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英:“我用自己第三个手指,把它弄湿润,抚摸和揉擦阴蒂和阴蒂周围。我另一手指将**向外拉,以保持阴蒂部位的一种轻度紧张感,我交替使用对阴蒂的快速揉擦和对**入口处慢速揉擦。(实际上,‘揉擦’很难说是一个确切的词语,因为在我临近****到来之前,刺激的动作只是一种非常轻柔的触摸。这时我的阴部已经非常湿润光滑了),我的两腿大大张开,我的膝盖向上弯曲——身体不大扭动直到****来临,这时我的身体和髋部的肌肉强烈地收缩着,痉挛着。”

    “用一只手进行**——大多数情况是先刺激我的阴蒂头的周围,然后逐渐把手的刺激中心移向阴蒂的头部——我总是用一种来回的揉擦动作来刺激阴蒂。我的另一只手帮助拉紧皮肤,这样刺激就变得

    更为有力,我交替地把两条大腿并拢再大大分开。”

    曹颖:“我仰面躺着,两条大腿紧紧并拢在一起,我使用左手把生殖器的顶部拉紧、分开,这样我可以用右手去抚弄我的阴蒂。我用一种环形的动作刺激阴蒂,一开始轻轻地挤压,然后逐渐增加挤压的力量,直到我达到****。接着我根据自己所需要的感觉放大刺激的速度,直到****圆满完结。如果我需要再次享受****就从头再来。”

    王姬:“我用一只电动的牙刷把进行**。我把一块湿润的洗刷用的布放在牙刷上,用浴液润滑我的阴蒂。我仰面躺着,两条大腿分开,我用自己的左手把两瓣**分开,使阴蒂露出来,然后用右手握着震动着的电动牙刷把,把它轻轻地压在我的阴蒂上。有时我将它上下移动,有时我将它固定在一点上,这取决于怎么样感觉好。我的臀部不扭动,我所有动的地方只与手/电动牙刷把和我的阴蒂部位有关。”

    许晴:“我只用我的手指进行**。我的左手把**的外**分开,用手的手指和中指揉擦我的阴蒂的右侧,有些时候我用手指上下揉擦刺激阴蒂,但通常我用一种缓慢的环形动作来刺激阴蒂,我的大腿并拢,紧绷、挺直,有时我腹部朝下趴着**,不过我并不经常这么做。这么做起来要费力得多——我通常是在**数次之后依然感到不满足心情舒畅时才这样做。我的身体不怎么扭动。与我的性伙伴达到****时的举动相比,我所发出的呻吟声要少得多。”

    章子怡:“我用手指进行**,通常用一只手将**和阴蒂分开,与此同时用另一只手刺激阴蒂。我用一只手指轻轻地弹动阴蒂,轻轻地摩擦阴蒂,用大拇指和小指揉捏它,牵拉它。有时我抚弄自己的**,我也喜欢触摸阴毛的感觉。有时我把两条大腿合拢起来,有时又将它们舒适地分开。我的身体不怎么扭动,我只是仰面躺着,尽情享受。”

    王小丫:“几乎每当我觉得自己很棒的时候我就**,或者当我的**被轻度唤起时我也**。我用一只手做着轻柔的圆形运动来回地刺激阴蒂,与此同时用另一只手将**分开——我通常是坐着或者斜倚着**。多数时候是手在阴蒂上触摸刺激,不过我也刺激**附近的部位,偶尔也会把手插进**的开口处。绷紧大腿交叉处的肌肉会使****尽快到来。此外,我偶然间也会用一面镜子来加强**快感。****到来前我的大腿是分开的,****到来时,我把双腿紧紧地合在一起。

    借种?叶蒨文

    去年冬天,我在报上看见一条消息,说是叶蒨文与林子祥结婚後由於没有孩

    子,很闷。我当时就很气愤,林子祥比叶蒨文大那麽多还要缠着和别人好,那不

    是耽误人家麽?叶蒨文是我很喜欢的歌星,歌唱得好,人也漂亮,十几岁时没少

    把她作为**的想像对象。

    想着想着,心里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借种!我要是帮叶蒨文怀上了孩子

    的话,她不就不寂寞了吗?

    说干就干,我在网上找到了叶蒨文在香港的住址(在台湾的我联系不上),

    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说明了我的意思,也写明了我的一些个人情况:大学毕

    业,身高182厘米,身体健康,性经验较少(没性病)。另外还讲到了这次纯

    属帮忙,不收钱,绝对为我们保密,今後再不纠缠。

    经过半个多月的焦急等待,终於收到了回信,是用电脑打的:

    余先生:

    你好!十分感谢你的关心。你信上提到的事我们经过商量,决定先

    和你认识一下,具体情况面谈,好吗?我们定於1月7日到成都,已定

    了锦江宾馆1018号房间,请你先打个电话我们再见面。谢谢!

    林子祥叶蒨文

    2000?12?27

    我收到信已是1月5日了,在狂喜了两天之後,7号中午我给锦江宾馆10

    18号房间打了个电话,是个老年男子的接的电话,一口广东味儿的普通话,估

    计是林子祥,我们约好在酒店的咖啡茶座见面。

    一见面,我几乎认不出来,又黑又瘦,花白的头发,戴着副大墨镜。和我简

    单聊了几句,他不住地上下打量我,可能是还比较满意,就带我上1018号去

    了。

    1018号是间豪华套房,我们来到客厅,已有个女人在那里等,我一看,

    果然是叶蒨文,三十多岁了还是很漂亮,一头短卷发,大眼睛,挺秀的鼻子,凹

    凸有致的身材,比电视上还漂亮。

    坐下来,林子祥和叶蒨文交换了一下眼神,开门见山地说:“对於你,我们

    很满意。其实我们也是普通人,也希望有小孩传宗接代,但是我现在的精子量比

    较少,莎莉(叶蒨文的英文名字)老怀不上,希望你能帮助我们。虽然现在可以

    人工受精,但我们希望孩子还是以最自然的方式怀上,所以……”

    我忙说:“我懂。”

    “但我有几个条件,第一,如果怀上了孩子,我们会给你一笔辛苦费,但今

    後你不得纠缠,孩子也与你没任何关系;第二,我会暂时回香港,等莎莉怀孕之

    後我再来接她,这期间你要把她当你妻子一样。”

    我瞟了一眼叶蒨文,她很羞涩地低下了头,我忙不迭地说:“没问题,你放

    心好了。”

    “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回香港,你明天中午1点到这里来,莎莉会等着你。”

    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1018,叶蒨文替我开了门,只见她穿一套紫色

    套装,剪裁十分合体,勾勒出迷人的线条。

    到客厅坐下,我有些急的说:“叶小姐,你看我们怎麽办?”

    “你叫我莎莉好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说完,她就走到卧室去了。过一

    会儿,听见她叫我进去。一进门,见她躺在一张硕大的床上,盖着被子,她说:

    “别楞着,来吧!”

    我也不多说,脱衣上床,亲嘴摸奶,**了约半个小时就射在了里面。她的

    **又大又软,**也紧,只是不能太浪,玩得不够尽兴,但想想这可是大明星

    啊,心里还是很爽的。

    完事後,她彷佛累了,歇了一阵子,然後去洗了个澡。等她回来时,我说:

    “莎莉姐,为了孩子的健康,我想我们还是得有些感情的交流。”

    “你讲得有些道理,那我们怎麽办呢?”

    “莎莉姐,你放开一些,就把我当作是你的情人好了,这也算不上对老公不

    忠。”

    “好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我大着胆子坐到她身边,轻轻搂着她的肩膀,在她耳旁说:“我从小时候就

    很喜欢你,人美歌好,没想到还能一亲芳泽。这麽多年了,你还是那麽美。”

    “那你要对我温柔些哦。”

    “刚才我还不够温柔啊?你就好好享受吧!”

    我轻轻地按摩着她的香肩,摩挲着她的玉背,莎莉感觉好像置身於温暖的阳

    光下,浑身舒适无比,她慢慢地闭上美目,享受着那份醉人的感觉。

    我一直留心她的反应,将手慢慢下移,轻轻覆上了她微挺的香臀。莎莉的香

    臀圆润丰满、弹性十足。我的手忽快忽慢、忽轻忽重地拿捏着她的香臀,她的呼

    吸逐渐急促起来,是时候了,我扳着她的香肩,轻轻地把她翻了过来,只轻轻一

    拉,她身上的衣物都乖乖地飞走了,雪白晶莹的玉体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丰满的**、平滑光洁的小腹、修长的双腿微弯,遮住了她大半最重要的部

    份,但加上隐约露出来的花瓣,依然构成了一幅美丽的风景。

    我捉住她小巧的**,由上而下梳理着她美丽的**,充满弹性的软肉在我

    手下变幻着各种形状。莎莉感到身体上传来无与伦比的冲击,她睁大了美目,眼

    前情景吓了她一跳:我**着身子半跪在床前,伏身在她胸前,用我的嘴、我的

    舌,在她**间留连忘返;我的手正滑过她的小腹,向下面摸去。

    她张开小嘴刚要喊,我的手一下子滑到她的**上,在她那娇嫩的花瓣上捏

    了一下,她的一句“不要!”去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声娇啼。

    我的手分开她的花瓣,强行挤了进去,我用手指温柔地刮着她的阴核,在我

    技巧的爱抚下,莎莉的花蜜涌出,喷了我一手。我抬起她的双腿推到胸前,她的

    香臀完全抬离了床,稀疏柔软的碧草在我的鼻吸下微微的飘摇,花瓣闭合得紧紧

    的,只现出一道沁满晶莹露珠的肉缝。

    她那两团玲珑细小、微隆的嫩肉色呈粉红,娇艳欲滴,惹人怜爱。我舔着她

    娇嫩的下体,我那高超的技巧,配上灵活的舌头,使莎莉全身起了一阵阵的快意

    颤抖。随着我的舌头的深进,她的感官的刺激愈发强烈,她不知不觉的岔开嫩白

    的**,放任的让我舔着。

    她的穴内起了阵阵抽搐,那白嫩的**、浑圆的美臀,也不停的开合耸动,

    真是舒服到了极点。伴随着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她的体内突然涌出滚滚热流,蜜

    汁喷出,完全迷失了方向。

    我抓住她的双腿,分至最大,**从娇嫩的花瓣,缓缓没入了早已充份润滑

    的**中。充实的感觉充盈着全身,她发出一声令人心荡的娇啼。我的粗壮**

    刮过她**内壁的层层褶皱,也刮起了这少妇的热情,她白腻修长的**盘在了

    我的腰间,不时发出动人心魄的娇吟,热情似火地回应着。

    我干得兴起,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将她嫩白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把她压在

    墙上,**一直插到了她体内的最深处。她搂着我的脖子,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声,承受着我猛烈的攻击。淋漓的香汗和如潮的蜜汁飞溅涌出,墙上已湿了一大

    片。几下特别剧烈的**过後,莎莉美丽的身躯绷得紧紧的,雪白的玉体一阵剧

    烈的抽搐,**的蜜汁流满了我的下身。

    受此感应,我虎吼一声,灼热的阳精直入花心。她重重地抖动了一阵,软软

    的靠在了墙上。

    我把她放到床上,搂着她动人的娇躯,在她的粉背上轻柔地爱抚着。她也闭

    上大眼睛,享受着情郎般的温存。

    我搂着美人,心中得意万分。的确,能够在床上征服这样的明星,是男人最

    大的心愿。

    自那以後,我和莎莉整日疯狂地**,她说我比林子祥好多了。我们也顾不

    上什麽怀孕的事了,就知道及时行乐,林子祥打了好几次电话来催都被我们搪塞

    了过去。

    可冥冥中自有天意,在我每天勤奋的耕耘下,莎莉终於怀孕了,我也只好依

    依不舍的送她上了回香港的飞机。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五月间,香港又来信了,是莎莉的!她说她不小心摔了

    一跤,流产了,只好再让我帮一下忙。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了,哈!又有得玩了!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