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姨今年也就30多岁,圆圆的脸,眼睛大大的,皮肤也很白净,虽然一直在农村,可是岁月丝毫没有改变她的美丽。第一次见到她我才5岁,那时还不懂得性爱,只是觉得她很漂亮。自从我大学才开始注意她。

    记得那是04年暑假,她和妹妹到我家玩,由于是夏天,她穿着一个长长的裙子,身材显得很绰约,我只是多看了几眼,没有别的想法。后来在大学,我开始浏了一些黄色网站,里面有很多刺激的内容,我每次看完都很难入睡。

    05年暑假,我去她家帮忙。有一天,她老公去别人家喝酒,到了很晚还没回来,在我们那由于主要种蔬菜,所以温室每天都得有人去看守,以防别人把菜偷走。

    晚上八点的时候,小姨见她还没回来,就对我说:「你姨夫要是十点还没回来,你就去温室和我看菜吧,到时给我带点水,我先走了。」我答应了。她换上一条蓝色牛仔裤和一件白色衬衫就走了。

    一个人在她家呆着真没意思,到了大约九点的时候,我想:姨夫可能十点未必回来,我先去地里看看吧。然后就带上水出发了。

    来到地里,我刚要敲温室的门,却发现门只是在里面用铁丝挂着的,「可能小姨刚出去」,我这样想,于是就推开门进去了。我径直往里走,走着走着,感觉里面好像有声音,「偷东西的!」我提高警惕,仔细辨别声音的方向,当时我

    在温室的西北方向,她家温室大约有50-60米长吧,我感觉声音好像在最里

    面,于是我悄悄的贴着黄瓜架往里走,声音越来越大,我越来越感觉不像偷东西

    的,好像是喘粗气的声音,随着我越来越近,接着灯光我看到了声音的来源,我

    也惊呆了:床上躺着一个人,裤子在身边放着,白色的小内裤褪到了膝盖处,她

    的屁股确切的说是她的bī正对着我。只见她的两条腿一张一合,并且手中的黄瓜

    也被她在自己的bī里插进拔出,嘴里还发出强烈的呼吸声——原来小姨在手yín

    呢。

    我呆呆的看着,忽然,一个念头在脑中一闪:今天就我们两个,而且她是女

    的,是不是可以,可是一想:不行,她是我的小姨呀。当时感情特复杂,我却没

    有放弃品味眼前的美景。

    「小姨又怎样,她是女的,下面当然就少了一块肉,我是男的,下面多了一

    块肉,不正好可以填补一下她的空缺吗?」想到这些刺激的话,我就决定了:只

    要有nǎi子有bī,就可以干。于是我又悄悄的出了温室,向镇上走去。

    来到保健品店,我买了四袋女用的催情剂,全都倒在了她的水里,并且还在

    里面放了一点安眠药,然后又向温室走去,(前后一共不到十分钟)。来到温室

    前,我在外面悄悄的听听里面是否还有动静,结果喘息声更大了,「看来还没结

    束。」

    「姨,我来了。」我故意大声喊了一下。

    「噢,你等一下,我,我先把摘的黄瓜放一下。」

    「嘿嘿,臭婊子,还摘的黄瓜,看来就摘了一根吧,你不是放到你的ròu洞里

    了吗?」

    「进来吧,门没关.」

    「哦。」于是我就进去了。

    「到里面坐吧。」说着小姨就带着我向床前走去。

    「你姨夫还没回来吗?」

    「没有呢。」

    「哦。」

    「姨,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替你看着。」

    「不用了,咱在着等一会吧。」

    「好吧。」于是我们就坐下来聊天,藉着灯光我发现今天小姨格外好看,紧

    紧的牛仔裤显得腿格外修长,白白的衬衫扎在了腰里,并且脸红红的,显得格外

    精神和纯洁。聊着聊着我又想到了刚才的一幕,就不自然的往她裆部看了下,牛

    仔紧紧的贴在她的yīn部,没有一丝宽余,不知为什么感觉她里面好像垫着什么,

    因为那里很丰满.

    「水拿来了吗?我有些渴。」

    「拿来了。」于是我把水给她递了过去,看到她把水一饮而进,我说不出有

    多刺激,接下来就慢慢的看着她的反应,过了一会,她说:「你姨夫今天怎么了,

    现在还不回来!」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出她明显的焦躁不安,我知道她生理开始变

    化了。

    「今天真热呀,我很累,想睡会要不你先回去吧。」

    「姨,要不你回去吧」

    「还是你回去吧,我一个女的,这么黑,不安全。」

    「那我和你一起在这看吧,我睡草席上就可以了。」

    她想了一会,说「好吧,我想睡会。」

    「我也挺累的,咱一块睡吧。」听到我这句话,小姨眼中闪出一道不易察觉

    的光,我知道她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了。于是我们各自睡下了,其实我只是假装睡

    了。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感觉有人推我:你在床上睡吧,地上太湿。

    「哦。」于是我就毫不推让的躺在床的一侧,小姨看了看我就勉勉强强的挨

    着我躺在了另一侧,此时我发现她上身只穿了一个背心,下身没变。我接着就背

    对着她,一会我就装做打呼噜,她推了我一下,我顺势翻过身来,一会又继续打

    呼噜。

    「怎么总打呼噜。」她埋怨道,我知道她又要推我了,就在她刚翻过身来要

    推我的时候,我同时把手轻轻放在了她的两腿之间,我刚放上,她碰到我得手离

    开了。我继续装做熟睡的样子用手在她腿间轻轻往里伸了伸并挠动了一下,我刚

    伸的时候她腿夹紧了一下不过又松开了,而我挠的时候感觉她的腿微微张开了一

    下。于是我就隔一小段时间挠一下、隔一小段时间挠一下,渐渐的我听到她的喘

    息开始急促而有力,一会她坐了起来,我非常紧张,因为我知道她要不和我挨着

    了,可是出乎我意料,她把裤子脱了只穿一个小内裤又躺下了,并且轻轻的把我

    的手放在了她yīn部,还用手按着我的手,或许她嫌我的力道太小吧

    我又慢慢的抓挠着。她的身体也不断随着我的抓挠而扭动,一会我感觉她的

    内裤贴着她yīn道口的位置变的滑滑的,暖暖的,我知道她开始分泌体液了,我忽

    然装做做了噩梦醒了,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拿开就被我发现了。

    「小姨,你……」

    「我……」我们沉没了几分钟,不过她的手始终没拿开,我的也没拿开.突

    然,我紧紧的压在了她的身上,并且放在她yīn部的手快速的挠动起来,确切说是

    由抓挠变为抠挖。

    「别.不要,我是……是……你……姨呀啊。」,可是她的手始终紧紧抓着

    我的手,使劲按在她的yīn户(上之所以她说」啊「,是因为我的手已把她内裤的

    一侧推到了另一侧,并且把手指插进了她的yīn道里)我哪管她这一套,继续用手

    指抽插着,她的身体不停的左右扭动着,用整个脚底使劲的蹬着床上的被单,弯

    曲的双腿也忽开忽闭的,抠挖完后,我慢慢的从她的小腹向下亲吻,一会我的脸

    就贴在了她的yīn部,就在我要脱掉她内裤的一刹那,她忽然好像清醒了。

    「不行。你不能看我这里.」并且用手紧紧抓住内裤的上面。

    「我不看,我想把我的插到你的里面,我要和你肏bī。」我故意用下流的话

    刺激她,同时用力拉下面。「哧。」内裤被我们撕裂了,当我把小姨的小内裤撕

    裂时,哇!小姨那迷人的yīn部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yīn毛成倒三角形、yīn唇红色

    带点黑色。紧接着我迅速脱自己的衣服,抱紧她的大腿分到最大,将早已挺得粗

    粗长长的**巴伸进了她那条细细的裂缝,是那么轻而易举.

    「扑滋……」一声,我感觉到我的guī头顶到了子宫颈,同时小姨彷佛有感觉

    似的也发出了「嗯……哦……」的声音,令我更加的情欲高涨.节下来我就开始

    了有规律的两浅一深的抽插,没多久小姨的yīn道开始大量yín水,我把阿姨的粉腿

    举到我的肩上往前压,让更凸出,让小姨能感觉到我的大**巴。小姨偶而也会配

    合着,发出「哦……嗯……」的声音。

    约五分钟后,小姨的yín水流得yīn部整个都是,小姨也持续的发出浪叫声,我

    开始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

    突然小姨的yín穴流出大量的yín水,yīn道也一松一紧的蠕动着,夹的我好爽。

    而小姨好像快清醒来似的,不过却还在发出叫床声:哦……你好棒哦……弄得我

    好爽、好舒服哦……哦……更用力一点……干我……哦……啊……」

    我当然她的意,用尽全身的力量抽插着:「滋……啪……」

    「哦……啊……肏死我吧……插烂我的sāo穴吧……哦啊……嗯嗯……啊……

    你好神勇哦……啊……嗯……哦……啊啊……啊……啊」

    当小姨不知道第几次高潮时,我也快要爆发了:「哦……啊……小姨……我

    也……快出……出来了……哦小哦啊」

    「哦……哦……啊……哦……我也……出……来了……啊啊啊……给我……

    快……给我……」

    我感觉guī头发烫,我知道我快要射了,赶快把guī头插进小姨的子宫颈里,把热热的jīng液射进小姨的子宫里.

    高潮过后,我拥着小姨稍做休息,一会又让她趴在床上继续肏她,当时她的样子就像一只青蛙,随着我的每一次肏入,她都会被顶的往前一动,我可以看见她的bī毛和yīn蒂不断的和床单摩擦着,一会床单就被她弄的皱皱巴巴的,她叫床的声音仍然很大,看来她很喜欢这种摩擦。一会我又感觉到她的yīn道一紧一松的抽搐着我知道她又高潮。

    我们做完后,她温顺的偎依在我的怀里,我用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下体,她也抚摩着我,一会我的**巴又挺了起来,于是我把她面向我抱了起来,慢慢的一个手搂着她的屁股,另一支手搂着她的后背,把她的bī对准我的**巴轻轻的让她坐在了上去,就在我再次进入她的一刹那,她显得很紧张又很渴望,「你还想吗?我很累了。」

    「我当然舍不得你了,我只是想把我的泡在你的里面过夜,可以吗?」

    「你好坏。刚刚弄的我好疼啊」说着轻轻的捶了我一下,我于是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而我则压在她身上,并顺手关上了灯……自然,那一夜我们的身体始终联在一起。

    *1414021

    *

    *414071

    **1229*41403

    *

    放假和姐妹

    我叫小光,今年十七岁,妈妈则是一个副教授。妈妈今年三十七岁,她长得非常的性感美丽,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零五斤,全身散发着女性和母性的气息。

    她在一个大学里作实验工作,是一个研究生物学科的专家。妈妈在上班时,就会戴上一副眼镜,其实那是一副平镜,她说是为了使自己更像一个学者,而不愿别人总盯着她看,是的,我也不希望别人老是盯着我美丽的妈妈。

    但是一到家里,妈妈脱去宽大的工作装和摘下眼镜,就会露出她本来的面目,丰满动人的身材,浑圆的臀部,鼓胀的双rǔ似乎要挣出,白皙的脖子,妈妈的皮肤白白的,似乎白玉一般而且娇嫩无比,我最喜欢抱住妈妈的腰部,紧紧抱住她,这样我就可以体会妈妈的rǔ房在我xiōng前磨擦的感觉,,妈妈身上还有一种特别的淡淡香味,让我闻后有一种眩晕的感觉,感到从小腹部似乎有一种热力像触电似的向上扩散,我的小鸡也会自动地硬起来。

    当然妈妈并不知道我的这种感觉。在家里我和妈妈最好的交流就是在晚饭时和晚饭后看电视时,妈妈会问我的功课情况,并且偶尔说说她自己工作时的事情,

    工作时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因为妈妈是研究生物的,所以经常要拿一些动物作试验,我们家里就养了一只小狗,白白的,名字也叫小白。是一只公狗。妈妈很注意自己的保养,晚上会用一些面膜,然后躺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看电视,还用家里的一些健身器械进行锻练,早上早起跟着电视里的做一些健身cāo。她最爱的是泡澡了,有时在浴室里一呆就是一个小时,在浴室装了一台小电视妈妈舒服地泡在水里看电视。

    第二天一早,妈妈的表情就会容光焕发的不得了,早早地准备早点。一天妈

    妈带来了另一只小狗,也是白白的,和小白长得很像。妈妈说是研究室没地方养,

    暂时放在家里几天,是只母狗,它是小白的妈妈。白还比到了晚上,我和妈妈过

    饭,坐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看电视,妈妈穿着白色的薄衫,和白色的短裤,

    因为天气很热,我光着膀子,穿着短裤靠在妈妈身旁,妈妈的rǔ房隐隐地在我眼

    前晃动,原来妈妈没戴rǔ罩,所以,白白的内衣几乎成了透明装,弄得我心里咚

    咚直跳,真想伸手过去抚摸妈妈那对诱人的rǔ房。

    这时,忽然我发现小白和阿龙在我们的脚下玩,不是玩,它们在交配,小白

    爬在它妈妈的后背上一拱拱的,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开始观察它们交配的情况,

    这时妈妈也发现了,妈妈低下头也看起来,这时我一回头和妈妈四目相对,妈妈

    的脸顿时红起来,:小孩子,别看这个。」「它们在做什么?」我明知故问。

    妈妈的脸更红了,她想了一会儿,或许是觉得我也十七岁了,该让我了解一

    些生理知识,「它们在交配,就可是发生,发生性行为,可以生下一代。!」说

    完妈妈的脸色好了一些,我想捉弄妈妈一下,:「那为什么要向里面拱呢?」妈

    妈笑了一下「这样-会很舒服呀!」。妈妈在笑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冲动,似乎

    想把妈妈抱住。我慢慢靠过去在妈妈身旁,用手挽住妈妈的腰,:「人也是这样

    生的吗?」妈妈似乎一阵颤,用手抱住我的肩说:「是啊!可是人是不能和自己

    的妈妈这样做的!」。

    「为什么?」妈妈说:「因为那会生下不健康的后代。!」「那只要不生下

    不就行了吧!」「可是这是不被社会道德允许的!」妈的玉手在我的肩上慢慢的

    抚摸,我长这么大,还没被女人摸过,尽管是妈妈的手,还是让我马上感到无比

    的舒服,我更紧地抱住妈妈,妈妈的一双白白的大腿就在我眼前,我用左手轻轻

    地摸了过去,妈妈的腿肉如玉如锦,摸起来好舒服,一边问道:「那我就是妈妈

    和爸爸交配之后生下的了?」妈婤ī犃怂坪醪缓靡馑计馈恚樕瞎疑狭思t晕低声

    回答说:「是啊!妈妈和爸爸相爱就生下了你!」。

    这时我环抱妈妈的手慢慢地伸进了妈妈的内衣里,慢慢地抚摸妈妈的肌肤,

    由于我的动作很轻,妈妈和我说着话,没有注意我的手的下规矩,或许她觉得没

    什么。我的手开始慢慢向上移,终于摸到了妈妈的rǔ房,妈妈身一一颤,但是她

    居然没说什么,也没有避开我的手,我开始放心的玩弄和抚摸妈妈的rǔ房,触手

    之处,我只觉得妈妈的rǔ房软绵又很有弹性,rǔ头不大不小,上面有一些小rǔ非

    常的小。

    妈妈忽然用眼睛瞪了我一下,并且说道「多大了,还摸那儿?脸上的表情却

    是一副纵容的表情,并且她的手在我的赤裸的上身也是摸来摸去。我想是我年轻

    而丰满的肌肉让妈妈摸起来很舒服吧,妈妈也在占我的便宜。我心中大喜,于是

    更放肆地把右手也伸进了妈妈的内衣里,摸起了另一只rǔ房。

    这样妈妈在我的紧贴下,慢慢地躺在了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我则是全身

    压在妈妈的身上,妈妈用双手抱住了我的腰,我见妈妈很顺从我的侵犯,便大胆

    起来,揭开了妈妈的上衣,妈妈的上身顿时赤裸地露在了我的眼前,我眼前一阵

    眩晕,妈妈的身体是这么的美,白白的肤色,如玉一般洁白,挺立的双rǔ似乎在

    等待着我,我立时扑了上去,热烈地亲吻起妈妈的双rǔ,当我热吻一只rǔ房时,

    我的一只手就用力地抚摸另一只rǔ房,妈妈则用手轻抚我的后背,任我在她的xiōng

    前放肆。

    我感到我的阴部明显的胀起来了,,妈妈似乎有了某种反应,我感到妈妈的

    两腿不自觉地在骚动,一只手忽然伸到了我的身下,用手隔着我的短裤动了一下

    我的阴棒,原来我的阴棒顶在妈妈的小腹上让她不舒服,可是这一动之下,我的

    阴棒就顶在了妈妈的两腿根部,我感到妈妈在我的亲热之下,身体开始动起来,

    两腿向上不断地骚动着,用阴部磨擦着我的下身,我感到妈妈的下身软软的似乎

    是桃状的。

    我开始吻妈妈的脸,妈妈则抗议道:「小光……行……行了。不要这样!」,

    我忽然兽性大发,不顾一切地用一只手脱下了自己的短裤,因为我的大鸡在里面

    好难受,然后又伏下身侵犯妈妈,由于我的阴茎赤裸地在妈妈的大腿根部磨擦,

    妈妈反应更中强烈了,她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阴茎,又把两腿张开,反压在我

    的腿上,用阴部紧贴住我的阴茎,我向上挪了一下身体,用一只手(因为我的手

    很忙,要压住妈妈)把妈妈的内裤脱了下来,妈妈因为我在上面热烈地吻住她的

    唇,没有反应过来,脱下妈妈的内裤之后,我立即把阴茎用力向妈妈的峡谷发起

    进攻,妈妈的那里长满了阴毛,在丛生的阴毛中间,有一条裂缝,我用力地把阴

    茎向那里顶去,却没有顶进去,妈妈下身紧闭着并且有点发干,我管不了那么多,

    只要是妈妈的下身,就足以让我兴奋不已,我用阴茎在妈妈的下身磨擦着,做着

    插入的动作。

    妈妈知道我没法插进去便笑了一下,随着我的动作,妈妈的笑渐得yín荡起来,

    但她把脸侧了过去躲避我的目光,不愿让我看到她有性欲这个事实。

    于是我更加卖力,妈妈的阴部在我不断地剌激下渐渐地变软了,我用手摸了

    下,妈妈的那里早已是yín水漫流,我把阴茎对准了裂缝的中间,毫不费力地冲了

    进去,哇!好舒服(你要是和你妈做过的话,就知道我没有骗人),妈妈的细肉

    包围着我的阴茎,我紧紧地贴在妈妈的身上,妈妈则发出一长长的呻吟声:「小

    光,不……不要这样。」我和妈妈四目相对,妈妈不自觉地向上迎合着我的阴茎

    的,当她发觉自己在那样做,而我又盯着她看时,妈妈简直羞得满脸通红,想把

    脸背过去,而我则用双手捧着妈妈的双颊,看着妈妈,下身开始在妈妈身体里磨

    擦,妈妈在我的抽送下,开始有了快感,身体也随着我动起来,四目相对之下,

    妈妈更加妩媚动人,只见她的额头微汗,头发散乱,双颊红似彩云,目光轻轻地

    似在呻怪我,又似在鼓励我,嘴里发出轻微地呻吟。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正在妈

    妈的身体里,这简直太美妙了,妈妈的阴部太棒了,为了证明这种感觉,我捧住

    妈妈的脸,强迫妈妈看着我,阴茎一下一下地向妈妈的阴部冲剌。

    这使这种感觉更另真实,我在侵犯着妈妈,妈妈由于自己正在被自己的儿子

    侵犯最神圣和隐秘的地方而羞耻,但她的性欲战胜了这种羞耻感,她在感受男性

    的填充。在我目光的逼迫下,妈妈开始也放开了,她主动地用腰力向上迎合着我

    的动作,并且这种动作越来越大,我们四目相对,并且齐心合力地使我们的身体

    能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我感到妈妈的密穴里面越来越湿,并且有节秦地紧缩着,每一次抽插都带来

    巨大的快感,肉和肉的磨擦,让我和妈妈在这最原始的行为中得到了最大的剌激。

    终于,我感觉要出来了,我用力地抱住妈妈,拼命地向妈妈的身体猛插,妈妈在

    我的猛插之下,大声地叫了起来:「啊。啊!」我尽力地延长时间不让自己过早

    地射出,可是妈妈已然受不了了,;「啊啊,」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妈妈达到

    高潮了,而我也觉得浑身一麻,下身紧紧塞住妈妈的阴道,把全部对妈妈的爱送

    了进去。

    一阵全身的强烈的快感随之而来,我紧紧地抱住妈妈,任我的jīng液流入妈妈

    的身体。妈妈也抱住了我,闭上双眼似乎晕了过去。

    过了十分钟,妈妈睁开了眼,我停下对妈妈的rǔ房的抚摸,说:「妈妈,你

    真美!」妈则满脸红红的说:「这回你明白了什么是交配了?」。我的阴茎还在

    妈妈的阴道里,我感到它又硬起来了,于是又在妈妈的阴道里抽动了一下说:「

    妈妈在给我上课呢!」,妈妈则捏了下我的鼻子说:「占了便宜还卖乖!」我yín

    心又起,阴茎一下一下地又开始向妈妈的阴道里面冲击,妈妈则声音细细地说:

    「别在这儿!」,我于是抱起妈妈来到了妈妈的卧室里,把妈妈放在床上,妈妈

    把床头的药酒拿出让我喝了一口。

    我随即扑了上去,把阴茎顺利地插入了妈妈的阴道里,妈妈又说:「慢慢地

    好不好!」,我于是压在妈妈身上用肘部支起部分身体重量,阴茎慢慢地在妈妈

    的阴道里抽送,妈妈则满意地抚摸着我的上身,问道:小光,和妈这样舒服吗?」

    「是啊!妈妈你真真好!」我慢慢地向里送着,「妈,你呢?」妈妈笑了一下说

    :「妈妈也很,舒服!可是你知道这是道德不允许的吗?」我回答说:「在漫画

    书里,有和母亲上床的事!」妈妈惊异地说:「是吗?」,我用力地拱了一下,

    妈妈随之发出一声呻吟,说到:「妈在实验室,经常让动物近亲交配,可以培养

    纯种的后代!」我忙问道:「是怎样的?妈妈说道:「就是让动物和自己的母亲

    或父亲交配,动物之间经常是这样的!这次带小白的妈妈回来就是为了让它和小

    白交配的。

    我又问道:「那么会生下什么样的?」「和上一代很像!」,我加快了在妈

    妈的身体里的磨擦,用我的大阴棒用力地插妈妈的阴道,妈妈被我插得叫了起来,

    于是我就更加兴奋!说:「妈,我们也要培养纯种!好不好?」「好!小光,!」

    随着我发疯似的抽插,妈妈的屁股也向上一下下地迎合着我的动作,,妈妈也爱

    上了这个纯种实验。我的阴茎完全进入了妈妈的身体,妈妈的xiāo穴湿湿滑滑的,

    还有一种用力裹住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绵软的yín肉层层地压迫着,不断分泌

    出粘稠的润滑液,在我感受妈妈ròu洞滋味的时候,妈妈也在感受着自己被儿子奸

    污的感觉,这种yín荡而违反世俗的感觉更加剌激我们的感官,我紧紧抱着妈妈,

    妈妈则用两腿盘住了我的身体,我们对望着,:妈妈,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

    「是。是啊!,那么说我在出生时,就和妈发生性关系了?所有的男人都和自己

    的妈有实际上的性关系吧!

    妈妈发出了yín荡的笑容:是啊!我这时明白我真的把自己的ròu棒插进了妈妈

    肥美的生我的阴道里了,我不能相信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妈在我的身下面yín荡地扭

    着屁股,渴求我的雨露,妈妈的yín洞是那么的潮湿、火热,来吧!

    小光,妈妈爱你!我提起了屁股,然后用力地向下插了下去,每一次的进入

    都要尽可能地完全地插进妈妈肥美的肉穴里,妈妈为我的动作疯狂,不断地喘着

    粗气,xiōng部因剧烈地兴奋上下起伏,下身一下一下地向上回应我,迎合她的亲生

    儿子的奸污,我感觉下身不断地涌起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因为我正在干自己的妈

    妈,亲爱的妈妈,美丽性感yín荡风骚的妈妈,在她的身体里我成人,现在我又回

    到了妈的身体里,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啊!现在我和她做爱,是回报她给我生命

    的时候,所以,我要给她最好的,全部的爱,用我的大ròu棒,让她快乐,让她高

    潮!

    让我耕作妈妈这块肥沃不可亵渎的土地,我只想着用力地插妈的yín穴,想和

    妈妈合为一体,我看到妈妈不断的呻吟和秋波流转地笑容,她居然在向我笑,而

    那笑容是那么地yín,那么的诱感,分明在说,好儿子,你干得我好舒服!我更加

    疯狂地冲击妈妈成熟的女性肉体,阴茎深深地插入妈的肉穴深处,我的每一次插

    入都是那么地深入和狂暴,几乎使妈窒息。

    妈妈的乎吸越来越急促她开始居烈地颤动,然后稍停了一下后,她用力地抱

    住我,丰满的xiōng部用力地在我xiōng前磨,下身疯狂地耸动着,我感到妈妈阴道深处

    开始剧烈地紧缩,阴壁的肌肉紧紧地吸住我的ròu棒,我的ròu棒不能动了,:啊!

    啊!妈妈达到高潮了,yín水不断地流出,阴道壁开始抽动、收缩,我无法抵抗妈

    妈激烈的动作,这动作带来了强大的快感,我压抑了的能量终于在妈妈的阴道里爆发了。

    浓稠的jīng液瞬间填满了妈妈的阴道里,我的屁股不住地抽动着更加深入地插入妈妈的阴道深处,发射了所有的炮弹,把我所有对妈妈的爱,打进了妈妈的子宫深处。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陶醉在这有生以来不曾有过的极度的快乐之中,禁忌的做爱使我们体会到了人生最高的快乐!

    我依然在妈妈身上伏着,阴茎依然插在妈妈的阴道中,我不愿和妈分开,我们紧紧地相拥着,感到我们是血肉相合,完全地融合为一。

章节目录

短篇辣文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并收藏短篇辣文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