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胃科的看诊病人已经无法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了,比人满为患还要人满为患。原因无他,世人皆爱美色,而医生俊、护士美,没胃病的都要装胃病了。樊拓已经够烦了,他厌倦那些老老少少有男有女的病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摘下他的口罩一睹他真面目,当他看见一样美丽漂亮的新来女护士时,用了这辈子最厌恶的表情看了她一眼,顺便给了负责面试的老护士江姐一枚白眼。罗青婀娜多姿的走进诊疗间,漂亮的眼睛带著瞳孔放大片,一般人戴难免显得做作,但是戴在她身上只显得出她有双美丽又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脸上略施脂粉,白皙幼嫩的皮肤带著淡淡粉红,嘴唇上有擦唇膏,不浮夸只让人更想一亲芳泽。更糟糕的是,她显然对自身美貌招来的苍蝇不以为忤,她不喜欢戴口罩,因为病人难以听清楚她好听的声音,她不喜欢穿长长的护士裙,硬是将它裁到膝上,虽然裙子不算短但也足以露出她修长美丽的小腿。简而言之,她是个招蜂引蝶的小骚包。

    江姐很喜欢她,罗青刚面试时也是漂亮的打扮,但她低头简略的看了她护校成绩,第一名实习毕业,这样灵慧漂亮的女孩子,无论如何,就是要将她罗揽进来。刚实习结束的罗青进的了这间有名的大医院里最为繁忙但薪资特高的胃科,当然是因为有人不做了,有空缺的名额才有新血流入。但偏偏辞去的人可不是年届退休之龄的老护士,而是年轻漂亮的女生。没有人会嫌忙,因为有个如此赏心悦目的主治医生,谁都会在清晨六点精神抖擞的准备上班养眼一整天。那她到底为何求去?在和江姐下班喝了一杯後,才知道幕後原因,那个女的,爱上樊拓了,这其实没啥,但是樊拓不爽,在某次那女的居然自动在诊疗间献上自己的裸体时,他直接把她给开除了。「他有什麽好?冷淡的要命,我刚来时他瞪了我一眼耶,超极不亲切的。」罗青嘟著嘴不满的说。江姐微微一笑,「樊医师是不可多得的好医生,你漂亮的外表难免给他花瓶的印象,但我相信你会扭转他的印象的。」江姐忆起面试考试时,她不乱不紊的处理病人紧急状况,在极短时间内快速决定好配药配针,动作俐落熟练,虽然连装胃痛的人都有点痴傻的欣赏美人为他服务,但她依然能面带微笑的做好所有必要措施,很是难得。樊医师只要开始被花痴的盯著,就会露出不悦不耐烦的表情,功力不比年纪轻轻的罗青呢。

    毕竟她成绩是第一有很多医院诊所都有找她谈过,但她喜欢挑战,讨厌坐享其成,或许和冷淡帅气的胃科医生在诊疗间里,一墙之隔外头有忙碌的配药护士和嘈杂不耐的病人,疯狂*,才是最享受的。不过想归想,她倒是不敢实行,医生护士如果忙里偷腥,那病人绝对倒大霉的,这种没医德的事她也不敢做。说到底,胃科刚好有空缺,而她不想当空降部队被人招揽,所以乖乖努力的赴试然後顺利击败百位护士。第一眼见到樊拓,当然很惊豔,但她身边床伴帅哥比比皆是,看久了也就还好。反正她是抱持单身主义,喜欢在花丛中招惹香气,帅哥上上床爱一下就好。樊拓能吸引她的时候就是看诊病人时冷静专注的漂亮眼睛(毕竟他的鼻子嘴巴都被口罩遮住了。),他的确很有魅力,再者,她很少遇见看到她能不动声色,而且默默保持冷淡距离的异性。算是让她有点兴趣但也懒得太过热情的了。

    罗青一来後,人满为患的景观里开始不只有富家女、女艺人,富商、政官名要、小开也是常见人物,甚至医院其他的男医生都会假借讨论跨科诊疗,藉机和罗青谈上几句。罗青本不是保守女性,又抱持流连花丛不想交往的单身主义,遇上帅又条件好的男性快就会上床睡睡觉。她根本不觉得这有什麽,只要不沾惹已婚有家世有女友的男人,有什麽不可以。在这样情况下,她往往和她上过床的「病人」或是邻科医师有点暧昧调笑,看见樊拓不悦不屑的表情时甚感趣味。她还满想雕琢一下这块木头的,长的一张俊脸,却不懂好好利用享受一下纵欲的快乐,青春年华极短哪。她常有意无意的撩拨他,他冷漠归冷漠,但也是知道她想干嘛,脸上的冷酷更是明显到了极点。樊拓没能多说她,她又不点名她在挑逗他,自己说了反而弄巧成拙,她虽然会跟其实没病的上床对象暧昧调笑,但是面对其他病人还是手脚俐落不会多使什麽眼色。他不得不承认,都是别人招惹她,她只是喜欢自己漂漂亮亮的,不曾特别对哪个昨天刚上财金头条的有钱人抛媚眼露微笑。

    「嗯嗯医生不要在这里恩阿病人会发现」罗青妖娆的身子

    缠住樊拓窄健的腰,白嫩的屁股随著他的撞击来回摆动,樊拓忍不住笑骂,

    「小骚鬼,你少说些话。」但下意识还是被她的yín言浪语搅的更兴奋。「医

    生你太大力了人家受不了嗯嗯」樊拓无奈的低头吻住她嫣红小

    嘴,这小家伙真是太yín荡了。病床,凌乱洁白的被单上,罗青身上披著一件

    白净护士裙,但里头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樊拓身上好好穿著医生袍,他已

    将她的裙襬撩到她腰上,露出她光洁的屁股,他的昂扬此刻毫不留情的冲刺

    在她温暖紧致的mī穴里头,大掌有力的揉捏她的丰rǔ,舒服的感受她红肿的

    rǔ头被压在他掌心的刺激感。「医生恩恩恩阿」。罗青小巧的脚

    趾紧紧蜷曲,火辣的身材半遮半露,丰盈粉嫩的xiōng部随著撞击上下摆动,身

    体呈现漂亮性感的粉红色。

    罗青被他插的太舒服了,精致的脸蛋泛著兴奋的潮红,嫣红小嘴无意识的哎

    叫呻吟,声声销魂,刺激著樊拓的感官。樊拓英俊的脸庞也带著动情的神色

    ,汗水滑落线条有型的颈子,淌进医生袍中,罗青伸出一只手,纤纤细指暧

    昧的在领口滑动,感受他的肌肉。「你在玩火。」樊拓低下头精确的咬住她

    不住晃动的rǔ头,慢条斯理的吸吮,健壮的手臂却抓住她的细腿,用力抬到

    他肩上,更加放荡却舒服的姿势,让罗青被他撞得更深更里头。「阿医生

    不要这样恩阿会被发现不要」罗青露出哀求又可怜的样子,

    漂亮无辜的瓜子脸让人想好好亲一口,樊拓扯出笑容,毫不客气的用力插,

    「医生有病人嗯嗯恩恩阿」xiāo穴泌出汩汩蜜液,他的昂扬深深

    的挺入将蜜汁挤出穴外,洁白的床单此刻湿答答水淋淋,很是色情。他的速

    度越来越快,罗青的哀求吟叫也越来越破碎,终於在他释放後两人得到高氵朝。

    门外,一名病人脸红的跟虾子一样,他侧耳听,床叫声稍歇,他不知哪来的

    勇气,居然敲了门。罗青吓了一跳,真的被发现了吗?她脸烧红的厉害,推

    开故意压在她身上的樊拓,手指胡乱的扣起衣扣来。樊拓可不想理病人,现

    在是休息时间,没他的事,找值班医师去。他任由罗青忙乱的扣扣子,大掌

    却滑到她臀部,从裙底轻易的探入,温柔有力的按摩起她娇嫩的屁股来,「

    不要了医生」罗青想挣扎,但是重心不对,她身体往前往後都一样在

    他掌心上,被他揉的又忍不住哎叫起来。樊拓将她抱进怀里,小脸靠在他xiōng

    膛,修长的手指摸索到她依然湿润的mī穴,嗤的插了进去。罗青身子一僵,

    下方的小嘴咬的他的手指很紧,他空出一只手摩娑她的背,让她紧张害羞的

    身体放松下来,手指边有力但缓慢的抽插起来。罗青是跪姿,小腿贴在床上

    ,身体正对樊拓,他的手指带来的快慰感让她忍不住摇晃起身子,噗哧噗嗤

    的声响又响了起来。「恩阿我不行了」罗青敏感的身体很快又要高氵朝

    ,但是樊拓岂肯让她比他早到,坏意的抽出手指,对著门外沉声问道,「有

    什麽事?」尚在偷听的病人吓了一跳,这名不解风情的病人其实只是想绕来

    医师休息室看看漂亮的护士在干嘛,哪知一面墙里头却是春色无边,他支支

    吾吾的道,「呃我想找一下罗护士。」「你有什麽问题,现在问。」「呃

    好那个想问说,胃溃疡」

    病人问完话,罗青正好喘息到一个段落,她松了口气,正想好好回答他的问

    题时,却看到樊拓一脸邪恶的笑容,来不及把话说出口,他的昂扬的猛的插

    了进来。「恩阿不要」病人没听到预期的回答,反而是一声令他有反

    应的销魂吟叫。罗青死命的推开樊拓,漂亮的脸上满是羞怯尴尬,她想脱离

    他的箝制,但是腰被他紧紧的抱住了,「放开我」他在里头,顶的她好

    难受,她根本难以好好说话。「可以,但是你要用手。」他退出她的身子,

    抽出的动作又差点让她的娇吟溢出口中,他蛮横的抓住她双手,让她握住他

    沾著她温热蜜液的昂扬。罗青脸很红,但她只能妥协,小小白玉般的手掌握

    住热烫,慢慢的上下滑动。原本以为这会比他插在她里头更容易说话些,但

    是罗青发觉自己羞的无法发出任何正常不带妩媚的声音,一出声,怎麽都yín

    荡。樊拓舒服的两手撑在身後,享受温软小手的服侍,但他自制力太好,声

    线一如以往的低沉平稳,既然罗青说不出话,他就叫那白目病人滚蛋了。罗

    青松了口气,两只手更讨好卖力的搓弄著手中的昂扬,樊拓呼吸越来越低沉

    ,他突然抽出她手中,将她翻了身子,白嫩的屁股朝向自己,先是温柔抚摸

    一番後,就又从後头掰开她的xiāo穴,一寸寸的挤入紧致温暖的穴内,由慢到

    快的律动让病床也支咯支咯的响,休息室内满溢著女人的喘叫,男人的低沉

    呼吸,春意盎然。

    外头好几名病人脸红心跳的很。

章节目录

短篇辣文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并收藏短篇辣文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