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情节

    小时候,大约8岁的样子,也就是刚刚懂事。一个夏天,去找伙伴小良。看到伙伴小良的姐姐小美和一个中年男人亲热的走进家门。”姐姐,小良在家吗?”,我在后面喊到。”你找他呀,晚上才回来,他和爸妈去外婆家了,晚点在来找,好吗?”,小美的声音娓娓动听而且在附近是大家公认的美人。”那好吧,我找别人去玩儿。”没走多远,看到他的姐姐小美,插上大门。大白天,插那门子大门干啥。好奇心的驱使,我悄悄爬进四合院。顺着墙根,溜到屋门口,看到屋门虚掩。看看四周的环境,院内花盆圈成一个景致的美景,真美!无心再欣赏,悄悄溜进屋内,在隔壁听到气喘吁吁的声音,匍匐在地隔着门缝,看到两人拥抱在一起,舌头搅在一起,当时不知道在干什么(年纪尚小),就看到小美在低吟。”想我吗?”,男人问道。”快想死了,我天天都不知怎么熬过来的。”小美回答。接着又是亲吻。男人撩起小美的裙子,褪下她穿着的黑色极透明长筒丝袜,又给她穿上一只灰色透明的长筒丝袜。我心里觉得怪怪的。小美顺从地配合着。男人褪下小美的三角裤,我看到细细的黑毛,男人亲吻着小美的下体,小美轻轻地躺在床上。男人跪在小美的脚下,亲吻着她的高跟鞋,又褪下一只着把玩着、亲吻着,我看到高跟鞋湿漉漉的,男人变戏法似的,从别处抻出一只肉色透明长筒丝袜,套在高跟鞋上,高跟鞋全军覆没在长筒丝袜里。又从兜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子,撕开,拿出一个圈状物(当时不知叫做安全套)轻轻套在长筒丝袜外面,即高跟鞋-长筒丝袜-安全套。轻轻在小美的阴部游动,小美呻吟着,”啊,哈,啊,好舒服,快插进去,好哥哥!……快,快点儿……”,我心里暗想:什么哥哥,跟你的老爸岁数差不多了,还叫哥哥,奇怪!摒住呼吸,特怕被发现,那就糟了。心里小鼓响个不停。男人这时将高跟鞋连带长筒丝袜徐徐插进小美的阴道,”轻点儿,有点疼!啊……啊!”小美柔声说道。男人没做声,继续动作,高跟鞋除了跟部,已全部插入。我看到鲜红的阴唇馋涎欲滴。长筒丝袜的根部在阴道外部飘着,男人亲吻着小美的乳房,小美扭动着,呻吟着。男人握紧高跟鞋根部,在小美的阴道里抽插着、转动着,小美呻吟的声音更大了。这时我不争气的小弟弟也鼓鼓得撅了起来。

    这时,男人从小美的床上找出几双薄如蝉翼的各种透明丝袜,一只一只套在阴茎上,细细看到每道”工序”:先把丝袜用清水蘸湿,轻轻抻一下,然后套在阴茎上,多余部分再回绕在阴茎上直到丝袜不出褶子,在照葫芦画瓢,如法炮制,套上一只又一只,大约五支各色透明丝袜。然后又在丝袜外面套上安全套,从阴道里拔出缠着长筒丝袜的高跟鞋,在缠着丝袜的阴茎上抹上唾液,轻轻插入阴道,”有点疼,轻一点儿,啊,过瘾!好爽!!再插深一点儿,啊,……啊……”,小美喊道。男人起劲地抽插着,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从各个角度都看的清清楚楚,我不知道自己的小弟弟为什么,肿胀疼痛,想拼命的找什么发泄一下,这时抬头看见,在屋子的一角,放着鞋架,哇!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如发现新大陆般。我满心欢喜,悄悄爬了过去,如水蛇般,大气也不敢出。这时拿到手里仔细一看,里面塞着一团绵软的东西,啊!灰色透明的长筒丝袜,如获”重宝”,喜出望外,难以用语言表达,丝袜上还留有小美脚味和高跟鞋味的余香(以前看到小美穿过),顺手揣进兜里。里屋热火朝天,屋外欣喜若狂。里面劈里啪啦地有节奏的响动和呻吟声,不绝于耳。

    我也学着他俩的样子,将丝袜套在阴茎上,用手挛动着,不久就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境界,真是”爽”极了!难以用语言表达!!这时屋里声音越来越大,我又爬过去,顺着门缝一看,只见两人干的热火朝天,男人气喘吁吁,小美汗流浃背,小美蹲坐在男人身上,上下浮动,我看到小美的阴道里插着男人套丝袜的阴茎,”真好,爽死了,就是死了,也心甘……,真好,舒服,继续动,快点儿……”男人说道。”我也是,这是第三次这么舒服了,以前从未向这次这么好,真舒服……”小美说道。我的小弟弟也不听使唤地翘起。我掏出小美的丝袜,学着男人的样子把丝袜套在阴茎上,用手挛动着,在快达到高潮时,我把阴茎插入高跟鞋,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和舒服,但也怅然若失!我把高跟鞋放回原处,又继续看着两人的表演,这时他俩达到了高潮。小美伏在男人的身上。男人的阴茎随即滑出小美的阴道。男人褪下丝袜,上面沾满他的精液,一滴一滴望下淌着,滴在小美光滑的肚皮上,白色一片。我不敢再看,顺着原路返回。这时我才发现,小美丝袜还缠在小弟弟上,我小心翼翼地收起,放在贴身的兜里。从此,我和丝袜有了不解之缘,丝袜,我生命里的情结!丝袜,我无言的情人和伙伴,从此有你,我不再孤单。

    偶尔闲暇。常常拿出小美的丝袜把玩和套在阴茎上,享受云雨之快乐,我觉得自己已不可救药和自拔。在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得到了许多的丝袜,我的”百宝箱”里珍藏了很多各式各样的长筒、短筒,黑色、肉色、灰色、淡粉色……。情况是这样的:一天夏天的周末,我和女同学小蕾在她家做作业。我早就做完了。出神地打量眼前的她: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1.5米的个头,在班里我和她在最后一排,我在她的右侧。我这时发现她穿着蓝色校服短裙下小脚上套着灰色透明的短丝袜,样子特别美。她有所发觉,”看什么,不好好做作业”她说,”你脚上有个毛毛虫,正在往上爬,”我说。”啊,真的,快点儿,求求你了,啊,快点儿,好吗?……”她颤声带着哭声说道。”好吧,闭上眼睛,听我指挥,一动别动”,我指挥着,悄悄走到她面前。就这样,我褪下她的鞋子,褪下丝袜,嗅着她的小脚,略带刺鼻的气味,但我觉得特别陶醉。我轻轻吻着她的小脚,把玩着褪下的丝袜,接着又褪下领一只鞋子和丝袜。”你在做什么,那来的毛毛虫,我看你就是毛毛虫,在玩什么鬼把戏,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们拥抱在一起。我吻着她的嘴唇,润滑而富有弹性。她迎合着我,我们在享受着激情。我褪下她的裙子,”不要,不要,会出事的,不要吗?求你了!”但她拒绝的没有力度,但仿佛在纵容我。褪下她的三角裤,我是第一次看到少女的私处:稀疏的阴毛衬托着两片阴唇,轻轻拉开阴唇,看到了向往已久的阴道,晶莹而富有弹性,红红的如打开瓤的西瓜,真是的,这是什么比喻!我轻轻吻着、爱抚着,她有了反应,呻吟着,拿着我的手伏在乳头上,我顺从地捏着乳头,一只手轻轻插入阴道,”啊,疼,不要,轻一点,好吗?”她说。我的手游动着,徐徐慢慢插进,红色的液体染红了手指”啊,流血了,对不起!”我说道,也停止了前进。我从书本上知道这就是”处女红”吧!但她的手按住我的手又插入阴道。”第一次是这样,没事儿的,不要怕,我都不怕疼!”她说。但我看到她紧蹙眉头。我也学着男人的样子把阴茎插入阴道,和小蕾疯狂的”运动”,她使劲地抱着我,特怕我离开似的。我这时抽出阴茎,套上小蕾的丝袜,再次把阴茎插入阴道,就这样,我俩第一次达到高潮,这是人生第一次把处男之身奉献给一个处女。以后,我俩常常偷偷在一起做爱。小蕾也知道了我的爱好,帮我收集了很多丝袜,这就是”百宝箱”里”圣物”——丝袜之由来。后来,小蕾全家外迁,去了###国家,给我许多她和她姐姐、妈妈、姑姑、小姨穿过的丝袜。就这样,丝袜在我的人生里扎下根,丝袜,我的好伙伴。之后,我和小蕾还继续书信往来,偶尔,她还寄两三双她和家人穿过的丝袜,都是我没有见过的。随着父亲的升职,我们全家南迁某个大城市,我也理所当然的进入某个高等院校。母亲也随之进入某银行担任高级管。母亲为了照顾全家的生活,就近雇了一个小保姆——小莲,她比我大近两岁。小莲年轻妩媚,一双弯弯的黛眉,细长的眼睛,就是人们常说的丹凤眼吧!身材高挑纤瘦,别有一番风味。我第一次见到她,还以为是陪我读书的呢?我悄悄留意并询问过她,为什么干这行,她说是母亲瘫痪在床,父亲早亡,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在上学,她不得不大学辍学。我不禁为她的身世所震颤,经常把父母留给我的零用钱给她,她非常感激我。原来我不爱上街闲逛,她一来之后改变了我,我经常和她一起上街买菜、买各种物品。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小莲特别开心,把家里的烦愁全都忘了。后来母亲发现我们经常在一起,就告诉我注意距离和身份。我不以为然,因为有了小莲,我发现自己变得懂事了。虽然她比我年长两岁但我总觉得我就是她的哥哥和兄长。一次上街,半路上一不小心,她的肉色长筒丝袜被行人用伞柄钩出一个小洞,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说再买一双不就行了。她说这是小姨在美国深造时给她买的,原来从舍不得穿,今天第一次穿就坏了,怎么不叫我心疼。我似乎从中听出了玄外之音,我说再给你买一双不就行了。她摇摇头说,女孩穿破的丝袜是失礼的。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我看到她褪下长筒丝袜,叠好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小包里。到商业中心,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我在女性专柜买了一双美国进口的浅黑色长筒丝袜,两双日本产的灰色长筒丝袜和肉色长筒丝袜各一双。回家的路上她不象往常那样有说有笑。

    在晚上擦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溜进她的房间,把丝袜放在她的床上。她此时正在收拾碗筷,然后清理父母的衣服,用洗衣机清洗。我在楼上观察她。我们居住的楼层是复式的。我在二层,她在一层正好我能看清她门口的位置。大约22:00左右,她推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父母此时已经休息。我赤足蹑手蹑脚溜下楼梯,借着小莲门里的光线,我看到小莲一脸惊讶,喃喃自语:”谁买的,小均(我的名字)还是他的父亲,不可能的”,然后是摇摇头。脸上一脸的陶醉。她起丝袜向门口走来,我吓了一跳,心想:坏了,她要楼上去找我,我赶紧闪到旁边的盥洗间。等了半天,没有动静。我又蛰伏到她的门口。这时门开了一道缝,她准是想去,怕太晚了打搅我休息,开了门未关紧门。她打开浅黑色长筒丝袜,自言自语道:”肯定是小均买的,今天他趁我不注意,到别处买的。他真心细,有这样的丈夫该多好!”我看到她满脸飞云,红彤彤的,真好看!她褪下全身的衣服,我看到了小莲的全身,晶莹剔透,光滑洁白,真如温润的美玉一样无暇,让人感觉到一种圣洁的美,但愿谁也不去破坏她。她小心翼翼打开折叠的浅黑色长筒丝袜,轻轻伸出一只脚,卷起丝袜套在脚尖,徐徐抻动,上拉,然后如法炮制又穿上另一只丝袜,穿丝袜的样子优美极了。最后在腰上系上吊袜带,分别把腿根部丝袜系上。最后在床上站起来,扭动着腰肢,然后伏下身子侧卧在床,正好面对门口。她从小包里取出刮破的丝袜放在鼻子边轻轻嗅着,然后用丝袜轻轻摩擦着身体,乳头,呻吟声逐渐出来,”小均,我是你的人,我是你的人,快来,快来!”,我忍不住的冲动,真想冲上去,抱住她,爱抚她。但我必须克制自己,机会还不成熟。她轻轻摆动身子,身体呈”大”字状,下体面对门口。我看到稀疏的阴毛下覆盖的阴唇。她轻轻掰开阴唇,红红的阴道口象裂开的小嘴一样张开,”小均,快来,快来……”,然后扭动身子。她的手指滑进阴道,抽插着,呻吟着,我的小弟弟也不断翘起、肿胀。她的手飞快的抽插,呻吟声不断变大。最后她把刮坏的丝袜一只放进嘴里,另一只慢慢塞进阴道,我看到丝袜已全军覆没。这时她翘起身体,褪下穿着的浅黑色长筒丝袜,也慢慢放进阴道,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小均,小均。你看你全进去了,有你真好!小均!!……”最后她把丝袜全部抻出,一脸的幸福。这时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一个阴茎状的橡胶棒,啊,假阴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把浅黑色长筒丝袜套在假阴茎上,然后推入阴道,喊着我的名字又一次进入巅峰。我这时看到丝袜上又白色的汁液流出,这就是人们说的爱液吧!我轻轻回转身子,蹑手蹑脚回到自己房间,拿出珍藏的丝袜一一轮换着套在阴茎上挛动,最后高潮来临,琼浆顿出。爱抚着百余双丝袜幸福而眠。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晨练,小莲看我的表情温柔而多情。我努力克制自己,不外露任何状况,”小均,吃早点吧,该去上学了,好吗?”颤音和温柔,只要有旁人,都会觉察到。我简直就要崩溃,但我不敢再用眼睛注视她。草草吃完早点,一溜小跑赶紧去上学了,我能感觉脑后目光深情的注视,我头也不回跑的更快了。整天上课,不知教授讲的是什么,也不知心里总是惦记着小莲,我知道自己和小莲同时掉进爱河了。中午我们都是在学校食堂用餐。在宿舍小憩。下午稍微有点安静。下午一般两节课。快到下课的时候,我望了一下窗外,只见一个我熟悉的身影,啊,小莲!我心到了嗓子眼,哎,她怎么到了学校门口。我无法再继续听课,悄悄溜出教室,到了学校大门口。”,小均,我说找你,门口的警卫不让进,说你们在上课,不让打搅,是吗?”一脸的委屈和不高兴,但刹那间脸上又露出爱意和欣慰的样子”是的,学校现在抓的特别紧,怕出乱子,社会上的流氓地痞经常来捣乱,你来看我有什么事儿吗?”我说。”没事儿就不许我来看你,这是我的自由,我偏要看看你有没有走私和开小差儿,”,她轻声柔和的说的。我的脸当时肯定和红布一样,我没有说话,伸手拉着她,她近前歪倒在我的臂弯里。我们一起到了附近的咖啡厅。要了两杯咖啡,我搅着咖啡,低着头,不敢正视她,”,小均,你为什么不敢看我,我真的那么丑和令人讨厌吗?”,”不,小莲,正好相反,我,我俩晚上在好好说好吗?…”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一些什么,反正是结结巴巴,第一次对我钟爱的女孩这样。”小均,好吧,怎么也快下课了,等会儿咱们去逛市场。买你爱吃的菜。好吗?”我点点头。我低头注意了一下,她腿上穿的浅黑色长筒丝袜正是我前天买的,穿在她的腿上晶莹剔透圆润,特别的有韵味,她故意用腿摩挲了一下我的腿,我简直快不能克制自己,小弟弟猛地翘起。

    逛完市场,我又当着她的面,给她买了一打各色各样的丝袜,浅蓝色、淡绿色、浅粉色、淡红色……,大约10几双。”小均,昨天晚上床上的三双丝袜是不是你买的?告诉我?”,”你说呢,小莲”,我反问到。”肯定是你了,我一猜就是你干的,害的人家一个晚上,没睡好觉,你的陪我……”,话未说完,脸上飞云一片。”我晚上陪你就是了,好吗?”,”你真坏,我不理你了,你欺负人家”,一脸的嗔怒和欢喜。”什么人家,人家的,你是我家的,知道吗,你是我家的”,她举起小小的拳头捶打着的背。轻柔和陶醉,真想总让她一辈子捶打下去。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会把她抱起来,好好陶醉一下。我不得不极力压抑自己。

    到了家里,把父母伺候直到休息。”小莲,一会儿到我房间来,好吗?咱俩好好谈谈”.”嗯,我收拾完,就去找你。”我收拾好房间,等着她的到来。悉悉挲挲,”小均,我可以进来吗?”,”请进吧,我的美女!”.她推开门,”不许这样叫我,再叫我不理你了”.我扑下床,一下抱住她,”小莲,莲,我不是不想你,我是在克制自己,我发现自己不能再自拔了,我完了”,我紧紧拥抱着,她回敬我的长长的热吻,咸涩的眼泪从她的眼中流出,”傻丫头,哭什么,我是真心的,你摸摸我的心脏,为你跳动的多欢哪!”,”不,均,我是高兴的,”我俩陶醉在爱河里,”均,我很自卑,我配不上你,我……”,”莲,没事儿的,我会珍爱你的,我没有门第观念,我对你是真心的,请相信我”,”均,你不嫌,你的父母不会同意的,我只求我们现在的拥有,不管长久”.我们拥抱着,她穿着我给她买的淡蓝色长筒丝袜,特别性感。我褪下她的一只高跟鞋,轻轻吻着穿着丝袜的脚、腿,她仰卧在床上扭动着。然后又亲吻高跟鞋,最后褪下一只丝袜,把阴茎裹上,再在外面套上安全套,轻轻插入阴道,抽插起来,她呻吟着,我更加起劲儿,大约她高潮三次。”均,我快不行了,你很棒,我第一次和男孩接触,你是我的初恋,真的我很满足,我俩一起到高潮,好吗?”,我把安全套从丝袜上抻掉,直接把套着丝袜的阴茎插入阴道,她的阴道很美,很紧,在阴道的收缩和我的尽力抽插下,外面一起到了巅峰。拔除丝袜,精液透出丝袜在淡蓝色的衬托下,很白,很白。”均,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丝袜,能告诉我吗?”我坦白地将经历一说。”均,我喜欢的就是你的坦白和直率,我会给你很多的各式各样的丝袜。”就这样,我让她看了我的”百宝箱”.她没有惊讶,只是给了我一个轻吻。”别再要别人的,我会把我全部给你,好吗?”我点点头。就这样,我们白天是主人和保姆,晚上我们尽情做爱,玩遍各种花式,她给我很多月40余双丝袜。有一次我们在布满丝袜的房间做爱。情景历历在目:那天,父母公干,全部外出。晚上我们布置我的房间。房间顶部用各式各样各色的丝袜缠成幕帐,床上布满丝袜当床垫,在和她做爱时交换体位姿势,然后阴茎上不断变换丝袜的款式,在阴道插进拔出,干了足足一个通宵。第二天我们简直都不能起床。她的阴部红肿。我的阴茎涩疼。这是整夜的结果,也是我们苦干的结果,她说直到好几天都能感觉出阴茎在阴道抽插的感觉,再也离不开我了。我们在爱河不愿自拔。

    随着大学毕业,我被外聘到一所外地合资企业担任高级主管。回家的日子少了,但我特别关心她的母亲,经过我介绍本地名医,她的母亲逐渐康复了,她的弟弟、妹妹也先后就读大学了,为此她的全家人待我如亲人一样,小莲就更不必说了。直到有一天,小莲因车祸身亡,我才发现我的生活不能没有她(在从我家回家乘巴士的途中,与别的卡车相撞,当时身亡的有三人,重伤五人,其中就有她)。我从此消极,也一蹶不振,借酒浇愁,一个星期没有上班,关掉手机,扯断电话。一天有人敲门,是小莲的妹妹给我送来一个包裹和两本日记。上面写的全是我们共涉爱河的经历,我睹物思人,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当着小莲妹妹的面,我打开包裹,里面全是未来的及送给我的她的各式各样的丝袜。我抱头痛哭,小莲的妹妹——小惠抚摸着我的头,”大哥哥,我会珍惜你给我们全家创造的机会,我会照顾好妈妈、弟弟,好好上学的,放心吧!……”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泪流干了,透过红肿的双眼,我又看到了小莲的身影向我慢慢走来,”吃点东西吧,别伤了身体,求求你了?”幻觉,完全是幻觉,啊,是小惠端上了香喷喷的饭菜。我一点食欲没有。推开碗筷,我当时住的是公司给的第十五层单人公寓,我真想跳下去一同和小莲分享大地的温馨与爱抚,和小莲双双宿飞。一双圆润软的双臂从身后贴在我的身上,”大哥哥,不要这样,我会很心疼,很心痛的。求你了,不要再作践自己,她毕竟到了极乐世界,不可能再回来。”我俩互相凝视了许久,小惠和小莲没什么区别,略微比小莲更清秀。我不敢再看她,她整整陪了我一天,开导了我一天,后来走了,说今后和我继续联系。第二天,我用上班了,我努力工作,极力忘掉小莲,可小莲的影子。隐隐约约总向我走来。下班的闲暇,自己开着法拉力跑车,到游泳场游泳,附近的小山攀登。强迫自己振作,公司总裁说象变了一个人。哼,鬼知道我是怎么变得这么冷漠和疯狂。我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要么就是疯玩儿。后来由于业绩突出,本人担任公司总经理。女孩都为我这个单身贵族所青睐,对我的身世着迷,写信的有,送照片的有,但我都未曾赴约和任何女孩产生瓜葛,我定期给小莲的母亲一笔钱,足够小惠及弟弟上学和家用。在近一年中,也不知道是谁,经常往我的寓所寄一两双丝袜,而且都是穿过的,嗅一嗅。都是一个人,是谁呢?在每个月中,小惠节假日总约我外出游玩,我都一一赴约,难道是小惠,我不好意思直说,从她的身上,我看到的是小莲的影子,小莲,我真的好想你!闲暇,拿出小莲的丝袜深情的嗅着,吻着,小莲,你知道我多想你吗!!!多少个失眠的夜晚,小莲的丝袜和照片在我的喷涌的血液、精液中迸发,小莲我的知心爱人,我在想你!!!我真怕和小惠发生什么,对你不好,我会善待她的。

    后来外调外地公干近一年的时间,我和小惠不辞而别(这当中不留地址往小惠家寄钱不断,而且告诉公司说我出国了)。在外地一个市级官员的女孩有幸和我认识,她简直就是小莲的翻版,她的名字叫——小可。我们很快进入白热化阶段,恋爱、结婚,生子,三部曲。一年后,我顺便又回到我的公寓看了一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展现眼前,啊,小惠!他扑进我的怀里,哭泣着,”我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天天到处找你,到你工作的公司打听,他们都说你出国了,我快恨死你了!你是不是不愿见到我?……”我仔细端详着她,比小莲成熟丰满了,不过鱼尾纹渐上眉梢。”小惠,你听我说,我真的有事儿,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就这样我们说了很久。不过我无论上什么地方,我的”百宝箱”里的丝袜依然如故,不会少,只会增多。这楼的十五层公寓,小惠已经买下来,说为的是等我。我一脸歉疚,和她上楼看了小莲的母亲,老人家更加苍老,一眼就看出了我,拉着我的手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眼睛湿润了。我们一起吃饭,小莲的弟弟小威已经是大人了,参加了工作,带来了媳妇。小惠依然独身。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给我夹菜向我敬酒,说我是恩人,小惠妩媚微笑地看着我,一言不发。晚上,我住在小惠家,小惠约我到她的房间,我如实地坦白了自身状况,小惠当时眼睛红了,眼泪顿时涌出,扑进我的怀抱,”我不管今后怎样,我都会一如既往的想着你,我都会等着你,不信,我会用行动回答你,我没有报恩的意思,我不求你回报什么,但你在我心目中的影子永远也不会抹去,还记得以前你收到的丝袜吗,我定期给你寄出,以致你走了一年以后,退回的和积攒的有这么多……”,她离开我,慢慢打开一个皮箱,哇,比我的”百宝箱”更丰富,有多没少,各式各样各色的,长的、短的。我心中的迷终于解开,我深情地凝视着她,她也深情地凝视着我,我们紧紧拥抱了。她告诉我,不是看姐姐的日记,而是经常观察姐姐的行动,有一次我们做爱被她看到了(小莲在小惠放暑假期间曾经带她去过我家)。我恍然大悟。小惠把丝袜一一洒落在地毯上,向天女散花,在柔和的灯光下,丝袜熠熠放光,她褪下我的衣服亲吻着的阴茎,我知道我又完了。她把浅灰色长筒丝袜中间镂空的丝袜反穿,丝袜的两只脚正好套在手部镂空的档部正好露出头部,下身一只腿上穿着浅黑色长筒丝袜,一只腿上穿着淡蓝色长筒丝袜,别有一番滋味。她的穿着丝袜的手抚摸着我的身体、我的小弟弟,我的小弟弟徐徐昂起头,长月13公分。”均,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好吗,我还是处女,我什么也听不到了,我到了天堂,也掉进了地狱。我们恣意享乐,我忘了自己,我遗失了自己,”小莲,我的小莲,你又回来了,小莲,我的小莲,我真的好想你,小莲,你是我的小莲……”自己呓语着,小惠没有嗔怪,只是回应着,”我是小莲,我是你的小莲妹,给我,让我疯狂,让我们忘记一切,快进入我的身体,……”,我亲吻小惠的阴部,和小莲的一模一样,真的是我的小莲,我又再次遗失了自我。掰开阴唇,是鲜红的阴道,我爱抚着,红润可爱。小惠把丝袜套在我的阴茎上再套上安全套,我徐徐插入小惠的阴道,轻一点儿,疼,啊,进去吧,不疼了,真的不疼了……”,我知道她在安慰我,我轻动臀部,慢慢插入阴道”小惠,我会很轻的,疼,你就言语。好吗?”我们拥吻着,轻轻抽动,”小惠,还疼吗”,”不疼了,快动吧,我想你,我早就是你的人了,给我好吗?”我轻轻抽动,然后加大力度,由频率较慢,然后逐渐变快,变换了几种姿势。我俩近乎疯狂,她大约高潮了五次,第六次的时候我们一起进入高潮。之后,她把丝袜全部给了我。此后我俩保持着联系。他们已经能够自立,我没有再给他们寄钱。

    后来,在爱人小可的身边,我没有红杏出墙,我们恩恩爱爱相敬如宾。我的爱好也被她所接受,她还帮我收集了姐妹、同事的丝袜很多,当然是有借口的,比如说你的丝袜很好,脱下来我们照样子买一双,再送你一双新的。当然是拱手奉送。我们也给姐妹、同事买了很多丝袜。不过我真的希望我们丝袜迷恋着能够交换和永久友好下去。

    小美-我懂事之初朦胧的使者!

    小蕾——我处男之身给你的好女孩,你在何方!

    小惠——露水之情,我的最爱!

    小莲——我永久真挚的爱!

    小可——我的伴侣,跟你到永远!

章节目录

极品丝袜小说辣文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wkydsw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kydsw并收藏极品丝袜小说辣文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