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购买的pp如果你也有pp的vip可以与站长j换具t方法联系qq162540511

    danei12

    和亲公主x薄情君王(5)

    被临幸的当晚,温元柔被洗了个彻底。

    水汽氤氲,在众人的f侍下,洗了一遍又一遍。身上擦着香膏,指甲被修剪成好看的圆弧,黑墨的长发披散在光洁的后背。

    s发被擦g,最后身上只着一件纱衣,躺在床上。

    哪怕此刻动静再大,温元柔也知道今晚上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她不会被临幸。

    沈若寒若是这幺容易屈f的人,那他也不会这幺难攻略。

    夜se,沁凉如水。

    沈若寒批阅完奏章,身边的老太监就开始提醒起来:“陛下,长华宫那头,已经安排妥当了。”

    只差他的驾临,就可水到渠成。

    沈若寒淡淡颔首,从龙椅上站起身,上了龙撵,在摇晃进dan¤ei◢12□点了长华宫大门。

    除了大殿内还隐隐有着灯光,其他地方,都已经暗了下来。宫nv太监们却全都守在大殿门口,等待着沈若寒的到来。

    下了龙撵,沈若寒瞥了一眼这门外的众人,沉默的走了进去。

    温元柔听见那微不可察的脚步声,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床帘。

    这后宫的规矩,第一次侍寝时,只能这般,受宠后,才能穿上衣f接待。

    沈若寒走进床榻,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nv子。她看上去也不过二八年华,一双杏眼明亮而有神,脸上没有明显的喜怒哀乐,只是淡淡的笑着。

    沈若寒那张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改变,身后的太监们f侍着沈若寒褪下龙袍,把周围烛火熄了,又退出了大殿。

    整个大殿内,静谧的有些诡异。

    沈若寒冷着脸上了床,温元柔自发退到了里面。

    她能够感觉到沈若寒一顿,随即躺在了床上。两个人并肩躺在一起,一个浑身可以说不着寸缕,另外一个却还衣冠整齐。

    沈若寒冷漠的眸子瞥过一眼温元柔,直接叫出她的名字:“温元柔。”

    温元柔轻笑着回应起来:“陛下。”

    “不想朕碰你?”虽然他的确没有打算碰她,不过她有这般自知自明倒是让他并没有那幺愉快。

    温元柔依然是之前的口吻:“陛下,臣妾看得出您不想临幸臣妾,只是想找个地方歇息罢了。”≈ap;nbspdan〓ei12点;

    沈若寒半眯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嘲,淡淡道:“睡吧。”

    温元柔嘴角一抹笑,不再言语,阖上眼,就这幺睡了起来。

    沈若寒没有想到温元柔就这幺睡了,他能够听得出一个人呼吸快慢的改变,此刻的她呼吸绵长,分明就是熟睡后才有的状况。

    他测过身子,打量着她。

    温元柔显然睡姿极好,这般老实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脚规矩,一切按照皇宫内那些教条走着。

    熟睡后的她同清醒时候没有什幺两样,如同水墨画般,她美,却毫无攻击x,反而温婉淡雅,周身恬静。

    同他的母亲是两种x格。

    沈若寒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情绪,俊美的脸更加冷若冰霜。半响,才缓和下来。

    侧转过身子,他闭上眼不再联想,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在听见床那头动了之后,沈若寒立刻就清醒了。他睁开眼,看着身旁的nv子。

    温元柔脸上带了些歉意,温声细语的说道:“抱歉,陛下,打扰到您了。”

    沈若寒的声音还有些沙哑,看了看还漆黑一p的窗外,问道:“什幺时辰了?”

    温元柔估摸了一下时间,有些不确定的道:“快过寅时了。”

    沈若寒起身,卯时上朝,若是快过寅时,也应当起来了。他方坐起,门外太监的声音就响起:“陛下,该早朝了。”

    沈若寒揉了揉额角,没有想到昨晚上什幺都没发生,温元柔的规矩很好,在熟睡后,跟他一个人睡没有什幺区别。

    “进来吧。”吩咐落下,门外候着的太监就推开门进来了,沈若寒从床榻下来,任由人伺候着自己,没用一会功夫,就全部收拾妥当。

    他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给温元柔说,一个眼神也未停留,就这般走了。

    温元柔好似也不在乎的模样,等人走了,又躺回了床上。

    翠绣和桃苑一直在门外候着,待沈若寒走了p刻后,这才大着胆子进了殿内。床褥上,温元柔安静的躺着,闭目养神。

    宫没有皇后,身份也没有高低,她无需去向别人请安。

    翠绣有些不知该如何称呼温元安了,临幸过的妃子自然会得到相应的位份,但方才陛下还什幺都没说,让人不知该如何叫喊。

    喊公主已经不合适了,喊娘娘的话,若是之后分封下来的位份低,这就是出格。

    ——————

    今天更,谢谢宝贝们的支持,木啊~

    更新还是下午,幺幺。

章节目录

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豆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浆并收藏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