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嫂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漂亮最性感的女人,她叫徐小惠,生前在一家银行工作。她在99年冬天不幸死于煤气中毒,年仅29岁。我第一次见她是在93年,那时我刚16,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了,她1。64的身高,匀称的身材,美丽的脸庞白如凝脂,精致小巧的高鼻梁,鲜红的小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乌黑的披肩发,穿着一件米色的短袖女式衬衣,一条黑色女式长裤,脚上是一双精巧的女式黑色高跟皮鞋,鞋口露出半透明白色丝袜裹着的小脚背,我特别钟爱她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脚。后来我和她熟悉了,我常去她家玩,我表哥常出远门,就我和她单独在一起,我和她脱了鞋在地毯上逗她小女儿玩,我能碰到她穿丝袜的脚,她也没太在意!我甚至能用手短时间触摸她的丝袜脚……>>>

    99年冬天的一个周末傍晚,我表哥出远门了,我姨妈把我小外甥女送回她家,打开门闻到一股煤气味,忙打开门窗,去厨房发现煤气灶上有壶水,火熄了,气阀没关。我姨妈慌忙到卧室找小惠嫂子,只见她合衣躺在床上,枕头边还有本打开的书,她的神情很安详,很像睡着了,只是脸色很红,嘴角有些白沫。姨妈慌忙去求邻居把她送去医院,又打电话通知我家到医院去帮忙。等我们赶到医院,远远就传来哭声,又见急救室围着好多人,我们走近一看,只见几个护士正在劝我姨妈,说人死不能复生,叫她节哀!我的小外甥女也在旁拉着她奶奶的衣服哭。一旁的轮床上用白布从头到脚蒙着一个人,我妈很激动,连问姨妈怎了?>>>

    我姨妈也不回答,只是哭!护士问我爸是不是死者家属,叫他去办手续。过了会,姨妈哭了会,我和我妈扶着她到轮床边看小惠嫂子的遗容,我妈轻轻撩开蒙在表嫂脸上的白布,表嫂静静的躺在那里,她美丽的面庞有点红晕,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子,鲜红的小嘴,乌黑的秀发挽在脑后。就像画中的人儿,好似睡着了。看到死去的小惠嫂子如此安详,姨妈平静了些,说表哥不在家,家里就出这样的事,怎么告诉他!我妈说既然发生了,就好好料理她的后事吧!我看还是把小惠她弄回去,把她一个人放在太平间里,我们心里也不好受等明明回来见上她最后一面,我们也好说。这时,我表姐也赶来,哭着看了她嫂子的尸身,也说要把小惠她接回家,在家里设灵堂停放。我去叫了救护车,等我爸把手续办好后,用副担架把小惠用白布遮着运回了表哥家。>>>

    回到家中,姨妈叫我爸去通知表哥和其他亲属,我帮忙把担架抬进卧室,姨妈和表姐就商量着布置灵床,我妈找了床白色的新床单铺在灵床上,我表姐拉开蒙在单架上的白布,露出表嫂的全身,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女式上衣一条黑色的细筒女裤,脚上穿着双白色的丝光短袜,没穿鞋。她们叫我去打水,说要给她擦洗一下,再给她换身衣服。我打来水,她们已经把她的外衣全脱去了,我妈叫我出去找她的相册,其实是想叫我回避!我见她们关了门,就站在沙发上从门上的窗子往里看,我第一次见到表嫂的**,她太性感了,她的身体很白,脚上的白色丝光短袜被我表姐褪下来,她的小脚上竟然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她一丝不挂的躺在担架上,我妈细心给她擦洗脸,**,私处和脚。我表姐打开她的衣柜取出她穿过的白色真丝内衣,给她穿上。又问给她穿什么衣服,我姨妈先说要给她按规矩穿七件套的长衣长裤和高跟鞋。可我表姐说要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走,最后还是给她换的她只穿过一次的一件纯白色的女式短袖衬衣,黑色细筒女裤.表姐又从她衣柜中拿出一双新白色的玻璃丝光短袜,为她套在脚上。我下来,叫开门。

    说相册没看到!我表姐叫我帮她们把她抬到床上,我看着睡在担架上的表嫂,说小惠姐她真漂亮。惹得她们三人都又哭了,我表姐说小雷,咱快让她上床呀!我抱着表嫂的脚,表姐抱她的双臂将她的香尸移到床上,我能摸到小惠嫂子的脚,很滑很凉,让我很难受!我红着眼睛看着我妈在床边整理她的头发,表姐给她的脸抹了粉底,描了眉,涂眼影上睫毛膏,最后为她涂了口红。姨妈从鞋柜里找出两个鞋盒说这是两双她没来得急穿的新鞋,挑一双给她吧!表姐挑了双黑色鞋口带细鞋绊的高跟鞋为她的丝袜小脚套上,我妈问家里还有没有没用过的缎子被面,姨妈说有很多,说着打开抽屉拿出几条缎子被面,有红的,黄的,紫的,白的,我妈说一般都是盖大红的。表姐说小惠姐身前喜欢穿白色的衣服,我看就给她盖床白色的吧!说着打开那条纯白色的缎子的被单从她穿着尖尖的黑色高跟鞋的脚上一直拉到她的胸前,折叠好!我看得出神,我妈怕姨妈难过,上去给小惠嫂子蒙上脸,把姨妈扶出卧室……>>>

    灵堂已经设在表哥家的客厅里,雪白的幔帐将灵堂隔开成内外两间,外间摆满了吊唁的花圈和花篮,灵前是一供桌上是香炉,白烛,灵牌上写着爱妻徐晓惠之灵位,桌上方的白幔上是斗大的奠字,下边挂着一幅缠白纱的相框相片上是一位美丽端庄的年轻女人,烫齐肩短发,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精巧的小鼻子,动人的樱桃小嘴,微笑着眉目含情。灵堂的白幔后,是一张沉香榻,榻上铺着柔软的米白色丝光被褥,表嫂小巧的尸身被我姨妈和我表姐轻轻的抱上灵床,表嫂那娇小玲珑的尸身穿着一件雪白色的丝光女式短袖衬衣,露出一双裹着白色透明短筒丝袜的小脚,脚上套着一双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

    姨妈拿过一个银白色丝织方枕头垫在表嫂乌黑的波浪式披肩发下,表嫂的额头上勒着根白丝带,脑后戴着发网,透出女性的成熟美。表嫂的尸身被规正好,仰面直挺挺的平卧在洁白光滑的灵床上,一双精巧的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绊下露出白色丝袜裹着的小脚跟。这时表嫂娘家来的人要看晓惠嫂子,表姐忙为小惠嫂子的尸身蒙上白丝被单。表嫂的母亲坐在小惠嫂子的灵床旁,边哭边看死去的表嫂的遗体,表姐已经用白丝缎子被面将小惠的脸蒙上,劝老太太说:人死不能复生,您好好保重身体!小惠姐她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我哥怎么还不回来奔丧呀?再过两天,小惠就要入殓了,入殓后送去火化,就再也见不到了!我哥这么疼小惠姐,不见晓惠姐最后一面他会难过一辈子的。可怜小惠姐才三十岁,人又长得漂亮,又贤惠,就这么去了!

    小惠姐在她们单位里人缘最好,又是公认的最漂亮的女同事。表姐给小惠嫂子的尸身盖好白丝缎子被面,掖好女尸尸身两侧的白丝被单。扶着老太太去了,灵堂里就留下小惠的尸首和我,我望着灵床上用白丝缎子蒙着头盖着脚的表嫂的尸身发呆。我轻轻掀开蒙在尸身侧的白丝缎子,看到小惠嫂子洁白的女式丝光衬衣短袖下白皙的手臂无力的垂放在尸身侧的白褥上,纤纤的手指涂着鲜红的指甲油,戴着一枚白金戒指,手腕上是一条很精致的金手琏。打扮得如此漂亮,只见雪荔正静静的平卧在如雪的铺着厚厚的白色锦褥上。她那娇小玲珑、窈窕美丽的尸身上蒙着一床轻薄的白色丝缎子殓衾。我颤抖着掀开蒙着小惠嫂子面容的白丝缎子,只见表嫂美丽的面容略施粉黛,乌黑的波浪式披肩发,一根红色的丝带勒在额头上,一方黑色的发网包裹着脑后的乌黑秀发,成熟而性感,一幅美丽少妇的妆扮,撩人极了!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不愿离去的泪滴。

    樱桃般的小嘴,被精心涂过鲜红色的法国口红,脸庞上涂过淡淡的香粉和胭脂,这是我表姐和我妈花了一个小时为她的遗体整容,给她的遗体用的化妆品全是进口的,包括她脚指和手指上涂的的玫瑰色的指甲油。我看着死去表嫂的艳尸,不禁想看小惠嫂子的小脚上穿的鞋袜,我忍不住又去摸表嫂那双穿着白色丝光袜子的小脚。我一摸到表嫂那冰凉的裹着白色丝袜的尖尖小脚。先将表嫂尸身上的白丝缎子揭开,细细的看表嫂的遗体上穿着白色的丝光女式短袖衬衣,黑色女式裤裙,脚上是一双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皮鞋,鞋口露出白色丝光袜子裹着的纤纤小脚背。我在房里找出一双崭新的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在抽屉里找出一双新白色短丝袜走到床边,掀开蒙着脚的白丝被,颤抖着捉住女尸的冰凉的裹着光滑米白色光袜的纤纤小脚,忍不住揉捏,为表嫂脱下高跟鞋,褪下她穿的那双白色丝袜,这是我最喜欢她穿过的一双白色的短丝光袜子,上面缀米粒大的小白花,不能让她穿走,何况我给她换的一双也很漂亮,是一双精巧的绣着白色小朵梅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丝光袜子。

    一双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绊下露出绣着白色梅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丝光袜子裹着的小脚跟露出轻薄的白色殓衾的丝被外裹着的小脚跟露出轻薄的白色殓衾的丝被外迅速盖上白丝被,我看着小惠嫂子高高耸起的白丝短袖衬衣的胸部,那对丰腴饱满的**顶着瘦小的丝质衣服,胀得如两座白色的小坟包,白色的乳罩在半透明的丝衣下依稀可见。灵堂里没别人,我表姐她们出去联系冰棺去了。我壮胆解开小惠嫂子胸前的衣扣,那白如凝脂般的**,戴着米白色镂花的胸衣。我扒开乳罩,看到她的**很白很圆,虽然不是特别大,可比例合适。就象一对圆馒头,粉红色的**颜色有些发乌毕竟她是结过婚的人,我埋头去亲她的**,闻到她尸身上谈谈的沐浴露的花香,我吮吸着她的**,抬头看的遗容就象活着一样美丽,如同睡了一般安详!

    我一不做二不休,拉开她尸身上的白色缎子,解开她下身穿的黑色女式长裤,只见她的白色真丝小内裤闪着白色的丝光,我也一同扒开……我到抽屉里找出一双她穿过的肉色玻璃丝袜,揉成一小团塞进她的嘴里,尸身被规正好,仰面直挺挺的平卧在洁白光滑的灵床上。盖上白丝被,又缓缓拉起叠在胸前的白丝被单蒙上小惠的脸庞。看着表嫂美丽的遗容被洁白的丝光缎子遮盖,洁白的丝缎子被单覆盖在小惠嫂子的尸身上,从头到脚把小惠嫂子遮盖得严严实实,只显出蒙在白丝被下女尸起伏的轮廓。>>>

    表哥从深圳赶回来,一进灵堂便嚎啕大哭,小惠嫂子的母亲拉着女婿的手,哭泣着说:你可回来了,小惠她已经去了,你快去看看她的遗容吧!我陪表哥来到死去小惠嫂子的灵床前,只见表嫂正静静的平卧在如雪的铺着厚厚的白色锦褥上。她那娇小玲珑、窈窕美丽的尸身上蒙着一床轻薄的白色丝缎子殓衾。表哥颤抖着掀开蒙着小惠嫂子面容的白丝缎子,只见表嫂美丽的面容略施粉黛,乌黑的波浪式披肩发,一根红色的丝带勒在额头上,一方黑色的发网包裹着脑后的乌黑秀发,成熟而性感,一幅美丽少妇的妆扮,撩人极了!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不愿离去的泪滴。他将小惠尸身上的白丝缎子揭开,细细的看小惠嫂子的遗体上穿着一件雪白的丝光女式短袖衬衣,黑色的女式长裤下露出一双裹着白色半透明丝袜的小脚,脚上套着一双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

    表姐说:哥,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好好料理嫂子的后事吧!就等你回来,小惠嫂子该入殓了。说着,叫我们上前从灵床上,将小惠连裹着白色殓衾的丝被一同抱起放入一口铺着厚厚的柔软金黄色锦缎的玻璃冰棺中,死去的小惠嫂子裹着白色半透明丝袜的小脚套着一双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的尸身被抱着,她穿白色的丝女式短袖衬衣,黑色女式长裤,脚上是一双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鞋口露出白色丝光袜子裹着的纤纤小脚背先被缓缓放入棺材中,表嫂的香尸被随后平放在柔软金黄色锦缎上。那床柔软轻薄的米白色丝光被单一直覆盖到她高高耸起的白丝旗袍的胸部。灵堂内香烟袅袅,白纱缠绕,只有雪白的灯光和一口盛殓着香尸的透明冰棺。

    在敞开棺盖的棺材里是小惠嫂子的遗体盖着白的丝缎。表哥扶着棺木往里看,小惠静静的平卧在如雪的铺着厚厚的白色锦褥的棺材里。心中万分怜惜,深情的吻了死去爱妻那樱桃一般鲜红的小嘴。止不住哭了会,仔细看过表嫂的香尸,又掀开蒙尸的白被,发现小惠已穿戴整齐,一双小脚露在洁白的丝缎子下,裹着白色半透明的丝光袜子,一幅入殓时的打扮。又缓缓拉起叠在小惠嫂子胸前的白丝被单蒙上小惠的脸庞,全家人纷纷把准备好的鲜花撒在棺内,覆盖在白色的如雪般的缎子殓衾上。盖上棺盖。随着一声起灵炮响,盛殓着表嫂尸身的棺材被六个人抬起。放到门口的灵车上灵车缓缓开动,驶向殡仪馆……>>>>>>

    殡仪馆内,候化大厅里人山人海,大家都要给小惠嫂子送行。盛殓着小惠尸身的灵柩被送到焚化炉前,两名火化工打开棺木,将女尸连裹着白色殓衾的丝被一同抱起放到托尸板规正好,小惠仰面直挺挺的平卧在托尸板上,一双精巧的的乳白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绊下露出绣着白色小朵梅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丝光袜子裹着的小脚跟露出轻薄的白色殓衾的丝被外。托尸板上铺着厚厚的金黄色真丝锦褥,小惠的上身穿一件纯白色的丝光女式短袖衬衣,白色薄薄的丝光被一对浑圆饱满的**顶着,下身穿一条黑色丝光女式踩脚裤,脚上是一双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鞋口露出白色丝光袜裹著她那双白嫩如莲藕般精致小巧的脚。表哥在火化前再在火葬场为她化次妆,换一次白丝袜,穿上一**白色女式高跟鞋,再用米白色丝光殓衾盖上她的尸身,亲自用平板小推车送进焚尸炉,把骨灰盒里垫一方米白色丝光殓衾和一双半透明的米白色女式丝光短袜,将骨灰盒镶上她的遗照放在家里,供点鲜花就行了。小惠的母亲含泪掀开蒙着小惠面容的白丝缎子,只见表嫂美丽的面容略施粉黛,乌黑的波浪式披肩发,一根红色的丝带勒在额头上,一方黑色的发网包裹着脑后的乌黑秀发,成熟而性感,一幅美丽少妇的妆扮,撩人极了!

    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不愿离去的泪滴。接着将盖在小惠尸身上的白色丝光殓衾全部掀开,只见小惠那较小的尸身穿着米白色的丝光女式短袖衬衣,黑色丝光女式踩脚裤,一双精巧的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绊下露出绣着白色小花的半透明米白色女式丝光袜子裹着的小脚跟。小惠的丈夫找出一双崭新的精巧的黑色女式高跟鞋,走到托尸板边,颤抖着捉住女尸的冰凉的裹着光滑米白色丝袜的纤纤小脚,忍不住揉捏,为小惠嫂子迅速换下黑色女式高跟鞋,盖上白丝被,又缓缓拉起叠在胸前的白丝被单蒙上表嫂的脸庞。看着小惠美丽的遗容被洁白的丝光缎子遮盖,洁白的丝缎子被单覆盖在表嫂的尸身上,从头到脚把表嫂遮盖得严严实实,只显出蒙在白丝被下女尸起伏的轮廓。小惠的丈夫看看死去的妻子裹着白色透明丝袜的小脚套着一双尖尖的黑色女式高跟鞋的尸身被规正好,仰面直挺挺的平卧在洁白光滑的灵床上,一双精巧的的黑色女式高跟鞋后鞋绊下露出透明丝袜裹着的小脚跟。

    小惠的母亲哭着说她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按风俗,年轻女人死了是不能停放的,应马上入殓。小惠的尸身本应按风俗直接从太平间送到殡仪馆火化,可殡仪馆的殡葬工说:这么年轻漂亮的少妇又漂亮,供人吊唁,瞻仰遗容女艳尸端庄安详,美丽动人。这时,殡葬工走过来含着泪对小惠的母亲说:人死不能?生,马上就要下班了,这死的是您女儿吧?她真漂亮,死后还这么安详,咱们好好伺侯她入炉吧!说着,便轻轻的撩开蒙着小惠面容的白丝缎子,四名工人把小惠从轮床上抬下,按动电钮,传送带启动。小惠的娇小的尸身向炉口移动。由于传送带的颤动,小惠一只脚上的黑色高跟鞋鞋松脱。

    表哥上前,把鞋给小惠嫂子的白色丝袜的小脚穿好。小惠嫂子的头部进入白布帘,随后整个进入白布帘消失。我去火化室看火化的过程,一般是不允许死者家属在旁观看。观察窗铁门,里面是一块透明的耐高温玻璃。小惠嫂子裹着洁白的丝光殓衾躺在炉中。美丽的面容露在白色殓衾外。炉内已经预热升温。突然只见盖在小惠尸身上殓衾的像被一股看不见的风抽走,刹那间不见一丝火苗就消灭得无影无踪,一具肤色惨白的**美丽的少妇的身体只三秒钟就变成了一具焦黑的遗骸,一个小时后,小惠嫂子的美丽尸身变成了一盒骨灰。只有骨灰盒上的镶嵌的小惠嫂子的美丽的遗像的相片。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