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沉重地喘着粗气,头趴匐在我的肩膀上。过了好一会儿,我不堪它身体的重负,所以我抽回支撑着身体的手臂,躺到地毯上想休息一下。

    也许是它以为我想逃开,所以用两只前爪紧紧地压住我,后肢也紧紧夹住我的胯部。

    后来,它现我并没有想脱离它身体的意思,它重新放松下来,阴茎继续在我的身体里跳动着,好像还在释放着它的性慾。

    又过了大约两分钟,它突然一下了跳开了,它的阴茎呼的一下从我的阴道里抽出来,大股的精液立刻从我的阴道里溢出来,汹涌地流淌到地毯上面。

    看着自己被它操得有些红肿的阴户和奔涌而出的狗精液,我真是难以相信我就这样被狗姦淫了,而且我是那么的享受这个过程。

    我脸色潮红,头被汗水打湿,浑身上下到处是汗水和狗骚的气息。真是非常的累,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刚刚从事了繁重的体力劳动,或者刚刚完成一次大运动量的体育活动。

    走进浴室,我仔细地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希望不要留下任何和狗做爱后的痕迹和气息。

    当我重新回到它的身边的时候,我看到它的阴茎仍然没有完全缩回去,这让我有点担心。

    我想把它赶出我家,但我又怕别人会看到它不太正常的样子,于是,我先下楼,去看看我家附近有没有什么人路过。

    还好,一切正常,但是当我返回楼上的时候,它还躺在那里,仍然没有恢复体力,看来我把它给累坏了。我用了很多办法企图使它站起来,但都告失败,我只好坐在旁边等待它的恢复。一直等了2o多分钟,我才把它轰起来,赶出了家门。

    事后,我感觉非常内疚,我对不起我的丈夫,我竟然跟一条狗偷情。

    但是,我的确非常享受和它做爱的每一分每一秒,我知道,以后只要有机会,我还会继续和它做爱的。

    就这样,我和这条狗保持了两年多的性关系。

    那时候,虽然我并不是全天工作,但我也没有每天跟它性交,我和它经常是几周甚至几个月都没有性接触,因为很多时候也不是很方便的,机会也不是非常好找。

    但是,我还是尽可能地找机会跟它在一起,只是我们不一定有实质的性交,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相互口交。

    其实,我非常喜欢让它温暖的舌头舔弄我的阴户,我也很喜欢为它口交,因为我特别喜欢舔吃它射精前流出的液体,那味道很不错。

    所以,一旦有机会,我都会为它口交,主要就是为了吃它的液体。其实,真正和它做性器官插入的性交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性交中,如果因为「链」在一起而不能很快脱身,就有可能出现非常尴尬的场面,比如,会被别人现。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在公狗的阴茎根部长有一个圆球的突起,每当性交的时候,那个突起就会膨胀,紧紧卡在阴道里,让它和我紧紧地「链」在一起无法脱身,一直到它彻底洩、完全完成交配后,那个突起才会缩小。

    所以,我总是在十分确定可以跟它待很长一段时候而不会有人打扰的时候,才会可它做插入的性交。

    但是,虽说会有些担心,那种插入的感觉的确非常美妙。从插入的力度和深度方面来说,在我交往过的男人中还没有人能和它相比,这让我享受到和男人们做爱不一般的快乐。

    当然,对于狗,我只是把它看做一个很好的性工具,所以也不必担心像和哪个男人相好那样,会有许多情感方面的纠缠不清。我真正全身心享受和它做爱的乐趣时候,是在我丈夫因公出差的日子里。

    那些日子里,我会寻找一切机会跟它做爱,我知道它的主人在白天是不会到处寻找它的,所以我们有足够长的时间在一起。

    我会脱得一丝不挂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挑逗它、吸引它来主动操我。一般来说,当它跟在我身边,伸着鼻子在我的两腿间闻来嗅去的时候,就说明它已经动情,它已经做好性交的准备了。

    这时,我就把它带进客房,那里摆放一张很小的、像檯子一样的单人床。我们经常在那里做爱,所以一进那个房间,它就知道下来会生什么事情。

    有时候,我现它拖着硬邦邦的鸡巴,早早地在那个房间里等着我呢。这时我甚至不顾我丈夫还没有离家,就迫不及待地跟它亲热起来,当然,我们只是口交而已,而不敢进行性器官接触的性交。

    不过,能用嘴让它达到高潮让我感觉非常兴奋,我也知道它也和男人们一样,喜欢被女人口交,喜欢射在女人嘴里。有时候,我会一丝不挂地坐在沙上,将奶油、果酱等涂抹在我的乳头、脖子、肚皮、阴户和肛门上,然后让它给我舔干净。

    这样做的唯一问题,是它总是不愿意在一个地方舔弄很长的时间。我很喜欢它舔我的阴唇和阴蒂,但是它经常在我马上就要到高潮的时候转头去舔其他地方了。

    所以,我总是先手淫,等快到高潮的时候再让它舔我,让它有力的、温暖的、湿润的大舌头把我带到性慾的顶峰。在我和它保持性关系的两年时间里,只有一次我们差一点被现。

    我丈夫每个周六都要跟朋友一起打垒球,他一般上午9:oo离开家,到下午3:oo左右回来。

    那次,我和它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做爱了,我丈夫走后,我看到它在我房间外面溜躂,就决定把它带到家里干一次。

    和每次做爱时一样,我先吸吮它的阴茎,吃它射精前流出的液体,正当我脱光衣服,趴在地板上准备让它插入我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汽车在我家门前刹车的声音。

    我吓了一大跳,赶快起身从窗户往外看去,我看到我丈夫的汽车就停在门外。我赶快穿上浴袍,把挺着硬邦邦鸡巴的狗狗关在客房里,锁上门。

    我一边从楼上往下跑,头脑里一边飞快地考虑着。我很担心它因为被单独关在房间里而汪汪叫起来,那我该怎么向我丈夫解释?为什么邻居家的狗会挺着坚硬的鸡巴待在我家的客房里?

    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急于进房间,而是在车库里整理着工具、零件什么的。看到我从房里走出来,他告诉我他那些一起打球的朋友们没有去。我对他说,家里的牛奶、鸡蛋和其他一些生活品没有了,我想让他去市买一些回来。

    还好,他没说什么,就驾车离开了。看到我丈夫的车驶出了我的视线,我赶快跑回到楼上,打开门把狗狗放了出来,从我家的后门赶走。

    从那次以后,我就决定,只要我丈夫没有离开我们住的城市,我就不跟它做性器官接触的性交。

    如果被人看到我和狗性交,那后果实在太可怕了,太不堪设想了。后来,直到三周后我丈夫因公出差到别的城市去,我才跟它重新开始做爱。

    再后来,我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遂决定不再和它有任何形式的性接触。

    当然,刚开始这样做并不容易,每当我看到它在我家房外转悠,我都很想跟它交配。

    但是,后来我丈夫无意间在我家的后院安装了一个5英尺高的栅栏,彻底断绝了我们之间的联系。

    慢慢地,我从迫切想和狗做爱的焦虑中平复下来,但每当回忆起和它做爱的点点滴滴,我还是会很激动,很甜蜜。

    现在,距离最后一次和狗性交已经过去五年了,从那时到现在,我再也没有背叛过我丈夫,不管是跟狗还是跟人。

    这就是我的故事。【完】话说大唐军队在玉龙关内进行休整,每天都操练兵马把薛丁山忙的晚上不得不在大帐内休息,而不能陪自己的几位夫人。

    这就给了薛刚和樊梨花母子两人乱伦的机会,几乎两人天天都在一起疯狂的性交,真是如鱼得水呀。

    这一天晚上,薛刚又来到母亲的房间同母亲作乐直把樊梨花干的泄的晕了过去而薛刚却感到没有尽兴但看着母亲晕了过去不得不穿好衣服走出了母亲的房间准备溜回自己的房间。

    当经过二娘陈金锭的房间时突然现一个人影站在二娘的窗外在窥视什么,不由的好奇心大起,蹑手蹑脚的来到哪个人身后,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姑姑薛金莲但见姑姑满脸绯红的想屋内看着并没有觉有人靠近好似屋内的事情很吸引人似的。

    薛刚不由的大奇也靠到姑姑身边顺着姑姑的目光向微张着的窗户的房间里看去,一看之下不由的热血上涌、全身燥热,只见二娘陈金锭全身赤裸的站在床边健壮的黑色肌肤闪着诱人的亮光颤抖不停的巨乳上下晃动又大又圆好似大肉球一样,紫红的乳头象大葡萄一样挺立丰腴的大腿结实而健壮不算漂亮但很性感的脸蛋上洋溢着性欲盎然的媚态。

    奇怪的是二娘养的大狼狗「黑虎」蹲在床边叫着那鲜红的长舌不住的伸缩着喘着粗气,薛刚不由的暗暗奇怪,只听二娘咯咯地笑到:「畜生,你急什么,你会得到的」说完仰躺在床上双腿左右分开露出了三角地带正好对着窗户薛刚的大鸡巴更硬了胀的痛只见陈金锭阴毛茂密又粗又黑两片大阴唇左右分开一颗花生大的阴核颤巍巍的挺立中间一道深沟又大又深美极了薛刚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阴穴不由的全身燥热这时的薛金莲也气息粗浊起来。

    只听陈金锭叫到:「黑虎来吧」只见黑虎蹭的窜到陈金锭的胯间好似受过训练似的两只前腿搭在陈金锭的大腿上「嗷嗷」的叫着伸出血红的长舌在陈金锭的阴穴上舔弄时而长长的舌头在深沟上上下下来回的舔动不时的把两片阴唇舔的左右分开露出嫩肉来;

    时而又用舌头在陈金锭的阴核上,上下的拨弄弄的阴核充血而胀大亮晶晶的光不自觉的淫水流出,陈金锭只感到全身痒那种又酥又麻的快感不断的由正在被舔弄的阴穴里传遍全身不由的向上挺动臀部迎合着黑虎的舌头的舔弄,双手在自己的巨乳上拚命地揉动、搓弄不时的捻住乳头狠狠捏弄,全身兴奋的起伏,满脸绯红、媚眼如丝、性感的双唇不时的张合舌头来回在舔弄出欲仙欲死的呻吟声:「啊……啊……恩……

    哦……哦……好……好黑虎……坏狗狗……啊……舔的小穴……好爽……好……

    好舒服呀……啊……黑虎哥哥……怎么舔……舔人家的阴核……啊……好痒……哦……

    哦……亲爱的……好……会……舔……好……好美啊……」黑虎好似感应到了似的出呜呜的低鸣急促的喘息口水顺着舌头的伸出流下来,流到了陈金锭淫水泛滥的小穴上,黑虎居然会把舌头伸入小穴之中不住搅动舌头上的小肉刺不时的刮弄穴洞的肉壁又痒又麻爽的陈金锭小穴不住收缩淫水汹涌而出被黑虎好似吃美味一样舔了个干净,陈金锭被弄的神魂颠倒全身欲火焚身炙热的快感一波波的流遍全身空旷很久的欲火被彻底点燃了全身肌肤泛起奇异的艳红香汗淋淋,疯狂的耸动肥臀低低的呻吟转为高亢的叫声:「啊……好……好美……好……好过瘾……宝贝……狗儿……我的好……好……夫君……太会舔了……小穴要痒死了……啊……往里点……

    啊……亲老公……啊……妾身的花心……好痒……好难过……哦……唔……

    啊……啊……被你舔死了……我的……好……好狗哥哥……」淫水顺着被舔的大开阴穴如同小溪一样流出,陈金锭亢奋的忘我的迎合着。

    这时窗外的两个也都看的欲火焚身只见薛金莲罗衣半解露出鲜红的肚兜双手在肚兜里不住的揉捏、搓动自己的乳房,双腿不住的夹紧摩擦小穴之中不断的流出淫水满脸绯红、气喘嘘嘘的拚命的咬紧嘴唇以免出快乐的呻吟声这时的薛刚也满眼欲火解开衣服掏出了粗黑巨大的肉棒不住的套弄同时欣赏着屋内的春宫此时的陈金锭早已被欲火和饥渴的需求弄的失去了理智全身剧烈的迎合,肥臀向上拚命的迎合把阴穴凑向黑虎的长舌恨不得把整个舌头都吞入小穴淫水越流越多花心越来越酥麻、酸痒难耐不由的气喘嘘嘘地浪叫:「哦……

    啊……啊……好……好痒……小穴好……好痒……乖黑虎……好……好夫君……

    快……快……用……用大鸡巴……插小穴……我要……啊……受不了……快……我的狗夫君……我要……呜呜……

    出快乐的淫荡的呻吟声。这时黑虎也出粗浊的低吠声胯间的肉棒像个辣椒似的红红的、尖尖的、粗大的一伸一缩,它蹿上蹿下的极力想把大肉棒插入阴穴却怎么也不能。

    这时陈金锭出淫荡的笑声:「死畜生,急什么瞧你那德行」说着趴跪在床边把肥臀向后翘起,那仍在滴着淫水的阴穴从臀后露出来对黑虎叫到:「快……来吧……好……好黑虎……」

    黑虎汪的一声伏在陈金锭的背脊上粗大的尖尖的大肉棒对准流着淫水的小穴向前一顶龟头没入了小穴之中又用力一挺居然全根而入可见小穴多深,尖尖的龟头好像刺一样顶在花心上,一阵酥麻的快感从花心传来爽的陈金锭全身一颤出满足的呻吟。随着黑虎的抽插而前后挺动,巨大

章节目录

人和狗集合-狗的好大哦…啊哦小说兽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人和狗集合-狗的好大哦…啊哦小说兽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