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购买的pp如果你也有pp的vip可以与站长j换具t方法联系qq162540511

    danei12

    和亲公主x薄情君王(21)

    第二天早晨,沈若寒神清气爽的就去上了早朝。

    金銮殿上,众臣跪拜,他淡淡瞥向下方,一下就看到了笑yy的沈子星。他神se淡然,瞧不出有丝毫的不妥,进退有度。

    仿佛昨儿放l形骸的人是他瞧错了一般。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小太监尖锐的声音喊起,听习惯之后就◥要耽█美♀-为你▲提供◢r◎▽**♀-dan≡ei⊿12点■,沈若寒眉头都不皱了。

    那下方叶尚书缓缓站出来,沉声道:“陛下,臣恳请陛下雨落均沾,莫只宠ai德嫔娘娘一人。”

    沈若寒闻言,忽然定眼看了看他,道:“叶尚书可要朕留宿于你叶家人处?”

    之前他宠ai叶珊半途离开的事情,现在早已经传开了,就算是叶尚书知道了也不足为奇。

    叶尚书连忙躬下腰,神se不变:“臣不敢。”

    沈若寒冷笑一声,看着不动声se的沈子星,忽然就道:“你叶孔远不敢,可你那宝贝nv儿胆子却不小。”

    “皇弟,你说是吧?公然s通宫内nv眷,罪名该当何处。”

    他掷地有声的说着,锐利的黑眸直勾勾的盯着沈子星,从鼻息冷哼出声。

    叶尚书身形一晃,错愕的瞪大眼,也顾不得礼仪,连忙跪下:“陛下,这恐怕有什幺误会的地方?”

    沈若寒眼底划过一丝讽刺:“误会?昨日朕亲眼看见朕的皇弟搂着叶珊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行周公之礼,朕瞎了不成?”

    沈子星原本想解释的话顿时卡在喉咙,神se微微一变。

    他半眯起眼,仔细的回想昨日的场景,那处儿向来僻静没有人,沈若寒怎幺会去到那边。难不成那边有什幺东西

    “皇弟,你可有要解释的?”沈若寒望着他还在深思的模样,眉眼一凛。

    沈子星面sey沉了j分,道:“昨日臣弟在王府待着,并未进宫,这家的奴仆还可作证,陛下定然是看错了人。”

    他定然不能认下这个错儿,若是真的认下了,那他日再也没有翻身之日。

    叶尚书闻言也松了口气,这事情不能认!

    沈若寒脸如寒冰,喝道:“还不认!来人,让人去给那叶珊验身,朕可从来没碰过她。告诉她,若是不肯说出这j夫是谁,叶家满门抄斩。”

    到底是沈子星重要,还是这叶家一家老小重要,他且等着。

    叶孔远僵住身子,满门抄斩,这个词当真是要把叶家所有路都断了。

    此刻,他脑海已经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状态,认了这个事,叶家会背负这耻辱一生,而不认这个事,全家丧命。

    哪一条路都不是好的路,明明这大殿内并没有什幺热气,可是那豆大的汗水却从他的额上不断滑落。

    大殿内的空气好似凝固住了,众人大气也不敢喘,生怕下一秒自己就遭殃。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太监领着一个老嬷嬷走了进来,那嬷嬷恭敬跪在地上,开口道:“奴婢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方才是个什幺结果,告诉朕!”就◎要耽◤美▅-为你提供△r♀〓**?★-dan?★ei?★12点¤

    嬷嬷低垂着头,声音平缓,嗓音清亮,能让这大殿内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叶珊小主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方才叶珊是越王殿下。”

    沈子星猛地站出来,喊道:“陛下,此人血口喷人!分明就是故意诬陷臣弟。”

    “砰!”的一声,沈若寒的重重砸在那龙椅之上。

    他冷着脸,黑眸似深渊,语气极淡:“朕看到也是假,叶珊招供也是假,只有你是真。”

    沈子星最见不得沈若寒的就是这模样,当初他登基前也是这般,冷漠却把一切看在眼底,表面上无害,可是实际上却是所有兄弟最为凶狠的一个。

    他一时间沉默,沈若寒勾起嘴角:“看来皇弟是把朕当成傻子耍了。”

    只是坐在那上方,从他身上传来的压力却生生压得人喘不过气,沈子星咬着牙,跪在地上,重重道:“臣弟不敢!”

    沈若寒摩挲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视线看向大殿外,又道:“朕看你什幺都敢。来人,把越王关进地牢,朕亲自审!”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叶尚书神情恍惚,全然没了之前的悠然自得。他怎幺也没想到,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竟然就引出了叶珊s通越王这样的大事。

    家门不幸!怎幺就出了这幺个逆nv!

    当初在生了她的时候,就该把她活活掐死才是!省的她在这人间祸害整个叶家。

    ————————

    豆子已经想好了要加什幺剧情了。

    不过我敢肯定你们一定会心疼陛下,因为我要n陛下了。

    ╭(╯^╰)╮我可能不是亲妈吧。

章节目录

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豆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浆并收藏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