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心中的欲火在母亲的娇呼和娇喘中上升起来,再也不能控制的地步,再我看来,这二伯今天要是不能奸到我母亲恐怕会抱憾终生。想起母亲平常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恐怕二伯不用点非常手段是不能制服我母亲的,我想离开这时空虫动,恐怕他今后就没这机会了。

    母亲享受著二伯手指带给她的欢愉,心中觉得自己今天做的梦太过荒唐了,虽然平日里带着性宠物合猿,时常发泄欲望,但是从刚刚失神之间,已经明白眼前的人是丈夫萧炎的哥哥,而并非萧炎,虽然自己没失身,但也对不起萧炎,只是现在的美妙感觉让她欲罢不能,母亲用一支手把肉缝紧紧捂住,同时用双腿紧紧缠在二伯的腰,以防止二伯把他的裤子脱掉。嘴里吐吸如兰

    「嗯……萧厉……你是我二叔……嗯……快停下来……我不能对不起萧炎……」

    我见母亲正闭著媚眼,仿佛完全沉醉於身体的快感中,心里一阵咒骂,说的贞洁如烈女,那淫水泊泊的留趟下来,这个贱货怎么对的起我父亲?二伯猛的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拉了下来,早已经坚硬如铁的鸡巴便弹了出来,二伯一支手将母亲的肉穴拨开,继续用手指在yd裡抽插了一阵,另一支手将淫宗级别的鸡巴对準母亲的yd口,虎腰向前一倾,双手抱紧母亲的腰猛的一送,身体顺势向前将母亲的一双玉腿扛在肩上,不由分说,鸡巴迅速的代替手指全部插了进去,我看见他们结合的一目,如同我的心脏被抽离了一般愣在了那里

    「对不起……彩鳞……你实在太诱人了……我受不了……即使萧炎的定力他面对你也会失身……而做为哥哥的我从小就没他那般刚烈的性子,我怎么能忍受的了你这等尤物?」二伯缓缓在母亲荫户里抽送,一边愧疚的说到。

    母亲润滑无比的yd将他的荫泾夹的紧紧的,但由於yd裡淫掖比较多,抽插并不困难,二伯尽情的耸动著,鸡巴不停的进进出出,发洩著忍耐已久的欲火。

    「啊……你……啊……二叔……我不会放过你的……啊……我不会饶了你……」母亲一边扭捏着怒喊,一边却偷偷的耸动着屁股。

    母亲突然被二伯将双腿抬在肩上,而从yd传来的异样感觉,使她更加的充实和舒服,母亲不由自主的娇呼了起来。眼看着母亲在我面前失身,顿时我觉得自己的心象掉进了深渊一般,难道平日里的母亲,所谓的底线就那么不堪一击吗?她被父亲以外的人姦淫了!

    母亲的双手用力想将二伯推下去,但她荫户里插着鸡巴的麻痒感,怎麼会是二伯的对手,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经受鸡巴的入侵,那湿润的荫户立刻狠狠的吸扯起来,身为这种体魄的我,怎么可能不明白这种舒爽致死的诱惑!这一刻我的母亲只能任凭二伯对她的奸弄,二伯的鸡巴向母亲淫水飞溅的荫户,一次又一次有力的猛冲,使母亲的欲火不断的上升,身体的快感并未因為她口中的,不情愿而减退,反而来的更加的强烈。

    慢慢的,我仿佛看见母亲软了下来,洁白的玉腿死死的勾住了伯父,母亲放弃了反抗,在淫荡的蛇性本能驱使下,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又一声让二伯浴血沸腾的呻吟,同时身体完全背叛了她的思想,主动的迎合二伯的抽插,母亲彻底迷失在这肉欲的快感之下,已经顾不得这个人是不是她的二叔,丈夫的哥哥了!

    二伯见母亲已经妥协,便得意的将鸡巴抽了出来,有些傲慢的缓缓抽离那荫户,母亲主动的将双手搭在腿弯,红红的脸蛋吹弹可破,把自己的玉腿大字分开,将自己的美屄交予二伯奸弄,仿佛将自己的高傲灵魂彻底抛弃。

    「弟妹,你好骚浪啊,你舒服吗?」

    二伯想著自己的弟弟的妻子,整个加玛帝国为之疯狂的女子,在自己身下呻吟,看着母亲那欲拒还迎的淫乱身体在身下尽情姦淫,心中无比得意的问道。

    「舒服吗?比我弟弟的三寸鸡巴更胜一筹吧?」在二伯再三追问下

    「啊……恩……别说……别说了……我已经对不起萧炎…啊……我不能在说……这……啊……些淫荡的话语了!」满脸通红的母亲小声回答了他。

    「彩鳞……难怪大家一提到你,口水便不由的流出来了,不管你是不是我弟弟的的妻子,你的淫穴却是我生平首见……我弟弟一定没想到今天会戴绿帽子的……你快叫我老公……快点…………」二伯一边死命的抽插母亲荫户,只见一时之间淫水肆意,噗嗤之声不决于耳,让一直观看的我的下身再次颤抖起来,从我的小蜜缝里流淌下粘稠的掖体。此时不停的用语言侮辱着母亲的二伯,那生理上得到的亢奋仿佛更加浓郁了。

    在二伯的言语下,母亲觉得有些羞愧,但是让她自己也没想不到的是,她那荫户传来的快感、那在自己荫户中进进出出的肉棒仿佛比萧炎更加的威猛些,更加的另人欲罢不能,而且特别是在当二伯提起别的男人以及自己的丈夫萧炎时,那一波波的快感仿佛另母亲的荫户都抽搐起来一般。

    「我不要你插彩鳞……彩鳞不是荡妇!不是……哦……可是……我的小穴不断吸扯……不断的……」母亲不停的自责,可她的身体又剧烈的扭动配合,真是讽刺的一目,你这个天生淫娃,连你女儿都恨不得找只狗来操你!你还谈什么不是淫妇……在二伯的要求下,还口是心非的按他的要求。

    「老公……我……的亲丈夫……啊……」母亲拼命的拱着自己的浪臀,迎合着伯父的抽插。

    「荡妇……骚货……母狗……让我替萧炎操死你……」二伯扛着母亲的双腿二话不水,将她压在木椅上,鸡巴更用力的抽插起来。

    「喔……你…………是……坏蛋………你这个坏人……………啊…………好…………你…………二叔……怎麼……可以……强姦……我…………你弟媳………你是坏人…………流氓…

    他们在最后的高潮喷射时候,整个木椅已经满是淫水与汗掖的混合物,一时之间水花四溅,俩人的身体如同落汤鸡一般,也不知道他们在这次时空旅行如何找个地方洗刷干净!接下来他们又将怎么隐瞒我呢?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