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女貌男才,却流着共同的血脉……

    天地万物,定格这一瞬之流年!

    一急一动之间,两道身影一进一退,那只如玉的手掌却始终在萧炎胸前一寸,再也无法迫进……

    “呼……”

    萧炎身影倒射之间,三千雷动运用至极,那小腿上伤口却滴滴流血!

    滴答,清澈的洞泉泛起一阵潋滟。

    鲜血如秋叶,散落一地碎红。

    幽幽窟,黑幕下。美人如画,艳煞天下……

    呼呼呼—好大一场风,洞窟四处狂风席卷,而风尖浪头的萧炎稍有一丝怠慢,便要被穿膛破腹。他感觉到胸口处的寒意,决然如眼前女子的眉角。那运行至颠峰的淫气倾囊而出,因为脚下稍有怠慢,身法略有迟疑,便要血溅当场。

    青丝如雾,血脓于水,清雾婆纱;四下无声,一掌寒风!

    她青丝如滚滚红尘,势要与眼前男子共坠黄泉。

    手中银芒喷涌而出,幽蓝光泽,七彩吞精芒何等霸道,淫气如风雨飘摇……

    “父亲!”

    朦胧之间,萧炎仿佛听见那一句来自天籁的呻吟。

    他,神情一窒,身影顿时慢了半拍……

    这一刻的风,似道尽了千年宿缘!

    远方一抹金芒极速掠来,风在嘶吼,泪在飘洒,这一幕祭奠了千年的劫数。

    金光如电在幽窟深处飞舞,金芒如烟似雾,狰狞的诉说着九幽洞窟的寂寞。狂风席卷,漫天气浪。一道虚影赶在萧潇之前与萧炎撞在了一起,一时间光芒乱舞。翻江倒海的气浪翻滚不休,萧炎只觉那逆天的气浪袭在自己胸膛,他根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就此昏厥……

    风,送着萧炎的身躯从虚空坠落……

    缓缓的,青丝静止,伊人静立。

    萧潇目光呆滞,为谁冷了这抹容颜。

    父亲!

    谁落了伊人泪?为谁皱了那柳眉?

    吼——一声冲天龙吟响彻天地之间。

    如墨的洞窟尽头,一只金色怪物蹿了出来!观那怪兽,形象似龙非龙,似虎非虎,龙头,鱼鳞,虎身,狮尾,牛蹄,通体金黄晶莹,伴水而居。一双巨眼蓝光幽幽。

    此兽周身覆盖金色龙鳞,通体金光灿烂与神兽麒麟几乎一个模样。

    太古淫龙!是它伤了父亲!

    萧潇望向洞石下昏迷不醒的父亲,脸色一片焦急,一双美目再度移向那虚空之上的太古淫龙,眉头深深皱起,这种似麒麟形态的上古淫兽以前闻所未闻,太古淫龙一族初形态因当是小娘紫研那般的本尊,而这只别样的巨兽如今怎么会在星坠阁之内出现?

    “吼……”

    金色麒麟盯着昏厥的萧炎身躯虎视眈眈,森白的獠牙狰狞的露了出来!

    它那如铜铃般的兽眼死死盯着萧炎的胸膛,那里似乎有它渴望得到的东西?

    萧潇的眼睛顺着金麒麟望去,定格在父亲的胸膛!

    “那里,难道说?《陀舍古帝玉》”

    她忍不住惊呼出声!

    “哈哈哈哈……”

    金麒麟打了响鼻,那龙吟般的笑声在洞窟之内回荡,随即它竟然口吐人声道“不错,老龙我便是被这陀舍古帝玉而吸引来!”

    果然!萧潇微微点头,只是看见父亲昏厥的身体,她的心便涌上了火气“上古三大淫兽,我吞精蟒一族与你太古淫龙,井河不犯!你为什么要伤我父……这个男人!你可知道,他的妻子便是七彩吞精蟒一族的族长!”

    “我知道他叫萧炎,我也知道他便是美杜莎女王的丈夫,还知道他是古族的女婿!”

    “金麒麟的巨蹄在虚空缓缓跎步,淡淡又道”不过那又如何?““那又如何!”

    萧潇顿时气的浑身颤抖,原本就赤裸的娇躯,如今在虚空上是一阵肉浪翻滚,即使是成了精的金麒麟也不免有些双眼泛光。

    “你伤了萧炎!难道不怕引起斗气大陆诸多势力群起而攻吗?”

    “哈哈哈……”

    金麒麟大笑一阵,缓缓一顿又道“小娃娃你在吓唬我吗?让我告诉你,你藏在心里一直想要掩饰的秘密吗?他萧炎有如此的势力背景之外,他还是你的父亲!我说的对吗?”

    “你……”

    萧潇如遭晴天霹雳,这种事?它怎么会知道!

    “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力量!”

    金麒麟那如铜铃般的兽眼微眯道出了他的疑惑“吾乃太古淫龙之尊,与淫帝强者只在半步之毫厘,你认为你们在这屁大点的洞窟做那些不伦的龌龊事,我会不知道?”

    “淫帝?”

    萧潇脸色大变,那种事?难道她真的发现了……但他如果是那种强者怎么可能起初被我赶走?

    “哈哈哈!你在想起初是怎么赶走我的!”

    金麒麟道出了她心中的疑惑,只是它的下一翻话语更加惊人,只见它缓缓道“因为我从始至终也没想过伤萧炎,那小腿上的那一口《龙蜒》是我故意为之!目的便是让你们父女做下这背德乱伦之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你到底是谁?你是谁?”

    萧潇只觉得一真天旋地转,她的身躯在虚空上颤抖险些跌落在地,难道这一切都是这老龙摆的局?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起初我也想夺了萧炎的《陀舍古帝玉》便罢,毕竟上古淫帝洞府的秘密便在这古玉之内,而开启古帝墓府之地的钥匙便是这《陀舍古帝玉》我便是为了这块玉而来找他的,而至于老龙我是谁嘛!我便是古帝墓府的守墓者太古淫龙——紫川”“紫川!你是紫川?小娘紫研的父亲?太古淫龙王?”

    萧潇这一惊非同小可,那赤裸在外的一对大胸脯此起彼伏,那两颗如樱桃粉嫩的乳头迎风颤抖。

    “照理说,我还是萧炎的岳丈不该伤它!也不该如此陷害你们父女!”

    金麒麟说到这里,那巨大的兽眼猛然睁开,泛起了滔天的怒意“太古淫龙何等强悍,三千年方才出一后代,而我们最纯正的本尊便是这麒麟形态!原本我的女儿紫研假已时日必能进化到与我一般的麒麟形态!可是,就是你的父亲萧炎!断送了我龙族血脉,将还未彻底蛹变的紫研强行破身,她便再也不是最强形态的太古淫龙了!她又怎么统领龙族?又怎么保护族人?我紫川兢兢业业的替古帝守护陵墓,而我女儿龙神的

    金麒麟见身下的女子如此浪荡便也激发了它的兽性,微微俯下身体前半身的鳞片触在萧潇的背脊,一白一金之色显出了绚丽的关晕,它腰部用尽全力耸动,那一声声咆哮震山越林,好几次与其他猛兽一般,在交配之间它的巨口轻咬在萧潇肩膀之上,瞬时泛起一道道深深红痕,而跨下的鸡巴招招见底,干的柔弱的萧潇几乎叫不成声。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