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姨妈都还不到四十岁,姨妈三十七,妈妈三十六,都是艳光四射,风韵迷人,倾城的容颜,挺耸的酥xiōng,细细的柳腰,白嫩的肌肤,每一寸身体都散发着熟透了的、诱人的女性的气息。

    大姐翠萍,大我一岁,是典型的柔顺、乖巧的好女孩,生性最温柔,性情最贤惠,是个标准的古典美人;二姐艳萍,只大我两个月,多愁善感,也很温柔体贴,脾气也好,斯文娴静;小妹丽萍,小我一岁,个性倔强,生性开朗,敢做敢当,但心底里却温柔善良,属外刚内柔型。姐妹三个虽然个性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每个人都长得天姿国色,高贵圣洁,对外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对我却温柔体贴,百般迁就,万般照顾。

    另外,家中的丫头、女仆,一个个也都是中上之姿,特别是我的丫环小莺,更是个美人坯子,也早已到了含苞待放的花姿。

    但是,家中美女一大群,我却一直是处男之身,并没有随便找个像小莺这样的小丫环来平息心中愈来愈烈的青春欲火。(因为家中的丫环全是买来的,而不是像女仆女佣那样是雇来的,这些丫头算是我们的私有品,可以随意处置,包括她们的身体,也就是说,就算是干了她们也是合法的,她们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不为别的,只为我和母亲的十年之约!自从八岁的那个晚上,我便爱上了我的亲生妈妈,梦想着有朝一日能与母亲共尝那灵肉之爱,共浴爱河。

    终于,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妈妈让我了却了心愿。

    那天晚上,我从妈妈的房间门口经过,听到里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呻吟声,难道妈妈不舒服?因为家中没有男仆,又规定不经召唤,下人不准进主人的房间,所以家中的屋门一般都不上锁,因此我一边推门一边喊着:「妈,您不舒服吗?」一边就闯进去了,一进去就一下子惊呆了,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场面:

    妈妈赤裸裸地半躺在床上,如同一尊白玉美人。她的身材根本不像三十六岁的女人,而是线条优美,凸凹分明,浑身肌肤洁白光滑;她的上身,雪白得像一个雪团,xiōng前一对玉rǔ又高又挺,rǔ头竟然还像少女一样,从rǔ头到rǔ晕全是粉红色的,与雪白的肌肤相衬,美极了,也诱人极了,无一点瑕疵可寻;细细的柳腰,平滑的小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再看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一大片乌黑亮丽的***,衬托着那丰满的yīn户,显得更加美丽,更加迷人。

    妈妈正用手在那迷人的yīn户上忙活着,yín水流了许多。正在这时我进来了,妈又羞又急,整个人呆在床上,脸红得像六月的晚霞,一直烧到了脖子上,右手中指还留在自己的yīn道中,不知如何是好。

    我也怔住了,喃喃地说:「妈,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能帮上忙吗?让我给您揉揉好吗?」

    妈妈听了我的话神色安定下来,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嫣然一笑:「你太能帮上忙了,这个忙妈不让你帮让谁帮?!」同时从yīn道中抽出了手指,指着自己的yīn户说:「这里不舒服,快来帮妈揉揉。」

    我一听,正中下怀,忙将手按在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刚一接触妈妈的yīn户,妈就娇哼一声,娇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粉面生春,双颊飞红,一双媚眼似渴求什么,又似在鼓励我,望着我一眨也不眨,那模样真叫勾魂摄魄……

    随着那声娇哼,妈妈的美臀微微一颤,两条玉腿也分开伸直。我注视着她的玉户:浓yīn深处,芳草如茵,长满了那丰满的yīn阜;我小心地分开遮掩在桃源洞口的芳草,然后轻轻地掰开两片肥厚的大yīn唇,但见红唇微张,桃瓣欲绽,两张肉壁微微张合,正中间的那粒肥嫩的yīn蒂,颜色红嫩,鲜艳欲滴,还在微微颤动着。

    奇景当前,把我刺激得兴奋不己,将手指伸进那迷人的肉缝中,揉、捏、按、摩,忙个不停……妈妈被我弄得不住地呻吟着,mī穴中春潮泛滥,从她的yīn道口中徐徐沁出的yín水弄得我手上湿淋淋、粘滑滑的。

    「好儿子,好宝贝儿,不要再用手了,妈受不了了,你用嘴给妈妈舔舔好吗?」妈妈哀求着。

    「好吧,为了妈,干什么都行,我的好妈妈!」

    妈妈将双腿尽量张大,使她那毛茸茸的yīn户暴露无遗,把我的头按在她的bī上;我伸出舌头,先开始舔她的***,又吮又吻又吸又咬,使妈痛快得美目半睁半闭,朱唇似张非张,浑身火热颤抖,娇躯微微扭曲,从口鼻中发出痛快的呻吟声:「啊……哦……好儿子……好痒啊……别光舔毛……」

    于是我就用手掰开妈妈的两片yīn唇,翻了开来露出那条红通通的像露滴牡丹一样艳丽的bī罅,里面正汩汩地流出水儿来,yīn蒂像一粒红珍珠似的挺立在yīn户正中。

    「妈,您这里面有两个洞儿,让我舔哪个呢?」我故意问道。

    「傻小子,妈不是给你讲过吗?难道你都忘了吗?上面那个洞口那么小,能插进你的那东西吗?那是尿道口,不要舔,可能会腥臊呢,下面那个大点的,才是yīn道口,那才是正地方呢。」

    「这个大的也这么小呀,能容得下我的**巴吗?」

    「容不下就不容!谁说要容你的大**巴了?你这个臭小子,就会调戏你亲娘!逗得妈难过死了,你还有闲心说笑,等会儿你发急时,可不要说妈不给你面子。」妈使出了杀手。

    「妈,我是和您闹着玩儿的,您不要当真嘛……宝贝儿不敢了,好妈妈,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慌了。

    「那好,还不快点舔?别再逗妈了,妈受不了了……」

    我不敢多说,赶紧把舌头伸长,挤进妈妈的yīn道四面乱舔起来。

    妈这一下被弄得欲仙欲死,浑身酥软,身子不停地扭摆,口中呻吟不已:「嗯……好儿子……好舒服……往里面点……对,就是那里……用力一点……美死了……妈整整十五年没有爽过了……啊…啊……要泄了……啊…啊…好了…快活死了……」

    一股yīn精像喷泉似的,一下子涌了出来,全喷进了我嘴里,我一口一口全吞了下去,腥腥咸咸的,如琼浆玉液一般,十分好喝。

    「我好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自从你爸爸死后,十五年来妈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谢谢好儿子。」妈满足地吻着我的脸说。

    「妈,您可舒服了,我这里却更难受了。」我指着那把裤裆撑得半天高的玩意儿对妈说。自从进门看到妈妈的裸体后,它就开始硬了,我又在妈妈身上玩了半天,现在更是胀得难受死了。

    「呵,好小子,你长大了,它也长大了,挺得这么高,你放心,妈会让你舒服的,妈没忘咱们的十年之约,今天就是想起十年之约已经满了,才挑起了我的欲望,我又不好意思先说,又憋得难受,就只好自己解决了。唉,这十年可真把我等得难受死了,本来妈还能熬得住的,一有了那个十年之约,弄得妈一想起来就要起性,真难过死了,终于等到了却心愿的时候了,今天妈就全给你,就算是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来,把衣服脱下来……」妈妈柔声说道。

    「谢谢妈妈的生日礼物,人们常说「儿生母受苦」,今天,我更应该送给妈妈一份礼物的,我就把我这根**巴送给你吧,喜欢吗?」

    「太喜欢了,这是妈收到的最好最珍贵的礼物,那就快点脱吧,快点让妈看看你给妈妈的礼物,不要多说了,来,还妈帮你吧。」

    我的衣服被我们两人齐心协力脱了个精光,裤子刚脱下来,那根大**巴就跳了出来,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挺立着,根部丛生着乌黑发亮的***,布满了我的yīn部和小腹,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jīng体,又圆又大的赤红色的guī头,看上去诱人极了。

    妈妈一见就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仔细检查:「你的**巴怎么长得这么大?还这么硬,太好了,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我预言你这东西长大会比别人壮观得多?现在灵验了吧!因为你一生下来,这玩意儿就不同寻常,和一般婴儿的大不一样,这就是遗传,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儿,一定能和你爸爸的一样,长成个大号的,谁知比他的还粗还长还大,竟然是个特大号的。」

    妈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握着量了量,然后惊喜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别的男人的,只是当年你爸爸的才让我的两手交替握三下,他告诉我他的东西在男人当中已经是难得一见、万里挑一的大家伙儿,现在你的这东西竟让我握三下后还露出整个大guī头,足有七寸多长,还这么粗一手都围不拢,这不是成了男人当中的王了吗?真太壮了!」

    妈妈用手握住我的yáng具爱不释手地捋上捋下的滑动着。经过这一阵子的揉搓滑动,把我的***弄得青筋怒涨,全根发热,硕大的guī头又胀大了许多,边沿高高地绷了起来。

    「它更大了!宝贝儿,你看,这下不有了八寸长了吗?啊!

    真太好了!」她更加惊喜激动了。

    「妈,胀得更难受了。」我难耐地挺耸着屁股说。

    「急什么呀,妈会让你难受吗?来,让妈也帮你舔舔。」

    妈妈说着,让我上床躺好,她伏下身去,伸出柔软的香舌,先舔我的***、**巴根部、yīn囊,然后是jīng体、guī头,舔来舔去,最后,妈妈张开樱桃小嘴,将我的阳物含了进去,我的**巴太大了,而妈妈的小嘴儿也太小了,只能含住我的大guī头,也憋得妈满口发胀。

    妈妈含着我的大guī头,不停地用力吸吮,舔弄,柔软的舌尖支持着guī头中间的小眼儿,尽情蠕动着,一双玉手在***上揉搓滑动,我的**巴感到温暖滑润,舒服异常,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袭上我的神经。

    「啊……啊……妈呀……好舒服……我要射了……啊……」

    我下意识地抱紧妈妈的头,屁股快速地用力向上挺动起来,妈也加快了吸吮,一阵抽搐后,我shè精了,浓热的阳精一大股一大股地射进了妈妈的口中,这就是我的处男之精啊!妈妈咕噜咕噜地吞了下去,连吞三大口才全吞下,并且继续舔着我的**巴,让它不会萎缩,使我的**巴保持着坚挺不倒。

    「嗯,真太好吃了,真多真过瘾!宝贝儿,这几年你有肏过女人吗?」妈娇声问道。

    「没有,自从我们订约之后,我就发誓一定要把第一次献给妈,还要让您教着我干,刚才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shè精,现在我才知道泄过精后的感觉原来是这样舒服,真好!妈,您可要好好地教我呀!」

    「好儿子,这么说妈刚才吃的是你的童男之精?那可是医书上有确切记载的滋yīn壮身的绝佳补品呀!好孩子,对妈真好!妈一定好好教你,妈也是从订约以后就发誓只让你一个人干,有了欲望也都是强忍着,偶尔有时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也只是像刚才那样自我发泄过两三次,就这样苦苦地等着你长大。」妈抱住我的头,温柔地腻声说着,又把那红润的樱唇盖在我的唇上,轻轻地亲吻着,并把那柔软的香舌伸进我的口中让我尽情吸吮。

    这一吻,让我感到精神恍惚,飘飘欲仙。

    「妈,这就是接吻吗?滋味真美,儿子还是第一次尝到。」

    「好儿子,连初吻都献给了妈,你对妈真是太好了。」妈高兴地抱紧了我,与我继续接吻,一双豪rǔ在我xiōng前揉来揉去,同时,两条大腿也一伸一缩地碰着我的***,刺激得我快要疯了。

    「妈,儿子想……」我吞吞吐吐。

    「想什么?尽管说!」妈知道我在想什么,故意逗我。

    「我想,我想……」我羞于启齿,灵机一动,说:「我想完成我们的十年之约!」

    「完成十年之约?那是什么意思?怎么完成?妈怎么听不懂呀?」妈还是不放过我,继续和我开玩笑。

    「我想……我想……」我还是难以出口。

    「你到底想什么呀?妈妈的好儿子,你就大胆地说吧,妈是不会怪你、笑你的,妈想听你亲口说出来,妈等了这么多年,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妈妈柔声地诱导着。

    「我想肏您……」我终于再也忍无可忍,说出了难以出口的心里话:「妈,您的亲儿子想肏您,您的亲儿子想和您肏bī,好妈妈,别再逗儿子了,我的好妈妈,就快点让儿子肏肏您的bī吧!您再不让我肏,我就要发疯了!」

    「好了,妈也不逗你了,上来肏你的亲妈吧!妈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不过可要轻点,你这孩子的东西太大了,妈怕一下子受不了。」

    妈妈躺了下去,我伏到妈妈的身上,挺起下面的大**巴,在妈妈的大腿根胡支持乱撞,就是找不到桃源洞口,急得我满头大汗,妈见我找不到bī眼儿,就娇笑着,左手分开了她那迷人的花瓣,右手握着我的***带到桃源洞口,下身极富技巧地蠕动了两下,两片桃瓣已经衔住了我的guī头,然后腾出右手来,在我的屁股上一拍,媚声道:「宝贝儿,进你的发源地去吧!」

    妈妈话音未落,我已屁股一挺、**巴一支持,硕大的guī头已滑进妈那娇嫩迷人而温暖的玉洞中。

    妈妈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有气无力地娇哼了一声,显出十足的舒服劲:「啊~真好!宝贝儿,妈已经十五年没来过这回事了,你…你…可要轻点啊!」

    我知道妈妈荒芜已久,经不起暴风骤雨般的摧残,就仅仅鼓动guī头在她yīn道口微挺、摩擦,不停不休的动着。

    妈妈娇喘着,轻哼着,低低地乞求着,迷人地呢喃着:「嗯…

    …好孩子……妈难过死了,别再逗妈了……快点进来吧!」

    妈妈的娇、媚、羞、急、yín、浪、迷人、诱惑、暗示、乞求,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了,屁股用力一挺,只听「噗哧」一声,妈妈也随着「啊!」的一声惊呼,我坚硬粗大的yáng具尽根而没,硕大的guī头一下子支持在妈妈的子宫颈处。

    妈妈一阵痉挛,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流出了晶莹的泪水,面色惨白像经不起这凶猛的侵袭,令我油然而生一股怜惜之情,我紧紧地搂住她,热烈地吻着她:「妈,对不起,我太鲁莽了,忘了妈会疼!」

    「嗯……傻孩子,妈妈可被你整惨了,小bī好象被你戳裂了。」妈妈颤抖着声音说道。

    我一听忙抬起上身,向我们性具结合的地方看去,只见妈那娇嫩的花瓣被撑得向两边裂开,那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胀得鼓鼓的,紧紧地箍着我的**巴根,而里面的子宫口则一张一合的衔着guī头。

    「妈,对不起,您教教我吧,现在该怎么办呢?」

    「嗯…你先轻轻抽送,慢慢摩擦,嗯…再吻我的嘴,摸我的rǔ房…嗯…」

    我依计而行,下面在轻轻地抽送摩擦,上面吻着她的娇唇,吮着她的香舌,中间用手肘支撑上身,双掌抚着她的豪rǔ,手指揉捏rǔ头,忽轻忽重的不忍释手,妈妈娇嫩的rǔ头被揉得坚硬而挺立起来。

    「嗯……嗯……仲平……宝贝儿……好儿子……」妈妈娇嫩的玉rǔ被揉得通红,颤巍巍地晃动着;我凑上嘴去,一口咬住那粒葡萄似的rǔ头,轻轻地用舌尖支持住在牙齿上蠕动,时不时地猛吸一口,妈妈又一阵痉挛,浑身轻抖着呻吟道:「嗯…噢…宝贝儿,妈快被你揉碎了,小时候吃奶还没吃够啊?」

    「妈,您的rǔ房真美呀!小时候我怎么没有发现?」我一边轻抽慢送,一边抚摸亲吻着妈妈的rǔ房,一边情话戏语不断,一齐挑逗着妈妈的情欲;妈妈双手搂着我的背,渐渐地扭动腰肢、摆动玉臀配合我的动作,迎凑着我的抽送。

    妈妈已经获得美妙的快感,俏脸透出甜笑:「嗯……这才是妈妈的好孩子,乖乖地听话,别再胡冲乱撞了,妈老了,经不起你的折腾了,你这孩子的东西也太大了,插进去胀得满满的,一下子支持进妈妈的子宫一大截,妈哪尝过这种滋味!」妈说着还妩媚地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

    「我当年从您这洞里出去,现在再进去「朝祖」,当然不能放过子宫这个发源地呀!也真奇怪,当初我整个人都从您这里出来了,现在我身上最小的一件东西都进不去了。」

    「去你的,少吃妈妈的豆腐。」妈满面红云,不胜娇羞地说:「你那东西是你身上最小的东西吗?那是你身上最伟大的东西

    *1407271

    *

    *407351

    **1229*40729

    *

    母子的情乱生日

    外母捉奸诱婿上床

    初秋的夜,月亮又圓又亮。棗林灣西頭一間平房的臥室裏,皎潔的月光透過潔白的窗簾,籠罩在臥室的雙人床上。此時,鎮婦幼保健所的護士長柳淑蘭俏臉緋紅,玉腿大張,正又羞又愛的由著心愛的兒子在她這個媽媽的分娩部位裏創造著生命。

    “啊!媽媽……你夾的孩兒好緊……”十四歲的少年小日壓在媽媽柳淑蘭那赤條條的雪白豐滿的肉體上,胯部在媽媽肥軟膩熱、愛液淋漓的大腿間用力猛砸著。媽媽柔軟白皙的雙腿纏盤在了兒子削瘦的臀部上,緊緊勾著已經在她兩腿間猛力起伏了二十幾分鐘的年輕屁股。

    兒子的抽插帶給媽媽下體強烈的快感,尤其是兒子那個硬如石塊的大龜頭,不時地狠撞到媽媽嬌嫩的子宮上,讓已經到過一次高潮的媽媽又是痛又是愛。

    淑蘭忍不住摟緊了兒子,美目含情地注視著兒子如癡如醉漲紅的臉龐,羞聲道:“小冤家……你……這個樣子欺負媽媽……媽媽又……又會到的……哎!…小壞蛋……你還故意……撞……媽媽那裏……啊!……討厭!你又撞……媽媽不和你來了……”淑蘭嘴裏這麼說,一個圓潤肥嫩的大白屁股卻連連上抬,將她那個婦人的羞物和兒子貼得更緊了。

    忽然,淑蘭感到體內兒子的ròu棒變得更加堅挺、粗大了,撐得她這個媽媽的陰道裏象有個茶杯一樣說不出的漲滿,她知道兒子要shè精了。果然……

    “啊!媽媽!孩兒快射了……”兒子一邊喘著粗氣說,一邊伸手捧住了媽媽柳淑蘭那豐滿圓大的肥臀,碩大的ròu棒更加奮力地向媽媽肉體深處猛戳,幾乎要進入淑蘭的子宮口裏。

    “嗯!今天媽媽讓你射進來!”淑蘭羞澀地輕聲咬著兒子的耳朵說著,抬高了自己的豐臀,滿臉嬌羞的等待兒子往她這個媽媽的體內注入生命的漿液。

    兒子的大ròu棒發狂似的在媽媽充血腫漲的陰道裏深深地急速抽送,硬如頑石的大龜頭雨點般地猛力撞擊媽媽的子宮口。

    “哎唷……輕一點……媽受不了……嗯……媽媽……要被你……插死了……喔……舒适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媽媽了……小冤家你……你…壞死了……”淑蘭又是羞又是痛,兒子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湊之際,幾下死命地猛戳,硬是將大半個龜頭撐開了她這個親媽媽的子宮頸。

    “媽媽!我……”兒子話音未落,一大股熱滾滾的jīng液已如機關槍子彈般地在媽媽成熟的子宮裏播射。

    “啊!好燙……好多……不行了……媽不行了……嗯哼……舒适死了……”媽媽的子宮內被兒子射入的大量jīng液燙得不住痙攣,“嗯哼……媽又…又到了…嗯……媽媽真快活……媽要死了……喔……”

    淑蘭因為高潮的到來而將嬌軀僵直地挺了起來,肥腴的陰戶裏一陣一陣地抽搐,子宮口一開一合的收縮,似要吐出什麼東西,卻又被兒子硬漲的大龜頭緊緊塞住。

    兒子的粗大ròu棒被高潮中的媽媽的陰道緊緊“咬”著,大龜頭又受到媽媽子宮頸的夾吮,腦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覺得jīng液不斷往媽媽的子宮裏噴射。足足過了半分多鍾,兒子才在媽媽體內停止了shè精,乏力地趴在媽媽的肚皮上,喘息著一動也不動了。

    良久,淑蘭才從高潮的快感中平靜下來,感覺到兒子的大ròu棒仍在她陰戶裏插著,只是已不象剛才那樣讓她“漲滿”了。那捧著她肥臀的雙手不知何時又撫上了她的xiōng部,正抓著她兩隻豐腴尖聳的rǔ峰輕輕揉弄。

    淑蘭滿臉暈紅的嬌嗔道:“小壞蛋,又欺負媽媽了,剛才那麼狠心地……把媽媽欺負得……死去活來……還不夠啊?……”

    “媽媽,孩兒不是故意的,孩兒是真的太喜歡你了……媽媽……我……”兒子親吻著媽媽的臉頰和朱紅的嘴唇,似乎有點內疚,“媽媽……我愛你……孩兒一輩子都愛你……孩兒不想欺負媽媽的……”

    兒子的真情流露讓淑蘭大為感動,她愛憐的用嘴唇回應著兒子:“傻孩子,媽媽逗你呢!你象剛才那樣‘欺負’媽媽,其實,媽媽心裏…很歡喜的,而且,媽媽還會……更愛你……”

    “媽媽,那我要你做孩兒的妻子,你嫁給孩兒吧,媽媽?”兒子一本正經地道。

    “小鬼頭,淨說這樣的瘋話,你是我親生的孩兒,哪有做媽媽的嫁……嫁給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做……做妻子的……”淑蘭紅著臉,低聲羞澀地道:“再說,媽媽雖不是你妻子……卻已被你這個……壞兒子弄…弄上了床,有了夫妻之實,你真是……最不乖的兒子……”

    “不嘛!好媽媽,孩兒就要你做妻子!孩兒只愛媽媽一個人。”兒子摟住媽媽扭動身子撒起嬌來。

    “哎呀,別動……”淑蘭感到一股溫溫的東西隨著牽動的ròu棒溢出了她的陰道口,滑落到屁股溝裏,知道是兒子的jīng液,就連忙在床頭拿了幾張衛生紙,從身底下伸過去按住兒子和她的交接處,嬌紅著臉輕聲道:“下來,讓媽媽去洗一洗……”

    兒子不解地道:“媽媽,你身上又不髒,別洗了好嗎?”

    “傻孩子,剛才你射了……那麼多的jīng液,在媽媽……媽媽子宮裏面,明天就是媽媽的排卵期了,媽媽害怕……會懷孕的……”淑蘭輕輕的羞聲道。

    “媽媽,你懷孕給我生一個兒子,孩兒很喜歡的啊!…”兒子傻乎乎的道。

    淑蘭聽了,臉上一紅,羞啐道:“要死了!小鬼頭,胡說八道!我是你的親媽媽呀!你…你真壞死了!……怎能要……要自己的媽媽給你生……生兒子?!你再不下來,媽媽……媽媽可要生氣了!”

    “媽媽,那你答應做孩兒的妻子,孩兒就下來,要不孩兒就讓媽媽懷孕。”兒子執拗地道。

    淑蘭知道兒子十分難纏,卻沒想到這小冤家竟會以使她懷孕來要脅她,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羞臊,只好柔聲哄道:“好了,小冤家,媽媽答應你,不過要等你滿了十五歲再說,好嗎?”

    “親媽媽,孩兒好愛你!”兒子畢竟是小孩心智,還以為媽媽真的答應做他妻子了,不禁興奮地抓著媽媽柳淑蘭的雙rǔ一陣猛吮。“討厭……還不快點……下來……”淑蘭嬌聲道。

    兒子聽話的抬起身子,“啵”的一聲,沾滿婦人騷液的ròu棒牽著白色的情絲從媽媽柔軟潮濕的大腿間抽了出來。兒子的大龜頭和她的下體一脫離,淑蘭便忙將衛生紙堵在陰道口,兩腿緊夾著挪身下了床,捂著被兒子灌滿了jīng液的陰戶赤身裸體地跑進了浴室。在浴室清洗時,淑蘭看到自己烏黑繁茂的陰毛又濕又亂,兩爿肥厚隆起的大陰唇被兒子的大ròu棒插得已不象平時那樣緊緊合攏在一起,鮮紅腫脹的兩片小陰唇也張開著黏黏的平貼在大陰唇上,暴露出她那個紅豔豔的陰道口,而兒子那如漿糊一樣白色濃稠的jīng液正不斷地從她這個媽媽的陰道口裏流出來。

    淑蘭不禁臉紅了:日兒這孩子,每次和她同房總是要在她這個做媽媽的身子裏射很多,讓她提心吊膽的不說,那條極其粗壯碩大的ròu棒還往往把她的羞處插弄得好幾天都脹痛不已,有時甚至連走路也困難……這孩子小小年紀就這樣,要是再長大些,自己這個做媽媽的還不知道會被他在床上欺負成什麼樣……

    淑蘭這樣想了一會後,兒子留在她體內的jīng液摻雜著她高潮時泄出的白帶已經在浴室的瓷磚地上流了一大灘。

    正在這時,兒子全身光溜溜地走進了浴室。只見媽媽兩腿分得開開地蹲在地上,裂開的嫩紅肉縫裏,媽媽那個讓他插得通紅的陰道口內不時地淌出一股股白濁的稠液,竟足足流了有半茶杯多才漸漸停止。而後,媽媽扭動腰肢將肥白的大屁股用力搖了幾下,像是要把殘存在陰道口上的白色液滴甩掉。

    當淑蘭拿起衛生紙要擦拭陰戶時,忽然發現兒子不知何時已走進了浴室,羞得她“哎!”的一聲嬌呼,連忙捂住jīng液淋漓的陰戶站起身來,背對著兒子,嬌聲嗔道:“小冤家!你……媽媽還沒洗完呢,你怎麼就進來了?……”

    淑蘭知道婦人那被所愛男人交媾後沾滿jīng液、yín水和白帶的陰戶是很讓女人家害羞的,可是現在,她這個媽媽和兒子性交後的陰戶,以及方才她扭腰晃臀的那些婦人的羞人情狀都讓兒子瞧在了眼裏,真是叫她這個做媽媽的難為情死了。

    “媽媽,你那裏流出來的就是孩兒射到你裏面的jīng液嗎?!可真多啊!”兒子可不懂媽媽的婦人心態,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哎呀!小冤家,你……你羞不羞……還說出來……”淑蘭嬌臉紅得就象一塊大紅布,“這些東西,應該是你以後送到你媳婦身子裏,讓她給媽生孫兒的,你卻哄開了媽媽的大腿,把這麼多的子孫漿往我這個親生媽媽的肚子裏灌………你……”

    說著,淑蘭轉過頭,似怨似愛地看了兒子一眼,羞聲又道:“小壞蛋,你難道不知道……媽媽被你那根壞東西……插進來欺負,又经常被你在裏面……射滿jīng液的地方……就是媽媽把你生出來的地方呀!……小孩子家的怎麼能和媽媽說這麼羞人的話呢?……”

    “可是,媽媽,為什麼你可以讓孩兒把雞雞插在你裏邊shè精,卻又不許孩兒說一下啊?”兒子有點想不通。

    淑蘭聽兒子這麼說,羞得臉上更紅了,她知道再說下去這小冤家也未必能懂她的意思,便嬌聲輕叱道:“小孩子家,別胡說!……好了……快……出去……媽媽要洗澡了……”

    兒子卻好象沒聽見似的,走到了媽媽淑蘭的身後,低聲懇求道:“媽媽,你讓孩兒和你一塊兒洗,行嗎?”

    兒子一邊說,一邊伸出雙手,在淑蘭的腋下穿過,從後面握住了媽媽兩隻豐滿挺拔的rǔ房,輕輕地揉搓著……

    “嗯……小鬼頭……討厭……洗澡是要摸著人家nǎi子的嗎?!……”淑蘭嬌嗔著,忽覺兒子緊貼在她臀部上的ròu棒竟又亢奮地勃起了,硬硬的在她的屁股溝裏跳躍著。

    淑蘭紅著臉,嬌聲對兒子道:“你這個小色狼,你到底是想和媽媽洗澡……還是又想來……欺負媽媽了……?!”

    “媽媽,孩兒想再……愛……你一次……孩兒又……忍不住了……”說著,兒子把雙手從媽媽高聳的rǔ房上移下來,緊摟住了媽媽淑蘭那柔軟的腰肢,胯部貼著媽媽渾圓翹大的肥臀猴急地聳動著,大龜頭在淑蘭鮮紅濕膩的肉縫裏前後滑動,急切地探尋著媽媽的那個“生命之洞”。“不要……喔!……小心肝……別……”淑蘭只覺大腿間她那道肥脹、狹長的肉縫中,兒子把個大龜頭像拉鋸似的在裏面來回磨擦,弄得她這個做媽媽的玉腿間又癢又酥的,陰道口忍不住又淌出yín水來了……

    “嗯哼……乖日兒,不要了……媽媽那裏叫你磨得癢死了……唔……哦……小心肝………快停下來……你今天已經射了那麼多……不可以再跟媽媽………好了……會傷身子的……唔……好孩子……快停……”淑蘭心裏也好想就這麼讓兒子再幹弄一次,但為了兒子的身體著想,她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欲。“不嘛!好媽媽!親媽媽!孩兒好想要你……”兒子撒著嬌,兩手把媽媽的腰肢摟得更緊了。

    淑蘭的腰部被兒子在背後這麼緊緊摟著,上身不由地微微彎了下來,她扭頭嬌媚地瞟了兒子一眼,強忍著情欲道:“小鬼頭,把媽媽的腰都要摟斷了……快點放開媽媽……嗯哼……好孩子,媽媽知道你最乖了,聽媽媽的話……”

    淑蘭哄著兒子,並沒意識到她現在的姿勢已使她那個肥腴膨大的陰部在玉臀間暴露出來。

    兒子不失時機地找到了媽媽的身體入口,硬硬的大龜頭頂在媽媽那濕膩膩的陰道口上使勁往裏一插。

    “哎喲!”淑蘭身子往前一沖,只覺兩腿間一陣脹痛,兒子竟從她屁股後面把她這個媽媽的分娩部位又一次狠狠的衝擊填滿了。

    “哎唷……你……小壞蛋,怎麼可以……這樣!你……你……別……”淑蘭嬌嗔著,兒子卻將已盡根而入的粗大ròu棒在她這個媽媽的陰道內抽插起來,並且還彎身又從背後抱住了她的酥xiōng,愛撫起她兩個白嫩柔軟的rǔ峰。

    “嗯……唔……不要……壞兒子……喔……還從人家……人家的屁股後面插進來……小冤家……你……你這是……強姦媽媽呀!……嗯哼……”

    淑蘭又是羞臊又是無奈,只好彎著腰,雙手扶住浴缸邊緣,翹著個雪白豐滿的肥臀,任由寶貝兒子在她身後和她這個做媽媽的強行進行交媾。

    而兒子這小冤家一邊欺負她,一邊還喃喃地道:“媽媽!……孩兒愛你……好媽媽……親媽媽,孩兒真的是好愛你、好愛你……”淑蘭聽到兒子對自己說這樣的深情話語,不禁很是動情,原本要克制情欲不與兒子短時間內交媾的念頭,也被兒子的深情及有力的抽插所軟化。

    “小冤家……”淑蘭羞聲道:“我知道你愛媽媽,可是你也不能……強姦媽媽呀……還用……用這麼羞恥的姿勢,在……在後面……姦yín媽媽……你這壞兒子……媽媽這樣翹著屁股被你欺負,和那正在交配的發情母狗又有……又有什麼兩樣了?你這孩子真是……真是讓媽媽羞死了!”

    說著,淑蘭轉過頭,嗔怪而又羞澀地看著兒子,這小冤家用胯下那根粗碩的ròu棒在她當初分娩他的部位裏極其有力地抽送著,不斷地把她這個親生媽媽的情欲和快感變成從陰戶裏潺潺流出的yín水。

    兒子的下體緊貼在媽媽淑蘭那高高翹起的肥白屁股上,雙手握著媽媽xiōng前兩只柔軟飽脹的rǔ房大力地揉搓,胯部挺動越來越快,ròu棒也越插越深,龜頭尖端不停地頂到媽媽的子宮口裏。

    此時的淑蘭已被兒子在陰道內抽送的快感和rǔ房上的愛撫弄得快活異常,子宮頸又受到兒子大龜頭的擊打和侵入,yín水早已如春潮氾濫般浸滿了陰道內壁,每當兒子的ròu棒插入抽出,就混著空氣發出“撲滋、撲滋”的yín聲,令她聽得怪難為情的。

    兒子卻在此時道:“媽媽,你下麵象自來水一樣流出這麼多水啊?都流到孩兒蛋蛋上來了。”

    淑蘭聽著自己陰戶被兒子插得不斷發出怪聲怪響,本來已經羞紅了臉,現在被兒子這麼一說,更是羞臊萬分,嬌嗔道:“討厭……媽媽下邊流這麼多水……還不是讓你這個壞兒子………欺負出來的………不曉得幫媽媽擦擦,還來取笑媽媽……你……真壞死了……”

    “對……不起,媽媽……孩兒這就幫你擦……”兒子不好意思地道,說著便取過了毛巾。

    淑蘭見兒子當真要給她擦陰戶,臊得慌忙把毛巾搶過來,羞道:“傻孩子,媽媽自己會來……你先把它……拔出去……”

    “媽媽,什麼拔出去?”兒子一楞,一時沒有會意媽媽的話。

    “小傻瓜,你那個……東西在媽媽那裏面,媽媽……怎麼好擦?……”淑蘭紅著臉斜乜了兒子一眼。

    兒子這才明白媽媽的意思,不禁有些羞赧,忙從媽媽的陰道裏拔出了他那條又粗又長的ròu棒。

    淑蘭直起腰來,一轉頭,只見兒子那粗大的ròu棒惡形惡狀地挺立在胯下,上面亮晶晶的沾滿了她這個媽媽陰戶裏的yín水,看得她一張俏臉愈發得紅了,連忙用毛巾先給兒子擦了,然後才微微扭過了身子,忙忙地將自己那騷水淋淋的婦人羞處擦拭幹了。

    而後,淑蘭回過頭嬌羞地瞟了兒子一眼,便背對著兒子重又彎下腰去,用兩手抓著浴缸邊緣,叉開雙腿,羞羞答答地撅起了她那個白嫩圓大的肥臀,準備兒子的重新進入。

    兒子見媽媽把個渾圓的大屁股高高撅起,向他暴露出她那肥凸似雙半球的陰戶,不禁又是興奮又是好奇,忍不住在媽媽身後跪了下來。他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從背後看媽媽的下身,以至清楚地聞到了媽媽那成熟婦人的陰戶所散發出的特殊氣息。

    只見媽媽的整個陰部肥美地隆凸著,一片黑黑的陰毛叢中,兩爿縱長豐肥的深色大陰唇微微地分開,形成一道鮮紅凹陷的肉溝,兩片玫瑰色的小陰唇含羞地從肉溝中翻露出來,因為剛才的熱潮未退,所以還腫漲地張開著,露出了通往媽媽ròu洞的入口處,希罕的是媽媽那粘有yín水和一些白色陰道分泌物的ròu洞口上有一圈滿是肉芽的不整齊的邊,兒子自然不知道這是媽媽的處女膜破裂後的殘痕,就這麼看著媽媽玉臀間那迷人的陰戶,胯下的那根ròu棒舉得更高了……

    淑蘭翹著豐臀等了一會,覺出兩腿間並無異狀,忍不住回過頭去,只見兒子這小冤家竟跪在她屁股後面,傻乎乎地瞧著她的下體出了神。

    女人家到底臉嫩,淑蘭見兒子這麼瞧著她這個當媽媽的下身,不由得大為羞臊,連忙伸手掩住了她那暴露在臀間的肥美嬌嫩的陰戶,輕聲羞嗔道:“討厭!你這小壞蛋,有什麼好瞧的,還不……快來……”

    兒子這才回過神,紅著臉站了起來,用一隻手抓著媽媽柔軟的臀肉,另一隻手扶著怒挺的大ròu棒往媽媽的陰戶靠去。

    淑蘭則嬌羞地從羞處挪開了手,只覺兒子那個堅硬的粗圓碩大的龜頭擠開了她的兩瓣陰唇,熱辣辣地抵在她這個媽媽的陰道口上,卻又並不插進去,而是輕輕地在她的ròu洞口磨了起來……

    “哦——!你……嗯!……壞兒子……又這……這樣子……對媽媽……你、你好壞……”淑蘭忍著陰道口的酥癢羞嗔道。

    兒子有意想逗逗媽媽,只見他把個雞蛋大的龜頭用力地送入媽媽的陰道口,讓大龜頭的肉傘沒入洞內,卻又隨即抽出,這麼只進出了幾次,便將媽媽的ròu洞口又弄得水汪汪的了。

    淑蘭只感到陰道口一會兒被撐得似要裂開,一會兒卻又是空落落的,真是說不出的騷癢難耐,便頻頻移動著她的臀部向後頂著,想要讓兒子深深地插入。而兒子卻總是適時的把ròu棒後退,使媽媽的陰道口套住了他的大龜頭,卻又無法將之整根吞入。

    “好兒子……乖……不要再逗媽媽……媽媽了……我要……親兒子……媽媽想要你……”淑蘭向後挺動著肥臀蕩聲道。

    “好媽媽,你想要什麼?說清楚一點好嗎?……”兒子佯裝不明白。“哎!……壞兒子你……你好討厭……還裝作不知道……媽媽……媽媽說不出口啦……”淑蘭羞道。

    “可是,媽媽你不說清楚,孩兒怎麼知道要做什麼………”兒子仍然逗著媽媽。

    “你壞………日兒你壞死了!………你欺負媽媽……媽媽以後……再也不和你……不和你……好了……”淑蘭羞聲嬌嗔著,只覺兒子的大龜頭越發起勁地在她這個媽媽的陰道口進進出出,偏又並不插入,淨是用大龜頭上的肉楞子狠刮她那個幾欲被撐裂的窄小的ròu洞口。淑蘭知道兒子是故意在逗她,想讓她說出要兒子和她這個做媽媽的性交的羞人話,一時間又是羞臊,又是難耐體內高漲的情欲。

    淑蘭今晚雖已經歷了兩次高潮,但她現在正處在婦人對床第之需極強的虎狼之年,方才她這個當媽媽又被兒子強行交媾了一會,早已情欲透體。此時兒子的這般撩弄,真是讓她渾身難受死了,再也顧不得做媽媽的矜持,撅著肥白圓大的屁股,嬌媚的羞聲道:“好兒子……哦哦~……親兒子……媽媽要……要你的粗大ròu棒插進……插進媽媽的陰道裏……啊!好羞人……”

    兒子聽媽媽把這些話說了出來,一顆頑皮的童心才滿足了。當下,兒子雙手捧住了媽媽的腰,胯部猛地向前一挺,將抵在媽媽陰道口的大ròu棒深深地整根插了進去。

    “嗯——!”淑蘭的陰道終於得到了兒子大ròu棒的充實,舒适得哼出聲來,頭向後仰起,臀部翹得更高了,陰道內的肉壁緊夾著兒子的寶貝

    兒子也不甘示弱,緊抓著媽媽的腰部,一次次的把ròu棒猛烈地盡根送入媽媽那濕熱充血的陰道內,每一下都將那大龜頭的尖端頂進媽媽嬌軟的子宮口裏。

    “啊……小冤家……輕……輕一點……噢!……啊……這麼深……要插……插死……你媽媽了……”淑蘭嬌吟道,銀牙咬緊,只覺她那個曾經孕育過兒子的子宮,現下就象被兒子那根粗長的碩大ròu棒刺穿了一般。

    兒子感受著媽媽火熱潮濕的陰道裏的每一寸的嫩肉,大ròu棒在媽媽屁股後面不停地抽送著,把媽媽ròu洞口的兩片陰唇帶得一會捲入一會翻出。透明的、如蛋清一樣的愛液,從媽媽的私處不斷滲出,沿著她的兩條大腿內側慢慢地流了下來……

    這麼抽插了一會兒後,淑蘭喉嚨裏開始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兒子覺得此時媽媽的陰道好象變得更加窄了,他那根深入媽媽體內的大ròu棒被整個的緊緊裹住。

    兒子總算嘗過被媽媽那個婦人羞物“裹”住的滋味,多少有了點經驗,連忙放慢了動作,這才沒有立時就射出來。兒子深吸了一口氣後,將碩大的ròu棒緩緩地但是極其有力地抽插著媽媽的分娩部位,記記深達媽媽的子宮口內。

    “哎唷!……都頂……頂進媽媽……子宮裏了……啊!……嗯哼!……壞兒子……你……你插死……媽媽吧……”淑蘭俏臉潮紅地嬌哼著,赤裸的肉體被身後的兒子頂得不住前沖,兩手費力地撐著浴缸的邊緣。兒子每頂一下,媽媽就發出一聲又似痛苦又似舒适的悶叫。“媽媽,你還……舒适嗎?”兒子關心的問道。

    淑蘭扭過頭來,一對美目水汪汪地瞧著兒子,似要滴出水來,羞臊的嬌喘著道:“小冤家!……和媽媽……都好了這麼些天了……還來問人家……你那……那麼大的一根東西……在媽媽那……那裏面……還……還覺不出來麼?……媽媽白疼你了……”淑蘭話雖這麼說,可兒子的詢問,到底讓她心下欣慰,輕輕的羞聲又道:“傻兒子,你有沒有覺得媽媽那裏……把你的東西……裹住了……女人家只有在很舒适的時候……才會這樣子的……”

    “是的,媽媽……你那裏象有一隻熱熱的小手把我握住了,很緊的……好媽媽……孩兒真……舒适……”兒子有點靦腆的道。“好孩子……你在……媽媽裏面……媽媽也很……很舒适的……嗯哼!……好兒子……你……你快……快點動……別管媽媽……媽媽又……快要到了……”淑蘭急促的嬌喘道。

    聞言,兒子加快了動作,將他的大ròu棒又猛又深地頻頻喂給了快到高潮的媽媽。媽媽則扭著細細的腰肢,把個圓大的屁股拼命的向後直頂,用她那個婦人的分娩部位不斷地接納著兒子的大ròu棒。

    兒子只聽到媽媽的喘氣越來越急,ròu棒被媽媽的陰道裹得更緊了,當下強忍著shè精的衝動,狠勁地猛幹媽媽那極度充血腫脹的陰戶。忽然間,媽媽挺直了腰,雙腿緊緊地並在了一起,嬌顫著道:“啊……小心肝……用力……插死……媽媽吧!啊!快……快點……媽媽要來了!……啊……媽……媽媽到……到……到了……”

    隨著高潮的來臨,媽媽陰道裏的嫩肉緊緊地纏繞在兒子那根深入她子宮的ròu棒上,子宮口牢牢地含住了兒子侵入的半個龜頭,開始劇烈地收縮。此刻,兒子的ròu棒已被媽媽高潮中的私處和緊緊合攏的大腿夾得幾乎無法抽動,只覺得媽媽的陰道如同一隻肉乎乎的溫暖的小手握擠著他的ròu棒,他那卡在媽媽子宮口的大龜頭則受到猶如嬰兒吃奶般的陣陣吮吸。

    “啊!……媽媽,孩兒……忍不住了!……”兒子受不了媽媽體內的刺激亢奮地道,同時兩手抱緊了媽媽的柳腰,那已經緊貼著媽媽屁股的胯部又狠狠地朝媽媽屁股上一頓,竟將個雞蛋大的龜頭整個兒擠入了媽媽的子宮頸。

    “哎唷!……啊……”淑蘭漲痛而又舒适的一聲嬌叫,頭猛地向後一抬,隨即便覺一團沸騰的岩漿在子宮裏爆發開來。

    “哦——!”媽媽被兒子灼熱的jīng液燙得嬌吟了一聲,雙手回過來一下子緊緊抱住了兒子的屁股,渾身哆嗦著,嬌羞地讓兒子在她這個親生媽媽的成熟子宮裏播灑年輕的種子……

    兒子用力的挺著胯部,粗壯的大ròu棒不時地朝媽媽柔軟的屁股間猛頓,將凝聚著愛和生命的jīng液一股接一股的強有力地噴射進媽媽攣動的子宮內。

    “哦——親兒子……燙、燙死媽媽了!……你的……怎麼……還這麼多……射得媽媽……媽媽美死了……”

    淑蘭快活地膩聲叫喚著,她的粉臉通紅,杏眼半睜半閉,連接著兒子ròu棒的大白屁股不住地顫抖,顯然已經處在高潮的顛峰。

    這時,兒子把扶著媽媽腰部的雙手伸到了她的xiōng前,從身後抓住了媽媽的兩只脹鼓鼓的rǔ房,腹部緊緊地貼在媽媽微微顫動的屁股上,感受著媽媽身體的溫暖,繼續在媽媽的子宮裏強勁地噴射著。

    淑蘭兩隻緊繃繃的nǎi子被兒子抓著,一根堅硬碩大的ròu棒又從屁股後面將她這個媽媽肥腴的陰戶裏塞了個滿滿實實,更要命的是兒子那滾燙濃稠的jīng液仍在源源不斷地注入她的子宮裏。

    兒子這持續的激情讓淑蘭快活得舒暢難言,嬌顫著的玉體酥軟得似乎要融化了,止不住地隨著兒子在她體內噴射的頻率發出“哦——!哦——!哦——!”的蕩人的嬌啼。

    媽媽由著兒子這麼肆無忌憚地射了一會兒後,才覺得射進她子宮裏的洪流漸漸地變成了熱辣辣的雨點,最後雨點也終於停了,只剩下兒子那根大ròu棒兀自脹縮著。媽媽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環抱著兒子屁股的雙手放了開來,無力地撐著浴缸邊緣,以免跌倒。

    兒子半躺著貼在媽媽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媽媽扭過頭來,微微嬌喘著看著汗嗒嗒的兒子,嬌紅的臉上,滿是幸福的表情和母愛的溫柔。

    浴室裏靜静静的,母子倆都從高潮中平復了下來。兒子的ròu棒還沒有完全縮小,仍然插在媽媽溫暖的陰道裏沒有拔出來,還可以感覺到媽媽得到滿足後的陰道壁的輕微跳動。

    淑蘭疼惜兒子,讓兒子在她背上休息了好一會,才站起身來。兒子的ròu棒“卟”地一聲,從媽媽的陰道裏油光水亮地滑了出來,半軟半硬地垂在了胯下,紅通通的龜頭上還在滴著jīng液。

    淑蘭轉過了身子,憐愛地替兒子拭著身上的汗珠。兒子則摟住了媽媽一絲不掛的成熟肉體,撫弄著媽媽豐滿柔軟的rǔ房,說道:“媽媽,你剛才好不好?”

    淑蘭粉臉微紅,輕聲羞嗔道:“你這麼猛,媽媽還不好嗎?!小饞貓!今天又欺負了人家兩次,你年紀還小,當心身體,知道嗎?”“媽媽,誰讓你這麼好看,孩兒忍不住嘛!”兒子說著,笑嘻嘻地親了媽媽一口。

    “討厭!”淑蘭嬌羞地白了兒子一眼,“小孩子家的這麼油嘴滑舌,不知道學好,卻去學了公狗和母狗交配的樣子,從……從屁股後頭弄媽媽,還沒命似的又把那麼多的……東西灌在了媽媽子宮裏,讓人家………人家肚子裏脹死了……你……你這個壞兒子!”淑蘭想起剛才兒子與她這個親生媽媽猶如動物交配般的交媾和shè精的情形,仍自羞臊不已。

    兒子雖然剛剛和嬌美的媽媽雲雨過,卻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和媽媽親昵的機會,這時仍依依不捨地吻著、輕咬著媽媽的rǔ房和rǔ頭,雙手上下撫摸著她光滑的肥臀和背脊。當兒子將手移到媽媽前身,想去摸媽媽的陰戶時,卻被媽媽伸手輕輕捉住了。

    “別摸!都是你的東西,已經……流出來了……”淑蘭臉紅紅地說道。

    “什麼?”兒子從媽媽xiōng前抬起頭來,楞楞地說道。

    “還有什麼呀?!壞小子……你剛才射在媽媽身子裏的子子孫孫,現在從人家裏面流出來了……”

    淑蘭滿臉紅暈地輕聲嬌嗔道。

    兒子鬆開媽媽後退了一步,向她的下身看去,只見許多rǔ白色粘稠的液體正從媽媽那條肥腫鮮紅的肉縫裏流出來,順著她的兩條大腿內側向下流淌,一直流到地面成了小小的兩灘,宛如一塊塊的豆花。

    “小壞蛋!你在媽媽裏邊流了多少呀?!”淑蘭見她那被兒子配過種的陰戶裏流出這麼多白花花的“種子”,不好意思的嬌嗔著,一把拉過兒子,將他摟到了懷裏,不讓兒子再看了。

    兒子趁勢也摟住了媽媽的腰肢,又在她的脖頸和耳垂上親吻著,惹得媽媽癢得不住躲閃。

    “小壞蛋,你還鬧!你射進去這樣多,媽媽真擔心會被你弄得有了小孩。”淑蘭紅著臉輕輕地道。

    “媽媽,真的會有小孩嗎?不是流出來了嗎?”兒子停下吻,迷惑地問。

    “小冤家!明知故問呀?!”淑蘭羞聲微嗔道,“說過明天就到媽媽的排卵期了,還要在人家肚子裏幹壞事,你這樣子直接射在媽媽子宮裏,哪里會都流得出來呀?有好多還留在媽媽裏面呢!……說不定你……你這次真的會讓……讓媽媽有小孩的……”

    “媽媽,你有了我的小孩,那孩兒不就可以當爸爸啦!”兒子開心地道。

    “啊呀!死小鬼!”淑蘭被兒子鬧了個大紅臉,嬌羞地嗔道:“不害臊!媽媽肚子裏要是有了自己親生兒子的小孩,讓媽媽還怎麼見人呀?你、你這小冤家倒好,竟想著要當爹了?!……小壞蛋,這次要真地弄……弄大了媽媽的肚子,看媽媽還饒不饒你……”

    “好媽媽……”兒子委屈道:“可孩兒是真的很喜歡你呀!”

    “好了,媽媽知道了。唉~你這孩子!媽媽可怕了你啦!”說著,淑蘭憐惜的在兒子臉頰上輕輕親了一口,“乖孩子,不早了,媽媽幫你洗一下就去睡吧,好嗎?”

    兒子應了一聲,跨到了浴缸裏。淑蘭擰開花灑,麻利的給兒子洗了澡,讓他先回房睡了,然後用水沖掉了地上那些母子相奸後留下的穢物,才自己洗起來。

    因為害怕懷孕,淑蘭把被兒子插得有些紅腫的陰唇大大的掰開,用花灑強勁的水柱仔細地沖洗滿是黏乎乎jīng液的陰道,而後又用軟布浸著“婦潔”洗液塞進陰道裏擦洗了一番。

    雖然如此,想到她這個媽媽的子宮裏尚有兒子那些沒流出來的jīng液,淑蘭心裏仍不免有些不安。

章节目录

短篇辣文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文小寡妇春心荡漾并收藏短篇辣文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