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是余施曼的保母,阿余出名淫賤,花邊新聞在報章摺紙時有所聞,我妹妹身為保母,自然知道更多秘聞,我妹妹又沒有口德,阿余的淫賤史經常成為家裹茶餘飯後的話題,有次從妹妹口中得知,阿余被商界旗艦李家成包起了,每逢星期五晚,都要到李生的別墅送外賣,嘿嘿……機會來了……

    阿余樣子甜美,身材標致,一條蛇腰更是名動一時,加上夠淫賤,不失為**的好對手,我縱橫歡場多年,都係時候嘗嘗明星的滋味了。從妹妹的記事簿知道了阿余的工作安排和行程後,就選定了月尾的一個星期二作為下手的「性戰日」。

    「性戰日」當晚,我在阿余門口對開的樓梯口守候,到零辰2點左右,可愛的獵物終於出現了!

    當阿余要入屋關門的時候,我立刻從樓梯口閃出,強行闖入屋內,阿余還未來得及驚呼,就已經看到我亮出一早為「性戰日」而準備好的照片,一堆阿余和李家成在別墅泳池邊的親熱照……

    阿余心頭一怔,心知東窗事發了,但仍故作鎮靜說:「你想怎樣!」

    我也不回答,捉著她的手臂,將她拉到身前,毫不客氣的摸向阿余的肥乳,阿余明白到零比人知、莫比人見的道理,現在有相為憑,和以前那些爆出來說說算的醜聞不可同日而語,而且事件一旦曝光,除了李家成肯定會放棄自己外,其他富豪也可能不敢光顧自己,自己名譽事少,失去大水喉支援事大,當下不敢反抗,靜靜的站著,任我搓揉。

    我一把摟過阿余,胸貼胸貼得死緊,雙手對她屁股掐揉起來。摸著還不夠,又將阿余的裙子撩提上來,直接著肉的撫弄。

    阿余被我抓住把柄,雖然心理老不願意,但也只好任我輕薄。我得寸進尺,手掌伸進三角褲,沿著屁股縫,向前摸到陰戶來,中指一伸,就輕易侵入**,阿余屁股不禁搖動起來,我見她不敢反抗,知道今天這塊肥肉必然到口,便將手掌伸出,剝起阿余的衣服來。

    阿余的心情亂七八糟,自己平時雖然荒唐,但對手不是富豪就是俊男,那像面前這個又肥又醜的中年人?最可恨的是還要被人吃免費餐,當下心慌意亂,茫然無策,就呆呆的傻在那裡。

    我順利的脫下她的外衣和襯衫,阿余肥滿的**被胸罩高高托起,鼓得圓圓飽飽,乳頭被包在罩杯裡有些尖尖凸凸的,像要掙脫出來一樣。我便解開胸罩,看見她深色的乳頭已經脹硬起來,圓圓大大的像顆葡萄,就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捻動它,乳頭一下子硬得更厲害了。

    我放開了她,將自己的外褲和內褲全部脫掉,露出了那條八寸長的巨炮。

    阿余見到我那條巨炮,竟然這麼粗大,著實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這外表不起眼的傢伙,竟然有一根特大號的**,又粗又長,龜頭黑亮。她不好意思看,偏過頭去。我卻將她按蹲下來,將**伸到她面前,故意搖晃了幾下,示意要她舔舐**。

    阿余不肯,我卻硬塞,雙手按著阿余的頭,**對準她的小嘴用力的亂篤,阿余無奈只好張開嘴巴,將龜頭吞了進去。我看見阿余的紅唇吞吐著自己暗紅的龜頭,不禁大為得意。

    我挺動屁股抽送起來,阿余沒料到我會幹她小嘴,「唔…唔…」的扭頭抗議,幸好她的嘴唇也不小,可以將整個**含進去,但牙齒少不免觸碰到我的**,龜頭上傳來陣陣快感,脹得更大,阿余幾乎快要吃不下了。碩大的龜頭抵住了阿余的喉嚨讓她快要窒息,但是那**的熱度卻又讓她逐漸變得興奮莫名,她雙手撐住我的大腿,配合我的動作吞吐著。

    我將阿余推開,把她拉到旁邊的沙化上,讓她躺下來,抬起她的雙腳,也不脫下她的裙子,就直接脫她的內褲,也沒空欣賞她的**,單腳跪在沙化,**頭翻開穴肉,「咕唧!」一聲,就將龜頭塞進去了。

    阿余雙眼一翻,頭向後仰,「啊!」的一聲尖叫,雖然不喜歡我,但她畢竟淫賤,**插進穴裡還是受用的,況且早就意識到今天難逃我魔掌,也只好接受現實,任由**被插。

    我見她就範,一插就騷模騷樣的,當下不再猶豫,搖起屁股,使力的將賸於在外面的**繼續插入,阿余漸漸被插出火來,喘息沉重,嘴巴忍不住叫出聲音:「啊呀……啊……哼呦……」

    我終於將**整根插盡穴裡,還在花心上磨動,阿余難受,忍不住哀求起來:「別磨……了……你……插嘛……」

    我開始插起來,那**實在太大了,**雖然已經潮溼,我仍然只是輕輕慢慢的抽動。這可讓阿余難過極了,又不好意思催我,便自己擺動屁股,努力迎湊。我知到她已經開始發姣了,於是加快動作,大起大落,**不停的在穴中快速出沒,插得阿余的**像忘了關的水龍頭一樣,洩個不停,我見此情況,插得更狠了。

    「唉呦……啊……啊……好…好犀利……插死我啦~」

    阿余被插得慾火焚身,嘴巴不由自主的亂喊亂叫,雙臂雙腿向我一勾,牢牢的將我抱緊鎖住。

    「啊……啊……衰人…插死我了……啊……再大力點嘛……」

    我雖然是沙場老將,但為了備戰「性戰日」,禁慾了一段長時間,聽到阿余叫得親熱,心魂飄盪,一個不小心,差點兒就要洩出來,急忙閉氣凝神,將**抽出,喘息一下。阿余見我停下了動作,她正被我插得興起,哪肯甘休,不停的挺動陰戶,想要再將**吞回去,我卻遲遲不肯插入,恨得她牙癢癢的。

    belowmessageforrepliers

    ==============================

    「喂呀!……你怎麼停了?……再插嘛……我要呀……」

    「叫聲老公仔才再插妳。」

    阿余也不猶豫,馬上說:「老公仔~乖老公~,插我嘛……」

    我滿意的打起精神,挺直上身,運棍如神,招招到底,**不斷的從穴中刮出**,將沙化沾得到處黏答答的。阿余身上的白肉波浪般的搖晃不停,**的兩團肉球更是大幅的動盪。她張開媚眼低頭看著**在自己的**內進出,每當大**插進抽出,總是會噴出一大堆**,有時我退得全根都拔出,再狠狠的插入,點在花心上面,兩人就都會同時顫抖。阿余的快意逐漸累積爬昇,又忍不住的淫叫起來:

    「啊……好舒服……唉呦……插死我了……啊……啊……快……快……不行了……啊……」

    我突然又拔出**,將她腰間僅剩的裙子和自己的上身衣服都脫掉,兩人赤條條的,我拉著阿余的手,來到餐卓前,示意她彎腰半趴在卓面,圓滑白嫩的屁股高高翹起,我一手從後把玩阿余胸前嫩肉,另一隻手搓弄她的屁股,嘴巴也不閒著,在她滑溜的背部到處不停吮啜。阿余全身被我亂摸亂啜,下身又濕又熱,回頭望著我嗔道:

    「喂呀…賤人…別只顧摸嘛…插我嘛…」

    我盯上阿余很久,難得今天羊入虎口,那有不慢慢品嚐之理?我顧不得阿余發姣,繼續摸、繼續啜,沿著背部一真啜落屁股,阿余兩團股肉不但又滑又嫩,而且多肉有彈性,我愛不釋手,決定放棄其我部位,先專注玩弄她的肥臀。

    我跪下雙手不停搓揉扭扼她的兩塊股肉,阿余全身都被我模透,早已渾身酸軟,現在屁股被我肆意蹂躪,只能無力地不斷呻吟,我張開嘴巴又咬又舔,最後更將整個頭陷進阿余的股肉中大力的吸吮著,啜啜有聲,阿余即時酸得要命,扭動屁股不停掙扎,我意猶未盡,站起身來一手按住阿余的玉背往下壓,一手拍打她豐滿白嫩的大屁股,「啪、啪”」聲響,阿余扭動得更利害了:「啊…不要…啊…嗯呀…」的亂叫,雪白的屁股佈滿了微紅的掌印,臀部火辣辣的,可敏感的身體卻越來越興奮了。

    我沿著股縫模到陰戶,手心在那三角地帶快速推磨,阿余「咿咿…呀呀…」的被我撈出一大灘**,我將**塗在自己的**上,然後抓住阿余兩邊股肉向外猛地掰開,將龜頭頂住她的菊穴,「啊!…”」阿余知道我要幹她後庭,有點害怕的扭動屁股想要躲開,無奈屁股被我抓著,逃不出射程範圍,我腰一挺,大**就「滋」一聲的強行闖入一小截,阿余後門被開苞,痛得上身彈起「啊呀…啊呀…」的大叫,香汗淋漓的雪白胴體不住顫抖,我慾毒攻心,雙手抓實她的蛇腰,也不理她疼痛,拚命的往前推進,終於一插到底,阿余的後庭淪陷了!

    阿余痛得連眼淚也標了出來,雙手向後亂抓,喊道:「不要…咿…好痛…咿…快…快出來…」

    我全心要開她後庭,又怎會輕易放過?**急不及待的輕抽狠插,雙手則從她的蛇腰順著身體兩側上移,搓揉她的一對肉球。阿余見哀求不成,無力掙扎,只好認命的默默忍受。

    我的**在阿余的後門內進進出出,緊湊的腔壁,比起她的陰道更能感到緊迫的快感,我:「呼…呼…」說爽,可憐阿余卻痛得淚流滿面,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流到她的嫩乳上,和著汗水,一滴滴的從**滴到地上。

    阿余屁眼被我幹了五、六十下後,再次求饒道:「賤人…啊…真的好痛…啊…後面…不…不行了…啊…插前面好嘛……」

    我見她的肛門已經撕裂,滲出一絲絲的血水,仁慈的我於心不忍,於是將**抽出,把阿余推倒在地上,又重新跨鞍上馬,插得百來下後,阿余回個氣來,後庭已沒先前疼痛,淫賤本色又重新開始啟動:

    「啊……衰人……賤人……插我……哦……大力點……再……大力點……啊……插……插死我啊……」

    我隨即加大力度,滿足她的要求。

    「小賤人……我厲不厲害呀……」

    「厲害……厲害……好……好厲害……別停……插我……對……啊……啊……」

    她又是一陣**,水流不停。我這時翻下身來,將她扶坐到**上,變成女上男下,要她自己挺動。阿余坐正位置,搖擺屁股,將大**套動起來,這樣的姿勢正好插的最深,每一坐沉下來,大龜頭就重重的頂著花心,爽得她臉兒後仰,淫叫不斷。

    我雙手有了空閒,便專心的揉起她的那對**,還不時用手指彈那葡萄般的乳頭,每彈一下,她都會渾身一震,阿余上下都舒服透了,一時挺受不住,陰道強烈的收縮,全身抽慉,眼看又要**了。但是我也好不到哪裡去,現在的動作操控在阿余的肥臀上,我無法再停下來喘息,阿余的穴兒又收縮得厲害,終於龜頭猛脹,我趕緊坐起身,用力抱實阿余,**盡量向前頂,白漿「噗!」的一聲噴射出來,全射進阿余子宮深處。

    我在她耳邊叫道:「啊……賤人……淫婦……我洩了……」

    阿余感到陽精的衝擊,又聽到我的叫嚷,連忙再作幾下最後的掙扎,然後深深坐實,抱緊我,也跟著**了。

    「你……你才賤……啊……都射在人家體內……」

    「對不起囉」

    我和阿余兩人都累得要死,動也不動的互相摟抱著,直至**軟掉被阿余的**吐了出來,我才收拾物品準備離開,我臨走前不忘拿出數碼相機拍下阿余的裸照,阿余軟攤在地上懶得理我,只說了句:

    「喂!賤人,下次幾時再來啊。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