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的处女

    我是一所国内着名大学的某系的主任,虽然已经年近50,但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这可能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和我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麽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麽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根本没有我的遗传,虽没有什麽大的疾病,但从小到大总是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身体也是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三年前,妻子作为一名外交部的官员,出任台湾驻非洲某国的大使叁赞,我无法割舍我的事业,就留在了国内。每年也有一至二次和妻子的团聚,在这短暂的团聚里就成了我和妻子之间的团聚,每次我都把身体已微胖的妻子干得精疲力竭,在妻子肥嫩的肉穴射尽我每一滴jing液。一年前,健健结婚了。媳妇是一家市级医院的护士。婚後的健健没有固定的住房,同时也由於要照顾我的原因,仍和我住在一起。媳妇的名字叫陶月,看上去人如其名,长得很文静,淡淡的秀眉,一双迷人的杏仁眼,嘴唇不大,但微微上翘,总是给人一种微笑的感觉,平时我总是叫她月月。月月和儿子的感情也很好,看上去和儿子也蛮配的。儿子是学计算机的,最近他们的课题组承担了一项有关航空方面的课题,儿子被派往国外学习半年。临行前,小俩口禁不住亲亲我我了一阵子。儿子走後,我和媳妇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平静如水。我呢,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久离妻子的苦闷一直困扰着我,每次当有强烈的需求时,我就用手自行解决。有一天晚上,月月刚刚洗过澡,轮到我洗,无意中发现媳妇刚换下的白色小内裤,在的驱使下,我不禁拿起来,发现月月的内裤很小,可能刚好包住yin部及半个小屁股。内裤中央略略发黄,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骚味,就像酸牛奶的味道。我的rou棒不自觉地硬起来,手中拿着媳妇的内裤包在rou棒上在浴室打了一次手枪。第二天,媳妇可能发现了我留在她内裤里的jing液,眼睛看到我的时候脸就发红,弄得我也很尴尬。但连续几天,当我洗澡时都发现了月月未洗的小内裤,我感觉可能是月月故意给我看的。不用白不用,当我需要时,我就拿着她的小小的内裤打手枪。以後,我们两个就像形成了默契,她的内裤每一件我都很熟悉,有时,在内裤上还能发现她掉下的几根黝黑的yin毛。直到有一天,月月病了,这一切才改变。一天早上,月月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快到上班时间了,我来到月月的房间门口叫她上班,叫了几声,月月才打开房门,但仍穿着睡衣,透过薄薄睡衣,隐约可以看到面丰满的ru房。今天的月月满脸憔悴,用手扶着门,对我说:「爸爸,我可能发烧了,身上特别酸痛,一点劲都没有。」我用手摸了摸月月的额头,烫得吓人,我忙扶着月月进去躺下,用体温计一测,三十九度半。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向单位请了假,也给月月请了假,扶着她上医院。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需要静脉点滴。打上针,我不禁看着月月笑了,月月不解看着我问道:「爸,你笑什麽啊?」我说道:「月月,没想到奶天天给人打针,今天也轮到别人给奶打针了。」月月也笑了,说道:「可不是吗!」打完针,已到了中午,我扶着月月回家。可能由於有病身体虚弱,月月懒散地靠在我身上,像个孩子般地抓着我的胳膊,左侧的ru房紧紧地压在了我的右侧胳膊上,我的心开始狂跳了起来,可以感觉到从胳膊上传来的柔软。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衬衫,突出了她xiong部的形状,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短裙的下面露出了苗条的小腿。也许由於生病的缘故,更显出她的皮肤白晰。毕竟有很长的时间没和女人在一起了,闻着从月月身上传来的女人特有的味道,我的rou棒也略略勃起,走路的姿势也变得不太自然。月月可能也注意到了我的窘态,压在我胳膊上的ru房略略放松了一下,但没有完全离开。月月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月月的烧的终於退了,但仍全身无力。我放了一摞被子在她的背後,使她半躺半坐,我端着碗喂她吃药。回家後的月月又换上了睡衣,从睡衣上隐约可以看得出月月没有戴ru罩,丰满的ru房使xiong部的睡衣被顶起,还可见到ru头的痕迹,下面可以看到小内裤的轮廓,月月的样子让我呼吸急促。「爸,你在看什麽?」月月娇嗔道。我的脸一红,忙收回了目光。月月像孩子一样的看着我,当我用汤匙喂了她一口药後,月月不知想到了什麽,突然间脸上一红,并低下了头。一种旖旎的气氛迷漫在我们之间,和这麽年轻、青春、漂亮的少妇在一起,没有一点邪念,是自欺欺人,但这是儿子的老婆,我的媳妇啊!道德和伦理限制着我的想法。我们天南地北的谈着,聊得非常愉快,平时也难得有时间和机会这麽好好的聊一聊。时钟的指针已指向了晚上十点钟,我站起身要走,月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爸!再坐一会儿嘛,你帮人家看看还热不热嘛。」说着,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xiong部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我仍可以感觉到她ru房的尖挺和柔软,一刹那,我明白了身边的这个小女人的需要。望着月月满是希望的面容,一阵暖流流过我的全身,我也希望多和善解人意的媳妇多待一会儿。月月的玉手握着我的手,从玉手中传来的阵阵温暖和柔软激荡着我的心。月月凝视着我,我也望着她,一时间眼神传递着心灵的话语。好一会儿,月月才用低低的声音述说着健健走後她的寂寞,说着说着,月月一下子趴到了我身上,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看着月月泪眼婆娑,我的心中一片茫然,其实不用多说,我也能理解一个女人没有男性滋润的寂寞。媳妇的头发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和医院里消毒液的混合的味道,紧紧压在我xiong部间的那对坚实凸起的ru房即使是隔着衣服,我好像也了如指掌,几个月的禁欲生活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应。月月明显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身子明显的往後缩了一下,然後又马上贴了上来,小腹使劲顶着,以至於我的yáng具都有疼痛的感觉。她轻轻抖动着,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热,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抱我。」此刻战胜了理智,其实不用她说,我的一只手已经搂住了月月的腰。媳妇呼着热气的嘴在我脸上寻找着,温湿的唇终於碰上我的嘴。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儿媳用力吸住我的唇,湿润滑腻的细长舌头带着一缕薄荷香气缠住了我的舌,动作很熟练。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我的手从她睡衣底下伸了进去,抚摸着媳妇光滑的小屁股,虽然隔着一层内裤,仍可感觉到臀肉的结实和柔软。媳妇的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我两腿间勃起的硬物,用手轻轻揉搓着。可能由於太长时间没有男人爱抚了,当我的手沿着她臀沟向前探索时,发觉两腿中间已经湿透。我把媳妇抱起来平放在床上,毕竟面对的是儿子的老婆,我走过去关了灯。回来快速脱掉衣服,和月月躺在一起,发现月月不知什麽时候也脱掉了睡衣。屋子虽然黑,可皎洁的月光照进来,媳妇那挺立的双峰依稀可见,月月的身体是雪白的,完美的双ru微微的上翘,我只搓揉了几下,她的ru尖便示威似的勃起,肿大的如同一粒葡萄。月月呼吸急促地把我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了我的肚子上,躬着上身,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压向她的ru房,像喂婴儿吃奶一样把ru头塞进了我的嘴。我含着她已经变硬的奶头,使劲吸着、舔着,月月的ru头和妻子的一点也不同,月月的ru头不大,但很有弹性。月月在我的舔弄下,小屁股在我的肚皮上不停地扭动。当我把两个ru头都舔遍时,月月的舌头又伸进了我嘴,媳妇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贪婪地用舌头舔遍我嘴的每一个部位,连不少甘甜的唾液都流进了我嘴。好不容易挣脱了月月舌头的纠缠,我把嘴贴在月月的耳边说:「月月!奶感冒刚好,身体行吗?」月月轻哼道:「人家要嘛!」说着用尖挺的ru房在我xiong口磨噌着,手也向下抓住了我直立的rou棒,上下的搓揉着。当我用手抬起月月的屁股,发现她的两片yin唇早已湿透,我用手扶着我那早已的rou棒,用手分开媳妇的两片肉唇,顶了进去。「啊┅┅好大啊┅┅」儿媳不自觉地呻吟道。在rou棒进入那狭窄的肉道的一刹那,我也感觉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软和狭窄,媳妇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绷紧了。「哎呀┅┅」月月跟着一声娇叫。「痛死我了,爸┅你的弟弟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我看月月痛的流出泪来,心疼的用舌头舔拭泪水,不敢再冒然顶插,改用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着屁股。rou棒在紧小的rou洞进出了几次,我一使劲,rou棒的头部终於顶在了月月的花心上,月月的身体一颤,「啊┅┅」月月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呀┅┅爸┅爸┅┅我┅我的xiāo穴┅┅┅嗯┅┅┅好┅好酸┅┅好┅麻啊┅┅┅┅啊┅┅喔┅┅喔┅┅爸┅爸┅┅你┅┅你干的媳妇┅┅嗯┅┅好┅好美┅┅好┅好舒服┅┅喔┅┅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媳妇┅让你干死┅了┅┅喔┅┅」我的屁股不停的上下抽动,使月月火热的rou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rou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rou棒。每一次的插入都使月月前後左右扭动雪白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ru也随着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月月yin荡的反应更激发我的。「啊┅┅爸你的大rou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你是恶魔啊┅┅┅嗯┅┅美┅真美啊┅┅┅人家离不开┅你┅┅你的大rou棒了┅┅唔┅┅唔┅┅你┅你是妹妹的好老公┅┅好哥哥啊┅┅┅爽┅真爽啊┅┅嗯┅┅┅爸爸┅媳妇喜欢让你插┅┅让你干喔┅┅嗯┅┅┅┅」每次rou洞内的磨擦都会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听到月月的呼吸变得急促,知道她已有快感。确实,月月的动作也由慢变快,动作的幅度也变大,每一次都把我的肉jing完全地吞进小rou洞中,溢出的大量蜜汁也顺着我的rou棒流到了我的yin囊和大腿上。「唔┅┅好舒服┅┅我的大rou棒哥哥啊┅┅嗯┅┅┅小┅xiāo穴快破了┅┅┅嗯┅┅好爽┅┅好美唷┅┅┅妹妹的好公公┅┅亲哥哥呀┅┅嗯┅┅你的大rou棒干的┅┅媳妇┅妹妹┅┅快┅快飞上天了┅┅┅喔┅┅快┅快点┅┅用┅用力的干啊┅┅┅喔┅┅┅」媳妇用兴奋的口吻不断的yin荡呻吟着,同时从上面压着吻向我的嘴。月月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後仰起,沾满汗水的ru房不停的抖动着。我的双手也不停的在月月的双ru上搓揉抚摸着,有时还捏着那挺立的奶头。「啊┅┅爸你的大rou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妹妹的xiāo穴┅┅┅喔┅┅┅快┅快受不了了┅┅┅啊┅┅┅不┅不行了┅我要死了┅┅喔┅┅干┅干死人了┅┅呀┅┅┅亲哥哥┅┅妹妹爱┅爱死你了┅┅┅呀┅┅┅┅」我一手抱着月月的香肩,一手还停留在她的ru房上轻轻的搓揉,大rou棒在那一张一合的xiāo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月月也不断的把下体上下摆动,配合着我的。我用足了气力,拼命的干着月月的嫩穴,大gui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月月的花心上。「喔┅┅爸爸的好媳妇┅┅好妹妹啊┅┅┅我也快┅快出来了┅┅┅┅」我发出大声的舒服感,双手环抱着媳妇的腰身,下面的rou棒像火山爆发般,不断的向上喷射。月月的子宫口感受到我滚烫的jing液时,立刻身体为之一震,子宫也流出一阵暖流,淋在我的gui头上,跟着也达到的顶点。全身瘫痪在我的身上,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激情後的月月无力的躺平在我的身上,雪白的慢慢的从我身上滑下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双手紧紧的抱住我,彷佛怕我离开。而月月连动也无力动一下,只剩xiong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月月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後的月月紧拥着我,把头贴在我的xiong脯上,我的rou棒还停留在月月的嫩穴里,我们的大腿紧紧的交缠在一起,没有半点分开的意思。我的左手轻轻的在月月的背部游走,享受媳妇那情热未褪的身体,我的右手则缓缓的轻抚媳妇的双ru和奶头。月月就像只温驯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着我的爱抚。我们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慢慢的我觉得累了,游动的双手迟缓下来,双目紧闭着,而月月也在满足之後的充盈与舒适感中睡着了。※※※※※※第二天晚上,当我下班回来时,发现月月正在厨房做饭。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连衣裙,充份地暴露出她迷人的体形,细腰、肥翘的小屁股总是那麽另人着迷。我悄悄地走到她身後,伸手从後面抱住了她,月月的身体一颤,随即靠在了我怀,对我悄声说道:「爸!我的好哥哥啊!怎一回家就欺负人家嘛┅┅┅」并回过头来微微张开了小口,让我亲吻着她的双唇,我伸过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动,她也热情的回吻着我。和月月发生关系後,道德和伦理已不复存在,我的心只有和爱。我顺手关掉了火炉,轻轻地抱起了她,走进儿子和媳妇的卧室,把她放在床上,将她身上的障碍物一一清除,并分开了她的两条修长的腿。昨天,虽然和月月发生了关系,但没有仔细地打量过她的yin部,今天我要好好地玩弄一下娇美媳妇那可爱的小嫩。月月的yin部也和月月本人一样长得很文静,上面是鼓鼓的yin阜部,上面有片发出黑色光泽的茂密yin毛,下面是浅红色的yin唇,yin唇很薄,向左右分开,内部早已湿润,yin户口的周边黏着许多发白的粘液。yin户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媳妇在我目光的注视下,俏脸上布满了红韵,从红嫩的小rou洞口慢慢地流出了花蜜。「啊┅┅爸爸!你┅┅你别看了,羞死人家了┅┅」儿媳的两腿想闭合,但在我两手的支撑下反而分得更开了。由於媳妇才刚结婚一年多加上未生过孩子,两片薄薄的yin唇仍呈粉红色。此时,我用手指在yin核上轻轻的抠挖着,yin核受到外来的刺激,如花生米一般肿涨了起来。「喔┅┅爸┅你┅你好坏喔┅┅┅怎┅怎挖起人家的┅┅┅小┅小豆豆┅┅啊┅┅┅唷┅┅┅好┅好痒啊┅┅┅不┅不要┅┅再挑逗人家啊┅┅喔┅┅喔┅┅┅」听着月月那骄的浪语,及看着媳妇少女般的yin部,那种美丽的景色使我陶醉。当我的头靠近yin毛和耻丘时,闻到了诱人的气味,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和少许的尿味混合在一起,像牛奶发酵的味道。「爸┅爸┅┅嗯┅┅妹妹的┅好哥哥啊┅┅┅别闻了┅┅┅别摸了┅啊┅┅┅唷┅┅┅人家今天还没洗澡耶┅┅┅那┅那很脏的┅┅┅┅」月月呻吟着。yin乱的气味使我心跳加速,让我更加的兴奋,我的嘴靠近yin核,伸出舌头,轻轻舔着肿大的yin核,并向下把两片红红的yin唇含入了口中。月月的屁股不断的跳动,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嘴无意识地发出了yin声浪语。「喔┅┅喔┅┅爸┅┅妹妹的亲哥哥┅┅啊┅┅┅别再舔了┅┅┅哎┅唷┅┅┅妹┅妹┅┅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人家又要开使发浪了┅┅┅啊┅┅浪给┅好爸爸┅亲哥哥┅┅啊┅┅┅喔┅┅喔┅┅别咬嘛┅┅酸死了┅妹妹┅┅好┅好难受┅┅哦┅┅┅」我的舌头在rou洞口轻舔着,又伸出舌头舔弄着月月的yin核,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yin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yin道内去搅动着。月月的rou洞越往深处越热,越加光滑湿润,月月rou洞中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都流进了我嘴。可能由於一天未洗澡的缘故,月月yin部的味道特别浓,其实无论多麽文静的女孩,小的味道都是一样的。月月平时看上去很文静,但在床上的表现和平时就完全不同。「嗯┅┅嗯┅┅爸┅我好美┅┅啊┅┅好舒服┅┅喔┅┅爸┅亲哥哥┅┅媳妇的穴好爽┅┅嗯┅┅┅哦┅┅不要再舔了┅┅嗯┅┅嗯┅┅┅妹妹的小┅xiāo穴好痒啊┅┅┅嗯┅┅┅又痒┅又舒服┅┅┅嗯┅┅我会受不了┅┅唷┅┅┅好爸爸┅亲哥哥呀┅┅┅媳妇的xiāo穴好痒┅┅┅┅快用你的大rou棒┅┅喔┅┅┅来插干妹妹的sāo穴┅┅啊┅┅┅不要舔了┅┅爸爸┅┅好哥哥啊┅┅┅求求你┅用大rou棒来干我┅┅快┅┅不要舔了┅┅嗯┅┅」月月因我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的是一套,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猛挺,抬向我的嘴边让我吸吮,她的内心渴望着我的舌头能更深入些、更刺激些,解决她的骚痒,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轻微的颤抖。我的舌尖,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yin水。此时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这快感的波涛中。她陶醉在亢奋激情中,无论我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呀┅┅┅爸┅┅我的好哥哥啊┅┅┅唔┅┅媳妇┅┅亲妹妹┅┅┅我┅我实在受不了┅┅喔┅┅xiāo穴受不了┅┅啊┅┅好┅好舒服┅┅xiāo穴痛快死了┅┅┅嗯┅┅爸┅┅你轻巧的舌尖┅┅嗯┅┅舔的好深┅┅好深┅┅啊┅┅再插┅啊┅┅对┅太刺激了┅受不了了┅┅啊┅子宫受不了了┅┅xiāo穴麻了┅┅┅啊┅┅妹妹要┅要流出来了┅┅┅喔┅┅喔┅┅」语闭,从月月的xiāo穴里又一股浓浓的、暖暖的yin液涌入了我的嘴。「我弄得好不好?」我抬起头来问道。「好┅┅好极了┅┅我从来没这麽舒服过┅┅」月月红润的脸颊,羞答答的回我的话。「健健舔过奶的xiāo穴吗?」我问道。月月脸色变得更红,可能我的问话使她害羞和兴奋,rou洞口不停地张合,又一股浓浓的yin液从小rou洞中涌出,流向了粉红色的肛门。「舔┅┅舔过┅┅」月月低声轻声细语的说着。注视着媳妇丰美成熟的屁股沟,媳妇的肛门很细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红色,粉红色的肛门也在随着rou洞不停地张合。我轻轻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露出面的粘膜,当鼻尖靠近时,闻到淡淡的汗味,由於肛门上粘上了月月自己的yin液,粘膜上闪闪发亮。当我的舌头触碰到肛门的面粘膜时,月月的全身开始猛烈地颤抖,两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急着拉我上来。「快┅快插进来┅┅喔┅┅┅爸┅┅媳妇的好哥哥呀┅┅唔┅┅┅妹妹的xiāo穴┅┅好┅好痒啊┅┅┅快┅快用┅哥哥的大rou棒┅┅唔┅┅好┅好帮媳妇┅┅止┅止痒啊┅┅┅┅喔┅┅喔┅┅┅┅」月月轻声请求着,美丽的小rou洞和肛门因为粘上过多的粘液而呈现出yin乱的景像。我爬上媳妇的身上,扶着粗大的rou棒摩擦着媳妇那的yin蒂。月月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接着刹那间我灼热的rou棒大力一挺,深深的插入了她充满yin水的穴道中。「呀┅┅唷┅┅┅xiāo穴好涨┅┅好充实啊┅┅┅喔┅┅好┅爽┅┅喔┅┅好┅美┅┅喔┅┅┅」一瞬间月月皱着眉头,身体不停的颤抖,强忍着我粗大的rou棒不断的向她的yin穴插入,不过痛苦只是插入的一瞬间而已,当gui头穿过已经湿润的黏膜yin道,进入时,全身随即流过甘美的快感,月月又舒畅的yin荡呼喊着。「啊┅┅┅嗯┅┅┅好┅好舒服┅┅好爽唷┅┅┅喔┅┅┅爸┅┅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喔┅┅┅真是妹妹的┅好哥哥呀┅┅用力┅┅再用力的干┅┅媳妇的sāo穴┅┅啊┅┅┅嗯┅┅插┅喔┅大力的插唷┅┅┅┅」月月yin荡的呻吟声,刺激我抽干的情绪,只要是rou棒在sāo穴里来回一趟,体内深处的肉与肉就发出挤压的声音,更令月月无法控制发出呻吟声。我抽动的速度也慢慢的加快,欢愉的挤压更为加重,rou棒更不断插进媳妇的体内。月月yin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但对进出在yin道的rou棒所带来的欢愉却照单全收。「啊┅┅啊┅┅对┅爸┅┅快┅再快一点┅┅啊┅┅喔┅┅快干你的媳妇┅亲妹妹我啊┅┅嗯┅┅┅干死我┅┅喔┅不行了┅喔┅爽死我了┅┅啊┅┅」我不停地抽送着,月月雪白的双腿盘挂在我的腰间,混圆的左右摆动,在我插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yin唇不停地刺激着我的rou棒根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yin水。月月在我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哦┅┅哦┅┅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爸┅亲哥哥┅的大rou棒┅┅好硬┅┅好粗啊┅┅┅嗯┅┅嗯┅┅干的媳妇┅亲妹妹的yin穴┅┅好美┅┅好爽┅┅啊┅┅┅快┅快┅用力插┅┅大力的干┅┅啊┅┅┅┅喔┅┅媳妇┅妹妹我┅忍不住了┅┅┅┅」我只觉得rou棒被四周温暖湿润的肉包绕着,收缩多汁的肉壁带给我无限的快感,我现在很嫉妒儿子,有这麽美丽的媳妇和令人着迷的rou洞。我低下头亲吻着媳妇那性感的双唇,月月也热情的回应着,又在她挺立的ru房上又吸吮了几口,抬起头来问道:「月月!我的好媳妇┅亲妹妹啊┅┅是爸爸的巴大呢┅┅还是健健的大?」媳妇的脸红红的,娇羞地用粉拳在我xiong口打了一下,说道:「你要死了,问人家这麽羞人的问题!」看到月月娇羞的模样,让我的rou棒涨得更大,「奶不说,是不是?」说着我把rou棒抽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射门一样,狠狠地顶在媳妇rou洞深处的花蕊上,干得月月身体直颤抖着,再也说不出话来,嘴只有「啊┅┅啊┅┅」的乱叫。顶了几下,我停下来,微笑着看着儿媳。儿媳的脸颊含春,满足地着眼睛说道:「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我笑着说:「谁让奶不说了,奶要不说,我就再来几下。」说着作势要插,媳妇忙求饶地说:「别┅┅别┅┅人家说还不行吗┅┅你┅好爸爸┅┅亲哥哥的┅┅rou棒┅┅嗯┅┅比┅比健健大一号啦┅┅┅喔┅┅喔┅┅┅」说着用手捂住了通红的脸,小rou洞又流出了少许的yin液。我又开始轻抽慢插,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月月此时已是浑身汗水涔涔,双颊绯红,两条腿一条放在我的肩头,另一条雪白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来,盘在我的腰部,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哦┅┅爸┅┅亲哥哥┅┅你真会插穴┅┅干得媳妇┅┅妹妹我┅┅好┅好美唷┅┅┅嗯┅┅唔┅┅┅浪┅浪到骨子里头┅┅哎┅唷┅┅好酥┅┅好麻┅┅好美喔┅┅嗯┅┅插┅再插┅┅啊┅┅┅┅」我停了一会儿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干着媳妇的嫩穴,每次都把rou棒拉到yin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yin囊打在月月丰满的屁股上,只听『啪啪』直响着。媳妇此刻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对┅┅就是那儿┅┅快┅大rou棒┅┅亲哥哥┅┅我爱你插┅┅爱你干啊┅┅哦┅┅唔┅┅我要┅┅我要丢┅┅哎┅唷┅┅美死了┅┅啊┅┅泄了┅┅泄给大rou棒哥哥了┅┅┅┅」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又松了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媳妇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哎┅┅唷┅┅爸┅我的大rou棒哥哥┅┅喔┅┅喔┅┅xiāo穴美┅美死了┅┅啦┅┅┅嗯┅┅┅爸┅┅你的rou棒┅┅好粗┅好硬喔┅┅┅媳妇┅亲妹妹的xiāo穴┅┅被干得┅┅又美┅┅又痒┅┅又舒服┅┅嗯┅┅┅爸┅┅人家的xiāo穴┅┅快┅快被你┅┅干破了┅┅┅喔┅┅喔┅┅┅快┅快飞上天了┅┅┅哎┅┅唷┅┅┅真┅真是舒服┅┅啊┅┅┅嗯┅┅┅┅」我只感觉到月月的yin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gui头含住一样,一股股yin水随着rou棒的拨出而顺着屁股沟流到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媳妇一对丰满的ru房也像波浪一样在xiong前涌动。好一阵子之後,我终於在媳妇的yin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jing液射到了她的身体,月月浑身不停地颤抖。当我从月月的身体抽出已变小的yáng具时,媳妇仍然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一股ru白色的jing液从她微微肿起的yin唇间向外流出,我们二人相拥着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月月仍然睡在我的怀中,看着月月那清秀的脸庞,我禁不住笑了,老牛吃了儿子的嫩草。我的手再次光顾媳妇的ru房,捏着那粒粉红色的小ru头,心想,还是年轻的少女好。媳妇在我的抚弄下醒来,禁不住又依偎在我的怀抱中。我的手轻摸着媳妇的小屁股,那依然光滑柔嫩,当我的手指进入臀沟时,发现那仍然是汪洋一片。我把手指举到媳妇的面前摆了摆,月月的俏脸又红了,娇嗔道:「还不都是你!坏死了,弄得人家一身都是,你要负责给人家清洁乾净。」我忙笑着说:「还怪起我来了,奶没看到奶刚才的样子,没想到平时文文静静的月月在床上是那麽凶猛和yin荡。」媳妇不依地在我xiong口捶了一下说:「都怪你了,故意勾引人家。人家已经好几个月没吃到肉了,小洞痒得不得了,你的rou棒又那麽大,人家的小rou洞从来没容下过这麽大的东西,现在小rou洞还涨涨的。」我抱起了媳妇走进了浴室,身体在温水的沐浴下是那麽舒服,我和月月互相洗着对方的身体。经过的洗礼,二人的感情好像进一步接近了。月月在热水的冲刷下也慢慢的恢复了活力,她恶作剧地要我平躺在地板上,两手在我身上轻轻的抚摸着,又轻巧的搓洗我的rou棒,直到我的rou棒再度立起。然後月月站起来,两腿跨着我的身体,低着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正当我不知道她要干什麽的时候,忽然从她的胯下喷出一条水流,冲在我的xiong口和小腹上,那是温热的,同时也冲走了我身上的泡沫,原来她尿在了我身上。月月一面尿尿,一面移动着身体,故意让尿落在我勃起的yáng具上,再从我的腹部和xiong膛间来回的移动,直到尿的力道衰弱,然後才蹲下来,骑跨在我的脸上,将的yin道压在我的嘴唇上。我不禁张开嘴,伸出舌头去舔那粘有尿味的yin唇,yin唇上的水滴是那麽温热,带着少女的体温,有少许咸味,我不禁把舔到的尿液含进了嘴,吞了下去。「嗯┅┅嗯┅┅爸┅我好美┅┅嗯┅┅好舒服┅┅嗯┅爸┅媳妇的穴好爽┅嗯┅哦┅不要再舔了┅嗯┅嗯┅我的穴好痒┅嗯┅又痒又舒服┅嗯┅我会受不了┅嗯┅」月月这时手握着我的rou棒,准备低下头来吸吮我的rou棒,而我的rou棒上的马眼也稍微吐出了jing液,让她感受到非常的兴奋,舌尖在gui头上环绕着。「哦┅┅真┅真舒服喔┅┅哦┅┅月月┅┅我的好媳妇┅┅亲妹妹啊┅┅┅喔┅┅奶也会用嘴巴┅吸爸爸的rou棒┅┅喔┅对┅就这样┅┅用力吸┅┅┅」月月听到我兴奋的狂叫,又将整只rou棒含在嘴里上下的套动,一只手玩弄着我的yin囊,一只手轻巧的抚摸我的yin毛,她的舌头像只小蛇般的在gui头上游移。让我感受到rou棒在温热而舒适的小嘴中成长。「喔┅┅舒服┅真是舒服啊┅┅┅哦┅┅┅月┅月┅奶的嘴巴真好┅弄得巴好爽┅┅哦┅┅哦┅┅┅爽死我┅我了┅哦┅哦┅┅」月月看到我的rou棒已回复先前坚粗的模样,她爬起来转身面对着我,送上一个热情甜蜜的香吻,慢慢的打开双,手握着我那炙热的rou棒,将gui头往她的yin穴里送,yin唇一一的将rou棒吸进yin里。当rou棒全插入了媳妇的xiāo穴时,月月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舒畅的感觉,仰着头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双手在我的xiong膛上搓揉着,开始有节奏的上下套弄着rou棒。「嗯┅┅嗯┅┅爸┅还是你好啊┅┅亲哥哥的大rou棒┅好烫┅好粗┅好硬喔┅┅┅嗯┅┅烫得xiāo穴好温啊暖┅┅塞的xiāo穴好涨唷┅┅干的xiāo穴好美耶┅┅嗯┅┅嗯┅┅┅好┅好舒服┅┅哦┅┅┅┅」我的rou棒被月月的xiāo穴吸的太舒服,也忍不住说:「哦┅哦┅月月┅┅奶的xiāo穴真好┅┅xiāo穴真会吸┅┅嗯┅┅」「喔┅爸┅你的大rou棒才好耶┅嗯┅好爸爸┅┅媳妇太爽了┅我好爱你┅啊┅啊┅我的xiāo穴美死了┅xiāo穴痛快死了┅┅啊┅啊┅┅xiāo穴要升天了┅┅啊┅┅我美死了┅啊┅┅」我静静的躺在地板上,看着月月的臀部上下的摆动,而那对丰的ru房也随之摇摆不停,我贪婪的伸出双去搓揉那迷人的玉ru,下半身也配合着媳妇的插干,屁股猛往上顶,将我的巴插进月月的子宫口。「啊┅┅爸┅我的亲哥哥啊┅┅喔┅┅┅我┅我好美┅┅┅喔┅┅嗯┅┅┅你的rou棒顶到我的花心了┅┅唔┅┅┅好爽┅┅哦┅┅啊┅┅啊┅┅大rou棒每下都顶到我的痒┅痒处啊┅┅我爽死了┅┅啊┅┅爸┅媳妇的xiāo穴太美了┅┅嗯┅┅嗯┅┅爸┅我好舒服┅┅喔┅┅」「月月┅用屁股转几下┅哦┅┅对┅┅」「哦┅好舒服┅┅爸┅┅我的xiāo穴好舒服┅┅嗯┅┅怎麽会是这麽舒服┅嗯┅这麽美┅喔┅爸┅┅你的大rou棒干的┅喔┅xiāo穴美死了┅┅嗯┅┅」此时的月月比在床上时更加的yin荡,yin声浪语更是充斥着整个浴室,她的身体整个往後抑,不断的摇动着小蛮腰疯狂的往前滑动,穴心不断的冲击我的gui头,让我更加的兴奋。「喔┅┅舒服┅┅哦┅┅xiāo穴爽死了┅啊┅爸┅媳妇的yin穴痛快死了┅嗯┅嗯┅好┅爸┅┅你真会干穴┅┅我的xiāo穴会美死┅喔┅┅舒服死了┅哦┅xiāo穴太爽了┅喔┅┅啊┅┅」「喔┅┅月月┅爸爸的好媳妇┅┅亲┅亲妹妹啊┅┅用力夹紧大rou棒┅┅哦┅┅转一下屁股┅┅会让奶更舒服┅更爽┅哦┅┅对┅对┅┅就是这样┅┅啊┅┅好爽┅┅好爽┅┅┅」「啊┅┅爸┅┅我永远爱你┅┅xiāo穴快要美死了┅┅亲哥哥┅┅快点┅哦┅快一点┅哦┅xiāo穴┅啊┅┅xiāo穴要泄了┅┅xiāo穴┅啊┅啊┅┅我升天了┅啊┅┅啊┅好舒服┅哦┅xiāo穴好爽┅┅啊┅┅」「啊┅不行了┅爸你干的媳妇爽死了┅┅喔┅┅泄了┅xiāo穴爽死了┅┅喔┅┅」话一说完,月月整个人向後倒,xiāo穴里一股暖流不停的潺潺流出,而我则顺着月月的倒下而坐起来。双手环抱着媳妇的腰身,yinjing还坚挺的插在月月的yin穴里,这样的姿势让rou棒紧紧的被肉穴包裹住,让我的屁股不断的往上顶。「喔┅┅月月┅┅奶的小sāo穴好紧┅┅啊┅┅夹的爸爸┅我┅好┅好舒服┅┅好开心喔┅┅哦┅┅花心┅更┅更吸的rou棒┅┅好┅好爽喔┅┅啊┅┅」月月的sāo穴紧咬着我的大巴,sāo穴里的嫩肉更不停的紧缩夹住它,从子宫内洒出阵阵烧热的yin精,直接淋在我的gui头上,让我感到全身极度的畅快无比,大巴上传来阵阵的刺麻快感,使我不禁紧紧的环抱媳妇的,加快抽送的速度。「月┅┅爸爸的┅┅亲妹妹┅好媳妇啊┅┅┅快┅快用sāo穴用力夹┅┅啊┅┅我┅我也快┅┅快射了┅┅」月月一听到父亲就快要shè精了,提起就後的力气,加快扭摆她滑润肥嫩的屁股,yin穴更不停的收缩吸吮着,两片yin唇更紧紧的夹住我的大巴,让已经快达到shè精前的我,爽得gui头上刺麻无比,我更使出最後的力气,用力的提高屁股,去迎干媳妇的yin穴,上下抽干了几下,终於大巴舒畅的狂抖,一股又浓又烫的阳精直往月月的花心狂射。「喔┅┅亲妹妹喔┅啊┅┅喔┅┅爽┅爽啊┅┅把我的子孙都送给奶啊┅┅┅嗯┅┅射┅啊┅┅┅喔┅┅」「啊┅┅好爸爸┅亲哥哥┅啊┅┅好┅好烫喔┅┅嗯┅┅嗯┅┅媳妇┅妹妹┅┅好┅好爱你啊┅┅┅射得妹妹┅┅好┅好舒服喔┅┅烫┅烫熟媳妇的┅子宫了┅┅嗯┅┅亲哥哥抱紧我┅┅喔┅┅我又┅┅出┅┅来了┅啊┅┅了┅┅┅喔┅┅」达到後的我们,双手紧紧的环抱对方的身体,下面的性器还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没有想分开的意思。静静的享受那激情後的馀温,我忍不住亲吻着媳妇的嘴唇,而月月也认情的回应,舌头在我口中不停的搅拌着,和我的舌头缠绕一起,就这样结束了这场yin乱美味的教媾。今天实在是太尽兴了,连续几个小时的激情,让我们公媳俩精疲力尽,我拿起莲蓬头在我们俩人的身上,随意冲洗一下就互拥的走入卧房去安眠了。从此我和月月就像夫妻一样同睡同起,对外是公公和媳妇,在家是夫妻,甚至比普通夫妻的花样还多。直到有一天,我的儿子健健回来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和月月的恋情要结束了

    1437291

    437321

    122943731

    朋友的空姐老婆叫我干

    「偉雷,嫂嫂出了一身汗,要洗澡鬆弛一下,你要去廁所嗎(廁所和浴室連在一起,洗澡的時候不能上廁所)?」正當我沉浸在嫂嫂的豐臀和ru房時,她來到我的身後,對我說。

    「嫂嫂,妳去吧,我不用。」我轉過身去,對她說。

    「偉雷,一會兒睡吧,明天還要早起上學,別起來晚了,上學遲到。」嫂嫂又對我說。

    「好的,嫂嫂,你去洗澡吧。這個節目快完了,一會兒就睡覺去。」

    嫂嫂轉身回她的臥室了,可我還一直盯著她的背影不放,更準確的說,盯著她的臀部不放。直到聽到關門聲,我才不捨的轉過身去。心裡想,嫂嫂肥嫩的臀部好有弧度呀,就跟彎月一樣,真的好美啊!

    「吱」一聲,把我從幻想中拉回現實。我轉過身一看。只見嫂嫂挽著頭髮,幾縷秀髮搭在臉頰上,身上穿著一件白色連身齊膝浴衣,手裡拿著換洗的衣服,從臥室出來。對我一個甜美的微笑,我也報以回笑,接著她一轉身往浴室走去。

    嫂嫂的浴裙隨著她的轉身,稍微懸飛起來,可以清楚的看到膝蓋稍上一點大腿的部分。在她潔白,修長,光滑的大腿上,一點瑕疵都沒有,太完美了。

    老天爺太偏愛嫂嫂了,把最好的都給了她。

    嫂嫂周圍的空氣也因她亮了起來,空中彷彿飄撒著絢麗的彩紙,點綴在她的身旁。就連散落在她臉頰上的秀髮也不甘寂寞,飄湊在她的臉旁,好像只有這一時刻,它才顯得更秀美。

    此時的嫂嫂,美艷中帶著成熟,還夾雜著古典韻味。

    我的心一陣狂跳,血液流速加快,真希望現在就把嫂嫂壓在身下,征服她,可我知道,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隨即,我咬了嘴唇一下,使我的心稍微平靜一下。

    「嘩啦,嘩啦,」的淋浴聲傳來,在我不知覺中,嫂嫂已經進了浴室,開始洗澡。

    我心裡在想,嫂嫂著身體在淋浴是什麼樣子呢?

    那一定是更美了,我一口咬定。

    在充滿熱氣的浴室中,嫂嫂手裡拿著噴頭,一道道水線沖在她白膩,柔嫩的肌膚上,炸成顆顆玉珠彈飛起來,有的灑落在地上,有的又落回她的肌膚上,順著她完美的曲線,由上而下滑落到她的腳底。

    嫂嫂一手拿著噴頭沖洗,一手拌著浴液搓揉著自己扭捏的嬌軀。此時,她臉頰微紅,珠唇微張,並輕哼著,稍曲雙腿,身體前傾,使臀部抬起,看起來臀部更翹挺。大量的水流,順著她光滑的後背,沿著臀溝,直流到她i穴處。

    由於水流的作用,嫂嫂的陰毛,一根根紮結在一起。在紮結在一起陰毛的頂端,一道道水流落在地上。

    「啪嗒……」一聲,嫂嫂手裡的噴頭滑落到地上,任由它噴水,發出「絲絲」的響聲。

    嫂嫂抬起身軀,拿起浴液,塗滿全身,她的嬌軀就像裹了層薄紗,使肌膚若陰若現。

    接著嫂嫂移動腳步來到浴室的牆壁旁,兩腿稍分,一腿挺直,一腿彎曲,並使腳尖點地,把後背靠在牆壁上。

    她把雙手放到大腿上,藉著浴液的潤滑,上下,左右,來回著搓揉她渾圓的大腿,發出「沙沙」的聲音。在嫂嫂發出的「嗯嗯」聲的伴奏下,雙手上移到大腿根部,並使大腿微夾雙手。

    嫂嫂開始用雙手,沿著她的大陰唇外沿,來回搓揉她的xiāo穴,陰毛相互摩擦發出「嘖嘖」的響聲,並且她扭動自己的嬌軀,臀部劃圓周運動,接著把頭後仰,使後腦碰到牆壁上,張大珠唇,向浴室頂部喘著粗氣。

    一會兒,她的呻吟聲開始加大,並且加長加粗,「嗯……嗯……」聲,陣陣的從嫂嫂嘴裡呼出。

    接著,她慢慢的抽出夾在雙腿間的雙手,張開五指,使雙手盡最大面積的接觸自己的肌膚,慢慢的,慢慢的,由大腿根部,經過小腹,輕揉兩下,接著向上移動。

    嫂嫂緊吸一口氣,呼吸開始有些平緩。

    當她手掌的虎口頂在自己ru房的底部時,停止了移動,開始用虎口托著ru房底部,劃圓周搓揉。她的ru房一上一下,來回地在她的眼前晃動。當嫂嫂的ru房上晃到最高點時,她低下頭去,伸出細舌,晃動著舌尖,盡可能的向ru頭舔去。

    嫂嫂的喘息再次急促,並且她使雙手貼著ru房上移,完全握住了自己的ru房。她用手掌心頂在ru頭上,合併張開的五指,來回的抓握自己的ru房。在手指間一道道ru白色浴液被抓握擠出來,流淌在指縫間。

    她頭部來回的轉動,頭髮披散在臉旁。臀部頂在浴室壁上,上下磨蹭。嘴裡發出「嗯嗯」的聲音。

    一會兒,嫂嫂大概累了,背部貼著牆壁,雙腿分開緩緩的坐在地上。接著,一手放在ru房上,來回揉動,另一隻手用四指兜住xiāo穴,前後搓動。

    漸漸的,她身體微顫,嬌聲連哼。雙腿分的更開,大陰唇微微張開,陰蒂鼓起。

    嫂嫂用食指和中指夾住陰蒂,撮弄自己的xiāo穴,時不時的用中指輕觸陰門口。並且她的陰門口開始有yin液流出,漸漸地,弄得滿手都是。

    這時,嫂嫂用中指抵住陰門,一下插進陰道中,直至指根,把陰道裡的yin液都從指根擠了出來,流淌在地上,並且發出很深長的「噢」一聲。

    接著,她的中指飛快的在陰道裡一進一出,當出的時候,她的中指帶動陰道口的嫩肉翻出,並且有yin液順著手指流出,漸漸的,她的屁股底下形成了一小攤水跡。

    一會兒,嫂嫂站了起來,由於她屁股粘滿了yin液,站起來的時候,臀部拉起一道銀線。

    嫂嫂拿了一條浴巾墊在地上,雙膝跪上,上身前壓,把臀部抬起,用一隻前臂撐著身體,另一隻手從腹下伸到自己的xiāo穴處,把中指插進陰道中來回。

    嫂嫂晃動肥嫩翹挺的屁股,迎合著中指在陰道的。

    「噢」聲頻頻從她的嘴裡發出,使勁搖晃她的腦袋。突然,嫂嫂的身軀猛的一哆嗦,屁股前後的輕顫,雙腿使勁的夾住xiāo穴處的手掌,靜靜的不動了。

    不一會兒,大量的蜜液從她的指縫滴淌在地上。

    忽然,我感覺到褲襠裡非常粘稠。原來,我在幻想嫂嫂洗浴的時候,不知覺的把手伸到褲襠裡手yin,並且把yin液射到內褲上。

    這時候,浴室裡依然傳來嫂嫂淋浴的聲音。我趕緊從茶几下拿了疊紙巾,關上電視,快步來到自己的臥室,脫下內褲,擦去小弟弟和內褲上的yin液,並把內褲團成一團藏在床地下,好找個機會把這髒內褲洗了,接著取了條新的穿上。

    這時候,浴室裡的淋浴聲突然沒了,接著,不一會兒,傳來洗衣機滾筒轉動的聲音。

    我知道嫂嫂洗完澡了,並且正在洗衣服,她很快就會來看看我睡著了沒有,我趕緊飛快的爬上床去,假裝睡著了。

    1437311

    437331

    122943732

    我上了科室里怀孕的律师

    我老婆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大姨子,年轻时是个一等一的美女,当然我老婆也

    漂亮,但和她姐姐比起来就差了那么一点气质,在和老婆谈恋爱时就幻想着想上

    她,(比我大四岁)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和老婆结婚时,大姨子的女儿也就是我

    老婆的外甥女就三岁了,从小就发觉她是一个美人胚子,那时候想:这女娃长大

    了绝不比她老妈差到哪去,转眼现在外甥女已十八了,果然出落得亭亭玉立,妩

    媚动人的。跟她妈妈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我内心又开始了骚动,每每看到

    她就有一种冲动的感觉。小时候我还把过她屎和尿,擦过她的屁股(两岁她妈妈

    就离婚了。)那时的小bb到现在也不知道发育成啥样子了。每次看到她那耸立的

    ru房和高翘的身材以及飘逸的长发都会给我带来一丝丝的暇想。我才三十五岁啊,

    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虽然有老婆,但那种情感是不一样的,每每和老婆就

    会不知不觉的想到这个可爱的小外甥女的样貌来。

    老实说我是从心底里爱上了这个小女孩子了。每次有什么事她求到我帮忙的

    话我都会尽最大的能力帮她解决。就这样她十分的佩服我,还跟她小姨(我老婆)

    说我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说得我老婆心里美滋滋的,从那以后我就发觉这

    个小女孩看我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也没有太多的去在意,想只不过她是对

    长辈的尊敬罢了。有一次,她来我家玩,看到我在cāo作电脑,便就近来和我探讨

    有关电脑的问题,她的两个小ru房有意无意的擦着我的肩膀,搞得我心不在焉的。

    也不知是小女孩未经人事呢还是——反正我发觉她很喜欢和我说话。内容来自?-

    今年她考上了大学过完这个暑假就要走了,正好端午节,我就和老婆去她家

    表示了祝贺。那天在她家吃过晚饭后,隔壁邻居邀老婆和大姨子打麻将去了,就

    剩我和外甥女在她们家里。由于过节大家都多喝了点酒,外甥女也是头一次喝醉

    了,所以老婆她们一出门她就到的闺房里睡觉去了。我只好一个人在大厅看着电

    视,我把摇控器翻遍了所有的电视节目都没找到一个好看的台。又没有睡意,该

    怎么打发时光呢。这时候就想起了上网。等我打开电脑后却发现设置了密码进不

    去。怎么办呢?只好就去问外甥女了。我来到她的房间看到门关上了就敲门。可

    半天也没有反应,我顺手扭了扭门锁,发现没锁门,就打开门准备问她密码。可

    一开门,我就楞住了,好一副性感的画面啊:就见她两腿撒开成八字形睡在她的

    小床上,露出了粉红的小内裤,(夏天太热穿着超短裙)鼓鼓的bb象小馒头一样

    突起一大块。两条如雪一样白,再看她酥xiong高挺,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也

    许是酒精的作用吧。我的yinjing一下子就硬了起来。老天啊,你是不是在考验我啊?

    我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啊。也许这真是老天给我的机

    会吧。

    我的心砰砰的跳着。我来到床前叫了她几声,没有反应,然后又摇了摇她的

    肩膀,还是没有反应。我的心紧张极了,我来到她的内裤面前,用手轻轻的扒开

    一边,这才发现她竟然还戴着卫生巾,不会这么巧合吧。我把它侧过来看了看,

    没有看到有经血。可能就这两天要来身上了吧。再看她的小bb,啊:久违的小bb,

    已发育得楚楚动人,几根黄而黑色的yin毛随着风扇的微风徐徐的摆动着。由于两

    腿张的很开,bb的缝儿也微开着,可以清楚的看到yin道口的肉阂。再看bb的顶端,

    一粒绿豆大的小肉球被包皮包裹着,我一手扒着裤头,一手扒开bb的小yin唇,就

    看到了yin道稍里一点的处女膜。啊——我的可人儿还是个处女啊:只见初女膜的

    中间,有一呈不规则的十字架形的小裂口,这就是经血流经的地方吧。我的yinjing

    已硬得受不了了,正欲脱裤子时,突然想到如果外甥女被开苞的话,破处的痛感

    会不会惊醒她呢?我又犹疑了起来。该怎么办呢?总不可能放弃这千载难逢的好

    机会吧,——嗳,这时我想起了街上的性用品店。那里一定有迷药之类的东西卖

    的。

    想就立刻做吧,我飞一样的跑到楼下,发动爱车就往大街上跑,十分钟左右,

    我带着迷药回来了。听老板介绍这种药的药力很强,只需闻一下一两个小时之内

    保准醒不来。我干脆直接撒在了她的鼻子的人中处,这样可以更保险一点。我脱

    掉了外甥女的内裤,闻了闻小bb,一股微带稍腥的味道迎面扑来,我吞了一下口

    水,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bb了。我用食指来回转圈的轻抚着她的小yin蒂,再扒开

    小yin唇舔着外甥女她的yin道口,我翻开包皮含着可人的小yin蒂,轻吸着小yin唇,

    这时她的大腿抖了一下,我吓了一跳,还好她又没了反应。不一会儿,就见从yin

    道口流出了少许的ai液来。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味道有点酸酸的。我不停的舔

    着外甥女的小bb,不一会儿,整个bb都被我舔得湿湿的。小yin蒂也转成了紫红色

    并矗立起来了。这时候,我的yinjing都涨得快要爆炸了,我赶紧脱光了衣服,并给

    yinjing带上了安全套(怕怀孕),我挺着yinjing用gui头磨擦着已湿润的yin道口,不停

    的用yinjing敲打着矗立的小yin蒂。接着暗紫色的gui头便顶开两片小yin唇开始往yin道

    里挺进了。随着gui头慢慢的进入,gui头感觉越来越被裹得紧紧的。bb的大yin唇也

    渐渐地鼓了起来,并往里下陷,这时,感觉gui头好象是顶到处女膜了。

    我把yinjing回了一下,然后屁股往前一冲,立刻感觉gui头松了一,,yinjing一下

    子便全插进了外甥女的yin道里了。就见她的身子微颤了一下,我就感觉整个yinjing

    象被手握住了一样。

    我开始了慢慢的,起初很温柔的插着,感觉yin道里比先前松弛了一点后,

    yin道应该是适应了yinjing的了,我便由慢到快的做起了活塞式运动。为了更方

    便的,我干脆把她的两条腿盘在了我的腰上。想起了她就要上大学,在大学

    里肯定是要找老公的,可能也就这一次机会了,想到可爱的外甥女将属于别的男

    人,我就加快了的速度。我拼命的着,就听见从yin道里传出≈quot;即即≈quot;的

    声响,yin道里的温度也随着速度不断地加快而迅速攀升。

    我掀开了她的小上衣,把ru罩拨了上去,两个象兔子一样雪白的小ru房弹了

    出来。我立即握了上去,软绵绵的象棉花一样,两个玛瑙一样的小ru头泛着透明

    的红光。我用大母指在小ru头上轻轻的转动着,ru头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并且整

    个ru房都慢慢的变硬了。我用嘴含着ru头,一边吸一边舔着。看着她迷人的小嘴

    唇真想去吻个疯狂。(可人中处有迷药)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她的嘴里开始发

    出≈quot;嗯嗯≈quot;的yin语声。从yin道里流出了淡红色的yin液,顺着yin沟流在了我事前垫

    在她屁股下的卫生纸上。我噢噢的轻吼着,嘴里叫着“宝贝,宝贝≈quot;,两个已发

    红的ru房随着我的运动而上下晃动着。过了有二十分钟左右,我的gui头开始

    有了想shè精的感觉,这时候,她的yin道里也有了一阵一阵痉挛的快感,紧裹着我

    的yinjing一跳一跳的。我”啊——“的长吼了一声,便用yinjing死死地抵着外甥女的

    小bb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由我的脊椎骨直向yinjing涌去,就感觉gui头一涨,jing液便

    狂射而出,gui头和子宫同时一跳一跳的。就感觉她的子宫口紧紧的咬着我的gui头

    吮吸着,那种爽快的感觉和老婆这么多年都是重未有过。一会儿待吮吸的感

    觉慢慢停顿下来后,我才依依不舍的把yinjing退了出来,就看见从她的yin道口流了

    几丝血迹下来。我仔细地观察着刚享用过的bb,只见小bb的yin道口大开着,已经

    红肿的小yin唇转成了暗紫色并向两边敞开着。yin道口的肉阂还在微微的跳跃着。

    我亲了亲整个肿胀可爱的小bb,然后把yinjing上的安全套取了下来。

    仔细一看,才发现jing液足足射了有大半袋之多。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露

    出了满足的笑容。然后开始了事后的清理工作。我用卫生纸擦干净了流在她yin沟

    里的血迹,再用湿毛巾抹了一把,在跟她穿内裤时候不禁又亲了几下可爱的小bb

    我擦掉撒在她人中的迷药后,对着她的嘴唇疯狂的吻着。并把还未完全消涨的yin

    jing插入她的嘴巴里,就见她的小腮邦鼓起来发出“咕咕”的声响。我狂插了几下

    后才恋恋不舍地把yinjing拿了出来。

    事后,我想:就是她明天发现了卫生巾上的血迹,说不定她还会当月经来了

    呢,破处的痛感也可以认为是要来月经的前兆啊。(难道这真是老天的安排吗?)

    第二天早晨,我紧张得要命,不禁为昨天的冲动感到后悔起来。万一要是被外甥

    女发现了该如何是好啊?我胡乱的想着各种各样可怕的后果,就这样胆颤心惊的

    熬了一个上午。但她一直到睡到中午才起床,也并没有我所担心事情出现。至于

    大姨子和老婆啥时候回来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已了了自己的心愿了。

    ...

章节目录

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ad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dmin并收藏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最新章节