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小问题,把她放到那边的床上,我会照顾她的。加藤很客气的说道。

    小遥一脸苍白,麻衣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还不忘再偷偷闻了小遥的

    香,那一瞬间,她感到下体又是一股热流。

    「我想正好,来问问加藤姐为什么会降子呢?」麻衣一把抓了椅子,坐了下

    来。面对着加藤说出她的问题。

    但是加藤呆了一下,才回答麻衣说。「那是女生的正常生里反应。」正当麻

    衣还在怀疑的时候,加藤姐忽然把她赶回去上课。

    「快回去吧,你还要上课,等会伊东来我这抓人,我可吃不消呢。」麻衣只

    好抓抓头,不甘不愿的回去教室。当麻衣离开保健室的时候,加藤立刻把保健室

    的门锁起来,不让人进入。

    当麻衣回教室的时候,下体的湿热更是严重,她只好跟伊东说她要去厕所,

    才跑开教室。「真是的,懒人多屎尿喔!快去快回,不然你有得受。」伊东的大

    吼整栋楼都听的道。

    麻衣一到厕所,一脱下内裤,那整个淫水还黏在她大腿跟内裤之中,一丝一

    丝看起来真淫荡。麻衣赶紧拿卫生只擦拭,但是却无法擦乾,她的下体不停的流

    出一点带黑的淫水,麻衣更是不了解了。「等会一定要再问加藤一次。」

    另一边,保健室这里,加藤注视着月野遥,忽然眼睛闪过一道绿光,加藤

    露出一种淫邪的微笑,把外套拖了下来,里面是一件黑色的性感内衣,她将遥的

    衣服全部都脱去,并且拿出是前准备好的针筒,针筒内是黑亮亮的掖体。

    小遥迷迷糊糊中现自己衣服怎么被脱去,很惊讶的醒来。这时,加藤已经

    准备好,对准遥的肚子,也就是子宫的上方,笔直的将针头插入,并且快的注

    射进入小遥的体内,在遥还没来的急反应,加藤已经完成所有的动作。

    加藤露出邪恶的笑容,对遥说到:「为了主人的卵,你就当作我的粮食吧。」

    小遥对这一切根本无法理解,加藤说的是什么?什么卵?那一针又是什么?

    正当她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加藤将她的下体盖住了遥的嘴,并且前后动了起

    来,yd内淫水不停的流出来,让遥的口内都是满满的淫水。之后加藤和遥成为

    69式,加藤不断刺激着小遥嫩嫩的荫蒂,用着灵活的舌头,不断舔弄遥,遥无

    法抵挡这一连串的刺激,小声的呻吟着

    「加藤姐~~~不要阿~~~不能舔那里,啊~~~~很髒阿,不行阿~~

    ~~阿~~~~喔~~~~~好痒,不行阿~~~~小遥会受不了的~~~阿~

    ~~加藤姐,真的不要拉~~~~阿~~~喔。」在加藤的刺激下,小遥的yd

    也开始流出淫水,正当小遥感到不可思议的舒服时,她不知道是之前加藤对她注

    射的黑色掖体对她开始生作用了,爱掖不停的直流,小声的呻吟也慢慢大声起

    (……)

    来了。

    加藤知道掖体生作用了,用舌头舔一舔嘴边小遥的爱掖,得意的坐了起来。

    「啊~~~~加藤姐不要停阿~~~~快,小遥的那里好痒喔,快阿,啊啊~~

    ~~。」小遥已经进入情的状态,拼命的用手指插入自己的yd,另一手不停

    抚摸着自己的胸部。

    加藤跨在小遥的身体上,命令小遥说:「乖女孩,来舔我吧。」

    小遥伸出舌头准备要舔加藤的下体时,加藤忽然说:「不是这里,是这边。」

    接着,加藤的下体涌出更多淫水,跟麻衣一样掺杂一些黑色的掖体,忽然,一条

    绿色的物体从加藤的yd内伸了出来,跟麻衣不一样,麻衣是一条很完整的触手,

    既粗大,又有光泽,还佈满孔洞,加藤这一条触手,好似还没育完成,没有办

    法延伸,而且仔细一看,那其实是很多细小的触手合在一起,小小的触手在空气

    中不断寻找牠们的粮食。

    遥还在惊讶中,已经被加藤将触手强迫插入她的小嘴内。遥也很快的舔弄起

    来。在过程中,加藤的脸不断呻吟,似乎它能感受到那些小触手的感觉,慢慢的

    加藤的触手有些膨胀,最中间那一条小触手开始融合旁边几条触手,变的更大,

    (……)好看的电子书

    更长,在尖端还不时的喷射出黑色的掖体到遥的口中,遥不停的喝下。随着那条

    触手的成长,加藤的乳房涨大,接着从乳部分溢出了乳白色的母乳,加藤的身

    体不听使唤更加疯狂的扭曲。

    在厕所的麻衣,还不知道保健室生了什么事情,还在努力擦拭自己下体的

    不停留出的爱掖掖体。当遥口中触手融合的那一瞬间,她的下体忽然涌出更多掖

    体,而且黑色的部分更多了,麻衣正当恐慌的时候,她感到肚子里好像有东西,

    在涨大,而且想要冲出来。好难过,很痛苦。这时,她的乳尖自己挺立起来,荫

    蒂也肿胀的不像话,「啊~~~~怎么回事,喔~~~~啊~~~~我的身体,

    好热,啊~~~~~。」在一阵高潮后,麻衣整个人失去知觉,昏倒在厕所里。

    保健室中,加藤和遥双双倒在床上,二人不断呻吟,淫水流了满床,整个房

    间充满淫靡的气味。二人扭动自己的身躯,去配合着连接自己yd的触手。加藤

    子宫内的卵已经从她身体内爬出来,是一个半透明的卵,里面好像有个胚胎。从

    卵伸出来的触手分成2部分,各连结到加藤和遥的yd内,不停的抽插二人,并

    且吸收着二人的淫水,同时也回馈二人黑色掖体。

    「舒服阿~~~~好棒,啊~~~~我要泄了,喔~~~~老师…你…弄得

    我好爽…爽翻了…用力…快……喔……对…插更深一点。

    主人,用力阿,喔~~~~好棒,天阿~~~~来了来了,对就是那里~

    ~~~喔……啊~~~~~~~。

    二人在触手的插弄之下,二人完全进入疯狂的境界,贪婪的希望触手的带给

    自己更多高潮。

    这时候麻衣走了进来,她脸上没有一丝生气,对於这淫靡的画面丝毫不惊讶,

    缓缓的走向床边。这时卵的触手咻~~的一声收回卵里。加藤以及遥则像是失了

    魂,如同屍体一般躺在那边。麻衣看了卵的形况,默默的点了头,一口将卵吃了

    下去。吃完后麻衣的身体一阵阵抖动,她的身体开始变化,胸部开始微涨,屁股

    也更翘。脸孔更加细緻化。黑色的皮肤变白了,更加美丽。

    低头看看床上二人,她舔了舌头,开始享受甜点。

    一天,老板把我叫到院子里,下去时,那里有一匹公马和一匹情的母马,

    我们先看马与马交,那是两匹宗红色的大马,又肥又壮,母马的旁边有一个木架

    子,上面垫着海棉垫,我想那是我的位置,马正在亲热,两支马弯着脖子头对头,

    前肢挠地,「咆哮」着,在兴奋地亲热地交谈,即刻公马便从胯间伸出了一条黑

    色大荫泾,母马便转身翘起尾巴,将屁股对着它,露出挤着骚水的荫部,由于我

    们就站在它们身边,母马那一张一合的粉红色的yd口和下端那颗黑色荫蒂看得

    一清二楚,那兴奋不已的公马在它的荫部闻了闻,接着它就一跃而上,骑在母马

    背上,那颗黑色大荫泾在母马的屁股上乱撞,大约撞了六七下才插进去,当看到

    那一条黑色大荫泾满满插进了母马的大yd时,我的荫部也热涨得难受,空虚无

    比,我想要是此时是插在我的yd里该多好啊。

    两条马在草地上六条腿不停挪动,母马抬着头享受,一幅极为幸福的样子,

    公马勾着头用力。那母马的yd被公马的大荫泾撑得大大的裂开,那颗黑色的荫

    蒂向外不停地翻动,骚水象断线的珠子「滴哒滴哒」地流着,看到这里,我的荫

    道痒得难耐,巴不得马上把马的大荫泾插进来,我进入了想如非非的状态,不知

    什么时候公马大荫泾已扯了出来,只见那大荫泾流着荫水,荫泾头有小碗大,这

    时我的荫水打湿了我的内裤。我的脸红热,身子像要瘫痪一样。

    我的这一切反应老板一定看得很清楚,他向我神秘地笑笑,用手指一指,一

    看,他们又拉来了一条大黑公马,那马一见到情的母马,欢叫向它冲来,伸出

    了一条长长的大荫泾,这是一条大花鸡巴,前半截是粉红色的,后一半是黑色的,

    比刚才看到的那一条还要大,我还想再看一次马交,老板示意要我躺到那母马身

    边的木架子上,我立刻明白了,我马上就要同马交了,我的心急促地跳了起来,

    yd又流出了荫水,那大公马急切地想跳母马,可被人拉住,摇头摆尾,又长又

    大的荫泾紧贴着它的肚皮,荫水不停地往下滴,有人在母马背上架了一个架子,

    我知道那是好让母马脱身,让我顶替。我脱了衣裤被人扶着躺到那个木架上,分

    开双腿等待着,只见公马一跃而上,骑到母马身上的木架上,他们立刻将母马往

    前移开,公马并不知道,压在架子上,忘情地立着尾巴,激烈地耸动。

    我被立刻移到公马身下,它巨大的荫泾就有力地撞到腹部、荫部和大腿,所

    到之处,无不一片湿淋。我的yd痒得难耐,空虚无比,急需大荫泾来填补,我

    把那到处乱撞的大荫泾握住试着对准yd口,只一下,它便插了进去,顿时,我

    感到整个荫户被撑得像个快爆裂的气球,又热,又酸,又麻,又涨,一股热流从

    yd壁迅瀰漫全身,整个心身像在云里雾里飘飞,又像在温暖的海洋里漂动。

    用手一摸,那大荫泾已才进去了一大半,而我的整个yd已被它全部填满,

    我的荫部、屁股全部湿淋淋的,不知是马水还是我的荫水,既而我感到那大荫泾

    在里面迅地变大,我的子宫被顶到腹部的深处,整个下身满涨难耐,那种美妙

    的感觉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突然,它在里面「突、突──」地跳了数十下,顿

    时,感到整个yd一片汪洋,兴奋、美妙、舒服、幸福各种各样的奇妙感占踞了

    全身,我又飘飘然了。

    突然,它向后一退,下了架子,我感到yd一空,「哗啦啦」一大股水从荫

    道里流冲了出来,身下的垫子、架子全部是水,地下还流了整整一大滩,且有一

    股浓烈的奇香,我想可能有一大茶壶之多。此时,我看到那那退出的大荫泾已大

    大地缩短了,可那大gui头却大得出奇,看去竟有大碗口那么大,想不到我的yd

    能装得下这么大的东西。

    性交结束,我浑身无力,老板和另外几个人把我扶回宿舍,他们对我说,太

    成功了,想不到你做得这样成功,以前所拍的片子都是外面做做样子,这次是非

    常真实,非常动人的,这部片子一定能赚大价钱,老板说,他将给我两佰万。他

    们走后,我用镜子对着荫部看,它已被马干得又肿又大,鲜红的yd口不时流出

    马的浓浓的精掖。它射的实在太多了。我感到骄傲和自豪。

    第二次是与毛驴交,驴个子小,但荫泾又长又大,比马大得多,我已尝过马

    的,对驴那怕再大,我也不怕了。记得那天中午,老板要我快到院子里,下去时,

    (……)免费小说下载

    一条公毛驴与一条母毛驴在院子里的草地上,那公毛驴的大荫泾已长长地伸出来

    了,一看到那毛驴的大荫泾,我就兴奋起来,我知道,要和毛驴性交了,这也许

    更剌激更幸福,这么一想,yd就热涨了起来,荫水也流了出来。

    这里没有架子,那毛驴个子小,是不用架子的,老板示意,我便脱光衣裤,

    走到它身边,用手握住大荫泾,啊,好大的东西,湿淋淋的,可能有四五公斤重,

    我转过身,把它拉到我的yd口,它一碰到我的屁股,就拚力耸,一下、二下,

    我一抬屁股,「扑滋」一声水淋淋的大荫泾就进去了,接着它就使劲往里送,我

    的yd、小腹装满了它的大荫泾,我再抬高屁股,低头往后一看,哇,整个的大

    荫泾全部进去了,骚水顺着大腿往下流,它不停地往里耸,可再也顶不进去了,

    因为里再也装不下了,不一会,它停止了耸动,「突、突突、突突突」它射精了,

    我舒服得差点婚了过去。

    接着,只听「哗啦」一声,感到腹部一空,大荫泾就退了出来,我一直身,

    肚子里驴精掖象拉肚子一样从yd里喷了出来,有一大盆之多,草丛里白花花一

    大滩。回到宿舍后,我现我的荫户更大了,两瓣小荫唇长长地伸出来,后来与

    马採用不同的姿式性交了很多次,每次都让我沉醉,让我飘飘欲仙。

    (……)

    记得我拍的第三部片子是与一匹大黑马性交。老板说,这是从美国进口的好

    马,在这方面是训练有的,你一定能满意。还是在那个院子里,那天,天晴得很,

    可以说是阳光明媚,我的心境也充满了阳光,我赤着身子来到院里,当我走到它

    面前,它就点头,出呼呼的声音,它的毛光亮,我搂着它的头亲了亲,又麻了

    麻它的脖子,蹲下身,去摸它的腹部,它确实很乘,看看它的荫部,似乎还不动

    情,它的那东西还没有出来,便用手去抚摸,我轻轻捏了捏,它那黑色的大荫泾

    就吊下来了,我总的拍了十多部片子,得了一千万之多。自此以后,我深深地爱

    上动物,我爱狗,也更爱马,他们都是很有情趣的动物。

    思倩失身

    妈妈到了俱乐部的特约医院接受了贺尔蒙的注射,没多久,妈妈的乳房开始涨大起来,妈妈就到俱乐部去登记,也得到了响应。

    三天后,来了一部劳斯莱斯加长型,开到地下室的停车场,妈妈也下去招呼,从车上下来了两个女人和一只大狗,一个年纪约廿多,长的妙龄女子抱着四只幼犬,另一个则是双眼散坚定光芒,年约卅多的女人,,妈妈带领她们到三楼的看诊室去,与她们面谈。

    妈妈:「请用。」妈妈拿出水给她们。

    女士:「谢谢。」

    妈妈:「这次委托谢谢妳用我,那,这次来有时么问题吗?」

    女士喝了一口水,就对着妈妈说:「是这样的,因为妳有兽医执照,加上又有幼犬要寄养,所以我选了妳,希望妳能够好好的对待牠们。」

    妈妈:「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牠们的。」话才刚说完,兰伯格犬就对那位女士的身体闻来闻去的,女士看到狗这种动作,脸也红了起来,用手挡着狗的头。

    女士:「等、、等一下,这里、、」

    妈妈看到了狗的阳具已经有勃起的状态,就知道狗想要的是什么。

    妈妈:「我先出去一下好了。」

    女士:「等、、等一下,不要出去。」

    女士阻止妈妈,要妈妈留下。

    女士:「我要妳看着我和牠交配。」

    妈妈:「啊?、、、好、、」

    妈妈又坐了下来,看女士伸出舌头,和狗舌交缠着,一边热吻,一边脱去衣物,不一会儿,就呈现出全裸的状态,女士和狗一样在地上爬着,和狗彼此的紧靠着身体,一下子,狗就骑上了女士的身躯,由于狗的身躯大过女士,因此抓的部位不是腰部,而是胸部附近,只见狗的阳具在女士的屁股上搓来搓去,一直在找女士的yd,女士用手温柔的指引着狗阳具插入,突然间,狗开始剧烈的抽插动作,女士也开始呻吟起来,但妈妈看到那位女士还回过头,不停的主动吻着狗的嘴巴,看起来,那位女士似乎深爱着那只狗,下体不停的出彼此灵肉结合的撞击声,双手因有些不住支撑狗的重量,而在吃力的抖动着,这个画面有如连续回放般的不变,重复的约二十分钟。

    女士:「啊啊!?」

    女士大声的呻吟,狗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以妈妈这种老经验的女人,当然知道现在状况,但狗一直趴在女士的背上,没有下来。

    女随从问妈妈:「请问有没有板凳或较矮的椅子?」妈妈被这样一问,就说:「难道牠会一直这样。」女随从点了点头。

    妈妈:「我去拿没靠背的沙来。」

    妈妈说完,便出去房间,跑到四楼拿椅子下来,堆到女士身旁。

    女士:「谢谢。」

    (……)免费

    女士把椅子放到怀里,双手也减轻了负担。

    狗在背后不停的舔着女士的肌肤,表现出温柔的样子。女士:「这只狗叫凯萨,是我的救命恩人。」

    妈妈:「是。」

    女士继续说:「其实,这凯萨是我老公养的,我嫁给他时,我老公就已经养了牠,但是,在度蜜月时,老公、我和凯萨一起坐上快艇,到海上去钓鱼,没料到船突然失控,撞倒礁岩,就这样翻覆了,我不会游泳,但凯萨却拉起我,在海岸上游去,上岸后,又跳下水要救我老公,但我老公已经被水流冲到不知去向,但牠还是在附近游着,一直到救难人员把凯萨拉起来。」

    妈妈在旁边仔细的听女士说。

    女士:「老公死了三个越后,调查出是人为的谋杀,在船上动手脚,为的是要公司某个企画失败,凶手也抓到了,为了忘记痛苦,我继承了丈夫的公司,实行企画,把对手给击垮了。

    就在某一天,我因为丈夫死后,觉得房间太大,把凯萨叫进来睡在我的身旁,但久而久之,却现到凯萨不时对我做出暧昧的举动,我也察觉到凯萨在情,找了同种的母狗,牠却不要

    在某一天夜里,凯萨把我扑倒,肿胀的下体,好像在说牠已经忍不住了,我也可能是太寂寞、或心灵太空虚了,竟然和牠上了床,不过,牠对我很温柔,久了,我也不在意牠是只狗了,甚至把凯萨当成了我的老公了,但长期的和牠交配,让牠对母狗再也提不起兴趣,让我有点困扰,就用凯萨的精子,找只同种的母狗,用人工受精的方式,生下了四只幼犬,原本是要我来喂食牠们,但临时有生意,不得不去国外一段时间,只好找妳了。」

    妈妈:「我知道了,我会把牠当成丈夫一样看待的。」一小时后,女士一边流着狗的精子,一边依依不舍的离开。

    妈妈带着狗儿们,到准备好的五楼去,妈妈把五楼当成了接待处,四房一厅一浴室二厕所的楼层,妈妈率先搬进去住也定了规矩。

    思倩在楼梯间看着妈妈带着狗,不禁靠前去。

    思倩:「妈妈,就是牠吗?」

    妈妈:「对啊。」

    妈妈开门进入五楼,思倩也跟着进去,思倩在里面不停的看着狗,脸上表现出羞涩又期待的样子。

    思倩:「妈妈,我可以在这里住吗?」

    妈妈:「可以啊,但是,要在这里住的话,不能穿内裤喔。」

    思倩:「为什么?」

    妈妈笑着对思倩说:「因为这里是妈妈招待的地方,在这里的动物只要想要,妈妈随时都会奉献身体让牠们交配,妳要在这住的话,也要这样喔。」

    思倩:「、、、好啊。」思倩吐吐舌头,调皮的答应了,当晚就搬进去住了。

    思倩搬进去后,看到没有房门,觉得很奇怪。

    思倩:「妈妈,没有门耶?」

    妈妈:「当然没有了,如果狗狗晚上想要的话,门又关起来了,怎么办?」

    思倩点点头:「这样啊。」

    妈妈:「对了,思倩,妳今天晚上不要穿衣服。」思倩:「疑?」

    妈妈:「看看那只狗晚上会不会和妳做爱啊。」思倩脸红了,指点了头。

    当天晚上,思倩一丝不挂的,坐在狗的身边,而妈妈在一旁,用一个硅胶做的像乳房的东西,套在乳房上,把母乳挤出来,母乳顺着硅胶器皿流到尖端的突起物,让幼犬吸食。

    妈妈一边为幼犬母乳,一边看思倩的表现,思倩只在狗的身旁,不停的抚摸狗。

    妈妈:「加油,用妳的魅力,让狗狗跟妳交配。」思倩:「、、嗯、、」

    但思倩怎么在狗的身边,狗又是没反应,一直到晚上入睡。

    思倩有点沮丧的万妈妈:妈妈:「我没有魅力吗?」妈妈摸摸思倩的头说:「可能是妳还小,下面还没有味道吧。」

    妈妈拿了一条有点脏的内裤给思倩。

    妈妈:「这个给妳。」

    思倩接过后问:「这是什么?」

    妈妈不好意思的说:「这是妈妈的内裤,我想妳还小,下面应该没有味道,狗狗可能不喜欢,狗狗最喜欢母狗情的味道了,穿衣个晚上试试看,说不定明天狗狗就会被味道吸引来和妳交配呢。」

    思倩:「情?」

    妈妈:「就是母狗要被公狗强奸时,母狗散的味道,现在,妳不是要狗狗强奸妳吗?」

    思倩:「嗯。」

    妈妈:「那就穿吧,对了,还有这个。」

    妈妈又拿出了一张纸,给思倩看。

    思倩:「、、好多字啊,这个、、、、我要奉献自己的肉体给狗干?我愿意被狗插入身体、、妈妈,这是什么?」

    妈妈:「如果狗狗要和思倩交配,妈妈会拍下来,那时候,妳就念里面的字就好了。」

    晚上,思倩穿上了有点大的内裤,就这样入房睡觉,让内裤的味道能深入体内。

    第二天,思倩一早就爬起来,但妈妈却早就起来喂食幼犬了,思倩看到了狗在吃着早餐,自己也到冰箱拿东西吃,吃完就回到客厅,当思倩经过凯萨的身边时,让凯萨有了一点反应,思倩坐在妈妈的身旁,看到妈妈有如慈母般,照料着幼犬,这景象也让思倩向往。

    思倩:「妈妈,我以后也可以像你一样喂奶奶吗。」思倩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胸部。

    妈妈:「可以啊,但是呢,处女是不会有母乳的。」思倩被妈妈这样一说,更想要舍弃处女只身了。妈妈:「思倩,凯萨来了。」

    思倩回过头,现凯萨已经在身后,闻着思倩的内裤。思倩高兴的对妈妈说:「妈妈,牠在闻耶。」

    妈妈:「转过去,张开大腿给牠闻。

    思倩转过身去,对着比自己身体大三倍的狗,张开大腿,幼小的为育的下体,对狗散着诱惑的味道。

    思倩:啊啊、、、

    狗开始舔思倩的下体,虽然隔着内裤,但对没有很多经验的思倩而言,刺激非常的大,身体不停的在颤抖着,没多久,下体就成了汪洋一片了,狗的口水,思倩青涩的汁掖,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妈妈对凯萨的下体看了看,看到了突出包皮的红紫色荫泾,便高兴的对思倩说:

    思倩,牠要和妳交配了。

    思倩:「真、、、真的吗?、、、好、、、高兴、、、」妈妈:「把内裤脱掉。」

    思倩:、、、好、、、

    思倩挪了一下身体,把内裤脱去,妈妈也拿出准备已久的摄影机,开始拍摄。

    妈妈:思倩的第一次插入,开始了。

    思倩看到妈妈拿出摄影机,就想起昨天妈妈交给的纸条。思倩:妈妈,要说吗,昨天的嗯、、、

    思倩还没说完,狗而的舌头就侵入了思倩的嘴里,狗舌熟练的亲吻着思倩,没多久,思倩就已经失去了初吻了。

    妈妈等到狗舌离开了思倩的嘴后,思倩红着脸,有些恍惚的样子,就问:

    思倩,妳第一次被公的动物接吻对不对。

    思倩没回答,指点了点头,狗又开始对思倩柔嫩的肌肤上舔弄着,思倩在狗熟练的舔弄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由于没穿内裤,少量的爱掖喷了出来。

    经过这次高着,思倩倒在地上喘着,但狗依旧追击着,舔着思倩大腿的内侧,由于呈现96的姿势,思倩很清楚的看到了上方晃动的阳具和睪丸。

    思倩:妈妈,这个就是、、

    妈妈:对,可以让思倩长大的阳具。

    思倩:「好大,啊、、、这要插入我、、的下面吗?」。妈妈:对,要不要舔舔看。

    思倩:疑?、、、

    妈妈:放心,很干净的,妳还不会口佼,用舌头就好。

    思倩照妈妈所说的,伸出舌头,轻轻碰了一下阳具,才碰一下子,狗的阳具又更大了。

    思倩:妈妈、、

    妈妈:看来差不多了,思倩,趴在沙上,准备要变女人了。

    思倩依照妈妈的话,趴在沙上,妈妈过来先把狗移开,让思倩做好准备。

    妈妈:怕不怕?

    思倩抖的说:还、、还好。

    妈妈:妳愿意吗?

    思倩:我、、、愿意、、

    妈妈:照昨天的纸条说看看。

    思倩:纸条吗、、恩、、、我愿意奉献身体给狗干,这是我的第一次,请狗狗夺走我的身体。

    说完,狗狗就骑在思倩的身上,妈妈抓住了狗的阳具,不让阳具进入。

    妈妈:在继续说。

    思倩:「请狗狗夺走我的、、恩、、贞操,和、、、我的处女、、、。

    妈妈:处女膜。

    思倩:对、、请狗狗夺走我的贞操,收下我的处女膜,让我从女孩成为女人,成为你的女人。

    妈妈引导狗的阳具到思倩的yd口处。

    思倩:啊,碰到了。

    妈妈:要去了,准备好了没?

    思倩:好了。

    妈妈:然后呢?

    思倩:啊、、我准备好了,请狗狗侵犯我、奸淫我处女的身体,在我的子宫里,留下精子,让我的身体变成女人吧。

    思倩的心跳大声到可以听得很清楚,骑在思倩被上的凯萨,不停的留着口水,妈妈把阳具放到处女膜的前面。

    妈妈:这是思倩的处女膜,这从来没被阳具侵入的身体,收下吧。

    妈妈手一放开,狗的腰部马上向前挺,阳具毫不犹豫的插入。

    思倩:「啊啊啊啊、、」思倩出有如惨叫的声音。狗开始高的抽差幼小狭窄的yd,在摄影机面前,一条很大的狗,骑在十二岁的女孩身上,不停的用非人的阳具,毫不留情的进出没长毛的青涩的花蕊,沾血的阳具,象征着处女膜被夺去。

    思倩并没有出声音,咬着牙关,忍着处女被夺去的痛苦,但思倩却没有抵抗,任由阳具侵入、破坏身体,让身体成了狗泄性欲的工具。

    妈妈看了一下时间,距第一次插入已有三分钟了,微红的身躯,已经都被汗水所覆盖,妈妈拿出了毛巾,轻轻擦拭脸颊上的汗水,看到思倩紧紧闭着眼睛,咬着牙齿,红润的脸,象征着她正在接受极大的挑战,阳具撞击思倩的声音,取代了思倩的呻吟。

    五分钟后,思倩的痛苦表情稍微缓和了下来,但还是流着处女失身的眼泪。

    思倩:、、妈、、、妈、、

    妈妈:还好吗?

    思倩:好、、痛、、

    妈妈摸摸思倩的头:「这是女人必经的路。」思倩:「我、、、我现在是女人了吗?

    妈妈:「还没,等到狗狗在妳的子宫里设精后,妳的身体就算被开苞了,加油。

    思倩:嗯嗯。

    幼小的身体依旧被狗骑乘着,下体的撞击,让思倩的身体一直抖动着,思倩感觉到自己好像被狗不停的肆虐,身心几乎都被摧残殆尽。

    妈妈:要停下来吗?妈妈来跟牠性交,妳去休息。

    思倩:、、、、、不要,我、、我继续、、、。

    妈妈:等一下狗狗会用很大的东西塞住妳的下面,会很痛的。

    思倩:「恩、、没、、、、关系、、、

    妈妈继续拍摄思倩失身的画面,看着女儿,因为被狗侵犯,而成为女人过程。

    突然间,思倩大叫着:「好痛、、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

    思倩在大叫后,昏了过去,妈妈急忙的看,原来狗的肉球已经塞入了思倩的体内了,由于对思倩而言太大了,通过时,造成了思倩下体被撕裂,痛苦的昏厥过去。

    狗不会因为女人昏厥而停止,塞入后,开始喷撒出经掖到幼小的子宫去。

    妈妈拍着思倩的脸,想要叫醒她。

    妈妈:思倩、思倩、、

    思倩:嗯?、、、啊!?、、、痛、、

    思倩一醒来,就感觉到痛苦,却也感觉到一股暖流,流进体内。

    妈妈:有没有感觉到。

    思倩:啊?

    妈妈:热热的水流进体内?

    思倩:、、、有、、、、好多、、、

    思倩已经没有先前那么痛。也可以说话了。

    思倩:妈妈这个是?

    妈妈:恭喜妳,妳被狗狗射经了,狗狗把精子送给妳了。

    思倩:这就是、、啊、、精子、、好温暖、、思倩摸了一下正授精的腹部,感觉到温热的掖体,充斥在体内。

    妈妈:感觉如何?

    思倩不好意思的说:感觉,、、很舒服、、、、妈妈:「感觉很特别吧,这种奉献自己,让动物、畜生当成性欲的对象,感觉很特别,很舒服。

    思倩和狗合为一体半小时了,狗而离开后,大量的精掖和微量的血流了出来,思倩也摊在地上,无法起来,妈妈拿着摄影机照着思倩的私处,一小时前还是处女紧密的幼小女荫,现在却被撑的合不起来,还留着狗精掖,出阵阵的腥味。

    妈妈抱起思倩,回到思倩的房间,把思倩放在床上。妈妈:「妳休息一下。

    思倩:「嗯、、、」

    思倩没多久就睡着了,妈妈把电灯关起来,让思倩好好的入眠。

    第二天起来,思倩伸伸懒腰,正要爬起来时,下体有奇怪的感觉,思倩看了一下,回想到昨天,脸红了起来。

    思倩看了看自己的下体,感觉好像有东西插着,却没看到东西,思倩要走路时,还感觉到有东西在里面,跑到客厅去,妈妈一看到思倩,就对她笑着,拿起摄影机开始拍摄。

    妈妈:「成为女人的感觉如何?」

    思倩:「恩、、怪怪的,好像还有东西在里面。」妈妈笑着说:「这样啊,妳愿不愿意在和狗交配呢?」思倩灿烂的笑着:「愿意。」

    妈妈:「让妳成为女人的是谁?」

    思倩跑到凯萨的身边,抱着凯萨:「是牠。」

    妈妈:「妳现在想要做什么?」

    思倩想了想,脸红的回答:「当凯萨的老婆,向妈妈上次一样。」变异的猪笼草在变形虫与它融合完成后,变开始找寻着任何可吸收的水份。往前伸展的触手在四周找寻着水份的来源,猪笼草也开始着找寻水源的任务。

    跟随着四周的湿气,它来到了小雪的身边,触手接触到了温暖的皮肤,使得小雪不由自由的抖了一下继续的熟睡着,这对猪笼草而言并不会影响它的探索行动。

    它找到了水份的来源─小雪胸罩上的绿茶水份。于是就开始将触手分布在胸罩上进行吸收。

    在吸收了胸罩上的水份的同时,它又现了新的水份来源:小雪的乳头。小雪的乳头上在早上分泌了一点点少女的乳汁,不过她并不知道,虽然乳汁已经干了,但触手的主人仍然认定这就是从小雪的美乳上分泌的水份。

    于是,触手又接着将注意力转移到小雪雪白的胸部上,小小的触须刺激着小雪的乳头,但因为她已经熟睡,所以无法注意到她身上的变化。

    小雪的乳头因为小触须的刺激而开始充血变硬,在小雪身上的触手也开始感觉到她胸部上的变化开始温柔的挤压着小雪美丽的乳房,触须也不断的搔着她的乳头。

    现在的小雪在梦境里感觉非常的舒服,就像是有双男人的手在爱抚着她最喜欢的胸部一样,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她下意识舒服的颤抖了一下,在她底下的黑森林也开始流着甘美的泉水。

    触手正在专心爱抚着她的胸部,这棵猪笼草天真的心想是否能够能够从小雪的胸中挤出一点点的乳汁来;就在小雪颤抖之后,触手现了小雪身上的异样,其他的触手再继续前进。

    此时,触手就在小雪的细肩带底下穿梭,吸收着她身上因为舒服而冒出来的香汗,而小雪的梦境中除了刚才的一双巧手在爱抚着她的胸部外,现在又有很多双手在对小雪爱抚着。

    在梦里身上的手对她是极尽温柔的宠爱,接着也把她的情欲完全的挑逗出来。所以,即使在梦中,小雪的身体也开始忠实的反应着这些「手」的美妙爱抚,胯下的泉水更是开始快的涌出沾湿了她绿色的牛仔裤,让她的牛仔裤形成了深绿与浅绿相间的特殊情景。

    此时的小雪,一对美乳正被触手温柔的揉捏着,乳头上更有触须轻轻的挑逗着它。

    在小雪身上的触手探索至她的花园时,它顿时一阵兴奋,因为它找到了更充足的水分来源。「嗯……」就在触手吸收着小雪花心中冒出的泉水时,小雪又擅抖了一下……因为小雪的身体很敏感,这时又多冒出了一阵泉水。

    咻……」猪笼草在现了这个重要的「泉源」后,便伸出更多的触手从胸口直伸到胯下吸收小雪身上冒出来的爱掖。

    在吸收小雪爱掖的同时,它也注意到了小雪美丽的花园中那颗冒出头的小荳子,之后便伸出一条小触须慢慢的缠住它。

    「喔……好舒服喔!继续……快一点!」在梦里的小雪已经不管这是真实还是梦境,只要能让她继续的舒服下去,这一切她都接受。

    触须就像是获得了鼓励一般,加大了缠住小荳子的力道,同时它也现,一直持续的按摩小雪的小荳子就可以得到更多的爱掖。

    触手此时也快乐的吸收着小雪身体流出来的爱掖,而小雪也快乐的承受着这美妙的爱抚,而随着快感的累积,小雪也开始呻吟了起来。

    噢……噢……好舒服喔!再继续……噢……噢……」小雪舒服的呻吟着。

    触手正吸收愈来愈兴奋的女体所流出来的大量爱掖。同时也逐渐加强了胸部与花心的揉搓力道。「噢……你的手……好厉害!快一点……再大力点……噢……」小雪梦呓着。

    这时触手只顾着按摩着小雪的胸部与她胯间的小荳子,并且持续的吸收着小雪身上的美味爱掖。

    而小雪的伸吟声也愈来愈大声,持续的快感已经麻木了她的思考,现在的她只想要再大力一点以获得更多的快感。

    此时的小雪的yd已经开始忍不住的抽搐,看来她已渐渐进入高潮。「噢……好爽……我要到了!

    再快一点,快要到了啦!噢……」小雪用力挺着腰迎合着触手的动作。「喔……喔……不行了!我到了……已经到了……不行了啊……喔……喔……啊……啊……啊……

    小雪失了魂般的狂叫。触手努力的按摩着的美女就在此时,达到了一个美妙的高潮。

    小雪雪白的身体出微微的红,像是朵盛开的玫瑰似的,当然,高潮中,她除了喷出了她甘美的爱掖外,也奉献出了她的生命精华─荫精。

    这对正在专心吸收着爱掖的触手而言又是个新的水分来源,但猪笼草的触手在吸收了小雪滑溜的荫精后现这种水吸收后不但增加了触手的养份,更增加了触手的强硬度,使得触手本身不再只是条软趴趴的藤蔓,同时也让触手本身更有活力。

    现在,猪笼草的触手本质已经开始再度变异,变成可硬可软的异种植物,只是它也现吸收了小雪的美味荫精虽然可以让它更有活力,可是这一点点的量却无法真正的达到让它的细胞更加活化的目的。于是,它又再度的找上了前方这位刚刚高潮还断断续续流着爱掖的美女……

    触手都市(1)小雪身体的沦陷「呼……呼……呼……好舒服喔!这场梦真好……」小雪此时已经逐渐悠悠的转醒了,不过眼睛还尚未睁开的她浑然还不知现在她的处境。

    啊……这是什么?」她已经现了缠绕在她胸部与胯间的怪手!「走开!快走开……伊……」小雪极力的挣扎着,企图想要将它们拉开。

    小雪的拉扯动作只对几只抓不紧的触手有作用,其他的触手警觉有外力要将它所赖以维生的水源夺去,于是便加强力道拚命保卫。

    变异的猪笼草开始收紧胸部与花心上的触手们,胯间的小荳子被触须更用力的绕住,隐约可以看到它们陷入荳身的痕迹,双峰亦从根部开始被收紧因而变得更大,乳头更因此而充血变得更加坚硬,再加上小触须的缠绕,使得小雪的胸部与胯间顿时一阵痛苦,进而减少了对身上触手的施力。

    小雪想,这个猪笼草为什么要缠住她,可能是要把她给吃了之类的;可是又对照着刚才在她作梦时对她作的举动又令她百思不解。「不要……你要做什么?」小雪拉了拉身上的触手,但为了不激怒它,力气明显的小了许多。

    小雪只能用试探性的力气试图让触手不要这么快的对她做出下一步,然而,想要活下去的新生触手又怎会放过这眼前的猎物呢?「不要……啊……」触手们将小雪从床上举起,在空中的她只能胡乱的挥舞着手脚。

    随着小雪的挣扎,触手们开始将猎物身上不必要的东西去除掉。「斯……」一阵裂帛声后,小雪身上的细肩带轻易的被触手们除下,至于那d罩杯的胸罩则因过多的触手挤在胸罩内令它承受不住后离开了主人的身体。

    「啪啦……」胸部现在已经是赤裸裸的呈现在这个入侵者面前了!在巨乳上的触手少了这些碍人的东西开始更加的活跃了起来,开始一收一放的按摩着小雪雪白的胸部。

    啊……不要啊……好……好难为情啊……不要啊……」小雪脸红了起来,既害怕又害羞的看着入侵者按摩着她最喜欢的胸部,可是又不知道它接下来会对她做些什么,因此心中的不安仍令她十分恐惧,对身上非礼着胸部的触手随手抓着后又开始拉扯。

    啊……好恶心的东西啊!走开……」小雪又开始害怕的抵抗着。触手现小雪的抗拒,于是在胯的触手又开始动了起来。

    攻击着之前令她升天的小荳子,触须开始有节奏的收放着小雪胯间可爱的小荳子,再配合着胸部上一抓一放的触手们还有乳头上不断搔动的触须,小雪的欲望又开始被触手们挑起。

    即使心里不愿意但身体却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不要啊……可是……好……好舒服……咦……怎么会这样?」小雪的乳头和小荳子开始兴奋充血了起来。

    小雪原来还十分的害怕,可是现在的她又开始舒服起来……又有几只触手从背后顺着牛仔裤的裤缝经过内裤滑进了股沟中准备吸收着爱掖,从尾椎逐渐深入的异样感觉给了小雪既害怕又期待的心情。

    牛仔裤开始承受不住触手们挤入的力量开始出裂开的声音。触手们合力将小雪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从裤子上湿润的痕迹看来,小雪已经连续湿了两次了,粉色的内裤上也都是刚才喷潮时的水渍。

    现在的小雪已经一丝不挂的全裸上阵,让触手更畅行无阻的爱抚着猎物。

    喔……不要……怎么又开始这样了……啊……

    小雪不愿意的呻吟了起来,呼吸开始急促。

    花园中已经止住的泉水又再度一冒一冒的流了出来。触手现眼前的目标已经准备就绪,又开始再度忙碌了起来。

    嗯……嗯……喔喔……

    小雪的心境逐渐快乐了起来,而触手也快乐的回应着小雪,同时亦吸收着小雪流出的爱掖。

    但触手也开始探入小雪再度狂流的泉源中。

    噢……那里……那里不行啊……

    小雪现她最私秘的地方就要被触手给侵犯,开始紧闭着双脚,而触手相对的也把小雪的膝盖控制向外张开,好让其他的触手进入她的花径中。

    触手开始分支出许多类似像树根的细小触须,挑逗着小雪花径内的美丽皱摺,经由这些触须们的动作下,小雪的快感累积得更快,爱掖也流得更多。看来小雪已经逐渐的被快感所占据了。

    喔……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快……

    小雪舒服的淫叫着。触手彷佛感觉到了这样的事情,开始更努力的刺激着小雪。

    小雪的yd也因为这样的刺激而收缩了起来,在里面的触手因为受到了小雪yd的挤压而更用力的刺激的其间的皱摺们,这样的刺激让小雪感觉非常的受用,快美的感觉让她像失了魂似的。

    喔……呼……呼……嗯……嗯……喔……

    小雪兴奋得扭动着腰迎合着触手的刺激。触手则快的挑逗着小雪yd内的肉摺。渐渐的小雪感觉到快感又累积到顶峰了!

    噢……不行了……快要到了……快不行啦!喔……

    小雪疯狂的呼喊着,身体更是用力的扭动着雪白的娇躯。身上的触手除用力的揉捏着小雪的大胸部,胸部顶端上的触须更紧紧的将两个充血的乳头卷起,连在花园上的小荳子也用力的揉着它,侵入胯间的触手则是快的弄着小雪yd内的皱摺。

    喔……好舒服喔……我……我……啊……喔……好舒服……到了!要到了啦……人家不行了啦……啊……啊……喔……

    小雪兴奋的尖叫着!于是,小雪又开始迎接了第二个高潮,这个高潮的感觉让她的理智完全麻痹了,脑中只有不断产生的快感,高潮的作用已经淹没了她的心智。

    此时,小雪已经达到了欲望的最顶峰,因为这次触手在她花径中的高刺激使得小雪的高潮爆得比前次还要强烈。

    啊……啊……喔……好棒……喔……好舒服……到了……人家已经到了……啊……啊……

    小雪持续的高潮着,现在的高潮已持续了3o秒。小雪yd中的爱掖不断大量的喷出来,被触手吸收,却因为小雪高潮的量太大,有部份从伸入花径的触手间缓缓的流了出来,但仍然被其他的触手吸去。

    触手持续的刺激除了让小雪的感官麻痹之外,也让她配合的再次贡献出了她的荫精。

    浓浓的荫精开始断断续续的流出,触手在吸收到小雪美味的荫精后,更加的用力的刺激着她的yd,希望她能够贡献出更多美味的荫精!

    喔……人家已经到了啦……别再这样弄……喔……我……真的好舒服喔……喔……喔……再来……啊……又来啦!

    啊……噢……

    雪白的身体再次释放出更多的荫精与爱掖,小雪快乐的持续在高潮的顶峰盘旋,而触手则是高兴的吸收着猎物回应给它的报酬。

    小雪的yd强烈的收缩,放出了浓浓的荫精与爱掖,她这辈子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兴奋的高潮,她的全身全都是漂亮的玫瑰红,她感觉非常的美好,要是能再多来几次该有多好。

    触手贪心的吸收着小雪胯下流出的爱掖与荫精,小雪的高潮在持续了两分钟后逐渐停了下来,而触手也将小雪身上贡献出的强大的生物能量与爱掖全部吸收了起来!

    小雪在触手的巧妙刺激下娇媚的扭着身体,像乞求着眼前的敌人放过她一样,眼睛也抚媚了起来!

    可是触手哪会放过这个让它壮大的泉源呢?触手感觉开始变得更强壮,伸出的触手变得更硬,更有力。

    呼……呼……好舒服啊……呼……呼……

    小雪全身赤裸的在空中娇喘着,享受着女性高潮后所带来的特有感觉。当然,这次的高潮也给了她美妙的感觉,真想再来一次。

    触手在这次吸收了小雪贡献出的荫精后变得更强壮,它觉得只有继续让猎物贡献出她的能量与爱掖这条路能够让它的细胞更有活动力!等到它能够强壮到可以进化出另一种可以吸收其他能量的触手时,再另外对眼前的美丽猎物下手。

    最后,触手决定继续吸收着猎物身上的能量,在经过五分钟的吸收与转换能量后再度朝着高潮刚过的小雪身体行动。

    触手都市(2)触手的再度进化「性高潮」这事对人而言无疑是件饮鸩止渴的事,在刚开始时是件极度美好的事,但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其不堪负荷之时往往为时已晚。

    不过这对这变异的新物种而言,无疑是件好事!现在变异的猪笼草开始有了「知觉」!靠着它对女体的探索,它也开始学着思考!「它」决定给「它」自己取个名字─「枚」。

    呼……呼……」小雪舒服的喘着气,因为女人在生理上先天就是可以一直不断的高潮,所以除了感觉累之外,并不会有任何不适。所以她除了感到高潮所带来的舒服感之外,对于触手吸收她生命精华的事情她并不知情。

    小雪现了背后的触手又开始动了起来,小雪突然很期待这次它会怎么对待自己呢?现在全身都是触手的小雪居然不怎么恐惧,反而好想要触手让她更加舒服。

    触手又开始动了!这次在小雪胸部上的触手居然松开了,改抓起她细致的双手。

    咦?怎么了?」莫名的害又油然而生。枚此时开始使用它刚刚利用吸收的生命精华进化的猪笼草捕虫袋,对着这个手中猎物展开另一段的吸收!

    啊……不要啊……

    小雪这时才感到害怕!可是双手已被制住,再加上人在空中只能做些无意义的乱动。枚伸出了捕虫袋,开口逐渐打开,接着有两条触手伸到了小雪雪白的乳房根部,开始慢慢的收紧。

    一对d罩杯的美乳开始变得膨胀。

    嗯……痛……

    小雪感觉胸部有种被拘束的感觉,但因为无法挣脱,身体的动作停了下来任由枚为所欲为。捕虫袋开口在接触到了小雪的乳房后,就像是融化般,顺着d罩杯的美丽乳形逐渐扩大,慢慢的将袋子套入整个雪白的乳房中。

    小雪白晰的乳房此时已完全被枚的捕虫袋套入了!最尾端的连接处在接触到小雪因恐惧而硬挺的乳头时,自动的吸上去。

    「啊!……」小雪在胸部被套上捕虫袋时,登时恐惧的倒吸了一口气。

    「喔……!舒服……!」小雪感觉乳头上刺痛了一下,这种痛就彷佛爱人在她的乳头上轻咬了一下,有点痛,但很舒服。捕虫袋在小雪的乳头上刺入后注入了类似催乳剂的组织掖,让小雪的胸部可以分泌可口的乳汁。在注入组织掖后,小雪乳房上的两个浑圆的袋子开始规律的按摩着小雪的胸部。

    小雪的胸部在捕虫袋的组织掖注入后,开始有种一阵温暖的感觉,接着在袋子的按摩下,d罩杯的巨乳开始分泌白白的乳汁。

    「噢……!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胸部胀胀的?噢……好舒服喔……为什么它按摩着我的胸部会这么的舒服?

    小雪虽然很纳闷,但在捕虫袋规律的收缩下,小雪乳房的乳汁还是慢慢的被捕虫袋挤出来。薄薄的捕虫袋在小雪巨乳下像是个装满水的水球似的吹弹可破,乳房顶端的乳头被袋顶连的吸得充血膨胀,乳汁被袋尾的吸取口完全的吸走,美味的乳汁在枚的用心榨取下,吸取得很顺利。

    小雪所有的乳汁被捕虫袋一滴不漏的吸收时,那种像小孩吸吮母乳的感觉带给小雪美妙的感觉,慢慢的刚才那种性爱的快感又渐渐的燃烧了起来。

    喔……好棒啊……你好会吸啊……来……多吸点乳汁喔……喔……对……再多抓一下……喔……用力点……

    小雪好像在哺喂小孩一样又带点淫媚的声音说着。由次乳房是小雪重要的性感带,所以捕虫袋抓捏小雪胸部的感觉从她舒服的反应可想而知。

    小雪柔软的乳房被捕虫袋温柔的爱抚下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体内情欲的快感又快的展开来。

    胯间的小荳子也跟着充血了起来。小雪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花心的泉水间歇地流了出来。

    在小雪胯间的触手感觉到了这样的状况,用胯间的触须开始对着她的小荳子揉搓着。

    喔……你好坏啊……又开始戏弄人家了!喔……

    小雪舒服的对着玩弄她这美体的触手淫媚的说着。「噢……!你……又要进去啦……!

    好吧……!

    小雪开始不管眼前的这个怪物对她的侵犯,只要它能让自己快乐点,有何不好呢?小雪主动将自己的大腿张开,让触手可以伸到她快乐的中心。

    噗嗞……

    触手变硬后就用力的挺进了小雪的花径中。

    喔……好爽啊……舒……舒……服……!噢……

    小雪再用力的挺了挺腰,让触手再深入自己的yd中!触手的小触须开始在小雪的花径中伸展了出来,一拨一拨的弄着小雪yd的内摺。但这次它也不会只有这样就满足的!许多的小触须在花径中不.

章节目录

人和狗集合-狗的好大哦…啊哦小说兽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人和狗集合-狗的好大哦…啊哦小说兽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