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吃惊谁被谁吃(h)

    陶砉知道尚佳俊的高要来了。可陶砉不愿意他这麽快,因为陶砉的快感正一步一步的达到高。陶砉努力扭动pg,脱离他的的侵犯。陶砉的嘴里妖媚的说道≈rdqu;不行,我才是主导,你怎麽能这样呢?≈rdqu;

    尚佳俊急切的要求著,≈rdqu;nv人,快给我,快≈hellip;≈hellip;≈rdqu;给你什麽?≈rdqu;陶砉妖媚的看著尚佳俊红涨的头。上面沾著自己白白的水。≈rdqu;给我你的洞洞,我要嘛!≈rdqu;尚佳俊握住涨的急切的说著。≈rdqu;不行,你太厉害了,搞的我受不了。我不给你。≈rdqu;陶砉眼里含著媚态,尽量用一种风情万种的姿态看著他。

    ≈rdqu;nv人,求求你了,给我吧!要我做什麽我都愿意!≈rdqu;尚佳俊j乎用哀求的口吻请求陶砉。看著他的样子陶砉有种征f的快感。≈rdqu;把你弄的这些水tg净,我就让你做。≈rdqu;尚佳俊象条狗似的趴在陶砉的两腿之间,贪婪的伸出舌头t著,陶砉的蒂在他红红的舌头的t吻下迅速的充血,他软软的舌头尖灵活的玩弄著陶砉的蒂,陶砉大声的呻y,用力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s处,脑海里想著陶蓟t自己的情景。

    尚佳俊的舌头越来越用劲的t著,陶砉的蒂被尚佳俊舌头轻巧的挑逗著,迅速的把快感传到全身。陶砉好象是在大海里溺水的人,喘不过气来,可是又舒f的要命,轻轻的人随著波涛在涨落。

    陶砉的道又迅速的收缩,大腿情不自禁的将尚佳俊的头夹紧,尚佳俊双捏著陶砉的双,陶砉全身绷的直直的,痛快的享受著那高对自己的冲击。当陶砉渐渐的平静下来时,发现原来尚佳俊在自己高来的时候已经将二指头了在自己的道里。怪不得我能有这麽高的高呢。

    尚佳俊急促的想挺进,陶砉拒绝了他,因为高後的部是很敏感的,再做的话会很痛的。陶砉将他推开。≈rdqu;nv人,求求你,让我进去好不好??≈rdqu;尚佳俊握著红红的,j乎用哀求的口吻乞求陶砉。一种御驾男人的感觉让陶砉骄傲起来,陶砉突然鄙弃面前这个男孩。想玩弄男人的想法在陶砉脑海里越来越强。≈rdqu;如果你听我的话,我就让你弄好不好?≈rdqu;陶砉尽量用妖媚的话语给尚佳俊说。

    陶砉看著尚佳俊b起的一晃一晃的让自己觉得很好笑。≈rdqu;过来,让我。这是什麽啊?≈rdqu;陶砉拽著尚佳俊的套弄著。≈rdqu;是。≈rdqu;尚佳俊感受陶砉抚闭著眼一副陶醉的神情。≈rdqu;为什麽这麽大呢?,是不是里面有脏东西啊?自己用把里的脏东西弄出来≈rdqu;陶砉松开紧紧握住他的。

    尚佳俊跪在陶砉的旁边,急促的用套弄著,另一只在陶砉身上、房上抚摩著。不一会,他握住握房的紧紧的握住,陶砉柔软的房被他用力的捏挤下变的痛了,然後陶砉就看见尚佳俊红紫的头涌出一g白白的黏,然後头又将一g更猛烈的喷了出来,然後就是一g一g的喷在陶砉的脸上,颈项上,和房上≈hellip;≈hellip;

    随後尚佳俊气喘吁吁的瘫在陶砉的身边,脸上露出幸福的神情。nv人,你叫什麽名字?做我的情f吧,我保证不会将你送给别人。还有,我想我一定会比那j个男人能满足你!怎麽样好好考虑一下吧!尚佳俊边用抚陶砉边说道。

    不行,我与别人签了约的。而且我也不想当你的情f,你能养活我吗?自己还是个孩子。陶砉一把拍掉尚佳俊在自己身上来去的se爪道。那我当你情夫吧,你养我。≈rdqu;尚佳俊抱住陶砉将头靠在陶砉的房处,尝到nv人滋味美好的尚佳俊不死心的拱了拱道。

    你当我的情夫?当心你父亲知道了气死。≈rdqu;陶砉白了一眼尚佳俊道。没关系,不要告诉他不就好了!≈rdqu;尚佳俊微笑著道。正当两个人还在讨论著怎麽当情夫的问题时,切没有发现门外站著一个已经气黑了脸的一个男人≈hellip;≈hellip;

    12.可笑你争我夺1(h)

    当陶砉从尚佳俊房间出来的时候,尚家的宴会已经快要接近尾声。陶砉在人群找寻著何非木的人影,是的他现在是自己的顾主。冷不防的陶砉的臂别人紧紧的握住。有一丝生疼。陶砉回头一看是何非木,但是却黑著一张脸。

    陶砉坐在何非木的车里,仔细的打量著何非木,看他黑著个脸,估计是生意没谈成,又或者是生意被抢了。陶砉觉得坐在车里不说话很是尴尬。特别是何非木以前是个ai说话ai开玩笑的人。

    今天在尚老的家宴上有什麽好玩的事情发生吗?≈rdqu;陶砉没事找事的说道。花儿,我在你心是什麽?≈rdqu;冷不防的何非木对著陶砉说出了这麽一句话。什麽?≈rdqu;陶砉没有听清楚刚刚何非木的话。

    没什麽,过j天你就回帮主那儿吧。≈rdqu;何非木道。嗯,知道了。≈rdqu;早就知道自己的结果不是吗?又何必伤神。陶砉於是想摆脱自己心的不快,是的自己又不ai他,就算是ai的人,也不是和爽快的将自己当物品一样的送人了吗?不过又是回到原来的物主的身边而已。

    日後

    你在g什麽?≈rdqu;刚从外面办完事情的何非木回到家里就看到陶砉在整理著自己的衣f和日常用品。你不是说过j天送我回问帮吗?我看早点把东西整理好,免的到时候拉下什麽东西。≈rdqu;陶砉一边整理的东西一边回答道。

    谁说送你回问帮了?谁准许你的?≈rdqu;何非木有点失控。是的,以前从没有一个nv人这麽淡然的对待自己。何非木知道这个nv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顺从自己,但是却从骨子里的疏离自己,甚至於自己能感觉到她骨子里对自己的不屑。

    想到这里何非木心里就异常难受,自己可以不自己她以前跟过乐为席,也可以对她g引才十四岁的尚佳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就是不能忍受她不把自己放在心里。为什麽?为什麽会如此的痛,一点都想不通。

    所以在自己想通前决不允许她离开自己。想到这里的何非木异常的难受,异常的不安。所以他要找个疏通的管道,一个爆发的出口。无疑,陶砉的身t就是最好的选择。自己是多麽的迷恋她的什麽啊。

    ≈lsqu;哧拉≈rsqu;在陶砉不防备的时候,身上的粉蓝se真丝洋装被撕成了两半。你g什麽啊?现在,现在还是早上啊。≈rdqu;陶砉被何非木的疯狂举动吓了一跳。何非木两下的就将陶砉拨光,扔到了床上。

    你要g什麽?放开我。外面,外面还有很多人啊。≈rdqu;陶砉对何非木的疯狂举动害怕了,拼命的扭动抗拒,但是这样却更加添加了何非木的兽。何非木用一只抓住陶砉的双,双脚压制住陶砉乱蹬的双腿,另一只将自己的p带解开,露出了骇人的凶器。然後顺将电动窗帘关上。

    这无边的黑暗,何非木的就在陶砉的眼p下结结实实的入她那靡s润的蜜,放l的j媾。何非木缓缓的抬高陶砉的翘t,被她娇n的紧含著的上涂满了她的蜜,摩擦著柔软的膣慢慢退出,慢慢的退到冠的时候,何非木猛的把陶砉放下,头呼啸著劈开波l一般层层蠕动的摺顶入。

    漫漫白日里t的饥渴突然得到如此强烈的满足,陶砉j乎要瘫软在何非木的身上,她的嘴一直在何非木耳边小声的喘x著。每当何非木重重顶入的时候,陶砉就痉挛般紧搂著何非木,咬紧嘴唇,发出一声低低的喉音。这种黑做ai的刺激使得何非木非常亢奋,由於在黑暗不能看到她的样子,力完全集在肌肤和j媾处的熨贴摩擦上,使得这种原始的刺激所带来的快感大大增强。

    1可笑你争我夺2(h)

    何非木感觉自己的异常愤怒的膨胀著,带著轻微啧啧≈rdqu;的水声,一下下有力而深入的在陶砉狭窄的小里进出。何非木连续不断的冲击,使得陶砉的神智迷乱,好j次都禁不住叫了出来,何非木也忍不住微微呻y喘气。

    好在卧室里隔音效果好,谁也没注意到这边**蚀骨的ly声。陶砉的蜜真的好n,温暖粘滑的一直不断的溢出来,滋润著何非木的。这种又紧又绵又滑的感受j乎让何非木无法在慢条斯理的一下一下入,何非木的心充满了雄的残暴和征fyu。

    陶砉恰好在这个时候嗲嗲的呻y起来:嗯≈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啊≈hellip;≈hellip;慢点,好痛≈hellip;≈hellip;≈rdqu;何非木低低的吼了一声,一把抱起她,压到床边上,把她丰满匀称的大腿用力分开,大的一下就顶在她柔软的蜜上,狠狠的一顶到底。

    尽管陶砉的小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润滑和开拓,然而这暴怒的撕裂一般的入还是使她惊叫了一声,指触电般紧扣著何非木结实的背脊。何非木本不给陶砉喘x的会,直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狠。

    何非木每一次都退到道的头部,每一次都进到道的部,陶砉l柔n的摺哆嗦著收缩,蜜在激烈的冲撞下s透了两人的腿。一双大暴的拉开她的罩,用力的揉搓她那一对圆如半球,弹极佳的极品s。

    陶砉在这一次激烈的进攻直接被推上了高,蜜沾满了她雪白的t部。她不停地在何非木身t底下颤抖,紧紧的咬著何非木的衣领不让自己叫喊出来,一双伸进何非木的衣f里,用力的抓著他的背肌,肥美的翘t开始不断挺动。

    陶砉沈浸在这无边的欢愉,她喘著大气,断断续续的反复发出j个音节:快、快一点≈hellip;≈hellip;深一点≈hellip;≈hellip;啊≈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rdqu;激烈的碰撞发出了啪啪的声音,然而何非木的脑子本想不到要停止动作来掩饰一下,只想一个劲的要她!更猛烈的要她!让她永远属於自己,然後随著自己激烈蓬b的释放出来。

    陶砉猛地痉挛了,一双俏腿紧紧箍著何非木的腰,尖尖的指甲掐进他的里,她发狂大声喘著,在我耳边低声l叫著:别停!嗯≈hellip;≈hellip;求求你≈hellip;≈hellip;别停≈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rdqu;何非木感到陶砉的道在一阵一阵的hu搐收缩,每一次入都给自己的带来巨大的快感,何非木的头脑快晕掉了,仿佛缺氧一般。上一阵阵电流不断传过,电的他好想痛痛快快的出来。然而征f胯下陶砉的yu望使何非木咬紧牙关,用尽最後的力气冲击她,何非木知道,在自己巨杵的不断强力冲击下,陶砉极乐的大门就要打开了!

    陶砉突然扑到何非木怀里,狠狠的一口咬住了何非木的肩头,小巧的喉间呼呼的发出仿佛垂死般快乐的呻y。疼痛暂时分散了何非木的注意力,使得何非木的yu望稍微减退,趁势继续冲刺她,陶砉柔n的蜜不断的收缩,强大的吸力把何非木的吮的yu仙yu死。

    陶砉张著s润的嘴,在何非木的耳边如嗫嚅般吐著迷乱诱人的气息:给≈hellip;≈hellip;给我≈hellip;≈hellip;呜≈hellip;≈hellip;不要≈hellip;≈hellip;求你≈hellip;≈hellip;≈rdqu;陶砉的身t又是一阵短暂的痉挛,花心喷出一大g温暖无比的热汁,浇灌在何非木敏感的大头上。

    何非木顿时打了一个寒战,强烈的快感从脊髓深处迸发出来,何非木搂紧她瘫软的胴t,在陶砉温暖柔软的绞缠下不断hu搐跳动,将一gg白浓稠的有力的进她的子里。

    陶砉勉力抬起头,s热温润的唇寻找著何非木的唇,两人疯狂般吻在一起,舌尖如灵活的蛇般缠绵,传递著激情後的丝丝蜜意。何非木欠动身子,把从陶砉已经被的微微绽开的两瓣花瓣hu了出来,低头看了看j乎昏迷的陶砉。

    陶砉的脸蛋虽然在黑暗看不清,但是何非木知道她在哭泣。是的何非木知道自己不是她心里的最ai,但是那又如何呢,只要自己需要她,她就必须留在自己的身边,直到自己厌倦的那一天为止

章节目录

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幼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欲并收藏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