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云层背后是什么?是淡淡的忧伤,还是无边的孤寂。

    二娘的金裳缓缓划落,那连天神都嫉妒的身躯,就这般暴露在山风之中,冰肌雪肤,胸脯饱满,曲线玲珑,她默默的弯下身子,双腿跨在了爷爷的腰腹两边,双手曲下,捧住那硕大的半圣鸡敖包,跨下那饱满的桃花源地点点晶莹,轻叹一声,怀着无边的惆怅,玉褪缓缓下压。点点春潮洋溢的幽谷花颈,对着那怒龙顶端落下。

    轰……仿佛无声的一道轰鸣在我脑中炸响。

    母亲说的一句句话语在我心头回荡。她说『潇儿,你父亲的女子诸个惊才绝艳,天赋异秉!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很爱的你父亲,所以母亲甘愿与她们分享……「谎言!这一切都是谎言!你看萧薰儿那模样,骨子里透着那淫荡骚浪之气,表面上说什么重师大道,道貌岸然。可她的狗穴却那般淫水飞溅,只不过是个外柔内浪的婊子而已。

    「哦——」

    爷爷与二娘同时失声惊呼,方一插入,二娘那看似柔弱的小穴,竟然能深深的将半圣鸡巴吞没。此时二娘周身猛然哆嗦,那牙齿阵阵发酸,在我的目里之下,能看见原本平坦的肚子微微鼓起,这半圣的鸡巴仿佛要捅到二娘胃里一般。

    二娘忍不住一阵呻吟,子宮如紧紧的夹住那鸡巴。此时爷爷咬着牙,感受那gui头之上穿来那无边的温暖与积压。身子一软整个上半身伏在爷爷的胸前,一对木瓜般的巨乳落在爷爷胸前,屁股缓缓起落,我甚至能看到他们结合的秘处,那点点晶莹细丝连接的性器。

    二娘的yd是那般红润,却被一只无比硕大的鸡巴贯穿,一条肉龙随着二娘的屁股起落,而在她小小的荫户之中进进出出,那淫荡的表情,怪不得连月儿也不忍再看,躲进了云层。

    「哈……啊……老师……啊……别怪薰儿……浪荡……只有这般动作……薰儿高潮之即……那『淫帝焚天炎』……啊……方才能从小穴中渡出……啊……好深……老别动……」

    我在巨石之后听着面红耳赤。暗想,这二娘真是骚货,口中叫爷爷不要动不要动,爷爷根本就动不了身体,是她自己左摇右晃的,骚浪摇摆,还说成是别人!

    真是个大骚货!

    但她很快就恢復了體力,雙手一撐坐直了身子,停了片刻,屁股開始起起落落,享受著被肉棒摩擦的無窮快感。

    爷爷也是畅快无比,二娘自小便是古族年轻一辈颠峰人物,身体自然柔韧极强,那小穴更是紧的如紧蹦的橡皮,紧紧的箍着爷爷的gui头绫子,且有滑腻无比,刺激得那根半圣鸡巴、又坚定又膨胀,此刻二娘双手撑着爷爷的大腿,指尖仿佛都要刺进爷爷的肉中,屁股一上一下的起落,屁股在虚空划着圈,让那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yd中搅拌。时而挺着纤腰狠狠坐下,將整跟鸡巴都吞没在yd之中。二娘如女骑士一般在爷爷身上驰骋。那鸡巴在二娘的大小荫唇里进进出出,搅的二娘的荫唇翻出翻进,一片肉色,淫水飞溅,寂静的山洞之前,发出『噗嗤噗嗤』的交合声,也不怕给我父亲听了去?

    「啊……慢慢的……老师……啊……你的……好大……啊啊……薰儿……啊……不想浪的……啊……」

    二娘竹挺着那对乳房,如同被狂风吹过的椰子树上的椰子,起起落落,波涛汹涌,在如此剧烈的驰骋之下,那对乳房仿佛要跳出胸口一般,荡的直叫人心惊。

    爷爷看得胆战心惊,身怕一个不好便砸了下来。而鸡巴上传来如此消魂的感觉,再看自己的徒弟的娇妻在身上大起大落,一脸的柔情似水,往日温柔贤淑的女子,此刻竟然这般浪荡,爷爷心中激动莫名。兴奋之下,那鸡巴涨的犹如钢铁一般坚硬。

    二娘此刻捧起了自己的乳房,跨下鸡巴一次次疯狂的挺入,顿时娇喘道,「啊……老师……啊……啊……哈……这下……薰儿坐深了……啊……插到花心了……啊……老师……的鸡……巴……啊……好大……嗯……嗯……」

    随着二娘胡乱的摇晃,那原本晶莹的肌肤顿时充血,变成了娇艳的粉红色,香汗淋漓之间身子猛然弓起。腹下一阵抽搐收缩,全身一个哆嗦一次猛烈的高潮袭来,子宫之中喷出一股荫精,夹杂着『淫帝焚天炎』的金色淫丝,一波一波的冲刷在爷爷的鸡巴之上。

    爷爷终于也到了极限,龜頭之上经受了荫精的洗礼,一泡积压许久的浓精射在了二娘的yd深处,混合了两个人的精华,那『淫帝焚天炎』终于被爷爷的gui头马眼处吸进了体内。如今直袭下丹田,炼化吸收。

    良久,爷爷终于恢复了动作!轻轻挪开趴伏在自己身上熟睡的二娘!见二娘浑身赤裸,爷爷暗自神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向那山洞的方向父亲所在的修炼处望了一眼,心中更感愧疚,脚一跺地,再也不理那般许多,飞身而去……

    寂静的夜空之下,只有二娘那赤裸的身体静静的躺在洞穴之外。

    而七具天妖傀儡,此刻也缓缓的闪着银光。

    贱货!贱货!这个贱货居然将自己爽的昏死过去,我的父亲就在前边洞穴里,这贱货居然还敢这般淫荡!你既然这般淫荡,我恨不得那洞穴门口的七具天妖傀将你轮奸的体无完肤,萧薰儿你这个贱货!

    冥冥之中,七具天妖傀仿佛听到了我的召唤,身子缓缓的动了起来。我顿时心中大惊失色?这父亲的天妖傀怎么能听我的意志行动?难道是血脉?一定是那样。这七具天妖傀是凭着父亲的血脉指引的,而我是父亲的亲生骨肉,那么自然有父亲的血脉,此刻正好控制那七具天妖傀,萧薰儿!你不是连半圣强者的鸡巴都吞的下吗?那此刻便让你尝尝真正的金刚鸡巴!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气愤之心已然让我疯狂,我灵识涌动,四具天妖傀已经向二娘那骚货掠去。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其后内容涉及乱伦,故而隐藏了!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