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炎见她流了一屁股水,怕她骚过头,就侧躺着身,撩起她一条腿从背后将鸡巴顶到穴口,往前一送,马上进去了半根,这穴儿又暖又紧,真是舒服。

    「哦……好弟弟……快多进来些……」云芝浪叫,可惜萧炎在他身后二尺之外虽然下身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却被空间之力阻挡听不见她喊。

    ……

    在这片迷离红雾之中,萧战望着近在咫尺的纳兰嫣然,那骚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鸡巴一下子便硬的通红,其娇艳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如灵魂出壳,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人间极乐。

    纳兰嫣然吸入粉红空间里的淫媚之气,觉得身形飘荡,神游太虚,再想起与那萧战的枉日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予自己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让她怎么那般骚荡,赤裸裸的身子连连扭动,毫无顾虑。

    萧战忍耐不住那粗大的手,抚摸着自己粗大的鸡巴,对准那桃花秘地,望着纳兰嫣然迷人眼神,照射入自己胸膛,心神早以荡动不已,那跨下的鸡巴对准那殷红的美肉穴,虎腰猛然一挺「噗嗤」一声,一只硕大的鸡巴深深顶在yd深处,她不觉四肢紧紧纠缠他,她抱得更紧了,似怕爱郎他跑了,并送上香舌。

    萧战知其娇情,故意吊着她味口,用上衣布料抹了把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吻温存起来。

    「嗯……萧郎……你好狠劲啊,加上粗壮的东西,搞得嫣然魂飞魄散,使我迷茫,快乐得如登仙境……我爱,萧郎,嫣然知道你也深深爱着我……望你今后不要抛弃我,我们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间极乐,萧郎我要做你的妻子……」

    她手抚摸其面,二迟之内,望着那刚毅的中年俊脸深深注视着他,一对修长发达得双臂像两棵小树,一张大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嘴角粗诳的胡渣更显男子魅力,额角流着一些汗水,粗壮的臂,紧抱着,缠绵着,其粗壮的鸡巴硬挺着,还插在自己肉穴里。

    萧战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纳兰嫣然,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么壮而有力。

    纳兰嫣然情不自尽的,抱着他脖颈,一阵狂吻,一股男子气息袭来,使她心里一阵神荡心摇,飘散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如梦初醒般在美妙的音曲里,一个心儿,狂跳飘渺,如同二人此时紧紧交缠在一起的身子一般,随着这梦幻般的粉红空间……飘﹑飘﹑飘。

    萧战为其艳姿,惑人目光,丰满白嫩的玉体,娇柔无比,像似得到鼓厉一般,更是精神抖擞,再度寻欢做乐,腰部一挺猛抽猛干,每抽插一次,鸡巴的内茎死死低在穴心,在穴中猛用劲的,提起鸡冠,大刀阔斧的操,才数十下,纳兰嫣然已被干得欲仙欲死,荫精直喷,花心乱跳,yd内阵阵抖颤,嘴中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啊……好心肝……啊……我爱你萧郎……你操死我了……好亲亲……咬呀……呀……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操了……」

    「我没有命啦……呀……哎……你真要操死我……骚穴……吗……嗯……」

    纳兰嫣然这时已被操昏了头,萧战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又连续的插了数次,全身酸软无力起来,这也难怪,二十余年都末近男人,近日才初经人事,而萧战鸡巴粗壮有力,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娇媚的浪哼着,激起他像疯子一样,更像脱僵野马,在草原上尽力飞驰着,他紧搂着她的娇躯,也不管身下女子的死活下虎腰用足气力,一下下狠狠干下,急插猛抽之间,大gui头像雨点般碰在她的花心深处,浪水淫掖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小穴里一阵阵的向外流,雪白的屁股以及大腿根都湿了一大片。直操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呀呀」之声都哼不绝口,萧战才怜惜的轻抽慢插。

    纳兰嫣然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萧郎……你怎么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嫣然?你忘记叫我什么了?」

    「讨厌,不准乱讲啦!」

    「你叫不叫?」

    萧战猛的抽插数次,紧顶纳兰嫣然的荫蒂,不住揉擦磨擦,直揉得荫蒂与嫩腔,酥酥麻麻的,心里发颤,连忙大至叫道:「我叫!我叫!」

    「好快叫!」

    「我的大鸡巴公公好厉害,差点给你操散了,坏公公!」

    萧战故意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小穴被大鸡巴捣散了。」

    羞得她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他那轻狂,终于说了,只乐得他哈哈大笑,他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萧郎……我的冤家!」

    萧战心满意足的,征服了这个尤物,继绩抽插。

    却不知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将这片梦幻空间中,乐不思蜀的两对男女悄悄拉近,两对纠缠在一起的身子慢慢的靠拢,此时已经不足一丈,而在这片奇异的空间中当事人却丝毫未知。

    不知道什么时候,云芝正享受着萧炎强而有力的抽插,在恍惚间忽然觉得有什么肉体碰到了自己的手臂,她惊异的转过头发现二尺以内,碰在自己肩膀上的是一只男人粗诳的手臂……

    此时萧战正在拼命耸动的腰枝抽插,忽然感觉手肘出传来异样的感觉,仿佛接触到什么柔软无比的物体,他一边耸动着腰,一边缓缓弯下腰,在二尺以内的距离下,望见一张绝美而微红娇媚的玉蓉,身体猛然一震,如此距离下那美人也回望而来看见萧战,瞳孔也是一缩,两人楞在了那里。

    云芝忽然看见陌生男人的脸,赶紧双手抱胸,自己的荫户却正被萧炎的鸡巴狠狠插着!满脸的舒爽,娇媚的红唇轻轻哼着,淫荡而骚媚模样深深刺激着近在咫尺的萧战。

    「云韵……」萧战猛然瞳孔一缩,因为数年前倒是见过这云岚宗宗主,可是当年这云韵还是年轻一辈的首席弟子。

    「萧伯伯?」云韵也在记忆之中找的了怎么个人,当年也有过数面之缘的萧战。

    她自己此时这个样子居然被一个长辈看在眼里,真是羞死人了,可是这该死的萧炎却猛的抽插不止,简直把她灵魂都操出体外一样,此时他发现这男人与萧炎几乎很是相似,眼神忽然下移,发现他也在连连耸动着腰枝,在看到那萧战身下正压着一具雪白的肉体,可是两尺之外的部分却看不清了……猛然想起,原来这萧战也在做着自己一样的事儿,她羞的满脸通红。

    「云韵,你怎么在这里?」萧战挺动着缓缓挺动着腰操干着纳兰嫣然,眼睛在二尺以内的云韵身上乱转,这美人当真美的不可方物啊,与此时自己身下的纳兰嫣然也不晃多让啊,在看那身下一只鸡巴却在云韵的肉穴里进出,显然这云岚宗主也正被一个男子操穴

    「萧伯伯别看我!」云韵一阵大羞遮掩着赤裸的娇躯。

    「没想到圣洁如天上仙子的云岚宗主居然在人跨下承欢,这是骚媚之极啊?」萧战极其疼爱自己的小儿子,所以他也自然而然的很是憎恨云岚宗,此时他鸡巴疯狂的在纳兰嫣然的小穴中进出,嘴角泛起冷笑又道「云岚宗的人果然,逐个是淫娃荡妇,你知道被我骑在跨下的是谁吗?」

    「萧伯伯……你……你别在说了!」云韵又是大羞伸出双手悟住自己的脸,可是耳后已经一片通红。

    「嘿嘿……知道吗?被我骑在跨下的女子正是你的好徒弟,纳……兰……嫣……然……」萧战向吃了兴奋剂一般拼命狂抽越发放荡的冷笑道。

    「嫣然……不……这不可能……」云韵身子一震猛的伸开遮掩的手掌大惊道,心中暗想,自己那乖巧的徒儿?根本不肯可能是她!

    「哈哈,怎么?不信吗?那好……我边拉正她身子让你看看?」萧战冷笑一声抽插动作缓慢下来,正想动手拉起纳兰嫣然。

    「不……不要……我信……我信……啊……萧伯伯请你不要让我和嫣然见面……」云韵大急的嚷道,此时萧炎依旧乐此不疲的用鸡巴在自己穴内进出,几乎另她忍不住扭动起腰来迎合,可是如果萧战身下真是自己徒弟,在这种时候云韵自然不想让一向尊敬自己的徒儿看见。

    「呵呵……你这么骚还有什么好怕的?」萧战心中大爽,让着云岚宗主吃瘪也可谓给自己小儿子抱了仇,他缓缓伸出右手按在云韵那应剧烈耸动而乳波极剧荡漾的乳房上,捏着殷红的奶头轻轻捏动。

    随即云芝便慌了一下,而又不敢拍掉这萧战作怪的手,生怕他一个生气就让自己与纳兰嫣然面对面,转眼他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去感觉那在插在自己身体里面萧炎的鸡巴硬得扎人,显然这萧伯伯为自己美色所动。

    而两人的另一头,那萧炎和纳兰嫣然这对准夫妻,也在命运驱使之下碰面。

    「纳兰嫣然?」萧炎抗着云韵的腿,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嘴巴惊讶的张了开来。

    「萧……萧炎……」纳兰嫣然的心中震撼比前者要来的大的多,在这种情况下怎么遇见了他?她心中无味杂交不知如何是好,此时自己在萧炎的父亲身下承欢,而此时又好死不死的在这种情况下碰见萧炎,这种事简直是匪夷所思。

    「哎呀……纳兰嫣然……云岚宗的首席弟子,今天在这里做什么呢?」萧炎的面色片刻就恢复如常,萧炎的性子什么大风浪没见过,这种时候当然不会惊慌的不知所措,他望

    「啊……天哪……不……我已经到了……啊……你怎么还……还在操我……你这是什么鸡巴……哦……不要了……啊……天哪……我真要死了……你妈要升天了……了……啊……你好好哦……萧炎好儿子……啊……又…………好……别停大鸡巴儿子……别停……对……插穿我……啊……操死你妈这浪货……你妈骚死了……来了来了……啊……啊……爱死你……来了啊……啊……」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