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5 部分阅读
    毛延寿看慧茹已经无力抗拒,心中暗喜,把慧茹的双腿左右一分,露出慧茹的阴户。只见慧茹的阴户细白乾净,隆起的耻丘稀稀疏疏几根

    嫩毛,小小的阴唇夹着一道鸿沟,还露出一颗粉红的蒂头。毛延寿头一低,伸长舌头舔一下洞口,并留下一沱唾弃企图让阴道润滑,便猴急的

    连裤子也只拉下一半不及脱掉,扶着肿胀、乌黑的肉棒,一沉腰便往阴道理猛插。

    「啊!……」慧茹一声惨叫,只觉得下体一阵刺痛,痛如刮鼓、刺入心肺,几乎闭过气去。

    毛延寿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猛力的抽动肉棒,嘴里只是「哼!哼!哼!」的喘呼着气。只觉得慧茹的处女小穴真是够紧,箍束得肉棒是舒

    畅万分。抽插约百来下之后,毛延寿突然觉得肉棒又酥又麻,心知要射精了,更是加快速度奋力抽动。

    「嗤!」一股浓浓的白色稠液,射在慧茹的阴道里,毛延寿:「啊嗯!」叫了一声便瘫软在慧茹的身上。

    慧茹从毛延寿把肉棒插入阴道里的那一刻起,便疼痛的似乎在昏眩中,只觉得整个下半身彷佛已经离开身体了,毛延寿究竟在做些甚么是

    ,慧茹也完全无感。等到毛延寿的一股热精烫在阴道壁上时,下身的疼痛也随即回来,只是温暖的精液似乎让刺痛减轻不少,而且阴道里满胀

    的感觉也越来越松,不禁「嘘!」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因失身之恨,又哭将起来。

    毛延寿起身抽出泄气般的肉棒,胡乱擦拭一下,一面整装一面看着慧茹的下体,正汨汨流出浓白的精液,还带着丝红血块,滴落在瓷白的

    地板上,显得有点触目惊心。

    毛延寿带着满足,却意犹未尽的奸笑说:「妳只要乖乖的听我的,保证对妳有好处,我绝对不会亏待妳的……」毛延寿又无耻的说:「起

    来清理一下……第一次总是这样的……以后妳就会喜欢上这种事了,嘻嘻……还痛吗……下次我会温柔一点……呵呵!」

    慧茹听了,又是一阵晕眩,心想:「……下次?还有下次啊……苦啊……」慧茹又是一阵伤心,只是哭着……※※※※※※※※※※※※

    ※※※※※※※※※※※※※※※※※※※※※※※※王昭君又是一个人独坐窗前,望着远方出神。半个月了!半个月以来王昭君几乎天天茶

    饭不思,经常像这样独坐窗前,若有所思,时而哀声叹气、时而满面春风、时而羞红满脸、时而窃笑不已……

    王昭君现在又羞红着脸,想起那天的梦境、想起在梦境中的皇上、想起跟皇上的缠绵悱恻、想起梦醒时的落寞与惆怅、想起梦醒后下身濡

    湿了一大片……虽说是梦境,却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当时下身彷佛还隐隐作痛呢。「唉!」王昭君不禁轻叹着,这种事又不能跟别人说,偏偏

    又常常想起。

    忽然,王忠从外头急急忙忙的跑回家,在屋外就叫喊着:「夫人啊!女儿啊!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王夫人跟王昭君都讶异着王忠的反常,走到前厅,只见王忠气喘嘘嘘的扶着门框,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呼……呼……我刚刚……到

    县城里办事……听说皇上……皇上派人要到南郡……寻找西宫娘娘……呼呼……」王忠还是喘着大气。

    王夫人不禁觉得好笑:「老爷啊!皇上派人到南郡寻找西宫娘娘,关咱们甚么事?看你跑得气喘嘘嘘的。」

    王忠总算顺了一点气,指着王昭君说:「皇上要找的西宫娘娘,便是女儿昭君啊!皇上还说梦见咱们女儿昭君啊!所以派人找到南郡来,

    现在县城里大家都知道了,只怕待回儿县太爷就会来咱们家了!」

    「啊!」王夫人跟王昭君不约而同的惊叫一声。王夫人是不可思议的大吃一惊;王昭君却羞涩的想着:「皇上竟然也梦见自己,不知梦境

    是否同样的缠绵……」不禁满脸羞红,低着头不敢说话。

    王夫人惊讶的说:「咱们女儿可从来没见过皇上,皇上又怎么会认识咱们女儿?……又怎么知道王昭君这个名字?……还找到这里来……」王夫人真是满头迷雾,并疑惑的问王昭君说:「女儿啊,妳是不是有见过皇上呢?」其实王夫人认为这也是白问的,女儿怎么会见过皇上呢。

    这时候王昭君却先摇头,再点头,心中像小鹿乱撞一般,声音细微的说:「爹!娘!……女儿在中秋节那夜,陪着爹娘在赏月时,喝了一

    点酒,先行告退进房休息,当天夜里……女儿便梦见皇上,皇上说要赐封女儿为西宫贵妃,而女儿也答应了……」王昭君脸越来越红,声也越

    来越小。当然,跟皇上缠绵之事自然没说。

    王忠夫妇一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两人像无头苍蝇般乱转着,嘴里不停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这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王忠先镇定,叹口气说道:「皇上既然看上咱们女儿,也算是昭君的福份……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两老不也是盼

    望昭君有个好归宿吗?……只是……只是我有点舍不得女儿罢了……」

    正说着县太爷也陪同毛延寿来到王忠家门外,王忠让夫人跟女儿先回避,转身出门迎客。王忠恭请毛延寿与县太爷上坐,家仆敬茶告退后

    ,县太爷便说明来意,王忠回答已经在县城里得知消息了。县太爷便请王忠要让女儿出来验明一下,并请毛延寿为她绘像,以覆皇上。

    当王昭君出现前厅时,县太爷跟毛延寿不禁眼神一亮。只见王昭君头上梳着高高的蟠龙头髻、鬓上插着凤猜钗、柳眉下的一对凤眼有如秋

    水、柔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身上轻松的白纱衣,衣袂飘动,宛如仙女下凡。

    县太爷看的目瞪口呆,糗相百出。毛延寿也不禁暗忖,自己绘画过的美女自是不在少数,可就从未见过向王昭君这般惊为天人。县太爷与

    毛延寿见过王昭君之后,便十分的确定,皇上要寻找的西宫娘娘,必定是王昭君没错。马上请王昭君移驾驿馆,让毛延寿先为她绘像,并定三

    天后一同回宫面圣。

    王昭君便收拾一些简单的随身之物,随同县太爷与毛延寿离去。离去前跟家人不舍的抱头啼哭,自然不在话下。王忠深知女儿的脾气,还

    特别叮咛说:「女儿啊!以后妳可是要独自在外,爹娘不能再陪着妳了,妳千万记着忠厚、宽量一点,可不要再耍孩子脾气了啊!」

    毛延寿在驿馆正要为王昭君画像时,却又露出贪财的本色,嘻皮笑脸的对王昭君说:「按照惯例,须要先替娘娘绘图三副,分别为立姿、

    坐姿及卧姿,因为我备用的颜料是一般普通的画墨,假如娘娘肯自行负担上等的颜料费用,那我便可以将娘娘画得更美、更传神、更讨皇上喜

    欢。」

    王昭君心思黠慧,一听便知毛延寿是藉机讹诈,而且毛延寿强索润笔外快之事,王昭君也有所耳闻,想不到今天毛延寿竟也想讹诈自己。

    不禁娥眉轻挑,怒道:「毛延寿!你只不过是个七品小官,便敢如此欺下瞒上。你不想想圣上遣你来此召我进宫为西宫贵妃,你竟敢想讹诈本

    宫。」

    毛延寿一听才知自己糊涂,心想王昭君来日便是西宫贵妃,现在讹诈她,那以后日子怎么过啊!毛延寿想个清楚,吓得汗流浃背,双腿一

    软跪下哀求说:「臣毛延寿,一时糊涂,请娘娘恕罪!」

    王昭君又得理不饶人,淡淡的讥讽着说:「只要画技高超,就算再讹诈差的颜料也能画出动人的杰作……而你却须要最好的颜料才能作画

    ,可见你的画技并非一流的吧!」

    毛延寿一听王昭君语中带刺,讥讽自己认为最得意的画功是不入流的,虽然恼羞成怒,却不敢发作,只得陪笑着说:「娘娘教训得是!臣

    必定尽力而为,让娘娘满意。」

    王昭君又自傲的说:「这样吧!你就为本宫画立姿及坐姿,而卧姿就由本宫自画,相信本宫的画技绝不在你之下,你可愿意!」王昭君说

    这话倒是不假,她的画功也堪称一流的。

    毛延寿觉得受尽污辱,自尊大受打击,但又不敢当面顶撞,只好口中唯唯诺诺,心中盘算着要争回这口气。只好说道:「全凭娘娘吩咐!」※※※※※※※※※※※※※※※※※※※※※※※※※※※※※※※※※※※※毛延寿返回面圣途中,看着王昭君自画之卧像,心中自然

    佩服不已,赞不绝口,心想王昭君之画工的确在己之上。可是毛延寿心中总有疙瘩,既怕王昭君封妃之后会记恨报复;又恨王昭君冷言讽刺。

    毛延寿打定主意一横心,将王昭君自画之卧像藏匿起来,暗中另画一副卧像充数,并且在三副画像的眼下添加一颗痣。心中盘算着面圣时

    的言词,一定要让王昭君当不上贵妃。

    而且,昨夜毛延寿就跟鲁员外约定,保证让鲁员外的女儿鲁金定当上西宫贵妃,并跟鲁员外讹诈了一万两白银。鲁员外一盘算这买卖做得

    ,等自己女儿当上西宫贵妃,别说是一万两白银,就算一万两黄金也捞得回来,就这样两人击掌,算是说定了。唉!可怜的王昭君,还不知道

    这趟面圣之旅,竟是凄凉命运的开始。

    毛延寿一回京城,元帝马上召见,元帝也是等不及要见见日思夜想的王昭君。

    元帝一见毛延寿,迫不及待的询问:「毛卿,结果如何?昭君现在那里?」

    毛延寿跪着回话:「启奏皇上,微臣奉旨到南郡召选西宫娘娘,以及后宫宫女,一共找回两百四十三位,其中有两名适合选为贵妃,现在

    有图作凭,请皇上圣裁。」

    元帝取过画像一看,两位候选贵妃之女都是绝色艳丽,但元帝一眼就认得王昭君,画中人便是梦中人,元帝不禁激动的颤着手。

    元帝抬头看着毛延寿说:「毛卿,这两位皆是天姿国色,一时之选,只是朕要找的便是王昭君,朕所锺意的也是王昭君,朕就决定赐封王

    昭君为西宫贵妃。」

    毛延寿急忙说:「启奏皇上,微臣并非有意违旨,只请皇上仔细观察,王昭君的眼下有一颗坏痣,俗称“丧夫掉泪痣”。这是指王昭君会

    刑克夫婿,如果皇上立她为西宫贵妃,只怕对朝廷不利啊!请皇上三思。」接着又说些鲁金定的好话,让元帝有所动摇。

    满朝的文武百官也觉得事关重大,均奏请元帝谨慎行事。元帝虽百般不愿,但也不想被认定是一位贪爱美色的昏君,况且鲁金定相貌姿色

    也是脱俗出众,于是采纳众官意见,赐封鲁金定为西宫贵妃,并封赏毛延寿及鲁员外。另外赐赏千金给王昭君,吩咐毛延寿护送王昭君回乡。

    毛延寿深怕王昭君回乡后,自己的事机便会败露,便假传圣旨说王昭君私藏自画像,欲以美色迷惑皇上……等莫须有的罪名,将王昭君打

    入冷宫,那赐赏的千金自然是毛延寿中饱私囊了。王昭君就这样遭受这无妄之灾,被软禁深宫内院。

    王昭君被锁冷宫后,心想从此要一个人过生活,又见不到心爱的元帝,不禁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心中也明白,是因为自己任性,才遭毛

    延寿恶意陷害,真是又悔又恨,但也无可奈何。

    王昭君被禁冷宫后简直是天天以泪洗脸,每当想起元帝,就拿起琵琶弹奏,吟唱着哀调悲歌,虽然无人听见,但庭外的草木、鸟兽也为之

    含悲。

    ※※※※※※※※※※※※※※※※※※※※※※※※※※※※※※※※※※※※又是中秋佳节,月圆如镜。

    元帝竟然心血来潮,想起三年前的中秋夜之梦,想起了王昭君,心想不知她现在过得如何。脚下信步不由自主地,竟往朝阳宫的御花园走

    去,站在跟王昭君梦中初会的阁亭里,细细的回忆着梦境中的一切,想着这段不可思议奇异的感情。

    突然,元帝隐约听得一股若有若无的琵琶哀歌,彷佛从深宫内院的远处传来,歌曲虽然断断续续,却可以让人深深的感到歌者的哀怨,令

    人不禁一阵鼻酸。元帝好奇的听声辨位,寻着歌声走去,想要一窥究竟,心想皇宫之内为何会有如此哀戚之悲歌。

    元帝寻声走着,穿过几栋回廊、越过几处花园,走到自己从来未到过的深宫内院。只听得歌声越来越清楚,心情受感染也越来越沉重。终

    于,元帝发现乐曲歌声是从眼前一栋瓦舍里传出,元帝站在瓦舍门前的花圃旁,细细的听着。元帝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才知道自己竟然被

    感动得不知不觉的流泪了。

    歌曲嘎然停止,接着又是一声轻叹。虽说是轻叹,但在元帝的耳中却是如雷贯耳,深震内心,让元帝的胸口彷佛挨了重重的一棍。元帝走

    到瓦舍门口,伸手分开扉门往里面看,只见一名女子披头散发,怀抱着琵琶,有点似曾相识的背影。那女子似乎听见有人进来,正缓缓转身。

    当四目交接时,两人同时「啊!」大吃一惊。

    元帝看到的竟然是王昭君,吓得元帝倒退了好几步,心想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了,嘴里好不容易才蹦出:「昭君!……是妳吗?……」

    王昭君一见来人竟然是朝思暮想的元帝,三年来的郁闷竟一下子全发泄出来,眼泪有如洪水般涌出,哀戚的叫着:「皇上……」立即放下

    琵琶,扑向元帝的怀抱。

    元帝紧紧的拥抱着昭君,元帝深怕这又是个梦;深怕一松手昭君又会不见了。

    两人朝暮的相思苦,彷佛要藉着深拥、热吻才得以化消。两人忘情的拥抱、忘情的热吻、忘情的爱抚着……

    此时两人的情欲,就像乾柴投于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就跟在梦境里一样热吻爱抚、一样衣带渐宽、一样激情挑逗……只是朝阳宫的雕凤

    阁床换成了木板硬铺,尽管如此,也不减两人的爱欲缠绵。

    或许是久旷的情欲、或许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也或许是积闷哀怨的宣泄……王昭君竟然抛弃女性应有的矜持,不再含羞带怯的处于被动。

    她,就像正在发情的母兽、更像风尘中的妓女荡妇。

    元帝仰躺床上,王昭君手扶着元帝充胀挺翘的玉棒,低头含住龟头,「啧!啧!啧!」或吸吮、或舔逗、或轻磨……就像平常在品萧奏曲

    壹般,逗得元帝既惊讶她的热情、又舒爽于她的挑情。元帝只有双手插入王昭君披散的秀发中,抱住她的头,自己却是闭目昂首喘着、哼着、

    颤抖着。

    王昭君跨坐在元帝的一只大腿上扭动着下身,让整个阴户在元帝的大腿上来回的磨擦着,滚滚而流的爱液,把元帝的大腿湿润得又滑又亮。王昭君的嘴里虽然塞着肉棒,却从嘴角的缝隙里发出「嗯!滋!嗯!滋!」的声响,奏出一首缠绵、诱人的春光曲。

    王昭君尽量张大樱桃小嘴,让元帝粗大的肉棒紧撑自己的嘴唇,「噗嗤!」王昭君将肉棒全根吞噬,直到龟头顶到喉咙,自己觉得嘴里被

    肉棒塞得满满的,然后用力吸吮,似乎要把元帝的精髓、内脏,全部经由肉棒吸出来一般。

    元帝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正在吸吮着肉棒,一股痉挛的感觉从阴囊升起,真是舒爽难喻。元帝睁眼看着王昭君淫荡的模样,看着王

    昭君拱起的背臀白皙无暇,宛如晶瓷琢玉一般;看着王昭君胸前的双峰,虽然是倒挂着却没下垂之相,依然是挺立着,只是微微颤动着,让汗

    珠随着胸口、乳根、丰肉、蓓蕾……滴下。

    王昭君觉得阴道里一阵阵的酥麻、舒畅越来越明显,使得自己也越来越激动。

    不觉中王昭君磨动下体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吞吐玉棒的频率也越加速,握着肉棒的手更是忙碌的套弄着……元帝忍不住这种极度的快感,

    勉力的把头向后昂,嘴里哼叫着:「啊!啊!啊!……」,随即「嗤!嗤!嗤!」一股股浓精激射而出,全射在王昭君嘴里。

    正处于激情中的王昭君,突然感到元帝的肉棒一阵跳动、膨胀,随即一股腥臊充满嘴里,嘴里涨满了精液,「咕噜」王昭君不自主的吞下

    一大半,不禁抬头一看,看到元帝的肉棒沾满了浓稠乳白的精液,龟头的马眼上还汨汨流出一点馀精。又一抬头,看到元帝正用满足、舒畅、

    感激、爱怜的眼神看着自己。

    元帝撑起身子坐卧起来,看到王昭君微开的樱唇,从嘴角正流出自己的精液,顺着下巴滴在育丰乳上,又滴在肉棒旁、小腹上……元帝伸

    手抱住王昭君,亲舔王昭君的脸颊,亲舔王昭君的红唇,以及流在王昭君嘴边的精液。

    元帝跟王昭君双双并靠着床头,王昭君把头斜靠在元帝的肩膀,等待着激情慢慢消退。元帝伸手在王昭君的背后、丰乳上轻轻的抚揉着;

    王昭君也是握着元帝正在消退、融软的肉棒,轻轻的拨弄着。

    元帝轻柔的在王昭君的耳边说:「昭君,朕好想妳啊……」元帝又若有所悟的问道:「……朕不是派人护送妳回南郡了吗?妳……妳怎么

    会在这里?」

    「皇上……」王昭君这回又想起这三年来的思念、寂寞,不禁又泪如雨下,抽搐的说;「臣妾已经被禁在这里三年了,毛延寿并没有把臣

    妾送回家,反而传了皇上的圣旨将臣妾打入冷……」于是王昭君便一五一十的,把毛延寿从欲讹诈润笔费之事,到如何被禁等等之事娓娓道来。

    元帝听得毛延寿如此瞒上欺下,真是肝火遽升、怒不可遏;又听得王昭君这三年来的凄凉惨境,又不禁涔然泪下。又仔细端详过王昭君并

    没有所谓的“丧夫掉泪痣”,心中便明白这一切都是毛延寿从中搞鬼,元帝不禁咬牙切齿道:「毛延寿!你这狗奴才,朕非将你碎尸万段是难

    消心头之恨。」

    元帝温柔的对王昭君说:「昭君!朕一定替你讨回公道,明天朕随即废了鲁妃,重赐封妳为西宫贵妃,……爱妃……是朕一时糊涂,让爱

    妃受委曲了。嗯……」王昭君用嘴把元帝的嘴封住,不让元帝再说一些抱歉的话。

    两人的情欲再度升高,肉棒跟阴户又处与随时待命的状况。王昭君一翻身,跨在元帝的下身处,扶着元帝的肉棒对着蜜洞口,沉身便坐下

    去,「噗滋!」肉棒应声而入。

    「啊!」王昭君还是处女之身,虽然在梦境中曾经跟元帝缠绵过,但是真正的接触这才是头一回。王昭君有一丝丝悔恨自己的忘情、莽撞

    ,竟然不记得自己还是处女小穴,那堪如此强插猛入。王昭君又想既然已经做了,痛就痛吧!这种痛总不会比三年来的痛苦强烈吧!王昭君咬

    着银牙,扶着元帝的双肩,腰身一上一下的套弄着……

    元帝看着王昭君微微弹跳玉乳双封,低头一口含住了……

    这一战恐怕要到天亮了!※※※※※※※※※※※※※※※※※※※※※※※※※※※※※※※※※※※※隔天早朝。元帝当廷述说全部

    事实经过给众文武百官知晓,废了鲁妃重立王昭君为西宫贵妃,并派人捉拿毛延寿,要治以欺君重罪。那知毛延寿命不该绝,闻风而逃;而鲁

    妃也受不了打击,悬梁自尽了。

    话说毛延寿改装化身混出雁门关,投奔塞外匈奴而去。毛延寿心有不甘,想报复王昭君,便拿着王昭君自绘的卧像献给番王,并一旁谗言

    鼓动番王侵犯中原,逼迫汉元帝献出王昭君,以息战祸。

    果然,番王一见画像就着迷了,立即依毛延寿之计行事。而汉军似乎是久处安宁、疏于操练,在战役中竟然节节败退,匈奴在趁胜追击中

    放出风声:只要王昭君「出塞和番」,匈奴即刻鸣金收兵。

    元帝得知匈奴所提的条件,不禁暗然神伤,他舍不得王昭君离去,却又想不出办法退敌,元帝左右为难得整天愁眉不展。

    王昭君得知消息,心中更是无限挣扎,心想着:「……必须远离心爱之人,独赴边疆塞外,大漠里的风土民情又是陌生凄凉,自己那堪受

    得了……但为了国家社稷太平无事,平民百姓免于战祸,牺牲自己又算甚么……」王昭君主意已定便自请面圣。

    王昭君跪地向元帝哭道:「皇上忧心的国事,臣妾已知道。这全是毛延寿招惹出来的……当时臣妾要是肯贿赂他,也不会发生这么多是是

    非非,所以臣妾也是有错,虽然臣妾已悔不当初的骄蛮任性,但也太迟了……为了朝廷,为了百姓,也是为臣妾赎罪,请皇上答应番王的条件

    ,让臣妾出塞和番吧!……」

    元帝当然不肯,出言安慰。王昭君又说:「皇上如果不允,那则是陷臣妾于不忠不义,让后人唾骂臣妾是祸国殃民,同时又讥讽皇上是贪

    恋美色、不顾国家安危的昏君啊!臣妾怎么能背得起如此重大的历史罪名……皇上如果不允,那是在害臣妾;不是爱臣妾啊!……」

    元帝含着泪水,深深的佩服王昭君有如此忧国忧民的胸襟。元帝扶起王昭君,看着她既坚强、又脆弱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地将她拥入怀中

    ,放声大哭,激动的喊着:「昭君爱妃……朕是舍不得妳啊……」

    结果,又是一次激情的缠绵,只是……只是凄凉多了……※※※※※※※※※※※※※※※※※※※※※※※※※※※※※※※※※※※

    ※大漠的帐篷内,番王得意的大碗酒、大口肉,看着坐在身旁的王昭君,不禁:「哈!哈!哈!」狂笑着。

    王昭君媚态娇柔的把手按在番王凸起的裤跨上,在番王的耳边吹气的说:「大王,你要答应我两件事,我才肯答应大王……」王昭君隔着

    裤子捏了捏番王硬胀的肉棒,继续说:「否则我就自尽,让大王得不到我……嗯……」

    番王一脸淫笑的说:「哈哈!妳说,妳说!……别说是两个;就是两百个我也答应妳……哈哈哈!……」

    王昭君说:「毛延寿把我害得好惨,大王你要帮我讨回公道,把他给杀了……还有,大王你要答应我,以后永不侵犯中原……」

    番王说:「好!好!我都听妳的……嘻嘻……来!先让我亲一下…嘻嘻……」※※※※※※※※※※※※※※※※※※※※※※※※※※

    ※※※※※※※※※※王昭君在塞北住了十六年。番王病死,长子继承王位,而匈奴的礼俗,父亲死了,儿子可以选娶先父的妻子,继承的王

    子想娶王昭君。王昭君觉得这是乱伦,不符合自己所遵循的中国伦理道德,又无法反抗,于是服毒自尽了!

    王昭君死后,匈奴人用厚礼把她葬在她最讨厌的沙漠中。后人称为「青冢」。

    *1343381

    *

    *343451

    **1119*34341

    *106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txt下载'

    李娃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

    第五集李香君

    李香君是明未南京秦准河畔名妓李贞丽的养女。与秦淮南曲名妓─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冠白门、卞玉京、董小宛,等八人

    ,被当时人称为「金陵八绝」。

    李贞丽在秦准河畔的妓女群中,确实是一位出众的知名人物,她不但长着一副比桃李更娇艳;比出水芙蓉更妩媚的美丽面孔,而且有一个

    天然的好嗓子,善于唱诸家传奇,市井小调。尤其是更让人钦佩的是她的为人,她使气任侠,一掷千金,面不改色。除了许多达官贵人拜倒在

    她的石榴裙下,而且更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正直豪姡У暮澜苊浚纾坏笔备瓷缌煨涑抡昊酆退赐由趺堋?br />

    李香君虽说是李贞丽的养女,但李贞丽对她异常爱惜,视之如己出。李香君不但长的美艳,而且聪慧过人。也受到李贞丽的薰陶,不但是

    知书识礼,也精通棋琴书画;尤其是擅于演唱汤显祖的《牡丹亭》和高明的剧本《琵琶记》。

    李香君色艺超群,个性爱憎分明,分辨是非,虽然年纪不大,但她结交的却都是正直、品学兼优的名士文人。她和他母亲李贞丽不同,她

    不轻易和人交往,必须和她在思想上兴趣上有共鸣的才肯为知己,否则;宁可孤身独处也不混迹于热闹场中。故此李香君平时除了母亲李贞丽

    、教歌师父苏昆生经常陪着她之外,来往的人大都是复社中的名士。

    ※※※※※※※※※※※※※※※※※※※※※※※※※※※※※※※※※※※※崇祯十一年,河南商贾侯方域来南京洽商,经过杨龙友

    的介绍,和李香君相识。

    由于侯方域是河南有名的官僚世家子弟,又和复社的文人来往甚密,例如当时复社的领袖陈珍慧、吴应箕都是他的知己好友。而且侯方域

    也文才出众、名满天下。

    李香君初会侯方域时,就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而对他也非常倾心、爱慕。侯方域也觉得李香君不但容貌艳丽、才艺非凡,而且

    高洁的品德也早有耳闻,便欣然地接受了李香君。

    当夜,李香君便在香闺里摆酒设宴,与侯方域举杯对饮。两人在席中或是吟诗作对、或是琴瑟合鸣、或是情话绵绵……直到夜深人静,方

    宽衣解带,搂拥而眠。

    李香君因为赤裸而羞涩的把身躯卷缩,背对侯方域侧卧着,微闭着媚眼不敢正视侯方域,却也不拒绝侯方域的手掌在她的肌肤上游走。侯

    方域的手从后面环抱着李香君,指尖手指正好轻触在李香君的乳房之顶,有节奏地拨弄着那敏感的凸点。

    李香君觉得自己的背后是冰凉的,而紧贴着的却是侯方域温暖的胸膛;侯方域的嘴靠在李香君的后颈呵着热气;侯方域热烫的勃起物,也

    贴在李香君凉冷的股间磨擦着。极端的冷热触感,正在刺激着李香君内心的欲望。

    侯方域的手似乎老马识途的,圆滑地在李香君的小腹与大腿划着大圈圈,然后慢慢缩小圆圈的半茎,让掌缘若有若无地触着杂窜的绒毛。

    李香君寒颤着,享受着侯方域温柔的手指攀越阴毛,接触上湿润的阴户,所带来被抚摸的快感。

    侯方域抚着湿漉漉的方寸地,心知李香君的情欲逐渐在升高,遂轻轻扳正李香君的身体,让她向天仰卧着,李香君半推半就的转身。「吸!」侯方域不禁吸一口冷空气,看着李香君怒耸无瑕的乳房,乳头挺硬地矗立着。

    侯方域的淫欲有如溃决的堤堰,一发不可收拾!霍然地低下头,吸啜着李香君乳尖上的蓓蕾;手在乳峰的四周捏着,舌尖在乳蒂上转着。

    李香君再也无法忍气吞声了,把嘴巴夸张的开得大大的喘息着,气喘声中夹杂着喉咙、鼻腔的共鸣呻吟声。

    李香君紧紧地抱着侯方域的后脑,扭转着胸部,让他的嘴唇跟乳房贴得更紧密。侯方域趁着两人身体乱扭之势,慢慢地把李香君的大腿支

    撑开,试着让翘得高入云霄的肉棒,自行寻觅匿身之所。

    由于没有指引扶持,加上两人忘情的扭摆着身体,以致于侯方域的肉棒只在李香君的下身、胯间乱磨乱蹭,甚至好几次都过门而不入。李

    香君的被胯下盲撞的肉棒逗得既恨又爱,顾不得女性的矜持,连忙地抓扶着肉棒,往青草栖栖的芳泽洞口而去。

    侯方域肉棒前端刚接触到柔嫩的蜜穴口时,突然变得很敏感,很清楚的感觉到丰厚湿滑的阴唇,因为受到大龟头的推挤而向两边分开,窄

    狭的洞口也似乎随着李香君的呼吸而开开合合的。侯方域忍着急躁慢慢的挺进,他要藉着敏锐的触感,细细的品味着李香君屄穴里的每一个角

    落。

    李香君虽然身处平康柳巷中,各种淫秽狎事也历多见广,但却从未像今夜般如此淫荡;也从未尝过像今夜般的交欢美味。李香君在哼叫的

    呻吟中,夹喊着要侯方域用力、快点……的淫呓,但李香君也不知道自己在叫喊甚么,因为她早已昏沈在连续高潮的快感中了!

    当李香君慢慢回过神来,才发觉侯方域已瘫软地压着自己。李香君甚至不知道侯方域在甚么时候射精的,她只觉的屄穴里的肉棒慢慢的在

    泄气;屄穴内的充胀也慢慢在消退,流出的热液沿着后臀濡染床单……

    远处传来司晨的鸡鸣,李香君带着性福的满足感,闭上眼…………※※※※※※※※※※※※※※※※※※※※※※※※※※※※※※※

    ※※※※※阮大铖!曾经在天启年间依附过魏忠贤,甘愿做魏忠贤乾儿子的无齿文人,戏曲作家阮大铖,被崇祯皇帝贬官正避居在南京。

    由于南京当时的政治气候,复社文人的正义力量,在知识分子中占着主导的地位,因此作为魏阉的馀党阮大缄,在公开场合及知识分子聚

    会中经常被批判、被打击。阮大铖在南京就彷佛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处境十分的尴尬。

    而阮大铖又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他千方百计的想结交复社文人,以便在政治上得到一个出头露面的机会。他听说侯方域和复社领袖陈贞

    慧、吴应箕关系非常密切,他想通过他的朋友扬龙友结交侯方域,以便希望侯方域为他在陈、吴二人面前说情。

    当阮大铖知道侯方域要和李香君结婚的时候,他就拿出二百两银子,请杨龙友帮他替李香君买衣服、首饰、家具、、作为装奁,送给侯方

    域。

    李香君和侯方域定情之夕,由于侯方域客居南京,无物送给李香君作为定情礼物,因此他当着众人面前在白绢团扇上题了一首诗:「夹道

    朱楼一经斜,王孙初御富平车。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送给李香君作为定情礼物。

    在众人欢乐声中,李香君郑重地接受了侯方域的绢扇,并且把它当成比生命还要珍贵的纪念品,保存起来。

    第二天,刚起床,杨龙友即来庆贺侯方域李香君的新婚之禧。李香君发现杨龙友置办的衣物、首饰,遂不解的问明原由。

    扬龙友解释的说:「我是阮大铖之托,求侯方域在复社领袖陈贞慧、吴应箕面前说情缓颊。」

    这时,侯方域也说道:「阮大铖曾是有名学者**星的弟子,过去虽结交魏党,但也掩护过东林诸君子。现在魏党一倒,他却成为东林、

    复社的敌人。近日复社之人对他大肆攻击、殴辱是不有些过火了!?就算他是魏党,要是能悔过来归,也应原谅他的。」

    李香君一听,立即杏眼圆睁、双眉倒竖,对着侯方域气愤地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阮大铖过去趋权附势,因为当了魏忠贤的乾儿子,

    所以无恶不做、廉耻丧尽。妇人女子、贩夫走卒无不唾骂他,这些正直的复社诸生对他揭恶、攻击、辱骂也是他罪有应得。现在你却要同情他

    、援救他!你想想,你是天下有名的名士,你却要用你的名声,来协助小人脱险,你不是让自己走上危险的绝路吗?请你三思。」

    李香君顿了一下,看了礼品一眼,继续说:「若是因为我接受了他妆奁,所以你才不好拒绝他,那么,我现在就脱下他送的衣服、首饰,

    并且退回他送来的全部装奁。我宁可穷死,也不接受这个奴才小人的礼物。」说完李香君脱下新婚的衣服,摘下头上的钗锾和手镯扔在地上。

    侯方域一见李香君如此,忙对扬龙友说:「像李香君这样刚烈正直女子我真少见。他不但是我的恋人;而且是我的良师益友。杨兄!请你

    不要怪我。我所以能见重于世人,在学界朋友中有点名气,因为我平生讲名节、别贤愚。如果我现在接受了阮圆老的礼品,我等于丧失名节,

    好坏人不分,连李香君这样一个平康女子都不如,那以后能怎样呢?假如因此而让复社、东林诸君子唾弃时,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我那还有

    什么力量去帮助圆老呢?所以还是请龙友兄把这些东西,退还给圆老。」

    扬龙友也别无办法,只有按着侯、李二人意思,把东西钱物退还给阮大铖。

    崇祯十六年十月,李自成起义军已兵临北京城下,武汉左良玉的军队,由于缺粮,兵心不稳,故宫左良玉有挥兵南上,带兵就食南京之意。当时,统帅熊明遇就召集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凤阳总督马士英、闲员杨龙友、阮大等商议如何应付局势。

    由于侯方域拒退了阮大铖送给他的礼物,致使阮大铖耿耿于怀,所以在会议上诬蔑侯方域私通左良玉,想在南京为左良玉攻城作内应,唆

    使熊明遇能够逮捕侯方域。

    杨龙友到媚香搂给侯方域报信,叫他跟随史可法离开南京,到扬州前线督兵以避危机。在临行前李香君在竹叶渡为侯方域设酒饯行。在酒

    席宴上李香君为侯方域高唱一阙琵琶词,唱完后对侯方域说:「你的文章才华不低于蔡中郎,但蔡中郎的品行道德却不如他那出众的才华。

    不管怎样,他曾依附过董卓,并为这个残民以逞的屠夫贼子出谋划策,这不能不说是他做人上的一个污点。希望你今后能够自爱,在这乱

    世之中,分清是非,坚持名节,洁身自好,不要走上歧途。你的才华品行在当今社会确是屈指可数的名士,虽然现在失意,未来前途是不可估

    量的,望你前途珍重。」李香君叮嘱再三,才和侯方域分别。

    李香君从送侯方域回来,就深居在媚香楼上,再不下搂接待客人,李贞丽爱惜李香君,同情李香君与侯方域的情份,也不强迫李香君做她

    不愿做的事情。

    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打进北京,崇祯皇帝吊死煤山。

    同年四月,南京王朝由马士英、史可法迎立福王由崧建立弘光王朝。马士英由于迎驾有功被任命为内阁大学士执掌朝政,史可法派往前线

    督军备战。侯方域一直在史可法军中做幕后参谋军事。

    由于马土英的提拔,扬龙友任礼部主事、阮大铖复出为光禄卿,并任命他的亲戚同乡田仰为漕运督抚。

    弘光即位以后除了选美听歌以外,不理朝政,他的生活信条则是:「万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几见月当头。」

    南京小朝廷在昏君、权臣统治下,又陷入争权夺利、树党营私、歌舞升平、阿谀谄媚的腐朽气氛之中。

    漕督田仰是南京小朝廷中头一个有经济实权的人物。他能谋得这个职位全靠他的同乡和亲内阁大学士马土英的提拔。因此将要上任之际,

    在家摆下酒席,酬谢马士英,并请他的好友杨龙友和阮大铖作陪。

    在酒席宴上,田仰提出要用三百两银子,在秦淮河畔有名的妓女中娶一个才艺突出的妓女做小妾。他刚一露出这个意思,马土英就表示支

    持,杨龙友和阮大铖表示为他去完成这项任务。

    阮大铖为要向侯方域、李香君报退奁之仇,而向田仰推荐介绍说李香君是最为合适的人选。酒宴结束,扬龙友找到老乐帅丁继之和卞玉京

    找李香君说媒。

    丁继之和卞玉京见到李香君之后,李香君向他们叙述自己独守空楼,感到万分寂寞。

    丁、卞二人劝她:「何不找一个新婿?」

    李香君答复:「我已嫁给侯郎,岂能半途改志?」

    丁、卞二人只得明确答复:「有一位大官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