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开篇因缘相遇

    我原本也有一个温暖的家,父慈母ai。但是一次父亲的外遇,导致父亲的离家出走,母亲的歇斯底里,那一年我才岁,而母亲最终受不了心理的折磨,就选择自杀了。漫天的大火将我那曾经可ai的家烧的p甲不留,而母亲我那疯狂又歇斯底里的母亲,在那场大火成为了焦碳。

    于是我解脱了,再也不用因为我那与父亲相似的面孔而被母亲n待,打骂了。如今我成了孤儿。是的一个孤儿,一个有父亲却永远找不到父亲的孤儿。

    于是我被送到了一家慈善孤儿院,本以为自己会过的好一点,没想到却是另一个地狱的开始,每天天不亮就被迫做一些小工艺品,一天才给两p非常小的g的馒头p和半杯水。当有所谓的好心的慈善捐助人到来的时候,自己反而被那些人打扮的g净可ai的样子去骗钱。

    终于有一天,和我同住在一个房间里的孩子因为不听话而被活活打死。然后我就和同一个房间里的另一个孩子一起逃跑

    转眼我在这里做乞丐已经两个夏天了。每天看著这里人来人往。而今天我的运气似乎不太好。讨了一天也没有人施舍半点吃的给我。我蜷缩在一个破烂的箱子边上,此刻满头的虱子也因为在我头上再也吸不出血而在s动著。

    一串人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很胖的阿姨,伸出很胖的,将的一个很大很白的馒头和一瓶很清澈很清澈的水放到我的里。我颤抖了,是的我颤抖了,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的怜悯我了。我抖著将胖阿姨的食物接了过来,然后抬头看了看这个对我有恩赐的人,是的她有一双善良的眼睛,是个好人。我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给她,希望这是对她的回报。

    李云走了拉,怎么每次你都会去救济乞丐?≈rdqu;说话的是一个身材娇好的nv人,但是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对我的鄙视。≈lsqu;李云,李云≈rsqu;我在心记下恩人的名字。但是我没想到十五年后,当我又沦落成为乞丐的时候还是她,还是她救了我≈hellip;≈hellip;

    我将的馒头看了又看,谁知道另一个乞丐妒忌我的好运气,将我的馒头撞落在地上,我撵著馒头滚落的方向追赶,但是还是晚了一步,馒头被一个少年的脚给踩烂了,那是我两天的粮食啊,我于是报f的将牙齿紧紧的咬在那个少年的小腿上。

    啊≈hellip;≈hellip;≈rdqu;吃痛的少年一脚把我踢了出去。≈lsqu;啪,啪≈rsqu;你是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咬少爷≈rdqu;少年身后突然冲出来一个高大魁梧的年男子,一把领起我就给了我两巴掌,顿时我就觉得自己喉头有一g甜味涌出,双颊火辣辣的疼。

    于是我咬牙将这g甜味吞了下去,用可怜惜惜的眼神,对上少年那双不属于男人的单凤眼道少爷可怜可怜我,我天没东西吃了≈rdqu;,天哪,这个少年是鬼魅吗,他的双瞳的颜se居然是金hse。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人。

    细致狭长的单凤眼;深棕se的碎发,高挑修长的身型。是两年来自己看到最好看的人了。在我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打量我。我知道我的眼睛和脸型长的象父亲,瓜子脸,有一双狐媚的眼睛,因为这个我没少挨母亲的打。

    把她带回家。≈rdqu;少年道。是,少爷。≈rdqu;说完年男子一把把我扛上了肩膀。你要g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混蛋,混蛋,我#你妈的%。≈rdqu;我用尽所知道的脏话来辱骂这个将我抗在肩膀上的年男子。因为我害怕,害怕他们将我杀死,是的,他们是一个大人物,而我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但是做为蝼蚁的我还是有生存的yu望的,虽然我是乞丐。

    我不想死啊≈hellip;≈hellip;放过我把≈hellip;≈hellip;大爷≈hellip;≈hellip;呜≈hellip;≈hellip;≈rdqu;我觉得自己快死了,绝望的哭叫道。闭嘴,谁说我们要杀你了,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让你顿顿有吃,还有漂亮衣f穿,有大房子住。怎么样?≈rdqu;单凤眼男说著诱人的条件。对于我这个小乞丐来说真是从天上掉大饼来砸到了我的好事情。我惟恐他反悔一般,拼命点头答应。

    半小时后,我来到一个古香古se的大房子,那个叫我十五年后后没莫常的地方──乐园。我被那少年带进了屋子然后少年把我扔在一个年fnv的身上,让她帮我收拾收拾。两个小时后,我顶著一头微卷的酒红se头发,穿著一件领子宽的要从肩膀掉下来的圆领汗衫。被带到少年的书房。

    2t原因深度迷恋1(小小h)

    话说昨天阿鬼传的居然被吃了,所以今天只好再传一便的说,请各位亲见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少爷我已经将她洗g净,头上的虱子也处理过了。李医生说她有点营养不良。≈rdqu;年fnv道。恩,知道了。你去通知公司旗下的f装部拿些儿童的衣f来。≈rdqu;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打量了一下我吩咐道。是的少爷。≈rdqu;年fnv道。

    你叫什么名字?算了,你是小乞丐怎么会有名字?≈rdqu;单凤眼少年笑道。我,我≈hellip;≈hellip;有名字的,叫尚佳荃。≈rdqu;nv孩偷偷看少年一眼聂嚅道。什么丧家犬?是挺象的。不过现在你在我家了,所以要跟我姓。我叫陶蓟。所以你就叫陶≈hellip;≈hellip;砉。≈rdqu;nv孩睁大眼睛看著少年吐出自己的新名字。

    你在我家虽然是小姐,但是我也不是白拣个人回来的。你要在年的时间里学会六国外语,j际礼仪,声乐,珠宝鉴定,诗画鉴定,美容化装,f装搭配。我要把你塑造成顶尖的j际名花。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学会伺候男人,就从伺候我开始。≈rdqu;陶蓟看著陶砉道。

    ≈lsqu;伺候男人?那是什么?他说的一大堆名字,自己所不懂的东西。但是自己一定会努力学好的。为了不再饿肚子。≈rsqu;陶砉暗自下决心道。

    晚上,在陶蓟的房间,过来,把衣f全部都脱了。不要我说第二遍。≈rdqu;身穿浴袍的陶蓟坐在床上不耐烦道。陶砉莫名其妙的呆呆的看著陶蓟,他为什么要自己把衣f全都脱了啊?不耐烦的陶蓟一把拉过陶砉,≈lsqu;兹≈rsqu;那挂在陶砉身上的汗衫全都应声而落,变成了布条。然后陶蓟将自己的浴袍的带子解开脱掉,躺到床上去,顺便将发呆的陶砉也拎到床上。

    然后将陶砉的两只脚分开,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陶砉却觉得有个什么东西热烘烘的在自己的pg上一弹一弹的,然后顺一把抓住了揉了两下,想确认那是什么东西。

    没想到陶蓟却因为陶砉这个自然条件反的动作,轻哼出声呜,小妖,还没t教你呢,≈hellip;≈hellip;就已经知道男人的弱点了,还真是狐媚啊!~≈rdqu;陶蓟哑声道。一脸莫名其妙的陶砉回头看了下自己里抓的是什么东西,却在回的那一瞬间吓红了小脸。

    陶砉虽然才五岁,但是在乞丐的生涯过早的知道一些个男nv之事,那是因为有次陶砉在垃圾桶后面睡觉,被奇怪的吵闹声给吵醒,然后却看到一幕悲惨的事情,那就是平时很维护自己的乞丐姐姐正被一个壮的男人压在身下,男人j乎有瘦弱的姐姐两个大,骑在姐姐身上来回的摆动,而被压在身下的姐姐却是痛苦的尖叫,陶砉看到姐姐被那男人压著的双腿间还汩汩的流出鲜血,周围还站著十j个男人不住的用语言嬉笑怒骂著,没一会那个男人发出一声低吼,从姐姐身上起来,又一个男人接著压了上去。虽然陶砉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她知道姐姐被欺负了,于是陶砉冲了上去,想把男人从姐姐身上推下去,但是没想到自己却象小一样被人顺丢了出去,一头砸在铁桶上就晕了过去。等到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一辆车子里的人将浑身血迹斑斑白点斑斑的姐姐,装进一个黑se的袋子里,然后带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从边上的行人的议论才知道,自己的姐姐死了,永远回不来了。

    陶蓟把陶砉掉转了一个身,将陶砉的小抚摩到自己的上,然后一一介绍到,你现在看到象蛋一样的突起,是男人的头,男人的快乐感官最早感觉到的就是它,再前面的那个小眼叫马眼,等到男人的快乐达到极点的时候,这里面会有白se的物t喷出来。后面青筋毕露的条叫,男人就是通过它的运动让自己达到快乐的起点。再后面的两个囊叫睾丸,如果象你刚才那样按摩它的话,会让男人很是高兴。睾丸上面的a发叫a,有的男人有,有的男人没有,还有一种没有的是象你这种还没有发育的小孩。≈rdqu;陶蓟耐心的教导著陶砉道。然后又拿出nv人为男人口j的录影带给陶砉看,同时解答nv人的身t特征。

    恩,再含进去点,对就是≈hellip;≈hellip;就是那里,用≈hellip;≈hellip;用舌头打圈圈对,上下来回的t。≈rdqu;陶蓟喘著气的躺在床上指导著陶砉为自己进行著口j,用你的左对≈hellip;≈hellip;啊≈hellip;≈hellip;将剩下的抓住来回摩擦,≈hellip;≈hellip;啊≈hellip;≈hellip;对就是这样≈hellip;≈hellip;右抓住睾丸≈hellip;≈hellip;对≈hellip;≈hellip;再用点力摩擦≈hellip;≈hellip;恩≈hellip;≈hellip;对了,你还有五分锺的时间。≈rdqu;

    听到这句话的陶砉加快上和嘴上的速度,因为她和陶蓟约好,如果自己不能在规定的时间里让陶蓟的话,晚上是没有饭吃的。啊≈hellip;≈hellip;你这个妖。恩?慢了十秒,不过念你是第一次,所以还是可以吃饭,以后可不是这样了。≈rdqu;陶蓟用沙哑的声音对陶砉说道。

    4.原因深度迷恋2(h)

    一转眼,陶砉已经在陶蓟家里住了九年了,在这九年陶砉象海绵一样吸收著各种知识,半晚陶蓟从公司忙了一天回到家里,用力将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扯开,真是够了,看样子自己的计划要提前了。

    于是陶蓟叫佣人上楼去,把陶砉叫下来。这周日晚上到我房间来,你淮备淮备。≈rdqu;陶蓟看了一眼陶砉说道。这j年,陶砉出落的非常漂亮,这种漂亮可以说是人间少有的容颜,翘长的睫a,明亮又迷离的眼睛,小巧挺立的鼻子,嫣红的菱唇,白皙yn的p肤,波西米亚酒红se卷发直到腰季。陶砉虽然才只有十四岁,但是却是长的那么的妩媚妖豔和迷人。

    陶蓟有种想要s人收藏不许他人窥探的感觉。同时他也知道不是绝se的绝se是不会打动那个男人的。陶砉眼著眼前脸se忽晴忽雨的男人,细细的看著,是的这个男人两天后就真的是自己的男人了,陶砉的嘴里泛起一g又苦又甜的味道。

    陶砉自自己五岁的时候就ai上了了陶蓟,已经九年了,是的五岁,因为她是小乞丐,又加上很早就接触了教育。所以陶砉变的很是早熟。可是她知道成为他的nv人后,过不了j天他就又会将她推到别的男人的身边,是的,自己只是他养的一条狗而已凭什么被他喜欢,陶砉自嘲道。

    两天后的晚上

    晚上陶砉来到陶蓟的房间。陶砉按照陶蓟的要求不穿罩,上衣上面的两个扣子没扣。陶蓟的双眼直勾勾地盯著陶砉的脯主人,我,怎么了?≈rdqu;陶砉在也忍不住自己的野,跪在陶蓟的面前说:主人,ai我一下好吗?我受不了了。≈rdqu;

    陶蓟似乎也很激动,他一把陶砉搂入怀里,一搂住陶砉的腰,一伸进上衣里里面搓揉她的子。陶蓟在也忍不住了。一把解开陶蓟的k子,露出很大的和红红的头。陶砉一口把它吞下去。用舌头去卷他的,添他的头。

    好爽啊!≈rdqu;陶蓟再也忍不住了。两人迅速地把衣f拖去。陶蓟便慢慢地由上到下,从陶砉紧闭的大眼睛,挺直的鼻梁,如火的嘴唇,细致yn的头,凹下的美丽肚脐,光洁的户,凸起像想思相豆的核,两p未经开b的唇。进而拨开陶砉的小。

    陶蓟用舌头拨弄陶砉未经人事的两p唇,再用舌头深深地,深深地,进入陶砉的道探索,陶砉的下t因他的玩弄已开始滋润,陶蓟的开始扶著一次又一次的在两p唇磨擦擦,他的大吧因充血而发红。

    于是陶砉将那毫无多馀脂肪的大腿向外拨开。陶蓟更加的冲动,他不再犹豫了,他用扶住了巴对著陶砉那充满水的密,狠狠的了进去。陶砉的身t也随著他的进入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陶蓟用托著他的用力的入他的道深处,冲破处nv膜一直顶到了我的子。啊!主人≈hellip;≈hellip;死≈hellip;我≈hellip;呜≈hellip;呜≈hellip;呜≈hellip;痛≈rdqu;陶砉非常疼痛地l叫起来,陶蓟继续在陶砉身上疯狂的发泄他的yu,频繁进出于陶砉的小之,陶砉也随著陶蓟的起伏开始l声不断:啊!啊!啊!≈hellip;≈hellip;啊≈hellip;≈hellip;啊≈hellip;≈hellip;啊!你≈hellip;≈hellip;你个小≈hellip;≈hellip;小坏蛋≈hellip;≈hellip;哦!哦!哦!哦≈hellip;≈hellip;好!≈hellip;≈hellip;坏≈hellip;≈hellip;坏东西≈hellip;≈hellip;≈rdqu;他的巴也开始进入了冲刺阶段。

    啊!啊!啊!啊!啊!g≈hellip;≈hellip;g死我≈hellip;≈hellip;我了!≈rdqu;陶砉的水突然的爆发了,喷在陶蓟的头上,使他本来就快要撑爆的巴出了浓浓的在陶砉的小里出了他的童他的软了下去,陶砉就主动地靠向陶蓟,学著ap上的动作来讨好陶蓟。

    陶砉仰躺在床上,陶蓟双玩著陶砉柔n又有弹的子,原本凹陷著头,埋没在红润的晕里,现却被他低头用牙齿拉咬出来吸t,慢慢使它by,又把嘴唇压在陶砉房上,仔细的t舐每一个部位,左还不停的抚弄著另一个房。再次握著他那涨红发紫的大y具,把头对淮抵住陶砉的唇用力一挤,噗赤≈rdqu;一下就进陶砉s淋淋温软的小里。

    啊!进来了!进来了!≈hellip;≈hellip;你≈hellip;≈hellip;涨得我≈hellip;≈hellip;好厉害!≈rdqu;陶砉一面呻y一面哼道:唔≈hellip;≈hellip;好大≈hellip;≈hellip;好y≈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得好深哟≈rdqu;陶蓟的在陶砉的道里猛烈hu著,陶砉每次都迎合著他,她ai的男人。陶砉竟然还都可以清楚的听到两人下t相互撞击的声音。噢!噢!噢!≈rdqu;好像每一次都被他hug到花心,陶砉的pg也配合著hu的频率,上下不停的挺动著。陶蓟上还开始沾渗著点点水渍,终于,连成一道细小的水流,从陶砉被弄的发红的小里,一路向著陶砉的pg缝流去,转眼间,水就把床单沾s了一大p。

    陶蓟现在开始非常大力的抚搓揉著陶砉的部,一条条红se的印显现在陶砉那白白nn的子上,粉红的头现在涨立著有如两颗小葡萄,随著整个身t被撞动,而在l上下波荡著。

    陶砉的表现跟平常判若二人,只听到陶砉提高了音量绝望的叫著喊著:噢!噢!≈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噢!ai我,ai我主人≈hellip;≈hellip;≈rdqu;数十分锺后,陶蓟像是受到陶砉高声叫起来的鼓励,终于把下t紧紧的顶住陶砉,t部后的肌开始hu搐著,就在陶砉的子里出了,然后陶蓟马上抓住陶砉的脚,把双腿并拢提高,陶砉的道口还是有j道白白污浊的慢慢地流出。

    陶蓟象疯了一样,在床上要了陶砉天夜,而陶砉也象绝望的蝴蝶,在床上疯狂的承受著,g引著,因为她知道很快,很快的她就要被送去别的男人那里了≈hellip;≈hellip;

章节目录

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幼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欲并收藏禽兽日记-爸爸要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