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叁大奇淫瞳孔,碧淫叁花瞳,千淫白瞳,九幽妖淫瞳……果然名不需传,好个千淫白瞳,小医仙陶醉的上下骑个不停,越奔越快,忽然一屁股坐到底,浑身发抖好像在哭泣,药老连忙也将鸡巴上挺,原来她来高潮了,纸见那yd之中如万虫蠕动,那殷红的小穴显出淡淡的绿光在与药老阳物的交接处,此时如同千万软虫轻咬著鸡巴。

    「厄运淫毒体……」药老身躯猛然一震,心中暗想:没想这世间还有此等存在,今日还能与这绝世淫体交欢老夫也不枉此生了。

    药老既然以知她乃厄运淫毒体,自然不想让她休息,马上又动手将她捧著套起来,还恶劣的拿拇指在她肛门口按捺,那肛门收缩的排斥他,药老弄了一些淫水涂在上面,再一用力,半截拇指就插进肛门去了。

    「噢……好哥哥……不要……」那小医仙终于叫出声来。

    忽然另一头少团长翻了个身嘴角蠕动了几下,俩人赶紧停下来,等他再度沉睡,药老才偷偷回复动作,小医仙回头不满的瞪他一眼。

    药老见她感觉强烈,不敢再过份刺激她,但是插进去的一截拇指还是让她夹在那里,他挺动鸡巴,专心的操她的穴。

    那小医仙很不济,才没多久又泄了第二次,同时失去体力,软豁得像河里的鲫鱼一样,让药老没法再操。药老纸好将她摆回她的座位,放低她的身子,替她脱去叁角亵裤,她还是做作的稍稍抗拒,药老俯身到她上面,肩起她的两腿,鸡巴重新插进荫户,更快速的操起来。

    那小医仙腿儿纤细,双腿上伸弯曲的摆在自己两边大乳房上,让药老插得又深又密,不断的顶在她子宫口,引起穴肉连带的收紧,夹得药老舒服透了,不免更卖力的抽插,让她不停的喷出浪水,浸湿了软垫甚至车窗帘。

    那小医仙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过,咬牙切齿,紧蹙眉头,药老看了不忍心,就又去吻她,她像荒漠遇甘霖一样,贪婪的吸著药老的唇,药老将鸡巴动得飞快,那小医仙「唔……唔……好哥哥……好深……不要了……」穴儿连缩,又来一次高潮。

    这回她真的不行了,一直摇头告诉药老她投降,药老也不强人所难,拔出鸡巴躺回软垫上,那小医仙虽然已经全身瘫痪,一双媚眼却睁得老大,在看药老的鸡巴。药老也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休息,那小医仙伸来左手在鸡巴上摸著,很讶异它的粗大,药老将她拥起,她幽幽的说:「好哥哥……你好棒哦……你这年纪真的是淫宗强者吗?」

    药老抚著自己的脸颊说:「可是小女娃你刚才还打我,是不是淫宗再试一次便知道了啊!」

    「啊……不要了,不要了,你那么坏欺负我。」她说。

    这时候天色已渐渐亮起,药老贴著她的脸,温柔亲吻她的腮,她心满意足的闭起眼睛。一会儿之后,小医仙休息够了,找来手绢擦干净身体,羞涩的扣上医师袍穿回裙子,药老还是挺著鸡巴坐在那里。

    她看药老直立的鸡巴淫宗之物,笨笨的问:「哥哥你怎么办?」

    药老巴不得她有此一问,废话淫宗鸡巴怎么可能这样就泻。马上说:「你给我啜啜鸡巴?」

    小医仙摇头说她不会,药老就教导起她来。他要她伏下,右手握著鸡巴,用舌头去舔gui头,那小医仙起先不敢,还连连作呕,废话淫宗鸡巴进的去就不错了,现在小医仙的口中被塞的是密不透风,药老说好说歹,她才轻轻尝了一下,发现也没什么太不好的味道,终于慢慢的吃起来。

    药老指导她怎么让男性舒服,她也用心的学著,药老猜她一定是处女,就是不知道这处女膜怎么没的,随后忽然想起厄运淫毒体运转之时,yd如同万虫蠕动,怕处女膜早以被那澎湃的厄运淫气所破。

    她一边含著,还一边抬头来瞧药老的反应,药老也看著她嫵媚吊起的眼珠,他现在相信了,千淫白瞳果真是淫荡的象征。

    她又舔又套,药老虽然是淫宗强者坚硬而迟顿,毕竟也不是天下无敌,终于连连悸动,这对他来说足足憋了几百年的精掖终于射了出来,第一道精掖射进那小医仙嘴里,她赶快吐出鸡巴,接下来的就都射在她脸上,她眨著眼精承受著,等药老射完。

    「噢……好丫头……真舒服……」药老赞美她。

    她為药老拭去精掖,温柔的替他穿好裤子。

    药老再将她搂起,想再吻她,她指指自己得嘴说:「好哥哥,有你的精掖誒……」

    药老自己的东西无所谓了,还是吻上去。俩人在软垫上紧紧的相拥,像情侣般的相互依恋,磨蹭不停。

    一直等马车外有熙熙攘攘的人声,药老才放开她问道:「对了,我叫萧炎,你呢?」

    「我外号小医仙……真名叫……」没待她说完……

    「等等……!!……我叫萧炎……」药老现在才猛然想起自己是在用徒弟的躯体!那么刚刚那和小医仙接吻嘴里的精掖……

    「我操……唉啊……劫数啊……劫数……」药老猛的靠在马车窗口一边喊一边狂吐不止。

    ……

    小医仙因為早晨在马车中被药老搞的酸腿丝毫没有力气,等休息了许久才勉强能够走动,此时药老已经一头窜进魔兽山脉不之去向

    而此时小医仙来到伤员的帐篷之中,发现这里的佣兵都受到了魔兽山脉魔兽的伤害,小医仙侠骨仁心怎么能看著大家受这等苦呢,环顾整个帐篷,伤者们发出熙熙攘攘的呻吟声,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此时她蹲在一位胸口包著厚厚纱布还淌著血丝的老者身边,这位老者叫白大中,是狼头佣兵团的一名3星淫者,这种等级在佣兵团里可算是高手行列,可惜这位老者有些老人病,通俗的说法是有一些『老年痴呆』于是被狼头佣兵团选為先锋,所以受的伤最為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白大中不知自己為什么很喜欢看见这个善良的小医生,好象触动了那内心深处的人儿,尤其是从医袍上高高的侧摆中露出来的一双白腿,对他更是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不时偷眼观看。小医仙心思单纯,既认定了白大中是善良的长辈。

    「白大伯……你被碧绿魔狼所伤……恐怕伤口很是疼痛吧?」

    「鹃红啊……我的鹃红……」白大中神情恍惚的望著半跪在自己床前的小医仙,身体微颤有些迷离的眼神嘴里喃喃著

    小医仙看著白大中紧紧的抓著自己的手,苍老眼神之中流露著浓浓的思唸之情,白大中仿佛看见去世多年的妻子微笑的拉著自己的手,眼眶不禁红了起来「鹃红啊,老太婆啊,你回来啦?这些年你知道我活的有多苦啊!一双儿女被人活活害死了啊,怪你啊,老太婆,都怪你啊,為什么你要将女儿生的那般俊俏啊…

    小医仙厄运淫毒体确实紧凑,抽插起来使白大中有著极大的快感,恍惚间因為强烈的刺激使一直浑浑噩噩的脑子忽然有了丝灵光,那从前的记忆倒是断断续续的恢复一丝,忽然间看见这美丽的小女孩儿在自己身上起起落落惊讶道:「小……小医仙……你这是在做什么……」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