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蕾一向以清纯少女的形象出现在萤幕上,深受青年影迷的喜爱。然而,徐蕾却在事业的巅峰时期,嫁给一位年轻英俊的富商,从此退出影坛。她希望做一个贤妻良母,相夫教子,过平静的生活。

    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年之后,丈夫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夫妻二人的生活陷入窘境。幸好还没有孩子,徐蕾想重出江湖。

    徐蕾复出影坛的时候,发现一年来涌现出许多后起之秀,自己的影迷有了新的偶像,昔日的辉煌不复存在。徐蕾费尽周折,才在一位青年导演的影片中谋得一个角色。

    导演薛非以前是徐蕾的影迷,安排她在影片中出演女一号一位女大学生,片酬也十分优厚,这让徐蕾十分满意和感激。故事情节大体是一个女大学生,才貌双全,却被导师诱奸,从此落入风尘,最后香消玉殉。让徐蕾担心的是,片中有几场「激情戏」,导演薛非告诉徐蕾,男演员会把握好尺度,影片后期会进行技术处理,不会破坏她的清纯形象,个别情节会找替身,并许诺加薪。徐蕾思考好久,终于答应。

    徐蕾一年来几乎没有多大改变,还是一副清纯女孩的形象。因此,影片拍得很顺利,剧组所有人都被徐蕾的美丽和演技折服。两月后,影片拍完一大半,只剩几场激情戏。激情戏没有剧本,徐蕾忐忑不安。

    第一场是导师猥亵徐蕾的镜头。徐蕾有些担心,因为扮演导师的男演员吴义一直用色咪咪的眼光看自己,还经常动手动脚。徐蕾怕他不规矩。

    戏开拍了。徐蕾身穿白色上衣、蓝色裙子、白色长袜,一副学生打扮。吴义中年教师打扮,坐在椅子上,徐蕾站在身边接受导师的个别辅导。

    「开拍!」导演薛非一声令下。

    吴义嘴里胡乱说着,右手伸进徐蕾的裙子。徐蕾一惊,闪身躲开。

    「停!」薛非叫道,问徐蕾:「怎么回事?」

    「他……」徐蕾不知该说什么。

    「剧情需要嘛!」薛非说,「什么叫激情戏?」

    徐蕾默不作声,心想,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开拍!」薛非又说。

    徐蕾只得回到原位,双眼看着桌上的讲义。吴义的手又伸进她的裙子,隔着内裤抚摸她浑圆的臀部。

    徐蕾浑身一颤,刚要躲避,只听薛非说:「女演员注意!进入拍戏状态!」

    徐蕾心想,做演员总要有牺牲,就没有动,吴义继续讲着,手抚摸的力量却在加大。

    「他分明是故意的!」徐蕾想,自己的臀部只有丈夫摸过。

    吴义继续讲着,手却顺着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直接接触到徐蕾臀部光滑的肌肤。

    徐蕾闪身躲开,她受不了其他男人的抚摸。

    「怎么回事?」薛非发怒了,「我们的资金紧张,不要浪费胶片!继续!」

    徐蕾不敢说话,又回到位置。

    这次,吴义的手直接伸进内裤摸索。徐蕾又动了一下。

    「女演员别乱动!」薛非说,「你是他的学生,不敢反抗。要装出害怕、羞涩的样子。」

    徐蕾低了低头,脸上一红。

    「好!」薛非赞许着,「男演员也要注意,真实一点。」

    吴义的手完全伸进徐蕾的内裤,贪婪地摸着她的两片屁股。

    徐蕾浑身难受,心想,「忍一忍吧,否则还要重新拍。」

    吴义得寸进尺,手向下一拉,悄悄将徐蕾的内裤褪到大腿上。

    徐蕾一惊,欲要反抗,又想,「这么多人看着,真是羞死人。」幸亏还有裙子罩着,其他人并未注意。

    「好!」薛非道,「继续!」

    徐蕾终于没动。但吴义的手没有停止,从徐蕾的双腿之间穿过,伸到前面抚摸她的**。

    徐蕾更加难受,赶忙夹紧双腿。这反而给了吴义更大的享受,他的右手被大腿夹着,手掌却依然可以活动,而且,充分感受到徐蕾的体温。他一边说讲义,一边摸着徐蕾的阴毛。

    徐蕾感到心乱如麻,更难堪的是,身体在吴义的抚摸下竞然有了反应,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自从公司出事后,丈夫整天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夫妻就再没有一次性生活,自己的身子已经三四个月没有得到爱抚了。

    徐蕾的双腿有些颤抖,渐渐松开。吴义趁机用两根手指挑逗她的**。

    徐蕾呼吸开始沉重,觉得下体慢慢分泌出**。

    「好!」薛非说,「你要表现出只能服从的样子,他是你的导师,掌握着你的命运。」

    徐蕾不敢再动。吴义则更加放肆,手指伸进她的**,搅动着。

    「哦……」徐蕾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

    「很真实!」薛非赞许着,「反应再强烈些,要配合导师的动作。」

    吴义的手指不断**,进进出出,带出很多**。徐蕾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口中不时发出声音:「哦……啊……呜……」

    「ok!过!」薛非说。

    吴义立即抽出手。徐蕾感到下体一空,随即一凉,意识到自己的内裤还在大腿上吊者,不敢当众整理,匆匆跑向卫生间。

    吴义望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微笑。

    徐蕾关上卫生间的门,长出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已经水流成河,立即满面羞红……

    第二天,是下一场戏,导师强奸徐蕾。徐蕾有些害怕,找到薛非想不拍了。

    「那怎么行!」薛非说,「我们是有合同的。你中途退出要赔偿所有损失。你赔得起吗?」

    徐蕾摇摇头,她的确赔不起。

    薛非说:「不用担心,又不是真的。昨天那场戏也是假的,演得很好嘛!」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

    薛非又说:「这样,我把剧组其他无关的人都请出去,行了吧?」

    徐蕾点点头。

    片场留下薛非、徐蕾、吴义和摄像,连灯光师都出去了。

    徐蕾心里稍安。

    薛非说:「你们脱衣服吧!」

    「什么?」徐蕾大惊,「脱衣服!」

    「当然了,不脱衣服怎么拍?」薛非说。

    徐蕾坚决地摇摇头,「我不脱衣服,死也不脱!」

    无论薛非怎么说,徐蕾坚决不脱,这是她的底线。

    「那怎么办?!!!」薛非发怒了。

    徐蕾依然坚决地摇头。

    「这样吧,」吴义说,「这场戏只有我一个人脱,让徐蕾穿着吧。」

    徐蕾有些感激。

    薛非摊摊手说:「怎么演?」

    吴义说:「让徐蕾穿着裙子,里面套两条内裤,演戏的时候我撕下一条,然后做假些动作就行了。」

    薛非想了想,问徐蕾:「这样行不行?」

    徐蕾只好同意。

    徐蕾去换衣服,穿了两条内裤。回来时,她看到吴义果然脱光了衣服,**坚挺着,又粗又大。徐蕾心中乱跳,赶忙转过身,不敢看他。

    「开拍!」薛非喊道。

    吴义扑了上来,徐蕾尖叫一声,想跑。吴义抓住她,抱住就亲吻。徐蕾左右闪避,嘴唇还是被咬住。吴义的舌头钻进她的口中乱搅。徐蕾无法闪避,只能就范,被吻得意乱情迷。吴义的双手趁机撩起她的上衣,几下就解掉她的胸罩,扔到一边。徐蕾大惊,没想到他真脱自己的衣服,想叫停,嘴被堵住,只得奋力挣扎。

    吴义抱起徐蕾坐到椅子上,双腿夹住她,双手乱摸她的**。徐蕾娇喘连连,身体有了反应,双手击打着吴义。

    吴义双手抓住徐蕾的双手,嘴巴狂吻她的胸部。

    「你干什么?」徐蕾惊呼,「快放开我!不要啊!」

    吴义继续狂吻。徐蕾浑身乱颤,正想叫导演,吴义又吻上自己的嘴唇,拚命狂吸。

    徐蕾用尽全身力气,挣脱吴义,「导……」刚叫了一声,吴义猛虎般地扑上来。

    「说台词!」薛非喊道。

    徐蕾早忘了台词,只想尽快逃走。她三步两步窜进卫生间,还未关门,吴义已经跟了进来,摄像立即把镜头靠过来。

    徐蕾拿起洗裕喷头做武器,拧开,水流喷了出来,溅了两人一身。徐蕾上衣较薄,胸罩又被脱下,浑身湿透后,身躯立即显现出来,**尤为清晰。

    徐蕾顾不了那么多,因为吴义已经扑上来抱住自己乱摸。

    「啊……」徐蕾呼叫着,「放开我啊……」

    吴义抱起她向床走去。

    徐蕾喊道:「停一停!」

    「继续!」薛非说:「女演员,别乱讲话,说台词!」

    徐蕾连连叫苦,「砰」地一声被扔到床上。

    吴义将她反过来,左手按住她的双手,右手伸进她的裙子,「嘶」的一下,把两件内裤都撕下来。

    徐蕾惊恐万分,叫道:「你怎么脱我衣服?」这恰好是台词的一句。

    「我不仅脱你衣服,还干你呢!」吴义也说了句台词。

    「停……机吧」徐蕾叫道。

    「来了!**来了!」吴义说着,撩起她的裙子,摸着她的**,嘴巴又吻上她的双唇。

    徐蕾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身体却在吴义的抚摸下乱了方寸。就在此时,她觉得下体一紧,吴义的**插入了自己的**,**缓缓前进,逐渐塞满自己的**。

    徐蕾连声惨叫,真的如同处女被强奸一样。导演鼓掌叫好,徐蕾叫苦不迭,心想,「你哪里知道我下面发生了什么?这哪里是拍戏,分明是被吴义强奸。」

    徐蕾还要挣扎,吴义一面用舌头堵住她的嘴,一面下身用力抽送。他的**感觉到徐蕾**的窄小,「真的像处女一样啊!」吴义感叹,心中激动,加快了抽送速度。

    徐蕾逐渐松弛,她感到**正湿漉漉地迎接**的进进出出,这种感觉就像在自己家,自己的床上,让丈夫的**在自己的**里进进出出一样。

    「他不是丈夫!」徐蕾想,却控制不住下体对**的讨好,她完全陷入快乐之中。

    迷迷糊糊的,徐蕾听到吴义激烈的喘息,「他要射精!」徐蕾立即惊醒,「不要啊!」她叫着,双手用力一推,想使大**退出**,不让吴义在体内射精。但是吴义紧紧抱住了她的屁股,随即一股热流直喷徐蕾的花心,烫得徐蕾浑身发拌。徐蕾无法控制自己,随着吴义的喷射,「啊……啊……啊……」地大声呻吟,一下子达到了**。

    「过!」薛非喊道。

    吴义心满意足地从徐蕾身上下来,撩过裙子盖住她的下体。

    徐蕾浑身无力的躺着,薛非走过来说,「你演的真好,像真的一样!」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这本来就是真的。」

    剧组休息了二天,准备拍摄最后一场戏。这二天中,徐蕾把自己关在屋里.

    「真是没脸见人!」她想,「我怎么糊里糊涂地就被别的男人给插入了,还让他在体内射精,而自己居然还有了**,我真对不起老公!」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不能告诉别人吴义强奸了自己,否则,自己的清纯形象就将磨灭。「吃个哑巴亏吧。」她想。

    二天后,第三场戏开拍了,按照情节,徐蕾此时已经堕落为风尘女子。导演薛非亲自上阵扮演一个花花公子。排戏前,薛非特意递给徐蕾一杯咖啡,「我们只是做做动作,其余镜头由替身演员完成。」

    徐蕾十分感激,将咖啡一饮而尽。

    戏开拍了,在酒店包间里,徐蕾坐在薛非怀里聊天、接吻。

    现场的灯光忽明忽暗,徐蕾感到一丝心悸,随后感到头昏,机械地配合着薛非的动作,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徐蕾醒来时,首先感到下体火辣辣的疼,心里一惊,立即挣扎起来,看到自己还穿着衣服,就自己安慰,「也许是太累了。」

    徐蕾拿到一笔不菲的报酬回到家,心中却高兴不起来,眼前总是浮现着吴义那张无耻的脸和自己被**后的情景。

    一月后,薛非突然打来电话,说影片未通过审查,将转到海外发行,并寄来一盘样片。

    徐蕾感到有点不妙。

    夜深人静,徐蕾悄悄起身,看了看熟睡的丈夫,翻身下床。她来到客厅,放进录像带。

    影片开播了,徐蕾感到一点安慰,自己的形象还是那么清纯可爱、美丽动人。

    影片播到第一场激情戏,吴义的手伸进自己的裙子。徐蕾有些紧张,就像当时拍戏一样。镜头一转,突然照到徐蕾裙子里面的风光,内裤被脱下,吴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阴毛。

    「啊!」徐蕾惊呼,原来他们在桌子下面安置了另一台摄像机!

    「咦?」丈夫突然出现,「你在看自己拍的戏?也不叫我。」

    「哦……」徐蕾一阵慌乱,她一直不敢让丈夫看。

    丈夫坐到徐蕾身边,奇怪地问:「三级片吗?」

    「呜……」徐蕾支吾着,「这是……替身演员。」她撒谎道。

    「噢。」丈夫没有怀疑。

    镜头拉近,整个萤幕出现徐蕾阴部的特写,每一根阴毛都清晰可见。

    「哦!这个替身演员是谁!这么开放!」丈夫觉得这个女演员的**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是在那部三级影片还是a

    片里见过,他还没有发现这其实就是他妻子的**。

    「是……香港请来的。」徐蕾说,偷眼一看,发现丈夫未发现片中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还看得津津有味,心中稍安。

    镜头又转,吴义的手指插进徐蕾的**,前后抽动,带出许多蜜汁……

    徐蕾的脸在发烧,好在这一段很快过去,画面又呈现出徐蕾灿烂的笑脸和美丽的倩影。

    「拍的挺漂亮。」丈夫赞许着,「你还是那么美丽。」

    徐蕾心乱如麻,轻轻靠在丈夫肩头。

    影片继续播放,到了第二场激情戏,吴义抱住徐蕾乱摸,并脱下她的胸罩。

    「这也是替身演员。」徐蕾赶忙解释,「只有脸是我的。」

    「哦。」丈夫相信了,抓起徐蕾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根上。那里已经隆起,丈夫乾脆掏出**,让徐蕾抚摸。

    萤幕上吴义撕下徐蕾的内裤,挺着**插入她的**。

    「这个替身和你身材很像嘛!」丈夫说。

    徐蕾心中苦楚,心想,片中这个被强奸的女人其实正是你的妻子呢。

    镜头一转,照到吴义一耸一耸的臀部,随后是**进出**的情景。

    「原来导演们早已知道吴义在强奸我。」徐蕾痛苦地想。

    丈夫却兴致勃勃,「香港女演员真开放,这简直是a片嘛!」

    萤幕上,徐蕾的**分泌出大量蜜汁,出现男女的呻吟声。

    「这男演员好大啊!」丈夫说,「那女的受不了了。」又舞着自己的**笑问:「我大还是他大?」

    徐蕾无地自容……

    最后一场激情戏终于上演了,徐蕾稍稍安心,毕竟自己和薛非没做什么。

    然而,事实出乎意料,影片中,徐蕾和薛非拥抱了一会儿就开始脱衣服,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徐蕾大惊,「这是我吗?」

    片中的徐蕾已开始给薛非吸**,画面推进,正是她那张清纯的脸,口中含着**贪婪地吸着。

    徐蕾大脑「嗡」的一声,「难道……他们给我吃了迷药……」徐蕾想起那杯咖啡,「我做了什么一点也不知道!」

    片中的徐蕾跪在地上,晃动着雪白的屁股,**清晰可见。薛非把大**从后面插入,随后,镜头转到徐蕾脸部,她双目紧闭,小嘴微张,发出诱人的呻吟声。画面向前,照到她晃动的丰乳,再向前,照到她的阴毛和被**塞满的**。

    片中还有对话。

    薛非说:「你舒服吗?」

    徐蕾说:「太舒服了,使劲!」

    「多长时间没人你了?」

    「好长时间了……噢……想死我了……」

    「那你喜欢被我吗?」

    「喜欢,被你得太舒服!」

    「喜欢我射到你屄里吗,喜欢就求我吧。」

    「求求你……射吧……把你的精液……都……射进去……射到我的……骚屄里……求你了。」

    薛非从后面抱紧了徐蕾的腰部,大**一阵猛烈的**,接着紧紧压住徐蕾的**,屁股不停的抖动,显然已在徐蕾的**里射精。

    徐蕾被射得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当薛非把大**抽离时,一股白浆从徐蕾的**之间缓缓倒流出来……

    「啪」的一声,丈夫抓起茶杯砸向电视机,「轰……」电视机冒出滚滚浓烟。

    丈夫吼道:「这也是替身演员吗?!!!」

    徐蕾默默无言,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