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 部分阅读
    棒在激烈的跳动、缩涨;全身却是一阵阵舒畅的寒颤。「嗯!」一声!宋徽宗便软瘫在李师师的身上,而还泡在蜜穴里的肉棒,却还感到阴道

    壁还一缩一放的夹着,夹的肉棒又是一跳一跳的回应着。

    李师师全身放松让宋徽宗重重的压着,她并不想推开他,静静的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朦胧中李师师幻想着压在身上的并不是宋徽宗,而

    是燕青……

    直到第二天雄鸡初啼,宋徽宗才从温柔乡里醒来,临别之时,他随手解下身上的一条龙凤绢丝巾,送给李师师作传情的信物。

    李师师来不及收拾那条龙凤丝巾,就匆匆地到楼下来找燕青。可是燕青早已留书离开,李师师看了只是满脸怅惘之情,热泪在眼眶里打滚

    着。

    ※※※※※※※※※※※※※※※※※※※※※※※※※※※※※※※※※※※※流光飞逝,二度春秋。宋徽宗日日宴乐;夜夜新郎,但

    北宋朝廷却到了**不堪的地步了。童贯、高球一伙在宋徽宗面前日日报平安,宋徽宗也乐得溺于酒色之中,安享他的“太平盛世”之乐。

    宋徽宗并册封李师师为“明妃”,想名正言顺地把她接进宫里去。但李师师硬是不同意进宫,宋徽宗也不好勉强,就把金钱巷改名为“小

    御街”,把李师师的闺楼题名为“樊楼”。

    宋徽宗命人将“小御街”连接皇城的院墙打通,使“樊楼”的院子与皇城连成一片。这样一来,既满足了宋徽宗独占花魁的目的,也遂了

    李师师不愿进宫的心愿。

    就李师师来说,宋徽宗是杀父仇人。但她身为歌妓,只能倚楼卖笑,送往迎来。所以李师师对于得到皇帝的笼爱,并不像李姥姥所想像的

    那样兴高采烈。至于进到深宫,李师师认为那无疑是进了地狱。

    而李姥姥则是两样心情,她兴奋、她踌躇满志、她趾高气扬、、整个金钱巷,那一处比她更荣耀?荣耀得连金钱巷都改了名。

    ※※※※※※※※※※※※※※※※※※※※※※※※※※※※※※※※※※※※近年因金人势强,不时有兵犯境,宋江虽与众好汉占山

    聚义,却总是思归顺朝廷,盼望能到边关去杀敌立功,可惜的是高球高太尉总是视梁山泊诸侠为眼中钉,并誓不除之不为快。这次,宋江乘元

    宵京城开禁之机,带领燕青、戴宗等几人来到东京,想走李师师的门路,探一探朝廷对梁山泊起义的汉的态度。

    上次燕青进京,到山寨安在东京作据点的绸缎店接头,适逢官府识破绸缎店的真正作用,燕青遭追捕而巧遇李师师,并得到她的相助,李

    师师这个名冠一时青楼女子,也给燕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樊楼院外,燕青装作寻花问柳的样子徘徊了几遭,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等到四周无人,他一闪身上了墙头,随即又纵下墙头,隐身在一

    黑暗处,倾听樊楼那边的动静。

    樊楼内,橙色的宫灯透出柔和的光,替李师师的闺房涂上了一层富丽色彩。很明显,房里的陈设己非往昔能比了,虽多了一些宫廷的华贵

    ,却少了一些清淡之味。李师师坐在书案边,若有所思的轻轻叹息。

    「李姐姐,好端端的元宵夜,发哪门子愁呢?」海棠一双眸子水灵灵的转着。

    由于李师师对她极好,她早就改口叫姐姐了。她知道今夜皇上要来,担心李师师的情绪会惹皇上不高兴。

    「海棠,你满意眼下的生活吗?」李师师抬头,没有回答海棠的问话,却反问海棠。

    「嗯,怎么说呢……」海棠早就懂事了。海棠知道李师师藉名气大,多次阻止李姥姥要她接客的打算,海棠从内心感激李师师。李师师不

    愿让海棠走自己这条看似荣耀,其实是人家玩物的老路。虽然她也极想离开樊楼,但一来孤苦无依,二来舍不得离开李师师这样好的异姓姐姐。两人正说着,楼下传来李姥姥与人争执的声音。

    「姐姐请放宽怀一点,我下楼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海棠来到楼下,看到李姥姥正和一个俊俏的年轻人说话。

    「姥姥,在下久慕李姑娘盛名,不远千里来到京都,没有别的奢想,只要见姑娘一面。」燕青见楼内没有动静,就直接进楼了。只见得樊

    楼如今奴婢众多,又灯火通明,他不好施展轻功上楼,只好与李姥姥打交道。

    「你难道不知道我这楼里不接俗客?」李姥姥一副居高临下的派头,从鼻孔出气的说:「我家姑娘是当今明妃,这个你也不知道?…算了

    ,我也不追究你是怎么进来的,免得都添麻烦,你还是从那里来就到那里去吧!」李姥姥是烟花行的惯家,心想院门是关着,他却能悄没声息

    地跳墙而入,不仅胆大,而且肯定还是个江湖侠土之辈,可不能随便得罪了。可是;要接待是万万不行的,皇上要是来了,撞着怎么办?

    海棠盯着燕青看了好半天,总觉得有些眼熟。忽然,她记起来了,这不就是前年皇上初访李师师那天夜里,师姐介绍过的“姐姐”么?当

    时就觉得不对劲,果然里面有名堂。

    海棠来不及多想,忙对李姥姥说:「妈妈,这人好似师师姐的兄弟,我认不准,让师师姐来看看。」海棠虽然不知道燕青的身份,但明白

    楼下的小伙子是师师姐的意中人,她为师师高兴。

    「燕青来了!」这消息使李师师一阵脸然心跳。她一边急勿勿地理头发,整衣衫,其实这些部份都是毫无挑剔的。

    李师师出现在楼梯口:「哟!果然是我的兄弟!快快上楼!」李师师笑盈盈的,招呼燕青。

    「姐姐,我家主人硬是要见你呢,不然,我怎么好这时候来打扰姥姥呢!?」燕青听李师师这样称呼他,略怔一下,随即会意的呼应着李

    师师的话尾。

    「姐姐这里是不见外人的,兄弟,还是我们姐弟说说家常吧!」李师师把「外人」二字咬音很重,是在提醒燕青这里无疑于皇宫内廷,要

    燕青在人前别乱说话。

    同时,她的殷情款款,也溢于言表。

    「姐姐看在兄弟份上,应酬一下吧!」燕青看出了李师师对自己的情意,却急于表明此行的目的,让大哥宋江能会会李师师。

    李师师略一迟疑「好吧!你就安排一下时间吧!」然后又继续说:「我们姐弟也好久不见了,来,上楼来!让我俩好好的聊聊吧!」

    「姥姥!摆果酒,时辰还早,您老人家放心,皇上不会这么早来的!」李师师的话对李姥姥来说,并不亚于宋徽宗的圣旨,即使冒点风险

    ,她也只有答应。

    李师师的闺阁里,李师师接待了燕青。酒间,李师师突然觉得一阵鼻酸,哽咽的说:「燕大哥,自从那日你不告而别后,我……我……」

    李师师觉得两行热泪滚下腮边,竟说不下去了。

    燕青不知所措的面对着李师师,他知道李师师要说甚么,也想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不也跟李师师一样的思念着对方。燕青叹道:「李姑娘!我知道妳的心意,耳且我这些日子以来,也是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妳啊!只是……男儿志在四方,又逢国难当前,只好将儿女私情暂置一旁…

    …」

    李师师一听燕青表示也是惦记着自己,不禁微微一笑。燕青继续说道:「……况且,我燕某一向浪迹江湖,过着舔刀口的日子,每天都有

    性命之虞,我怕辜负了妳的情意……」燕青的嘴突然被两片柔软的樱唇给封住,后面的话也断掉了。

    别看燕青在道上混了多年,年逾双十了却未曾亲近过异性。这回李师师突然投怀送抱、献上热吻,倒让燕青受宠若惊,也不禁羞涩得脸红

    心跳。燕青本来自然的反应缩了一缩,但只觉得一股脂粉幽香直钻入鼻,不禁一阵心神荡漾。

    李师师的朱唇紧贴着燕青的嘴唇,灵蛇般的柔舌也伸进燕青的嘴里搅着,而竟然还能从鼻子里发出娇俏的声音说:「…燕哥哥…嗯…抱我

    ……抱紧我…」

    燕青彷佛受催眠似的,双手紧紧一围,便将李师师抱个满怀。燕青只觉得李师师柔若无骨的紧靠着胸膛,而且还像水蛇一般的扭动着,隔

    着衣裳还不断传着肌肤磨擦的热度。「沙!沙!」燕青觉得跨下正在骚动着,不由己的双手紧紧扣住李师师的后臀,让李师师跟自己的下身密

    密地贴着。

    李师师摸索着燕青的腰带,解开活结,让燕青的下衣自然滑落。李师师一蹲身,张嘴便含住燕青正充血挺硬的肉棒。「喔!」燕青觉得肉

    棒的龟头部份,被温暖、湿润的小嘴包裹着,一阵舒畅感直冲脑门,双腿几乎一软站不住脚,连忙伸手扶靠着桌角,这才稳住,可是双腿却不

    听使唤的颤抖着。

    李师师「啧!啧!啧!」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一会儿吸吮、一会儿舌舔、一会儿吞噬、一会儿唇磨,弄得燕青气喘嘘嘘的摇头晃脑。李

    师师嘴里虽忙;手底下也不闲着,熟练的扭着身体,把身上的衣物脱得半缕不留。

    突然,燕青紧紧的抱住李师师的头,喉咙不断的低吼着,下身一阵乱甩,「嗤!嗤!」一股股积蓄多年的浓精,随着跳动的肉棒激射而出

    ,全射进李师师的嘴里。「咕噜」李师师毫不犹豫的全吞咽下肚,还贪婪似的舔拭着肉棒上沾着的精液。

    燕青觉得肉棒有一种前所未遇的酸麻,全身百骸关结彷佛在嘎嘎作响,似乎要就此解体一般。燕青觉得肉棒在射精后,有一点萎缩之势,

    可是李师师却熟练的又把它给唤醒,让肉棒还来不及软化,却又擎起有若钢棍。

    李师师起身,将一只腿搁在椅子上,一手搭在燕青的肩上;一手扶着燕青挺翘的肉棒。李师师轻一踮脚,让肉棒顶在潮湿润滑的穴口,只

    稍一松身「滋!」肉棒应声而入,「啊!……」两人同时呼叫一声,声音中充满着满足、喜悦与淫荡。

    ※※※※※※※※※※※※※※※※※※※※※※※※※※※※※※※※※※※※又是夜里,樊楼仍然灯火通明。

    宋江委婉地向李师师表达了,农民起义军愿以抵御外侮为重,到边关御敌以报国的心情。

    对于宋江表白心迹的陈述,李师师没有用心去听,她的心思都在燕青身上,那双明如秋潭的眸子,始终不离燕青的脸。燕青只是脸色凝重

    ,百感交集。好在李师师理解自己的处境、身份,还没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叹想,却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喜悦于曾经拥有」的满

    足。

    李师师感叹的说:「妾身也曾经跟皇上提过宋大哥的事,可是皇上却听信奸臣高太尉之谗言,硬说宋大哥是占山为王、图谋叛变…」李师

    师不禁热泪盈眶:「…想来宋大哥及梁山泊诸英雄的一片古道热肠都要被辜负了……而妾身只是一名青楼弱女,只苦恼无力帮宋大哥的忙,还

    请宋大哥休怪……」

    宋江长叹一声:「唉!可怜大宋江山、百姓……」

    突然,一阵骚动打断宋江的话。「师师…我的儿……宫里那边…有灯烛光……怕是……」李姥姥喘喘地爬上楼不知是急的还是累的,说话

    有些不连贯。

    宋江、燕青立即起身向李师师告辞,当海棠带领他俩下楼时,李师师无限幽怨地对燕青说:「燕大哥,天涯浪迹,要多保重,妾身虽污,

    素心尚在,相见有日,莫忘……」说到后来,已经是泪湿粉颊了。

    燕青回过头来,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说什么好,他含着热泪望了李师师一眼,只说了一句:「善自保重!」就转身追赶宋江去了。

    ※※※※※※※※※※※※※※※※※※※※※※※※※※※※※※※※※※※※形势变化很快,宋徽宗的太平梦很快就破灭了。西元一

    一二六年冬月,宋徽宗满腹心事地来到樊楼,三盏两盏几杯闷酒喝过之后,对李师师说:「师师,金人攻入内地,不肯讲和,我已下了罪已诏

    ,准备让位太子。唉!我当个不操心的太上皇,与你在一起的日子就长多了!」听得出来,宋徽宗的话里,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成份。

    李师师没想到局势竟这么快就变得这样不可收拾,她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口不应心地接着宋徽宗的话说:「但愿如此……」

    就在这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宋徽宗正式退位,太子宋钦宗继位。不到三天,传报金兵将渡黄河,东京城内,掀起一股大疏散,大撤退

    的狂潮。

    尽管宋徽宗反覆劝说,李师师始终坚持不随皇室转移,如实在要走,就随她自己的意向到乡间,找一小庵,削发为尼。开始,宋徽宗老大

    的不高兴,觉得堂堂明妃,流于民间,成何体统。后来又一想,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再说她本是青楼女子,散淡惯了,也只得听

    任她疏散到民间。

    一年以后,金兵攻破东京,宋徽宗父子都做了浮虏,在北上的浮虏队伍里,除了两个亡国之君外,还有赵氏王室和男女百姓共三千多人。

    在吱吱嘎嘎向北而去的马车里,宋徽宗回首往事,那宫廷辉煌,衣食的精美,特别是明妃李师师的笑靥,历历在目,懊悔之馀更添悲苦。

    在燕山南面一处颓败的寺庙壁上,留下了宋徽宗那“瘦金书”的手迹,记载了他当时的心情:《九叶鸿基一旦休,猖狂不听直臣谋;甘心

    万里为降虏,故国悲凉玉殿秋。》至于李师师,这位名噪一时的汴都名妓,自离开樊楼以后,就销声匿迹了。若干年后,有人传说在湖南洞庭

    湖畔碰到过她,据说她嫁给了一个商人,容颜憔悴,已无当时的风韵了。

    完

    *1343361

    *

    *343411

    **1119*34338

    *106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txt下载'

    李香君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

    第四集王昭君

    汉朝时,南郡秭归县,一片秀丽的风光,真是地灵人杰的好地方。秭归县城西北边有一座小村落,靠南侧有一户民

    宅,便是王忠的祖宅老家。王忠曾官拜越州太守,现在告老还乡隐居于此。

    由于王忠现已年逾半百,膝下犹虚、乏嗣无后,所以人口倒还算简单。家中就只有两老及一位家仆而已,日子也蛮清闲恬淡的。不料,三

    个月后王夫人竟然有了身孕,乐得王忠是老来欲得子,天天开心。

    这天,正是王夫人临盆之日,宁静的家中平白的热闹起来了!产婆、街坊、邻居、贺客……一听得王夫人开始阵痛,就都纷纷来到。前厅

    是人声杂沓、内堂却哀声不断。

    这时虽是秋后冬初,王忠却汗流夹背、坐立不安,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冲进内室一窥究竟,但都给拦住。最后内堂传出一阵阵婴儿的哭叫声

    ,前厅反而静得出奇,然后不约而同「哈!」的一声,恭喜声就此起彼落。王忠也笑逐颜开、乐不可支。

    「哇!哇!……」,只见内堂门帘掀动,产婆手中抱着一个啼哭洪亮的婴儿走出来。王忠立即向前问道:「夫人还好吧?」伸手就要接抱

    婴儿。

    产婆虽是一脸疲惫,却也眉开眼笑的说:「恭喜老爷!添个千金,母女均安。」说着就把婴儿递给王忠。

    王忠一听是个女儿,先是一阵失望,但随即又想到:「生儿育女本是天注定的,强求不得的,夫妇俩年过半百老来得子,也算是老天的恩

    赐。将来如果能为女儿找个好人家,那夫妇俩老也是有个依靠……」思忖中看着襁褓中的女儿,不禁又高兴的笑得嘴合不拢:「呵!呵!好极

    了!……」

    产婆又在一旁滔滔不绝的夸赞着:「老爷,说真的!我这几十年来不知接生过多少婴儿,可是就没一个像小姐这么漂亮……」产婆指着婴

    儿的小脸蛋说:「老爷你看!小姐的鼻子挺直、小嘴红润、细皮嫩肉的,将来长大了可是个美人胚子,不知要迷倒多少儿郎啊……嘻嘻……」

    一回儿,王忠抱着女儿进入内堂,坐在床缘望着产后虚弱,躺在床上的王夫人,说:「夫人!真是辛苦妳了。」

    王夫人一脸歉色,疲软的说:「真抱歉!只替老爷生个女儿……没能生个儿子来传续王家的香火……」

    王忠安慰着王夫人说:「养儿育女本是天注定的,夫人别太在意,我俩年过半百老来得子,老天也算是够恩赐的了……」王忠又忍不住初

    为人父的喜悦说:「妳看!咱们女儿长的多标致啊,呵!呵!……」

    王夫人心稍安慰的说:「老爷,你就帮女儿取个名字吧!」

    王忠低首吟哦半天才喃喃地说:「……嫱,王嫱!就取个单名为“嫱”,小字就叫“昭君”吧!……」王忠抬头得意的笑着对王夫人说。

    又自言自语:「王嫱、王昭君,王嫱、王昭君,嗯,好!……」

    天生丽质的王昭君,越年长就越散发出典雅柔美的气质。美当她到小河边洗脸时,河里的鱼都惊艳于她的美貌而深沉水底;天空的飞雁都

    摄于她的气质而乱了秩序。成语中之「沉鱼落雁」指的便是王昭君,形容昭君之美足以让天地万物为之着迷、秩序大乱。据说湖北省境内有条

    小溪名为「香溪」,便是因王昭君长年在此洗脸,使溪水有芬芳之气、香传千里而得名。

    王忠夫妇因是老来得子,对昭君自是疼爱有加、视若掌上明珠。王忠夫妇平常对昭君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锺爱异常,还特地聘请才学出

    众的夫子,到家里来教导昭君学习文学、技艺。由于昭君的资质聪颖,所以昭君不但是文、书、诗、词兼备,连刺绣女红也是令人赞不绝口,

    尤其是音律乐器更是昭君的最爱,所以王忠家里几乎是天天笙歌不断、琴乐连绵。

    只是,昭君因王忠夫妇的溺爱,遂变得有点骄纵,虽不至于无理取闹,但脾气倔强、理直气壮、得理不饶的个性,往往让人难以自容。王

    昭君也是因为这个脾气,而导致将来出塞和欢的凄凉命运。

    ※※※※※※※※※※※※※※※※※※※※※※※※※※※※※※※※※※※※中秋月圆,桂花飘香。皇宫御园,歌舞升平。

    汉元帝赐宴满朝文武众官。元帝一时兴起,举杯不断,最后是酒醉不支、醺醺欲睡。内监连忙上前扶持,护送元帝回朝阳宫休憩。

    元帝胧胧中觉得,人声歌乐突然全失,四周一片寂静,不禁睁眼观望,只见自己身置龙凤床上,四下无人。元帝起身,信步走近窗口

    环视御花园,只见明月高挂、银光满园,而文武众官、舞妓歌女皆不复见,御花园内一如平常,彷佛就没有赐宴百官之事。

    元帝远眺,忽然发现一名女子独自伫立阁亭内,元帝满腹狐疑走出朝阳宫,往御园内女子所在之阁亭走去。

    当元帝走近阁亭时,那女子闻得骚动声,回头观望。元帝正好看到这名女子之容貌。顿时,元帝就被那名女子的绝色容颜镇摄住了,一时

    目瞪口呆,竟然忘了出口相询。

    那名女子回头一见来人是元帝,神色有点惊讶,又有点羞涩,立即叩福请安,道:「民女擅入御花园,搅扰皇上,请皇上恕罪!」

    珠落玉盘、清脆甜美的声音令元帝心神又是一荡。元帝讷讷的询问:「……姑娘家住何方……是何方名……又为何在此……」

    「民女家住南郡,姓王、单名嫱,小字昭君……」原来这女子便是王昭君。昭君继续说:「家父王忠,曾任越州太守,今蒙皇上赐宴,民

    女跟随家父前来,并在宴厅外等候。因民女不耐久候,便进入御花园赏花观月,却扰皇上圣驾,恳请皇上恕罪。」

    元帝听得昭君之声音柔美婉转,有如天籁;又见昭君之知容貌秀丽端庄,在月光的映射下,简直就像仙女下凡一般,令元帝怦然心动,不

    觉脱口问道:「昭君,妳这么漂亮,可曾许配人家?」

    昭君闻言,不禁脸红羞涩,低着头以蚊蝇微鸣之声答:「没…没有…」

    昭君声虽细微,元帝却听得一清二楚,便兴奋的说:「好极了!好极了!朕为一国之君,本该有三宫六院,然而现今只有林皇后和东宫张

    妃,独独少个西宫妃子……」元帝伸手牵着昭君说:「朕欲封妳为西宫贵妃,妳…可愿意?」

    昭君得脸羞得红透耳根,低着头用秋水荡漾的眼眸睨视元帝,只见元帝俊伟挺拔、英气非凡,也是芳心默许,只是矜持着难以开口。好不

    容易,昭君才费尽力气似的,十分艰难地点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头,表示答应。

    元帝一见,兴奋得几乎大叫起来,急急向前一步,便把昭君抱个满怀。虽然隔着衣服,元帝似乎可以感觉到,昭君那柔嫩的肌肤,皙白、

    光华且富弹性,让元帝觉得温润满怀,心旷神怡。

    昭君突然被元帝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元帝宽阔的胸膛。昭君只觉得一股

    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荡漾,一种从未有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元帝拥抱着昭君,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昭君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元帝的体内,因而元帝清楚的感

    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

    元帝情不自禁,微微托起昭君的脸庞,只见昭君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溼润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樱

    桃一般,元帝不禁想嚐嚐,一低头便亲吻昭君。

    昭君感到元帝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元帝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

    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兴奋的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

    元帝温柔地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头伸进昭君的嘴里搅动着。只见昭君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元帝的背部滑动着

    ,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声。

    元帝的嘴唇离开了,但却又往昭君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昭君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

    嘘嘘!昭君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元帝正在她身上做甚么事,只是很兴奋,胧之中觉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甚么。

    当元帝微微分开昭君的前襟,亲吻昭君雪白的胸口时,昭君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软无力站定,而摇摇欲坠。元帝见状便双

    手横抱着软弱的昭君,昭君也顺手环抱着元帝的燕颈。元帝低头再亲吻,脚下的步伐却向朝阳宫走去。

    朝阳宫内,雕龙绣凤的阁床上,昭君斜卧着。昭君的头发披散着,一丝不挂的身躯,映在红色的鸳鸯锦被褥上,更显得晶莹剔透。如痴如

    醉的昭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么时候变成身无寸缕,只是紧闭着双眼,双手分别上下遮掩胸口和下体,似乎是在

    保护甚么,但也像在暗示甚么。

    元帝赤裸着身体显露出结实的肌肉,微微出汗让全身彷若有护体金罩一般。元帝似乎是个调情圣手,知道怎么让异性得到最高的满足,他

    的双手不急不徐的在昭君赤裸的躯体轻拂着,他并不急着拨开昭君遮掩的手,只是在昭君双手遮掩不住的边缘,搔括着乳峰根部、大腿内侧、

    小腹脐下……

    昭君在元帝轻柔的挲摸下,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搔痒难过,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压,「喔!」只觉得一阵舒畅传来,昭君慢慢的

    一次又一次的移动自己的手搓揉双乳,「嗯!」昭君觉得这种感觉真棒。可是,下体的阴道里却彷佛有蚁虫在蠕动,遮掩下体的手也不禁曲指

    欲搔,「啊!」手指碰触的竟是自己的阴蒂,微微硬胀、微微湿润,昭君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昭君这些不自主的动作,元帝都看在眼里,心想是时候了!元帝轻轻拨开昭君的双手,张嘴含着昭君乳峰上胀硬的蓓蒂、一手拨弄昭君阴

    户外的阴唇、另一只手牵引昭君握住自己的肉棒。昭君一下子就被元帝这“三管齐下”的连续动作,弄得既惊且讶、又害羞也舒畅,一种想解

    手但却又不是的感觉,只是下体全湿了,也蛮舒服的!握住肉棒的手不觉的一紧,才被挺硬肉棒的温热吓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元帝的

    肉棒,想抽手!却又舍不得那种挺硬、温热在手的感觉。

    元帝含着昭君的乳头,或舌舔、或轻咬、或力吸,让昭君已经顾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着淫荡的亵语。元帝也感到昭君的阴道里,有一

    波又一波的热潮涌出穴口,湿液入手温润滑溜。

    随着越来越高涨的情绪,昭君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身体颤动次数越来越密集,随着身体的颤动,握着肉棒的手也一紧一松的,弄得元帝

    的肉棒彷佛又胀大了许多。

    元帝觉得自己与昭君的情欲,似乎已经达到最高点了,遂一翻身,把昭君的双腿左右一分,扶着肉棒顶在蜜洞口。昭君感觉到一根火热如

    刚出熔炉的铁棍,挤开阴唇顶着阴道口,一种又舒畅又空虚的感觉传自下体,不禁扭腰把阴户往上一挺,「滋!」肉棒竟顺溜的插进半个龟头。「啊!」刺痛的感觉让昭君立即下腰退身。

    元帝刚觉得肉棒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让肉棒对着穴口再顶入。这一来一往只听得又是「噗滋!」一声,元帝

    的龟头全挤入昭君的阴户了。

    「啊!」昭君又是一阵刺痛,正想再避开,儿边却传来元帝温柔的声音,说:「痛吗?……妳放轻松……我会轻柔一点……」

    昭君虽然觉得下体刺痛难当,但倔强的个性却让她含着泪水轻轻的摇头,双手不禁紧紧的按住自己的大腿。元帝也不急躁着把肉棒再深入

    ,只是轻轻的转动腰臀,让龟头在昭君的阴户里转揉磨动。

    元帝揉动的动作,让昭君觉得下体刺痛渐消,起而代之的却是阴道里有一阵阵痒痒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昭君轻轻的挺动着下身,想

    藉着这样的动作搔搔痒处,不料这一动,却让元帝的肉棒又滑入阴道许多。昭君感到元帝的肉棒很有效的搔到痒处,不但疼痛全消,而且还舒

    服至极,遂更用力挺腰,因为阴道更深的地方还痒着呢!

    元帝觉得肉棒的包皮往外翻着,正一分一寸慢慢的进入阴道内,紧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阴道壁的皱摺正藉着轻微的蠕动,在搔括着龟头

    ,舒服得连元帝也不禁「哼!哼!」地呻吟着。

    当元帝觉得肉棒已经抵到阴道的尽头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让龟头快速的退到阴道口,然后再慢慢的插入,深顶尽头。元帝就

    重复着这样的抽插动作,挑逗着昭君的情欲。

    当昭君觉得阴道慢慢被填满,充实的舒畅感让昭君「嗯……嗯……」的呻吟着;当昭君觉得阴道一阵快速的空需,不禁「啊!」一声失望

    的哀叹。昭君的亵语呻吟就彷佛有韵律节奏般:「嗯……嗯……啊!、嗯……嗯……啊!……」的吟唱着,为无限春光的寝宫更平添一些盎然

    的生气。

    元帝觉得昭君的阴道里越来越滑溜、顺畅,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彷佛领兵出征、纵横沙场一般。昭君也像要迎敌抗师般,把腰身尽力往上

    顶,让自己的身体反拱着,而阴户便是在圆弧线的最高点。

    元帝觉得腰眼、阴囊一阵酸麻,便知道要泄了。马上停止抽动肉棒,双手用力的抱紧昭君的后臀,让两人的下体紧密的贴着,而肉棒则深

    深的顶在阴道的尽头。

    刹那间元帝的龟头一阵急遽的缩胀,「嗤!嗤!嗤!」一股股的浓精直射花心,舒畅至极的感觉,让元帝一阵颤慄。

    昭君忽觉得元帝的肉棒竟然停止抽动,只是结结实实的填满整个阴道,不禁睁眼一瞧,正看到元帝的一脸严肃,赤裸的上身汗流浃背蒸光

    发亮,彷佛天将下凡。

    昭君正瞧得出神,突然感到一股热潮急冲子宫,不禁脱口「啊!」惊叫一声,一种生平未遇的舒畅感让全身一阵酥软,「砰!」松躺在床

    铺上,而肉棒跟阴户也分开了……

    元帝讶异的睁眼一看四周,不禁「啊!」一声惊叫。元帝看到自己的衣着整整齐齐的躺卧床上,起身再看,并没有昭君的倩影、那有甚么

    西宫贵妃,床铺也似乎没有因激战而有零乱的迹象,一切一如平常。元帝低头瞧着濡染一大片的裤胯,若有所失喃喃自语:「哦!原来是一场

    春梦……」

    元帝逐渐回神,心想:「虽是春梦,却梦得真确,细微清晰的梦境丝毫无遗、历历在目……昭君……昭君……王昭君……甚至还有名有姓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元帝心不在焉的起身梳洗,「王昭君」三个字却占满心中。

    ※※※※※※※※※※※※※※※※※※※※※※※※※※※※※※※※※※※※皇殿早朝,文武百官奏事完毕正待退朝。

    元帝按捺不住出口询问:「朕昨夜喜得一梦,梦得真确。梦境中有位姑娘名为王昭君,现居南郡,自称是越州太守之女。朕见她端庄秀慧

    ,故欲封为西宫贵妃,而她也应诺了……圆梦官!你说这是指何徵兆?」元帝自然隐匿颠鸾倒凤之事。

    圆梦官上前叩首,说:「启奏皇上,梦由心起,难断真假,但既然梦中有南郡王昭君这个提示,皇上不妨遣使到南郡查询,若查无王昭君

    其人,那在南郡之境内,也必寻获一名皇上中意的西宫贵妃。」

    元帝准奏,说道:「众卿可愿为朕代劳!?」

    尚书向前奏道:「启奏皇上,皇宫遴选贵妃、宫女一事,均是事前派遣画官前往绘图画相,再由皇上按图遴选,故应当遣派画官前往。」

    元帝笑道:「嗯,朕倒差点忘记了!……尚书,你说派那位画官前往比较合适呢?」

    「皇上,现今宫中有五位画官,其中以毛延寿最擅于画人像。皇上可以派遣毛延寿往南郡查访。」※※※※※※※※※※※※※※※※※

    ※※※※※※※※※※※※※※※※※※※话说毛延寿其人爱财如命,经常利用遣派寻访贵妃、宫女时强索润笔外快。因此,毛延寿这次又奉

    命前往南郡遴选贵妃、宫女,心中自然十分兴奋,打定主意非狠狠捞它一票不可。

    当毛延寿抵达秭归县城,县官特地安排一处宽院大宅之驿馆让毛延寿居住,每天是山珍海味餐餐成席,银两珠宝就更不用说了。县官只认

    定毛延寿是御派巡按,恳请毛延寿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那升官发财就大大有望了,因此也乐得毛延寿这芝麻小官,觉得受之有理、乐不思蜀。

    这日毛延寿正在睡午觉,忽然有人通报求见,毛延寿起身走到前厅,就见有一位身着粗布衣满是补钉的老汉,早已跪在堂前等候。

    毛延寿有点不耐烦的说:「你是干甚么来的?」

    老汉颤颤的说:「小民给大人请安!小民因家境清寒,三餐难以为继,又不忍让小女挨饿受冻,所以斗胆恳求大人带小女进宫为婢,以求

    得三餐温饱。」

    这时毛延寿才发现老汉的身后也跪着一名少女,年约十四、五岁,一副瘦弱的样子,低着头,羞怯的脸上带着稚气。毛延寿有气无力的说

    :「那……你可知道规矩……」

    「小民知道!小民知道!」老汉说着,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粗布囊,双手奉上,并说:「这些是小民省吃简用攒下来的,不成敬意,恳请

    大人笑纳。」

    毛延寿接过布囊一掂,心中便明白只不过是些碎银而已,不禁要恼动肝火,但随即灵机一动便有主意,陪笑着说:「既然你这么有诚意,

    我也不便拒人于千里之外。我答应你!你就把女儿留着,我自然会带她进宫,享受荣华富贵。你可以走了!」

    老汉一听毛延寿答应了,心中感激得痛哭流涕,千恩万谢的说:「多谢大人!多谢大人!」老汉回身抱着女儿,交代女儿要守矩安份,然

    后依依不舍的离去。

    毛延寿引着满脸泪痕的少女来到后听,取出笔墨放置案桌,然后问道:「妳叫甚么名字?今年几岁?」

    那少女以衣襟拭去泪痕,回答:「民女叫李慧茹,今年十五岁。」

    毛延寿一面听一面仔细端详慧茹,只见慧茹虽然并非容貌艳丽之流,但脸上散发着清秀、稚嫩的气息,瘦弱的身材彷佛大病初愈,胸部微

    微凸出,想必刚刚在发育中……看得毛延寿淫心大起,胯下一阵骚动。

    毛延寿淫笑着走近慧茹,说道:「令尊所付的润笔费虽然不足,但我体念妳们家境困苦,所以我答应带妳进宫,……而且我想这些银两也

    是令尊家中仅有的,我也不忍收下,待回头我便差人送回去……嗯……或许再赏他一些银两,也好补贴家用。」

    慧茹一听毛延寿竟然这么仁慈有心,不禁感激得泪如雨下、跪地叩谢:「多谢大人如此厚爱,民女来日必报答大人的大恩大德。」

    毛延寿伸手扶起慧茹,但慧茹站定之后毛延寿并没放手,反而握着慧茹的手,说:「妳不必跟我客气,妳入宫以后便可天天穿着绫缕绸纱

    ,吃着山珍海味……」毛延寿想让慧茹动心的诱惑着:「至于报答嘛……也不必等到以后……呵呵……现在就可以报答我了……嘻嘻……」

    慧茹并不知道毛延寿所说的是何意思,心中满是狐疑,突然惊觉毛延寿粗糙的手,竟然轻薄的在下颔抚摸着。慧茹急忙闪身躲避,却又被

    毛延寿一把抓住,只听毛延寿说:「妳要去那里呢?妳不是想进宫吗?」毛延寿随手一圈,就把慧茹抱个满怀。

    慧茹只是又惊又羞,不知如何是好,只好颤颤的哀求着:「大人不要啊!……大人不要啊!……」慧茹并奋力的挣扎,只是毛延寿用力箍

    抱着,慧茹并无法脱逃得开。

    此时毛延寿已经兽性大发、淫心已动,嘴里更说些不堪入耳的话:「慧茹,别怕……我会好好的疼妳的……来来……乖乖的听话……来…

    …让我亲一下……」

    慧茹满心悔恨、无助,惊吓得不知所措,突然又觉得一条湿润柔软的舌头,在脸颊上贪婪的舔着,让慧茹觉得既羞愧、又呕心,顿时脑海

    一片空白。胧中觉得自己的衣物已被撕裂、脱落,柔弱的身体又好像被推倒在地上。

    当慧茹裸体的背部接触到冰冷的地板时,只觉得冰凉让自己清醒一点,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身无寸缕,而毛延寿却压在身上,一双手在身上

    胡乱摸着。不堪羞辱的慧茹只有泪如雨下,却真不知如何是好,但也因累得无力再挣扎了,只有软软的躺着任凭毛延寿宰割了。

    毛延寿看慧茹已经无力抗拒,心中暗喜,把慧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