是少爷带了陶少爷走的?&ap;rdqu;陶砉不由的心里一紧,难道&ap;hellip;&ap;hellip;是呀,後来尚表少爷看到何少爷拿了墙出去,很好奇也跟了出去了。&ap;rdqu;老管家莫名其妙的看著陶砉紧张的样子。

    你帮我打电话给尚老爷,还有请张医生尽快到家里来。&ap;rdqu;陶砉紧张的就连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但愿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但愿一切都很平安,无论是乐为席,陶蓟,何非木还是尚家俊,自己都不希望他们出什麽问题,因为一切错的都是自己。

    如果真的有什麽报应的话,那就报到自己的身上吧。陶砉痛苦的想著。但是脚步还是很快的走向後院。乐帮主,你就是这麽纵容你的下这麽对你的客人的吗?&ap;rdqu;陶蓟看著何非木的枪指著自己,不禁有点不悦。

    一个下也敢用枪指著自己要知道,你们问帮的g份在我的上就有2%,而乐帮主你才只有1%,你说这问帮是不是也有我做主的份?&ap;rdqu;陶蓟冷冷道。问帮的问题不是我们找你麻烦的问题,我们只是想知道陶砉到底是你什麽人?&ap;rdqu;用枪指著陶蓟的何非木说。我姓陶,她也姓陶,你说我们是什麽关系?&ap;rdqu;陶蓟很是镇定的说。我看未必吧,陶大叔,同是姓陶的还能同时爬到床上去滚床单吗?&ap;rdqu;刚好走来的尚家俊道。

    其实就算是你的假话说的再完美,我还是相信我所看到的事情。&ap;rdqu;何非木微笑著看著陶蓟,但是眼神却是冰冷的可怕。当陶蓟看到何非木的眼神的时候,就知道他们知道点什麽了,一切都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还是自己太相信陶砉了?陶蓟不禁茫然。

    不,不要,不要开枪!&ap;rdqu;陶砉颤抖著飞跑到何非木用枪指著的陶蓟面前。用自己的整个身子挡在陶蓟前面。笨nv人,你不要命了吗?&ap;rdqu;眼明快的尚家俊一把把陶砉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同时何非木失控的枪却打响了,只见子弹穿透了陶蓟的左半边膛。

    不要&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用力挣脱尚家俊的控制,扑到陶蓟的身边,用颤抖的捂上他那不断涌出红set的膛。陶砉用力的压著陶蓟不断出血的膛,哀求乐为席道:求求你,快找个医生来看看他吧。&ap;rdqu;

    乐为席木然的看著,看著,就连呼吸在此刻都显示出尤为沈重的感觉。求求你,救救他。&ap;rdqu;陶砉转过身来求著何非木道。但是何非木被突然走火的枪搞的大脑一p空白。家俊,你是我弟弟啊,姐姐求你救救姐姐的ai人吧。求你吧,姐姐再也不想报什麽仇了,只有什麽报应就找我吧,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都找我吧,请不要带陶哥哥离开我。&ap;rdqu;陶砉哭的伤心yu绝。小姐,是不是请你让一下,张医生来了。&ap;rdqu;老管家看到哭疯了的陶砉好心提醒道。

    猛然清醒的陶砉赶快让出位置让张医生给陶蓟看伤口。还好,还好,没打到要害,只是出血多了点,子弹等下取出後好好的养j个月就好了。&ap;rdqu;张医生道。谢谢!谢谢!&ap;rdqu;陶砉将自己满是血污且冰凉的紧紧的握住陶蓟的,却不住的对著张医生道谢。

    随後赶到的尚荣夫q将陶蓟赶快的送到了医院,经过治疗,陶蓟的病情终於变的很是稳定。但是尚荣却看见自己的儿子失魂落魄的傻傻的站在了术室的墙边发呆。与是走上前去问道:小俊,怎麽拉,是不是吓到了?&ap;rdqu;爸,是不是我还有个姐姐?&ap;rdqu;痛苦异常的尚家俊沙哑著嗓子问道。你怎麽会问这件事情?我和你妈才只有你一个孩子。哪来的姐姐啊!&ap;rdqu;尚荣安道。那你和别的nv人就不可能有小孩了吗?就算是一半血相同,那也是我的姐姐啊。&ap;rdqu;痛苦的尚家俊冲出了医院,留下一脸愕然的尚荣站在那里。

    2命运  你始终是我的1

    个月後

    我查了一下,何非木的那把枪是真的走火,才打到你的,所以为了表示对你道歉的诚意,希望和你连姻。&ap;rdqu;乐为席面无表情的对著还躺在病床上的陶蓟说道。哦,原来你们喜欢这样道歉啊,先把人弄伤,然後随便塞个nv人给人,说是连姻,然後再乘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人再杀掉,是不是?&ap;rdqu;陶蓟也是凉凉的说道。

    你以为我希望将自己的堂嫁给你吗?还不是因为她喜欢你?&ap;rdqu;乐为席不禁有点恼火,想是自己家的堂也不知道是哪筋搭错了,居然喜欢起陶蓟来了,还说要和他结婚,搞的自己还有何非木很是被动。

    你的堂?是不是就是那个在意大利的问帮的大小姐?&ap;rdqu;陶蓟猜测道。哼,你对我们乐家还了解不少嘛!&ap;rdqu;乐为席讽刺道。那是当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说是不是乐大帮住?&ap;rdqu;陶蓟很是高兴,想是自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想到在乐为席的生日宴会上,对自己频频举杯的nv子就是乐为席在意大利的堂。而且她还掌握著问帮8%的g份。

    想到这里,陶蓟的心里就象是开了花一样,乐为席看著陶蓟虽然是表面不露声se,但是他知道陶蓟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但是有个条件。&ap;rdqu;乐为席的此话一出,却让陶蓟的心里有不好的感觉传了出来。

    条件?那就先说来听听。&ap;rdqu;陶蓟也不是傻瓜,当然要先听听乐为席的条件是什麽,自己是不是能够承受才能答应她啊。其实很简单,我相信你听完之後,一定会答应我的。&ap;rdqu;乐为席显的很自信。哦?看样子你就一定会认为我会答应你的条件啊!&ap;rdqu;陶蓟翻过来讽刺乐为席道。那是当然的。毕竟你这麽了解问帮,也应该对问帮的帮规很是了解。第一问帮帮主的子nv有权利享有问帮的g权,但是一但nv子结婚後,g权就会自动全部转到nv子丈夫的名下,但是男子的话就只有在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才能把g权转一写到孩子的名下,作为男子的q子是不能享有g权的。你说如果你和我堂结婚的话,那我堂8%的问帮g权是不是完全都是你的了?所以我才敢提我的要求啊!&ap;rdqu;乐为席微笑道。

    那你说了这麽多,无非是想说f我答应你的条件嘛。&ap;rdqu;陶蓟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乐为席这招yu擒故纵的花招。我&ap;hellip;&ap;hellip;只要&ap;hellip;&ap;hellip;你&ap;hellip;&ap;hellip;将&ap;hellip;&ap;hellip;陶砉的卖身契约给我就好了。&ap;rdqu;乐为席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依然脸上在微笑著。

    好啊,我还以为是什麽事情呢,不过是你对我我培养出来的j际花感兴趣了啊,那当然是要送给你的啊。&ap;rdqu;陶蓟放松了一口气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还包括,从此以後,陶砉只可以帮我做我想让她做的事情,但是你陶蓟以後不可以让她帮你做任何你希望她帮你做的任何事情。如果让我知道她暗地里还在帮你做事情,那麽我就会杀了你!&ap;rdqu;乐为席依然微笑著对陶蓟说著那残忍的话。

    呵呵,看样子你是不是对她的兴趣很浓厚啊,也许要说是你ai上了陶砉?&ap;rdqu;陶蓟道。放心既然我同意将陶砉j给你,那我是一定遵守游戏规则的。&ap;rdqu;但愿如此。个月後我堂还会再回来,到时候你找个时间安排一下,见个面,然後准备准备一下结婚!&ap;rdqu;乐为席的这番话不象是在征询陶蓟,倒象是在威胁陶蓟。

    听到没有,那个男人始终都没有ai过你,他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很好使用的工具而已。&ap;rdqu;何非木站在陶蓟的病房外面,看著站在呆呆的站在陶蓟病房外的陶砉道。还是继续跟著我吧,看看陶蓟是怎麽对你的。呵呵,ai,那都是骗人的,跟著我,在我还没有厌倦你前,你活的都会象一个热恋的nv人那样。&ap;rdqu;何非木继续诱h陶砉道。

    &ap;lsqu;啪&ap;rsqu;陶砉买的一篮子水果准备给陶蓟的旧乡她的主人那般痛苦的掉落在了地上,陶砉转身跑了出去,而脑子一直在盘旋著一句话:陶蓟不要自己了,陶蓟不要自己了,该怎麽办?该怎麽办?&ap;rdqu;

    28命运  你始终是我的2(h)

    陶砉一步一步的慢慢的走出医院,口还在自言自语著,失魂落魄的样子,任是谁见了都会觉得不忍心。陶砉,你给我醒醒,看看我,一直在你身边的只有我,看看我。&ap;rdqu;何非木看见失魂落魄的陶砉,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就象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何非木紧紧地抱著陶砉亲吻著她的头顶安道:没事的,没事的,你还有我,你还有我。&ap;rdqu;

    抱紧我,不要再丢掉我,我会很乖的。&ap;rdqu;陶砉慌乱的吻著何非木,眼神涣散。何非木感觉陶砉的心就象是死了一般,亲吻的嘴唇没有半点温度,冰凉的让自己刺痛。何非木打横抱起陶砉钻进了自己的车,然後指挥司开车回到自己的别墅。

    何非木把陶砉抱进了自己的卧室,帮她把鞋子脱掉,并帮她盖好被子。正准备走出房间去客房的时候,却被陶砉拉住了,今天不要离开我,好好的陪陪我好吗?求你了。&ap;rdqu;说完陶砉就主动的吻上了何非木。

    你可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麽?&ap;rdqu;何非木沙哑道。我知道,我好寂寞,何,陪我,就今夜。&ap;rdqu;说完陶砉终於将自己身上的衣f全部都退了下来。陶砉突然发疯似的一下把何非木推倒,竟起身横跨在他的两腿间,急急忙忙的捏住何非木的头,就去顶她那ss淋淋、没有半点a、不住张吸的道。接著,陶砉就不住的急速起落,套动起来。

    何非木火热的立时如久旱逢甘雨,在又温暖又滑腻的道内,有说不出的舒f。陶砉的头发披散,由於身t上下套动,两只房也不住摇动,看得何非木心火起,特别胀y,恨不得一下挺进她的小肚子内。

    陶砉突然下身先侧向移动,一腿跨在何非木两腿间,一腿跨在他g侧,又是一阵急烈套动。由於她t内的水越来越多,套动间,&ap;rdqu;滋滋渍渍&ap;rdqu;的怪响真像单调而有磁的nv低音在歌唱她突然又转移方向,两腿仍分跨他的两腿侧边,却换了背对他的姿式。

    陶砉把两按在何非木双腿上,不住的套著、抛动著、旋转著,又肥又大的结实的圆圆pg上下耸动,由於pg高高掀起,而陶砉身t微向前俯下,何非木的在陶砉户进出时的情形看得更清楚了。

    当陶砉面对何非木时,只见到陶砉那一团紧包住他的y具,挤进去时特别鼓起,她提起时,只存半截在里面,两p红红的也翻出一半,水汪汪的像个水筒。现在,陶砉背对著何非木,当她提起时,她那户从後面看来分八字形张开,红豔豔的扣人心弦;当她放下时,与紧贴一处,她的g门正对他眼,紧凑得赛於前面那一条缝,十分诱人。

    何非木真想入她後面的g门内,一起,不禁用力连挺起下身,陶砉急忙加紧迎凑,鼻&ap;rdqu;哎哎啊啊&ap;rdqu;不住娇喘著,呼吸急促得很。大概何非木的头下下顶在陶砉的花心上,她舒f极了,门紧缩,好像要咬下他的东西,全部吞没在户内。

    陶砉的道蠕动著,每一起一落间,他的y具就像被个一收一放的软腻户夹著又放开。更奇妙的是头上好像在顶住她一个地方,有如小孩子的嘴角含住头,一吸一吸的;又像有只小,张开五个指头,在他头上一抓一抓的。

    何非木真是舒f极了,头上一阵麻趐、一阵痒、一阵酸的,说不出的好过。他和她尽力hu送了一百多下,他感到越是胀得难过,只有把她揪到下面,用他的尽力hu才过瘾才痛快。

    何非木正想把她翻倒,她忽然&ap;rdqu;哎&ap;hellip;&ap;hellip;呜&ap;hellip;&ap;hellip;&ap;rdqu;叫了起来,猛的pg一沈坐在他的小肚子上,她全身一阵颤抖,阵阵热流浇在他的头上,汹涌而出,一直向他的头流下来,很像烧蜡烛油般流下来。

    何非木不禁大嘘了一口气,想挺动,又被她pg压在肚p上,她的整个身子全软在他肚p了。何非木的仍直挺挺的更觉火热胀y,他一欠身,双拦腰一抱,两掌按住她的房一阵搓弄。陶砉梦呓似的断断续续在叫著。她越是这样乱动乱叫,何非木就越发大感兴奋,最後忍受不了这种极度快感的陶砉,在何非木的肩膀上深深地噬咬著。於是,受到刺激的何非木便疯狂地撞击著陶砉的道,无情地不断地hu送,一阵痉挛使他裂顶而出,一g暖流直流进她t内。

    29命运  复仇的起点2

    我的乐大帮主,现在你总可以出来了吧。&ap;rdqu;等到陶砉一离开家,何非木那热烈的眼神就顿时变的冷道。啧啧,还真是十分的甜蜜啊,要知道她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怎麽是不是应该归还给我?&ap;rdqu;在刚刚就一直躲藏在楼梯间的乐为席被何非木叫了出来道。乐大帮主,我们向来什麽都是一起享受的,包括问帮,怎麽现在又想要回你送我的礼物了?&ap;rdqu;何非木出口讽刺道。

    我今天来本来是想与你谈谈关於与陶蓟合作的事情,但是看样子,你似乎忘记自己的职责,象模象样的过起了小老百姓的生活了啊。&ap;rdqu;乐为席酸酸道。托你的福,我最近的生活还是过的比较满足的。尤其是现在陶砉给我t教的越来越懂得情q了。怎麽样想尝尝吗?&ap;rdqu;何非木道。就知道你小子不是真心的,害的我还以为你陷进去了呢!&ap;rdqu;乐为席激动的打了何非木一拳道。呵呵,不过小东西现在的味道的确是越来越好了,怎麽样什麽时候我们来次双飞?&ap;rdqu;何非木看了眼乐为席,晃著脑袋,努力将自己脑海酸涩的感觉赶走。

    好啊,好久我们哥俩没在一起玩了,现在正好有好的货se,当然要玩好玩的了。&ap;rdqu;乐为席见何非木大气,也故意说道。但是两人都没有见到彼此藏在袖子因为愤怒而紧握的双,当然更加没有看到因为忘记带钱包而折回来取的陶砉那绝望以及冷的眼神。

    是的自己要报f不管是陶蓟也好,乐为席也好,还是那个曾经让自己有了一点点感动的何非木也好都是骗子,一群骗子那种被欺骗的痛苦让陶砉难受的喘不过气来。为什麽为什麽,如果说陶蓟的欺骗自己一开始就已经想到了,乐为席的险自己也是早就知道的,只是何非木,那个曾经给过自己少许温柔的男人,为什麽到最後还是欺骗自己的,陶砉觉得此刻自己的心似乎裂开了。

    是你,nv人?&ap;rdqu;就在陶砉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游荡的时候,突然从陶砉的背後伸出一只拉住了她的道。陶砉被人拉住後迟钝的回过头看到原来是尚家俊那个与自己有过j夜风流的半大孩子。你怎麽一个人在街上啊,我表哥呢?&ap;rdqu;尚家俊在陶砉的背後左右看了看,但是却没有看到乐为席的人影道。

    不要了,我都不想要了。&ap;rdqu;陶砉自言自语道。不要,你不要什麽啊?&ap;rdqu;尚家俊敢到莫名其妙道。不管是陶蓟也好,何非木也好,乐为席也好,我统统都不要他们了,一群骗子!&ap;rdqu;陶砉咬牙切齿道。好,好都不要,走我要你的,去我家吧。&ap;rdqu;陶砉任由尚家俊拉著自己进了他的车内,由司带回到了尚家俊的家,这是陶砉第一次到尚家俊的家里,走进尚家俊家里的陶砉总有一种说不出熟悉的感觉。那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与生俱来的。

    陶砉觉得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一种对家庭的依恋,毕竟自己从小不是在孤儿院里呆著,就是个小流l汉,直到自己被陶蓟收养为止,都是孤独的存在著,就算是後来自己被陶蓟收养後,家里也只有陶蓟和自己两个人,而自己从刚开始的感激到後来的ai慕都是偷偷的,还有陶蓟对自己不断的训练,那里始终都没有一种家的感觉,虽然陶蓟对自己还是不错的,从来都没有饿著自己,或是冻著自己,但是毕竟那里缺乏了一种沟通,那是一种与家人的沟通。

    在想什麽呢?走快点去看看我的房间。&ap;rdqu;尚家俊看著陶砉在发呆,然後牵著他的走进上了楼梯道。我&ap;hellip;&ap;hellip;我到你家,是不是会不方便?&ap;rdqu;陶砉原本想说的是你父母同意不同意我来你家,但是没好意思说出口。放心,我父母去欧洲旅行去了,要两个月才回来呢。&ap;rdqu;尚家俊轻松道。

    呵,原来是父母都不在家才敢将自己带回家,男人的劣还真的是与生俱来的啊。但是现在自己还要再奢求点什麽呢?有人收留自己这麽个流l的人就算是不错的了。对了,我呢,一会住在什麽地方?&ap;rdqu;故做轻松道。

    0命运  复仇的起点

    尚家俊的修长的指滑过陶砉那光洁的脖子,很是暧昧道:难道住在我的房间不好吗?&ap;rdqu;听完这句话的陶砉就明白原来尚家俊乘自己的父母不在家将自己带回来的动不是那麽的简单啊!原来男人都是一个样子,狼永远是狼,只是这头狼有没有自己是狼的自觉而已。

    陶砉想是自己让一头小狼犊子苏醒的,所有的责任都在自己的身上,但是陶砉今天是真的没有力再去敷衍那个孩子下了,只是淡淡道:你家浴室在什麽地方?我想洗澡!&ap;rdqu;你想洗澡?好啊,去房间吧,我房间的浴室又大有按摩的设备,一定会让你舒f的。&ap;rdqu;听见陶砉要洗澡尚家俊高兴道。

    经过人事的陶砉早就知道尚家俊那麽高兴是为了什麽事情了,只是自己身心疲惫的不想多说什麽,就是想好好的泡在温暖的水里,温暖自己那渐渐冰凉的心。但是尚家俊却是不知道陶砉的打算,於是兴高采烈的去浴室亲自为陶砉放水。陶砉见尚家俊放好水後,就拿著尚家俊给自己准备的浴巾走进了浴室,但是尚家俊也将自己身上的衣f脱了,随陶砉走了浴室。

    你进来g什麽,出去吧,我要洗澡呢。&ap;rdqu;陶砉见尚家俊也随自己走进了浴室道。我和你一起洗啊!&ap;rdqu;尚家俊邪恶的笑了一下道。我是真的想洗澡,你先出去,等下你再进来洗。&ap;rdqu;陶砉推著尚家俊道。没关系,你洗你的,我等我的,我又不会影响你洗澡,怕是你自己把持不住吧。&ap;rdqu;尚家俊见陶砉想要将自己赶出浴室,於是出言激将道。

    随便你,你要等,你就再这里等吧,当心感冒冻死你!&ap;rdqu;陶砉没好气道。nv人,你就不会挑点好听的来说嘛?&ap;rdqu;尚家俊有点感冒陶砉的口不择言。想听好听的就不要来听我说话,去找你那些青春靓丽的小去。&ap;rdqu;陶砉没好气道。呵呵,nv人你在吃醋吗?真可ai!&ap;rdqu;尚家俊听见陶砉说了这麽一句,顿时觉得陶砉是对自己有意思的。

    但是陶砉却是在自己脱衣f的时候就楞在了那里。怎麽想不通自己怎麽会对著尚家俊这麽个少年面前说出这麽句撒娇的话来,看来是引起他的误会了,但是误会又怎麽样?也许他也是将自己看做是一个j际花一样,那自己又何必惺惺作态的那麽的忸怩了,反正就是一场男欢nvai的事情,这麽看起来还是自己占光了,毕竟尚家俊还是一个少年,而且从他的样子来看,自己是他的第一个nv人。

    就在陶砉边缓缓的洗澡边在想著事情的时候,尚家俊站在浴室里也没有闲著,而是看著陶砉那沾满沐浴的沐浴球慢慢的从她的脖子滑过她的房,然後又滑过小腹,来到那寸不生的芳地,看到如此迷人的一幕,尚家俊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也不受控制的到了自己那已经半b起的上面,用自己的指圈成圆柱装,在自己那b起的上面来回的摩擦著。

    当尚家俊看到陶砉的沐浴球慢慢的伸到了她双腿间的部的时候,呼吸变的更加的急促,那在上摩擦的的速度也变的越来越快。虽然尚家俊看到陶砉洗澡那扉丽的一幕很是激动但是却不想就这麽j代在了自己的上,以前会j代在自己的上是因为没有自己看的nv人让自己发泄,但是现在不同了,自己想要的nv人就站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就这麽j代在自己的上是不是就会被她笑话呢?就在尚家俊犹豫不决的时候、,洗完头的陶砉将在梳洗台上索来索去的拿a巾准备擦拭下自己的眼睛後开始到浴缸里去泡澡。

    而看到陶砉马上就要将眼睛睁开看到自己尴尬一幕的尚家俊,在看到梳洗台上放著的沐浴,灵一动的顺将瓶子拿了过来,快速的将盖子拧了下来将自己那肿胀到极至的对准瓶口,那一ggb发的就这麽进了陶砉使用的沐浴里,等陶砉睁开眼睛的时候尚家俊不但已经发泄过打理好自己了而且还将沐浴瓶子的盖子给盖好了。

章节目录

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幼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欲并收藏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