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14可笑你争乐为席夺

    悠悠转醒的陶砉感觉自己浑身酸痛,尤其是s处火辣辣疼的钻心,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是被人睡来睡去的物品,但是还是不想认命,为什麽自己就活该过这种生活,不能ai自己所ai的,过自己所过的。

    ai,是的陶蓟总是离自己那麽的远,远的连自己看著他都觉得呼吸沈重,是继续这样的生活,还是任一下,改变自己的生活?陶砉决定赌赌自己的命运。打定主意的陶砉并不是走向自己心所想的陶蓟,而是笔直的婀娜多姿的走向乐为席。

    陶砉想到何非木在自己的身上投注了太多的不同与情ai游戏的感觉,但是自己知道那感觉绝对不是ai情,只是霸道的占有,毕竟得到自己的身t很是容易,但是心呢,一个没有心的玩偶,对上那些ai玩的玩家如何能让他们看不懂,不生气?

    所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当一盘棋下死了,换人,咱不玩了。天後,陶砉找到个会,何非木带著她去参加尚荣夫f主持的慈善宴会。於是陶砉决定将目标转向乐为席,今天他还是没有带伴,看样子他的姑陶砉是要铁了心帮他介绍对象,直到成功为止。

    陶砉之所以找的目标是乐为席是因为他够冷血。毕竟当时把自己送给何非木的时候是那麽的g脆。陶砉想好後,看了一眼正在与别的富商说话的何非木,然後故意走到乐为席的面前,将自己的左脚扭了一下扑倒在乐为席的怀里,顺将杯子里的红酒倒在乐为席的银灰se西f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ap;rdqu;陶砉掏出自己袋内的绢在给乐为席擦拭,其实是让红se的t更加能够渗透进入乐为席的衣f内。乐为席看著这个nv人的动作不禁皱了眉头。自从自己第一次参加宴会开始就有许多的nv人打著各种旗号,用著各种方法来接近自己,想与自己之间有点什麽。但是象这麽笨拙的nv人乐为席还是第一次看到。

    陶砉擦著擦著,故意不经意间抬了一下自己的头,让乐为席看清了自己的脸。是你?陶砉?&ap;rdqu;乐为席看见刚刚莽撞的nv人居然是陶砉,不禁很是惊喜,想不到半年不见,她变的更加漂亮,也更加抚媚了。乐为席不禁有点後悔自己将她送到何非木的身边了。

    啊!&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看见乐为席呆呆的看著自己适时的叫了一声。你怎麽了?&ap;rdqu;乐为席听到陶砉的声音,低头问道。我的脚扭了。&ap;rdqu;陶砉小声的说道。乐为席看著陶砉痛苦的样子,不顾身在公共场合,一把抱起陶砉,疾步的走著,在半路上看到与人谈话的何非木,脚步不停的道:老四,陶儿的脚扭了,乐为席带她回家看医生,後面的事情你处理一下。&ap;rdqu;

    何非木深沈的看了一眼乐为席和抱在乐为席怀的陶砉,顿时脸se暗了下来,眼神对著陶砉有著点点杀气。但是陶砉就象没看见一样,将自己的脑袋深深的埋在了乐为席的怀里。而何非木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还是不动声se的走到尚荣的身边,低头说了点什麽,尚荣,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後,何非木也快速的离开了宴会的大厅。

    坐在司开的车子上,乐为席还是抱著陶砉。乐为席把怀的陶砉看了又看,她比半年前是更加漂亮和抚媚了,身上也多了很多成熟nv人的味道。但是同时给人的感觉是很是疏离,很是沧桑,也很是淡漠和哀怨。

    乐为席不知道这半年陶砉在何非木那里到底怎麽了,为什麽陶砉会变成这样。但是有一点是自己知道的。那就是自己在半年前将陶砉送到何非木的里後,自己就後悔了半年。毕竟自己自从陶砉後就没有再找到好的情f加床伴了。

    乐为席知道自己的姑姑和姑父这次大张旗鼓的办宴会,其实是借这名号为自己选一个适合的新娘。当然是因为自己的年龄也不小了。乐为席知道。所以自己也没有去阻止他们的热心肠。毕竟他们是为自己好。

    但是当乐为席看见那些个虚伪的,贪婪的nv人後,又觉得自己的想法错了,尤其是那些nv人看见自己是单独一个人,而没带舞伴的时候,就象是蚂蚁见到蜜糖一样,疯狂的跑向自己,将自己死死的围住。还好当时陶砉出现了,适当的帮自己挡了这些苍蝇。

    15可笑你争我夺4(h)

    乐为席知道陶砉当时倒在自己的身上是要引起自己的注意的,这个狡洁的小东西自己以为自己很是聪明,但是乐为席愿意宠著她,正好自己也需要有个人帮自己挡挡,於是顺水推舟的顺了陶砉的意思。但是自己把她抱出宴会的样子,还是自己吓到了自己。

    难道自己半年没碰她,聚集了太多的yu望,才失去了正常的判断。乐为席很是迷茫。决定将陶砉留在身边看著。陶砉你知道不,现在的你越来越让人猜不透了,你的眼永远带著一种忧伤,却用蹩脚的坚y伪装自己。难道你就不希望自己能过的开心点?&ap;rdqu;乐为席道。

    陶砉傻楞楞的看著乐为席,差点错觉以为他是真的ai上了自己了。但是接触到乐为席目光的陶砉才知道,乐为席是对自己的好奇。但是又不想回答他,只能想出最极端的办法,那就是se诱他,陶砉了解乐为席,在床上的他只会沈浸在tj融的ai,也会把想问的问题忘掉。

    陶砉将自己粉红se的嘴唇贴上了乐为席,并象蝴蝶一般在他的嘴上不停的点啄,不停的试探。乐为席被陶砉引导的yu火焚身。顺势将陶砉压到了他那千年不变的黑se大床上。乐为席任由陶砉的舌头在他的口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陶砉伸过去的舌头。

    乐为席狂烈的回吻著陶砉,一搓著她的房。一会儿,陶砉突然拉开乐为席的,离开了亲吻的嘴唇。乐为席捉著陶砉的双,将她压倒在床上,不断的亲吻她,从她的头发、眼睛、鼻子一直到嘴唇。

    陶砉则是故意的不断的摇著头躲避乐为席的亲吻,直到乐为席的嘴紧紧的贴住陶砉的嘴唇才躲不掉。乐为席将舌头伸到陶砉的嘴里,用著舌尖不断的t陶砉的舌头,最後陶砉的舌头不由自主的和乐为席的舌头纠缠在一块。

    乐为席的舌头慢慢的缩回来,而陶砉的舌头却也跟著乐为席的舌头伸到乐为席的嘴里,乐为席用力的吸吮著陶砉的舌头。乐为席感觉陶砉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挣扎了,於是乐为席放开陶砉的,将她身上衣f扣子解开,乐为席又慢慢的将往上,贴在陶砉的双峰上面,陶砉仍没反抗。

    於是乐为席放心的隔著那一层蕾丝,开始搓揉起来。&ap;rdqu;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终於有了反应。乐为席偷偷的用另一只将罩的扣子从後面解开,前面原来绷紧的蕾丝,一下子松了开来,让乐为席的右顺利的滑进里面。

    乐为席结实的握著陶砉的房了,乐为席来回左右的搓揉著,并不时捏捏陶砉的头。&ap;rdqu;嗯&ap;hellip;&ap;hellip;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的反应愈来愈强烈。乐为席的在陶砉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後,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陶砉的裙子子伸进去,乐为席的碰到了陶砉的内k边缘。&ap;rdqu;不&ap;hellip;&ap;hellip;不要&ap;hellip;&ap;hellip;不要&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看著乐为席无力的说。乐为席将指贴在陶砉的嘴唇上说!&ap;rdqu;嘘~陶砉!不要讲话,静静的享受我的ai。&ap;rdqu;说完之後,乐为席的嘴又贴住陶砉的嘴唇,同时也不断的在陶砉丰满的房上搓揉,而另一只则伸到陶砉的内k上轻抚著。

    乐为席想要给陶砉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欢快淋漓的ai,乐为席才轻轻的抚著陶砉的外,陶砉的蜜水就流出来了。

    &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不要&ap;hellip;&ap;hellip;&ap;rdqu;乐为席的嘴离开陶砉的嘴唇,沿著陶砉的颈子、肩膀,来到陶砉的房上,乐为席口含住陶砉的头,轻轻的、柔柔的,乐为席用乐为席的舌尖t陶砉的头,同时乐为席的另一只也伸进陶砉的内k里,整个贴在陶砉的外上面,而一指已经伸进陶砉的那条裂缝里面。

    乐为席大概碰到陶砉敏感的地方,让她身子震了一下。&ap;rdqu;不&ap;hellip;&ap;hellip;不要&ap;hellip;&ap;hellip;嗯&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不要&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的声音愈来愈细,甚至把眼睛闭上了。乐为席右指慢慢的抚,陶砉的蜜水已经的流了出来。乐为席的改用hu的,不一会陶砉的蜜水已沾s了乐为席的,连她的内k都s了。

    16可笑你争我夺5(h)

    乐为席将伸出来,双拉著陶砉内k旁边细细的松紧带,就要褪下陶砉的内k。陶砉极力的阻止,但是已经被乐为席强力的褪到大腿处,陶砉整个的小已经完全毕露在乐为席的面前。

    &ap;rdqu;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有点意乱情迷。乐为席也将自己身上的衣f脱掉了。&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你&ap;hellip;&ap;hellip;&ap;rdqu;当陶砉看到乐为席的早已b起惊呼了出来。乐为席这时已全部将陶砉的内k褪下了。乐为席反过身,就将嘴贴向陶砉的户,双拨开那两p肥n的唇,开始用舌头t弄。

    &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嗯&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不要&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舒f的呻y声。乐为席的舌头柔柔的t弄她的小,乐为席的舌头慢慢的t,并且将自己的舌头伸到陶砉的道里面t著陶砉小里的壁。

    在乐为席一阵吸吮的强烈刺激下,最後陶砉终於决定完全放开自己沈沦,伸自动握住乐为席的开始套弄起来。&ap;rdqu;嗯&ap;hellip;&ap;hellip;嗯&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ap;rdqu;乐为席用在陶砉那n粉se的唇内寻找蒂,乐为席知道那是nv人最敏感的地方。

    很快的就被乐为席找到了,乐为席又捏、又搓、又揉的。陶砉的那颗小球很快的就涨起来了,而陶砉的蜜水也一直源源不绝的流出来,乐为席一直t著,将陶砉的蜜水全都吃下去。&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开始呻y的更大声了。

    乐为席听到陶砉的叫声之後,更加卖力的t,乐为席又将指入陶砉的小里,不停的转动著、扣著。&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我&ap;hellip;&ap;hellip;我&ap;hellip;&ap;hellip;不行了&ap;hellip;&ap;hellip;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乐为席的指感觉陶砉的小里的传来阵阵的hu搐,乐为席想陶砉达到高了。

    於是乐为席抬起头来,看著陶砉紧闭双眼失神的样子,乐为席跪在陶砉的双腿之间,抬起陶砉的双腿,将它张开,现在乐为席看得更清楚了,粉se的唇已经微微翻开,蜜水正的流出,乐为席握著自己饱涨的,用头抵住陶砉的小,来回拨弄,仍舍不得马上入。&ap;rdqu;哦&ap;hellip;&ap;hellip;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感觉到乐为席的已经抵住她的小入口时,她身子震了一下。乐为席还是握著乐为席的在陶砉的大小唇上磨著。&ap;rdqu;陶儿&ap;hellip;&ap;hellip;我&ap;hellip;&ap;hellip;我&ap;hellip;&ap;hellip;要来了。&ap;rdqu;乐为席将姿势调整了一下。

    &ap;rdqu;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闭上眼睛,等著乐为席的进入。乐为席再也忍不住,顶开陶砉的唇,推了进去。&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轻&ap;hellip;&ap;hellip;轻点&ap;hellip;&ap;hellip;你的太大了&ap;hellip;&ap;hellip;要轻点&ap;hellip;&ap;hellip;&ap;rdqu;乐为席顺著蜜水的润滑,推进了一个头。&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的全身绷得紧紧。终於,乐为席用力一推,把全部进陶砉的小里面。

    嗯&ap;hellip;&ap;hellip;你怎麽还是这麽紧&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的小好紧,温暖的壁,紧紧的包住乐为席的,这种感觉爽的乐为席真的无法形容,乐为席的静静在陶砉那温暖的道里,感受那温暖的壁,紧紧包住的美好感觉。

    了为席感觉到陶砉适应自己的进入後,於是开始摆动t部,用著轻轻的在陶砉的小里hu送。&ap;rdqu;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闭著双眼,承受的hu送。看著陶砉紧闭著双唇,乐为席突然想看看陶砉睁开眼睛做ai,等到高的时候那眼神涣散的豔丽容颜。

    睁开眼睛,我想看你为我疯狂。&ap;rdqu;乐为席命令陶砉道。然後乐为席热烈的吻著陶砉的嘴唇,乐为席单抱著陶砉的颈子,另一只著捏著陶砉的房,乐为席的嘴慢慢的顺著陶砉身t的曲线来到她丰满的房,乐为席用舌头一直t著她的头,甚至将陶砉的头含在嘴里吸吮著,同时乐为席的也慢慢的hu送。

    &ap;rdqu;嗯&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慢&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嗯&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开始感到舒f叫出来了。乐为席更加用力的吸著她的头,更用嘴唇夹起陶砉的头用舌尖t,乐为席的也一会儿加快速度,一会儿又放慢的hu送,乐为席要挑逗陶砉的yu,将她的yu点燃。

    &ap;rdqu;啊&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ap;rdqu;看陶砉的反应慢慢的激烈起来,乐为席故意的加快hu送。&ap;rdqu;&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不&ap;hellip;&ap;hellip;不要&ap;hellip;&ap;hellip;&ap;rdqu;&ap;rdqu;陶儿&ap;hellip;&ap;hellip;不要什麽&ap;hellip;&ap;hellip;&ap;rdqu;&ap;rdqu;不要停&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好&ap;hellip;&ap;hellip;快就是这样&ap;hellip;&ap;hellip;啊&ap;hellip;&ap;hellip;呜&ap;hellip;&ap;hellip;我要到了&ap;hellip;&ap;hellip;&ap;rdqu;乐为席俯下身t吻上陶砉的嘴唇,陶砉狂热的回应,伸出舌头来让乐为席吸吮,又吸进乐为席的舌头,贪婪的t弄。於是乐为席上下两面的夹攻,整个房内&ap;rdqu;滋&ap;hellip;&ap;hellip;滋&ap;hellip;&ap;hellip;&ap;rdqu;声音,陶砉整个人都因为乐为席的激烈hu而耸动。

    啊&ap;hellip;&ap;hellip;&ap;rdqu;陶砉终於在乐为席的快速达到了高,将一gg滚烫的到了乐为席的头上,而乐为席因为陶砉高导致道急剧收缩再也控制不住,在做了j个重重的hu查後,将头抵到陶砉的子口,喷出自己的浇灌进陶砉的子内

章节目录

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幼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欲并收藏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