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个多月的休养,灰狼的伤势已大致全愈,而我也证明冒险救他的决定

    没错,因为灰狼对小型武器的研究很有心得。在这段休养期间,他对我所用的武

    器及工具作了大幅度改量,有了这些新武器之助,对我的行动更为如虎添翼。

    “主人,这段新闻相信你有兴趣。”灰狼拿着份报纸兴冲冲的对我说,我看

    了看标题:“酒井法子下星期来港,视察演唱会场地。”我随即弹起:“不错,

    我对这日本妞很有兴趣,我现在先去收集她起居的酒店资料。”

    “不用了,主人,我已把那法子访港的时间表、访问详情,以至酒店保安、

    地图一一弄到手来,请主人你细心研究。”

    “真有你的,灰狼,谢谢你,你令我少了很多功夫。”

    经过多番研究,我已有了完整的计划。酒店的保安其实不太严密,只作了整

    层封锁,并派保安紧守要道,由于灰狼伤势并未全好,所以留在酒店的另一房间

    作支援。我乘保安换班的时间,潜进酒井法子所住的那层,并以灰狼为我准备的

    电子开锁器,打开法子房间的大门。

    门被我轻易打开了,“感谢你,灰狼。”我心里说一声,然后便堂而皇之踏

    进酒井法子的房间内。

    这个时候,法子应在机场接受访问,我四周查看,最后决定藏身在衣柜里。

    经过了个多小时的静候,我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越走越近,最后停在门外,门声

    向起,我所期待的酒井法子已走进房内。我从柜门的空隙向外看,法子的真人比

    上镜时美得多,脸上涂上淡淡的化妆,长长的睫毛,配以清爽的短发,散发着成

    熟女性的美与吸引力。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半透视衬衣,内里穿了一件小背心,

    下身穿上一条白色长裙。

    我拿出迷晕喷雾,等待适当的时机,机会终于到了,只见法子正走到衣柜旁

    ,我推开门,便将喷雾往其脸上直喷,不消五秒,法子已不醒人事,昏倒在地上。

    我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嘴巴已急不及待的吻到她的唇上,舌头强行伸进她的

    嘴内,吸啜着酒井法子的香舌,双手也毫不闲着,一只手不停抚弄她的**,另

    一只手则隔着衣服,徘徊在禁地的边缘。

    是时侯了,我粗暴的扯下她的衬衫以及白色长裙,俐落的脱掉法子的内衣裤

    ,我将内裤收进袋中,以留为记念。然后便拿起相机,不断拍照,拍摄完毕,我

    架起摄录机,将镜头对准床上,当一切准备妥当,奸淫酒井法子的时候终于到了。享受这种美丽女星的机会其实不多,所以我要将过程拍下留念,就像广未凉子

    那次一样。

    比起广未凉子,酒井法子明显多了一份成熟美。只见她双颊菲红,人仍旧昏

    睡着,不过身体却起了老实的反应。由于方才的抚弄,只见她的一**房更为丰

    满发涨,**更硬直起来,**口更流出淡淡**。我伏在她的**上,亲吻她

    的**,舌头伸进**内,刺激着酒井法子的阴核,一边吸啜她的**,双手也

    没闲着,不停揉搓她的双峰。

    其实法子的**已异常湿润,但我仍不满足。

    “还不够,我要法子你更淫荡。”

    说完,便拿出媚药dc-5,涂在法子的**上,我以中指沾了少许媚药,

    便把手指插进她的**内、把药涂在酒井法子的阴核上。不消一会,强劲的药效

    令酒井法子媚态毕露,**口更流出大量**,把床单也弄湿。

    “真是多汁!”我把嘴唇紧贴法子的**,大力吸啜着她的**,酒井法子

    更被我吸啜得快感如潮。

    我将早已发硬的**放在法子的樱唇上,在她的唇上拨来弄去,一声轻向,

    **已插进酒井法子的小嘴内,她的小嘴异常湿润,紧紧的包围着我的**,我

    以69形式伏在她的身上,一边享受酒井法子的唇舌服务,一边以舌尖来回挑逗

    她的阴核。我的**在她的嘴内**,很快便一泄如注,白浊的精液尽数射进法

    子的小嘴内,量多得她无法负荷,精液多得由法子的嘴角倒流出来。

    我看着法子湿透的**,**很快便再次硬直起来。我像饿虎扑兔般扑到酒

    井法子的身上,双手分开她的大腿,把法子一双又白又滑的大腿挂到我的肩膀上

    ,手狠狠地抓着法子的**,**对准她的**,豪不留情地把我足足八吋长的

    **,一下子插进法子的**内。

    酒井法子已不是一个处女,但看来她也不常与人**,因此她的**亦非常

    紧窄,这令我更为兴奋,我的**突破法子肉壁的封锁,狠狠的顶到她的子宫尽

    头,就算在昏迷中,但这种强暴的快感也令到酒井法子不自觉的呻吟起来,我随

    着她的呻吟声作更大幅度的**,我在心里盘算着:到底要不要干到酒井法子的

    子宫尽头,让她怀有我的骨肉?不过看到法子天使般的容颜,我很快便打消念头。

    法子的肉壁不断收紧,令我快感连连,很快我便在她体内进行第二次的泄射

    ,我故意不把**插进子宫,令法子不致因此而怀孕,精液便尽数射进法子的阴

    道内。我离开酒井法子的身躯,只见她的嘴角及下体仍不断流出我的精液,心里

    仍不满足,好像少了甚么似的……对了,少了法子的反抗呢!

    弄明白后,我随即以绳将法子的双手双脚紧缚在床角上,以布条封口,免得

    酒井法子大叫坏事。我见布置妥当,便从洗手间拿出一盘冷水,尽数倒到法子的

    脸上,法子攸攸转醒,发觉自己四肢被缚、全身**,下体更好像曾惨遭奸污,

    令她大惊失色。

    我走到她面前,以日语对她说:“亲爱的法子小姐,刚才你睡着时,我干了

    你一次,现在想叫醒你再干多一、两次,希望你多多合作。”说完便将手伸到她

    的**上,去捏弄她的**。

    酒井法子看来已意识到自已曾遭**,现在更面临强奸浩劫,拚命扭动身体

    挣扎。法子的反抗令我怒了,我抓着她的秀发,拉近她的脸,对她说:

    “你聪明的就别反抗,让我好好的打上两、三炮,不然的话,我可以让你尝

    尝我独有的强奸秘技,这技巧就是将我整条**都插到受害少女的子宫尽头,在

    那处射精的话,肯定会让少女怀有我的骨肉。”

    法子听得心也寒了,我接着问她:“可想当我儿子的母亲吗?”

    法子慌忙摇头,我接着说:“那你便乖乖的别反抗。”法子无奈的点点头。

    我解开她的绳子、拿掉她嘴上的布条,命酒井法子跪在我的面前,以舌尖舔我的**,法子哪敢不从,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像舔雪糕一样一下一下的轻舔着

    ,眼角却流下泪光。

    法子只舐得数十下,我便已将**硬塞进她的嘴内,现在改作不停吸啜我的

    **,酒井法子只好像用饮管喝汽水一样,一下一下的吸啜着,我享受着快感,

    一边命她更大力吸啜,就在**顶峰,我把精液再次射进法子的嘴内,酒井法子

    以手紧按着嘴,以免呕吐出来,我随即命她把嘴内的精液全喝下去。

    我把法子按倒在床上,从雪柜里取出一大支牛奶,全倒在酒井法子的身上,

    接着便以舌头在她的身上来回舔动,把牛奶吃回,有些牛奶沾在酒井法子的**

    、大腿、**等性感带,我也要舌尖一一舔动,快感的刺激令法子也不禁扭动身

    躯,我以狗仔式抓着法子的腰肢,命酒井法子说出:“主人,求你大力操我!”

    法子也抵受不住快感的折磨,勉强说完。

    我的**已急不及待的欲梅开二度,直插进酒井法子的**内。我一下接一

    下的重重**,连番快感令法子很快便到达**,只听她发出一丝丝难耐的娇喘

    ,身体已作出欢愉的扭动。我随即将酒井法子整个抱起,改以一柱擎天这式作更

    深入的**,法子的一**房就在我的面前不停抖动,就像随着我的每一下**

    起舞一样,真的很富弹性。

    经过了六百多下的**,法子已先后达到四次**,而我亦再难以忍耐下去

    ,我把法子紧压床上,一同达到**的顶峰,我白浊的精液随即射进法子那饥渴

    的**内,迅速将她填满。

    我们双双躺在床上竭息,法子不停喘着气,而我则把玩着她的**,一边回

    味刚才的激战。

    “是否很爽呢?刚才你好像先后来了五次**。”我低头问法子。

    法子不好意思的别个头,暗怪自己竟被强奸得**叠起。

    经过一番竭息,我的武器已回复作战状态。我以手扣把酒井法子反手扣起,

    将她按在化妆台上。

    “你的处女早已不在,不若把你后面的处女给了我吧!”说完也不理法子的

    反对,便把**插进法子的菊门里。

    由于没有润滑油的帮助,只插入了两、三吋,法子的肛门已被我操得流出血

    来。只见她痛的伏在桌上,泪流满面,而我却毫不怜惜,**像破冰船一样一吋

    一吋的向前进发,好不容易才将八吋长的巨船闯进法子的屁道里,法子早已痛得

    晕了过去。我随即化身为一位骑师,骑在一匹叫“法子”的名驹上,我的鞭已急

    不及待的插到法子的屁穴,不停**,法子被我操得醒了过来,我随即便把精液

    尽数泄在她的屁道深处。

    法子被我玩弄了一整夜,这时再也支持不往,昏了倒在地上,而我的奸虐心

    理也得到充分满足,便收拾好细软悄悄离开。

    第二天,报纸传出法子要赶回日本拍剧的消息,我看到她泪眼汪汪的照片,

    看着昨天的精彩录影带,心里得意极了。

章节目录

明星艳史系列1—30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系列全集大全目录并收藏明星艳史系列1—30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