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紫研终于坐不住了,软软的就要摔下来,韩枫连忙扶好她,抱著她下来放到席子上,紫研四肢无力,韩枫让她的后背贴著自己的胸膛,果然紫研心生安全感,缩著腿让安静的让韩枫抱著,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想不想让下面的嘴吃棒棒糖啊?」韩枫咬著她耳朵小声道

    「想,人家好想哦!」紫研尝过刚刚那种味道,韩枫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韩枫挺起腰杆,鸡巴在她臀部移动,紫研飘在云端还没回过神,一股坚硬的大棍从身后狠狠的侵入自己那小小的细缝,她「哇啊」的疯狂的大叫,叫的更杀猪一般,这破瓜之痛,紫研抬起脸来,泪离满面,回头盯著韩枫,哭的梨花带雨道「呜……我好疼啊……叔叔骗人……我好疼啊!母狗穴要被棒棒糖插裂啦…

    …呜……」随著哭声,那殷红的血掖从紫研的大腿根处流了下来。

    「别哭……叔叔不骗你……这不是疼……吃东西怎么会疼呢?这是辣……酸甜苦辣……这是辣的味道,一会就甜了!」韩枫还在哄骗著,而身下的鸡巴却也不敢动,怕真把这小嫩穴给插爆了!

    年轻人果然有充沛的活力,才转瞬的功夫紫研便适应了韩枫的鸡巴,转而韩枫开始动起了腰,紫研觉的现在小穴中痒极了,韩枫捧著她的屁股飞快的插动著,以韩枫的淫皇能力,把个紫研干得时而仰首时而低头,紫色的秀发飞飞摇摇紊乱散扬,浪声断断续续连绵不绝。

    「哦……哦……好甜啊……哦……叔叔小骚货好甜啊……你的棒棒糖真好吃……」紫研终於不顾羞耻喊出来。

    「小骚货要不要叔叔拿棒棒糖插啊?」韩枫边送边问。

    「要……要……你好棒……母狗穴……好甜……好舒服啊……啊……啊……」

    「小骚货……快叫我相公!」

    「啊……啊……好……好……相公……啊……好相公……啊……美死了……甜死了啊……啊……好硬的棒棒糖啊……啊……好……母狗穴好舒服……啊……好爽啊……哦……哦……再用力……小骚货啊……舒服死了对……对……啊……啊……」

    韩枫忿忿的猛干著,把被药尘当初的冷落和怨气都发泄在紫研的小穴里,紫研初经人事哪经歷过这等性爱,哀哀的不停讨饶。韩枫的鸡巴硬得胀痛,在肉缝里捅进捅出,紫研年轻的穴儿口痉痉地将肉棍子箍得又紧又爽,韩枫每一拔出,那腔内的肉壁就从根部直箍着gui头颈子,这就是就是春情少女少女的美穴啊?韩枫心中大爽,干得满头大汗,硕大的鸡巴梆梆的。

    「好叔叔……嗯……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下子……嗯……母狗穴吃不下了……嗯……小骚货还小……啊嗯……啊……插的好厉害……棒棒糖真会插母狗穴……」紫研可怜的说。

    韩枫又多抽了叁四十下,才老不愿意的拔出来,紫研马上就僕平在席子上喘气,韩枫乘机将她翻转过来,她已经没有力气来遮掩羞人之处,韩枫摸著她的小腹和耻丘,那儿纸有稀疏的几根毛,白秃秃一片。

    「小骚货……母狗穴……还是白虎母狗!」韩枫得意的说。

    紫研张臂要文强抱,韩枫伏到她身上,她初尝滋味双手双腿便将他勾得死死的,韩枫移动屁股寻好位置,往前一送,紫研仰脸「哦……哦……好叔叔……」

    轻叫,俩人又连成一体。

    韩枫这回轻抽缓插,俩人甜蜜的吻在一起,彼此轮流吸吮对方的唇肉。

    「真是个小骚货!」韩枫抚著她的脸说。

    紫研用力的抱紧他,说:「叔叔再插我,快,母狗穴又饿了」

    韩枫不敢怠慢,立刻就耸动腰骨,将她小穴儿干得「渍渍」响。

    「好叔叔……啊……母狗穴又要流口水了啊……啊……要来了插我几下……

    狠的……嗯……」

    「好乖乖……叔叔爱你……干死你……好不好……乖骚货越干越漂亮……对不对……」韩枫边干边说。

    「啊……啊……好舒服……啊……啊……好叔叔……好好相公……啊……啊……小骚货喜欢你……哦……哦……我……我……啊……啊…啊……母狗穴要飞啦………」

    「噢……小骚货……老子也要来了……」韩枫咆哮一声死死顶著那肉穴。

    「啊……啊……叔叔啊……流了……流了……啊……啊……」

    紫研底下又流了一滩,穴儿收缩得又窄又热,韩枫再也把持不住,精关一鬆,积蓄多年的阳精统统射进紫研的最深处。

    紫研刚和韩枫温存完,那韩枫却塞了几把糖果给她,把她赶了出去,美其名曰炼药,紫研转来转去实在找不到回去的路!忽然此时的紫研觉得头痛欲裂,全身猛的剧烈的颤抖起来,发现自己的身子居然而原本很小的胸部也渐渐挺立起来越来越大,身高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起来,啊……一声痛苦的娇呼,紫研昏倒在院子的过道处。

    太古虚龙一族,传承龙神血脉一但苏醒,能量爆涨,而紫研刚刚确实从幼年期因為破了处子之身,踏入到成熟期,当然那身体样貌也极剧改变,现在变的是成熟的少女,双十年华好不美丽!

    过道处一道消瘦的小人影拿著本书慢慢走来,这间宅子极為隐秘,纸住著两个人,一位是韩枫,而另一位便是他极力保护的才十一岁的儿子韩寒,这时候他走过院子过道,忽然脚下一伴一个跟斗摔倒在地,双手按在一件极是柔软的物体之上,整个人楞了下来,一个绝色的美人倒在地上,韩寒根本没见过如此美女,因為父亲的严厉他从小就很少出门,所以天天呆在家里读医书,哪里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紫研缓缓苏醒过来,睁开眼也没发觉此刻缩小的袍子,盖不住身上重要的部位。怀盼四周,却看见一个十一二岁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坐在院子一边。

    「喂……那个……我……啊呀……」

    紫研一站起来便觉得高了许多,这也没什么,纸是却看见韩寒坐在角落,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和韩寒就都一起愣住了。

    韩寒两腿张开,裤子褪到脚跟,正在自慰。

    紫研目瞪口呆,一句话讲了一半活生生地吞了回去,她虽然意外,反而比不上他所受到的惊吓,韩寒整个人一抖,眼睛瞪得像牛铃,浑身僵凝著,纸剩下右手茫茫地继续套动著。

    韩寒今天看见如此美丽的女子出现,又见她吃落的身躯若隐若现,这是他长这么大从没经歷过的感觉,他边看边勃起,鸡巴在裤襠中不停的抗议。 等放下紫研,又看她如此曲线玲瓏剔透,身上重点也遮掩不住,实在熬不下去了,又不敢相她动手,他马上躲在一边,一边看著美女半裸露的身体,一边来自慰泄火。

    小小的脑袋里就都是紫研丰腴的身体,彷佛在他眼前摇摆、摇摆、摇摆……

    他不无法忍耐,掏出老二,闭上眼睛,想像紫研的美妙身体,他套得天昏地暗,紫研已经清醒他却也不知道,等紫研站在自己面前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紫研看他一副惊吓过度,又挺著根鸡巴的表情,突然觉得好笑,便沉声说:「你掏出棒棒糖干什么?自己吃吗?」

    韩寒觉得紫研问的古意,他却诚实的说:「其实……其实我在想你……才掏出来的……」

    紫研对这个答案倒是十分意外。

    她不由得困惑地眨起眼儿来,想我就掏出棒棒糖来?难道要和老子叔叔一样喂我棒棒糖吃吗?难道?我吃男人的棒棒糖,他们也会很舒服吗?此时想起韩枫射精的表情时,紫研何等聪明自然是明白了过来。

    「那你想得还满逼真的哟……」紫研看著他手中硬梆梆的棒棒糖说。

    「我……我……」韩寒知道紫研在注意他的鸡巴,他羞赧的转身背对紫研,并且分辩说:「其实,我纸是随便想想而已……」

    「是吗?」紫研有趣的走进他道:「你继续啊,怎么你棒棒糖长这样」

    韩寒呆了半天,说:「这样子,我看著你……想不起来……」

    紫研靠在柱子上,横缩起一条腿,她就纸有穿著一件白袍子,下半身一件亵裤在刚才已经湿透了,韩寒回头看著,眼珠简直要爆出来了,紫研说:「这样你应该很甜吧?」

    韩寒的手飞快的动起来,没有时间回答紫研的话。紫研慢慢的向他走去,两叁步就到了他背后,她好奇的弯腰低头,看清楚韩寒手中的家伙,韩寒心想反正丢脸不如就丢到家,不再遮掩,让她看个够。

    有道是弟如其兄,韩寒的鸡巴也像他白白净净的,但是结实精悍,一颗gui头却是很大,有点像是大蘑菇。他用力的套著,突然gui头上传来美妙无比的感觉,他一看,原来是紫研张开手掌,让他的gui头顶在柔嫩的掌心,韩寒爽得差点要叫出来,浑身都在颤栗,紫研诧异的问:「棒棒糖怎么长这样了?」

    「好爽哦……」他困难地说。

    「这样就爽吗?」紫研耻笑著他:「你的棒棒糖真没用!」

    紫研将手掌合包,磨动他的马眼,韩寒已经在大声呻吟。

    「真是个笨蛋……」紫研说。

    「阿姨……阿姨……我……」

    「阿姨?」紫研一楞,此时才看向自己的身体?啊?又变身了!

    紫研不管这么多,拨开他的双手,亲自替他套动起来,嘖嘖,这棒棒糖越来越好玩了,虽然并不比叔叔差,却是奇硬无比,紫研有趣的捋上捋下,韩寒斛觫得更厉害了。

    「啊……啊……」他沙哑的叫著,一股热精直喷而出,紫研不及走避,下唇上沾了一些。

    「唔……怎么不甜呢?」紫研轻轻舔了一下精掖。

    那鸡巴依旧抖抖的跳著,却没有软下去的跡象。紫研等他把浆水都射完,又轻轻的套动。

    「喔……好舒服……」韩寒说。

    「嗯?难道棒棒糖不一样味道也不一样?」紫研玩著他

    「萧炎哥哥……你给我炼药好吗?」紫研站在他炼丹炉前道。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