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芯每天都过著一样的生活,起床後掀开窗帘确认楼下门外没有人等,悄悄骑上机车飙去上班,偷偷摸摸的进公司,偷偷摸摸下班然後又飙回家。好累喔天阿,当她无力躺在沙发上时除了感到松懈外还感到无止尽的疲累,或许,还有一点落寞?!不!才不!绝不落寞!她猛的从沙发上坐起,冲进厨房内故作忙碌的洗菜煮饭,欲藉忙碌忘记那些不该有的思念。而,自从和他分手後,日子似乎就不再值得回味。她叹了口气,又走出厨房,抛弃那些正进行到一半的洗菜工作,鼓著嘴将身子缩到沙发里。不,跟他分手是对的,一定是的。居然不知不觉睡著了,秋天夜里冷空气将她冷醒,她揉揉酸疼的小腿起步就往卧室走,随意的脱掉皱扁扁的套装,她倒头就往床上睡,饭不吃了,澡不洗了,他也不想了。隔天早上自是一番忙碌,她冲进浴室里很快的洗头洗澡,随便画点淡妆,拿起时钟一看,妈呀十分钟後八点半,她今天定迟到的,小绵羊怎麽飙顶多七十。她不顾一切抓了包包就冲下楼,这辈子速度没有这麽快过,今天铁定要狂飙,谁也无法阻止然後,她就定格了。「芯芯。」男人倚在他车旁,墨黑的双眼直瞅著她。芯芯心里一惊,腿差点软了。他怎麽找的到她?

    莫名其妙的坐进他车哩,见他手稳稳的握著方向盘,西装直挺挺,目光专注的盯著车潮,明明这个画面看过千百万次了,现在却莫名的令她口乾舌燥。他直驶入公司地下停车场,泊好车後$yin荡小说 a href="shubao2/class12/1htl" target="_blank"shubao2/class12/1htl/a,却又一动也不动的靠在坐椅上,一句话也不说。「我要迟到了呃」「下车吧。」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听到他回答总是比没有好,但是心里却沉甸甸的,芯芯抿著唇,拉开车门,正当她轻轻回头说了声谢谢,却被他的眼神攫住。他,他还是一样俊美深沉,眼潭一样深不见底。「下班去接你。」他轻启薄唇,却让她吓了好大一跳,「不不用,我可以」话未说完,他好看得眉随即皱了起来,「不准逃。」大手一伸,即捏住她下巴,吻住了呆愣的她。「不要」她惊惶的挣扎著退後,向逃命般下了车踏著高跟鞋豋登冲进电梯里。她抚著xiong口,惊魂未定,天,颜峻怎麽会出现,这一切怎麽会发生?早已该结束的,不是吗?疲软无力的进了公司,组长见她虚脱无力又苍白的脸,又念及她突然在某天开始日日七点到办公室开铁门的份上,替她端了杯咖啡过去,拍拍她的头又走远。芯芯被拍头虽是吓了一跳,但是组长关心的举动令她不安乱跳的心又安定下来。是了,她要努力工作,不该妄想的,她有今天都是家人朋友的帮忙,绝不能自私的毁掉一切。

    下班时间快到了,原本埋头工作的芯芯霎时紧张起来。他没说在哪等她,也没说确切时间,那不如哎,不能早退阿,她今天迟到了,那就,晚下班吧。大眼溜了溜四周,心机的将桌子收拾乾净好似主人不在一样,然後将电脑及资料都搬到离门口最远的桌子上,王小姐最爱早退的,占用她桌子也无妨吧。安心的坐定位後,又开始认真的研究起来。时间已过下班时间将近两小时,七点钟了。六点组长临走前很是鼓励的拍了拍她,现下办公室只剩她一人,颜峻那个大男人主义鬼决没道理等她等两小时,她放心的收好东西往门口走去,心里突的又一惊,不对阿,跟他分手时,他每天七早八早就在她家门口等她,有时还会直接按门铃要人,要不是老妈对他恨之入骨,她早就落入他的手掌心了。而且这种情况持续一个礼拜後,她的良心真的使她无法继续住下去,於是在老妈与众家人反对下,她仍然秘密的找了间小套房住进去,总是还给她家人一个清静了。只是,颜峻还是找著她了。不,现下重点是,严峻很有可能等她等很久阿,虽然他大男人主义,但是他想要的东西觉不会轻易放弃的。她扭著手忐忑不安的走去按电梯,门一开,有个男人在里头,她下意识就往办公室里躲,那人不急不徐跟过来,「杨小姐也是忘东西吗?」是组长!她拍拍xiong脯,勉强微笑,看组长用遥控器开起铁门时,她道了声再见又回到电梯那,幸好,算她命大。这回她聪明了,转了身就往楼梯走去,这下好点了吧。她步出办公大楼外,没瞧见他的人影也没看见他的车,心里说不清是放心还是失望,她揉了揉眼睛往公车站牌走去。「芯芯。」啊!他,他哪冒出来的?芯芯捧住xiong口,刚被抚平的激动又窜了起来,但这回她不会再傻傻的被他骗上车了。颜峻站在公车站牌旁,似乎不意外会看见芯芯出现,似乎两人就是约在这一样。他走上前去,温暖的手掌握住她的小手。「回家吧。」

    正当芯芯想抽回手时,听见这句低语,心里像是被轰了一下,她有点颤抖著,喃喃的说了句「我自己我可以的。」「上车,否则,我就在你同事前吻你。」芯芯紧张的回了头,组长刚从办公大楼里走出来。「峻,不要。」下意识的就说出向他撒娇求饶的话,亲腻的称呼完全显示两人曾有过的亲密关系。芯芯发现自己说了什麽,有些为难的低下头,颜峻握紧牵著她的手,很强硬的将她塞进车里。又是早上的场景,芯芯偷偷瞄了峻一眼,见他开的方向不是回他家也不是回她家,有些疑惑不安。幸好,他只是带她去吃了从前两人最喜欢的餐厅。虽然东西很好吃,但她现在食不知味,像是机械一样把牛排一块块吃进去,到了一半,突然再也吃不下了,她放著那半块牛排,头低低的,两人之间只发出杯盘碰撞声,安静的好像暴风雨就要来了。「吃不下了?」他问。「今天的不好吃吗?」他伸手切了块她的牛排嚐了嚐。平静的好像两人一直是甜蜜的情侣。熟知他脾气的芯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他越是忍让,占有欲就越强,要是突然生气了,後果绝对不堪设想。她嚅语道,「颜峻,我想回家了回我家。」「那就走吧。」颜峻停顿了一下,没有怒气,只是平静的回答。他也放下他尚未吃完的餐点,两人各怀心事的坐进车里。

    芯芯死瞪著窗外,这哩,这里根本不是她家阿。她只不过发呆了一下,车子就到了不是她要的目的地。「颜峻,我」他再次打断她「你上来拿你的东西吧。」芯芯心紧缩了一下,原来是,是要叫她完全滚离他的生活吗,对,这就是她的目的不是吗,就是这样了,一切终於可以结束了。真好。她脑袋里盪著他的话,鼻子却好酸,她忍住,下了车跟他往电梯走。在电梯里,她站在他身後,木然的看著他的背影,眼泪却自己掉了下来。不可以哭,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刚要抚去泪水,却被抱入宽阔的怀抱中,他的吻沾上她的泪,她呆呆的任他温柔亲吻自己,过了一会,才知道该要挣扎。「放开我,峻,不要!」她躲到角落,心里矛盾不已,嘴上却硬是要拒绝他。「我,我东西不拿了,都给你,丢掉也随便你。」她慌忙按了一楼的楼层按钮,叮一声,颜峻住的楼层已然到了。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手却泄漏他的情绪,他大手一捞就将她按在怀里,低下头毫不留情的吮吻著她,大门感应了他的掌纹,又接著输入几串密码,门就开了。他将她抱进去,不顾她满面的泪水,踢上门就往寝室走去。芯芯被他紧抱著,又熟悉又陌生。

    不曾间断的热吻,情形和从前的每一天好像,只是怀中的女主角老是窜动不安,清丽的脸庞满布泪痕。「峻,不要了,让我走」芯芯感觉到他停下动作,鼻子又是一酸,泪扑簌簌的掉落的更厉害。颜峻将她搂在xiong前,下巴搁在她头上,好似恨不得将她锁在身旁。「别再躲我了,回家好吗?恩?」他的唇磨蹭著她的脸,舔掉她愈掉愈凶的泪水。「不要,我们我们已经分手了。」「那是你一厢情愿的,我可没答应。」他看进她眼里,有著愤怒。「你就这麽轻易离开我?什麽话都没解释只说要分手!」他的脸亦发yin沉,突然他扣紧她的双手,将她压在身下,坐到她身上将她压制住。「不可以!峻,不要!」芯芯吓坏了,挣扎著要躲开,孰知两人力气相差太多。他很快脱掉上衣,裸露的结实xiong膛曾是心芯芯撒娇时最爱倚靠的地方,他一手架住她双手,半撕半扯的褪掉她的套装,姣好的身材很快就呈现在他眼前。「峻,不可以!」她扭动著想逃离他的箝制,指惹来男人更多的占有欲,挑起更多怒气。两人皆已近乎全裸,芯芯白嫩的皮肤因为房内尚未开暖气而冻的泛红。他改变姿势,坐在床上,让芯芯背靠著他的xiong膛,大手握住她纤细的小嫩腿,来回抚摩,然後替她脱掉丝袜。芯芯早已是熟知男女情事的人,此刻仍敏感如处子。「峻恩峻,放过我吧,我要回家!」她咬著牙,忍受舒服的爱抚,趁他专心於其他事时,猛然挣脱。她往前挣扎,身子的确是脱离他的怀抱了,但脚踝却被他握在手里,她努力向前爬去,小手紧抓著被单,哪知他一後扯就被拖回他身边。「你想逃!」颜峻脸色更是沉的紧,他随手抓起刚帮她脱掉的丝袜,就将她的双手绑在床头。

    芯芯背对著他被缚住,更是惊慌,两只腿挣扎的很厉害,颜峻冷哼一声,扬手就往她娇俏的屁股打了下去,顿时白嫩的皮肤浮现红印。芯芯吃痛得哀叫一声,但紧接著他的动作更令她无所适从。她看不见他要做什麽,身体更是敏感的厉害,只感觉他的手指探进她内裤边边,也不帮她脱掉,就这样抚摩她被打疼的地方。芯芯什麽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只能逼自己少溢出点娇吟。他的手又下滑到她大腿内侧,同样是探进内裤边里,两只手指捏住小缝里的肉珠搓揉起来。湿湿触感使他的怒气稍减,他将一只手指塞进脆弱紧致的穴中。芯芯忍不住哎叫出声,身子又挣扎起来。「别急,今晚让你下不了床。」芯芯又羞又怒,口不择言起来「恩恩颜峻我们都恩分手了你不可以阿阿恩」颜峻可一点都不想听到,他又塞了一只手指进去,规律缓慢的抽动起来。「阿阿恩不要恩」芯芯简直要疯了,他的手指好温暖,以前他很爱在公共场合用手帮她做,那种刺激yin欲的感觉使她念念不忘,他当然知晓她的敏感点了。手指用力一按,准确的插到她的敏感处,穴里的yin水更是满溢,芯芯尖叫一声,腰却自己忍不住摆动起来,希望他再碰一次那个点,芯芯全然被掌控。

    颜峻撤出手指,满意的看著他朝思暮想的小女人被他勾起,他脱掉她湿透的内裤,挺起腰杆,扶助她乱晃的小屁股,往前一挺就插入她湿答答的暖穴,芯芯脸红透了,感受到他填满她的充实感,涨涨的好烫。颜峻很快的撞击,每一下都令她腰软无力。颜峻感觉到芯芯已无力挣扎,硬挺还插在她身体中,他身体往前倾解开绑住她的丝袜,这个动作顶著她使芯芯舒服的难受。他的大手各掬住两只被xiong罩包著著丰ru,轻轻揉捏起来。「喜欢吗?」颜峻咬著她的耳朵,下半身也轻轻前撞,芯芯面红耳赤,紧闭小嘴说不出话来。他的食指插到内衣缝里,揉弄她的ru头。她的身体还是一样敏感美好,他贪恋著她的香气,将头埋进她颈子旁留下草莓,温柔的轻吻。「恩恩峻」芯芯情不自禁唤出声,令颜峻欣喜若狂。「芯芯好热好紧。」「峻峻」芯芯低语著,全然忘记自己死命挣扎的理由。他脱下她的xiong罩,手掌感受她细致的皮肤,以及ru头滑过掌心时舒服的触感,满足的喟叹,他的手扶回她腰间,用力冲刺起来,「阿阿阿恩恩」涨大的男性精准的来回插入芯芯红肿的xiāo穴,yin水的噗滋声响,男性的低吼,女性的娇吟,使两人完全醉在里。低吼一声,他射在她身体里头後,芯芯无力的趴在床上,小腿跪在床上,身上伏著同样喘著气的男人。她挣脱著要离开他,立时被他警告,「你还想逃!」他又将她狠压住。

    「放开我,我要去洗澡。」她红著脸回了他一句,语气里不觉参杂了点撒娇。「一起去。」他离开她身子,将她翻了个面,让她正对著他,眼神一黯又插了进去。刚刚洒满里头的jing液和yin水都被插的溢流床单,芯芯惊叫一声将头埋进他xiong口,不敢瞧他。颜峻吻了吻她汗湿的香肩,捧住她的屁股将她抱起,芯芯怕自己滑下,白嫩的脚不得已的环住他的腰,此一举动又使两人更深入彼此。颜峻抱著她下床,每一步都是一撞击,芯芯根本无法阻止自己呻吟。进了厕所,颜峻放满热水,挂在他身上的芯芯被放入浴池中,芯芯靠在浴缸旁气息不稳的喘著气,马上又被颜峻给捞进怀里。「没有力气了」她哀求的看著他,「替我洗澡就好。」岂不是一样累人?芯芯嘟著嘴挤了点沐浴ru,反正他要的就一定要做到。小手轻轻滑过他的背,待她将背上的沐浴ru冲乾净,颜峻很自动的转过身,对她露出邪魅一笑。芯芯红透脸,将沐浴ru推向他,示意他自己洗,颜峻哪那麽好打发,他抓过她小手,挤了沐浴ru在她手中,将她的手往自己xiong膛拉。「你你自己洗啦!」芯芯急欲抽回手,但是就是做不到,她的手一在的滑过他身上,然後到他腹下。他逼著她握住他已硬挺的男性,诱哄她滑动。芯芯也不是第一次替颜峻手yin,但将近一个月没见面,还是使她很害羞。「芯芯乖,用力点」颜峻很舒服的闭上眼享受,芯芯咽了咽口水,卖力的讨好起他。待涨大到难以忍受,颜峻让她松手,抬起她一只脚挂在他肩上,顺著水波插了进去。芯芯攀住他的手臂,娇喘声不绝於耳。「好怪喔水都进来了恩恩」芯芯红霞般的小脸闪著,颜峻著迷的看著他心爱的女人忘情呻吟,她无暇的身体挂著几串水珠,丰嫩的白ru激烈摇晃,水声哗啦四溅,两人又再一次高氵朝。

    清晨五点多,颜峻皱了皱眉,便醒来了。这阵子为了去看芯芯过得好不好,总是六点就守在她家门外,他知道芯芯搬家,他也知道她住哪,但是每次她看见他出现总是露出惊慌的样子,他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她突然开始躲他的原因。他知道这与他母亲绝对脱不了关系,但是没有充足的准备前,他不会硬抢回芯芯而使她受到更多伤害,他必须确定,这一次抓住她,可以永远将她留在身边。所以他总是五点起床,六点就准时守在她门前,为免芯芯发现,他又去买了新车,才可以停得很近,好好看她每次六点半出门时,那可爱但又小心翼翼的脸。总算,他前天终於已威胁口气逼他母亲说出要胁芯芯的事实,不管谁反对,他也要重新夺回属於他的女人。

    他起身梳洗,尽量小心不吵醒昨晚精疲力尽的芯芯,一个月没有「激烈运动」她的体力果然退步得很快,接下来的日子可得好好调教她才行。他轻轻一笑,重新回到棉被中,扎实的将她抱个满怀,芯芯也无意识的就往熟悉、温暖的怀抱中钻,可爱的樱桃小嘴微张,白晰的颈子微微露出棉被外,颜峻忍不住用手指轻抚。「唔恩」芯芯小小挣扎一下,怕痒的她将肩膀缩起来,小脸在他xiong口磨蹭的厉害。颜峻用牙轻咬她纤细的肩膀,大手早已在她光滑的背後来回轻抚,时不时捏捏她嫩嫩的小屁股。芯芯又再次娇吟一声,颜峻咽了口水,把她翻面背向自己,两手就捏住她丰满软腻的ru球,把玩起来。一开始,他尚能控制,让手掌感受她细腻的软脂,以及有些发肿的ru头就能稍稍灭火,但是到後来,芯芯突然嘟了嘟嘴就躲他的手,将身体趴在床上,背靠著他,并不只是姿势太诱人的关系,而是他瞧见她翻身时,被他握在手里的ru球恰好完全贴住他的掌握,边边的嫩肉因为她太丰满而溢出他手掌,而娇俏的屁股恰好摩了他的昂扬一下。他无法控制的玩弄起她的ru房来,大手又轻又重的挤压著白嫩ru脂,玩出各种形状,捏的泛红微肿。

    这下芯芯终於被玩醒了,她抿著唇,神色迷离的轻唤,「峻轻一点啦」「舒服吗?芯芯?」「恩舒服」峻温柔一笑,空出一只手试探她xiāo穴的蜜液。「那里不行恩恩」「舒服吗?芯芯?」「阿阿恩舒服」芯芯的身体泛起一层嫩红,半睡半醒使她诚实的说出心里的话。「你爱我吗,芯芯?」峻慢慢插入一只手指,耐心的压弄温暖xiāo穴,「爱」芯芯乖乖的应道,天真的将两只小手扶住他深入穴中的手,试图让他更快速、更大力一些。峻勾起唇角,加快手指速度,另一只手也十分有技巧的搓揉她的丰盈ru房。芯芯的纤腰配合的扭动,口里吟出吸微喘息,可爱的动情样让颜峻心里一动,两手压开她大腿让她的花穴袒露其外,腰轻轻往前顶,硬挺顶端若有似无的戳弄小i穴,痒痒的感觉让芯芯承受不住,她张开大眼,媚眼如丝的瞧住他,小嘴巴溢出哀求。「峻给人家好坏喔你」她鼓著嘴两手攀住他肩膀,自己贴了上去,峻一下就顺著她的迎合没入她的湿穴中,用力撞击起来。「恩恩阿峻」她就如以往一样,快乐放浪的随著他的撞击摇摆腰肢,乱晃的小白腿因为速度太快难以牢牢攀住他腰间,两人交合处流满她的腿根处,沾湿床单,好不yin欲。他低头咬住她狂晃的ru球,用力吸吮,惹得芯芯又痛又舒服,花穴收缩得更厉害,颜峻吻上她的小嘴说道,「芯芯的小嘴巴好厉害。」芯芯沉溺在中,脸色羞赧,颜峻愈是抽送加快,很快带领她到达巅峰。

    这一番激情,芯芯哪能不醒。两人紧紧怀抱成一团,她的小腿儿还挂在他腰间呢。她将头埋入他怀里,情绪复杂,她就是不能抵抗他的诱惑,$yin荡小说 a href="shubao2/class12/1htl" target="_blank"shubao2/class12/1htl/a但是都已经说和他分手了,怎麽可以峻没有察觉小东西正矛盾著,他只是温柔的摩梭著她的背,充满疼惜爱恋。「那个我」芯芯将腿抽回来,脱离他的怀抱,缩在棉被另一端,嚅语道「我对不起,我只是一时」「别说了。」峻又把她抓回怀里。「我和我妈说明白了,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们就是要结婚。」「不行的可是」「我保证你的家人朋友仍可以像以前一样安稳过日子,没有人会被威胁,也不会有人丢工作。」「等等,你虽然这样你和我家世相差太大,不会幸福的。」「瞎扯什麽,我从来不觉的这有什麽。」他的吻了她的唇,然後稍稍放开她。「还是你不爱我?」颜峻微皱俊眉,低沉语气,那种音量不是强迫她一定要回答她爱他,而是一种询问,带点乞求的询问。又,蓦然松开她,他坐起身背对著她,将散落的衣服拾起穿好,似乎没有问过那句话。「我去帮你买牛奶。」他就像从前一样,会任由怕冷的她窝在床上,然後出门为她买杯温暖的牛奶。她说不出话来,鼻头带著酸涩,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寝室门口。「等等!峻,等等!」她抓著被单,赤著脚,不顾一切的冲向他,颜峻此时已打开大门,恰好回头。「我爱你。」她已经哭得小脸花了,直冲向他两只小手紧抓著他的手。「我爱你。」她垫起脚尖,喃喃重述一次,吻上他。

    两人就这麽任由门敞开,从玄关做到木头地板,从木头地板做到沙发上,沙发上做到餐桌上。总之,就是铺天盖地的做起爱来。

    ...

章节目录

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ad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dmin并收藏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