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1沈沦意乱情迷1

    陶砉回到乐为席身边已经有一个月了,其在第十天的时候何非木来到乐为席的家里吃晚饭和陶砉打过照面,并且也只是用自己深邃的眼神看了陶砉一眼後,就再也没有说过什麽,也没来过乐为席的家。

    但是陶砉还是从何非木的眼神里看到了不甘,疑h和贪婪的yu望。但是陶砉始终没有给他回应的眼神或是言语。陶砉知道陶蓟想要得到问帮的生意,甚至於想得到整个问帮。而自己唯一能快速帮到他的办法就是让何非木和乐为席翻脸。

    也许自己这麽做冒险了点,但是如果不这麽做,以後也许就没有很大的会去陶蓟的身边去了。就现在看来,乐为席和何非木对自己还是有点好感的,至少他们在身理上是需要自己的。还没有倦待自己。

    那自己也只有利用这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在问帮乐为席在明是问帮的帮主,何非木在暗,虽然不是帮主,但是所有问帮漂白的事业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他的上。一般的问题是不会让他们两个人决裂的。

    是人都是有弱点的,只到找到这个人的弱点就可以控这个人。但是这两个人的弱点到底是什麽呢?象自己一个j际花一样的nv人真的能让他们两个之间的利益关系得到分裂吗?陶砉陷入了沈思。是的自己得要好好想想,想一个很好的计划。

    是夜,乐为席和陶砉两人都坐在床上,乐为席在看一周的g市行情,而陶砉拿著一本流行前线的杂志,却楞在了那里。怎麽了?&ap;rdqu;乐为席拿掉自己脸上的眼镜,看见陶砉虽然眼睛在看著杂志,但是却是在出神。哦,没什麽,只是有点累了。&ap;rdqu;陶砉用捏著自己的鼻梁道。

    有什麽烦恼的事情吗?&ap;rdqu;乐为席很是好奇,照理说,一般做了情f的nv人,生活是很简单的,甚至於有的nv人都很荒唐的过著日子。但是睡在自己边上的陶砉就不是这种绣花枕头。自己每月打到她帐号里的钱,她用的很少。也不象其他nv人那样贪婪的,想尽一切办法的要买很多贵重的首饰,房子或是车子。

    陶砉只是静静的,有时候乐为席都不知道陶砉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情f。自己是乎进不了她的内心,是的以前许多nv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多看她们j眼,多关心她们一点。但是陶砉就算自己为了和何非木表示友好,而把她送给他玩弄是乎都是很平静的对待。

    这让自己很是好奇,好奇的想了解,好奇的想拥有。先到这里,乐为席不禁吓了一跳。自己怎麽有这种想法?她陶砉不过是别人送给自己的玩物,而给自己的人,还是有著对自己问帮野心的人。

    虽然这j年来,陶砉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过问过任何与问帮有关的事情,但是也是不能忽视她的。一直以来乐为席和何非木都把陶砉当作是陶蓟放在自己身边的一颗暗棋。说不定什麽时候就爆发了。

    但是近阶段自己和何非木都好象偏离了自己的责任轨道。先是何非木因为陶砉而赌气不再来问帮出席议事会议。接著是一向很是花心的自己居然将已经送人的玩具又一次要了回来。而且感觉更加的ai不释。

    乐为席很是迷h。陶砉,如果说有一天你会背叛我吗?&ap;rdqu;乐为席突然问陶砉道。不知道。&ap;rdqu;陶砉回答的很冷漠。是的自己是陶蓟身边的人,而且ai了他十年,怎麽可能为了一个将自己当礼物一样送人的人守著诺言呢?

    但是同时陶砉不禁想想自己是那麽的可笑,自己ai的陶蓟就不是利用自己将自己从小象高级玩具一样的培养,然後又将自己送给了一个连认识都不认识的人身边做情f吗?但是陶蓟有比他们好太多了,之前自己是个小乞丐,是陶蓟给了自己再生的会,如果没有他,那麽自己还是街头上的小乞丐,或者说也许自己已经死了好j年了。是他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给了自己生活下去的希望。所以自己的命是他的,他要的自己一定要帮他得到。

    18沈沦意乱情迷2

    今天是乐为席十岁的生日,本来是不想太过铺张张扬的,由於近j天陶砉不是太有神,与是乐为席希望通过办个派对,让她高兴一下。另一方面由於何非木因为陶砉的关系对自己的态度变的若即若离,也希望可以缓和一下,毕竟自己还是问帮的一帮之主,这次自己过生日用了问帮的名义希望他能够看懂。

    乐为席看了看坐在卧室y台上晒著太y发呆的陶砉一眼,心情变的有点怅然若失。那是自己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以前自己一直回避,但是这次却想在生日後好好的和陶砉谈谈,而且自己居然不介意一直养她。

    回过神来的陶砉看著乐为席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於是勉强的露出一个笑脸道:生日宴会的事情有什麽需要我帮忙的吗?&ap;rdqu;没有什麽事情可忙的,不然你帮我对一下所要邀请的客人是不是都按名单下了请贴。&ap;rdqu;乐为席道。好啊。&ap;rdqu;陶砉从椅子里站出来,从乐为席的拿过宾客的名单道。

    咿?你为什麽不请你的姑姑和姑父来啊?&ap;rdqu;陶砉将名单翻了一遍,却没有看见尚荣夫f的名字。傻瓜,他们是我的家人,需要写请贴吗?&ap;rdqu;乐为席宠溺的揉了揉陶砉的头发道。我想还是最好写一下吧,一来表示对他们的尊重,二来也表示你对这次生日比较重视啊!&ap;rdqu;陶砉嘟囔道。

    呵呵,还是你想的周到,行,都按你说的办,你将名单漏请的人的名字写下来,我让管家再补上请贴。&ap;rdqu;乐为席见陶砉有了发呆以外的表情高兴道。陶砉看了看名单,不禁被吓了一跳,按理说陶蓟是不会被邀请的,但是这令人费解的乐为席却把他请为上宾,还有何非木,居然请贴里的称呼是何亚师,以前都是称呼挚友的。

    这点著实让陶砉通邮点不到边际。陶儿,你好了没有,我带你去选礼f吧。&ap;rdqu;乐为席看了一下表道。我有很多衣f的,不用特意再去买了吧!&ap;rdqu;陶砉推脱道。开什麽玩笑,这麽正式的场合,你就用那些穿过的旧衣f就打发了啊?&ap;rdqu;乐为席道。

    如果你嫌弃我的旧衣f,那就不要让我参加好了。&ap;rdqu;陶砉听得他那嘴里口口声声的破衣f,心里就不痛快,感觉就是象在说自己一样。陶儿,我也是只是希望你在我的生日上,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为什麽要赌气呢?&ap;rdqu;乐为席见陶砉突然又翻脸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我只是想帮你省点钱。&ap;rdqu;陶砉突然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有实施,是不可以得罪乐为席的,於是强转话题道。傻瓜,一身打扮的钱,你帮我省什麽啊!真是的。&ap;rdqu;乐为席微笑著捏了捏陶砉的鼻子。

    半个月後的生日宴会上

    陶砉在宴会上忙著帮乐为席招待客人,但是乐为席始终都不向别人解释她是谁。陶砉也很了然,是的怎麽可能让一个有钱有势的高贵男人去认一个象j际花一样的jnv为nv朋友或是ai人呢,那是一种讽刺,是对他们那种高贵出身的讽刺。

    陶砉远远的见到陶蓟来了,於是看看周围没有什麽人注意自己,装做不认识的走到陶蓟身边,叫他过会去楼找自己,自己有话对他说。陶蓟一边喝著自己杯的红酒,一边示意陶砉他知道了。

    你找我有什麽事情?还有你知道问帮的决策书在谁上吗?&ap;rdqu;陶蓟见到陶砉就问道。决策书在谁上具t的我不好说,但是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在乐为席的姑父尚荣上。&ap;rdqu;陶砉分析道。

    好的我知道了。&ap;rdqu;陶蓟转身就想走出房间。你都不关心我在这里这j年过的好不好吗?&ap;rdqu;陶砉见陶蓟转身要离开突然说道。已经走到门边的陶蓟的身t不禁振了一振。沙哑道:你知道的,我是关心你的,但是这种关心只能放在心里,毕竟你现在名义上是乐为席的nv人。&ap;rdqu;

    19沈沦意乱情迷

    我不在乎别人,我只在乎你,就因为我在乎你,所以我才帮你做这麽多事情。&ap;rdqu;激动的陶砉扑到陶蓟的背上抱住他。不要这个样子,等所有的事情结束了,我就会带你回家。&ap;rdqu;陶蓟转过身来将陶砉抱入怀里,用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著。

    陶砉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著陶蓟道:ai我,让我感觉你是在乎我的,是关心我的。&ap;rdqu;说完掂起脚尖吻上了陶蓟的嘴唇。而陶蓟也回吻著陶砉。陶砉用力的吻著陶蓟,双颤抖著绝望的撕扯著陶蓟的衣f。

    陶蓟的也到陶砉礼f背上的拉链,继而一气呵成的将它拉下,瞬间陶砉的礼f象是飞舞的花瓣般从陶砉的身上飘落。陶砉的礼f内什麽都没有穿,所以那莹白如玉的肌肤在黑暗象是一道月光一样突显在陶蓟的面前。

    陶蓟看到後,喉头不禁变的g涩,当陶砉将陶蓟的贴身内k剥落的时候,已经满眼是yu望的陶蓟打横将陶砉抱到客房的床上,随即压了上去。是的,眼见陶砉一点一点的退去青涩的少nv样子,而变的越来越抚媚,自己也曾经後悔将她送给乐为席。

    很快陶蓟发现陶砉的桃花源已ai泛滥。陶蓟用轻轻把陶砉紧闭著的大唇分开,露出了粉红se的花瓣,花瓣上端的蒂不知何时已悄悄探出了头,说明她的主人现在有多麽的兴奋。陶蓟本来不太喜欢亲吻nv人的花房,但眼前陶砉的花房看起来是那样的鲜n洁净,陶蓟忍不住想去吻她。

    於是,陶蓟把脸凑近了陶砉的两腿之间,开始轻柔的亲吻她的花房。陶蓟本以为陶砉不喜欢自己这样,可陶蓟错了,当陶蓟一吻上陶砉的唇,她就情不自禁的呻y起来。见她这麽动情,陶蓟就把舌头用力顶进她的大唇间,时而凶猛时而轻柔的舐吮著、吸咬著,更用牙齿轻轻咬著那核不放。

    陶砉激动的呻y著,娇躯不自觉的颤动起来。陶蓟轻轻的把她的小唇分开,看到了粉红se的道口,那里正有透明洁净的t不断的流出来。兴奋的陶蓟忍不住把舌头探入那温软的道口,轻巧地搅动起来,有时还把舌头用力的往里顶。

    亲吻了j分锺,陶砉的呻y声是越来越大,ai也越来越多。陶蓟知道陶砉已是很兴奋啦,陶蓟胯下的大这时也已经y挺得呼之yu出了。陶蓟的又又长,还特别y。为了更多的刺激陶砉,陶蓟用大的头时轻时重的磨擦著陶砉的唇和蒂,搞得陶砉很难受。

    要我吧,蓟。&ap;rdqu;陶砉忍不住说道。於是,陶蓟用力一挺,大的头就挤进了陶砉的道。感觉道口还是较紧,也许是陶砉的花房较小的原固吧。

    我要进去啦!&ap;rdqu;陶蓟轻轻的说。陶砉微微的把双腿分开。於是陶蓟抬起t部,双按住陶砉的後t,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的向前一挺。随即,陶砉啊&ap;rdqu;的大叫一声,紧紧的抱住了陶蓟的腰。陶蓟感觉到头把陶砉紧密的nb开,整支大的一下子就入了陶砉yn紧窄的道里。

    陶蓟没有马上hu,而是静静的感受著陶砉s热n滑的道腔紧紧包围著自己的快感。过了一会,陶蓟才开始hu起来。陶蓟先以最温柔的方式慢慢的hu她,磨菇状的大头轻柔的刮著陶砉的yn洞,没多久就感觉陶砉的道里充满了ai,非常润滑,那ai随著的hu而不断的流出来,滴到了床单上。

    没想到陶砉的会有那麽多ai,搞得陶砉的a都s漉漉的,连囊上也沾满了ai。&ap;rdqu; 舒f吗?砉儿。&ap;rdqu;陶蓟微笑著问陶砉。 舒f。&ap;rdqu;陶砉不好意思的说道。喜欢我要你吗?&ap;rdqu;喜欢。&ap;rdqu;陶砉甜甜的笑。

    我今天要好好的你,让你舒f个够,你就慢慢享受吧。&ap;rdqu;陶蓟说道。为了更深的刺激陶砉,陶蓟开始使用九浅一深&ap;rdqu;的方式hu陶砉。每次轻轻的把大的头挤入道口,又马上hu出来,再进去,再hu出来,反复九次,这样慢慢的挑逗她,待她的yu望高涨後,再把整支大的用力一下子捅到她的道最深处,满足她的yu望,搞得陶砉声不断。

    20沈沦意乱情迷4

    这样hu了约五分锺後,陶砉的呻y声是越来越大,ai也越来越多。陶蓟猜陶砉快达到高啦,於是决定改用最猛烈的方式hu她,以助她登上高的顶峰。砉儿,要不要我再用力些?&ap;rdqu;陶蓟在陶砉的耳边轻轻问道。

    要。&ap;rdqu;陶砉扭动著身躯点点头。那你怕不怕痛?&ap;rdqu;不怕。&ap;rdqu;真的不怕?那我用力啦。&ap;rdqu;说完,陶蓟就用双按住她的双,开始猛烈的冲刺起来,且速度越来越快。陶蓟的身t一下一下猛烈的撞击著陶砉娇小的身子,跟强暴她没什麽两样,仿佛要把她撞碎似的。

    j分锺後,陶砉突然间啊&ap;rdqu;的轻叫一声,一下子把陶蓟抱得紧紧的。陶蓟猜是陶砉的高来了,就马上停止hu动,双用力的抱紧陶砉的後t,让两人的下t紧密的贴著,而则深深的顶在道的尽头。

    陶蓟的马上感觉到陶砉整个道壁不停的hu搐收缩,且力度不小。道内一圈圈火热n的蠕动收缩,不停夹磨吸吮著自己的,特别是道深处,陶蓟感觉像有一张柔软的小嘴似的,不停吸吮著自己的大头,其的快意美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如果不是自己强忍著,只怕就这两下子就发了。

    陶蓟静静的尽情享受著陶砉柔软的道壁收缩蠕动带给自己的阵阵快感,大约半分锺後,收缩慢慢变慢变轻,最後停了下来。没想到陶砉高时道会收缩得这麽利害,这麽久,这麽爽,这是陶砉给陶蓟的又一个大惊喜!陶蓟抬起上身往下探望,看到陶砉小腹下的唇与自己浓密的a都沾满了,s淋淋的已经纠结粘在一起。

    陶蓟那尽而入的与她n红的花瓣蜜实的接合在一起。为了刺激陶砉的视觉,再次挑逗她的yu,陶蓟决定让陶砉看一看自己的,她还没有仔细看过呢。於是,陶蓟把大的从陶砉紧热的道hu了出来,移到陶砉的面前。

    因陶蓟还没有,此时还是又又长,y邦邦的顶著个红se的大头,上面沾满了陶砉的ai。砉儿,看看我的,大不大?&ap;rdqu;陶蓟问陶砉道。陶砉看了看,就害羞的侧过脸,一会儿又忍不住转过来看。

    不要害羞嘛。&ap;rdqu;陶蓟说道:你用一下看看。&ap;rdqu;陶砉不敢,陶蓟就抓住她的引导她了一下。这下她才伸出白n的小,轻轻的抚陶蓟那大的。怎麽那麽大啊?&ap;rdqu;陶砉害羞的问道。

    因为它想你所以就这麽大啦。&ap;rdqu;陶蓟笑著说道:怕吗?&ap;rdqu;怕,那麽大。&ap;rdqu;我还怕呢。&ap;rdqu;陶蓟说道。你怕什麽?&ap;rdqu;陶砉好奇的问道。怕你啊。&ap;rdqu;陶蓟说道:怕你受不了啊,下面那麽窄小。&ap;rdqu;谁叫你那麽坏。那时我才十五岁呢,还是小孩子,就要了我。&ap;rdqu;陶砉假装生气似的说道。

    我就喜欢要你,怎麽样。&ap;rdqu;陶蓟逗陶砉:你的下面是那麽窄小,又是那麽润滑,让我爽极啦。&ap;rdqu;你真坏!&ap;rdqu;男人不坏nv人不ai嘛,不是吗?&ap;rdqu;陶蓟说道。你要我真的很舒f吗?&ap;rdqu;过了一会儿,陶砉悄悄的问道。你里面紧紧的,又有那麽多水,真的很舒f。&ap;rdqu;陶蓟赞美她:我以前还没有要过那麽爽的呢。&ap;rdqu;

    话语间,陶蓟又把大的入陶砉的道,开始猛烈的hu起来。才hu了j分锺,陶蓟感觉到陶砉的道又一阵一阵的收缩起来,柔软的道n轻轻的亲吻著自己的头,陶蓟停止hu动,慢慢的享受起来。

    原来陶砉是连续高型的,她又给了陶蓟一个意外的惊喜!&ap;rdqu;一会儿,陶蓟对陶砉说:让我从後面要你吧。&ap;rdqu;陶砉很听话的翻过身。看著她微微翘起的小丰t和s漉漉的道口,陶蓟庞大的身t马上压了上去,大的迫不及待的又入了她yn的道里,并开始猛烈的冲刺起来。

    陶蓟从後面进入,感觉陶砉的道更紧。用力hu了j分锺後,陶砉的道又阵阵的收缩起来。没想到陶砉第次高来得那麽快,陶蓟没有停下来,陶蓟想要与她的高同步一次。於是,陶蓟开始近乎疯狂的快速冲刺起来。一会儿,陶蓟觉得腰眼、囊、头一阵酸麻,便知道要泄了。马上停止hu动,双用力的抱紧陶砉的後t,让深深的顶在道的尽头,开始尽情的把喷在陶砉的t内。当陶蓟的停止hu动後,陶蓟发现陶砉的道竟然还在慢慢的收缩著。她的高竟持续那麽久,真是不可思议。

    房间里正在忙碌的两个人却忽略了房门外那双怨恨哀怨的眼睛&ap;hellip;&ap;hellip;

章节目录

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幼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欲并收藏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