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亵衣的遮盖,纳兰嫣然明显是看见萧媚黑幽幽的山谷,萧媚将亵衣往腰间掀开,娇艳欲滴的曲线全部露出来。她对纳兰嫣然说:「怕什么?虽然不是云岚弟子,但是我们萧家女子身材可不比你差哦!」

    纳兰嫣然忍不住咳了两下,咬着牙,但紧紧的拉住亵衣遮住身体。

    萧媚没再笑她,只是蹲下来替她脱去布靴,又缓缓将暖炉取来,煤炭早以烧红,蹲坐到纳兰嫣然背后,帮她烘着头发。萧媚如此献着殷勤也有些小目的,跟纳兰家搞好关系总是有好处的。

    温暖的炉火热浪烘烤在纳兰嫣然冰冷的发丝上,俩人不再说话了,直到萧媚将她的头发完全烘乾,纳兰嫣然猛的又咳起来,而且咳个不停。萧媚替她拍着背,她轻轻摇摇手表示不要紧。

    萧媚走下床,随便扣上两颗扣子,抓起地上那一堆湿衣服,轻声地离开房间,过了一会儿,她又进来,手上端着一杯温水。

    「族长这里有治寒药诶,一定是城里的淫药师大人们做的!你要吃吗?」萧媚摊开手掌,有一颗红色的散发着淫气的药丸。

    纳兰嫣然点点头,也不做作接过来吞下,并喝了一口水。

    萧媚坐到纳兰嫣然旁边,对着她的脸一直看。

    「萧玉呢?」纳兰嫣然被看的俏脸微红顾左右而言他的问。

    「还在整理灶房吧?这丫头总是那么认真的」萧媚又道:「说真的,纳兰小姐你可真漂亮,与我们家萧炎很配呢!」

    纳兰嫣然随即冷下了脸,眼睛撇像窗外沉没不语。

    「好象雨停了诶……」萧媚吐吐舌头,也不多说眼睛望着窗外说:「来窗头坐坐吧!」

    萧媚拉着纳兰嫣然,打开窗户,肩并肩在床上跪着,双肘架在窗台上,窗外是一片很小很小的园子,围着密密麻麻的木兰花,雨过之后满园春色煞是好看。

    「嗯……纳兰小姐我们这边的空气比云岚山清晰吧?。」萧媚说。

    「萧媚。」纳兰嫣然轻声道:「那个……对不起!」

    「什么?」萧媚问。

    纳兰嫣然摇摇头,没有再说。萧媚白眼瞪她,一招回马枪手掌轻拍在她的屁股上。

    纳兰嫣然惊呼一声,才记起她只穿着几乎是透明的亵裤,而萧媚连裤子都没穿,两人还翘着屁股在这里看窗景,萧媚搂着她的肩,一起笑得花枝乱颤。

    「自从你来萧家后,我们都没说过话哦……」萧媚说。

    「嗯。」

    「唔,你如此对待萧炎,难道你有心仪的对象了吗?」萧媚突然问。

    「……」纳兰嫣然想了半天还是没有那么一个人,又红了脸:「干嘛问这个?」

    「有没有嘛?」

    纳兰嫣然一下子答不上来,她有心仪的男子吗?好象是没有,可是回答没有又好像有点儿丢脸。

    「算是有吧!」纳兰嫣然望回远方。

    「算是?」萧媚沉吟着:「那是什么?……」

    「什么什么啊?」

    「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是你心儿太高了吧?还是你喜欢女生啊?」

    「别瞎说了,给人听了去,岂不是要羞死……」

    「我哪瞎了……」萧媚将头靠在纳兰嫣然肩上。

    「……」纳兰嫣然说:「喂,你不要这样……」

    「我怎样?」萧媚说:「怎么云岚宗的人儿,靠一下也不行啊?」

    「不是啦……我不是说这个啦……我是说……」纳兰嫣然说:「你不要这样嘛!」

    「我怎样了?」

    「你别偷偷摸人家啊!」

    「我哪有偷偷摸你啊?」萧媚摇着双手满脸疑惑:「我的手在这里啊!」

    纳兰嫣然狐疑地回过头,发现自己屁股后面,除了薄薄的亵裤外,还有一团毛绒绒的黑影,并且在上下左右蠕蠕移动。

    「啊……」纳兰嫣然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啊……」萧媚随着也看见了那东西,她往连忙运起淫之气,七段淫之气澎湃而出,飞快地向那东西拍去,那黑影被抛出床外,落到地上,原来是只肥大的黑色老鼠,简直有两个巴掌大,萧媚趴落床缘,检起一只鞋子,「啪」的一声酝酿淫之气下的一只鞋,生生拍扁了那只灰毒鼠。

    「唉……唉……那是灰毒鼠,1阶魔兽」纳兰嫣然吓得直哆嗦:「它……它……它咬了我……」

    「咬到哪里?这种灰毒鼠没什么攻击力,但是身有巨毒来的。」萧媚弯下腰来。

    「咬我……咬我屁……屁股……」纳兰嫣然快要哭出来了。

    「啊?纳兰小姐别怕,让我瞧瞧……」萧媚安慰她:「上身低下去点啦!」

    纳兰嫣然伏回窗台,将屁股翘高,萧媚看了一下看不出异样,便将她的亵裤褪到大腿,纳兰嫣然本来想阻止,又不知那该死的灰毒鼠到底对她作了什么,只好让萧媚将它脱下。

    「有一条线诶……」萧媚看着那里认真的说。

    萧媚俏皮的撇撇嘴,吐吐舌头,将手在纳兰嫣然晶莹的小肉穴上磨了一把,娇「媚道感觉到没有,就是这条肉缝诶!」

    「要死啦,这条缝你没有吗?」顿时纳兰嫣然额头挂下了无数黑线。随即连忙道「快认真帮人家看看嘛……」

    有一条红红细丝的般的抓痕从纳兰嫣然的臀摆斜划到右边屁股,萧媚猜测那是她将灰毒鼠拍开时,被它的尖爪抓出来的。

    「怎么办?好象有毒诶?屁股热起来了啦!」纳兰嫣然都快要急哭了。

    「我运功再帮你检查看看……」

    萧媚再仔仔细细的检查一翻,没有红肿也没有破皮。

    「有没有痛啊?」萧媚用指头沿着细痕轻轻摸着。

    「那里……没……没有。」纳兰嫣然说。

    「那这里呢?」萧媚又将手指在她荫户上摸了一把

    「废话……那里哪里会痛啊!那里只是痒啦……」

    萧媚又来回问她两次,纳兰嫣然都不会痛,萧媚觉得那倒霉的灰毒鼠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就放了心,看着纳兰嫣然挺翘滑腻的香臀,嘴角不免起了顽皮的笑容。

    「可是你这里很红唉……」萧媚故意说,同时用指头在其荫户上缓缓陷进那泥泽。

    「笨蛋啊……人家是少女那里当然红啦……难不成是黑色的嘛?……」纳兰嫣然大羞。屁股连连扭动,想将那荫户中的指头抽离说。

    「糟糕……纳兰小姐……」萧媚说,食指和中指动个不停:「这儿也有。」

    她将指头挑逗着纳兰嫣然屁眼皱摺的边缘地带,纳兰嫣然

    房间里,萧媚将纳兰嫣然的脸扶起来,俩人静静地接吻着,这龙阳之癖的两个同性好像情人一般。这时候萧玉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更加灼闷的气息在耳后鼓噪,心中暗叫不好,果不其然,萧战的嘴唇如蛇信子般吻过来了。粗糙的胡渣在她的俏丽的脸蛋上,萧玉皱眉闭眼,想去抓住伯伯萧战的手腕,没想到萧战两掌上游,一下子就抓住了萧玉的一双豪乳。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