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位老人高超的调情技术下,薰儿源源不绝的蜜浆就又泉涌而出。

    「凌叔……我……好难过!」薰儿难耐的轻叫出声。

    「算了,小姐,忍忍吧。」凌影传音道

    薰儿现在定然是紧咬牙关,撑着最后一丝力气,不让肌肉松弛,在这些老人眼前出丑;然而,甜美的官能肉欲,也不住地冲击身心,羞耻与快感之间的拉锯,就像是两把锉刀,在紧绷成一线的脆弱理智上,狠狠地锉磨,每一刻都随时会迸断,完全不知道下一刻的自己会怎样。

    凌影没有出手,只是在旁边假意和长老们说些话,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薰儿的桃花蜜穴,望着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女,已经出落的如此出尘,凌影的鸡巴悄悄硬了起来,看着花瓣的颜色与变化,而薰儿却是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腿间,荫户在几道灼热的视线中,仿佛被点着了一把烈火,熊熊焚烧,将整个身心都吞噬殆尽。

    恍恍惚惚中,自己仿佛再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真正下贱低格的性奴,承受着羞耻的视线滋润,以及老人的肆意玩弄,使得花瓣盛放,鸩美的倒错快感一波波涌来,整个牝户都要为之融化。

    这也就是凌影想要达到的效果。在巨大心理压力的影响下,加以适当引导,人心就会「物化」,不再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心智独立的个体,放弃了自我意志的坚持,仅将自己当成是一位性奴,随着肉欲漂流,逃避压力。

    此刻凌影早已经忍耐不住,身体猛然一震淫之气爆现间,下身灰色裤子随之爆裂,其身下粗4寸半,长达11寸的鸡巴裸露在空气里,浩瀚的淫之力弥漫在四周,三位长老猛然一震,望着那震撼的超级大鸡巴。

    「淫皇颠峰……」四个让他们一生都想象不到的字眼在三位长老脑海中炸响。

    凌影淡淡的瞥了一眼三人,右手轻轻一挥,三位长老连忙受意停下动作恭谨的站在一旁。

    三位长老刚停下动作,薰儿的身子便难耐的开始扭动起来,凌影将那淫皇颠峰的鸡巴向那殷红的小穴顶去,快了,随着鸡巴向那小穴慢慢靠近,这是从小看着长大的绝色啊!凌影老脸兴奋的涨红……gui头一点点向那桃花秘洞逼近。

    『噗嗤』在身体结合的刹那,黑布中的躺在地毯上的少女发出了一声尖锐的而兴奋的叫喊。

    紧接着薰儿猛的心头狂颤,这小穴中的感觉根本不是『黄金橡胶棒』她猛的震碎身上的黑色布料,回头望向在自己身后的人,她气极了,这人,便是从小陪伴在身边,益师益友的凌影,在薰儿的眼中早以当做自己爷爷看待,可是此刻这外表慈祥和蔼的老人,却无赖透顶,居然将那斗皇颠峰的老鸡巴插入自己身体,她真的很后悔跟他到这里来。

    凌影不停的在薰儿的身躯上下其手,薰儿忍无可忍,屁股一扭小穴猛的挣脱了真插在小穴中的鸡巴,回身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响亮又结实。

    凌影的脸上立刻浮起血红的手印,薰儿自己的手掌也痛得很。他面无表情的僵在那里,薰儿突然很害怕,他却又慢慢的将薰儿抱紧起来,再一次吻她的唇。

    他的动作很温柔,薰儿本来怕他动粗,但是他只有嘴唇吮舐的动作,薰儿才放下心来,不过他却将舌头度过她的嘴里,薰儿左右为难,犹豫间,不自主的竟和他缠绵起来。

    「毕竟是自己最亲密的下人,当作道歉吧!」薰儿心想。

    凌影将薰儿吻得气息紊乱,他两手还不客气的在薰儿的屁股上摸着,薰儿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曲线美得没话说,他特别专心在她的臀缝上,薰儿难过的摇动腰枝,一双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乳头傲然挺立。

    凌影不肯放开薰儿的嘴,薰儿「唔唔」地抗议不停,他又将两手往上浮走,来到薰儿的腋下,正打算要有再进一步的侵犯时,薰儿用力的将他的脸推开,说:「凌老头,别得寸进尺我要生气了!」

    凌影凝望着她,她也凝望着凌影,心中吊桶七上八下,凌影突然使出怪招「地阶淫技──洞虚三十六散手」嘴里更是怪叫,十指要命的在她的腋下搔着,为老不休的说着:「生气啊!生气啊!」

    薰儿「噗」的笑出来,凌影还连连的搔着,薰儿东闪西躲,笑得浑身软绵绵,凌影仍旧不放过她,更在她身上到处乱摸,薰儿终于娇软无力的跌坐在后面的靠椅,全身酸弱,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凌影在她身边蹲下来,薰儿忙摇手求饶说:「不要了……」

    凌影却又是来吻她的,薰儿这次心甘情愿的和他对吻着,凌影的手还环伸到她背后爱摸着,薰儿没有力气再反抗,只是抓着他的肩膀,凌影手指忽然掐住那可爱的粉红色乳头,薰儿急忙

    「鸡……鸡巴……啊……啊……鸡巴最棒了……啊……淫皇鸡巴……啊……

章节目录

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操破苍穹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操破苍穹作者并收藏骚破苍穹—操破苍穹花奴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