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

    霸邪:主角

    1號:組織的老闆,未曾露面

    3號:念心王,即邀請霸邪的人,後來背叛組織自立,投靠了一間娛樂公司

    8號:易王,擅於易容的青年,在日本與霸邪再次相遇

    a片:本是念心王的手下,現在是霸邪的助手

    琳:本是4號女藝王的手下,現在與霸邪目標相同

    麗娜:娛樂公司的專員

    早乙女靜子:追蹤霸邪的日本國際女刑警——

    在倒後鏡中望見易王的模樣,專心駕駛的a片也和坐在前頭的我一樣,忍不住笑了,易王他一邊望著隔鄰興奮的張豪江,一邊擺出不滿但又惡不出樣的面孔,非常惹笑。

    易王看見坐在前面的我們在笑,便問:「笑什麼?」

    「沒什麼,你的樣子很能令人發笑!」

    「哼,霸邪,你還好說!雖然你說今次要四個人一齊幹一個女明星,找來a片我也不介意,倒是那個小子是什麼人!你竟找這樣的人一齊來!」易王說完就繼續盯著張豪江;其實叫人做「小子」的易王也只是大那「小子」幾年罷了。

    對於易王的說話,我的舊同學張豪江並沒有太大的反應,由於從今早對他說我們去玩個美眉女星時開始,他已經高興得不再理會其他事,不斷問我那個女星是誰,當時我就答他:「是gigi梁詠琪啊!有人出錢要我們去玩這**,不過條件是四個大漢一齊上,所以才找你。」

    另外也是因為之前就應允了張豪江在先,所以這一刻在車內,我也只能對易王解釋說:「沒辦法,是我欠下的人情。」

    「哼,他雖然是你的朋友,但搞亂檔的話,我也不會客氣。」

    我只得苦笑;不過我對梁詠琪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今年年頭我才幹過這賤貨,惟有希望玩5p能夠刺激一點。

    說著說著,我們已經到了梁詠琪在半山的別墅外圍,我們四人下了車,看見別墅沒有燈光,除了地下客廳以外;透過通往花園的玻璃門,我們可以看到梁詠琪正坐在沙發上,她身上穿著的,正是她拍網上遊戲「天堂」的廣告的銀色連身裙;梁詠琪在柔和的燈光下,聽著音樂。

    我就把大石拋向玻璃門,「砰」一聲響,我們即時衝進別墅內;其實我們可以大大方方由正門而入,不過製造驚嚇效果是我們的一致共識,而梁詠琪的確被我們的舉動嚇破膽了。

    梁詠琪看見四名大漢在黑夜中闖進來,立即轉身就想逃走,一向做慣協助性質工作的a片看見了,即時阻在梁詠琪她前面,梁詠琪大叫救命,又想跳過茶几而逃,但她已經被a片擒住,a片並把她拉倒在沙發上。

    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危險的梁詠琪不斷地掙扎,她的雙手雙腳在亂撐亂踢,a片也費點力氣才捉緊梁詠琪的玉手,易王見了也有點不耐煩,上前幫忙抓著梁詠琪的左腳腳腕,張豪江也跟著易王,想捉住梁詠琪的右腳,可是卻被她踢中了腹部一下,氣得張豪江用力抱著梁詠琪的右腳大脾,死也不放手。

    梁詠琪見四肢都被控制了,掙扎不得,便扭著身體,但根本起不了作用,惟有繼續大叫救命,但我們也不用理會,因為梁詠琪的別墅原本就離其他民居甚遠,開始察覺這一點的梁詠琪也開始急起來了:「救命啊!你……你們想幹什麼!要錢的話……要錢的話我也可以給你們,但不要傷害我!」

    我說:「沒用的;錢,我們有很多,而且是有人出錢要我們玩妳的身體,雖然妳也不是處女,而且我也玩過妳,但我們今晚也會盡情幹死妳。」

    從說話的內容及語氣,梁詠琪已經驚覺到,說話的男人,正是今年初強姦了她的男子,梁詠琪嚇得要死:「你……難道你是那次在頒獎禮的……」

    沒有必要用口回答梁詠琪的問題,因為我的行動已經是答案;梁詠琪的雙腳被張開,我探頭往她的裙內,隔著她的內褲,就吻上她的陰唇,只是一布之隔,我可以清楚感受到梁詠琪的體溫和害怕所產生的抖震。快感未到,無助感已經擴展到梁詠琪全身,她已經放棄了抵抗,採用完全防守的形式靜默著,只希望這四個男人快快完事。

    易王也知道了梁詠琪的心態,就豪不客氣地拉起梁詠琪的裙子,摸著她四十四吋修長的美腿,由腳踝摸上小腿至大脾,易王感到梁詠琪的腳十分滑流,不斷讚賞:「梁小姐不愧是名化妝品的招牌,我也要買一些這化妝品送給我日本的老婆。」

    當易王摸到了梁詠琪的陰部內側的嫩肉,隔著內褲舔吻梁詠琪下體的我,即時感到梁詠琪先是震了一震,然後她的內褲濕了;易王也知道我的脾性不喜歡過急,所以他也沒有太過刺激梁詠琪,但當我嗅到了梁詠琪密汁的香氣,我也忍不了把她綁帶式的內褲的帶子鬆開,直接了當吻上她的陰唇。

    「啊……不要……啊……」梁詠琪叫了幾聲,才想起呻吟或是淫叫都會激起強暴者的性慾,立即緊守防衛意識,不過下一波的刺激又已經來了,今次不是來自下身,而是上身。

    一直在看的張豪江,見到我和易王玩得這麼投入,早已瞪大眼睛吞口水;他聽到了梁詠琪溜出口的一下呻吟聲,便已經獸性大發叫囂:「我也要玩!」便一手往梁詠琪的**搾下去,痛得梁詠琪呼呼說痛,但她還是努力強忍痛楚和快慰;但飢渴得很的張豪江並不因摸上梁詠琪的**就滿足,還同時攬著她的大脾不停來回地用舌舔,務求舔著梁詠琪美腿上每一吋肌膚。

    下身受著三種不同程度和形式的刺激,上身也被攻擊,梁詠琪出現了崩潰的跡象,陰部缺堤的現象越來越明顯,我只要用舌輕舔梁詠琪的「鮑魚」,就喝到她細水長流的**,而且梁詠琪的急速的呼吸中,也夾雜了一下下的甜美的呻吟聲。

    不過要數最先忍耐不住的,卻是張豪江,他的**動作也像失了控的越來越粗暴,他扭著梁詠琪豐滿的**,扭得她衣服下的胸圍也不整了,甚至連身裙的胸口位置也出現裂痕;畢竟張豪江並不是職業姦魔,忍耐力是有限的,他暫時放過梁詠琪,飛快從褲中找出了自己早已充血的老二,遞到梁詠琪面前,要她為他**。

    原本之前說好了,要是張豪江在用上陽具時,要先請示我們,不過這一刻我和易王也沒有出聲,除了因為一方面顧著玩弄梁詠琪的身體,另一方面也有看戲的心態,看看梁詠琪如何反應,當然,梁詠琪並不會接受**這近乎強迫的要求,不斷搖頭叫「唔好」,張豪江發火了,用手把梁詠琪的頭揍過來,用手強力握著她的下顎,使她的嘴成了o形,張豪江的陽具就伸入梁詠琪口中,梁詠琪今次真的被強迫**了。

    「婆娘,敬酒不喝,偏要罰酒!好好品嚐我的**!」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張豪江的陽具並不算粗壯,所以梁詠琪還不辛苦,但她的理志和道德觀令忍受不了張豪江的「臭作」;雖然梁詠琪她的男友經常從日本買來各式各樣的性玩具來玩她,但梁詠琪也未曾試過**;現在一枝男人的陽具就在自己口內進出進入,梁詠琪感到十分厭惡。

    梁詠琪鼓起勇氣亂動身體,表示自己對**的反感,她的雙腳再次亂伸亂踢,我惟有用力按著她的雙腳,易王見我控制了梁詠琪的下身,就向她的上身下手,抓住梁詠琪衣服的裂縫一扯,布塊一分為二;抵抗著張豪江陽具的梁詠琪,嚇了一跳,只感到胸口一涼,眼尾看見自己的原本已經不整的胸圍也被扯開,拋在半空,一枝熱棒已經在自己的乳溝當中。

    梁詠琪胸口除了感到一股熱力外,乳頭也感到麻痺,她的**越是被易王搾摸,她越感到恐懼;但被迫**和乳交,梁詠琪已經沒有其他可行辦法,除了用舌頭抗衡張豪江的龜頭外,不過她的抵抗行為卻弄巧成拙,因為梁詠琪不但沒法把張豪江的陽具頂出嘴巴,甚至她的舌頭每每碰著張豪江佈滿神經的龜頭,令他的那話兒不斷漲大。

    而且更弊的是,快感隨著易王的**摩擦著**而來,梁詠琪知道自己的防線快要崩潰,她不斷告訴自己不喜歡被狎玩,企圖加強自己的討厭感,但事實卻是另一回事,身體所感受的,是在擴大中的興奮,梁詠琪盡一切努力防衛,可惜她一切的努力在我狠狠一插她的陰道而白費了。

    「嗯嗯嗯嗯嗯嗯!」

    梁詠琪她正在**與乳交中,怎能少了正常體位的**!我把蠢蠢欲動的「弟弟」放在梁詠琪的陰戶前,「他」像是不聽話般直搗黃龍,梁詠琪一直抽緊身體而收縮的陰道肉壁,立即被撐開了;或許會有一點痛楚,但從梁詠琪她叫不出聲的呻吟中,我知道她的快感終於戰勝了理志,沉醉於「三交」之中。

    尊嚴、矜持、理志,梁詠琪已經把它們一掃而空,她變得不能自拔地舔弄張豪江的**,易王越用她的**摩擦陽具越快,我**她陰道越深,梁詠琪的舌頭動得越快,弄得張豪江十分興奮,我們甚至可以聽他要深呼吸,而且乳交也令到易王的陽具發熱,最終二男都到了頂點,把積聚的精華都暴射出來;同一時間,梁詠琪也被我插得洩了。

    「臭婆娘,飲我的精吧!」

    「射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

    梁詠琪口腔內盡是張豪江白濁的液體,有這反了迫了出嘴邊,但梁詠琪還是喝下了不少,而且易王的精液,濃濃的佈滿在梁詠琪的臉、粉頸和胸口上這時我也感到梁詠琪大量的**迫壓著我的龜頭,但我並沒有減慢**她的速度,反而用了插擊深淺不一的花招,令梁詠琪「啊啊」聲地叫,沒有讓她因洩身而減低慾火;梁詠琪她的陰肉的收縮給予我陽具相當的阻力,但同時間密汁的分泌也令我的攻擊無誤,結果令我得到無比的刺激,梁詠琪的確也是一件好玩具。

    「啊啊呀……啊啊呀……啊……」

    梁詠琪享受著下身電擊的時候,a片已經開放了她的雙手,但並不表示梁詠琪得到解放,因為易王已拿著她的左手,要她撫摸易王的陽具,張豪江見了,也照著做,捉住梁詠琪另一隻玉手,要她套弄陽具;梁詠琪也無閒理會,任由易王他們控制著她**,她只得在**。

    「啊啊啊……大力操我……用力插我……啊啊啊呀……我好爽……啊……啊啊啊啊呀~~~我又想洩……洩……啊啊……啊啊啊啊啊!爽……爽死我……繼續操死我!啊啊啊呀!」

    梁詠琪亂叫,身體亂動,反而我有點吃不住;梁詠琪每洩後,就擺動身體得更厲害,連帶我的**動作也加快了很多,幾乎我把陽具抽後時就脫離了梁詠琪她的**,連她的**也倒抽了出來,而梁詠琪不斷分泌出來的密汁,則在我「弟弟」衝上時反泵進她的體內。

    最後,梁詠琪在要再一次到達**時,我就抓緊機會,「弟弟」往她的子宮用力一頂,射出精來,梁詠琪即時爽得要死:「啊啊啊啊啊!熱啊!啊啊啊啊啊呀~~~」

    當我把陽具拔出時,梁詠琪的陰液和我的精液混合流出陰道,弄得沙發上都是我們的傑作;但我射了不等於梁詠琪就此得到休息,因為張豪江見到梁詠琪下體空了位置出來,叫道:「我也要插死梁詠琪這八婆!」他就即補上位置。

    「啊啊啊……又……又來啦……啊啊呀……我又被操啊……」梁詠琪在被我操時已經耗費了不少體力,加上連續被插擊沒有休息,所以雖然張豪江的陽具沒有我的這麼長這麼粗壯,梁詠琪她還是有點吃不消;而張豪江發夢也想不到當紅的女歌手梁詠琪的陰肉,竟緊緊包著他的陽具;「想不到梁詠琪是這麼淫蕩。」張豪江一邊攻擊梁詠琪的淫洞,一邊看到她**的淫相而說,而他本身也珍惜這寶貴的機會,用力地幹梁詠琪。

    a片見了便笑說:「我也想不到張豪江你是這麼飢渴!」這時我才發覺a片並沒有上場的機會,沒理由找他來只是做個旁觀者吧!於是我提議:「不如a片你也除褲玩玩梁詠琪這妞吧。」

    a片用他招牌的笑容對我笑笑,但他也沒有拒絕,就即把褲子脫去,a片也「舉旗致敬」,他就捉住梁詠琪的玉手,要梁詠琪撫摸他硬了的陽具,梁詠琪享受著因張豪江插擊而得的興奮,不知不覺也為a片**。

    我對易王時:「現在梁詠琪剩下屁洞沒有人幹,你上還是我上?」

    「嘿,我才不像張豪江那小子一樣性急!」我明白易王的意思就是讓我來,他並且與a片幫我把梁詠琪屈起身,我就立即在沙發上坐在梁詠琪身後,陽具對準她股間的黑洞,身體往前一推,我的寶槍就鑽進梁詠琪的後花園,梁詠琪一時間身體激烈地震,她陰道甚至因為後庭的刺激,製造了大量淫液,甚至多得在她的肉壁與張豪江的**間迫出及噴出。

    「啊啊啊啊!後面……啊啊啊……前面也……啊啊啊!我被插爆啦!啊啊啊啊呀~~~啊……嗯嗯嗯嗯……」

    梁詠琪叫了幾下,已經被易王推她的頭向a片,a片把握時間,把**塞進梁詠琪口腔內,梁詠琪就強忍前後穴的快感,為a片**;梁詠琪她的舌頭捲著a片的陽具,手也緊握著,就像啜食香腸一樣;易王見梁詠琪的**動作稍為過激,就把她拉到他那邊,要梁詠琪為他舔淨他「熱腸」上的精液;於是梁詠琪只得乖乖地任由擺佈,左右來回含吻a片和易王的陽具。

    至於我就真的沒有事可幹,因為我是「梁詠琪三文治」中最下一層,我也讓最上層的張豪江盡情發揮;乘著梁詠琪陰道的濕潤程度以及她本身的淫蕩程度,他要**梁詠琪至死也是毫無難度的,不過要他配合梁詠琪的擺身及克服我的陽具和這**的屁道摩擦而連鎖產生的阻力,就似乎考起他了,他的陽具每次在梁詠琪的洞口準備再衝刺時,他都要嘆大氣,我就對張豪江說:「試試抓著梁詠琪的**借力擺腰。」

    張豪江真的照做,雙手抓著梁詠琪的雙乳,運氣再度用寶貝衝擊梁詠琪的陰道;上身感到痛楚,下身感到快感加大,梁詠琪即時停止**,張口大叫:「哇哇哇!又爽又痛啊!啊啊啊啊!」

    易王與a片也不甘後人,二人也用手玩上梁詠琪的**,不過並不像張豪江用蠻力地搾,反而用柔和的力量扭著梁詠琪的乳頭,梁詠琪左右兩邊漲硬的乳峰受壓,產生的麻痺感卻與**上的感覺大有出入,梁詠琪已經無所適從,她全身上下、左右、前後都有不同的興奮、快感和刺激,梁詠琪只有在放肆地叫:「搾我!啊啊啊……插我!啊啊呀~~~操死我!啊啊啊……我……前面……啊……不……我**……啊呀~~~我屁股也……啊啊啊啊……我全身都好high!啊啊啊!你們快快幹死我!幹死我!啊啊啊啊呀~~~」

    我滿意地對張豪江說:「是不是好得多呢?」

    「是……是……」張豪江也沒氣回答我了,他連連轟炸梁詠琪的陰道頂點,也只得要發炮了:「喂,大家,我……我要射了……」

    梁詠琪已經搶著叫:「好啊!再射我吧……啊啊啊……射入我子宮吧!啊啊啊!」

    我摸摸梁詠琪的紅臉:「那麼妳的後庭要嗎?」

    「要!啊啊啊呀~~~我要呀~~~」

    易王和a片也笑說:「那我們不用射精了嗎?」

    「要!啊啊啊啊呀!你們所有的精我都要!快射我!啊啊啊!射我~~~啊……啊啊啊啊啊!」

    應美人要求,不論是射在梁詠琪身體外還是身體內,我們四人一齊發炮了!

    張豪江激烈地射精後,都差不多虛脫了,躺在地上喘氣,我就離開了客廳,在梁詠琪別墅的酒櫃找了枝威士忌,與張豪江共飲,欣賞梁詠琪雜交的第三幕。

    易王因為在梁詠琪身上又來了一發,所以他並不急於即時直幹梁詠琪;他把梁詠琪翻轉身,讓她像狗爬一樣伏在沙發上,然後用上自己軟了點的陽具,在梁詠琪的陰唇上摩擦。

    梁詠琪濕漉漉的陰部再遭受刺激,情慾再一次攀升起來,她真的像一隻發情的母狗一樣,「嗚嗚」地叫,她的陰唇簡直含著易王的棒身,易王的**陷入在梁詠琪的肉縫中前後擺動,梁詠琪也配合起來動腰加快陰陽摩擦,以增加自己的快感。

    「這**真的淫得很。」易王同時摸著梁詠琪扭動的臀部有感而發;我也一早對他們說了梁詠琪真的很難「餵飽」的,現在易王間中因梁詠琪她的陰部過度濕潤,把陽具誤插入了她的陰道時,她已經叫爽了,甚至當易王把陽具拔出,梁詠琪淫聲叫不要放過她。

    「喂,a片,一齊幹掉這賤貨吧。」對於易王的話,a片當然樂意照做,他平時都只是做一些後勤的工作,難得今晚有難能可貴機會,a片絕對希望讓「弟弟」一展所長;a片就躺在沙發上,易王扶一扶身體發熱的梁詠琪,a片筆直的陽具就由下至上直入梁詠琪的陰道,但梁詠琪還未能因興奮得而叫出聲,她已被推前了一點,易王的陽具也一同讚進梁詠琪的陰道。

    「哇哇!小gigi裂開啦!哇哇哇!我死……我死啦!兩枝粗棒啊!啊啊啊啊!你們兩個插死我啦!啊啊啊啊呀!」梁詠琪的模樣完全不似痛楚而叫喊的樣子,而是爽得要死那種臉孔;我也大開眼界,我從未看過有女人的陰道真的可以同時容下兩枝漲大的陽具!更何況易王與a片寶貝的尺碼不是等閒的,梁詠琪的**真是一個黑洞!

    不過兩個男人共享一穴,多少也考起易王,易王與a片他們兩人雖然配合地動,但始終是上面的易王控制**的速度及深淺,而且他還要計算梁詠琪發瘋亂七八糟地扭腰的異數,才可享受「兩棒一洞」無可比擬的興奮;我見易王也出真功夫了,他出盡力前後擺腰,同一時間還捉住梁詠琪雙手,不停拉著梁詠琪的身體借力,使兩枝陽具在梁詠琪的陰道內暢通無阻。

    被兩枝巨棒塞在陰部、撐開肉壁、摩擦陰道,梁詠琪不斷猛力搖頭淫蕩叫喊,在我記憶中也從未有一名女星被人玩得這麼興奮,興奮得這樣厲害,我也站起身對著梁詠琪的身軀撫摸**自慰,沒了半條人性的張豪江也忍不了梁詠琪的淫叫,和我一樣把陽具對著梁詠琪;易王也苦笑著:「我們要再配合時間一齊射精嗎?」

    我說:「這最好不過,但都要視乎梁詠琪這**的淫蕩程度。」易王就一邊故意減慢**,一邊問:「喂,賤貨,妳想要未?」

    梁詠琪不顧一切點頭:「要!啊啊啊!我要!不要慢下來!啊!我要快一點的!我要勁一點的!啊啊呀!」

    我把陽具在梁詠琪的玉背磨,對她說:「妳要快的勁的也可,叫自己是『賤貨』。」

    「我是賤貨!」梁詠琪大叫,但張豪江卻叫道:「不夠大聲啊!」

    「我~是~賤~貨~」梁詠琪叫得更大聲更放浪,甚至說:「我是**!我是姣婆!我是淫穢的母狗~~~啊啊啊~~~」

    「那我們的母狗準備好沒有?」

    梁詠琪即時叫囂:「淫蕩的母狗準備好了!啊啊啊啊呀~~~請各位用你們的精液,洗滌我的身軀,洗滌我的子宮!用我的身體為你們播種!來……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兩枝巨炮發炮打在梁詠琪的陰道盡處,加上我和張豪江機關鎗在她身體上掃射,梁詠琪全身都是我們的傑作;她的子宮一晚內裝了四個男人的精液,若日後真的意外懷孕,也不知誰是父親了!

    在梁詠琪的別墅內,我們也物盡其用,包括在梁詠琪睡房內用她16:9的大電視看歐洲足球比賽,飲光和吃光所有名酒及小食,又在她的床上玩啤牌,甚至用梁詠琪的胸圍底褲作賭注,贏了就拿走,臨走前還用了梁詠琪的浴室洗澡,真是暢快的一晚。

    天開始亮,易王他們先上了車,我就回到客廳看看昏睡的梁詠琪,見她已經醒了,面青口唇白倚著茶几而坐,我見沒有弄出人命也轉身走,梁詠琪就意志堅決地在我背後說:「是誰出錢給你們令我變成這樣!」

    我停下腳步說:「梁詠琪小姐,妳沒有必要知道。」

    「我……我也一樣可以用錢玩弄……甚至殺死那個人!」梁詠琪的聲音很平靜,但我想她真的會這樣做,甚至可能親自動手。沒有必要弄得梁詠琪她到這個地步,我想;我就對她說:「等我的消息吧!」說罷就走出門口了。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