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萧萧,萧萧的萧,萧萧的萧!… 0… !

    在加玛帝国人称天朝女帝,外号混世小魔女的就是我了!年龄已经快成年了,整整10岁了!… 0… !我想应该比较大了吧!否则那些大孩子看见我怎么叫我姐姐呢?

    我母亲是加玛帝国最强者,美杜沙女王小名叫彩鳞,我给她取了个外号叫采花,因为她总是和一只白猿叔叔出去花丛里玩,玩的可高兴了!时常听见欢快的嬉笑声,虽然母亲有时候叫的比较悲惨——囧,但在隐约中我能感觉到她的快乐。

    在皇宫硕大的御花园里,现在是凌晨时分,窗外下着小雨,浙浙沥沥,扣人心弦。父亲你在哪里?我想,现在的你定是躺在柔软的云朵之下,翱翔在浩瀚的苍穹。做着香甜的梦,嘴角扯着温软的微笑。你在大陆的北端,我在大陆的南端,我们天水一方!诠释着难以言喻的疏离。只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回来看看您的女儿呢?难道萧萧真的不值的父亲留恋吗?

    我披着血色的红袍子,在四岁那一年看见母亲杀人时,那时候我便喜欢上这种颜色。沿着漫天飞舞的落叶,望着那落叶堆积的小山包,寒风掠过,我的心头硬咽起来……被浓雾遮掩而惨淡的阳光,透过澄澈的薄薄的枯叶轻巧地消长,整片树林开始飘摇。伴随着狂风风掠过而激起的嚣杂声,心里一片悸动,而后缓缓抬头望向苍穹。父亲那道血脓与水却渐行渐远的影子,模糊不堪,那是我自小就幻想的模糊身影。一切又回归于深秋的寂静与荒凉……

    「咯咕……」一只白鸽掠过。虚空中几个盘旋。静静的停落在我的肩膀上,在那血色的红袍上留下了两道清晰的小脚丫印。我微微皱眉,伸出白嫩的手掌,抓住那鸽子提到身前,将它脚下的信条取了出来,然后手中一紧,那白鸽凄鸣一声,化作一片血雾,随着漫天落叶飘洒开来。我嘴角弧度微微上扬,母亲说过,保存秘密最好的手段,便是将证据永远抹杀!

    信上这么写道:思念的方向总是向上的,在凉薄的空气里吐一口气,白白的烟雾沿着窗台向天空伸展而去。所以说,思念的方向总是向上的。然后阳光在眼帘的缝隙里迸进来,从眼角带进夺人心魄,白雾在冲动浮游之后没有了形状。想家乡,念爱人,一切飘零的记忆在这片土地舞成朵朵浪花,在脑中翻涌沉浮!彩鳞每当想起你,那刀绞般的思念,总是在午夜梦回时如梦魇般惊醒,然后睡意全无,只能将思念化作动力来修炼,希望远方的你也与我一样……这是信的最后一句,落款是洒脱的隶书体『萧炎』二字。

    我看着手中的信笺,目光有些呆滞,一片枯黄的落叶划过我的眼帘,我才稍然惊醒,望着这充满浓浓思念的字里行间,我心头只有一个想法!最近丫的追我母亲的狂风浪蝶,咋水品这么高滴呢?… 0… !

    我随手从怀中掏出毛笔,在信的反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七个大字「你妈的,给老娘滚!」

    真是!最近这些登徒浪子想要接近我母亲,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啊。害我又要再抓一只鸽子回信,真是有够郁闷的,还取了个名字叫萧炎,想跟我套近乎吧?死不要脸的!

    我没见过我的父亲,但是昨天,皇宫里来了一位客人,母亲告诉我,他是我的二伯,我父亲的二哥,名动天下的萧门门主。也便是我们加玛帝国第一佣兵团,漠铁佣兵的团长——萧厉。在加玛帝国听见这个名字的人,即使坐茅坑里『恩恩』的家伙,也会利马把那东西憋回去… 0… !然后惊的满头大汗,大呼萧门万岁!万万岁!… 0… !反正这些家伙就这么没脸没皮的。… 0… !

    「萧萧吗?你长的真漂亮」这个魁梧的男人有点像我记忆中的父亲轮廓,顿时我有些扭捏的涨红了脸,目光游离,不好意识的撇向别处。

    「快叫二伯!」母亲的神情永远是那么淡漠,即使面对至亲的人。

    「二伯!」我抵着头轻声道

    「乖,我们萧家有后了!实在另人欣喜啊!」

    「我能知道,我父亲的名字吗?」

    「他叫萧炎!」

    萧炎?这个熟悉的名字,我好象在那里听见过,那道记忆中的信笺?我心头猛的一颤,一言不发连忙冲出了大厅,只留下母亲与二伯疑惑的望着我的背影渐行渐远……

    在房间里我提起笔写道:父亲带我走吧!这里是个欲望充斥灵魂的国度,只有用这样的文字来表达方式阐明我的心绪才突显得崇高。我想了很多,只是手中却难以下笔,这里的人都疯了!他们在这片淫扉的空间里,无所不用其极的交配,如同动物一般没有节制的肮脏的,在我存在的国度里随处可见。所以!父亲你带我走吧!我要离开这片污垢的土地。求求你……父亲!我留下了落款,萧萧

    然后我拿出镜子看着眼前颓糜的自己,海藻般的长发泻在胸前,刘海无声无息地没过眼眸。趴在金灿灿的桌子上,将头埋进臂弯里无声的抽泣,回忆在黑夜中沉淀起来……

    几天之后,我得到了父亲的回信。

    信上写着醒目的四个隶书大字:你坑爹呢?

    我看见这四个字,顿时额头挂下了无数条黑线… 0… !

    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他的感觉,毕竟当我不知道我们是父女的情况下,直接回信骂了他一通,父亲难免对我的信抱着质疑的态度。不过即使是我的一厢情愿,我也义无反顾地奔赴那注定的虚妄与悲哀。有些事我很难阐述得清,有些事阐述得清了也很难得以共鸣。所以我选择继续写信,不知是为了什么!或许是想勾起这内心深处,对这片大陆所残留的一丝侥幸心里所作祟。

    经过几个月的人力物力的支出,一道硕大而雄伟的时空虫洞,在加玛帝国的最繁1326;的地方耸立起来。时空虫洞就是说,翘曲的时空连接自身,超越线性时间的桥梁。物质从虫洞通过,会破坏时空的连续性,产生能量持续迭加。也可以说成空间跳跃。

    我,母亲还有二伯,三人站在时空虫洞前,今天我们就要前往中州大陆,是的!我们要去找我父亲了!我的父亲萧炎!望着二伯激动的样子,我有些疑惑,只是去寻找自己的弟弟而已,居然能激动的热泪莹眶,我便更加好奇了,我的父亲到底有着怎样的人格魅力?

    而我的母亲平日里高雅而冷漠的她,此刻她的双眼也缓缓晶莹湿润起来,我在想!母亲真是表里不依,矜持是个狗屁呀。放一个屁跟吐一句我想你性质也就是一口气。

    所以母亲啊,我们都潇洒点好不好,一个女人的思念,到底能卑微到什么地步,也不过是透过种种方式,减少铺天盖地的相思之苦,心里好受了又要面对接踵而来的现实难题,再度摆上一幅臭架子来严实自己,让自己看上去高高在上!在长久以来对父亲的思念中,我也悟出不少道理,思念就是意淫!

    「嗽嗽嗽—」三道身影闪进了空间船,那船而如同一叶高舟一般,摇摆晃悠的消失在空间虫动里。

    我坐在船上,这个陌生漆黑空间,千篇一律的飞驰已经七天了。我还是躺在船头甲板上,空间船的风帆因为空间压力的缘故,我的耳边满是「磁拉磁拉」的声响,我听到了极速之下风声被切碎的哀鸣,杂音聒噪的另人难耐,我无奈的闭上眼,努力想使自己睡着,原来我盼了那么久,外界的冬天到了吗?秋天枯叶还抓的住吗?

    「你行吗?现在是深夜了,虽然跟外界隔绝!」恍惚间,听到了船舱里母亲与二伯的对话。

    「可以的,没问题!」二伯认真的说又道「弟妹,你靠旁边休息一下吧!就算不休息,打坐下也好!」

    这几天或许是母亲太过疲累了,另走几天的夜晚她都睡得不舒服,好几次都来我房间与我同眠,我心里深深明白,原来强大的母亲,在面对思念中的人儿,忽然要相见了!这一切自然躺她心绪不宁。迷蒙中我看见母亲缓缓躺在伯父身边的木椅上,因为我父母的变态体制遗传,我的双眼便是千年难得一件的,淫眼三花瞳,在我的目光下黑夜如同白昼!我看见母亲好让自己躺得更平缓,缓缓收弯膝盖,背着二伯,如同刺猬一般地蜷缩起来。

    母亲为了见父亲,换过穿上了他那件雪白的碎花连衣群,她侧曲着双腿,裙摆就只能遮住到雪臀下面一点点,凝脂般的白嫩腿肉出现在我眼前,一到节白腿裸露在空气里。

    由于外界的飞驰而过的空间,漆黑一片,时空船内昏暗寂静,除了我他们两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不过那曲线轮廓以他们这等高手,还是隐约可见的。二伯忍不住多看了那并夹的两条美腿几眼,他的表情有些激动,双手在船舵上握的更紧了!在船头上躺着的我,此时偷眼看着船舱里的情形。假装睡着努了努嘴。

    我看到二伯此时肆无忌惮的欣赏母亲的双腿,让我想起蛇人族的小孩对我说的话,这种眼神就是雄性对雌性的求偶苛求,在淫扉的蛇人部落中,活色生香而肆无忌惮的交配,我已经看的不厌其烦,只是,二伯怎么可能对我母亲露出这种表情的?这是谁允许的,我开始独自生起气来。

    而后好奇心之下,我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周遭掠动的风势,让我烦躁的心情稍稍有些放松,风吹进了船舱,吹起了母亲裙摆的一丝边角,飘飘荡荡,母亲曼妙的曲线玲珑晶莹,美杜沙女王那妖娆娇媚的躯体,是那些凡夫俗子一生意淫的对象。此时看着母亲雪白的

    二伯继续在母亲娇柔的yd裡插弄,把母亲弄的如痴如醉,再也管不了什麼矜持了,猛的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二伯的头,口中的娇喘不停,呻吟声越来越大,荫户中的水声与嘴里的娇呼混在一起,越来越激烈。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