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梁洛施做爱

    xx月xx日广州汽车交易展览会如期举行,各路明星云集广州。梁r施也是被邀请的家宾之一。

    晚上,广州新落成的体育馆灯火通明。上万名fans和观众挤满场馆,一睹明星的风採。我坐在台下,无心欣赏其他节目,著急的等待著梁r施上台。‘下面上台的是香港著名艺人梁r施小姐’随著主持人的报幕,梁r施伴著音乐登上舞台,下面fans的尖叫声震耳豫龙。我则屏住呼吸,耐心的等待机会。趁管理员不备,我急忙跑上台,将鲜花献给了梁r施。看者她接住了鲜花并唱著、喘著气在台上来回跑,我会心的笑了。

    我是梁r施的fans,知道她要来,我就作好了一切淮备,事先我已经在鲜花裡放入了迷药——看,当梁r施唱第二首歌曲的时候,药物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她面色红润,鼻尖冒汗,浑身燥热。唱著唱著,她将外罩脱掉抛在地上,大声的说:‘我爱你们,广州我还会再来的——’下了节目,梁r施坐车直奔宾馆。到了居住的大厦,二房一厅,是梁r施一个人住的,欧式的装潢,设备齐全,这麽名贵的住所,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

    我作为她的广州专门接待人员,带著兴奋的心情,陪著梁r施返回她的住所。

    进到客厅裡,梁r施关上房门后,就招呼我在沙发坐下。

    「亚雄!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出来。」

    梁r施风情万种的娇说著,转身就走进卧室。

    不久,梁r施便从卧室出来,两手还端著托盘,上面有瓶洋酒和两个酒杯。

    这下子,直把我看呆了,我目不转睛地盯著梁r施,口水差点流出来。

    原来梁r施全身隻穿件短小的银色丝绸衬衣,薄如蝉羽的肩上两条带子挂著,雪白的粉肩,裸露出大部份的酥胸,挺耸的**在衬衣半掩下,现出一条深深的乳沟。

    在透明的衬衣裡,没穿乳罩,肉乳上两粒嫣红的乳头,突翘得如此明显,衬衣紧贴在玲珑剔透的胴体,有著美妙的曲线。

    下面更是令我看得火热,淫心大动。

    隻见那对白嫩如凝脂般的大腿根部,有著乌黑的三角地带,在柔软的衬衣裡,若隐若现,充满神秘诱人的春色。

    当她走到我身旁时,梁r施弯下身去倒酒,故意让我从她的胸前坠缝中,看到那对雪白粉嫩的**。

    美色当前,我冲动的**更加亢奋,对于梁r施这身喷火的胴体,我激动的难以控制。

    梁r施盛好了酒,便近坐在我的身旁,两手各拿杯酒,妩媚地说道:「亚雄,这杯酒是你的,我敬你,乾杯。」

    她将左手的的酒杯递给我后,右手的那杯美酒便一饮而尽。

    我是个出了名的色狼,老早就企图著秋惠美艳的姿色,但总是被她拒人于千裡之外。

    如今,秋惠正温顺地如同一隻待饿狼扑宰的大肥羊,这风骚尤特美色当前,怎不令他失魂落魄呢?

    他好似许久未肉味般,两手抱著梁r施迷人的胴体后,手掌便不安分地,隔著轻薄的睡袍,在柔嫩的细皮嫩肉上,上下来回的抚摸著。她欲拒还迎地半推半就著,那股淫浪的媚态,万分勾魂。

    「嘻……亚雄……别这样嘛……人家好痒喔……唔……」

    梁r施声的轻唤著,那种如出谷黄莺般的声音,使我听得陶醉,浑然忘我的楞了一下。

    就在这当耳,梁r施就趁机滑出我的怀抱,迅速站起身子。

    「亚雄!到卧室来,人家等著你……」

    梁r施抛个媚眼给我,然后轻飘著娇躯,像缤纷的蝴蝶飞往卧室。

    望著她玲珑剔透的曲线,光滑的粉背与浑圆凸翘的**,在睡袍中若隐若现的波动,我瞧得目瞪口呆。

    「亚雄……人家在等你呢!你怎麽还不进来?」

    突然,从卧室传来秋惠娇滴滴的声音,使得我仿如梦中惊醒。

    「唔……唔……哈!哈!宝贝,我马上来了。」

    一进入卧室,那室内的春色使我淫火亢奋,冲动万分。

    乖乖隆地冬,隻见卧室内透著粉红色的灯光,在软绵绵的席梦思床上,梁r施已全身一丝不挂,精光的玉体,伏在身上,两条白细修长的玉脚并拢著,向著卧室门口,雪白丰满的屁股,一头秀发散在光滑的背上,如丝绸般的艳丽。

    梁r施侧著粉脸,回首望著我,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半眯著的斜睨著,红艳的小嘴,微微的都起,真有股妩媚的娇态,和风骚的性感韵味。

    看在眼中,性淫已热炽的燃烧著。

    我再也沉不住气了,两手迅速的脱去身上的衣裤,口中却喃喃自语著:「好宝贝,真是活生生的迷人尤物,今晚非要干得痛快不可。」

    一进房后,我立即把梁r施拉往怀裡,火辣的嘴唇贴在香唇上,同时用手将她的旗掀了上来,顺手就要剥她的三角裤。

    梁r施娇羞的,急忙身子往后一缩,粉脸微红的喘著:「你这样急做什麽?」

    两片火热的嘴唇紧合上,那条小得盖不住丰臀的三角裤,就在梁r施的半推半就下,被拉到了大腿上。

    我灵活的两手,各按在光滑白嫩的臀肉上,猛揪狂捏,咨意抚摸著。

    此时的梁r施鼻息休休的,娇羞的扭动著腰肢,紧紧反抱著我。

    我两手上弯,一双大眼睛死盯著那美艳的胴体,忍不住的吹了口哨,乖乖隆得冬,梁r施的苗条身材,真是天生性感的尤物。

    一张成熟艳丽的脸蛋,在乌黑的秀发半遮半掩下,妩媚动人。

    白裡透红的肌肤,骨肉均匀,两隻又坚又挺的**,圆鼓鼓的,像两个雪白白的小馒头,虽不太大,仅一把抓,但是顶上两粒鲜红的乳头,是如此诱人。

    光滑细腻的小腹,凹凸玲珑的曲线,浑圆修长的**,延到大腿的根部。

    稍凸的阴阜,乌黑一片,细柔的阴毛,在明亮的光线下,亮而微透著光泽,可惜大腿紧合著,无法见到迷人的桃源洞口。

    梁r施看到我那付色眯眯的眼神,羞得粉面通红,微翘著小嘴,娇声滴滴著:「哼!看你这副色相,可真像动情的公狗般。」

    她被我盯得浑身不自在,连忙右手伸下按在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带。

    一阵妩媚性感的少女羞态,我看得淫心大动,丹田有股热气,直流小腹,那小二哥儿便不安分的翘起,慢慢的塾血硬涨了。

    我仰在床上,两手从头部下抽出,弯曲胳臂,愤起大臂肌,笑著说:「小宝贝!来欣赏一下男性美,我是样样好,我这样标淮的男性身材,你是很少见到的。」

    我有一付健壮的身材,结实的肌肉,虎背熊腰,的确很富男性的魅力。

    当她往下打量时,不禁涨红著脸蛋,整个人都发了呆似地直盯著。

    隻见我结实的小腹上,从肚子上部,延伸到大腿的根部,皆长满茸茸粗黑的阴毛,在乌黑的丛林中,有根粗大的**竖立著,高翘硬涨的雄威,慑慑逼人,直瞧得她心鹿乱跳,目瞪口呆。

    看到她的神情,不禁大起来,出其不意,伸手一把将她拉到床上,翻身便压在洁白滑嫩的玉体上。

    随著我的嘴唇,就如雨点般直落在她的粉颊和樱桃小嘴上,直把梁r施吻的上气接不著下气。

    一双大手也不老实,各握著**按按捏捏,逗得那两粒红葡萄硬的像龙眼核。

    梁r施被这种狂野的刺激,挑逗得浑身酸痒。

    那个久未受开垦的桃源洞,已不安的需求著,**已泊泊地自玉户口流出。此时,面对著美艳的胴体,我真是忙得不亦乐乎。

    我低下头在她的粉颈,酥胸,每一个凹凸的地方,贪焚的吻著,两手狂摸乱揉**一阵后,分出右手滑下,把她浑圆的大腿分开。

    手指伸入她的腿根处,在已涨大湿润的阴户上搓揉著。

    一阵的直攻著塞地,弄得梁r施脸儿发烫,气喘急促,娇躯发软,两腿舞力,骚水直流。

    她是被我的拥吻,挑逗,爱抚之下,使得欲潮高涨,血脉亢奋,舒服的反手紧抱著我的颈子,沉溺的如痴如醉之际。

    「宝贝!淮备好,鸡巴要插穴了。」

    我对于爱的事,可真经验丰富,丝毫看不清有陶醉,迷恋的神情,反而相当理智的,望著她已春心荡漾的媚态。

    梁r施「嗯」了一声,斜睨的揪著,两腿立刻张的大开。

    她淮备妥当后,我笑笑地扶著大阳具,把涨得紫红的大龟头,对淮润的穴口,先轻轻的摇荡著。

    「宝贝,我可要插进去喔?」

    「唔……你到底怎麽啦?要插就插,别问我嘛!」

    梁r施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她未曾和我**过,不知我的能耐,隻觉得龟头轻塞入阴户中,便觉得微微的穴口发涨。

    「那我可要狠狠的插,不管你喔?」

    「好嘛,快点插,别再问了。」

    听到梁r施的催促,心中暗想:「好小姐,先让你来个下马威?待儿,你就知道。」

    拿定主意后,两手便紧抱著她,腰干用力,屁股往下一挺,「滋!」的一声,大阳具藉著**的滑润,连根没入,直顶花心,接著就开始猛插。

    此时的梁r施,才知道我的厉害。

    粗大的鸡巴塞入玉户,涨得阴唇似两片肉包般的裂开,痛得梁r施是苦不堪言,要推开我,却被我抱得喘不过气。

    下体受到连续的撞击,阴户裡被大鸡巴插的涨得火辣辣,这种粗暴的动作,是她从未过的滋味,比她开苞时还要痛。

    一阵狂插,弄得梁r施张著嘴,口中直叫著:「哎育……哎育……林……你……唔……你好狠……啊……啊……轻点……唔……你的本钱……太大……唔……痛……」

    我越听她的哀叫,便插抽得更起劲。

    我知道如何对付梁r施这种女人,屁股不但不停,挺动的更用力。

    梁r施此时又叫又打的,口中叫道:「哎育……你……你轻点……啊……**会裂开……哎呀……不能再插了……好痛……唔……痛死了……」

    我不顾她楚楚可怜,娇弱无力的呻吟,一手在玉户顶上那粒小肉球逗弄著,屁股挺送大鸡巴的速度,亦如柴般的紧烈著。

    双管齐下,对淮同样的目标,逗得梁r施实在招架不住。

    「哎呀……啊……林……我会没命……唔……啊……停……停……嗯……」

    这样的动作过了十分钟后。

    梁r施觉得小嫩穴,渐渐的舒服起来。

    阴核再被挑逗下,她的身体就兴奋地抽搐一下,颤抖的滋味是那麽刺激,舒畅,而且大鸡巴在**狠命的抽送,尤其美爽。

    由于**被大鸡巴塞得紧紧的,每次鸡巴**一下,大龟头头部的肉沟就刮著阴道壁,阵阵骚痒,穴内的花心儿也被撞顶得酥麻。

    梁r施感到粗暴的动作,已不再是痛苦的折磨。

    相反的,却带给她一种迷人的风暴,而她也愿意陷落于此风暴中。

    隻见她眼睛眯成一线,两手缠住我的腰部,口中发出迷人的声音来。

    「唔……哼……嗯……嗯……」

    知道她不会再喊痛了,我便不顾一切的屁股大起大落,来阵猛攻。

    我每次抽送都将阳具尽根,整根没入后,龟头顶紧花心麽旋了两下才再抽出来,弄得梁r施欲生不能,欲殆不能,呻吟不已。

    「唔……啊……林……哼……你太会玩了……哼……我……我很舒服……嗯……啊……我会死……我……啊……」

    梁r施的**声越大声,虽然口中叫得要死要活,可是,两手却紧紧的搂住我,好像怕我溜走似的。

    见她浪荡得可爱,鸡巴是拼命的抽送,如猛虎下山的勇猛,又狠次次尽根,狂顶花心,干得她浑身的骨子都浪荡著。

    梁r施被干的到销魂的地步,两腿勾在我的屁股上,肥臀猛抛急扭地配合我的抽送著韵律的迎合著。

    口中哼哼唧唧的哼出极为诱人的浪声。

    「啊……哥……我要死给你了……哼……嗯……插死小妹了……啊……哎呀……我受不了……唔……哼……」

    感到她已进入情况了,下面的鸡巴更加狂暴在插著、顶著、磨著。

    「滋!滋!滋!」

    一阵的狠干,干得梁r施的玉体如烈火在焚烧,浑身颤抖,香汗淋漓,喘气短促,她紧抱著我扭、缠……舒服得魂飞九宵。

    「好哥……哥……我的大鸡巴丈夫……啊……唔……可让你……你……玩死了……喔……干得小妹……舒服……唔……」

    梁r施叫得那麽淫荡,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已像疯狂般的,摇摆她那肥美雪白的丰臀,死的迎合著阳具。

    一头秀发散得乱七八糟,媚眼半闭,两条粉臂紧紧缠在我的腰际,银牙紧咬在他的肩头,来发她小阴户内的刺激和快感。

    「哎……大鸡巴哥哥……唔……痛快死了……哟……心肝亲亲……你……喔……你……干得我舒服……喔……唔……」

    我微笑著,大鸡巴干得梁r施欲飘上天,骚水直冒,花心剧烈的张合著,娇声不停的叫著:「唔……哎育……我的大鸡巴……心肝……好美哟……唔……喔……爽死了……啊……插死**了……唔……用力顶花心——管管我要……」

    一听她要丢身,快捧起她的**,狠劲的大插大干。

    「哎……哎……哥……我不行了……啊……啊……亲哥……大鸡巴……啊……我要死了……喔……我……我……哎哟……啊……我丢了……丢了……」

    这一阵急猛的**,直插得梁r施死去活来,全身不住的抽搐痉挛,樱桃小嘴轻启直喘气。

    从未有过的极度**快感,使得她整个身子轻酥酥,就像飘浮在云端,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

    经过这阵疯狂的缠绵,梁r施那娇柔的玉体,那堪如此此的摧残,隻见她精疲力尽,四肢无力。

    看著她这种样子,我怜花惜玉之心不由而升。于是忙将阳具整根抽出。一股股的**随著就涌出迷人的小洞。

    低头一看,那股乳白色的**涌出穴口后,便顺著屁股沟潺潺的流下。

    我翻下身子,躺在梁r施的身旁,那根高翘的大阳具依然硬涨著。

    梁r施说:‘我先去洗洗,一会再来。’我说:‘好吧。’当梁r施托著疲惫的娇躯,披上薄如丝的睡袍,进入浴室冲洗时,阵阵「哗啦!」的水声,传到卧室内。

    我在软床上点根烟,吞云吐雾著。

    不久,浴室的门被推开,梁r施从裡面走出。

    好一个美女出浴,隻见她全身用条大浴巾裡著玉体,酥胸半露,柔软的浴巾更显出她凹凸玲珑的曲线,两条白条长的**裸露著,在大腿的细皮嫩肉上还有几滴小水滴,在闪著,是如此光洁滑白。

    我一把顺势将她搂到怀裡,抱起柔软的玉体,梁r施的大美臀就坐在我的大腿上。

    梁r施娇媚的两条粉臂缠抱著我的颈子,一双水汪汪的美目揪著我的俊脸。

    软玉温发抱满怀,我的右手不老实地,在她胴体上搜索著,而且伸入她的睡袍内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