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购买的pp如果你也有pp的vip可以与站长j换具t方法联系qq162540511

    danei12

    和亲公主x薄情君王(12)

    那坚y的rb不留情的大力huha着,把温元柔戳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她仰着头喘x,被沈若寒一下吻住,s滑的小舌一遍又一遍的t舐着,不断点燃着两个人身上的aiyu之火。

    温元柔被沈若寒做晕过去的,知道他为什幺如此反常,可是却根本阻止不了,这个男人势必要用实力来证明方才就⊿要耽〓美⊕-为你▂提供◣r回〓**●-dan◢ei●12点▽那不过是个错觉。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感觉下t有些火辣辣,她想睁开眼,但实在是太累了,还想再睡一会

    这一觉醒来已经睡到了天大亮,床边早已经没有沈若寒的身影。温元柔揉了揉酸胀的腰肢,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痕迹。

    满是红痕,连嘴p上都还有昨晚上激情留下时候的啃咬。

    她揉了揉额角,一动身子,就感受到下腹一阵粘稠,床单上的红的白的不能再凌乱。

    翠绣笑yy的在一旁伺候着温元柔,她身上的痕迹自然收入眼底。有些咂舌,陛下这下也太重了,活生生的像是要把人折腾没了。

    不过想起之前陛下特地j代不要打扰自家娘娘睡觉的话,她又默默的把这感叹收了回去。陛下如何,又岂是她能说的。

    温元柔起身泡了一个热水澡,说实话,昨晚上那样她有些吃不消,身子叫嚣着休息,偏偏躺在软塌上又睡不着,整个人心底有些烦躁。

    有关沈若寒、叶珊还有她的话已经传遍了后宫,翠绣把这闲话当做凑趣的给她说。

    这后宫里的人都对着叶珊落井下石,嘲笑不已,对待温元柔又是百般忌惮。

    想要出y招的人也不是没有,可是陛下也没有主动要她们留宿,平日又待在御书房处理庶务,她们要想见他一面,当真是比登天还要难的。

    这后宫的nv人也不知道绞碎了多少帕,翻了多少个白眼,也难平心的不忿。

    这一切虽然跟温元柔有着密切关系,不过她对这后宫的nv人一点也不在意。她要攻略的又不是这后宫一群nv人,把她们一个个哄得再好又如何。

    在这方面上,nv人的友谊总是脆弱的,只要谁过得好一点,表面上或许看不出,可这背后的弯弯道道可多了去了。

    *

    或许是因为昨晚上做了,沈若寒今日并没有来长华宫。就待在了御书房。

    温元柔想了想,决定破一次例,主动一回。

    yu情故纵好了,那自然能够吸引吸沈若寒。但长时间这样,只会让人腻味,她嘴角勾起笑,一下就想好一回去找沈若寒的借口。

    让翠绣准备了食材,温元柔亲自询问了御膳房的人,在大厨的指导下做出了一碗补品。

    沈若寒知道温元柔来的时候还有些错愕,他冷着脸,让老太监有些惶惶不安的望着他:“若是陛下不想见德斌娘娘的话”

    “让她进来吧。”昨晚上的事情沈若寒后来也不过想了一分钟,她都是他的妃子了,他就算做了这样的事情又如何。

    温元柔被放进来,翠绣把东西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沈若寒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出去吧。”

    等御书房内无人了,他低头看着奏章,平静的问道:“怎幺来了?”

    毕竟还是他第一个nv人,再怎幺不承认,心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温元柔轻柔的笑了笑,解释道:“臣妾瞧着陛下昨晚上情绪有些不高,所以就来了。”

    “希望陛下不要多想”

    不要多想什幺?

    她果然是发现了,对吧!

    沈若寒猛地抬起头,脸se青黑j叠,指也攥紧了j分:“ai妃这是什幺意思?”

    温元柔温柔又无辜的看着他,一副替他着想的样子:“陛下,臣妾只是希望陛下不要再想那事,是臣妾多嘴了。”≈ap;●dan▽ei12▲点▃nbsp;

    沈若寒双眸微微眯起,他本来已经忘记了这茬,现在又被再次提起来。

    她向来聪慧,怎幺可能不知道。

    他嘴角的笑意冷了j分:“ai妃是说朕不行,看朕笑话的?”被一个nv人说成这样,简直把他的男x尊严狠狠的的摁在地上。

    温元柔蹙着眉,望着沈若寒活活像是他误会了一般,跪在地上,轻柔的说着:“陛下,是臣妾思虑不周,请陛下恕罪。”

    她哪里有罪,她没罪!看来昨晚上她根本就没有得到教训!

    沈若寒感觉自己的脾气越发暴躁起来,从上方缓缓走了下来,眼神冰冷:“看来是朕没有满足ai妃才是。”

    他一把拉起温元柔的身子,直接推到一旁的柱子上,嘴角勾起一抹残酷嗜血的笑容:“ai妃可喜欢这样的姿势?”

    ——————————

    我要在御书房开启花样啪啪啪。

    明天恢复双更,豆子身t大好~亲亲你们这群小妖精。

章节目录

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豆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浆并收藏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