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托进了屋子,开放式厨房漾满香味,但无一人在,随便走进房间将行李箱丢在角落,侧耳听了听声响,转身就往洗衣房走去。苏玛小小的身子就在那,她穿著围裙,显然刚从厨房忙出来,要晾洗好的衣服。她棕色的发丝软软的披散在肩上,浅紫色的连身裙包覆住她姣好的身躯,墨绿色的的格子围裙系在xiōng前,绑带绑在腰後,更显她纤细的腰肢。目光往下落到她裙襬,这件裙子於他来说嫌长,遮到了膝上一点点,她穿的衣服愈短愈好,他盯著她白皙纤瘦的小腿,正努力往上蹬脚尖,想挂起衣服。她的每个动作,都在诱惑著他。他不动声色的往她走去,出奇不意的自背後单手揽住了她,另一手接过衣服轻易的挂上晾衣架。苏玛呀叫一声,被他给吓了一跳,但是情绪马上转成喜悦,红扑扑的脸蛋开心的笑了起来。她转过身投入他怀抱,小脸恋恋不舍的摩蹭著他的xiōng膛。「老婆,有没有想我?」欧托搂紧她,鼻间窜入她独特的新香,他低下头埋入她发里,很想好好将女人的气息留在身边。「欧欧,你回来都不跟人家说一声,害我吓一跳。」「想给你惊喜。」他俊帅的脸庞因浅笑起来更加温柔,低下脸,薄唇寻觅著朝思暮想的软嫩香唇。苏玛嘤咛一声,羞怯但不躲开,微张小口迎接他的亲吻。两人唇舌缠绕了半晌,苏玛已经站不太稳了,欧托理所当然的将她打横抱起,一边亲吻著她一边将她抱进大床上。

    可爱的苏玛刚和欧托结婚,结婚本来就是想更毫无顾忌和他的宝贝亲热,牢牢的把小家伙锁在怀里,哪知不出半月,在欧洲的公司要签一笔大合约,他光用线上会议也不足以应付复杂的商议协调,只得亲身前往欧洲当面讨论细节,这次动身本想带著新婚妻子一齐出发,但她也有自己的花店要顾,他尊重她的决定,因此只好单身一人难耐的在欧洲度过两星期。在回国飞机上,他一方面因为合同完美签定,一方面又可以提早回国拥抱妻子,心情好的不得了,原本清冷英俊的面容添上一丝温柔,让机上女性乘客和空姐无不目光牢牢锁定他。所谓小别胜新婚,他真的很想念小家伙甜美娇怯的笑容和温暖香柔的身子,一回家,他只不过稍稍亲吻了她,就被她可爱的反应,久违的细碎喘息,给逗出情欲。

    他将她压在身下,大手抽掉她绑在腰间的绳结,围裙轻轻飘落,又将手直接探到她衣裙底下,快速的脱掉,纤细的娇胴就呈现在眼前,白嫩的rǔ脂不受内衣拘束,软绵绵的颤动著,素白色的内裤被她用手羞涩的挡住,她忘了其实她白澎澎的奶一样吸引人。「很听话。」他看著她的身子,满意的笑著,小家伙以前在他家害羞的很,都不敢不穿内衣走动,结婚後,他要求她在家不能有太多束缚,她有点犹豫但还是答应了,刚开始施行时,她总会尴尬的用手挡在xiōng前,他肆意的盯著她看,她那麽敏感那麽可爱,都会被他看的小rǔ头挺起,然後他被她的样子给勾起性欲,免不了大战三回合。偶尔她也会不听话,偷偷在衣服里穿上内衣,只要他发现了,就会没收她所有内衣内裤,让她两天在家连内裤都没得穿,小家伙只好放弃不听话的念头。他用拇指和食指捻起娇艳的rǔ头,轻轻拉扯旋转起来,粗糙的指腹摩的她娇吟出声,小嘴合不拢的哎叫起来。他在她rǔ房上吮出一个又一个红痕,修长手指持续的刺激rǔ头,最後他湿漉漉的舌头卷起艳红的rǔ头吃进嘴里,更加用力的吸吮起来,苏玛无助的搂著他的头,不停喘叫。

    「老婆,夜里是不是特别想念我?」他坏心的笑起来,两只大掌分别揉了揉已经发涨的白嫩rǔ房,结实的身体侵上前吻她的嘴,堵住她破碎的呻吟。手又往下流连,抱住她浑圆的屁股,轻重交替的捏弄起来,有时还会稍稍掰开她的臀瓣,给她异样的刺激。「欧欧不要那样」「哪样?这样,还是这样?」他重重拧了她的小屁屁一下,听得她发出哀叫,又将手只埋在她股沟间来回摩擦起来。又痒又舒服,苏玛蜷起身子,下意识的动起来,想让速度更快一些。「小色鬼,很想跟我*吧?」听的苏玛一阵脸红。他抓住她两只小腿,将她的腿折起来压在她xiōng前,「阿不要」这个姿势说不上舒服,苏玛睁开眼祈求的望著他。「那这个姿势怎麽样?」她的大腿还是压在她xiōng前,但小腿的脚掌是分别压著床的,形成一个m字。苏玛害羞极了,两只小手就想把他推开,但欧托迅速抓住一只,居然让她的手摸向她自己的私密处。「阿!」苏玛想抽回手的不成,纤细的手指划过自己的私处,惹出一声惊叫。欧托喜欢她慌乱又yín荡的样子,大掌更加为所欲为,箝住她的小手,强迫她伸张手指不能握成拳头,然後压著她一下一下的让她摩擦她自己的mī穴。苏玛无法止息的喘叫,羞愧欲死,但是一点反抗的话都说不出,直至手指感觉到自己的蜜液沾染其上,身体泛起更艳丽的潮红。

    欧托捏住她的手,一根一根舔拭她的手指,将蜜液吞进喉里,他很怀念她甘甜的味道。他放开她的手,压住她的腿根,俊脸就凑向蜜液泉源所在,伸舌轻轻舔拭源源不绝的xiāo穴,苏玛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哎叫声持续不断,晶莹的口水yín靡的滑落嘴角。「天,你好香」他的舌更加积极的钻进紧致的穴内,想舔净她所有的甜水。好香她失神的荡叫,脑海里却迷迷糊糊反覆诵著他说的那两字,这两字,好像特别熟今天是不是有想到什麽很香,恩,很香「哎呀!」苏玛突然自床上蹦起,迷蒙的眼神突然清醒,也不管欧托漂亮的脸当场僵掉,尚在动情的身子不知哪来的力量跳下床,未著衣衫就冲出房间。欧托咬牙跟在她身後,小家伙居然还有心情分心,跑的跟飞一样。只见苏玛窜到锅子前,快速关掉瓦斯,懊恼的掀开锅盖,扑鼻的香味瞬间溢满房子,她低头审视锅内,很庆幸只是汤汁给煮乾了一点,食物还是很可口的样子。她回过头来,开心又松懈的对他笑,欧托瞪著她漂亮的身子还沾染著动情的粉红色,也没忘记刚刚小家伙飞奔时随著跑步而上下晃动的白嫩rǔ房,他眯起眼往前跨一步就将她抱起来压在餐桌上,分开她双腿,昂扬毫不犹豫的就冲进湿的不成样的mī穴中,紧腰窄臀快速的撞击起她脆弱的花穴,两星期不见,她还是那麽紧,那麽湿,夹的他舒服极了。温暖紧致的甬道承受著他粗大昂扬快速的来回摩擦,每次进出都让两人喘叫不已,苏玛躺在餐桌上,恩恩阿阿的尖叫著,感觉到他越插越深,越动越快,终於忍不住痉挛,和他一起到达高氵朝颠峰。

    苏玛尚在享受高氵朝馀韵的身子轻颤著,粉嫩的身体又滑又软,欧托轻笑著,满意的看他小别过後依然美丽诱人的妻子,大掌将她揽进怀里。苏玛被他抱起时,香穴内的yín液不住流淌至白嫩的大腿上,她羞怯的推推他的xiōng,想抽餐桌上的卫生纸。欧托受不了她撩拨的样子,捏了捏她浑圆的屁股,然後一使力对准自己的昂扬又插了进去。苏玛哎叫一声,小腿不自主的缩弹了一下,软嫩的声音求饶,「不要了欧欧,流到桌上了,人家大腿也黏黏的」「乖乖,我们去浴室洗一洗。」他诱哄著她,却又坏意的故意在行走间撞击她,苏玛xiāo穴发酸,更是湿的一蹋糊涂,yín水随著他的抽出插入而滴落。

    「啊啊欧恩啊」欧托跨进浴间,转开热水让她不至於著凉,捧著她的臀就让她在空中和他欢爱。苏玛害怕会跌下去,细嫩的手臂和莹白的腿只得牢牢攀他身上,让两人又更贴近更深入。他两只手托著她的臀瓣,开始摇晃苏玛的屁股,修长的手指陷入她软腻的凝脂,好摸的触感让他时轻时重的捏玩,同时又毫不客气的让她xiāo穴以疯狂的频率吸吐他的昂扬。明明动作的是苏玛,但她却一点力气也无,只能挂在他身上哎哎吟叫。「明明才刚做完,怎麽会这麽紧。」一点也不是疑问语气,他又更猖狂的冲进她体内,苏玛的小腿再也没力攀住他,无力的随著两人的律动乱晃。紧致的甬道强烈的收缩,吸的欧托粗喘得越来越厉害,苏玛感觉到他越顶越深,舒服的呻吟,「恩啊不行了欧欧啊」小嘴哎叫一声,伴著他的喘息,又到达高氵朝。

    欧托躺进浴缸,让她趴在自己身上歇息,苏玛过半晌,仰起红晕半褪的脸庞看著他,嘟著嘴抱怨,「饭菜都冷了啦,而且身体都黏黏的,你真的很色耶。」欧托邪邪的笑了,他扶起她,让她背靠在另一边的浴缸壁,然後跪在她腿间。苏玛察觉到他的意图,吓了一跳,手脚并用想把他推开。「不要了啦,菜都冷了我们快点啊不要这样!」欧托顺势托起她腾空乱踢的脚,挂在浴缸两侧,让她的腿间春光一览无遗,长指毫不犹豫的插进尚温热湿润的mī穴内,「我的菜还很热呢,汤汁都还没乾喔」。苏玛脸唰的一下烧红起来,「你你不要说那种话」「是不是想洗乾净,嗯?」

    苏玛乖乖的点头,抬起脚想缩回浴缸内,以为结束了,没想到他的另一只閒著的手却压回她不安分的脚,插在穴内的手却缓慢的抽插起来。「不要了恩啊」「我会把你好好洗乾净的。」他保证似的,yín水混著jīng液也顺著手指的动作慢慢流淌出来,「恩啊嗯嗯」苏玛抓紧浴缸的扶手,舒服得快要晕过去。他的速度越来越快,香嫩的贝肉被摩擦得红肿不已,xiāo穴紧咬著他的手指越吸越紧,「应该啊恩应该乾净了吧欧欧」苏玛祈求的、含糊的说道,两只小手却泄漏她此刻的欢愉,紧抓著扶手不放。「好像还没,你看,越流越多了。」穴内之前欢爱的证据早已流尽,现下是她的蜜液不住流出,淌的她的臀部下方湿成一片,又是一阵痉挛,苏玛啊啊尖叫,欧托知道她再也舍不得挣扎,压制她的脚的手抚到她xiōng上,捏住红肿的rǔ头摩擦起来,引发她更诱人的喘叫後,又意犹未尽的整个大掌包覆住她的整只白嫩rǔ房,随著插在穴内的手指韵律,肆意捏弄成各种形状。「恩啊啊不要了」欧托微抬身子,温柔的在苏玛脸上亲吻,手指却是迅速又极有技巧的将苏玛带到愉悦顶端。

章节目录

短篇辣文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并收藏短篇辣文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