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男人之男人本色

    我有两个姨姐,据我丈母娘说,她原本只打算生两个孩子就不想再要了,说

    起来我还要感谢伟大的领袖他老人家。一个五七干校的路线,让我丈母娘

    去了农村接受贫下农民的再教育。我丈母娘在接受再教育的同时,为了打发百无

    聊及的生活,36岁时,在农村生下了我的妻子:一个漂亮而又聪明的女孩!

    所以我的妻子和前面的两个姐姐年龄相差得挺大,和老大差11岁,和老二

    差7岁。老大的长相很一般,在读书的时候正赶上文化革命,所以只是一个很普

    通的工人阶级。二姨姐就不同了,从小就能歌善舞,多才多艺。

    高考恢复后的没几年,她就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国

    营的研究所工作。她不但有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而且长相和身材都是那种令男

    人神魂颠倒的女人。

    我妻子和她二姨姐长的很相似,只是身材和身高稍微差了一些。我妻子一米

    六五;她二姐一米六八。由于她二姐在学校的时候练过舞蹈,所以她的身材比我

    妻子更加挺拔一些,双腿更加健美修长。

    对从来没有见过她们两人的外人来说,初次见到她们两个人,一下子就能说

    出她们是姐妹俩。打冷眼一看她们两个人简直就是张曼玉年轻时的翻版。都有着

    dedecs

    一双眼角略微上翘的眼睛和一幅精致而优雅的五官。

    所以在我追求我妻子的时候,真是费了不少功夫,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我

    和我妻子结婚的那年,我二姨姐刚生完小孩,我二姐夫在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做

    市场营销部经理,他是个相貌和气质都很不错的男人。人品和事业方面都做得不

    错,两个人是我丈母娘做得红娘。

    我比二姨姐小五岁,性格也很开朗,幽默感十足,因此二姨姐一直把我当作

    自己的弟弟。我们相互之间混得很熟,经常在一起开些无关大雅的玩笑,和说一

    些有关性生活上的事,一直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日子流逝得很快,转眼我的小孩也五岁了,二姨姐的小孩已经上学了。她自

    己也在中国的经济浪潮中下海了,先是在一家外资公司做了几年的财务,后来自

    己开了一家公司,凭着她的才华和智慧在同行业当中创出了一番天地!没几年就

    开上了属于自己的一辆日产丰田轿车。公司的利润也在年年的增长。

    我们之间处的更加融洽,从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逐渐地有了一些浑色的玩

    笑。也许是二姨姐所受的教育以及它所处的环境,她在外面的谈吐是很优雅和风

    趣的,在酒席上往往是人们交谈的重心,给和她交往的客户都留下了很深和很好本文来自织梦

    的印象。平心而论,二姨姐的成功不是靠她的外貌取得的,完全是经过自己人格

    上的魅力获得的。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她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经常和我开起一些很在外

    人看来比较过分的玩笑,比如说到一些开心的事。她呵呵笑着,出其不意的用手

    摸一下我的yin部,嗓音甜甜地来一句:「你笑个巴蛋子!」然后就咯咯地笑了

    起来。

    我想也许是她在外面永远都不会说这样的话,然而不管是男人还是美女,心

    底的最深处总有一份想对人说出这样话的情绪,来缓解一下平时工作的压力吧。

    她在别处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只能在我的面前过把瘾了。因为她一直把我当

    作自己的亲弟弟,曾经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小时侯就希望能有个弟弟,现在感

    觉我就是她的弟弟,因为这个缘由吧,所以对我也就毫无顾忌地说出一些对别人

    不可能说出的话。

    有一次,我们聊到夫妻性生活的问题,她问我和她妹妹一般多长时间做一次

    爱,我回答大概一个礼拜一次吧。我接着问她和她老公多久来一次,她说她们两

    个人平时都很忙,很少有精力和时间,每个月做一次爱都平均不上。

    我嘻嘻地笑着问道:「每次你们做多长时间啊?」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看我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气我说:「我们是集中时间打歼灭战,不像你总是

    站着打游击战。」

    我追问道:「那你们的歼灭战能打多久啊?」

    她呵呵笑着,用手飞快地捏了一下我的裆部yinjing,小声细语地说:「反正比

    你的巴蛋好用!」转身就从我身边溜走了,弄得我心里痒痒的而又无可奈何!

    我呢开始的时候也有点不太好意思,后来习惯了,也不在意这些低级趣味的

    玩笑话了,甚至有的时候,我还会反戈一击:伸手去摸她的ru房,嘴里也念叨着

    :「去你个。」

    我们都没觉得怎么样,反而会觉得很开心。而且有的时候在丈母娘家里,我

    们也开过类似的玩笑,大家也都没当真。因为大家觉得越是这样就越是心里坦荡

    无邪。我们当时也真是这样的,心里根本没有想得太多。可是后来的一次事件彻

    底地改变了这种状况。

    那一年我开了一家饭店,二姨姐就经常带客人去我那里吃饭。在一个九月份

    的傍晚,她带了几个客人来用餐。大约不到九点钟的时候,她的客人酒足饭饱的

    走了。

    我当时正在另一个包间里看电视,她推门进来,可能是生意谈得很好,她也

    非常高兴,席间多喝了几瓶啤酒,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红晕。内容来自dedecs

    见我一个人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坐在我身边,用有点醉意的语气和我说:「你

    一个人在干吗?还关着门,我还以为你在做坏事呢,我在这坐一会儿醒醒酒,不

    会影响你做坏事吧?」

    「你不是看见了吗?就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别的女人,我还能做什么坏

    事。」

    「呵呵,谁说一个人就不能做坏事了?自摸算不算做坏事啊!」

    原来她是说这个,我笑了笑没放声。却发现她的目光盯在我的yin部。我低头

    一看,原来由于天热,我下身只穿了一条丝绸的大裤衩子,我的yinjing从宽松的裤

    衩边上软软地露出了一个头,我就坏坏的说道:「你看看,自摸的巴能这么软

    呀!」

    她可能也是喝了不少酒,居然大咧咧地说:「让我检查检查。」

    她边说边伸过一只手,拽住了我露出一点头的yinjing头上的包皮,看着我的yin

    jing用手慢慢地摸着。我当时有点犯傻,以前玩笑归玩笑,可是从来没有怎么亲密

    的接触啊!

    我也没敢动,知道她有点醉了,任由她在轻轻地抚弄我的yinjing。后来她更过

    分了,竟然用另一只手掀起我的裤衩底端,那一只抚摸yinjing的手轻轻撸开我yinjing

    上端的包皮,并且开始用她那只美仑美奂的手握住我的yinjing套动起来。嘴里还郁本文来自织梦

    郁叨叨说着:「我要看看你的色蛋能硬多大。」

    我虽然知道她是有一些醉意了,其实心里也不一定会有要挑逗我的想法。但

    我可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啊,那能经得起这样一个美女的折腾?我也不管那么多

    了,也伸出手去抚摸她的ru房。她用手给我挡了回来说道:「不许你摸我,只须

    我摸你。」

    那有这么霸道的道理啊,她那天穿了一套ru白色的类似职业女装薄薄套裙,

    我一不做二不休,我另一只手掀开她的裙底伸了进去,还好,她穿著不是连体裤

    袜,只是一双皮肤色的高腿丝袜。

    她扭着身体和大腿想躲避我的突袭,可能是她不胜酒力,我没觉得费了多大

    的劲,食指就绕过她的内裤底边,钻进了她的yin道里,我们俩就叫开了劲,她用

    力套弄我的yinjing,我就使劲扣弄她的yin道里的嫩肉!我们俩都不敢发出声音来,

    因为一道门外就是服务员和用餐的客人啊。

    我不知道她当时的感觉,只是发觉她的脸更红艳了。而我呢,yinjing早已涨得

    不成样子了!难受得不得了!我用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把她翻按在沙发的扶手

    爬在上面,她的两条修长的大腿垂在下面,两脚站在地上。

    她的头靠在沙发背上,两只手不得已扶在沙发面上。她似醉非醉的,也知道

    dedecs

    门外面还有人,也不敢大声反抗,只能用低低的嗓音和轻微的扭动反抗着我动手

    去脱掉她的内裤,在我强烈的欲火之下,这点抵抗是微不足道的。

    我顺利地将她的内裤拉剥到她的膝盖处,将她的套裙反掀到她的腰部,我自

    己根本不用脱掉裤衩,因为yinjing早就从裤衩的底口挺了出来,我两手按在她的后

    背,yinjing顶端的gui头硬挺挺的就朝着她的yin道口处顶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再扭动身躯了,反过头轻轻地对我说了一句:「别把我

    的裙子弄皱了,一会儿出去会让人看出来的。」

    我嗯了一声,从她后背上那开我的两手扶在沙发背上,gui头已经沿着她两条

    大腿根部顺势就进入了她的yin道,二姨姐的yin道里热热的,滑滑的,不是很紧,

    可能是由于生过小孩,或者是刚才流出过好多ai液的缘故吧。

    我当时心里很兴奋,美女!准!门外走动的客人!这几点强烈地刺激着

    我的神经!如果不是她的yin道里相当的粘滑,我想我可能马上就会一泻而出的!

    但还好,她湿滑的yin道让我抽动起来感觉很舒服,对gui头的刺激相对还小一点,

    于是我闷不作声地就接连不断的在我二姨姐的yin道里肆意横行着!

    而她就这么爬在沙发扶手上面,头紧紧顶在沙发靠背上,一声不响的任由我本文来自织梦

    在她身后前后冲撞着!那种感觉让我至今都难忘!

    没过多久,我开始感觉到gui头麻痒了起来,整个yinjing也在不停地跳动着,我

    心里明白,要守不住了。我很想直接射道二姨姐的yin道里,那很舒服!但又担心

    会让她怀孕。射到外面吧,又怕弄脏她的裙子,正在两头为难焦虑难受的时候,

    她好像也感觉到了我在她yin道内开始脉动的gui头,头也没抬地小声说:

    「射到里面吧,我戴环了。」

    我闻言自然高兴万分,猛力地连续十多次的戳动,最后一下深深地抵在yin道

    的深处,gui头抖动着射出七八股jing液!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达到,后来我曾问过她,可是她始终没有给我答案!

    但我清楚地记得,在我最后shè精的时候,她本来站在地上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双

    腿向后勾了起来,而且我还看到,在她大腿根部yin道口四周的会yin处的肌肉不明

    显的抽动了几下。我想她当时也会是挺舒服吧!

    射完精后的我,并没有马上抽出开始变软的yinjing,一是很想再留恋一会儿她

    那温热湿滑的rou洞,二是也担心马上拔出会带出一些jing液出来。她就静静地爬在

    沙发扶手上,我就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直到她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出来吧,拿点餐巾纸。」本文来自织梦

    我“嗯”了一声,从身后的餐桌上的玻璃杯中抽出两张餐巾纸,一张垫在她

    yin道口的下边,一张拿在手里,慢慢的抽出已经变软的yinjing,快速地擦净上面的

    粘液。

    她从下面伸过一只手,接替我的手按住yin道口下边的餐巾纸,然后轻轻地擦

    了几下,抬起头来朝装餐巾纸的玻璃杯方位向我努努了嘴,我会意地又从里面拿

    了一些递给她。

    她用纸捂住自己的yin道口慢慢的抬起身来,分腿蹲在地上,静静的等着yin道

    里面的jing液缓慢地流了出来。又仔细的把yin道口四周的擦了一遍,从沙发上的提

    包里拿出一包卫生巾,撕开上面的不干胶,将卫生巾粘在膝盖弯处的内裤里面,

    提起内裤站了起来,掀在腰上的裙子自然地落了下来。

    她走到镜子前面,仔细地梳理好略微零乱的发际,整理了一下套裙,顺手拿

    起旁边的提包向门口走去,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一句话都没说。

    我一直看着她,直到她走到了门口,将要伸手开门的时候,回头望了我一眼

    又扭过头去说了一句:「今天的事和谁也别说。」

    说完这句话,我的二姨姐开门走了出去。我望着二姨姐曼妙的离去的背影站

    立的许久!

    自从那次在饭店里我和我二姨姐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之后,我们之间有了一dedecs

    段相互躲避的阶段,像以前的那种玩笑和相互骚扰对方身体的举动依然不见了。

    大约过了一年的光景我们又回到了原来那个关系上了,玩笑也多了起来。但

    是二姨姐绝口不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一样。

    我有时也在心里想过,毕竟那一夜给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回忆。总想着有

    机会还能和她再共赴一次爱河,我琢磨着既然有过了一次,再来一次该不是一件

    很难的事吧。但二姨姐的这副畏莫如深态度,也打消了我的幻想。也许有了一次

    我也该知足了!

    也许美好的东西总是在人快要失去幻想的时候才翩翩到来!这是我和我二姨

    姐的另一个故事了!

    1437361

    437381

    122943737

    我和表妹

    吉儿阿姨是妈的双胞胎妹妹,当我小的时候,我们每年都会和阿姨相聚二、

    三次,有时是我们开车到她家里,或是她会搭火车来和我们相聚。阿姨很喜欢搭

    火车,因为她总会花数个小时来告诉我们搭火车时所见的趣事,我对关于火车的

    话题也非常感兴趣,所以总是会缠着她天真的问说我可不可以和她一起搭火车回

    家,那时我只有五岁而已。

    「下一次吧,等你再长大些,好不好?」她总是笑着这样对我说。我从不认为妈和阿姨是双胞胎姊妹,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穿相同的服装,他们

    的发型也从未相同过,而且阿姨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每次当我天真的问说为何

    他们的发色不同时?爸爸总是笑着对我说:「看看阿姨的发根吧,孩子,她的头

    发并不是真的金发。」那时的我从未真的了解爸爸说的是什么意思,长大后我才

    知道,只要女人高兴,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头发染成各种颜色。

    在我十三岁那一年夏天,吉儿阿姨又来到我们家玩,我们已经有几乎快二年

    没有看到她了,因为她一直和她那不知是第三还是第四任的先生在海外旅行,当

    我们到火车站接她回家时,她和爸妈热情的拥抱,但却只是睁大了眼凝视着我。

    「老天!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她边说边把手臂伸出要我拥抱她。

    我欢喜的靠了过去,她热情的抱着我把我压在她的xiong前,我的子牢牢的靠

    在她的ru沟上,阿姨的身上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香味,我的脸就这样紧紧的靠在她

    柔软的ru房上许久。

    阿姨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之后,这天爸爸出城去了,妈和阿姨二人舒服地在

    院子里靠在一起彼此闲聊着,而我则专心的在一旁听着他们姊妹的谈话,这天阿

    姨穿着一件宽松的棉质洋装,她愉快且兴奋的说着妈在年轻的时候是如何的狂野

    的话题。我们在院子里待了很长的时间之后,阿姨突然站起身来伸个懒腰,太阳

    光使的她的棉质洋装变成了几乎透明,她穿洋装时底下从来不穿任何的内衣裤,

    妈总是不断的告诫她最好穿上些内衣以免曝光了。过了一会我开始坐近阿姨的身

    边,希望藉着阳光可以多看清楚阿姨一些,我想她和妈都注意到了我在做什么,

    然后阿姨起了身说要去浴室冲个凉。

    「小鬼,你看够了没有!」,她经过我身边时低下身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

    我害羞的脸红了起来,口吃的说着语无伦次的话,就这样她看着我笑着走进

    了屋内。其实我最近突然对女人的身体感到了兴趣也学会了如何手yin,有好几次

    我看到了妈只包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从此之后我总是竭尽所能得要偷看到妈的身

    体,当我每次幸运的从裙子底下或是从宽松的上衣偷看到妈的身体,我都会到浴

    室去幻想着妈的身体掏出rou棒来手yin。

    那天晚上,我睡醒了过来觉得口渴和尿急,所以我起了身上厕所,接着下了

    楼想要到冰箱拿些冰水来喝,到了楼下我发现妈和阿姨仍然在院子里一边聊天一

    边喝着酒,我突然听到她们提到了我的名子,所以我走近一点,想听听看他们在

    谈论关于我的什么事情。

    「你知道吗?他今天是多么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我的衣服底下。」,阿姨开心

    的向妈说着。

    妈则告诉阿姨她看到了好几次我在手yin,我羞愧的觉得我最好赶快回去乖乖

    睡觉。妈又说了她也常常看到了我努力的要偷看她的裙内,也常常发现我在浴室

    外偷看她脱衣服或是瞧着她分开的双腿。

    「我看你是故意的吧?」,阿姨笑着对妈说。妈喀喀的笑着承认她确实故意

    制造了很多机会给我,因为她想看看我会有什么反应。

    「直接到浴室里手yin,我打赌!」,阿姨笑着说。

    「没错,他正辛苦的在度过他的青春期。」妈笑的更开心了。

    在阿姨离开的前一个晚上,我仍然像小时候一样天真的问阿姨说我可不可以

    和她一起坐火车回去?这一次的答案却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嗯,你妈已经和我讨论过了。」她笑着对我说,「你打算如何和我共度这

    几个星期呢?」。

    我实在不敢相信,阿姨居然愿意答应我,完成我这个从小就一直存在的愿望

    ,我把头转向了爸爸和妈妈向他们求证。

    「小蛮牛,好好的去玩吧!」

    他们点着头笑着对我说。我开心的尖叫了起来,跳到了爸妈的怀里,亲吻着

    他们俩,谢谢他们可以让我做些其他的事情,而不用老是打工帮邻居割草来度过

    整个暑假。

    「我马上去收拾行李!」,我飞快的向楼上冲去边开心的叫着说。

    旅途就在兴奋中展开了。我们会在火车上待上将近12个小时,所以阿姨搭

    火车时都会选择卧厢。我们在普通车厢隔着窗户向爸妈挥手告别,接下来的一个

    小时,我兴奋的站着紧靠窗户,向窗外看着各式各样令我感到新奇的事物和感受

    着火车移动时的速度感。这时我觉得有点累了,我坐回了位置上向正在看着书阿

    姨微笑着,我向下瞥见了阿姨正交叉着腿坐着,裙子拉高到她大腿的一半,我感

    到我的rou棒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你喜欢我的腿吗?」阿姨打破了沉默突然对我说。

    「是……是的……阿姨,我很喜欢。」我红着脸害羞的将头转向窗外不敢看

    她。

    「其实我并不介意你那样看我。」,她接着说,「你是否像喜欢你妈妈的腿

    一样的喜欢着我的腿?」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有点吃惊得把头抬起来看着她,我发现我的

    rou棒把我裤子顶的更高了。

    「你妈曾和我谈论过你……她知道你总是试着想要偷看她的和裙内。」

    我听着她继续说,假装着我没听过他们的谈话。

    她将书本稀了起来,身体转向了我,把她交叉的双腿缓缓的打开,我将视线

    转向她的裙内看见了她的大腿,我突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将头抬起来看看

    四周,确定没有人走过来之后,她将裙子拉高了大约6寸,然后将膝盖打开约一

    个脚掌的宽度,当她将腿分开时,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大腿,最后我看到了她

    的yin毛,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穿上内裤。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接着她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右大腿上轻轻的来回

    轻抚着,她又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然后轻声对我说:「摸摸吉儿阿姨的yin户。」

    我的手慢慢的滑向了她的yin户,当我的手移到她的yin毛时,阿姨将腿打的更开了

    ,我发现在她肉缝的两旁有着粉红色的yin唇,当我轻抚着阿姨的嫩穴时,我发现

    它开始湿润了起来,阿姨轻声的叫我再用力些。

    她突然拉着我的手将两支手指放进了她的肉穴里,她开始前后来回的移动着

    她的臀部,同时将我的手指在她的肉穴里作反方向的运动进出着,对于13岁的

    小男孩来说,这一切实在是太刺激也太疯狂了。这时有个人从走道上走了过来,

    阿姨迅速地坐了回去把裙子放了下来,也叫我赶快回去坐好,当那男人经过之后

    ,她低下身来对我说:「我们到卧厢去。」,她起了身拉着我的手,几乎是用跑

    的穿过走道来到了我们的卧厢。

    续章

    火车(二)

    进入卧厢之后,吉儿阿姨随即把门给锁了起来,然后把衣服从下往上给脱了

    下来,老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完全的女体。阿姨硕大浑圆的ru房上,有着

    如钱币般大小的ru头。接下来我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猴急的把我的上

    衣给除去,对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无助的感到恐惧与期待。

    我并不清楚一个13岁男孩的yáng具应该有多大?但当阿姨拉下我的短裤时,

    她停下来且盯着我早已勃起的rou棒说:

    「天阿!没想到你的rou棒是这么的大!」

    相关评论

    作者:lisijin12345发布日期:2008-1-05

    我的脸又红了起来,因为我并不是很清楚这是褒还是贬。阿姨温柔的让我在

    床上躺下来,接着移到了我的下身,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小口含住了我的gui头,接

    着我看到也感觉到我的rou棒在阿姨温暖湿润的小口中一寸一寸的消失,性感的小

    口最后整个含住了我的rou棒且开始上下的套弄了起来。老天!这感觉实在非手yin

    所能相比!我开始无意识的呻吟了起来,她把头抬了起来问我感觉如何?我连忙

    微笑着对她点头说是,她也微笑着接着继续她的工作。

    大约二分钟后我开始感到shè精的冲动了,我轻拍阿姨的头说:

    「吉儿阿姨,小心!我快要射了!」

    她立刻更加卖力的上下吸允着我的rou棒,接着我无法控制的在她口中开始喷

    射了,在她的口中shè精实在比我之前射在家里马桶的感觉好太多了,她把我的精

    液一滴也不剩的吞了下去。

    当我停止了喷射之后,她爬上了床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接着开始继续用手上

    下抚弄着我的rou棒,不知为何我的rou棒并没有像平日手yin后的软化下来,接着阿

    姨把她的下身抬起,将我的rou棒顶在她两腿之间的肉缝上,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

    ,我看到我的rou棒在她的肉穴中慢慢的消失,阿姨温软湿润的yin道壁紧紧的箍住

    了我的rou棒,一种全新的快感再度袭向了我,我又开始呻吟了起来,我抬起头对

    阿姨说:「我爱你!阿姨」。她对着我微笑然后低下头来吻上了我的嘴唇。

    阿姨把舌头滑进了我的口里,接着我把手向上移动开始玩弄起她的ru房,阿

    姨持续上下着移动她的臀部,让我的rou棒在她的肉穴中进出。她的肉穴真的是无

    法言喻的温暖湿润,很快的我又开始感到shè精的冲动。她停下来坐着把手放在我

    的肩上对我说:「你真的有个一般年轻人所没有的大rou棒!」我感到自豪的微笑

    了起来,因为我可以从她的脸上和她兴奋的声音中知道,我的rou棒确实是她所想

    要的东西!

    阿姨又开始上下套弄和挤压着我的rou棒,然后用相当大的音量对我说:

    「你真的是一个绝佳的高手!」

    我从来没有听过大人说过这种话,尤其是阿姨或是妈妈。她更加狂野的上下

    套弄着,接着把头低下来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说:

    「我打赌你一定希望现在的我是你妈妈,对不对?」

    当她那样说时,妈妈的画面闪过了我的脑袋,我幻想着坐在我身上的是

    全身的妈妈,我开始喷射,把我的jing液深深的注入阿姨的yin道最深处……

    之后在阿姨家的二个星期里,阿姨一直让我和她睡在一起,并且教了我一切

    有关性的事情。当她和最后一任丈夫离婚后,她决定不再和任何男人牵扯在一起。她对我说我是她新的“男人”,而我也很喜欢这个主意。二个星期很快的就过

    去了,我很确信我爱上了阿姨,但是她最喜欢的是假装是我妈的和我,她喜

    欢我叫她妈,她也喜欢叫我“儿子”或是“小宝贝”,而她总是这样最容易达到

    。

    作者:lisijin12345发布日期:2008-1-05

    在回家的火车上,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因为我在阿姨家的时候,每天

    晚上几乎只睡5个小时而已,她一直不停的要求和我。一直到后来长大时,

    我才真的知道要去体谅有如此的女人。

    爸妈到火车站来接了我之后,接着我们就直接开车送爸爸到机场去,爸爸因

    为生意的关系要到西雅图一个星期。妈妈和我在登机门外等着飞机起飞,她叫我

    告诉她是如何在阿姨家里度过这个暑假的,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告诉她,因为大

    部分的时间里,我都是光着身子待在阿姨的卧室里。

    「我猜你一定看到了好几次阿姨的衣服底下,是不是?」妈开玩笑的对我说

    ,希望从我脸上看到些反应。

    我一边向开始滑行的飞机挥手一边笑着对她说没有。妈搭着我的肩和我一起

    走出机场她继续追问我回答她的问题。

    「如果我说是的话,我会不会有麻烦?」我问她。

    「当然不会!我知道你正在经历青春期,而我也知道你阿姨喜欢挑逗所有不

    同年纪的男人。」妈用肯定的语气说。

    当我们开车离开了机场后妈用怀疑的眼光检视着我问说:「在阿姨家的时候

    她有没有挑逗你?」

    我以如她一样的眼光看着她回答说:「她并没有真的挑逗我。」

    在一个红绿灯停下来时,妈转过头来对我说:「吉儿阿姨是不是做了比挑逗

    更过火的事,是不是?」

    我无法控制的笑了出来,轻声的回答她说是。「她教了我关于“性”这方面

    的事。」

    妈目瞪口呆了几秒,难以置信的问说:「你是说,她“告诉”你有关性的事

    情?」

    「不!她“教”了我所有的事情!」我回答说。

    以下內容需要回復才能看到

    停在我们后面的车子按起喇叭要我们快走,所以妈又将车开动。她有好几分

    钟都没说话,然后她要我告诉她到底阿姨还有我做了些什么事情?我老实的告诉

    了她在火车上,还有这二星期来的所有事情,还有我们喜欢以母子相称的嗜好。

    妈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检视着我,我原本以为她会大为光火,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当我告诉了她整个旅游的过程之后,她问说:

    「你真的喜欢把阿姨假装成我?」

    我摸着妈的手臂说:「这是最好的部分,我喜欢闭上眼睛幻想着和你。」

    回到家之后妈接过了我的行李放在地上,她拉着我的手上楼往她的房间走去

    ,「今晚你不用再闭着眼睛幻想是我了!」

    妈边说边开始脱去她的衣服,我的rou棒开始立刻硬了起来,坚挺到我要费相

    当大的力气才能脱下我的牛仔裤,她脱下了裤子,注视着我脱掉裤子后跳出来的

    rou棒说:

    「老天!儿子你有根巨大的rou棒!」

    「吉儿阿姨也是这么说!」我报以微笑的回答她。

    我贪婪的注视着的妈妈站在我面前,我发现除了头发的颜色不同外,他

    们的确是双胞胎。因为我曾经在阿姨的房里仔细观察过她的身体。我走向妈妈将

    手放在她的ru房上,妈妈的ru房的大小如同阿姨一样,也有着如钱币般大小的ru

    头,臀部、大腿及耻丘上的yin毛也和阿姨一样。

    我让妈躺在床上,接着爬向她的两腿间,「你要和你的儿子吗?」我在

    妈妈的耳边轻声问说,接着轻咬着她的耳朵。

    当我将gui头顶在妈的肉缝上时,她的身子颤了一下,「啊 ̄ ̄宝贝儿子!」

    当我的gui头开始往前推进时,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接着把妈的腿往上抬

    高围住了我的腰。「我爱你!妈!」我在她的耳边说,「我也爱你!儿子!」妈

    温柔的回应我。

    妈和阿姨最大的不同是,妈妈喜欢温和的,阿姨则是喜欢激烈的过程及

    说着挑逗的话。妈轻拍着我及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肩膀、脖子还有背部,指导我温

    柔的进行我们的。她轻轻的吻着我的耳朵和脸颊,用手指梳弄着我的头发。

    而整个过程中,我则是放低手肘将手指放在她的头发里轻扶着她的头。很快的我

    们快达到了,妈时也是一样的温柔缓慢的迎合着我的动作。当我开始喷

    射时,她要我停止所有动作,让她可以感受jing液强烈拍打yin道深处的感觉。

    那个晚上妈和我不停的,每次当我射完精,妈会继续套弄或是用嘴巴让

    我的rou棒再度坚挺。直到快天亮时,他终于愿意让我休息一会,但是一个小时后

    我再妈的吸允中再度醒过来。但这一次她并没有在我坚挺后停止动作,我知道妈

    想要我可以好好的享受她的口技。我扶着她的头跟着她缓慢套弄动作。她用嘴唇

    及舌头轻柔的缠绕着我的rou棒。这真是一种令人无法言喻的快感!我开始大量的

    喷出jing液,妈一滴不剩的吞了进去,然后接着用舌头把我的rou棒给舔了乾净。我

    再度确信妈和阿姨是双胞胎,因为它们都要大量的!

    今年夏天我即将满22岁,从13岁起的每年夏天,我总会和吉儿阿姨相聚

    几个礼拜,妈总会为我和阿姨的相聚吃醋,但我都会算准爸爸出差的时间后回到

    家,用我的rou棒来抚平妈的不平,自从阿姨教我后,我一直没停止和他们姊

    妹俩。最近妈开始和爸谈论离婚及搬去和阿姨住的事情,她当然坚持她的宝

    贝儿子一定要跟着她,我的rou棒当然也如此认为!

    ...

章节目录

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ad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dmin并收藏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