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我知道二娘高潮了,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强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

    沿着扭曲的洞壁,脚下是粘稠的碎石,扑鼻而来的还有那潮湿味道,有些刺鼻,却依稀有些古老的腐朽暗香。

    在一片布满了碎石的洞窟尽头,这是一方漆黑的天地。

    一席黑袍的清秀男子在一团如天幕般灿烂的光晕之中闭目漂浮,璀璨的淫气扑面而来,萧潇的双眼似迷离似刺眼,微微眯了起来,随着那男子他的衣摆不停的随风飘荡。

    他,是谁?

    突然,洞窟之内一阵地动山摇,萧潇望着响声的方向望去,男子的胸口一阵剧烈的金光遮天盖地!那是……她记得那是母亲说的《陀舍古帝玉》那么说这男子便是她的父亲?萧炎?

    父亲?

    夜。山风幽幽,如烛火般的金色火焰在山洞里摇摆颤抖。倾斜而下。朦胧垂挂、如天幕倾洒,山洞之内斑斑昏黄渲染的如蜡似蕉。

    吼哦!

    一阵撕天裂地的怒吼。

    忽的漫天尘沙,碎石如同惊天一剑连绵呼啸,将山洞之内无尽的黑幕劈开一道金色的长痕。

    冥冥之中一只巨兽从恒古的睡眠中苏醒……

    巨兽如一团浩月腾至洞窟之颠,斑斑点点之间君临天下!

    如沉睡万年的盘古,从临人间。

    跨越天地,踏出梦境……

    下一刻,一只金色的巨兽与虚空上的黑袍男子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时之间金光盛世,天地肃杀……

    一道血芒,诸天飘荡。

    父亲?远处的萧潇眉角闪过一抹刺疼,虚空之上黑袍男子辗转翻滚,如同流星陨落过。狠狠的撞在了洞壁之上,使她的心中又添一抹刺疼!

    吼!

    脚点虚空,萧潇皱着柳眉,一往无前向那虚空之上的巨兽扑去。

    一道白光瞬间充盈整片空间。

    白泽如雪,金光盛世。

    萧炎在昏迷的前一刻。依稀看见一个女子。她,静静地呼吸,吐息如幽兰。缓缓的睁眼,睫毛如沧海。那如无尽深渊的凄美瞬子,那如腊月寒梅般的绝世面容……

    他怎能想象的到!原来他的女儿已经出落成这般的美人了吗?

    虚空之上,白泽掠过,她的眼……微冷,却透着无尽清!

    “吼!”

    她幻化成了本尊《七彩吞精蟒》如银蛇出动,顿时山洞之内斑斑银芒闪耀。

    银光过处,天地轰鸣。

    那金光中的巨兽重创萧炎之后,掠向了飞速而来的巨蟒。

    山洞之中一片肃杀,一道狂风呼啸。森白诡异的白光,以及那璀璨无比的金泽,如二道刺股的寒风冰封天地,又似澎湃的金色巨浪。

    金,白二光呼啸而来。

    夜,如此深沉。光,一往无前……

    在金白二光碰撞的电光火石间,萧潇化为巨蟒的双眼闪过一抹讶然,她看清了金泽中的巨兽——太古淫龙?……

    “哎哟”一阵痛呼声传了出来。

    萧炎幽幽转醒,拍着发蒙的脑袋,皱眉抬头间,只见一袭白袍的女子,仿佛能将黑幕点亮一般,面色有些苍白,静静的盯着自己。

    “……你……你是什么人?怎进我星坠阁后山?”

    萧炎脸色大变,四处张望,见此刻在一处巨大的礁石洞府,顿时惊呼“不管你是谁,快走……有只逆天的太古淫龙潜伏在这里!”

    萧潇只觉得有些好笑。看来眼前的父亲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虽然这点另自己很气恼,不如先不告诉他身份,然后狠狠戏弄他一番。

    想到这里她只是默默的蹲在萧炎身前,双手托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父亲一阵猛瞧!萧炎看着面前这女子的,眉头微微一皱!暗道这女人不会是星坠阁的女弟子吧?八成是迷路了才进了自己闭关的山洞。只是,为什么这里盘踞着一只太古淫龙?这倒是除了小老婆紫研外遇过的最强的太古淫龙了,以如今自己的实力居然不是它一招之敌。

    而且,萧炎看了看自己的小腿,那里已是血迹斑斑,那个伤口成暗紫色,千万不是什么太霸道的淫技才好啊!

    萧炎暗暗皱了皱眉头,捂着小腿,抬头看着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看的女子,轻轻出了一口气。

    「弟子?」

    他问道。

    「……」

    她沉默不语。

    「疯子?」

    他追问「……」

    她依旧沉默。

    「兔崽子。」

    他有些恼了「……」

    她沉默一会,狠狠的将如玉的手掌拍在了萧炎的伤口上,她怒嗔道“对,我是兔崽子!”

    “哎哟!”

    萧炎疼的一阵嘶牙咧嘴,刚想狠狠修理一顿眼前的女人,忽的想起,这一刻似曾相似。

    云韵!

    那个记忆中的女人!山洞中的那一夜刻骨铭心。只是,她却不是他的妻。如同他忘不了对云岚宗的深仇血恨。也如同她忘不了云岚宗的养育之恩,所以他们无法结合。

    她有云韵的影子,他又怎么下的了手?……

    漆黑的洞穴,伸手不见无指,萧炎摸索着洞壁沿着边缘缓缓走着,誓要找到出路,因为小腿上的伤口,他走的很慢,而那不知名的女子却一直跟在其身后。

    “那只太古淫龙怎么不见了?”

    萧炎缓缓问道在这般安静的氛围中行走了足足十来多分钟,就在萧潇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寂静得能让人发疯的黑暗之时,忽然见父亲发问,下意识道“被我赶跑了!”

    忽然,前面的萧炎顿下了脚步。

    “啊…”

    身体收力不急,最后撞在了萧炎的后背之上,两团发育良好的胸脯,在压力的作用下,顿时在萧炎背上被压缩成了两团软软的小圆球。

    亲密的接触,让得萧潇俏脸绯红的急退了一步,羞恼道:“你干嘛啊?”

    先前的那番柔软接触,同样也是让得萧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干咳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小腿咬着牙道:“腿疼。”

    闻言,萧潇黛眉微蹙,上前两步,望着萧炎的小腿,实在想不到一直在心中伟岸无比的父亲,居然会呼疼?撇撇嘴,有些不满道:“淡定!”

    萧炎皱着眉,汗如雨下,摇了摇头:“淡定不了。”

    重重出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再定下去蛋疼!”

    这时,萧炎已经开始支撑不住脸色苍白,有些进入昏迷的状态,萧潇急忙上前把父亲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却触及到那血迹斑斑的小腿处……

    血迹湿润的黑袍,勾画出萧炎那惊世骇俗的鸡巴。

    她脸色一红,扶着萧炎坐在一旁,然后把那两裤脚撕开,定情一看,脸色由红转白,那个伤口分明的淫技,向七彩吞精蟒一般,上古淫兽皆有本命技能,比如她的《吞精》以及太古淫龙的《龙蜒》这分明是太古淫龙的龙蜒,萧潇愁眉不展的看着她父亲。

    只见那个父亲躺在床上,呼吸急促,满脸胀得通红。

    萧潇愁眉不展、自言

    在女子在睡梦中缓缓抵吟,未干的泪行下,是嘴角那缓缓上扬的珠唇。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