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汤加丽在夜总会学习按脚时师傅说过,要想多挣小费,按这里才是关键,这里是男人最惬意的地方。幸亏室内灯光暗,不然可以看到她的脸已经羞得象是红苹果了。她还从未耻辱的给男人按过这种地方呢!

    “啊……嘶……没想到呀,骚婊子,妳还有这一手?……”

    “……”汤加丽心里突突直跳,**的上身,两只硕大的**也如白兔一样腾跳。

    “呀!……你!……”

    毕克群用右手捏着汤加丽的左乳,汤加丽不敢躲避,只能继续为毕克群按摩阴囊,而**也只好任由毕克群捏弄把玩。

    “知道该做什麽了吗?骚婊子……”毕克群边说边从裤档里掏出他引以自豪的男性象征物。

    一副发达的男性生殖器映入汤加丽的眼睑,她脸上一红,马上转开目光,那东西象一条毒蛇从毛绒绒的胯部探出来,棱角毕露,面目狰狞。

    “我听说妳舞跳得不错!……歌也唱得蛮好!……吹箫这种嘴上活…想必妳也是驾轻就熟了吧?……哈哈……”毕克群放肆的羞辱着汤加丽。

    “我……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汤加丽受到侮辱,脸含愠怒。

    “嘿嘿……要大舞蹈家做这样的事…的确很难为情!……不过嘛…人有时总得放低一点姿态……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妳说是不是?……其实妳走出这间屋子后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舞蹈家嘛……我不说没有人知道…是吗?……”

    毕克群炫耀着他的歪理。

    汤加丽扭开头置之不理。

    “要我们的大舞蹈家放低尊严是件很残酷的事……我不喜欢勉强人…如果妳不愿意就算了…我就当什麽也没发生……不过我要提醒妳…妳刚才所做的一切就等于白做了…妳可要考虑清楚……”毕克群看着美丽的猎物欲擒故纵。

    “啊……这个魔鬼!……”汤加丽在心里狠狠地咀咒。

    从毕克群抓住女儿开始,汤加丽已经知道为了女儿,她会答应对方的任何要求,但她真的没有想到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是那么的令人难以接受。她以前对随地吐啖这种不文明的行为都感到极为反感,但想不到最近竟要接二连三的做这样的事……

    “怎麽?……不想选择放弃吧……听说妳这张嘴能说会唱,舌头灵活得很,今天我就试一试……”毕克群说着把汤加丽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用手一把捏住汤加丽的下巴,把她的脸扭了过来,手上暗暗使力,捏开她的嘴,大口一张罩了下去……

    “唔……唔……”汤加丽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强烈的口臭直呛进鼻中,她剧烈地挣扎起来,企图摆脱那张令人恶心的嘴,但毕克群的手有力地箍住了她,堵住了她的退路。

    “……唔唔……不……要……”汤加丽紧皱着眉头用力想合上嘴,但毕克群的舌头已经野蛮地侵入了她的口腔,血红的长舌在她口中肆意地挑畔。

    “啊……放开……”汤加丽呼吸急促用力地反抗着。她如兰的吐气刺激着毕克群的**,毕克群大口大口地吸吮着她温软的嘴唇,口水一股股地渡进她的口腔。

    “啊……不要……”汤加丽拼命推甩着,但两张嘴始终粘着,唾液与唾液混合交互,她那性感的嘴终于被无情地征服了。

    “唔,好吃……”毕克群贪婪地汲取着,一只手握住汤加丽那饱满的**来回搓捏着。

    “……不要……”汤加丽完全绝望了,她被迫接纳了一个男人的舌头,而且是那麽令人恶心的舌头。

    毕克群不依不饶地吸吻,蛇一样的舌几乎把汤加丽口腔的每个角落扫遍,汤加丽被吸得浑身酥软。

    “嘿嘿……妳也很有感觉嘛。现在放下妳的架子,过来给我吹吹……”毕克群用力把汤加丽按下去。

    “啊……不要……”汤加丽被按的又一次跪在地上,看到毕克群那丑恶的**象一把凶器对着自己,恐惧地摇着头。

    “妳看清楚没有,这是男人的家伙,妳的骚屄以后会被这东西插进去很多很多次,而现在,妳需要用妳的嘴把它含住,然后使劲的吸啊吸。知道吗?好了现在张开妳的小嘴……”毕克群一手捉紧汤加丽的头发,一手将**送到她的嘴边。

    “不……不要……”汤家丽无助的挣扎着。

    “快点…张开嘴……”

    严厉的声音在汤加丽耳边响起,硕大的**顶在她的嘴唇上,就象一朵大肉菇,能闻到阵阵刺鼻的臊臭,汤加丽企图扭开头,但头发被紧紧抓住动弹不得,无奈中她只能闭上眼睛。

    “啊!……”一阵剧痛让汤加丽同时猛地张开眼睛和嘴,头皮仿佛要被撕开一般,毕克群用力地扯动着手中的秀发。

    “还不含住,想吃苦头吗?”毕克群恶狠狠地喝道,手上再度加力。他一手扯住汤加丽的头发,一手使劲掐住汤加丽的两腮,迫使汤加丽把嘴张开。

    “喔……痛……不……不要了……”汤加丽痛苦地呻吟,眼泪就要流出来,在屈辱中她无奈地被迫慢慢张开秀口,屏住呼吸。

    毕克群站在汤加丽的面前,当他看到汤家丽的嘴慢慢的张开后,便猛的把他那肮脏的**,一下子戳进了汤加丽的嘴里。

    只见汤加丽嘴角颤抖着小心奕奕地深深含住了毕克群那紫红的大**。毕克群的**塞入了她的口腔,一直顶住了她的喉咙,她感到一阵强烈恶心,胃里的酸水和食物一下子泛上来,直要呕吐,可是,毕克群粗长的**却深深地戳进了她的喉咙里,塞住了她的嗓子眼,憋得她吐不出来。

    毕克群不停地猛力抽动着**,疯狂地发泻着兽欲,汤加丽的脸被憋得涨成了紫红色,五脏六腑翻腾着,胃液一阵阵泛上来,又一次次被压下去,五六分钟后,她忍不住拼命吐出了口中的**,扭头吐了起来。

    “现在可以继续了。”毕克群静静地等了二分钟,直到汤加丽喘过气来才说道。

    汤加丽再一次屈辱的把**含入嘴里,有了刚才一次经历,虽然她仍感到恶心,但还能勉强控制自己,不再次呕吐。她的舌头尝到一股咸味,一阵恶心涌了上来使她想要吐出那紫涨的东西,“含进去……”毕克群手一紧,对着汤加丽喝道,同时借势向前一捅。

    “呜……呜……”汤加丽被熏得一阵干呕,瑶鼻皱起鼓作一团。

    “……嘿嘿……很久没洗了,好好清理吧……”毕克群说完屁股一挺,**又塞进去一截。

    “唔……”汤加丽发出一声闷哼,嘴被撑成可爱的o型。

    “嘿嘿……太大了是吗?……现在来让妳感觉一下它的长度……”毕克群说着向前一送,这次整支**没根而入,**直顶到汤加丽的喉咙深处,浓浓的阴毛淹没了她的嘴。

    “唔……唔唔……”汤加丽的横隔膜受到剌激,惊恐地挣扎起来,她美丽的脸上瞳孔和鼻孔同时扩大。

    “嘿嘿……不要惊讶……小婊子……慢慢妳就会适应的……”毕克群开始兴奋起来。

    “嗯唔……呵……”汤加丽感到呼吸困难,她努力地吐出**,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毕克群的**很快就在她嘴里开始了活塞运动。

    “嘿……今天一定要好好招呼招呼妳!”毕克群淫笑着欣赏汤加丽为他**,屁股前后挺纵。

    毕克群一边享受着在汤加丽软软地小嘴里的愉悦,一边用手玩弄着汤加丽的**,这种快感令他十分陶醉。汤加丽只把毕克群的**含在嘴里,毕克群就有了要射精的兴奋。

    “呼哧……”雄壮的**在汤加丽的樱口中出没,变得又硬又直,上面沾满了她的唾液,闪闪发亮。

    “怎麽样?……味道不错吧?……”毕克群一边奸淫着汤加丽的嘴,一边无耻地说。

    口中塞满男人肮脏的**,棱沟里令人作呕的污垢落入口腔,和着唾液吞下肚子,令平时清洁有加的汤加丽感到反胃,呕吐感一阵阵涌上心头,美丽的双眉皱成一团。

    “用心一点吸,舌头别偷懒……”毕克群大幅地抽送,粗硬的阴毛刺在汤加丽的脸上。

    “啊……”汤加丽的头被有力地固定住,丝毫没有闪避的余地,她只能生硬地承受着,嘴唇上的口红渐渐脱落,涂红了毕克群的**。

    汤加丽头脑发昏,只感到**在口中越涨越大,双颌好象快要脱臼了。

    毕克群想立刻进入汤加丽的体内,享受最高的快乐,但他清楚知道,以现在兴奋的程度,也许插不了一半就会射精。这实在是十分浪费。好的东西需要慢慢地享受,他打算把第一次先射在汤加丽的嘴里,然后再硬起来的时候,才慢慢享受这个尤物,这样才过瘾。

    毕克群从汤加丽嘴里拔出了**,因为他已快控制不住了,他不想这麽快就结束。

    “啊…………”汤加丽象被长时间按在水里,一下子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塞在嘴里的东西严重妨碍了她的呼吸。她才吸了一口气便“哇”的一声,把胃里的酸水和食物一下子吐出来,她剧烈地咳嗽着,不停地吐着,好半天才缓过气来。

    毕克群一边伸手在自己的**根部不停的捏着以便缓和一下冲动,一边看着汤家丽呕吐。汤家丽才吐完,他就迫不及待的扒开汤加丽的**,把黑大的**放入汤加丽深深的乳沟里,再用两只大手握住汤加丽的两个丰满的**往中间挤压,粗大的**干完全埋入雪白和乳沟里,只露出**翘在汤加丽的嘴边。

    “不……”

    汤加丽的**被揉捏的又痛又麻,尤其是乳沟中间夹着的那越来越硬的**,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羞辱感,但是这种羞辱的刺激,却让她的**不争气的胀大了,**也开始勃起。

    “用妳的舌头舔…快点!……”毕克群命令道。

    汤加丽屈辱的伸出舌尖,轻轻地舔着充血膨胀的**。

    “对…对,不要停,喔…”毕克群呻吟着。

    粗大的**像一条黑蛇一般地汤加丽的白玉似的胸脯上蠕动着,两边丰满的**紧紧地包裹着它,但它似乎随时要冲出噬咬。一颗晶莹如露水般的眼泪顺着汤加丽秀丽的面庞滴落。**带来的趐麻,使毕克群再次把整条**插入汤加丽的嘴里。

    “妳不要告诉我连什麽叫做吸都不知道?用力吸!快点”毕克群兴奋地道。

    汤加丽只有开始用小嘴吸吮着的毕克群**,虽然她动作生硬笨拙,但给毕克群带来得满足远远超过了毕克群的想像。

    “对,使劲吸,啊…再大点,太好了,再吸得深一点,对,对…用舌头舔。”

    毕克群一边教着汤加丽**的技巧,一边大声的发出淫邪的叫声。

    毕克群左手托住汤加丽的头发,右手捏住她右乳,身体与手配合着把**在她口中抽送,随着兴奋的加剧,抽送的速度在加快,而捏住**的手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汤加丽不仅感到气喘、恶心,**更是被毕克群捏提的非常地痛,但她强忍着,因为她知道,眼前的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更大的屈辱和痛苦还在后面。

    “你看小洁她妈真是欠干!这麽快就开始发骚了!哈哈!”毕克群用轻浮的语调跟儿子说着,他儿子在旁边则看得津津有味。

    乳交进行了好一会儿,汤加丽的**被揉的红通通的。

    “我射的时候,妳不能逃,不然妳和妳女儿女会有大麻烦┅┅”毕克群觉得自己快要开始射精了,为了使自己有最大满足,他对汤加丽说道。说完这一句,毕克群终於控制不住,开始达到**,他的**更加粗壮,抽动更为猛烈,几乎插入了汤加丽的喉管。

    汤加丽涨红着脸,但她不敢挣扎。忽然她觉得一股浓浓地带很重腥味的液体从毕克群的**射出,接着又一股,顺着喉咙进入了她的体内。

    “不…要…”汤加丽绝望地尖叫呜咽着,但却出不了声,她拼命摇晃着头,身体如狂风的柳枝,不停的摆动,她摇头想摆脱这恶梦般的污辱,但毕克群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头,把她按在自己的胯下。

    大量粘稠的精液不停地喷射进汤加丽的嘴里,顺着她的喉咙流进她的食道,又咸又黏的感觉充斥了她的嘴里,令她几乎要呕吐出来!一阵疯狂的抽搐,毕克群射出最后一点精液,汤加丽的喉咙咕咕作响,显然是把毕克群的精液吞了下去。

    “男人的精液是很补的,以后妳每天多吃一点,保管妳更加漂亮。”毕克群带着胜利的微笑对汤加丽说道。

    “全部吞下去,一点都不准留,然后把它舔乾净。”粗大的**开始渐渐地小下来,毕克群把它从汤加丽的嘴里拔了出来,看到精液从汤加丽的嘴边溢出来,他一丝不挂地坐在躺椅上,指了指沾满精液与口水的**说道。

    汤加丽知道她必须按照毕克群的话去做,她知道如果她反抗的话,那先前她所受的屈辱就算白受了。想到这,汤加丽站起身走到毕克群身前,跪伏在毕克群面前的一张矮凳上,开始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啜吸着毕克群胯下那沾满精液与口水的**!无奈地继续着屈辱的动作。

    汤加丽此时的样子显得极其狼狈和难堪:丰满成熟的**一丝不挂地完全**着,蜷缩成一团艰难地跪伏在窄小的矮凳上,身体在不停地哆嗦着;乱蓬蓬的头发上沾满了尘土,披散在丰润的肩膀上;头深深地埋在毕克群的胯下,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而只能听到被迫为毕克群**时发出的湿答答的“啾啾”声。

    毕克群的**一直顶到汤加丽的咽部。男人生殖器的尿骚味和精液的腥味几乎让她要吐出来,但大**强烈的视觉冲击占据了她的大脑,让她的子宫开始收缩,她感觉到黏液流出了穴口……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呼……”毕克群喘着粗气,将他的**从汤加丽的嘴里抽了出来,**上沾满了汤加丽的唾液。

    毕克群揪着汤加丽的头发,将他的**上残留的唾液,和**马口处还在不断流出的精液,涂抹在汤加丽泪痕斑斑的脸上和肥硕浑圆的**上。

    汤加丽被毕克群揪着头发,仰着充满屈辱的俏脸,脸上、嘴角上、脖子上和丰满的胸膛上沾满了一片片白色的精液,显得无比狼狈和难堪……

    (二十)

    “看!妳这个欠干的婊子下面已经出水了!”

    毕克群把**从汤加丽嘴里抽出来时已经又有些勃起了。他掀开汤加丽的裙子,看见她阴部湿的地方已经透过粉红色的内裤。

    “毕大哥……求求你……不要”汤加丽顿时感到无地自容,但**和子宫壁不受控制的开始收缩,分泌出更多粘液。

    “骚婊子!别装了!老子让妳好好爽爽!”毕克群边说边把汤加丽的内裤向下脱。

    不知道是职业习惯,还是什麽原因,在毕克群脱汤加丽内裤时,汤加丽并没有反抗,她甚至不自觉的抬起屁股,任由内裤滑落。她的裙子委屈的在腰部缩成一堆,就这样她那作为女人本钱的:**、**和屁股完全暴露在毕克群父子俩眼前。

    毕克群抱起汤加丽因为恐惧而酥软的身体,分开她匀称的大腿,扶着**顶开肥厚的花瓣,在湿濡的洞口打磨着,却不急于进入。

    毕克群双手撑着肥壮的身体,面对面迫视着下边的汤加丽,几乎能把呼吸喷到脸上的距离,甚至能看清女人面上的毛孔。汤加丽涨红着脸,万分的窘迫,极力把头扭向另一边。

    下体受到**的挑逗,那种不痛不痒,若即若离的感觉令汤加丽焦燥不安,**深处的空虚感越来越强。

    毕克群并不急于进入,大概想尽量长时间地享受眼前不可多得的**吧。他用大**在反复地碾磨着汤加丽洞口鲜嫩的花瓣,丝丝甜美的电流从盆腔散开,令成熟的汤加丽心如鹿撞,胸口急剧起伏,呼吸越来越粗重。

    “想……要吗?……嗯?……骚婊子……守寡那麽久,在家里还要扮作贤妻良母,一定很压抑吧……现在就彻底地抛弃妳虚伪的外衣吧……我会把妳**的本性开发出来,让妳看清自己的真面目!”毕克群用**在汤加丽的**洞口不停得打转,同时还无情地打击着饱受煎熬的她。

    “不……不是,……胡说……”汤加丽的自尊心受到强烈的伤创,在痛苦中抗议着,她极力维护着一个女人不容污蔑的神圣尊严。

    毕克群的**始终处于胶着状态,丝毫没有要进入的迹象。

    “噢……”汤加丽**的防线在慢慢崩溃,她开始受不了下身那无休止的折磨,喉咙泄出了丝丝呻吟,她咬住美丽的嘴唇抵抗下体传来的诱惑。

    “嘿嘿……想要了吧……不过现在还不可以……妳就慢慢享受吧……”毕克群清楚地看到汤加丽的嘴角在痛苦地颤抖。他不停的用**刮弄着汤加丽**口上丰富的肉摺,却不多进入一点。

    “不……嗯……”汤加丽的眉头几乎锁成一团,嘴唇快要咬破了,她已经能感自己**肉壁在一股一股地渗着水,可毕克群那狡猾的**仍在她业已泛滥的溪谷研磨着,浅尝辄止,粗突的棱角把桃花洞碾得一片泥泞。

    “如果受不了就开口……我一定满足妳……”毕克群象在拔河一样考验着汤加丽的意志。

    “不……”汤加丽的双眼就快冒火了,她在越来越微弱的意识中苦苦支撑着。但她那丰腴的臀部却开始不安份地扭动起来,在身体与意志的天秤上她渐渐把**的砝码加在了身体一边……

    “嘿嘿……看我怎麽撕下妳所谓贞洁的面具吧……”汤加丽的变化当然逃不过毕克群的眼睛,他用一只手的手指捻住汤加丽已经变硬的**,重重地捏弄着,另一手按在汤加丽的阴蒂上。

    “啊……”出其不意的突袭令汤加丽遭受电击一般,她一下弓起身子,头用力地向后仰去,美丽的黑发散乱在迷离的秀脸上。

    不等汤加丽回过气来,毕克群就屁股一沉,“吱……”的一声将**插进了她的**。

    “喔……”汤加丽把抑压在体内的**长长地放了出来……下体的空虚感被粗长的**填满,那一刹的满足感让成熟的她忘记了现在正在被人强奸。

    “看我怎麽喂饱妳吧!……”看着汤加丽脸上既满足又痛苦的表情,毕克群开始了卖力的耕作。

    房间里回荡着汤加丽粗重的喘息声,毕克群直起身子把汤加丽的大腿架到肩膀上,汤加丽扭动了一下身子,想把毕克群翻下来,可是毕克群反而把她的小腿举起来,将她的下身大大分开,将她那一双**纤美的嫩脚举在半空中。

    汤加丽想挣扎但是明显她的力气还是小了点,毕克群把她的膝盖弯起来一直顶在她的**上面。这样她的**就高高地鼓起来了,毕克群顺势趴下去准确地直插进她的**中。

    “呼哧……”毕克群硕大的**象开动的机器,耕犁着汤加丽肥沃的**,腔道内层层叠叠的淫肉在**带动下翻转,**从结合处溢出流满了胯间。

    “噗嗤……”淫荡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汤加丽的耳中,她涨红着脸,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沙发上**裸的交媾,这种无比荒淫的事,直到这一刻她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水真多啊……**……”毕克群气喘如牛。

    在陌生男人的迫奸下现出这样的丑态,汤加丽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就是自己的身体,想到那根丑恶的东西简直让她作呕,但身体的反应和意志似乎无关。

    出汗的**变得粘腻,连空气都开始受到淫荡的污染。

    “怎麽……还要装高雅装到什麽时候……”毕克群看着苦苦强忍的汤加丽,**插得呼呼有声。

    “不……啊……不行……嗯……啊……嗯……”

    汤加丽疯狂的摇着头,经过长时间的前戏,身体里积压的能量一旦迸发,有如山洪倾泻,不可遏止。她全身颤抖着,开始呻吟起来,屁股也开始配合,坚硬的**摩擦**壁带来的阵阵受辱的快感,撩拨着她**深处的**,让她呼吸困难,肌肉僵硬。

    “变回妳淫荡的原形吧……”毕克群用力地在汤加丽下身做着活塞运动。

    “不……不要……”汤加丽痛苦地挣扎着哭叫着。

    毕克群上身前倾用一手扶住汤加丽的大腿,把她的大腿压到胸部,紧紧地按在她的**上面。**不断在她的**中,大起大落的**起来。生满黑毛的阴囊疯狂地甩动着,重重的打在汤加丽的会阴上。

    “啊……”持续强烈的磨擦令汤加丽双眼冒火,电流从她的盆腔一波一波产生,袭遍了她全身的每个毛孔,她的大脑中慢慢幻出丢失自我的感觉…她的身体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下来,求求你……下来,我受不了了!”汤加丽极为痛苦地尖叫了起来。

    毕克群越玩越起劲,他低下头看着**在汤加丽的**中进进出出,汤加丽的**在他**的带动下翻进翻出,阴毛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他故意把**抽到**口,汤加丽大小**一下子翻出来血红的一片,接着他一用力一下子猛插到底……

    “呀……”汤加丽一下子发出了一下惨叫,手向上举想来抓毕克群,但是毕克群早有防备,而且她的手也不够长,只能在半空抓了一下又放弃了。毕克群觉得这样很是刺激,更是舍不得放手了。

    毕克群手一弯,将手指按在汤加丽的**上面,摸索着她的阴蒂,终于在她的**下方摸到一颗小小的红豆,毕克群的手指开始在她的阴蒂上面揉动起来。

    “大哥!不要摸!求求你,好难受!”汤加丽又开始挣扎起来。

    “让我停也行,我问什麽!妳就回答什麽!明白吗?”

    毕克群一听汤加丽开始求他,心中大喜,他想起看的那些黄色小说中的片段,决定来点变态的。

    “……”汤加丽不说话了,只是用力痛苦的扭动着屁股,头也不停地摆动着,头发跟随着头甩动着。

    毕克群看着汤加丽痛苦的反应,突然有种虐待的快感,他决定好好的虐待一下汤加丽,以便于今后让她听命于他。于是他用力的捏着汤加丽的阴蒂,同时**对她的生殖器官做着最大的撞击。

    “啊……啊……呀……”果然汤加丽的叫声越来越痛苦。她的**被毕克群死死压着一点也动弹不得。她只有痛苦地甩着头,双手紧紧抓住两边的床单。

    “臭婊子,现在妳要听话了是吗?”毕克群得意的看着汤加丽。

    “……”汤加丽没有回答毕克群的问话,她只是痛苦的扭动着身体。

    “问妳话呢!说!是不是?”毕克群用手指使劲地扭了一下汤加丽的阴蒂。

    “啊!不要……”汤加丽痛苦的惨叫起来。

    “妳听不听话?……”

    “我听……我听……我……”汤加丽头上本来就因为被奸污出了很多汗,现在却在她湿湿的额头上冒出很多冷汗。

    “好!我问妳!妳跟几个男人上过床?”毕克群见汤加丽答应,不迭暗爽。

    “……”汤加丽又沉默不语了。

    “快说!……”毕克群又重重地扭了一下汤加丽的阴蒂。

    “呀……大哥,你应该够了吧?……放了我吧!”汤加丽又是沉闷地一声惨叫。

    “妈的!我叫妳不说!……”毕克群抱住汤加丽渐渐变冷的屁股又是一阵狂戳。

    “啊……两……个……嗯…嗯…”随着毕克群的**,汤加丽轻哼着。

    “胡说!妳骗我?”毕克群带出了**,用**在汤加丽的**上磨着。

    “喔…啊…不是…是三个…奥呜…”汤加丽被弄得叫出声来,身子连连颤动。

    “这几个男人,谁让妳比较舒服?”毕克群用力的将**猛戳进了汤加丽的**,顶了几下又抽了出来继续在她**上磨着。

    “是…你吧…啊……奥呜…咝”汤加丽熬不住终于投降了。

    “回答的这麽不肯定!妳肯定是在骗我!”毕克群用右手的中指,压在汤加丽的阴蒂上来回的用力揉着。

    “没…有……是…咝…你……咝…你啊…奥”汤加丽不得不讨好毕克群似的,又说了一遍。

    “这是妳的什麽呀?”毕克群捏住汤加丽的**问。

    “**……”

    “不对!要用下流的话说。还要用上我妳”

    “这是我的**……。”

    看着汤加丽在自己的调教下愈来愈听话,毕克群心中欢喜,但他却没有停下来,**在汤加丽已经变的润滑了的**中进进出出忙碌着。

    “这是什麽?”毕克群又捏着汤加丽的**问。

    “这是我的奶头……唉呦……嗯……嗯……”汤加丽被毕克群插得忍不住淫荡的呻吟起来。

    看着汤加丽淫荡呻吟的样子,毕克群突然感觉到一种快感,室内的情形非常奇怪。汤加丽正在被他用种淫荡的姿势奸淫着,他的**正在汤加丽的下身进出着,汤加丽边呻吟边说着淫话。毕克群快要乐疯了。

    “妳以后还想不想被我操呀!”

    “我……想被……你……操……”

    听着从汤加丽嘴巴中艰难的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毕克群的速度不由加快起来。连他自己都惊讶自己的这一次竟然这麽久。

    “妳喜欢男人的**吗?”

    “我……喜欢…男…人的……**。”

    “这是什麽呀?”毕克群的手突然摸到汤加丽的屁股缝中。

    “这是……我的……屁眼。”汤加丽听话地回答。

    “嗯……哦……哎哟……哎呀……嗯…唔……”汤加丽扭动着屁股,羞耻地呻吟着,她**中的液体,不断随着毕克群和她的**,流出来流到屁股沟中。

    毕克群将左手的手指用力地向汤加丽的肛门中插去。

    “呀……哦……唔……不要……不要……”汤加丽发出一声惨叫,肛门一下子收缩了一下夹住毕克群的手指。她的手又向毕克群伸过来,但这又是徒劳。

    汤加丽疼得把屁股甩了两下,这时毕克群却被刺激得兴奋起来,他的手指猛插着汤加丽的肛门,开始有点紧,但是后来随着汤加丽的**加上肛门自身的液体,很快毕克群的手指就可以进出自由了。

    “这是哪儿?”毕克群更加野蛮地用右手摸着汤加丽的阴毛和**口。同时故意问。

    “这是我的阴毛,这是我的屄……我的骚屄。”汤加丽头发散乱,红着脸,回答到。

    “妳的骚屄是给谁用呀?”

    “我的骚屄是给男人…不……噢……我的骚屄是给毕大哥用的……。”

    “自己把手插到屁眼里!快点!”毕克群命令到。

    “嗯……哦!哎哟……嗯……”汤加丽顺从的把右手中指伸进自己的屁股眼儿。她**着身子哼哼着,看上去十分淫秽。

    “把手指拔出来我看看!”毕克群仍不放过汤加丽。

    汤加丽听话的抽出屁眼儿里的手指。毕克群仔细看着。那手指上面粘了一些粘液,亮晶晶的,还略微带点儿黄褐色。

    “真脏!把它舔干净!”毕克群把他的右手中指再次插进汤加丽的肛门。他盯着汤加丽的眼睛,用力的插着她的屁眼。

    汤加丽一边看着毕克群,一边把那手指送到嘴边,伸出舌尖,慢慢舔着她自己的脏指头。

    “嘬!……”

    毕克群拔出手指,放到鼻子下边闻了闻。然后,揪出汤加丽含在嘴里自己的手,把他的脏手指放到汤加丽的嘴边。

    汤加丽听话地嘬着毕克群手指。毕克群一边看着汤加丽一边用手指头在她的嘴里**着。她的唇型很好看。但现在被手指插得四周都是口红和各种粘液。

    毕克群从汤加丽嘴里拔出手指,再次拿到她的下身。残忍地蹂躏着她的嫩屄,她的屄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嗯……嗯……”汤加丽无力地呻吟着,听上去好像是在叹息。

    “要泄了吗?……嗯?……”毕克群突然感到汤加丽的**中猛烈的收缩了几下,他知道汤加丽的**快要到了。

    “不……停……啊……不行……”汤加丽无力地摇头挣扎着,抵抗着,她感到**开始不受控地产生节律性抽搐,她知道耻辱的时刻要来了……

    但是,毕克群突然从汤加丽的**里撤出了沾满**的手指。

    “啊……不……”汤加丽好象坐在不断上升的机器中链条突然断开,脚下一空,身体象失重一般掉入无底的深渊……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