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3 部分阅读
    顺治八年董小宛这个秦淮一代风流奇女子,因疲劳过度病逝,终年二十七岁。

    冒辟疆为了追悼小宛,写下了小记叙董小宛生平,可歌可泣可感可叹的《影梅庵忆话》一书。将董小宛挚热的感情、坚强的意志、高尚的

    节操和非凡的才华,描绘得深切动人。就在冒辟疆八十二岁高龄时,还念念不忘董小宛,并在条幅上写下了一首七绝:冰丝新颺藕罗裳,一曲

    当筵一举觞。

    曾唱阳关洒离泪,苏州寂寞当还乡。

    *1343561

    *

    *343591

    **1119*34358

    *106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txt下载'

    慈禧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

    第十二集甄姬

    话说曹操在破冀州时,曹丕是军中的先领。曹丕一进邺城即先冲到袁绍家,下马拔剑而入。当曹丕进到后堂,看见有两个妇人相抱而哭,

    曹丕问:「妳们是谁?」

    其中一位妇人哭着说:「妾乃是袁将军之妻刘氏!」

    曹丕又指着另外一女问:「那她又是谁?」

    刘氏说:「她是我二媳妇;袁熙的妻子甄氏!因为袁熙要镇守幽州时,甄氏不想远行,所以留在这里。」

    曹丕走近一看,只见甄氏披发垢面,似乎有意把自己弄脏的样子,曹丕好奇又怀疑的用衣袖擦拭甄氏的脸。甄氏污脏的脸被擦拭过后,露

    出玉肌花貌,更有倾国倾城之色。

    曹丕看着甄氏看得入神,失魂落魄的说:「我是曹丞相之子──曹丕,只要妳们不轻举妄动,我可以保证妳们的安全。」刘氏婆媳俩道谢

    不已,曹丕则坐镇中堂,以防其他的军士前来骚扰。

    待曹操也来到绍府,一见府外有军士做门禁岗哨,曹操问:「谁在这里?」守将说:「世子在内。」

    曹操进门准备质问曹丕,却见曹丕正看着甄氏出神,连父亲进来了还不知道。

    曹操正想发作怒气,刘氏却先发话:「全凭世子保全妾家,愿献甄氏为世子执箕帚。」

    曹操看了甄氏也不住点头头称美:「真吾儿妇也!」遂命令曹丕好好安置她们,待凯旋归来后在做处置。

    曹操为免邺城被战火蹂躏,曹操占领邺城并不加以破坏,保持完整的城郭,也不伤害城里的居民。就连原是袁绍家中的人也容他们继续留

    住在别墅中。

    曹操命人整理袁绍豪华的大宅邸,然后让他最喜爱的三子──曹植居住其中。

    因为曹植自幼即显现出不凡的文才,使爱好文学的曹操倍感荣耀,因此而特别锺爱这个幼子。当曹操接收袁绍的华丽住宅时,自然先想到

    曹植,便派人送夫人卞氏和曹植到邺城居住,等待他凯旋荣归;自己则带领长子曹丕和次子曹彰继续往北直追袁氏残兵。

    ※※※※※※※※※※※※※※※※※※※※※※※※※※※※※※※※※※※※自幼备受宠爱的曹植一住进别墅,立刻被宅院中的离梁

    画楝所吸引,花园中的奇石异草更使他陶醉,终日悠游其中。

    这一年,曹植日经十四岁了,虽然在别墅中日子悠闲,生活舒适,可是,身为曹氏家族的一员,曹植眼看着兄长们一个个跟着父亲出征,

    风风光光上战场,带着显赫的功绩归来,一股莫名的焦虑涌上心头,而经常眉结深锁。

    曹植心想:「难道,我就一直在父亲的呵护下生活吗!?同一娘胎所出,我当然也能扬名沙场!」曹植灵机一动,召来家僮建辉:「建辉

    ,你去牵我的马来,召集所有家丁跟我作个游戏!」

    建辉虽然不懂曹植想作的游戏是什么!可是,眼见连日愁眉不展的小主人忽然有了笑脸,建辉乐得四处奔走,没多久,黑压压的一群人站

    在一身戎装,骑在马上的曹植面前。曹植一声吆喝,挥剑冲向这些假想敌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杀出一条血路,大获全胜……

    嘻笑中,建辉赶紧取来笔墨,曹植振笔疾书,一张张捷报的布告展示在众人面前,引来家丁们阵阵喝采。用这种方式,曹植总算排遣一点

    胸中的郁闷。

    ※※※※※※※※※※※※※※※※※※※※※※※※※※※※※※※※※※※※另外一边,甄姬自从被曹操安置后宅以后,虽然日子过

    的虽然清淡幽闲,但一颗心总是担忧未来的命运。虽然曹操并不限制甄姬的行动,但却派婢女徐氏让她差遣,表面是侍候;实际是监视。

    刚刚开始甄姬心中总是觉得不平,可是日子一久,也慢慢适应了。甄姬就每天做些女红、吟作师赋、笔墨丹青、、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只是心中总是好像缺少点甚么,自己也说不上来。「或许是寂寞吧!」甄姬也不敢确定。

    右是一个恼人的深秋午后,甄姬在书案前展开帛纸、笔濡了墨,写下「山涧清流独漂萍,生若浮沉残梦醒……」便轻叹一声,只觉得杂思

    重重,久久无法接成下句。一股深闺难耐的哀怨占据心头,甄姬只是噙着泪,无神的望着远处。

    突然!一阵阵的骚动、欢呼声自前院传来,让甄姬吓一跳以为有甚么事变,询问之下才知原来是曹植在做“游戏”。

    甄姬的脑海突然浮现一个影像,见过几次面的曹植,一脸稚气中带着文人的傲气;明亮的眼神里却也有点英志难伸的落寞……思绪中,甄

    姬不禁脸红心跳,一股深埋内心已久的情怀,在此时却不知不觉的被挑动起来,游魂似的竟然寻着骚动声处走去。

    曹植又策马奔驰在庭院中“杀敌”时,忽然听见前面松林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曹植心中一震,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却不敢确定。当他

    走入松林莲池畔,亲眼见到发出笑声的女人,心中已有**分笃定自己的猜测了。

    原来莲池畔的女人,一身嫩绿衣衫,身材丰腴而不臃肿,瓜子脸蛋上柳眉杏眼、朱唇、微泛桃红的香腮……曹植一时看傻了眼,神也飞了

    ,勒住马定定望着池畔的女人,真的是甄姬没错。

    曹植跟甄姬见过己面,但都是匆匆一瞥,并未曾交谈。曹植只知道甄姬是父亲曹操自袁绍手中夺来的,算是曹櫍У姆玻饧词撬担缂?br />

    的命运全凭曹櫍У拇χ茫壳霸萸易≡谡獯笳暮笤豪铩?br />

    曹植正看得入神,突然有人叫道:「三公子!」曹植这才猛然惊醒,回头一看是父亲的侍女徐氏,笑盈盈的说:「三公子,想必您该听过

    吧,这位是甄姬!」

    曹植点点头下马来,口中轻唸了一声:「甄姬!?」

    只见甄姬微微欠身,两片朱唇中流出清脆的声音:「久仰三公子大名,妾身以为三公子只是文才不凡,原来您也会玩剑啊!真是文武双全」边说着,甄姬伸手拿过曹植手中的剑。

    曹植一听甄姬夸赞,只是红着脸,心想:「我那会武剑,只是乱挥乱砍罢了,真是出糗……」当甄姬柔嫩的玉手轻轻碰触到曹植的手时,

    曹植感觉到一般无以形容的一股触感沁袭全身,一时无法自已。

    甄姬却微笑的说:「你挥剑奔驰的样子,太危险了,伤了人就不好,还是收起来吧!」又把剑递还给曹植。曹植接过剑,敢忙把剑入了鞘。

    一旁站立的徐氏忽然说:「三公子!甄姬久仰你的文才,今天是特地来看看你的。」徐氏走近曹植,继续说:「甄姬想请三公子到她的住

    处,聆赏公子的文华……」

    甄姬忙着接话道:「不知三公子是否愿意曲驾前往?」甄姬真的对曹植的才华甚为倾心,想想自己像被软禁一般,想要跟曹植聊聊天,以

    解心闷。

    曹植有点受宠若惊的犹豫起来,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涩涩的说:「……可……可以吗……」

    甄姬轻启朱唇,含笑若春风拂过,说:「三公子能莅临蔽处,是我三生有幸,莫大光荣!」说着就伸手牵着曹植:「三公子,请跟我来!」

    曹植就像失了魂似的,任由甄姬拉着走。曹植只觉得甄姬的手既温暖又柔嫩,又看到甄姬衣裙上的彩带,在风中冉冉飘着,曹植的心似乎

    也跟着飞扬起来!

    入到屋里,甄姬请曹植在窗下的位子,自己和曹植相对而坐,坐下时,嫩缘裙襬下露出小巧的、鹅黄色的绣花鞋。

    曹植四下张望这间书房,案上四书、五经,一张摊开的帛纸,濡了墨的笔搁在笔架上,显然甄姬也在写诗赋、作画。曹植不禁也暗赞,甄

    姬也是才貌双全的才女。

    曹植看着帛纸上未完成的诗句,便悟得甄姬寂寞之心,当下提笔接着书下「笑谈解语金玉声,灵台芥蒂复青明。」暗中表示爱慕之心。

    这时候,甄姬的侍女幼婵端过茶给曹植和甄姬,曹植手接过茶,他耳朵裹听着甄姬轻柔的声音讲述一些她幼年的事,眼睛却直盯着甄姬裙

    襬下的鞋尖,连甄姬所讲的内容全没听进去,心中想着,若能将那一对小脚握在掌中,定有一番滋味……

    「三公子,时候不早了!」曹植定神一看,原来徐氏也跟着他走进甄姬书房,而且就坐在他旁边。曹植又望向窗外,才觉天色将近黄昏,

    不由一阵惆怅,只怨时光似箭。

    「是啊!时候不早了,我该定了!」曹植有点心不在焉的说。

    甄姬陪着站起身,笑盈盈的问:「这么早就要回去?今天招待不周,请三公子原谅,以后有空欢迎三公子常来!」

    曹植有些不情愿的走出书房,希望甄姬能挽留他,可是没有。他走了几步,回头望见甄姬和徐氏双双坐着,拿起刺绣开始刺绣。不期然的

    ,就在曹植回头望时,甄姬正巧抬头,四目交会。曹植匆匆收回眼光,快步走同自己房裹,心中却惦记着刚刚那一眼。

    「没想到,实际上的甄姬比传闻中更美,更令人心动!」曹植心想。从此,甄姬的一颦一笑,深烙在曹植心中,时时在他脑海出现,曹植

    十四岁的心灵,已经被甄姬搅乱,无法自已。

    甄姬送走曹植后,独自对着书案,喃喃念着「山涧清流独漂萍,生若浮沉残梦醒;笑谈解语金玉声,灵台芥蒂复青明。」心中竟然一阵甜

    蜜。

    ※※※※※※※※※※※※※※※※※※※※※※※※※※※※※※※※※※※※连着第二天,第三天,曹植照样在午后骑马绕过松林,

    走到莲池畔,腰上不佩剑了,只希望骑马散步到莲池畔时,如银铃声响的笑声再响起,甄姬秀丽的身影再在风中出现莲池畔。但是,他失望了。莲池畔清风徐徐,独不见熟悉的人影。

    曹植悲伤得下马,立在池畔看着池水发呆,水面一波波涟漪,无不引动他的忧思。忽然,曹植眼前一亮,一个身影自前方走过,是甄姬的

    侍女幼婵。

    曹植忽然福至心灵:「对呀,我可以自己去找她啊!」心中主意已定,曹植跨上马,轻松的踱到甄姬书房前,见甄姬房门半掩。

    曹植下马,轻叩书房门,门一开,家常妆扮的甄姬出现眼前,一脸微笑的迎接他:「三公子,您又出来骑马散步了?请进!」曹植见着甄

    姬,心中喜悦已使他不知所措,甄姬一邀请他,反而使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一会儿才红着脸进去,脸上却掩不住心中的喜悦。

    「三公子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好,春风满面的,可是有什么喜事。」甄姬仍然笑容甜美的说。

    「有啊!」曹植终究是名门出身,一会儿工夫已能调适自己的紧张,和甄姬有说有笑了:「能和你单独谈话,是我最快乐的事。」

    甄姬低头抿嘴一笑:「三公子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油腔滑调,才小小的年纪!」听到「小小年纪」,曹植感到一股莫名的伤感,他心里想

    :「难道她一直把我当小孩子吗?」

    不过,这个伤感终究敌不过单独和甄姬谈话的愉快,曹植滔滔不竭的找出许多话题和甄姬聊,不知不觉中,存在心中的芥蒂早已消失得无

    影无踪,甄姬也几次被他逗得发出愉快的笑声。

    不觉,天色又晚了,曹植急得形露于色,甄姬觉得曹植面有难色,便关心的问:「三公子,有甚么心事吗?」

    曹植顿时脸红心跳,低着头,细细的说:「……妳……妳是不是……都把我当……小孩子看……」曹植越说越小声。

    聪明的甄姬一听便知道曹植的心思,一下子也满脸羞红,只说个:「…不…」连忙转过身子,掩饰自己的羞涩。甄姬知道自己也是暗暗喜

    欢着曹植,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而且她还大曹植十几岁呢!

    曹植两天没有见着甄姬,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折磨,如今不但见到甄姬,更和她单独对谈一个下午,这种经历怎么不令人兴奋呢?而且

    对于自己勇敢的示爱,甄姬并没有怒颜责斥。

    曹植大胆的从背后搭扶着甄姬的双肩,颤声的说:「…我…爱…妳…」虽然短短的三个字,曹植却觉得彷佛比要书成一篇艰涩的长赋一般

    难出口。

    甄姬的身体似乎突遭电击般一震,微微想挣开,但曹植却施力把他转过身来。

    当甄姬面对曹植时,不禁又低着头,轻若蚊鸣的说:「…我…我也……嗯…」话没说完,嘴即被曹植的嘴唇封住了。

    曹植像疯狂般的亲吻着甄姬,只觉得阵阵脂粉清香直扑入鼻,荡漾的春情让脑中的“知书达理”已不复存。情窦初开的曹植,并不懂得如

    何亲吻,只是一昧发泄似的的胡亲乱舔,让甄姬被舔搔得难受,心情不上不下的。

    甄姬慢慢被激起女性慈母般的爱怜,甄姬伸出双手圈着曹植的颈项,轻轻的控制着曹植的头,让曹植能进入状态的深吻着。当曹植跟甄姬

    四唇再度紧贴之时,甄姬伸出舌尖挑开曹植的牙门,把舌头伸进曹植的嘴巴里搅缠着、吸吮着。

    曹植跟甄姬的舌头互相在缠斗着,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唾弃。曹植在热烈的拥吻中慢慢进入佳境,抱着甄姬的手也渐渐加大紧箍的力道。曹

    植觉得紧贴着胸膛的是甄姬的两团富有弹性的丰肉,随着甄姬扭动的身体,正在重重的揉着。

    正当曹植陶醉在无可言喻的快感中时,突然一声惊讶「啊!」的叫声,来自书房门口。曹植跟甄姬立即分开,曹植向门口一看,只见侍女

    幼婵满脸羞红的呆立着,张口瞪眼的不知所措。「嘤!」一声,幼婵赶忙低着头转身离去。

    甄姬也是低着头,老半天说不出话,而曹植更是一副茫茫然之状僵立着。不知经过多久,也许只是一刹那;也许是好几个时辰,最后,还

    是甄姬先开口,呐呐的说:「……三公子……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曹植懵懵懂懂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在路上曹植慢慢回过神来,只觉得心清气爽,一面哼着歌,一面骑着马闲荡回去。家仆见到禁

    不住吓了一跳,两天来还是第一次见曹植有这么愉快的笑容,虽然他不懂是什么因素,但至少不会是坏事。

    建辉当然不懂,曹植看建辉一付抓不着头绪的表情觉得非常有趣,因为,除了他自己,谁也无法明了自己初见甄姬凝立莲池畔那一身嫩缘

    、和飘扬在风中的衣袂甄姬的倩影。

    曹植拿起书,书面上是微笑的甄姬的脸,摊开纸笔,一心也只想着形容甄姬的词句。以前他总是因为时间和精神过于闲散而焦躁,现在却

    是因为甄姬的影子在眼前挥之不去,使他不论做什么事都无法集中精神,整天总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

    唉,是谁说的?爱情这东西啊,令人苦,令人恼,却又爱不释手,缺它不可。

    甄姬还不是如此!?自从跟曹植亲密的热吻之后,平静许久的心湖,如被投入大石一般泛起阵阵的涟漪。

    甄姬想到死去的夫婿、想到曹植无邪的笑容、想到夫妻闺房之乐……不禁下身一片濡染,就连午夜梦回时也是春潮连连。

    ※※※※※※※※※※※※※※※※※※※※※※※※※※※※※※※※※※※※年轻的曹植,现在已经陷入情网。他取消和家仆作假想

    战争的游戏,每天一到午后就骑马到松林散步,和甄姬喝茶、聊天。

    每至阴雨或下雪天不能骑马散步,便觉得烦躁不已,在屋里来回踱步,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直要到天气放晴,可以外出了为止。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已至建安十年,曹操在北方战场陆续传来捷报,眼看凯旋归来的日子近了,曹植的情绪也跟着起了变化。

    这一天曹植想到甄姬房里聊天,可是屋外下着大风雪,曹植披起长杉冲出书房,和家僮建辉撞个正着。

    「三公子,这么大的风雪,您上那去啊!」建辉的口气中带几分责备,因为他除了供主人使唤、差遣,保护主人的健康也是他的职责,曹

    植在这种天气外出,最容易冻伤或生病,他当然要管了。

    「建辉,拿我的雪鞋来,我自己出去赏雪,你不准跟来!」看见性急的曹植怒气冲冲,建辉不敢多言,顺从的拿出雪鞋服侍他穿上,并没

    忘记帮他多加一件厚披风挡御屋外的风寒。

    曹植在风雪中行走,好不容易才走到甄姬屋前,曹植用力弹打长衫上的雪,甄姬女侍幼婵闻声而出不免吓得口张舌咋:「我的天啊!三公

    子,这种天气您怎么也来了,冻坏了谁担待得起。」

    幼婵一面说,一面拉进曹植,脱去雪鞋和风衣,突然神秘的一笑,说:「三公子,姑娘交代过的,她怕这屋子冷,公子会受冻,所以交代

    如果公子来访,请到姑娘的房里坐。」

    「房间里!?」曹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虽然才十四岁,毕竟也是个男孩子,怎么能如此冒昧的走进甄姬的房间呢?曹植听完虽喜,

    却不十分放心:又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幼婵笑咪咪的问:「难不成是因为我们姑娘没有出来迎接,三公子生气了所以不肯进去。」

    曹植连连挥手说不,然后随着幼婵走进内屋。这内屋就是甄姬的房间,熊熊的烈火在火炕中燃烧,人进到屋里除了温暖之外,还闻得到一

    缕淡淡的幽香,溶在暖和的空气中成一股甜香。

    「好香!」曹植忍不住长吸一口气说。

    甄姬正坐在安乐椅上作刺绣,见曹植进来,急忙搁下手中刺绣,站起来,挪出自己坐的安乐椅:「三公子,这么冷的天您也来看我,真是

    荣幸万分,来!坐我的位子比较暖和。」

    这张安乐椅上铺着豹皮,曹植坐下来便感受到豹皮上残留的甄姬的体香,还有甄姬肌肤上的馀温,这使得曹植紧张又兴奋,脸上红辣辣直

    红到脖子上:「你这里好温暖,像春天一样。」

    甄姬抿嘴一笑说:「屋外寒冷,你自然觉得我屋里暖。」说完转头吩咐幼婵:「去帮公子倒些蜜酒来暖暖身子。」

    曹植这才想起初进门时闻到的一股甜香,用眼睛四下扫视一番,柜子上一小瓶水仙映入帘:「原来是这样!」他有点自言自语似的说。

    甄姬意会,微笑着说:「我自小就喜爱水仙,父亲还因此帮我取了个名字…」甄姬饬然停住,若有所思的垂下头。

    「…名字?你能告诉我吗?既是因水仙花而取的名字,一定相当美丽,尤其在你身上…」曹植忽觉失言,随即改口:「是啊!我们认识这

    么久,我还不晓得你的名字呢。」

    甄姬却是笑而不答。

    曹植仍不肯放弃:「你不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你的名字只跟心上人说?」

    甄姬脸上突然一阵红:「公子,你想哪儿去了,只不过是小时候大家喊的小名。」甄姬从怀里掏出一块佩玉,说:「哪,我的名字就刻在

    这儿!」

    曹植接过来一看,是一块晶莹可人的佩玉,上面刻了一个「宓」字。看着佩玉,曹植心中想起自己今日来访的目的。

    只因为对甄姬的一份深情,和每次造访时甄姬的殷殷款待,除了满脸笑容,甄姬令人陶醉的神情,滴溜溜的眼神,和甜美的声音的嘘寒问

    暖,还有那次热情的拥吻……曹植确信甄姬对自己有一份情,所以他今天的目的是向甄姬说一句「我要娶你!」。

    因此,曹植一接过佩玉立即揣入怀中,任甄姬百般要求也不肯归还。甄姬不得已只好伸手欲夺回,但却被曹植抓住双手。曹植急急的说声

    :「我要娶你!」不等甄姬回答,便凑嘴亲吻。

    甄姬又觉得一阵心神荡漾,身体一软,便瘫在曹植身上。房外天寒地冻;房内却是温暖的春光,两人渐渐觉得口噪体热、呼吸沉浊。

    曹植的手渐渐从甄姬的腰身伸向前胸,伸出手按住她的胸前,隔着衣服用力地捏住双乳,五个指头灵活地抚弄着。甄姬的呼吸逐渐急促,

    柔软的乳房在曹植的爱抚下逐渐结实。

    曹植只觉得下体在裤裆里涨的有点难过,而且紧紧被压贴贴在甄姬的臀部,而甄姬因为受曹植的爱抚,而扭动着的身躯带动臀部更加刺激

    着它。每当甄姬柔嫩的肉臀压紧曹植的肉棒,肉棒向上挺起的反作用力更形加强。

    曹植情欲难控的撩起甄姬的裙摆,伸进她的衣裳中,探寻着神秘的沼泽地。甄姬羞涩的扭着身体,似乎欲距却还迎,不由己的微开着双腿

    ,让曹植整个手掌压住绒毛触感的柔软体。

    曹植觉得手掌触处,竟然是一片柔嫩的绒毛,顺手无比;而中指贴着的竟是一道嫩肉、湿热的鸿沟。曹植把中指贴在温热的地方,上下滑

    动地抚摸着。

    「啊……啊……」甄姬轻轻地发出声音。曹植手更加深入,磨擦着鸿沟中略微突起的小核。甄姬几乎要疯狂,转过头来在曹植的脸上雨点

    般的吻着,高举双手反搂住曹植的颈背,她的舌头比曹植的手指更饥渴,激烈地找寻曹植的舌头。

    曹植急切而粗鲁地解开甄姬的上衣襟,露出红艳的乳尖、饱满地挺立于白晰的乳房。甄姬的乳房气球般地膨胀;粉红的乳晕急速地扩大突

    起,占满椒乳的前端,这景象让曹植彷佛坠入久远的儿时记忆里,曾经在母亲的怀抱中,吸着甜蜜的乳汁。曹植自然地低头含着甄姬的乳尖,

    吸吮着、轻咬着。

    甄姬觉得乳尖的骚动,激荡全身一阵阵舒畅的寒颤,仰着头、挺着胸,彷佛要将乳房整个塞到曹植的嘴里一般。甄姬的手也急急的在曹植

    的的胯间,寻搜着曹植的肉棒。

    曹植将甄姬推着趴在床上,顺着势子将她压在身体下。膨胀的部分夹压在柔软的臀部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直入脑海。甄姬缓缓的移动一下

    ,却让曹植感到强烈的兴奋,而肉棒更为坚挺、肿胀。

    甄姬被曹植压的有些喘不过气,勉强的翻转着身体。曹植停止行动,迫不及待地将甄姬翻过身,手掌已经伸入她的上衣中。曹植握住甄姬

    的乳房,大拇指急速地来回触摸她的乳尖。甄姬的乳尖逐渐坚硬。

    甄姬的反应很热烈,难怪!她的情欲已久旷多日了。甄姬不停的低声呻吟着、扭动着,让身上的衣裳渐渐滑散开。甄姬也伸手轻解曹植的

    衣带。

    终于,两人终于一丝不挂的在床上交缠着。曹植看着甄姬裸露着胴体,风情万种地扭动着身躯;濡湿的下体鲜红地,像一朵绽放的玫瑰一

    样。

    曹植有点迫不及待的,挺着阴茎在甄姬的下体乱顶乱撞。男女的肌肤之亲,对曹植而言是头一回,在情欲冲动下竟不得其门而入,只是焦

    急得满头大汗。

    甄姬也被曹植这种生涩的行动,逗得心痒难忍,遂伸过手来握住了曹植的肉棒,将包皮褪下,露出湿润的龟头,然后引导着它抵住洞口,

    双腿一撑腰「滋!」肉棒便进了一半。

    「啊……」久旷未尝滋味的蜜穴显得有点紧缩,甄姬像是个初试云雨的黄花闺女,全身不自然地往后一退,但随即多日来的饥渴,又让她

    形若荡妇般,淫荡的呻吟着、扭动着。

    曹植一进入甄姬的体内后,一种未曾遇过,无可言喻的美感从肉棒阵阵传来,再从全身窜向四肢。甄姬的屄穴里的温热感,温暖了曹植的

    肉棒,酥爽的感觉让曹植不自主的开始抽动。

    一种奇异的感受,曹植虽然觉得甄姬的屄穴好紧,紧紧的裹着肉棒,但却又润滑得毫无困难地进出。而且甄姬的屄穴深处,彷佛有一道强

    烈的吸引力,让曹植每一次都将肉棒送入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肉棒吸进去,重重的撞击着子宫内壁。

    床铺剧烈地前后摇晃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甄姬微张着口:「嗯嗯啊啊」的娇声喘着;曹植抿着嘴:「哼!哼!」的呼着气。好

    一副春色无边,引人遐思的美景!

    甄姬翘着双腿,紧紧盘夹着曹植的腰,让曹植的动作愈来愈激烈,进出周期的缩短,高张的情欲让两人逐渐忘我地大声叫着。

    甄姬梦呓般地叫着,她泛着红潮的双颊,微张着口唇,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紧握着自己如水波荡漾的双乳;腰臀更是像急浪波涛般,不

    断的向上迎着曹植的的下身。

    甄姬突然紧紧的抱着曹植,把下体挺的高高的,在一阵急遽的「啊啊啊」声中,全身不停的激颤着,一股股的热流,排山倒海似的从子宫

    内部涌出,让她得到一次晕眩的高潮。

    曹植有点错愕甄姬突如其来的动作,但不及细思,随即有股温热的浪潮淹没了深入屄穴里的肉棒;而且阴道内壁也一阵阵激烈的收缩,就

    像在吸吮肉棒一般。曹植只觉得肉棒一阵酸麻、跳动、膨涨,不禁「喔!」一声,呼声未落,即「嗤!嗤!嗤!」股股的热精,应声而出……

    许久,甄姬含情脉脉凝视着,软瘫在身上的曹植。甄姬泛起嫣红的俏脸,媚媚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曹植说:「我好满足、好幸福……」※※

    ※※※※※※※※※※※※※※※※※※※※※※※※※※※※※※※※※※当曹植回到自己屋里,取出怀中温热的佩玉细钿审视上面的刻字

    「宓」,想起离骚上浪漫的宓妃和天神羿的恋情,喃喃自语着:「啊!你是宓妃,而我就是羿!……」

    但是,宓妃和羿的恋情没有结局,而他和甄宓之间……曹植又想:「甄宓啊!甄宓,你的丈夫已经去世了,没有河伯之类的牵累,我又未

    婚,上天不正在为我们撮合吗?」如此反覆想着,曹植便沈浸在自己理想梦境中,最后抱着玉佩沈沈陲去。

    曹植一厢情愿的做着鸳鸯梦,而甄宓却始终为自己的身份在困扰。因为她是曹操的俘虏,虽然她和曹植之间已经建立深厚的感情基础,两

    情相悦,但她的婚姻却不是自己所能主宰。

    天真的曹植顾不得这许多,女人的浪漫使他视爱情为唯圣唯美,曹操的宠爱,让他对自己提出娶甄宓的要求满怀信心。因此,在曹操凯旋

    荣归的庆功宴上,曹植一直笑口常开,当着宾客的面说:「父亲,下回您出征,我要渡过长江,活捉吴国的孙权。至于荆州的刘表则是不堪一

    击的货色,毋庸置虑。」

    「子建,谦虚为怀啊!夸海口并不是很好的习惯。」话虽如此,曹操仍掩不住心中的喜悦。

    好不容易捱到宴会结束,曹植迫不及待奔向松林,急于见甄宓一面,因为自父亲回来,他的时间大部分陪伴父亲,会忽略了甄宓。曹植穿

    过松林,突然定住身势,入眼的景像让他如遭电击,他看到甄宓送一个男人出来,一脸笑容,温婉的作着长揖,而那男人竟是他的长兄──曹

    丕。

    待曹丕走远,曹植楞楞走向甄宓,甄宓以一脸如春花的笑迎接他:「三公子也来了?大公子才走呢!」

    「嗯!」曹植神色不满的应着,心想:「我看你怎么解释,还说得若无其事一般!」曹植打翻醋坛子了!

    甄宓并未察觉曹植的不满,继续说:「北方的战事,似乎让大公子消瘦了不少!」

    曹植这才发现,甄宓和曹丕早已认识,立即质问说:「妳…妳认识我大哥?!」

    「是啊!」甄宓若有所思的说:「冀州陷落时,我在袁家府邸被乱兵包围,幸赖大公子率兵赶到,将我自危急中救出来,我才能幸免于难

    ,而现在也才能获得这种特殊优待……」甄宓突然脸一红,轻声的说:「…也才能遇见你……」

    曹植轻搂着甄宓的柔腰往屋内走,一面说:「可是!我们曹家进攻冀州消灭袁氏,你难道不会恨我们吗?」

    甄宓长叹一声说:「我只是个弱女子,却能过此奢侈、安逸的生活,还不都是曹家所赐,我能有何怨言?至于袁氏家族的灭亡也是迟早的

    事,即便是大将军没有率军攻打,他们也会自起内舳鹜龅模 ?br />

    曹植终于忍不住的问:「那妳……喜欢我大哥……还是……我?」

    甄宓羞涩的垂下眼帘静默不语,一会见,甄宓缓缓将脸移近曹植,闭上眼睛,深深吻着曹植。曹植兴奋得抱起甄宓,一面亲吻着;一面向

    寝室移动脚步。

    曹植将甄宓轻轻放在她的床,看着她慵懒无力,嫣红的脸颊、陶醉的样子,曹植情不自禁的开始动手解除甄宓的衣裳。在曹植眼前是甄宓

    雪白肉体、浑圆的大腿、平坦的小腹、怒挺的丰乳、神秘的着沼泽、、曹植的肉棒已硬如铁棍了!

    曹植两三下把衣裳都脱了,轻轻趴在甄宓的身上,开始吻着她的乳头,一手搓,一手含着,然后从她的颈际一路舔到她的下腹部。经过几

    次的肌肤之亲,曹植渐渐有心得,开始懂得调情了!甄宓呼吸有一点变快,嘴里偶尔发出「嗯!嗯!」的声音声。

    曹植继续往下进行,将舌尖在甄宓的阴核处挑动,她的身体已随着曹植的动作,有节奏的轻微摆动着,阴道里的湿液也汨汨而流,而阴核

    也慢慢突起、变硬。

    甄宓突然一阵寒颤,紧紧的抱着曹植,用力一翻身便把曹植压在身下,俯首轻咬着曹植的耳朵,呻吟着说:「…子建……今天让我…带你

    …进去吧……」。甄宓伸手抓着曹植的肉棒,用龟头上下摩擦着她的阴户,然后把洞口对准了肉棒,轻轻的坐下来,「滋」的一声,曹植肉棒

    送了进去,滑溜的送到底,没有遇到任何障碍。

    甄宓趴在曹植的身上,忍不住兴奋的轻喘着;挺硬、温热的肉棒将甄宓的屄穴塞得满满的,她静静品嚐着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

    曹植忍不住的扭挺着下身,让肉棒轻抽慢送,还伸出双手,各自盘踞一颗丰乳揉捏着。甄宓忍不住像蛇般,扭动她纤细的柔腰,配合着曹

    植的动作,让交合处不停的传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甄宓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身体颤动也越来越厉害。甄宓将手指按在自己的阴核上揉着;秀发也因为猛烈的甩动而散开,嘴里梦呓似的念

    着:「……子建……子建……」

    曹植在甄宓一阵磨蹭下,只觉得一股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下腹,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甄宓的体内,甄宓也激射而出的精液烫得泄了身。

    甄宓已无法动弹俯在曹植身上,额头和身体的汗水,滴在曹植的脸颊、胸膛;阴部一片湿润,她的淫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沿着肉棒

    的根部流下来,濡染了床单……

    曹植满足的躺卧着,轻柔的抚着甄宓的秀发,闻着甄宓啖淡的体香,喃喃地唸着:「宓,谢谢妳接纳我,我的心将永远归属于妳。」

    甄宓不禁感伤起来,想到将来曹操不知如何安排自己,摇着头说:「子建!我明知道样做并不妥,可是我喜欢你,即使命中注定不能长相

    厮守,但是!我的心,我的人,这一生都是你的!」

    曹植听完,爱怜的拥紧甄宓柔弱的身躯,轻怃她细柔的背脊,安慰的说:「我一定会向父亲禀明,我要娶妳……妳放心!」

    彻夜裹,这对情人一直沈溺在无休止的愉悦中;而屋外的世界早已在情人的眼中消失,此时他们只有自己。

    ※※※※※※※※※※※※※※※※※※※※※※※※※※※※※※※※※※※※铜雀台落成了,曹操举行盛大的宴席,招待四方英雄豪

    客、高官挚友。曹植也托请崔琰,藉机向曹櫍得魉驼珏抵涞氖拢氪掮俪珊檬隆?br />

    筵宴中,曹操请在场的宾客们赋诗助兴,当别人还在苦思千得之时,曹植已经完成一首《登台赋》送到曹操眼前。曹操将诗朗颂一遍之后

    ,全场无不叫好,在场包括建安七子的刘桢、王粲、、更是齐声说道:「是可以流传千古的好诗!」

    受曹植托付的崔琰在一旁看出曹操心中大悦,而且有立曹植为继承人的可能性,他便想到为自己打算。崔琰心想:「假如曹丞相立曹植为

    继承人,那我何不藉机攀上这门亲戚,如此一来我也可簪沾沾光……何必让甄宓占着便宜呢!」

    崔琰于是对曹操说:「臣有话禀告丞相!是关于公子们的婚事。」

    曹操笑着说:「说的也是,我终年忙于战事,竟然忘了儿子们的年龄了。难道你有合适人选?」

    崔琰道:「我死去的哥哥有一女儿,今年才十六岁,称得上是才貌兼备的才女。」

    「哦?那你认为她配谁最合适?」

    崔琰却支吾不敢回话。曹櫍粲兴嫉乃担骸嘎勰炅涞比皇亲咏ê鲜剩墒悄瓿さ淖踊缸懿荒苊挥卸韵蟀。 ?br />

    崔琰赶紧说:「现成的河北第一美人就在邺城,丞相何愁寻不到人选呢?」

    曹操知道崔琰指的是甄姬,他原本想据为己有,可是甄姬一直视自己为父执辈,如今,何不就许配给子桓,便一口答应了。

    曹植听到父亲说已决定他们的婚事时,并不知道被崔琰乱点鸳鸯谱,对象竟然是崔琰的侄女,一心只盼宴会早些结束,要去告诉甄宓这个

    好消息。

    想不到崔琰却假装焦急的跑来向曹植说:「三公子,丞相因为甄宓的年纪比三公子大许多,所以把她许配给大公子了!」

    曹植一听,如晴天霹雳,整个人都呆住了:「你难道没有争取吗?」

    「有啊!但是丞相的脾气,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谁也不敢进谏。」崔琰颤慄着,不知是惶恐、还是暗喜。

    曹植一挥手示意崔琰离开,自己摇摇晃晃的走回房间,抓起酒猛喝猛灌,一直到熏醉躺卧床上,心中绞痛异常,一想起甄宓就要成为大嫂

    ,而自己和她的深情必须沈痛的埋藏起来,禁不住放声大哭,家仆建辉在一旁照料,深知曹植的痛苦却不知所措,只能劝他想开一点,再无其

    他办法可行。

    ※※※※※※※※※※※※※※※※※※※※※※※※※※※※※※※※※※※※建安十六年秋天,曹丕和甄宓、曹植和崔氏双双成亲。

    此时曹植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让自己早日出征,战死沙场。曹植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崔琰暗中搞鬼,因此,在他临上阵之前,对崔琰冷冷抛

    下一句:「我一战死,你的计画就泡汤,会让你大为悲伤了,是不是?」

    崔琰受到羞辱,一气之下向崔氏透露曹植和甄宓的恋情,本就不和睦的夫妻经他这磨一挑拨,更是火上加抽,闹得不可开交。

    当曹植远征回来,崔氏大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