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那闭目的萧炎。云芝也刚想运用淫气压制。不过当她运转淫气之时。这才抓狂的发现。自己的淫气已经被紫晶封印完全封住。哪有什么东西让她来压制体内的欲火。

    随着心中欲火的缭绕焚烧。云芝明眸也是越来越迷离。欲火正在驱逐着她的理智。

    「你自己慢慢压制吧。我不能留在这里了。我要出去!」一阵凉风在山洞吹过。让得云芝清醒了一点。当下银牙一咬。竟然是对着山洞外跑去。

    原本在压制体内欲火的萧炎。听得云芝这话。不由得骇得魂飞魄散。让你出去了那还得了?到时候铺天盖地的魔兽会把这里给堵死的。

    急忙睁开双眸。萧炎跳下石床。急忙一把从身后抱住了云芝。

    当萧炎手臂环上那柔软纤腰之时。云芝的身体骤然僵硬。条件反射般的转身一巴掌对着萧炎脸庞扇去。不过由于此时状态太差。导致那贴着萧炎脸庞的玉手。却是柔软无力。宛如是情人间的按摩一般。

    「大姐啊。万一你跑出去后暂时失去了理智。你要知道。有些魔兽对人类女人同样是有兴趣的啊。比如那合猿……」

    合猿两个字一入耳。云芝俏脸顿时苍白了一分。她也听说过这种名声极其恶劣的淫兽。心中一想着自己若是被这肮脏的东西沾过。她便是有种作呕的感觉。

    这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被逼得急了。云芝忽然小嘴一张。一口咬在萧炎的肩膀上。然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男子气息。她体内的燥热。顿时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一般。猛然的腾烧起来。那咬在萧炎肩膀上的小嘴也是缓缓松开。一条丁香小舌竟然悄悄的滑了出来。轻轻的添在那犹如被母猫啃过的伤口之上。

    肩膀上传来的湿凉。让得萧炎身体骤然打了一个颤。体内好不容易压下的火焰又是腾烧而起。手臂逐渐用力。紧紧的勒着怀中那柔软的纤腰。

    迷糊之间。萧炎脑袋一歪。嘴唇上竟然传来柔软的感觉。嘴巴微张。一条湿润的小舌。忽然莫名其妙的钻了进来。

    两条舌头突兀交缠。萧炎眼瞳猛然大睁。此刻他。犹如被那天雷劈中一般。身子骤然的僵硬了起来。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是盘旋着一句话。

    「老子初吻没有了……」

    条舌头在萧炎嘴中不断的纠缠着。一张舌头快感不断的侵蚀着萧炎的心灵。手臂越来越用劲。似乎是想要将怀中的女人融进身体一般。

    随着体内欲火的膨胀。萧炎迷糊之间。一只手掌不由自主的攀上了云芝的柳腰。微微游动。然后穿过黑袍。摸上了那犹如温玉般光滑娇嫩的肌肤。

    今日药老在那天悄悄离开狼头佣兵团马队后,便一头窜进了魔兽森林中四处寻找着黄莲地精,在此之间发现了一场旷世大战,紫晶翼狮王与一名人类强者颠峰对轰,两败惧伤,此时因为灵魂之力有限不能长期

    两人的身体这般亲密接触。萧炎与云芝。都是轻微的颤了颤。呼吸逐渐急促的萧炎。手掌缓缓移上。片刻后。竟然是一把握住了那柔软翘立的圣女峰。

    女人的敏感的带忽然被袭。这让的被欲火占据神智的云芝迅速清醒了一点。察觉到两人现在的亲密姿势。俏脸猛的浮现一抹苍白。闪电般的与萧炎的嘴分离。咬着银牙。艰难的低声道:「药岩。你……你若敢对我做那事。等我回复后。定要杀你!」

    因为欲火焚身的缘故。云芝的声音隐隐带着几分酥麻。不过认真的话音中。竟然是罕见的略微带上了点点哭音。

    云芝的话音。犹如一把重锤。狠狠的砸在了萧炎脑袋之上。顿时让的他脱离了欲火的控制。察觉到自己的手掌竟然握着对方的娇乳。脸庞涨紫。赶忙抽出手来。体内淫气狂猛运转。拼了命的压制着翻腾的欲火。

    在萧炎压制着体内欲火之时。云芝的神智。再次被欲火侵占。玉臂环着萧炎的腰。玉颊不断在他的胸膛上摩擦着。不过就在神智即将再次退散之时。云芝美眸中忽然滴下晶莹的泪珠。模糊的声音从那诱人红唇中传出:「药岩。我若失身。必先杀你。然后自杀!」

    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脸颊一路滑落。最后掉在萧炎胸膛之上。冰凉的感觉。让的萧炎嘴角浮上一抹苦涩。轻叹了一口气。心头出声问道:「老师。别装死了。怎么解除这破东西的药力?」

    「嘿嘿。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哦?这女人恐怕在加玛帝国的的位恐怕极高。你若是……」药老戏谑的笑声。在萧炎心中响起。

    「别玩了。她不是那种谁要了她身子就会跟着谁走的女人。刚才你也听见了。若我真是趁人之危。她醒后。第一个杀的就是我。」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头望着美眸迷离。俏脸酡红的高贵女人。轻声道:「我能察觉到。她不是在说笑。以她的性子。恐怕真干的出。」

    「呸。多好的机会啊,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女人往往是口是心非的,你现在上了她,她的什么都是你的,你赶紧把事办完,你才是老夫的好弟子」药老愤怒的喊道。轻吸一口气然后又冷笑道的道:「难道认为自己是小鸡鸡?插人觉得自卑?」

    「呸,死老头再说一次,我不是小鸡鸡!」萧炎猛的身子一抖象是触动了什么神经般脸色涨红怒道。

    「不是小鸡鸡,你就上啊?你是不是个男人?你萧家居然出了你这种孬种,有逼不操,阎王也不让你报道!你听过没有?你这个小鸡鸡!」脑海中药老的灵魂之力越发冷笑的嘲笑道。

    「我不是小鸡鸡,我不是孬种!!」萧炎双眼变的血红!

    萧炎大受刺激之下,狂性大发,猛的将云芝扑倒在地,他抬起头血红着双眼,将自己的嘴猛压在这个漂亮而圣洁的云芝香唇上,舔着,磨擦着,拼命狂吻,云芝也是外行,不知怎么办才好又受春药刺激,仅仅的一丝理智也快将失去。

    萧炎搂住她的腰,双手下滑,在她丰盈的屁股上抓着,揉着,拍着,云芝呼吸粗浊了,本能地扭着腰,想躲他的手,哪知这样,在萧炎眼里更为刺激。萧炎将舌头伸进他的小嘴,云芝牙一张,香舌已被萧炎吮住,又是吸,又是砸的,此举令两人欲火急速上升。萧炎又把手伸到云芝前胸,隔衣抚摸,结实,柔软,弹性十足。

    此时萧炎灵识又在身体里一转,已经不见了药老的踪迹,心中此时才想起,原来老师是在激自己啊,心中有些感动,看着身下欲火难耐的女子,既然已经到这份上在不有所行动,这种便宜还不占,那真是王八蛋!

    捏在柔软丰满的胸部上,太好了,美妙的感觉,使萧炎掀起她的衣服,将白色亵衣解开,云芝试图阻挡,哪能挡住。

    眨眼间,一对尖挺,雪白,圆润的乳房便亮相了,粉红的奶头比樱桃诱人,令萧炎疯狂。他双手齐上,握着它,捏着它,挑逗小奶头,尽情享受,云芝也在享受,爽得她呻吟出声。

    萧炎一下子钻进半解的亵衣里,中指食指夹住小豆豆,拈动起来,并且说:「杀了我啊?……杀了我啊!……」

    「哦……哦……我……哦……我不理你了……哦……我……我真会杀了你……」云芝抱守心田最后一丝清明,不让淫毒侵蚀,双手合十运气抵挡,根本不能分身抵抗萧炎对自己圣女峰的亵犊

    萧炎用嘴巴在乳房上做秀,揉着这只,吮着那只,一会又掉换一下。

    萧炎忽然放开肆虐的手滑下身子,跪到云芝脚边,将脸埋在她胸前,软绵绵的,真舒服。云芝手指摆动了几个手印指决,苦苦抵挡着淫毒,却忍不住重重的喘起来,原来萧炎将头躲进了她的亵衣,在里面为所欲为,用嘴巴在乳房上做秀,揉着这只,吮着那只,一会她哪能保持冷静。

    萧炎是如此灵巧,戏啮着豆腐般的细嫩乳房,云芝被逗得全身不对劲,暗暗交磨起双腿,牙齿咬住下唇,灵台那最后一丝理智缓缓崩溃。

    「哎呀……」云芝难过的说:「药岩……哦……我……我……操你妈……」她疯狂的怒骂,咆哮,平时云岚宗里万人之上的庄严女子,想不到竟然骂出如此粗俗的脏话,仿佛将心头的怒火与欲火发泄出来,低下头,狠狠的瞪着从自己亵衣领口正疯狂吸吮自己乳头的萧炎,突然他又钻出亵衣外面。

    「云芝我要把你剩下的衣裳都脱掉了……」他淫笑的看着她说。

    「不可以……」

    他把云芝的亵衣从左肩头向下轻扯,尽管她左闪右躲,马上露出一大片的雪白,他再把右边也拉下,因为云芝的身材极好,自己又是朴实节省的女子,此时长年穿在身上的亵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的太小太紧身了,导致她现在双臂变成被自己的亵衣捆住,里面粉红色的奶头硬立在高高挺起的乳房上,她两个又红又尖的小突起非常清晰诱人。萧炎就吸住了一颗,云芝手捏着运功印决,没有手可以来保护,听任他胡作非为,只有嘴上继续恫吓着:「我……我这次……真的……杀了你……杀了你……然后再自杀……以后……都……不理你了……」

    萧炎古灵精怪,挤进她两腿中间蹲着,她的内裤儿因此撑缩得往上皱起。

    「我老师说有逼就操……替天行道……」萧炎在她腿根处吻着:「痒不痒啊?爽吗?」

    「你……无耻……下贱……卑鄙……我……我……哦……哦……不要……」云芝被他弄得语无伦次了。

    「痒不痒啊……」萧炎的舌头一直往她大腿根处吻去。

    「不痒……一点也……哦……也不……」云芝突然低呼了一声:「啊……」

    原来萧炎的手指隔着肉裤,压在她的荫阜上,并且在上下地撩动。

    「哦……不……不要……啊……药岩……真的……不要嘛……」云芝忽然转成撒娇的说,她的理智终于在淫药的作用下被漫漫侵蚀了。

    萧炎把潮湿的手指拿到她面前,问说:「啊,小芝儿……真的不要吗?」

    看着他手中微微潮湿的手指,云芝飞霞扑面,双眸半闭,嘴里不时的道:「啊……啊……不要……药岩……你好坏呀……」

    萧炎意气风发,一扫平日的小鸡巴的自卑相,其实当第一眼看到云芝,那裤裆底下的小家伙就硬了。

    萧炎将手伸进云芝的肉裤,摸索着她的神秘地带,芳草凄凄,滑不溜手。草里,藏一眼温泉,把萧炎的手都弄湿了,那里什么样?他想知道,这么想着,就把云芝抱上柔软的绿色苔藓,然后动手,从上到下,彻底的扒个精光。羞得云芝不敢睁眼,萧炎把自己也扒光,性致勃勃的趴了去。他在云芝耳边问:「想要吗?」

    在熊熊欲火的燃烧下,她的灵台已经完全被欲望侵蚀,双手原本捏着印节,也缓缓攀上了萧炎的虎背,媚眼半开半合娇滴滴的羞涩道:「想……想要……」

    「想要什么?」

    「我想要……」

    「说嘛?」她贴着耳俏脸涨的通红说

    云芝又撕撤掉自己的肉裤儿,还是骑在他身上,用荫户去磨擦着鸡巴,鸡巴就逐渐的硬起来。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